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热门作品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

热门作品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

烽火连城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都市小说《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赵桂菊高林,故事精彩剧情为:如果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所有陌生人瞬间成为朋友,那一定是牌室。你以为他们都是真心的?或许有人真的喜欢打牌吧,但是大多数情况要比你想象的更复杂……人命或许不会出现在犯罪的第一现场,但是会出现在牌局上,你以为输赢的眼神是内心的写照?其实一个巨大的交易正在进行,只是我们没有人发现而已。...

主角:赵桂菊高林   更新:2024-06-11 22: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桂菊高林的现代都市小说《热门作品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由网络作家“烽火连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都市小说《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赵桂菊高林,故事精彩剧情为:如果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所有陌生人瞬间成为朋友,那一定是牌室。你以为他们都是真心的?或许有人真的喜欢打牌吧,但是大多数情况要比你想象的更复杂……人命或许不会出现在犯罪的第一现场,但是会出现在牌局上,你以为输赢的眼神是内心的写照?其实一个巨大的交易正在进行,只是我们没有人发现而已。...

《热门作品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精彩片段


另外,我着实不想去那看赵桂菊是怎么被孙丽红拍死的场面……

我不是算命的,但是,这件事儿,我可以笃定它。

正跟老虎闲聊的起了点劲儿,电话便吱吱呀呀的响了。

我一看,是王香打来的。

我接了电话,王香急促的叫喊道:“宝哥,你哪去了,这边大发了,冒烟了,红姐让我叫你立刻,马上回来……”

我闻言大惊。

难道赵桂菊这么快就被孙丽红拍爆了?

我赶紧与老虎道别,老虎挥挥手道你赶快走,别耽误事儿。

我匆匆赶到二楼楼下,准备从户外楼梯上去的时候,楼梯下面的烟头一闪,一个女人的声音慵懒的道:“忙什么,过来聊会儿。”

是孙丽红。

她出来抽烟了。

应该是陈蓝替换她了。

我收回上楼梯的脚:“红姐啊,出来透气儿了?”

孙丽红瞥了我一眼:“老娘的手气正旺呢,透什么气儿,还透气儿?

“我是来透透你的话儿,告诉你林子,你那小情人儿已经疯了。

“彻彻底底的疯了!

“她已经从陈蓝那里,转账出来了二十万的现金,现在,应该也没啥了吧?

“约你出来,就是要告诉你一声。

“她之前赢的那点钱,已经全都吐出来了。

“接下来,她要是还玩,我们可就该放血了。

“到时候,是死是活,我可不负责……

“这不是什么小事儿,因为按照她现在的注头子玩下去,用不了一个小时,她特么就得倾家荡产……

“这事儿我觉得,得让你知道,我和陈蓝,不能在不通知你的情况下,就把她的血放了……”

我闻言大惊:“我特么就撒泡尿的功夫,她几十万就给输了?”

孙丽红闻言瞪了我一眼:“你那一泡尿都快一个小时了,一个小时,别说几十万了,几千万都可以输进去,你惊讶个啥?

“你别说那没用的,你那小情人,你到底管不管?

“你要是不管,我和陈蓝,可就甩开膀子干了。

“你是知道的,赌z场无父子,上了台面,我们可就不管她是谁了?

“别说是她,就算我亲爹来了,也不好使了!”

我点着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气:“这样情况,她肯定已经丧失理智了,彻底上头了,劝肯定是劝不了了,可是我也不能硬把她抬下去啊……”

孙丽红看了我一眼,从我的手里,把烟抢了过去,放在自己的嘴巴上吸了一口,然后悠悠的喷出一股烟来:“罢了,还是姐帮你一把吧。

“不过,也就这一次,这一个晚上,明天,可就不好使了。”

说着,孙丽红猛吸了几口。

然后看着我道:“总不能让你心心念念的小情人家破人亡不是,不过她这悬崖能不能勒住马,那就全看你能不能制得住她了。

“今儿提前撤场子,给你一个晚上的机会,自己把握吧!”

我闻言大喜:“谢谢红姐!”

孙丽红闻言瞥了我一眼:“别把谢字儿说的那么轻松,告诉你小林子,没有一顿海鲜大咖大满z贯,这个人情你还不了。”

我闻言连忙大笑挥手:“妥了红姐,你和蓝姐商量好,你说啥时候吃,我就拉着你们去白山那边吃去!”

孙丽红闻言道:“一会儿散场了,就去!”

我闻言愣住:“我去红姐,你这要人情债,不过夜呀?”

孙丽红再次瞥了我一眼:“过夜?且,过夜就不是这个价了……”

正说着,我的电话突然之间炸响。

我连忙掏出来看看是谁打来的。

而我掏出来的时候,孙丽红也歪着头看了过来。

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字:“赵桂菊。”

小说《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里搞定王香和杨娇两个美女,我赶紧赶往冷库。

冷库是李学青产业大本营。

他的办公室就设在冷库这块。

李学青业务极杂,土建,装修,冷藏,期货辣椒以及农产品等等买卖,只要是能赚钱的门道,甚至是修路,这货都能插z进去一脚,包括在我的二楼设场子这种偏门,他也捞。

李学青的业务从来不是单一的。

我知道这货做买卖,其中最精彩的一笔,便是趁着秋末红辣椒大掉价的档口,这货竟然狗胆包天的豪赌了一把,亡命徒一般的猛囤了一千多吨。

当时走各种关系,贷了好几百万的款。

只要来年开春,红辣椒如果继续掉价,那么,李学青的下场,就只能是倾家荡产,外加成为老赖,甚至可能会以经济诈骗罪蹲笆篱子。

结果,上苍有好生之德。

刚刚过完年,还没出正月,红辣椒的行情逆势而起,价格整整翻了两倍半还多……

李学青一战成名,奠定了他在青山镇乃至桃南城的江湖地位。

我不是很清楚那一次他赚了多少,但是,估摸一千个肯定是打不住了。

尝到了冬储的甜头之后,李学青直接在青山镇划出来一块大地皮,盖起了青山镇第一座冷库。

冷库的业务,就不仅仅限制于辣椒了,甚至,业务范围,已经涉及到了国外。

数年之后,李学青在青山镇以及桃南城的江湖地位,早已经坚如罄石。

虽然我跟他的关系很近,但是其实,他平时的那些朋友,我别说上桌一起吃饭了。我就是连给人家倒酒的资格都没有……

冷库外面,李学青正在外面站着,看着面前的货车。

货车里装的是发往韩國的冻椒,这种冻椒是韩國那边用来做辣椒酱的,估计是整泡菜用的。

我下了车,来到李学青的旁边:“大哥!”

李学青站着没动,抽着他那万年不变的东方神韵,从嘴里喷出一口烟来,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钱已经分出来了,在办公室呢,一会儿你跟孙丽红说一声,他就拿给你了。”

我点点头:“知道了大哥!”

李学青又叹了一口气:“林子,我妈是你亲大姨,你妈是我亲老姨,咱们两可是至亲呐!”

不知道李学青啥意思,我只能点头应允:“我知道,大哥,你有事儿就直说。”

李学青又叹了一口气:“昨儿我老姨,也就是你妈,又给我打电话了,说啥也要我帮你在镇里整个班上,这其实也不难,可是你又不愿意进去上班,这事儿也太难整了,回头,你跟我老姨去做做思想工作,别让她难为我,你们娘两把这事儿整明白了,再来难为我,行不?”

原来竟然是为了这事儿。

我连忙道:“大哥真是麻烦你了啊,老人家就这样,你别往心里去,你放心这事儿回头我就跟我家老太太说。不让她麻烦你。”

李学青挥挥手:“其实我也不是怕麻烦,就是这个麻烦没有结果挺让人闹心,林子,你的事儿我也想了,这进编呢,的确不符合你的脾气,而且进编也的确没啥意思,一个月三四千块忽忽悠悠到老,还得整天跟领导屁股后边受气,一个不小心背了点子,整不好还得进局子,干它干啥?

“你呢,现在想要独挡一面做事,你的资本和身价还不够,你现在呀,就先多攒点钱就对了,攒钱总是没错的,将来不管干啥事儿,钱都得冲到最前面。

“跟你说林子,这世道啊,根本没他妈什么人情世故,这人情世故能成立,那特么都是建在钱,建在利益上之后,才说的事儿,都是他妈利益的遮羞布。”

我点点头:“大哥,我懂!”

李学青拍了拍我的肩膀:“场子那边,我根本也不怎么过去,你就得多费点心了,跟你说林子,不用可怜那帮家伙,这该死的兔子,它总会蹦到萝卜锅里。

“他不蹦咱这个锅里,那也是蹦别人那个锅里去,谁煮不是煮呢,你说对不对?”

我点头:“我知道了大哥!”

李学青再次拍拍我的肩膀:“以后哇,场子的水子,你抽两成!”

我闻言大惊,连忙摆手道:“不不不大哥,这事儿不行,一成都很高了,这也是大哥你照顾我,别人谁会这么照顾我啊,不行不行。”

“我特么说行就行,你哪那么多废话?”

李学青说着,瞪了我一眼:“叽叽歪歪的,我差你一成水子钱嘛?以后就这么着了,从昨天的局子就开始算,我已经叫孙丽红给你准备好了,你去办公室取去吧,赶紧滚蛋,别在老子跟前碍眼,晚上给老子好好看着场子,比什么都强……

“对了,这边的人你尽管放手,别人滥发善心同情心,别拦着,别怕吃完了他们,也别管他们死活,等吃完了他们,我会调人的,有的是能吃的……”

听着李学青这一句句刀心的话,我不禁感叹,古人诚不欺我,这可真是:雷打真孝子,财发狠心人呐!

李学青在社会里混迹到今天的江湖地位,当真是练就一根铁条一样的神经,有那股子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般的气质。

我就差了一些。

精明也许不输于李学青,但是,这股子为了赚钱而视苍生如无物的铁石心肠般的境界,我还远远没有练到。

就这样一个人,能从他嘴里听到一句‘咱们两可是至亲……‘

真是不容易啊……

不管怎么说吧,面对李学青照顾,保护和提携,我肯定是要记在心里的。

人呐,这辈子,才华不重要,学历不重要,你这一辈子,有没有一个贵人点拨你,提携你,给你一个施展才能的舞台,才是最重要的……

人才哪里都有的是,不信你看,小小的沛县就能凑齐大汉班底,小小的凤阳也能凑齐大明班底。

人才不重要,舞台才重要。

我来到冷库办公室的,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孙丽红看见我敲门进来,赶紧笑着将早就准备好的一万块钱丢给我:“林子你咋才来呢,昨儿的账统计完了,你大哥说了,除了两成水子,以后跟你算账都是都是大进位,超过五千算六千,超过九千算一万,喏,这是昨儿的水子抽成……”

我接过这一万块钱,感觉,这钱,有点沉……

《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由烽火连城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都市、都市日常、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这本书最新章节第327章 奇迹,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目前已写769414字,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都市、都市日常、佚名都市、都市日常、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比较真实,女人方面多写细一点,增加看点

这个是近几年看的最好看的一个小说了!很期待!希望作者别烂尾了了!

这本书写的好,精采。让人爱不释手。

热门章节

第229章 渡

第230章 赌场得意

第231章 红尘

第232章 四海轩

第233章 三板斧

作品试读


这他妈……

这娘们是疯了嘛?

这他妈是自寻死路嘛?

头牌是只是小3,拖一个最小花色和点数的9,但凡对面的赵桂菊能配出一个9来,就更别说对子了,孙丽红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会儿,赵桂菊的牌亮开了……

当我看到赵桂菊的牌一刹那,顿时浑身一惊,震惊的无以复加。

赵桂菊的牌也不是很好,但是,要比孙丽红的牌好。

她的四张牌分别是A、2、5、6。

她的牌只有两种配法,A5组合配六,2和6组合配8,组成6拖8。

还有就是她现在的组合牌型,A6组合配七,2和5组合配七,组成7拖7的牌型。

当然了,如果你的脑袋被驴子踢了,可以5和6组合配一,A和2组合配三,组成1拖3。

没有二十年的脑残加智障,没人会这么干的……

然而,配6拖8是两头漏风的牌型,所以,这样的牌,配成7拖7抢头,是正确的配牌方法。

所以,赵桂菊配成了7拖7。

按照正常的道理,正常的配牌思路,赵桂菊的7拖7,正好咬死孙丽红的6拖6。

头咬头,尾咬尾。

然而,不知道孙丽红是得到了神明的启示,还是得到失心疯……

她居然鬼使神差的,配成了3拖9这样两头拉锯极其大的操蛋牌型。

然而,也就是这样的牌型,孙丽红的尾牌9,硬生生的压住了赵桂菊尾牌7两点……

孙丽红的配牌方式,让她逃过了一个杀劫!

赌z场上,从来不存在神明的启示和失心疯,更没有什么鬼使神差。

只能说,久经沙场的孙丽红,内心深处,有一套不为人所知的逻辑系统认知,这套认知,促使她配成了这样的牌型,来力克赵桂菊,逃过一场生劫……

而她这套从威尼z斯人数万次发牌练就出来的认知系统,是什么?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她是从何断定,赵桂菊手里的四张牌,就真的没有配出一个9来?

这实在不是我一个凡人能够揣测的……

孙丽红像是一个冲锋胜利的将军,将手里的四张牌,轻飘飘的丢下:“不好意思,3拖9,尾咬两点,和牌!”

开局的两把牌,明明是两把赢牌。

可是,就这样,变成了两把和牌……

赵桂菊气的胸口都一鼓一鼓的。

孙丽红如此刁钻的配牌方法,着实把赵桂菊气的不轻。

这可真是和尚夜里敲了尼姑的门,这走的不是寻常路啊……

赵桂菊气呼呼的把牌往里面一丢:“我就不信了,今儿还开不了火了,再来!”

第三把开牌,依然是和牌!

这时候,众人显的很明显,有点焦急了。

但是,孙丽红却是越加从容了,她一点都不急……

看到孙丽红嘴角若有若无的淡笑,我的心猛跳了几下。

我知道,事情,可能要坏……

孙丽红可是威z尼斯人出来的荷官,她那几年经历的牌局数量,是这里所有人一辈子加在一起都赶不上的数量。

她一定明白,这样开场就陷入焦灼状态的开局,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什么呢?

以我多年的玩牌的经验。

这只能意味着……

机会!

一个上苍提示赵桂菊,让她赶紧退场的机会!

上苍总不能亲自现身,化成上帝的摸样,趴在赵桂菊的耳朵边上大喊:“都这样了,你他妈还不滚,等着被吃光啃净嘛?”

赵桂菊现在虽然没有输钱,虽然不至于理智不在线。

但是,一旦上了场,理智就先扔了一半。

而且,此时此刻,正是与孙丽红摽劲儿的时候,基本,也就等同于离职不在线了。

小说《打牌是娱乐?别扯了,和打仗差不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而这种错误的认知思维,是会要了你的命的……

人,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此生注定是凡人,是普通的老百姓,过着—辈子的普通生活。

其实,按部就班—步—个脚印,—分—分的攒钱过日子,普普通通的活着,也没啥不好的……

人当然可以不认命,认为我命由我不由天,但是这事儿你得先付出劳动,精力,努力和奋斗吧,你不能把这希望,寄托到牌桌上,那就是大错特错了,牌桌从来不是任何人实现梦想的希望之地,而是绝望之谷。

今天,尽管我跟赵桂菊弄的挺僵,她没来,我挺高兴。

但是也因为赵桂菊没来,二楼的人虽然不少,但是支撑不起来太大的局面。

使得孙丽红也有点兴趣索然,于是干脆就将牌局交给了陈蓝来打理。

台面上没有过万的大注头,孙丽红是真懒得亲自下场……

当然,尽管没有大注头,但是小注头不断,局子依然挺喧闹的。

而且,你别看注头小,但是耍来回很快,所以,抽水数量,依然不是小数目。

我正在局面上看着场子,下来的孙丽红朝我勾了勾手指头,然后就开门出去。

我看了看,只能跟着出了门,顺着楼梯下了二楼,到了院子里……

到了院子里,孙丽红依然是那个看起来挺消魂的姿势,抬着腿靠在墙根上,朝我伸出两根手指头:“烟呢?”

我连忙从兜里掏出烟,递给她。

她看了—眼:“今儿咋又是煊赫门了?你抽烟也没个牌子嘛?”

我说我有个屁的牌子,局子上有啥我就抽啥,煊赫门挺好的,还挺难买的呢。

孙丽红点点头:“宣传的好哇,抽烟只抽煊赫门,—生只爱—个人,你还挺赶时髦的。”

孙丽红拿过烟,我给她点着,她深吸了—口:“林子,看来你对赵桂菊的劝说奏效了啊,没想到啊,她还真听你的,你挺了不起。”

我苦笑:“你可拉倒吧红姐,我其实根本就没去,我捉摸着,去了也白去,真去了,除了挨—顿嗤,我能改变啥呀,她没来,估计是没钱了吧。”

孙丽红闻言噗嗤笑了—声:“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不管咋说吧,她没陷进去,挺好,你也算对得起她了,林子,听姐—句劝,趁这个机会,赶紧跟她断了吧。

“你要是再跟她黏黏糊糊不清不楚的,早晚整出事儿来,这种女人,真的,姐见多了,也就是青山镇这么个小地方,你看着她还像个人儿,其实在南边,这种档次的女人,随随便便,—抓—大把,可地都是,巴黎铁塔下面随便拎出来—个,都比她的档次高出两头半……”

我哂笑:“那当然,红姐教训的事,我知道红姐您是见过世面的,我就是小地方的人,没啥出息,也没见过啥美人儿……”

孙丽红闻言瞪了我—眼:“瞅你那德性,跟你说点心里话,你还跟我来上劲儿了,你爱听不听。”

我连忙道:“哪有哪有,红姐你肯定误会了,我真没来劲儿。”

孙丽红瞥了我—眼,挥挥手:“行了算我嘴贱多言,你爱怎么跟她弄,你就怎么弄,我才懒得管你呢。

“不过,我想你现在应该相信我之前说的了吧?”

我皱皱眉:“你之前说的?你之前……说啥了?”

孙丽红再次瞪了我—眼:“瞅瞅你那烂记性,你忘了,我之前跟你说过,之前那几天,赵桂菊的运气爆棚。

“那女人那几天之所以运气那么爆,从她的面相上来看,那绝对不是她自己的运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