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活成前任白月光后,她桃花朵朵开全集小说阅读

活成前任白月光后,她桃花朵朵开全集小说阅读

欧阳元泉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叫做《活成前任白月光后,她桃花朵朵开》,是作者“欧阳元泉”写的小说,主角是江凌霄云雪尧。本书精彩片段:小姐,你去给霄爷认个错吧,你也不缺那点钱,为什么非要去兴业给霄爷添堵呢?霄爷的身体真的经不起折腾了。”魏宏无论如何也不让步。云雪尧看着他那张苦瓜脸,沉吟了两秒,“你都不准我回头去看,还要我回去?”魏宏一愣,云雪尧已经转身。只一眼,她就看到了停在街对面斜后方的那辆纯黑色的迈巴赫。后排车窗紧闭,但云雪尧知道,江凌霄一定在注......

主角:江凌霄云雪尧   更新:2024-06-11 22: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凌霄云雪尧的现代都市小说《活成前任白月光后,她桃花朵朵开全集小说阅读》,由网络作家“欧阳元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叫做《活成前任白月光后,她桃花朵朵开》,是作者“欧阳元泉”写的小说,主角是江凌霄云雪尧。本书精彩片段:小姐,你去给霄爷认个错吧,你也不缺那点钱,为什么非要去兴业给霄爷添堵呢?霄爷的身体真的经不起折腾了。”魏宏无论如何也不让步。云雪尧看着他那张苦瓜脸,沉吟了两秒,“你都不准我回头去看,还要我回去?”魏宏一愣,云雪尧已经转身。只一眼,她就看到了停在街对面斜后方的那辆纯黑色的迈巴赫。后排车窗紧闭,但云雪尧知道,江凌霄一定在注......

《活成前任白月光后,她桃花朵朵开全集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江家这些年对她怎么样,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她怎么就能昧着良心这样对霄爷?

“江家的情?”云雪尧真笑了,为什么上到江凌霄,下到魏宏王姨,都觉得她占了江家天大的便宜?

是,江家这些年对她是很不错。

但那也是云家两条人命换来的……

如果可以,云雪尧宁愿不要江家的照顾,也希望父母健健康康的活着。

“魏助理,让一让,我还有事。”

多余的话,云雪尧已经不想再说,她连和江凌霄解释的时间都不想浪费,何况一个魏宏。

她已经,彻底倦了。

“云小姐!”如果不是知道霄爷会有所芥蒂,魏宏已经上手把云雪尧拉住,“霄爷就在那边的车里……你别回头!霄爷他不让我告诉你,你别回头看……”

起诉兴业的事情交给章贺去办了。

也不知道章贺是怎么办事的,总之回来他给霄爷汇报之后,霄爷也不顾医生的叮嘱,直接出了院,候在了兴业楼下。

云雪尧走了一路,他就让车跟了一路。

直到魏宏看不下去,主动请缨下去拦人,他才点了头。

“魏助理,我真的还有事,”云雪尧看了一下时间。

她是真不明白江凌霄想干什么,也不想花心思去明白。

“云小姐,你去给霄爷认个错吧,你也不缺那点钱,为什么非要去兴业给霄爷添堵呢?霄爷的身体真的经不起折腾了。”

魏宏无论如何也不让步。

云雪尧看着他那张苦瓜脸,沉吟了两秒,“你都不准我回头去看,还要我回去?”

魏宏一愣,云雪尧已经转身。

只一眼,她就看到了停在街对面斜后方的那辆纯黑色的迈巴赫。

后排车窗紧闭,但云雪尧知道,江凌霄一定在注视着她。

云雪尧觉得很不可思议……

这七年来她一直住在御园,但也并不是天天都可以见到江凌霄。

他总是很忙,忙着开会,忙着谈判,忙着出差,或者……还忙着和殷柔晴约会。

三天两头都看不到人。

如果云雪尧想要见他,除了傻傻地在御园等他回来,就只能厚着脸皮去云江找他。

云江总经办的人都知道她的身份,以往见了她总是笑脸相迎,就连章贺也对她客客气气。

现在想来,多半也是和王姨之流一样,表面客气,心底鄙夷。

而江凌霄,对她从来没有过好脸色。

她每次去了,几乎都被他扔在办公室里不闻不问。

而她,在御园的时候傻傻的等,到了云江,依然是傻傻的等。

就算好不容易等到他回了办公室,他依然不肯给她一个眼神,当她是空气一般的存在。

她坐在他面前,怀着最虔诚的心情,目光一刻不停地追随着他。

偶尔他无意间眼神扫过,都足够她高兴上好一阵子。

可是现在,他们分手了。

他却竟然主动来找了她两三次……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这句话云雪尧今天才深刻理解。

早知道,不管用什么理由,用什么方式……她三天两头的闹,放下乖乖女的包袱,一哭二闹三分手,闹到江家上下不宁。

至少可以满足天天见到他的心愿。

横竖,他都是那么的讨厌她,不会给她半点好脸色。

她小心翼翼那么多年,又得到了些什么?

……

不过,现在明白这个道理,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她再也用不上……

云雪尧看着迈巴赫隔绝视线的墨色车窗,就像她永远也无法透过江凌霄那双漆黑的瞳孔,走入他的内心。


“跳!你跳!”江夫人可被她给茶到了,她指着窗户,“你今天要不是跳,我不介意帮帮你!”

殷柔晴哪里敢跳,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想要扑到江凌霄的怀里。

“凌霄,你最懂我,你知道我为了让你和雪尧在一起,做了多少努力……”

可是江凌霄挥手挡开了她。

“我会查清楚的。”他冷声道,眼里不留半点情。

殷柔晴心凉了个透。

江凌霄怀疑她了!

“俞子舜是什么人!”她又气又急,“他说的话你怎么能信?凌霄,你宁愿信他也不信我,我……我……”

江夫人退到旁边一步,把窗户给她让出来,悠悠道,“你跳呀。”

殷柔晴哗啦一声站起来,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就在所有人以为她会冲向窗户的时候,她突然声嘶力竭,“我一定会证明我的清白!如果不能证明,就拿我这条命来抵!”

发下这个毒誓,她冲出了病房。

房间里安静了半晌。

江夫人一声嗤笑,“呵!也就这本事?”

她紧接着坐到云雪尧身边,满面愁云,“尧尧,你没事吧?没吃亏吧?”

云雪尧正想安慰她,江夫人又道,“不过也没关系,就算真发生了什么……呵!这世道难道只允许男人玩女人,不准我们女人玩男人了?”

“尧尧你要喜欢,阿姨帮你多选几个帅气威猛的,环肥燕瘦,咱们玩个遍!”

云雪尧:“……”

她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江夫人了。

但还是常常被她过人的“格局”给震撼到。

“对了,”江夫人起身,指着江凌霄,“我留这儿的选秀图册呢?男版的,快点拿出来,趁着尧尧在这儿给她过过眼。”

江凌霄几乎咬牙切齿,“扔了!”

“扔了?”江夫人惊怒,“你怎么可以扔了,你知道我为了做这个册子废了多少功夫吗?我……”

话到这里,她突然语气一转,眉眼又带上了笑,“不过没关系,我还印了好多册备着,今天正好带了一本过来。”

说着,就款款地从包里,摸出一本全新的画册。

小样儿,和她斗?

看她不气死他!

江凌霄:“……”

如果江夫人不是他亲妈,他发誓他一秒钟也忍受不了她,早把她打包打包送去非洲养老了!

“尧尧你看看……”江夫人殷勤热情,引得俞子舜都好奇偏头。

江凌霄……躺不住了。

他起身,大踏步走过来,正要出手抢过册子。

云雪尧:“等等阿姨,我接个电话。”

她说着就拿起了手机,“马姐,是我……我……我在医院……”

这一头,江凌霄则已经抓住了图册的一角,要从江夫人怀里拖出去。

江夫人誓死捍卫自己的册子,顺带对江凌霄压着声音比口型,“你蠢啊——过来不知道带充电线?充、电、线啊!”

魏宏还算机灵,“我去拿我、我去……”

一转头,俞子舜已经从江凌霄病床那边取来了充电线,还贴心地给云雪尧插上了电,并且温声关怀,“别打久了,充电的时候通话有危险……”

江夫人……幽怨了。

她恨着不争气的儿子,眼里的下三白翻得要去演恐怖片。

江凌霄则冰冷地注视着魏宏,眼神里隐隐有杀意。

魏宏……哭。

宇宙的尽头就是他,认命吧!

这边,云雪尧却紧皱眉头,“是的马姐……我没有采访成功……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是我突然生病了……我突然晕倒,现在刚刚醒过来,没有来得及给你请假……”

“你到底怎么回事啊!”

马姐的声音从音孔里贯穿出来。

“关键时刻你给我掉链子?你总不可能说晕倒就晕倒吧,能不能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提前告诉我啊!我们还可以派人去替换你啊!”

小说《活成前任白月光后,她桃花朵朵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请假奔到医院,天色已经暮霭沉沉。

晓晓的病房里只有殷柔晴一个人。

云雪尧几步上前,逼近她,“殷小姐,你把晓晓弄到哪里去了?”

“弄到哪里去了?”殷柔晴没了电话里的装腔作势,她怪笑一声,

“云雪尧,你还有脸问我话?我好心告诉你我和凌霄的喜事,你却透露给媒体,破坏了我们的公开步骤。你有这个居心作恶,就没想过给你的短命妹妹积点阴德?”

她不过是图一时爽快,想在云雪尧面前炫耀一下,没想到她居然反手就转给媒体。

害得她在江凌霄面前丢了大脸。

现如今,可能还不得不站出来否认两人的恋情,为那段录音辟谣。

以保持自己在江凌霄面前与世无争的清纯形象。

想到自己精心炮制的恋爱实锤就这样化为泡影……

殷柔晴心里恨毒了云雪尧,巴不得用世上最难听的话去羞辱云雪尧。

然而云雪尧克制着翻涌的血气,并没有被她轻易激怒。

殷柔晴喜欢江凌霄,嫉妒云雪尧,这么些年,恶心人的事一件也没少干。

云雪尧只抓紧了自己的关注点,“我问你,晓晓在哪里?”

“在哪里?”殷柔晴再度阴阳怪气地笑了一声,身子却偏向了窗边,头也伸了出去,双眼望向楼下,暗示的意味再强烈不过,

“她一听说给她做手术的医生出了国,再没人能治好她,姐姐又和霄爷分了手,再也没钱维持她的治疗费,一时伤心就……”

云雪尧脑子空了一下,下意识就奔向了窗边。

此时天色已经全黑。

楼下一片绿莹莹的草坪,在路灯的映照下一览无余,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云雪尧后知后觉自己上了殷柔晴的当。

“跳楼”,是她的创伤应激开关。

殷柔晴从叫她过来开始,就在有意无意地在给她心理暗示。

一阵疾风从脑后扑来。

殷柔晴抓住了云雪尧的肩膀,猛地把她朝楼下推去!

“云雪尧,找你妈去吧!”她面色狰狞,“你当年怎么没跟着她一起死!”

……然而云雪尧早有准备。

她肩膀一侧,将重心转开,一只手已经反绞住了殷柔晴的手臂,顺着她的力道一扭,瞬间就倒转了两人的位置。

云雪尧掐住了殷柔晴的脖子,将她的上半身都压出了窗边。

“就这么想我死?”她死死扣住惊恐挣扎的殷柔晴,不容对方逃脱。

她面色冷静,哪里还有刚刚误会晓晓跳楼时的慌乱,“为了一个区区江家少夫人的位置,殷小姐就这么拼?”

殷柔晴转眼就吓到涕泪横流,“雪尧,雪尧我刚刚和你开玩笑的,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你松手好不好,我有些……恐高……”

“是吗,”云雪尧嘴角轻蔑地勾了勾,“殷小姐刚才推我的时候那么爽快……我还以为你乐在其中呢?”

自己推别人下楼,和自己被人推下楼,那能一样吗?

殷柔晴茶里茶气的哭,“雪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真的没有和你抢凌霄哥哥,你放过我好不好?你别生气,我以后再也不会和凌霄哥哥说话……”

云雪尧正想再吓一吓她,刚提起一口气,脑后突然一重——

她整个人都被一股力量拖往后方。

这股力量太大,以至于她后退几步摔倒在地,身子把病床撞得哐当直响,才停了下来。

抬起头,江凌霄已经把殷柔晴从窗边扶了起来。

比起刚刚拖摔云雪尧的动作,他此刻小心翼翼,温柔体贴,“柔晴,有没有伤到哪里?”

殷柔晴顺势扑到了江凌霄怀中,惶惶发抖,梨花带雨,“凌霄,我好怕,我以为以后都见不到你了……”

江凌霄松开了手,让殷柔晴躲到了他的身后,冷眼看向跌坐在地上,狼狈不堪的云雪尧,变脸如翻书,

“你还真是长进了!”

如果不是他来得及时,她是不是就要背上一条人命!

“凌霄,你不要责怪雪尧,”殷柔晴瑟缩着抓住了江凌霄手臂,“是我多管闲事,没通知雪尧,就让专家去给晓晓会诊……雪尧误会我伤害了晓晓,一时激动才……”

她哭得好不伤心,“如果不是这些专家太忙了,一号难求……总之,还是我自作主张了……”

江凌霄的目光愈发冰冷,看云雪尧如看死人。

云雪尧抹去心上被凌迟出的新伤,只揉了揉跌疼的胳膊,摸出了手机,“殷小姐,我这里有从头至尾我们的对话录音,你敢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吗?”

殷柔晴脸色一变,连哭声都停了一瞬。

但她还没想好应对的计策,江凌霄就冷戾的打断,“够了!”

他甩开殷柔晴的手,几步上前,把云雪尧从地上提了起来,抢过她的手机扔到地上。

“我亲眼看到你推的人,你居然还有狡辩的余地,柔情就算是骂你父母,你就可以杀人吗?”

云雪尧的心被狠狠地扎了一刀。

她父母……

他居然还有脸提到她的父母?

那个为了救他一命,可以从高楼上一跃而下的母亲,那个为了江家的兴衰存亡,可以无惧死亡威胁的父亲。

……

“江家以后就是你的家,我爸妈就是你爸妈,记住没有?”

少年牵着她的手,把她的食指按在大门的指纹锁上。

“回答我,记住没有!”

小小的云雪尧仰着头,像雏鸟仰望亲人那般,眼里只有依恋和崇拜,小声却满足地回答,“记住了。”

“那我是你的谁?”少年斜眼看着她。

“你是我的霄哥哥!”

她抱住了他。

少年看起来削瘦,但她一双手臂,却竟然无法将他的身躯环扣。

“你是章鱼吗?”少年嫌弃地把身子从她手中脱出来,没等她失望,又扣住了她的手腕,“跟我走。”

江家的大门徐徐而开。

华丽的花园和建筑展现在她面前。

云雪尧的眼中,却只留下了那个牵着她快步前行的背影……

……

“江凌霄,”分手至今,她第一次让他看到她的泪,“你没资格提他们。”

一滴清泪,从她的眼角滑落,她看他的眼神里全是绝望与冰霜,声音稳得像那把深深扎在她心口的刀,

“你没资格……”


所以,清洁阿姨作为人证,讲述时晏迟的行为时,她并没有站出来澄清时间上的差错。


有什么可以澄清的呢?

只要最后任泓所言皆假,还有人去在乎一个清洁阿姨的说辞吗?

她说时晏迟给了她五百,就把她放了进去。

那橙丽或者任泓,是不是可以给她更多,让她伪造证词?

没必要。

时晏迟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放了摄像头,毕竟身为一个记者,采访之前就放了这种东西,难免让人质疑她的道德品质。

到时候她又要和别人去拉扯任泓所属的资本阵营,解释她所推测的,关于他和殷柔晴之间的勾结吗?

还是那三个字,没必要。

时晏迟做事,喜欢抓大放小。

因为她知道观众们想要什么,她只需要把他们想要的给他们看了,让他们满意了。

他们,就会把她奉为“神”。

其实兴业的人,橙丽的人,稍稍回味过来,不用去查证,就猜得到,酸柠檬公开的视频是时晏迟给的,甚至剪辑都是她做的。

什么手里没有料了……

什么没办法解决了……

成年人的世界,哪里有什么不谙世事的天真女孩?

他们不会真的认为,时晏迟在帝传是靠俞子舜混毕业的吧?

不过,就算现在他们什么都知道了,也只能哑着嗓子,不好再公开说什么。

任泓红的时候是很红,一旦糊了,三天过去,还有人记得他吗?

媒体人,不会有人揪着一个糊咖,一段旧闻不放。

他们要的是新。

新的事件,新的报道,新的制造,甚至是……新的阴谋。

“知道这些事都是谁干的吗?”俞子舜问。

时晏迟点点头。

俞子舜就不再问什么。

这次的事情,他之所以一直作壁上观,也是因为知道这点小难度,对时晏迟来说只够暖暖手。

“任泓的话,要让他坐牢很容易,但可能他什么都不会说。”俞子舜又道。

“嗯,他说才不正常。”时晏迟并不介意,“我也没想过通过他来搞殷柔晴。”

她看着车窗外,城市灯火绚烂如繁花,行人如织。

这般人间美景,为何不好好欣赏,好好享受。

为什么要去纠结执着于不可追回的逝去?

“放心好啦师兄,我也没那个兴趣。”她不会拿着殷柔晴这些证据去找夏星尧,再去澄清什么。

再去,乞求着他相信她什么。

今日的主题:没必要。

她的眼中有宝石般的火彩,绽放着无可比拟的美,俞子舜一时心头冲动,抬手,将她耳畔一缕头发拂开。

“嗯?”时晏迟转过头。

俞子舜当即收手,不自然地看路,“看到你肩上有根头发……”

他悄悄蜷起手心,感受指尖停留的,发丝的柔顺。

时晏迟于是低头去看肩膀。

俞子舜怕她察觉什么,忙道,“你知道橙丽背后有邬家吗?”

时晏迟动作一顿,再抬头的时候,眼尾已经镶上了一抹锋利,“邬家的人,怎么还没死绝呢?”

她人生最大的恶意,都给了邬家人,毫不掩饰。

杀父母之仇,不共戴天。

“雪尧……”俞子舜说出这样的话,心中有犹豫,“其实,你在云家,相对要安全许多。你知道,邬嘉泷,如果有机会,不会放过你的……”

“他当然不会放过我。”时晏迟轻笑,眸子里却覆着霜雪,“那有本事的话,他再来一次,看看能从我这里讨到什么好。”

她轻蔑。

不过是,手下败将而已!

俞子舜不言。

但心里还是微微担心。

邬家和云家的恩怨,已经不能轻易用是非来断案。



顾知浔的镇定自若,让殷柔晴情不自禁升起一股必须证明什么的欲望,她滔滔不绝,

“就算记者去问他,他也会暂时否认。可是我们一同去选的钻戒,还有我们相爱的那些痕迹,你不会装瞎看不见吧?”

“有时候眼睛看到的,未必就是事实。”顾知浔安安静静陈述。

殷柔晴气极反笑,“兴业传媒旗下的娱乐版,今天权威发布了一篇文章,复盘了我和凌霄七年恋情长跑,点击量非常高,你可以去看一看,里面句句属实。”

顾知浔不咸不淡地哦了一声,“你说这话,敢赌上你们殷家的名誉吗?”。

“废话!我是殷家大小姐,我说的每一句话,都代表我们殷家!”

“好,我知道了,祝你们幸福。”

挂了电话,顾知浔快步走出电梯,进入消防楼梯间,开始编辑刚刚录音下来的对话!

云家的相关信息蒙蔽掉,自己的声音处理一下。

然后迅速发到马姐的邮箱里。

“主编,”她给马姐打电话,目光沉稳,“我拿到了殷柔晴亲口承认恋情的电话录音,已经发到你邮箱。”

“你怎么这么棒!”马姐震惊,刚刚现场采访她也看了,殷柔晴那张嘴像抽了真空,闭得死紧。

“全行业都搞不定的你搞定了,你简直是我们部门的天选锦鲤!”马姐高兴了,不吝啬赞美。

顾知浔略微放松了一点。

按道理,她没必要再去入住,可如今掌握越多,赢面越大。

她给小陈去电话,“小陈,辛苦你今晚上还在下面守一守,我这边随机应变,随时联系。”

她要不要,去见殷柔晴一面?

顾知浔把包上隐蔽的微型摄像头安置好。

林简瑜,这都是你逼我的……

……

卡尔斯酒店十五层,电梯门打开了。

林简瑜边走边听魏宏的电话。

“霄爷,我这边刚刚得到酒店方消息,夫人、夫人她追到帝都来了,刚刚入住卡尔斯十五层!”

林简瑜脚步一顿,“他们看到人了?”

“这个没问,可是夫人的会员卡不会骗人吧?”魏宏没跟着上来。

林简瑜已经连续两晚上没合眼,这种时候他尤其喜欢一个人呆着,多一个人就多一份被迁怒的可能性。

所以魏宏给他包下了卡尔斯的整个十五层,珍爱彼此的生命。

按道理,酒店方不会斗胆让其他人入住。

除非,那个人是林简瑜的重要亲属。

想到江夫人先前在电话里的祖安输出,魏宏尽职尽忠地劝告,“霄爷,夫人她……现在火气有点大。”

“她住哪间房?”林简瑜问。

“1553,霄爷你小心点,就在你隔壁……”

林简瑜的脚步,彻底定住了。

他的目光落在前方门牌号上——1553。

林简瑜静默一秒,然后转身,朝旁边的楼梯间走去。

丰富的挨骂经验告诉他,母上大人怒火值点满的时候,千万不要和她硬碰硬。

顾知浔刚把一切准备妥当,正要走出楼梯间,迎面闪进来一个人。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愣住了。


“你哭了,”他声音滴水成冰,平静得没有任何波澜,“顾知浔,你第一次在我面前这样哭,为了……一个男人。”

一个不叫林简瑜的男人。

他突然俯身,抓住她的发髻,逼她扬起脖子。

“顾知浔,你居然可以为了他哭。”他牙都要咬碎,眸子里泛着令人战栗的猩红,“你为了他下跪,一次、两次,为了他求我,认错,一次、两次……你为了他哭,第一次哭……”

他声音都变调,冷笑声尖锐而古怪。

他重复着那几个字句,“一次、两次,为了他……呵!一次、两次……呵!一次、两次……呵!为了他……”

顾知浔在发抖。

因为疼痛,也因为恐惧。

她没有见过这样的林简瑜。

他过去轻视她嘲讽她甚多,她从来没有试过挑衅他到极限之后,会从他那里收获什么。

“我会把他推下去……”林简瑜凑近了她的耳朵,齿间如魔鬼的低语,“让他在柜子里摔成一堆烂泥……嘘——别怕,顾知浔,今晚上有我陪你当凶手。他是,你和我一起害死的。”

说完这句话,他把她重重摔到了地上。

“不要——”顾知浔的尖叫声划破夜空。

她从地上爬了起来,冲到了窗边。

她挡在柜子前面,张开了双臂,头发也散落在肩头。

她脸色惨白,声音哀凄得像孤崖上的风啸,神情里却带着孤注一掷的坚定,

“你先把我也推下去,你踩着我的尸体犯你的罪……林简瑜,今晚上只有你是凶手!”

林简瑜猛地把柜子往旁边一堆。

笨重的柜子砸到地上,发出几乎四分五裂的巨响。

他随即一步上前,掐住了顾知浔的脖子,把她头朝下往窗外按下去。

“你以为只有你有胆量去死?”他的声音和窗外的风一起,呜咽着灌入她的耳中,“你以为只有你们云家人敢去死?”

“你以为我会让你如愿以偿和你师哥一起去死?你以为我不敢跟你一起跳下去?”

顾知浔被掐得不住咳嗽。

血液涌到脑中,悬空的半个身子,令她的世界混乱颠倒。

她只感觉林简瑜也压下来。

同她一起跌入这个扭曲的世界。

他呼吸的热气混入夜风,盘桓在她鼻息耳际。

温热粘湿的液体,滴在她的脸上,

“顾知浔,你就算是死,也只能跟我一起死!”

……

……

顾知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窗外回到屋内的,也不知道林简瑜是怎么放开她的。

她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房间的地板上,又咳又喘。

眼前横倒的衣柜底部,有一个破开的大洞。

地上和墙上都有斑斑点点的血迹。

屋子里有两拨人对峙,乱哄哄地指着对方放话威胁。

俞子舜站在其中一边,拳头上滴着血。

林简瑜在另一边,被人架着,脸色发青,嘴角和衣襟上也都是血。

魏弘蹲在顾知浔身边,大声说着什么。

顾知浔努力集中注意力,她听到魏弘声音里带着恳求,“云小姐,回去吧,霄爷昨晚上到现在都没合过眼,滴米未进,连一口水都没喝过,你别再折磨他了……”

顾知浔继续咳,边咳边笑。

他对她施暴,差点把她和无辜的俞子舜推下楼。

结果他的人却说,云小姐,求求你别再折磨霄爷了,求求你饶他一命吧……

“真的,云小姐,自从你上周开始闹,霄爷就没怎么好好休息过。就算是这样,他看到你喜欢的裙子,还是让我给你卖下来,他昨天还让我去中医院,找最有名的正骨医生,给你拿治落枕的药……”


两人僵持之际,第三个人插了进来。


不知什么时候,宋慈的管家竟然过来了,他指着身后开过来的车。

“先生说天太晚了,云记者一个女孩走夜路多少有点不安全,让我送你一段路,你请……”

“云记者是我的朋友。”姜淮月打断了管家,“她会坐我的车回家。”

他说着,已经打开了车门。

许晏安快速闪到了管家的身后,这种下意识寻求他人庇护的姿态,让姜淮月心底压抑的火苗,噌的一下猛然拔高。

他看许晏安的眼神,同逐渐浓黑的夜色混淆到一起,充斥在虫鸣鸟叫的林中,仿佛即刻就要将她攫取。

“霄爷,”还是管家处变不惊,他笑着挡在了两人之间,“先生他还给了云记者好几本资料,都放在车上,但先生要求云记者在车上翻阅,不得带走。”

这么古怪的要求,很符合宋慈的人设。

但许晏安知道,这只是管家在替她解围。

她抓住机会,对着管家微微鞠躬,“谢谢宋先生了。”

说完,她转身就上了宋慈派出的车。

姜淮月一直站在车前,目光沉沉地,看着许晏安坐着别人的车,一点点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

宋慈的管家一路少话,安安静静把许晏安送到了她所居住的小区。

临到她下车,才叫住她,“云记者,先生还说了,如果你很喜欢这几本资料,可以带回去看。”

老先生心思细腻。

先前说什么不能带走,不过是为了让许晏安顺利脱身。

许晏安道了谢,回到家中,连夜赶稿。

到凌晨正打算洗漱入睡,门铃却被响了。

因为上次姜淮月突然出现,许晏安安装了一个可视化镜头。

她打开手机软件一看,就看到魏宏站在门前,神情局促紧张。

许晏安警惕,不敢轻易开门,“你来干什么?”

似乎预料到了许晏安会这样问,魏宏连忙开口,“云小姐,是我一个人来的,我瞒着霄爷过来的。”

“我问,你来干什么?”许晏安重复问。

“我、我想和你谈谈,”魏宏嗓子都捏紧了,“云小姐,求求你开门,我有很多事要告诉你。”

从许晏安有记忆开始,魏宏就已经待在姜淮月身边。

她知道他很忠心,但她也知道魏宏性格相对老实,没那么多花花肠子。

她打开门,“说吧。”

如果姜淮月要躲在后面,那她也是防不胜防。

她总不可能永远都不出门。

魏宏简直是喜极而泣,“谢谢你,云小姐。”

他说,“霄爷因为今天在外面等了你大半天,工作都耽误了,现在还在集团里处理工作,搞不好要熬通宵。”

许晏安皱着眉,“所以你过来,就是指责我耽误了他的时间?”

她求着姜淮月等她了吗?

魏宏却没有观察到她的脸色,他已经开始滔滔不绝,

“云小姐,我求求你回去吧,你走了,霄爷几乎没睡过一个好觉,我看他吃东西也很少,人都瘦了一圈。集团里那么多事,他还要分心来关注你的动向,再这样下去,他身体会被拖垮的……上次就被你气得胃出血,进了医院……”

“打住打住。”许晏安几乎要举手投降。

魏宏这种老妈子的气质,到底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魏特助,你家霄爷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苏阿姨都不管他的吃饭穿衣睡觉,你为什么要管?”

魏宏指着自己的心口,“我当然要管啊,我是生活助理啊!我就管他这些啊!”

好理直气壮……许晏安为他的敬业点赞。



“所以,你必须要给她公开道歉。我无所谓,但柔晴是公众人物,这样的绯闻,对她的事业有影响。”

商时潋别开了脸,险些笑场。

姜宁挽要不要看看现在他和殷柔晴呈现出的画面。

他背靠在病床上,手搭在身侧,而殷柔晴坐在他身边,身子斜斜地倾向他,手腕就和他的手腕并排放在病床上。

他好意思说,他们没有她写的那些关系?

见商时潋偏着头不说话,姜宁挽只当她默认,继续道,“至于你现在的工作,反正还在试用期,我会让章贺去通知那边直接离职。”

商时潋嚯的一下抬头,看向姜宁挽的眼神中带着讶异和微愠。

注意到她眼中的神情,姜宁挽目光转阴,“看看你的表现,你觉得自己适合出去工作吗?”

“是吗?”商时潋反倒是扬起了唇角,“我表现如何?”

姜宁挽知道,商时潋是在挑衅他,她总是这样,摆出一副纯真无害的模样,实则是在悄悄的放钩子,故意引战。

换成其他人这样,他根本不会搭理。

但她现在要激怒他,他受不住。

“你的第一篇报道,就是满篇胡言乱语的造谣。现在采访一个人,差点把自己都搭进去……”

医生告诉了他商时潋血液化验的结果。

姜宁挽差点没控制住去一枪崩了那个任泓的冲动。

如果不是他赶了过去,她会不会当街随便找一个男人……

“江家养你那么大,你不为自己负责,也要稍微为家里的老人考虑一下。”

江家人人都疼她,胜过疼他这个亲生儿子。

她却这样轻贱自己,轻贱他人的真心。

病房里,一时间静默到极致。

“霄爷,”良久过后,商时潋抬起眼,“我很感谢江家抚养了我,感谢你们全家多年的爱护,但这和我父母为江家做过的事,也就两两抵消了。”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提起父母对江家的恩情。

她过去那么小心翼翼,生怕讲出来,被人讥讽为挟恩图报,来换取江家少夫人的位置。

结果现在终于说出来,却竟然是为了摆脱江家……

“江家给了我这么多,已经完全抵过了我父母的所为……”她声音很轻,听起来温柔似水,但姜宁挽却觉得字字如刺,

“所以,从今往后,我会自己养活自己。我已经成年,再难的路,也该是我自己去走。”

商时潋扯掉了手背上的针。

血珠滚落在洁白的被单上……

“霄爷觉得我造谣,该怎么告就怎么告。我吃记者这碗饭,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任。至于其他的,就不劳烦您费心了。”

她想要走出病房,却被人拦住。

姜宁挽不发话,没人敢放她走。

“凌霄,你别生气,雪尧一直都被江家养得好好的,想要出去自己多见识见识,也很正常。”

殷柔晴声音柔柔的,“雪尧,医生说了凌霄不能生气,你可以先别任性,别再惹他不高兴了吗?”

商时潋不说话,看着殷柔晴。

这个女人实在太会伪装。

明明今天的事故,都是她一手策划的,现在她倒完全置身事外,像个心地善良的和事佬。

换成从前,商时潋一定会忍着眼泪,对姜宁挽控诉殷柔晴的罪状,期待他给自己一个公正。

但现在她明白,她想要的公正,永远也不会降临。

殷柔晴的伪装,她终有一天会撕掉,但不会再想着靠男人。

还是那句话,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走,这世上,只有自己靠得住……


后方的柜子里传来激烈的碰撞声,柜门上的螺丝刀被撞得哐当作响,似乎下一秒就要脱鞘而出。

“庄姝宁,你还是人吗?”俞子舜几乎暴怒,狂踢柜门,“你他妈还是个人吗?”

这是江宴辞第一次听到他骂脏话。

俞子舜知道自己被困在里面,一时无法脱困。

为了防止激怒庄姝宁,而导致他伤害江宴辞,他一直强忍着不做声。

可是现在……

不忍可能会和庄姝宁拼个你死我活,忍的话却可能多一秒都活不下去。

他就恨不得即刻破门而出,拧断那个男人的脖子。

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却因为怕影响她的幸福,不得不隐忍退让……

他忍了这么多年,忍着思念避而不见,不是为了回来看到她被人欺负,被人践踏。

“差点忘了,”庄姝宁放开了江宴辞,面无表情地走向柜子,“还有你。”

他上前去,捡起工具包,从里面找出一卷电工胶布,再从柜门把手里穿过,绕了几圈确定把门栓死。

然后他走到侧边,用肩膀顶住柜子,一声不吭,把柜子朝窗边推去。

“庄姝宁——”江宴辞吓得声音都变了。

她扑上前去,一把抱住他。

“你疯了,你想干什么?你住手!”

因为俞子舜嫌弃这里的味道,江宴辞先前打开了窗。

大开的窗户此刻像一只张开的血盆大口,五楼外的黑夜,是它通往地狱的咽喉。

“庄姝宁,你松手,你不要!”江宴辞抱不住他,只能跪下去拖他的腿。

然而庄姝宁踢开了江宴辞。

像踢一块绊脚的路边石子。

他双手都扶住柜边,加快了移动它的速度。

“庄姝宁……”江宴辞顾不上膝盖跌得生疼,冲上去重复抱住了他的腿,几近语无伦次,“霄哥哥、不要……不要这样做……都是我的错……”

她不敢不认错。

她不敢赌不敢任性。

俞子舜的命,是谁都不能碰触的一条红线。

她欠他太多,已经多到此生都无法归还,再担不起一条无价的性命。

“我求求你放了他,我求求你住手……”她哭着哀求,哭出了声,“霄哥哥,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你要我的命都行……你放了师哥……你不能这样做……我求求你……”

“江宴辞!”俞子舜已经猜到了庄姝宁在做什么,他厉声喝道,“你给我闭嘴!不准求他!”

她到兴业来求职,他让人事给她发了offer。

他能为她做到的只有这些。

一份不算体面的工作,一面即将掉落的柜门,他想再多给她一点好,她都不要……

但他不要她为了他下跪,不要她为了他去乞求这个男人,为了他重新回到江家那个华丽的地狱。

她那天来到他眼前,没有血色的面容上泛着与年纪不相符的死气,依旧美轮美奂的容颜却像枯萎的玫瑰。她仿佛没有灵魂,机械地从泥沼里爬起来,循着生的本能寻求最后一点希望……

这些天,他看着她一点点鲜活起来,一点点重归当年的朝气,看着笑容一点点回到她的脸上,看着她的眼眸重新明亮。

他宁愿一死,换她自由。

自由的活着,自由的笑,自由的舒展羽翼……

大约是江宴辞哭得太真切,声音太惶恐,庄姝宁终于停下了动作。

他低下头,冷冷地注视着眼前这张满是泪痕的脸。

江宴辞仰着头,眸中溢满水雾,滴落的泪珠颗颗晶莹饱满。

庄姝宁伸手,指尖微寒,从她脸庞刮过,再抬手,摊开掌心,看着沾满了一指的泪水。


哪怕此时夜色浓黑,魏宏也能感觉到他周身浓稠又阴寒的气息。

再回眼,魏宏终于在逐渐走近的人群之中,发现了一抹不一样的色彩。

身穿豆沙绿休闲小西装的云雪尧,搭配着浅灰色的阔腿裤,长发挽成团髻盘在脑后,正和同事们谈笑着走出来……

魏宏第一次发现了一件令人恐惧的事实。

如果云小姐不穿白色衣服,他居然不能在第一时刻把她从人群之中认出来!

夜风拂面,吹起云雪尧的豆沙绿外套一角,露出里面嫩黄色的小吊带背心。

真是浑身上下,一点点白的衣料,都没有。

她挽着略显凌乱的耳发,不知和同事说到了什么,笑容是那么纯粹又轻松,莹白的肌肤与胭红的唇色在灯光下俱像宝石诱人。

但魏宏却看着她的眼睛发呆。

云小姐那一双漆黑的剪水瞳子里,有星星。

那个总是低垂着眼,几乎不和人正视,唯有在望着江凌霄才双目聚神的云小姐,此刻眼睛里有光彩。

魏宏从来没有否认过云雪尧的美。

但只有在这一刻,在今天,他才好像重新认识了她的美。

承认这份美,是动人心魄的。

回过神来,魏宏再去看江凌霄,却见他依旧掌着车门,在黑暗中遥看着云雪尧,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

须臾,等她快要走近了,和同事们一一道别了,他的身子才动了动,正要走上前去。

一辆银灰色的玛莎拉蒂别了过来,停在云雪尧跟前。

“师哥?这么晚了,你……”

“我也才下来没多久,”俞子舜打断了她,“上来吧,我去帮你看看新房子。”

云雪尧今天来得晚,确定了租房的事。

她选的小区有点老旧,离兴业也并不近,但离三院很近,方便她随时去照顾晓晓。

俞子舜把车停在楼下,随她上楼,见到忽明忽暗的楼梯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小区物业太差了。”

“还行,”云雪尧不挑。

她没有挑剔的资格。

打开门,一居室的房子,散发出一股搁置已久的霉味。

见俞子舜眉头皱得越发深,云雪尧反手推开没关上的门,“多敞敞就好了。”

房间很小,一目了然,一间床一面衣柜,阳台上有一个厨房,连着卫生间。

厨房漆黑的台面上满是烟垢。

卫生间地砖破损了一半。

见俞子舜脸色不甚明朗,云雪尧连忙解释,“我先住着,空闲下来就会打扫,该修补的地方也会修补的。”

俞子舜不说话,只觉得一股郁气压在胸口。

云家夫妻为江家连命都没了,唯一的女儿,却最终沦落到这种地方度日。

他不肯承认是自己锦衣玉食惯了,少见这些人间寻常,只觉得视力所及一切都刺目扎眼。

拉开衣柜,柜门哐的一下,掉了一半下来,只剩一点连接处挂着,摇摇欲坠。

“这个是里面的活页坏了,”云雪尧连忙转身,从床上拿起一个小工具包,“很简单的,我网上看了教程,一会儿就能修好。”

俞子舜黑着脸,一把捏住她的手,拖到眼前,“手指怎么了?”

云雪尧葱尖白玉似的指腹上,有一块红紫色的血泡。

云雪尧连忙缩手,笑得很尴尬,“今天刚过来试了一下,手有点笨……”

是她以前娇生惯养了,第一次做这种活,手就不听话,被柜门夹了一下。

俞子舜想骂人,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给我。”他摊开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