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精选小说推荐爱有深浅

精选小说推荐爱有深浅

山谷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爱有深浅》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山谷君”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江梦澜薄彦商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爱有深浅》内容介绍: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主角:江梦澜薄彦商   更新:2024-06-11 22: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梦澜薄彦商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小说推荐爱有深浅》,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爱有深浅》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山谷君”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江梦澜薄彦商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爱有深浅》内容介绍: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精选小说推荐爱有深浅》精彩片段


“来看看。”他解释。


江梦澜不置可否,没想到这个男人会恋旧,一所高中三年而已,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

因为是周末,校园里没人,他跟门卫沟通了几句,门卫笑眯眯地开了一旁的小门让他们进去。

高中并不大,两栋教学楼,一栋实验楼,操场,教职公寓。薄彦商骑着车带她逛了一遍校园,不过几分钟就结束。

站在教学楼前,江梦澜忽然记起,她第一次见薄彦商是在高一。那时候陆阔已经在追程晨了,有次月考前,给程晨送学习重点笔记。

“他自己成绩还不如我,好意思给我划重点。”程晨原本嗤之以鼻,但是看到笔记本上的拼音名字:zhuo yu an

她瞬间开心,“原来是学霸的笔记啊。江梦澜,你也一起看,看完帮我还回去,我不想见到陆阔。”

所以江梦澜跑到二班去还笔记,犹记得她当初站在二班的门口喊

“卓远,卓远是哪位?”

他们班所有人都看着门口的她,而后哄堂大笑。薄彦商冷着脸出来,从她手中接过笔记本,冷冷地强调

“我叫薄彦商!”

只可惜江梦澜并没有记住,因为她只记得二班同学的哄堂大笑,像是在嘲笑她,以至于她后来都绕着二班教室走。

原来他们的交集比她认为的要更早。

两人许是都想起高中的一些回忆,不由相视一笑,

“这里好像没什么变化。”他说。

“是的。”

即便江梦澜对栖宁高中,或者对栖宁没什么好的印象,但此刻,依然心底柔软潮湿,毕竟这里承载了她的青葱岁月,也承载了她最快乐的时光。

“走吧!”她说。

“好!”他继续牵着她的手,穿过校园的操场,然后骑上车带她离开。已近黄昏,夕阳把她们的影子照得长长的。

脚踏车,年轻的男女,长长的影子,如果是春天,如果都穿着白衬衫,牛仔裤,帆布鞋,那便是初恋的味道。

江梦澜试着把手环住他的腰,脸轻轻地靠在他的后背上,闭眼享受微凉的风拂过脸颊,这样刚刚好,一切都刚刚好。

薄彦商放慢了骑行的速度,过了一会儿,江梦澜的耳边渐渐嘈杂起来,空气中也若有似无地传来阵阵食品的香味。

等她睁开眼,车正好停下,是在那家他们以前常来的粉店。

此时正是晚饭时间,粉店几乎坐满了人,只有一张桌子还空着。不知为何,薄彦商一走进粉店,江梦澜便觉得这家店瞬间失色,显得拥挤与逼仄。

老板热情招待,请他们坐那张空着的位置上,但是薄彦商却朝窗边,江梦澜上回坐过的位置上走,对那桌的客人说

“能换一下吗?谢谢!”他指了指旁边的空桌位。许是因为长得太帅,气场又强,桌上两位小女生瞬间脸红,几乎是条件反射站起来坐到旁边的位置,回头偷偷看他。

江梦澜落座,薄彦商跟一旁的老板点餐,都是从前他跟陆阔来时,总点的。

末了,还不忘加一句

“她的粉里加一个煎蛋。”

他带她来这家粉店,已让她十分惊讶,竟然还知道要加一份煎蛋,让她震惊了。

“以前这老板不是每次都偷偷给你加一个煎蛋吗?别人都没有。”

“你怎么知道?”江梦澜更震惊了,老板这个温暖的小举动,她是多年后回来,才偶尔知道的。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没心没肺?”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张律师也知这不符合常规,要调查胜普瑞当然要去胜普瑞公司了,跑到卓远科技算怎么回事?但是卓总这么安排肯定有他的原因,照办就是了。


大家都很忙,时间也紧,办公室安排好,马上投入工作。闻惊语与嘉佳被周铭派去胜普瑞公司取相关的资质材料,很不巧,电梯门开时,里边赫然站着周远安与温简。

他们从楼上坐电梯下来,总裁办公室,还有核心团队都在楼上办公。

猝不及防见到温简,还是如此近距离,闻惊语藏都藏不住那份恨意,全凭意志控制自己保持镇定,保持基本的职业素养,这可是在职场。

嘉佳见到周远安很高兴,开开心心喊了一声

:“卓总好。”

周远安微微点头算是应答。

嘉佳便走进电梯了,站在一侧。闻惊语正纠结要不要上去与他们同乘电梯呢,里边的温简先招呼了。

“听澜,好久不见。”

声音亲切得没话说,像是完全不记得她们之间的关系,不记得她跟温兰当年是怎么逼她母亲的了。

凭什么不进去?凭什么要避开她?

闻惊语只当没听见或者没看见温简与卓聿安,透明人一样,站到嘉佳的一旁。

嘉佳心思全在周远安身上,眼睛就跟钉在他身上一样挪不开。怎么有人能长这么帅呢?虽然对人有疏离感,但也温文有礼有教养,不让人难堪。

你看闻惊语进来,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连声招呼都不打,他也完全不在意,反而默默往后站了一小步,给她腾地方。

甚至到了一楼出电梯,他还很有礼貌地问;“两位去哪里?我送你们一段。”

他站在电梯门外问,嘴上说着两位,实则眼神就盯着闻惊语问。

温简也在一旁问:“听澜,你们是去胜普瑞吗?我们也正好过去,带你们。”

嘉佳后知后觉

“温总认识我们舒律师啊?”

“认识,我们是老同学了。”

温简的语气太过于亲切,就像是真的关系好的老同学一般。闻惊语忍不了了,从进电梯忍到现在,我不理你就算了,你赶紧跟周远安离开就是,结果你还来招惹我是吧?

闻惊语可不相信温简是什么念旧的人,她就是故意的。所以她忍不了了,盯着温简冷冷地问

:“我们只是老同学?没有别的关系吗?”

闻惊语想着,当年,她跟母亲乍然知道父亲在外还有一个家庭,是晴天霹雳的感觉,加上父亲去世了,她们的痛就那么悬在半空中,想问一句为什么都无处可问。从晴天霹雳之中清醒过来,又觉得实在难以启齿,太丢脸了,成为所有亲戚的笑柄,所以她与母亲恨不得把这个秘密捂死在口袋里,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可如今,她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温简应当更怕自己私生女的身份被曝光吧?

闻惊语一直是表面温和,骨子带刺。你不来招惹我,我自己伤心,自己消化,以后避着你走,相安无事。但是你若是来招惹我,我也不怕你的。

温简倒是不在意她的挑衅,轻松一笑;“听澜,你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

与闻惊语紧绷恼恨的态度想比,温简落落大方,笑容优雅,就是把你当成失败者,完全不在意你的想法与态度。

多年后的初次见面,闻惊语输得一塌糊涂。

怎么能不输?心态上早就输了。



“跟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你知不知道昨天的会议有多重要?卓远科技全部高管都在,并且是那位产品设计师首次露面,你倒好,当场掉链子跑了。因为你,后面的会议,卓总直接就没参加。”


乔雨澜认真道歉,自我反省,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

肖主任还是生气:

“在职场,最基本的就是职业道德。在开重要会议,不管你生了什么病,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给我挺着别逃。乔雨澜,我原是很看好你,用心带你,但若是再发生昨天的事,你立马给我滚蛋。”

乔雨澜点头,虽被肖主任骂得难受,但也不无道理,职场就是职场,没有人有义务惯着你。

周铭出来解围

:“肖主任别生气了,听澜昨天确实是生病难受,我坐她旁边看她小脸煞白直冒汗。你还不了解她吗?但凡能坚持住,绝对不会临阵脱逃。她是你带的人,有你身上的韧劲。”

肖主任骂完,气也消了大半。

“你真是要上天,手机敢一天不开机,你一个人在森洲,真要病死了,是不是我的责任?这种官司打得还少吗。”

明明是关心,担心她身体,打了一天电话联系不上人,说出来的话,却是句句戳心,怎么伤人怎么说,这大概也是肖主任一惯的风格。

乔雨澜又是一阵低眉顺目的认错,再三保证以后绝不会了,任何事情都会跟她汇报,肖主任这才真的消气,不再骂。

“总之啊,这次卓远科技的项目,你就跟着周律师做。跟卓远科技的对接汇报工作,我交给别的律师做,免得让人家觉得咱们律所都是你这样水平的律师,砸了我的招牌。”

“好的,谢谢肖主任。”

这也是乔雨澜目前想做的事情,卓远科技这个项目,她不想放弃,因为关系到她以后的职业生涯。但同时她也不想再见到温简或者洛洵洲。如果跟着周老师,她不用直接对接卓远科技,至少能最大限度地避开他们。

然而肖主任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她希望破灭。

“胜普瑞智能那边早上来电话,说他们公司腾不出场地让我们驻场调查,经过卓远科技的同意,允许我们律所以及别的中介机构驻场到卓远科技办公,胜普瑞那边会把相关资料送过去。真不知他们搞什么,不合常规。”

周铭:“这么看来,卓远科技与胜普瑞早就协商好了,聘用我们也不过是走个流程,不重要。”

肖主任:“卓远的张律师说,今天临时决定的,他也很意外。但上边的规定,他必须照办。”

乔雨澜只听到一个重点:“所以,我们要驻场卓远科技办公?”

那就抬头不见低头见,她可愁了,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放弃这个项目啊?但她若是放弃这个项目,肖主任绝对让她再无出头之日。

下午时,林之侽打来电话,这家伙消息很灵通。

“姓温那个女人回来了?她就是卓远科技那位神秘的首席设计师Jane?”

“你怎么知道?”

“卓远科技内部都传遍了,难怪昨晚他们人力资源总监给我打电话安慰我,让我想开点,我还以为这个温简只是同名同姓而已。但是程晨今天上午跟我说,就是那个私生女温简,昨晚还跟陆阔聚餐了。”

“是她。”乔雨澜听到这个名字还是很不舒服,但经过昨天大起大落的情绪,现在已经能克制了。



最初时,她找肖主任争取过,希望能把她指定给组里固定的一位律师,跟着做项目。

她记得肖主任当时只抬头看了她一眼,语气颇冷,一连串的质问:

“看不起跑腿的工作?”

“组里谁不是从跑腿的工作做起?”

“你在企业当法务的经验对我们没有任何用处,不管你工作了三年还是十年,在这里,你记住,你只是个新人,一切从头开始的新人,明白?”

“如果连这点熬时间的耐心都没有,趁早滚蛋。”

许舒月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面红耳赤,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她是有些操之过急了,甚至没有摸清肖主任的脾性与喜好,就贸然跑来争取资源,只会给人留下浮躁不踏实的印象。

自此之后,她便不再提要进项目的事,踏踏实实任并购组律师差遣,磨练自己,等待机会。

肖主任讲着PPT

“我们目前遇到的最大困难是如何接触卓远科技。”

在座的律师,既没有与卓远科技的业务往来经历,更不认识江昀泽本人,也没有收到竞标邀请,凭空想去竞标,连标书递给谁都不知道。

“从媒体的一些采访上看,江昀泽这人不太好攻坚,谈技术谈产品时,可以侃侃而谈,但是涉及到别的方面,一律缄口不提。在业界也不曾听说他有来往的朋友。”

“受他的影响,他们的法务部门同样谨言慎行,至今还未跟任何律所来往。”

“据说江昀泽本人是偏向于海外的律所,毕竟卓远科技属于外资公司。”

许舒月不停地听到江昀泽的名字,心跳得厉害,没等她多想,行动快过思考,在大家正一筹莫展时,她主动请缨

“肖主任,可以让我试试吗?”

整个会议室安静了,所有人朝她看来,眼神狐疑。

她解释:“江昀泽是栖宁高中毕业的,我与他同一届,可能有共同认识的同学。”

实际上,昨晚聚餐时,在程晨的反复要求下,江昀泽出示了他的微信码让大家加,她当时出于礼貌也加了。

“可以。”肖主任只简单的回答了两个字,算是允许,只是未免带着点敷衍,压根就不相信她能联系上江昀泽。

别的律师同样没把她的话当真,现在人情淡薄,别说是高中同一届了,即便是大学同班同学,也未必肯理你。

许舒月其实说完这句话之后,便也有些隐隐的后悔,毕竟昨晚两人有了另一层的关系,虽然她当时是抱着以后不会见面,只约一次的心态,但她今天便去找他谈业务,显得昨晚的一切都是她有计划,有预谋的,甚至是为了业务不惜出卖rou体的。

但眼下,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想在律所有所突破,能进项目锻炼。还有一点不足与外人言明的,她急需要钱。她从公司法务转到律所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经济原因,只是没想到,她来了大半年,没有接触任何项目,使得她有点捉襟见肘。

她是在下班到家之后,才给江昀泽发了一个语音通话请求,对方很快就接了,只是

“卓总在开会,请问您是哪位?”好听的女声传来。


这么多年来,在她与母亲远离栖宁,在森洲艰难落脚,她与母亲一直就没走出过去的阴影。舒明海没有给家里留任何东西,就那点存款也被调查后冻结拿走,亲戚朋友也怕被牵连,不敢帮助她们母女。


而温简与温兰移居海外过着优渥的生活,海阔天空,自然懒得再想往事。

从一开始就注定输的。

颜云笙真的靠很大的意志控制住自己,不想给自己营造出不专业的形象。默默深呼吸,默默深呼吸,才让自己看去坚韧不可摧。

“我们是去胜普瑞取资料,那搭你们顺风车,多谢了。”

不过就是演戏,你会演,我也会的。

秦沐风依旧是自己开车,没有司机。

温简坐副驾驶座,颜云笙与嘉佳坐后排。

一上车,颜云笙就看到秦沐风车窗的玉石挂件,是春节时去慧苑寺,她在路边买的,当时觉得好看,又是在寺庙里开过光的寓意很好,就随手挂在他的车上了。

她怕太便宜,他不喜欢,结果他说很好看,就一直挂着了。

没想到,竟然还挂着呢。

温简也看到那个挂件了,实际上前几天就看见了,挂件固然好看,只是与这车,与他很不搭,自然想到不是他买的,极有可能是那个林之侽买的。

“这是什么玉?” 她伸手想拿下来。

“和田玉吧。”秦沐风跟护宝贝一样伸手握在掌心,没让温简碰。

“你还喜欢这个?”温简也不在意,随口说。

“喜欢。”秦沐风放下手,握着方向盘开始专注开车。

去胜普瑞很近,如果坐地铁的话,也就一站地,快要到了,嘉佳自然是不甘被忽视的,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她见秦沐风的机会不多。但也没有话题可说,想了想,扯到颜云笙身上

:“之前我们舒律师说跟卓总是高中同学,我们开始还不相信呢,觉得她在吹牛。”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颜云笙本就对嘉佳没什么好感,现在恨不得当场给她一个白眼。

“难得舒律师记得我们是高中同学。”秦沐风一直没理会嘉佳,终于回应了她一句。

嘉佳开心:“当初我们律所在争取这个项目时,大家都不认识嘛,我们舒律师自告奋勇说可以联系您试试。结果没联系成,还被我们律所的律师们笑话了一阵子。”

颜云笙.....心想,你能闭嘴吗?

“是我疏忽了。”秦沐风回答。

温简笑:“你们可能都不太了解卓总,他呀办事最公私分明了,谁来找也没用。不过你们律所有实力,拿下我们这个项目实至名归。”

果真是红颜知己,比谁都了解秦沐风。

车很快开到胜普瑞公司,胜普瑞的老总直接到车库来迎接秦沐风与温简。颜云笙与嘉佳则去他们的法务部取资料。

颜云笙刚才很多话不好说,现在只剩她和嘉佳了,便直言不讳;“嘉佳,我不喜欢别人拿我开玩笑,以后你想找话题,请不要扯上我。”

“干嘛这么小气,大家闲聊的嘛。”

“我拒绝当你闲聊的话题。”

“有什么了不起?不就因为周律师喜欢你,在肖主任那总替你说话吗?你以为自己是谁啊。”嘉佳本来就不怎么看得上颜云笙。

除了长得漂亮还有什么?

家境很差,据说妈妈是给人当保姆的,现在住在精神病院长期治疗,会不会有家族遗传啊?精神病遗传的机率很大的。

学历也一般,虽是名校毕业,但只有本科学历,满大街都是。



这样的情况下,她只能站出来认错,虚心接受批评,不能让肖主任背这个锅,她正要开口道歉时,肖主任先她一步说道:

“卓总,这份报告,是舒律师做的一个大的框架,之后如果合作,我们会落实到每一个环节。舒律师目前虽然只是助理律师,但她做事认真,积极上进,已有能力独挡一面,就这份框架而言,已包罗了大部分需要考虑到的问题,后面我会让舒律师再完善一份。”

洛芸烟没有想到,肖主任会替她说话,会在客户面前夸她,心里有一丝感动。

宋凌煊不置可否,又翻了翻那份报告,最后只淡淡说道

“我相信肖主任用人的眼光。”

也算间接肯定了洛芸烟的工作。

“不过收购的事,我们还未开始招标,肖主任不妨再耐心等几天。”

宋凌煊下了逐客令,也始终没有松口,任肖主任如何专业有能力,也无法窥得半分。而一向擅长活跃气氛的周铭,许是宋凌煊气场太强大,或者太严肃的原因,他竟丝毫没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回律所的路上,周铭不由感慨:

“宋凌煊这老狐狸,城府太深了,想做他的生意,没点真才实学还真不行。”

“不过他是怎么知道听澜只是助理律师?观察力惊人。”

洛芸烟心虚,所以做律师在任何场合下都要谨言慎行,当初高中同学聚会时,她只是随口一说自己还是助理律师,结果他便记住了。

“越是难啃的骨头越有意义。小舒,你这两天把报告再完善一下,亲自给卓总送来。”肖主任忽然吩咐。

“我亲自送过来?”洛芸烟一愣,一时没猜透肖主任的用意,只是当她坐在律所的办公桌前,回忆了一下今天去卓远科技的过程,渐渐明白了肖主任的安排。

在宋凌煊办公室时,肖主任说“我会让舒律师再完善一下交给您。”

肖主任是故意用了她那份并不完美的风险评估报告,以争取再见面的机会。因为在洽谈阶段,这份报告本就可有可无,不会影响结果。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肖主任能有今天的成绩,绝非偶然。

洛芸烟当即投入工作,翻了大量的案例找思路。之前的报告,是肖主任出国期间,她写的,写过两个版本,第一版被肖主任直接打回,第二版得了周老师手把手的指导才通过肖主任的审核,这次属于第三版,她补充了一些细节部分。

这么一忙,回到家时已是晚上9点多。

又在家门口见到宋凌煊时,她有一点诧异,因为昨晚他离开时,明显是生气了,加上白天在卓远科技,正眼都没瞧她一眼,甚至还批评了她助理律师的身份,她以为,他不会再来了。

“昨天买的菜不做会烂掉。”他貌似在解释,然后站在门边,极其自然的等洛芸烟开门。

“哦。”洛芸烟心想这人是不是有人格分裂?

在公司是一个样子,在家里又完全是另外一副样子。公是公,私是私,分得明明白白的。

既然如此,在她看来两人都是成年男女,发生亲密关系纯属各取所需,真不必渗透到彼此的生活里。

“每天都加班到这么晚?”

“嗯。”这还不是怪他?对她的报告不满意,又迟迟不肯开招标会决定,让她们这些律师跟着忙前忙后。

“很喜欢这份工作?”他又问。

“嗯。”


送完Jane,再回卓家,四合院静悄悄的,只有四周围墙上的夜灯泛着微弱的光。原以为老爷子睡了,结果他从院子一走进室内,行李还没来得及放下,老爷子声如洪钟的声音传来:“臭小子,你还知道回家。”室内的灯也适时亮了。老爷子戴着老花镜,披着一件毛线外套出来。


唐昊然放下行李,抱了抱老爷子,玩笑道:“有您这糟老头子在,我哪敢不回来。”

老爷子笑,坐在一旁打量他好一会儿夸道:“不错,成熟了。”

这时父亲卓闳,母亲程知敏也闻声出来。

“爸,您别夸他了,再夸尾巴不知翘哪去了?”程知敏在一旁说着,但眼里却是藏不住的骄傲,自家儿子优秀,脸上自然有光。

只有父亲卓闳始终绑着脸,一脸严肃,冷声问

“张师傅去机场接你,说你跟一个女孩走了?”

程知敏紧张地问:“什么女孩子?女朋友吗?外边的女孩子乱七八糟的,你千万别乱来。”

唐昊然皱眉:“Jane是我同事,合伙人,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女孩子。”

卓闳与程知敏的脸色这才好一点,末了又叮嘱一句:“你做事一向谨慎,事业上我们管不了,但是在择偶上,必须要门当户对。”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门当户对?”唐昊然犹如听到天方夜谭。

“行了行了,大半夜吵什么?都回去睡觉。”老爷子发话了,谁也不敢再吱声。

唐昊然陪老爷子回房,他的房间就在老爷子的旁边。小时候父母在外省工作,他在初中之前,一直是随老爷子在京城生活、上学,所以爷孙二人的感情深厚。

直到上初中,进入青春叛逆期,卓闳与程知敏忽然感悟到,为人父母要尽当父母的责任,深怕再不经营亲子之情,以后感情淡薄,所以工作调任到哪,就把唐昊然带到哪。

但亲子之情哪是那么容易经营的?他们工作依然很忙,加上十多年的疏远,离开老爷子与父母生活在一起后,唐昊然反而像个孤儿。

父母一出差就是十天半个月,把他扔给家里的阿姨照顾,久而久之,他变得越来越独立,所以即便高中毕业后,就独自出国留学也没有任何不适,父母亲情,在他这实在有些淡薄。

他们一家三口回京陪老爷子过年的消息一传开,家族亲戚,老爷子的下属,父亲的同僚,纷纷来访,这两日快把这四合院都快踏平了。

唐昊然虽不喜欢这种场合,但母亲程知敏说:“老爷子就你这么一个孙子,宠着你,惯着你,由着你在外胡闹,他的下属来拜年,你总该给老爷子一点面子。”

言外之意就是装孝子贤孙你也得在一旁装着。

唐昊然放眼一看,会客厅里,好几个同辈也在,有几个还是从小在这胡同长大的发小,平日在外花天酒地,此时陪自家长辈来老爷子这拜年,皆是低眉顺眼做小伏低状,不由有些好笑。

而后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是陆阔,两人对视片刻,陆阔他朝唐昊然挑了挑眉,同是天涯沦落人,要陪长辈,逃不掉。

唐昊然一入会客厅,众人有真心,也有奉承,皆是夸赞他年轻有为后生可畏,老爷子、卓部长有福气。

另一茶室里,是女家属们,正与程知敏聊得火热。

“这些孩子里,我从小就看禹安最好,踏实稳重。”

“可不是吗?你看那谁家的孩子,跟禹安同龄吧?前年xi毒被抓进去了,废了好大功夫才捞出来。如今给他安排了个闲职提心吊胆,就怕被人举报。”



鲁雨薇不知为何,鼻尖忽然发酸,她刚帮母亲转院完,母亲因常年被控制,身材蜷缩,脸上的皮肤松弛黯淡布满皱纹,与眼前的温兰比,仿佛两个年代的人。


可明明,也就几年前,母亲身材笔挺,脸上永远带着笑,眼神亲和有光,并不比温兰差。

这是多么残酷的对比与反差,不知如果父亲还在世,有何感想。

鼻尖发酸,眼眶便热了,她怕自己情绪再度失控,所以跟周铭找了个借口

“周老师,我有个文件忘了收,我先回办公室。”

转身时,偏偏被温兰看见了。

她在人群的注视中,看向鲁雨薇,眼神顿住,大约是没有想到能在卓远科技看到鲁雨薇。四目相对,时间就像被定格了一样,鲁雨薇此时的心是荒凉的,很空旷像被大风刮过,与她的大脑一样空,只能本能地,充满厌恶地看着温兰。

与当年在父亲的葬礼上一样,看着温兰说只是想让温简堂堂正正叫一声爸爸那样的厌恶。

温兰此时是高高在上的,只不过看了一眼鲁雨薇,而后如同不认识一般转身,继续与旁边的吴靖宇、王岩,相聊甚欢。

对鲁雨薇不屑一顾。

鲁雨薇终于冷静了,深吸一口气,回头找周铭继续排队打午餐,她不能再被她们母女俩影响,谁也别想影响她正常的生活。

“嗯?怎么回来了?我可以帮你打包带回去。”

“文件收拾好了,刚才记错了。”

周铭也不拆穿她,她那眼眶还红着呢,刚才明显是想哭,不知是想到什么伤心事。

“听澜,等卓远科技这个项目做完,肖主任那边如果没有合适的项目,你可以先跟着我,我后面还有两个项目要上。”

“好,谢谢周老师。”

对啊,当下没有比赚钱更重要的事。

吃完饭,两人往外走,偏偏是冤家路窄,就这么与温兰他们遇见了。

周铭又不知鲁雨薇与她们的恩怨,开开心心打招呼

“卓总,温总。”

吴靖宇朝他点点头算是回应,眼神落在他旁边的鲁雨薇身上。鲁雨薇抬头也看到他,又看了看他身边的温兰与温简,不由冷了几分。

温兰母女是完全把鲁雨薇当成透明。

“禹安,阿姨下午还有事,先走了,今天感谢你的招待。”温兰对吴靖宇说话时,优雅而亲和。

“我送您。”吴靖宇对长辈一向很客气有礼有节,陪温简送她到车库。

吴靖宇对温兰是有感激的,前几年在国外,受温兰颇多照顾,这份恩情,他一直记着。送她上车,温兰摇下车窗招呼

:“禹安,下班后跟小简一起来,阿姨在家给你做饭。”

说完就关窗走了,不给吴靖宇拒绝的机会。

不过温兰回国,于情于理,他都需要替她接风洗尘。

鲁雨薇觉得自己大有长进,至少在今天突然看到温兰,她没有像上回看到温简那样,情绪失控陷入泥泞之中。她今天表现得很好,很镇定。回到办公室后,很快就调整好情绪进入工作状态。

在当下,没有比努力工作,努力赚钱更重要的事情。她的生活也在朝着好的方向不是吗?妈妈周末可以接回家住,等病治好就可以出院,与她长久的住在一起。

一想到将来,能与妈妈住在一起,就有了无限的动力,什么牛鬼蛇神都不必害怕。她现在每天也准时下班,做不完的工作带回家做,因为家里很多事需要她处理。妈妈周末要回来,所以需要把另外一间卧室重新布置,布置成妈妈习惯的样子,她还要学会做饭炒菜煲汤,总不能让妈妈跟着她吃外卖。



什么自尊,什么骨气,在她面前好像都不重要,卑微至此。


谢锦澜转身要走,周瑾瑜一个箭步把她拽住,把她困在车与他之间。

“为什么?”

如此近的距离,谢锦澜只看到他的眼眸黑沉如同在大海的最深处,有一股摄人的力量。她使劲推开了他,然后头也不回地回家了。

很多事,真的没有为什么,更没有答案。就像她,他,温简,如果继续纠缠,注定成为她们父母那样的结局,很不堪。

第二天是周末,是去接母亲出院的日子,林之侽比她更高兴,一大早就开车到她家楼下等着了。

谢锦澜上车时,她说

:“奇怪,刚才过来时,好像看到周瑾瑜的车,他不会昨晚在你家留宿吧?”

“没有,我跟他没关系了。”

刚刚才走吗?他昨晚在她家楼下待了一夜?应该不可能,一定是林之侽看错了。

两人很快转移了话题,这是第一次去接母亲回家,谢锦澜很激动,母亲住了多久的院,她盼这一天就盼了多久。

“不知道阿姨还记不记得我。”林之侽替谢锦澜高兴。

“肯定记得。”上大学的头两年,母亲精神状态还好时,每次来学校看她,都会请林之侽一起吃饭。

林之侽性格张扬,并且说话总是格外大胆,按说这样的性格,一直是母亲最反感的,但偏偏对林之侽很是喜欢,最常挂在嘴边的话便是

:“听澜太安静太内敛了,该跟之侽多学习。”

“之侽,听澜有你这样的朋友,阿姨很放心。”

后来母亲发病的频率越来越高,逼不得已要长期住院,谢锦澜整个人都慌了神,是林之侽帮忙跑前跑后安排医院,对母亲的事比她还上心。

谢锦澜不禁矫情道

:“侽侽,真的,有你真好。”

有一个朋友始终站在她的身边,替她挡着所有狂风暴雨,多好多幸运哪。

“别恶心人。”林之侽鸡皮疙瘩都要掉了。

在医院见到母亲时,谢锦澜的眼泪控制不住掉了下来,母亲又清瘦了很多,双眼虽有聚焦看着谢锦澜,表情也是笑着的,可是有一点迟钝与迟缓。

“妈妈,我跟侽侽来接你回家。”她过去挽着母亲的手臂,手臂上啊,只有一点点的肉,感觉一用力就要折断了似的,她无比心疼。

母亲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自己没事。

因为只是周末回家住两天,所以没有行李,只有几包药带着。林之侽开车很稳,稳稳当当把她们送到家,知道她们母女很多话要说,便自行离开了。

母亲到家后,熟门熟路的开始在家里四处走动,这套房子是她买的,装修也是她监工的,所以她再熟悉不过。

谢锦澜端了温水放在桌上,又急忙去厨房,把买的半成品加热摆上餐桌。

母亲看了她一眼,眼神渐渐比刚才更清明一点,心疼道

“你天天就吃这些?”

“偶尔才吃,我们平时有工作餐的,吃得可好了。”

母亲叹了口气,没说话,安静地坐着吃完午餐。

“下午带我去超市,买点菜。”

“好啊,中午你先午睡,午睡起来,我们再去好不好。”

“嗯。”

谢锦澜真的好开心,好久好久没有这样发自内心的开心过了。妈妈好了,以后每个周末都有妈妈的陪伴,等再过不久,就可以彻底出院,永远陪着她了。

无论妈妈什么样,她啊,在妈妈面前,就还是个孩子,可以做个永远的孩子。

妈妈午睡时,她就坐在旁边的书桌上开着电脑,处理邮件,处理工作,等妈妈醒了,她便带着她去附近的超市买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