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我的仙尊老公

我的仙尊老公

朱色绯夏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纸娃娃亲,将戚桃跟裴青夜绑定在一起二十四年,因为这桩娃娃亲,她从小到大,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戚桃连个正儿八经的恋爱都没有谈过,接受有钱有颜的完美学长求婚之后,她正式脱单,也下定决心,一定要跟裴青夜把婚约解除。谁成想,她连未婚先孕的戏码都搬上来了,某人居然不怕喜当爹,就是不肯退婚!

主角:戚桃,裴青夜   更新:2022-07-16 00: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戚桃,裴青夜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的仙尊老公》,由网络作家“朱色绯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纸娃娃亲,将戚桃跟裴青夜绑定在一起二十四年,因为这桩娃娃亲,她从小到大,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戚桃连个正儿八经的恋爱都没有谈过,接受有钱有颜的完美学长求婚之后,她正式脱单,也下定决心,一定要跟裴青夜把婚约解除。谁成想,她连未婚先孕的戏码都搬上来了,某人居然不怕喜当爹,就是不肯退婚!

《我的仙尊老公》精彩片段

“我怀了别人的孩子,算我对不起你,咱两的娃娃亲还是算了吧。”

戚桃说完这句话,还故意用手捂在小肚子上,配合着脸上的愧疚和歉意,十足十一个出轨童养媳的模样。

坐在她对面的白衣古装美男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种话,直接愣住了。

戚桃看着他那张惊艳绝伦的脸,心里起了那么一丢丢的愧疚,原本她也不想把话说那么绝,但是这个卑鄙无耻的男人,用救了难产戚妈妈为由,逼迫二老把自己嫁给她,这一逼就是二十四年。

从小到大,戚桃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娃娃亲受了多少委屈?

二十多年来连个恋爱都没敢谈,直到昨天,她终于放下束缚,答应了有钱有颜的完美学长求婚,正式脱单。

她可不想做个渣女,趁着国庆风风火火赶回家退亲,结果一进门就看到爸妈跟这个死男人坐在正屋又说有笑,脚边还摆了一地的聘礼。看二老那谄媚的态度,恨不得立刻马上把她嫁过去。

戚桃憋着火耐着性子劝爸妈出去让他俩自己谈谈,关上门就拿出了这个“我出轨了但你千万别原谅我”剧本。

为了一劳永逸永绝后患,她脸都不要了。

未婚先孕名声不好?这算啥,比得上自由的可贵吗?!

谁知这样的大招打出去,男人只是表情更木了,半天都没给出一个正常反应。

戚桃咬咬牙,决定再加一个王炸。

狠狠瞪了直勾勾看着自己的男人一眼,气定神闲地从行李箱里拿出一摞摞钞票往桌上码。

“你不跟我退婚不就是为了钱么!咱们农村孩子娶媳妇不容易,都是用的爸妈攒了半辈子的钱。这样,我也不让你吃亏。钱,孩子爹给了。一百万!裴青夜,你好好拿了钱走人,以后别再来我们家,我还当你是个男人。”

戚桃听见贴着门缝传来两声熟悉的抽气声。

戚爸戚妈活了大半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

戚家所在的晓山村是真的偏僻。就是那种去县里要爬两座山,去省城再坐几小时长途,去外省或者出国只能去省城火车站飞机场的小山村。

一摞摞钞票整整摆了桌子的三分之一,戚桃往外拿的手腕都疼了。

她偷偷瞟了男人一眼,看他还是无动于衷,硬着头皮继续演下去。

“这么多钱够你买房买车再娶个比我漂亮十倍的天仙了吧?孩子爹说了,劝你见好就收,不然他会直接从燕城带人过来,把你从这村里赶出去!到时候撕破脸多难看,你说是不是?”

话都说到这份上,竟还是没得到丁点回应。

戚桃咬着牙,继续苦口婆心的劝。

“再说,从小咱两就没见过面,就是个口头约定而已,你也不见得对我有什么真心对吧?”

男人忽然开口了。

“我喜欢你戚桃,我不要钱,我只想跟你好好过一辈子。”

一板一眼地,认真极了。

戚桃一下子卡了壳,跟被捆住了嘴的鸭子一样,一句话也蹦不出来了。

她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被那俊逸出尘的五官和深潭般清幽的眼睛彻底震慑住。

好一会儿,她才想起自己编写好的剧本,硬着头皮继续念台词。

“可是我肚子里已经……”

“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不介意。“

“我介意他的孩子跟你姓。“

“没关系,孩子跟你姓,我跟孩子姓。”

“……”

要不要脸啊?这种宇宙无敌备胎宣言都能说出来?!

戚桃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真人版舔狗,原定剧本演不下去了。

她愣了会儿,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美的不似凡人的男人,半天都没想出来后面怎么继续。

裴青夜却主动出击了:“老婆,千里迢迢回来累了吧?先喝口红糖姜水润润喉?”

暗含深意的话,再配上他了然的清明眼神,仿佛就是在告诉她“你气血两亏刚进门我就看出来了。你想怎么说随便你,反正结果都不会变。”

戚桃直接炸了,一拍桌子站起来。

“谁是你老婆?”

不过她刚站起来就觉得肚子里不太对劲,坠坠地疼,还有一股热流往下冲。

“哎呀乖女,你屁股后面怎么……”

门缝里偷窥的戚妈看到了,着急地推开门就冲过来。

戚桃还站在那里,一时不知道如何面对。

她月事一向不准,几个月不来是常事,所以才敢撒谎怀孕,没想到这才多久,就自己打了脸。脸上臊得慌,难堪就罢了,还脸疼。

不想,对面的男人却一步跨过来,脱下身上雪白的外衫裹在她腰上,还一个公主抱就把她抱了起来。


戚妈很有眼色,赶紧喊戚爸带路,让裴青夜把女儿抱回卧室。她自己也急忙去熬红糖姜水和帮女儿准备更换的衣物。

兵荒马乱一阵之后,戚桃总算脸红耳赤地躺在了床上。

脑海里都是老男人强有力的臂膀和他那张无死角的俊脸。

说真的,裴青夜的颜值,在她见过的所有素人和演员中都是顶尖的,不限男女。

她刚进门时看到他转头望过来的样子,真的是一眼万年,差点就心动了。

但戚桃自认是个三观极正的人,坚决抗拒做一个渣女,答应了师兄的求婚就绝对不能再给别的男人机会!

戚妈过来送红糖水的时候,还明目张胆地帮裴青夜说好话。

“乖女,裴老爷真的是个好人。你刚才进门时也看到了,一地的聘礼啊,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你瞧瞧,就连这软垫和这些女儿家用的小面包,都是他提前给你准备好的。还有这,是你刚进门他就偷偷嘱咐我煮好的红糖姜水,快,趁热喝。“

一连串操作,弄得戚桃不厌其烦,也让她更清楚了一件事,老男人果然经验丰富,不但知道知道怎么讨好她爸妈,还懂女儿家的事,还能算准她的月事……

嗯,最后面这个大概是她想多了,不可能的吧,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来,裴青夜能算准?一定是巧合,是狗屎运。

戚桃安慰了自己一番,先偃旗息鼓,假装把戚妈的劝说都听了进去,一点都不让老人家看出她根本没听。

怎么说她也学了四年导演专业,四舍五入也算一个优秀的理论演员了。

戚妈把戚桃安排的好好的,又急忙去做饭,说要把裴青夜带来的大鹅炖了,给女儿好好补补。

刚进门时戚桃也看见了那两只用红绸系着翅膀的大鸟,不过那好像不是鹅,是大雁。

还有那一地的聘礼,也不知道裴青夜怎么想的,居然都是用红木箱子装着,还用红绸裹了,贴着喜字,再加上两只大雁,不知道的还以为拍古装片呢。

更搞笑的是,裴青夜还穿了一身白衣,要真是学古人下聘,不该穿得更喜庆一点?

不过那张脸要是穿一身红,岂不是……

啪啪!

戚桃急忙用手心拍脸,把花痴的意识换回。

为了阻止自己继续乱想,她干脆把自己整个埋进枕头里,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唤醒她的是戚爸戚妈在门口的争吵。

“这是给我们老戚家丢人啊!说好的娃娃亲怎么能退?裴老爷还脾气那么好,都由着这死丫头。我真是……我对不起戚家先祖啊,竟养出这种忤逆不孝的姑娘。”

戚妈急忙劝戚爸:“姑娘大了有自己的主意……”

“我养她这么大连婚嫁都说不上话了?”

戚爸一甩袖子,连戚妈也抱怨上了。

“都怪你,非要纵着她读书,还让她去燕市念大学。隔壁二妞高中都没念就回家帮着做农活,勤快能干村里人人夸。还不是她爸做主把她许给隔壁村的老杨家二小子,现在孩子都能上小学了。”

两人吵得热闹,戚桃的脑仁都被他们闹得嗡嗡疼,干脆用枕头把脑袋一蒙,假装没听见,继续睡。

戚爸戚妈吵了一会儿,看她没反应,都安静了下来。

戚爸探头看了眼女儿。

“这死丫头还真睡得下去?心怎么就那么大呦。”

又压低声音跟戚妈商量:“怎么办?裴老爷让咱两假装吵架等闺女来劝,就可以趁机逼她听我们的不解除婚约,这怎么不顶事啊?”

戚妈也低声劝戚爸。

“行了老头子,年轻人的事咱两个着急也没用,就先让女儿好好休息,反正她人都回来了,有的是时间慢慢磨。”

没一会儿,脚步声远去,门外再次恢复平静。

戚桃却没法再平静下去了。

这黑心肝的,居然还真把她爸妈都买通了?还让二老来她面前演戏,简直是耍大刀的非要来关公门前秀——给他脸了!

这龙潭虎穴,呆不下去了!

凌晨两点,戚家后院养的老母鸡都睡熟了之后,一个背着双肩包的娇小身影,从后窗爬了出来。

戚桃垫着脚小心翼翼往外走,她一个现代女大学生,怎么可能轻易屈服?既然形势不利,不如先逃回燕城再说。

然而,刚打开院门,一道白影突然在身后出现。

长袖一拂,前面的戚桃眼前一黑,就倒进了身后男人的怀里。

裴青夜抱住她,清艳绝伦的脸上,浮上一抹狡黠的笑。


戚桃再次醒来时,一睁眼就意识到自己被那个老男人绑架了。

这是一个以粉色为基调的卧室,床品、家具、墙纸都粉嫩嫩的,粉色的天花板上还吊着一盏粉粉的独角兽灯。

以晓山村的物质条件和戚爸戚妈的品位,这种装修风格想都不敢想。

除了那个一看就不缺钱的老男人还有谁?

她急忙跳起来找了一圈。

手机就在床头柜上,装了她所有家当的行李箱就立在旁边,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是完整的。

戚桃稍放了点心,正要下床看看这房子怎么回事,就听到外面传来对话声。

“就知道不该让您一个人去下聘!明知道那女人不愿意嫁,还装怀孕,你怎么还是把她带回来了?以师傅您修行界第一的仙尊之位,还缺女人?”

“叫师娘。记住,你师娘永远只有这一个,也只能是她。下次再没尊卑乱说话,我不介意亲手把你送回去。”

“师傅!”

什么师傅师娘仙尊的,难道外面的人在看玄幻剧?

戚桃一头雾水,只听那个明显还有些稚嫩地声音再次开口,委曲求全地道:“师傅我还是不是你最疼爱的小弟子了?这个世界灵气稀薄,我们在这里还会受到天道压制生生降了一个等级,不留在这里陪着你,我怎么会放心嘛!再说,师傅您是仙尊,本就该有仆从徒孙跟随伺候的。”

絮絮叨叨很久,另一道耳熟的低沉男音终于妥协。

“我带你师娘回来时忘了带女儿家特殊时期用的……”

“好嘞师傅!这就去办。”

徒弟一听就知道自己不会被赶走了,往外走的脚步声都透着欢欣。

“记着勿在人前使用法术。”

徒弟沾沾自喜的声音再次响起时已经很远了:“师傅你放心吧,为了能顺利把师娘娶回来,咱们师徒两个可是找来这个世界的资料整整研究了一年,我现在连翻墙看A国选举直播都会了,绝对不会露出破绽。”

对话到这里就结束了,好一会儿,都没再传出其它声音。

戚桃好奇地贴到门上又偷听了片刻,确定外面再也没有声音了,才小心翼翼打开门把手。

没想到刚开门就看到门外站着裴青夜。

他身上是一套新的白色古装,和昨天那套绣着不一样的暗纹,正双目微闪,意味深长地盯着她看!

戚桃吓得赶紧后退,却脚下一绊,直接向后面倒去。

那一瞬间,她脑子里都被惊吓的空白了,只剩下一个念头。完蛋,又要给老男人占自己便宜的机会了。

昨天被他公主抱,今天又要来一个跌倒被他拉住并拥入怀里的爱的转圈圈?

最狗血的电视剧才这么拍吧!

出乎意料之外地,男人任由她跌倒,也没做任何动作,只是关切地瞥过来一眼。

下一秒,戚桃跌进了柔软的沙发里。

重力加速度带来的力道让她微陷进沙发里半秒,又因为沙发的柔软度舒张,弹了回来。

戚桃坐在那里,稍稍懵了一会儿。

等她反应过来,抱怨的话已经脱口而出:“你为什么不接住我?怪不得都这么老了还找不到对象!直男癌吧你!”

裴青夜:“……”

虽然他没有动手但他用法术把沙发移过来了啊!

这一世的夫人脾气还是那么火爆。

心里的那点嘀咕丝毫没在脸上显现,微阖带着兴味眼眸的裴青夜,看起来还是那么冷傲自持。

他将一碗药递过去,高冷的姿态彷如坠落凡间的仙人。

“给,喝了肚子就不痛了。”

“你不会是要给我下毒吧?你死心吧!我就算死了也是你得不到的女人!”

还是这么一副施恩般姿态。

戚桃一想到这狗男人擅自把她带来这里,就一肚子火。

理直气壮的样子,昨天假装怀孕突然来大姨妈的尴尬好像从未存在过。

裴青夜愣了下,又觉得有点好笑,这一世的夫人骚操作有点多啊。

如果不是天道制约,不能告诉她和自己上一世的姻缘,他真想现在就用法术把前世记忆灌入戚桃的脑子里,看看她恢复记忆后会不会为现在的自己感到丢脸。

他微阖双眸,敛下眼底的那丝笑意,假装要走。

“不喝也罢,左右肚子痛的也不是我。”

一只嫩白的小手却把药碗夺了过去。

“喝就喝,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这可是法治社会。”

最后一个字说完,她仰天一口干了。

明明还在冒着热气的药汤入口时却不觉得滚烫,还奇异地十分顺畅的往咽喉里流,就好像有自我意识,急于进入她的肚子一样。

戚桃喝完,大气地把碗递还。

“行了,毒药我也喝了。你赶紧出去吧,我要拉屎。”

裴青夜没反对,听话地往外走,正要关门时,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顿住。

“昨晚太着急带你回来落了东西,更换的小面包我已经着人去买了,等会儿送过来。”

“快滚!”

戚桃恶声恶气把他推出去,关门上锁。

想到男人刚才端冷的脸,小脸又热烫起来,这狗男人,冷漠时透着丝丝禁欲的诱惑,还真是该死的吸引人。

再不把她赶走,她都想扑倒了。

然而,没过几分钟,房间里突然传出一声惊恐至极的尖叫。

“裴青夜你给老娘喝了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