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优质全文阅读

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优质全文阅读

于自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陆松霍庭琛的精选其他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小说作者是“于自乐”,书中精彩内容是:“那怎么办?楚辞忧攀上这门亲就是算准我们不敢造次,再不做点儿什么,她就把遗产全提走了。”楚嫣然心有不甘。家里快破产了,现在就指望着姚安留下的古董帮楚家渡劫。要是失败,楚家一破产她就什么也没有了!“必须拿到遗产。”楚学坤咬牙,老眼中满是狠厉。“小忧知道遗产吗?”陆松问。楚学坤和林美华齐齐地叹了口气:“她已经知......

主角:陆松霍庭琛   更新:2024-06-11 22: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松霍庭琛的现代都市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优质全文阅读》,由网络作家“于自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陆松霍庭琛的精选其他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小说作者是“于自乐”,书中精彩内容是:“那怎么办?楚辞忧攀上这门亲就是算准我们不敢造次,再不做点儿什么,她就把遗产全提走了。”楚嫣然心有不甘。家里快破产了,现在就指望着姚安留下的古董帮楚家渡劫。要是失败,楚家一破产她就什么也没有了!“必须拿到遗产。”楚学坤咬牙,老眼中满是狠厉。“小忧知道遗产吗?”陆松问。楚学坤和林美华齐齐地叹了口气:“她已经知......

《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优质全文阅读》精彩片段

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于自乐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这本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佚名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 的标签为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并且是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314章 定下婚期,写了634774字!

书友评价

作者写个结婚的番外吧这结局太草率了都领了个证好难受[哭][委屈]

作者大大什么时间更新[抓狂]好想看后面的

笑死我了,不会把吃下虫蛊吧管家当成老公了吧[笑哭][笑哭][笑哭][笑哭][笑哭]

很久没有这么喜欢一篇小说了,啥时候完结

剧情特别突然,感觉从霍被反派抓开始到现在把青田帮人都给扬了,这里边各个事件的展开很突然,读着感觉节奏断层式变化,让人不是很容易融入新剧情。 已经追到完结了,总体感觉读着挺舒服的,但是个人觉得到后期写的比较仓促,剧情走的太快了的感觉,包括结尾也结束的特别草率,但总体上还是值得一读的(「・ω・)「嘿

越后期越不好看了。[尬笑][尬笑][尬笑]后面越来越烂,女主作精本质出来了离了也好,男主独自美丽。反正要是我就离了。真是越写越烂。

热门章节

第254章 家破人亡之仇

第255章 绑架真相

第256章 戏精姨妈

第257章 一颗道心

第258章 姨妈的秘密

作品试读


“举报?疯了吗!霍家是我们得罪得起的?”楚学坤没好气的说。

“那怎么办?楚辞忧攀上这门亲就是算准我们不敢造次,再不做点儿什么,她就把遗产全提走了。”楚嫣然心有不甘。

家里快破产了,现在就指望着姚安留下的古董帮楚家渡劫。

要是失败,楚家一破产她就什么也没有了!

“必须拿到遗产。”楚学坤咬牙,老眼中满是狠厉。

“小忧知道遗产吗?”陆松问。

楚学坤和林美华齐齐地叹了口气:“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恐怕遗产的事也瞒不住了。”

“这就麻烦了。既然小忧已经知道一切,她完全可以自己提走遗产。”陆松愁眉紧锁。

该死,早知道楚辞忧会知道真相,他就不和楚嫣然混了。

至少也先把楚辞忧哄进门,拿了遗产再说。

“不,她提不走。”

楚学坤揉揉眉心,“当年姚安立遗嘱的时候特地申明,要夫妻两人一起签字才能领走遗产。”

“那太好了!霍庭琛是植物人,没办法去签字!”陆松大喜。

楚家和楚辞忧的恩怨,是他们的事。

只要他现在和楚嫣然划清界限,一定能哄她回心转意。

到时候,巨额遗产还是他的!

陆松越想越开心,道:“楚伯伯,我有一计。”

“快说。”楚嫣然迫不及待地催促。

陆松为难地看着她:“但得委屈嫣然……”

楚嫣然脸色微变:“阿松你什么意思?”

“小忧和我交往了一年,她对我是有感情的。今天是因为发现嫣然怀了我的孩子才翻脸。如果我告诉她那只是意外,嫣然已经打掉孩子……”

“我不同意!”

不等陆松把话说完,楚嫣然就大声打断。

“我绝对不会打掉孩子的!他是我们爱情的结晶!”

陆松安抚道:“嫣然,我说的是骗她,不是来真的。”

“那还行。”楚嫣然小嘴噘得高高的,抱着陆松的手撒娇,“反正你不许真的喜欢她,更不能为了她伤害我。”

“当然,当然。”陆松笑着刮刮她的鼻子,“等事情结束,我就娶你。”

“嗯!”

楚嫣然开心的笑了。

————

天色渐暗,为了庆祝结婚,秦如芳让厨房做了一大桌盛宴,还开了瓶红酒,和楚辞忧对饮。

而新郎官本人,孤零零的躺在卧室里,心中奔腾着一千一万个想法却什么也做不了。

他迫切的希望楚辞忧早点儿回来,和他说说话。

不知道等了多久,楚辞忧终于回来了。

酒后微醺,楚辞忧反而很放松。

她摇摇晃晃的来到床边,掀开被子就躺下去。

一身酒味,让霍庭琛很不爽。

结婚第一天,把他抛下独自去喝酒?

“不是独自喝哦,是你妈和我两个人喝。”楚辞忧打了个酒嗝,怪冷的,继续往暖源缩。

霍庭琛感觉一团温软使劲往自己怀里钻,身体又开始不受控制的紧绷。

他受不了的吼:“滚下去!”

“不滚。”

楚辞忧不仅不滚,还搂着霍庭琛的脖子蹭啊蹭,“你妈说了,我得和你睡一张床。”

霍庭琛被她蹭得全身燥热,一天之内身体的某个地方再次支棱起来。

他很窘,但更多的是欲望。

想要她!

立刻!马上!

这个女人的火成功把他点燃了!

但他不敢吐槽,因为——她能听到他的心声!

他绝对不能承认自己对她有那种感觉。

“霍庭琛,你真幸福,有妈妈庇护着。”楚辞忧喃喃道,“你知道吗?你妈妈为你守住了家业呢!”

霍庭琛心神一凛,问:“大房来找事了?”

“对,还不止一次。他们以为你这辈子醒不来了,想吃绝户呢!”楚辞忧嘻嘻一笑,“所以,你要快点儿醒过来哟,不要让他们得逞。”

霍庭琛的心寸寸发寒。

该死!霍氏企业是爸爸一手创立,不知经历过多少艰辛才有今天的成就。

吃不起饭的时候,没见大伯一家伸出援手。如今事业有成,养着他们一家不算,还想霸占整个霍氏!

他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他要醒过来!必须醒过来!

霍庭琛卯足了劲儿,想睁开眼睛动一下,可是身体不受控制,一动也不能动。

直到力竭,他才沮丧地放弃。

“霍庭琛你的胸膛好硬哦,学武术能增肌吗?”

楚辞忧伸着细白的手指,戳霍庭琛的胸膛。

好在霍庭琛此时被仇恨笼罩,才能承受住她的调戏。

“楚辞忧,帮我做件事。”霍庭琛冷沉沉地开口。

“什么事?”

楚辞忧一边戳他的胸肌一边问。

好像他的胸肌是玩具似的,越戳越起劲儿。

霍庭琛多想拍开她不安分的小手,可惜不能动。

他隐忍地说:“你的手,先停下。”

“好的。”

楚辞忧乖乖地缩回手。

“帮我找白璟,让他回来当我的家庭医生。再告诉江北,我的车祸不是意外,是人为,让他彻查此事。”

“这是两件事了。”楚辞忧不高兴地嘟起小嘴。

霍庭琛:………

只是传个话,甚至用不了她一分钟啊!

“楚辞忧,如果你还想得到我的庇护……”

“错了,在你苏醒前,庇护我的是你妈妈。”

楚辞忧笑嘻嘻地打断霍庭琛,醉意阑珊的眼中闪烁着狡黠。

让她当嘴替可以,但他也得付出点儿代价。

当然,她不敢主动提,所以要等他自个儿说。

霍庭琛的胸膛狠狠地起伏了几下,有被气到!

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竟然想拿捏他!

等他能说能动,一脚把她踹到天边去!

霍庭琛尽管在睡,楚辞忧还是感觉到莫大的压迫感。

她吞吞口水,耐着性子等。

终于,霍庭琛说:“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你这一生都不必再受制于楚家。”

“哪怕将来你醒了,和我离婚后?”楚辞忧两眼放光。

“是。”

“好,成交!”

楚辞忧开心的弯起眉眼。

等的就是他这话句!

今天的闪婚究其原因是霍庭琛在植物人状态,他需要一个老婆生孩子。

但以他强烈的心志来看,他迟早会苏醒。

到时候,他肯定要和她离婚的。

万一他苏醒的时候,她还没有搞定楚家就麻烦了。

有了这份承诺,她就安心啦!

“我马上打电话。”

楚辞忧掀开被子下床,完全忘了霍庭琛还是半裸状态,全身上下就一条底裤。

而夜晚的气温比白天更低!

“阿嚏!”

半边身子被露在冷空气中的霍庭琛,成功的又打了个喷嚏。

楚辞忧这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去帮霍庭琛盖被子,却又不小心按到不该按的地方。

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你是我妈?呵……”

陆松冷笑,眼底浮现的悲凉与怒意让林美华心惊胆战。

“小忧,你怎么说话的?”楚学坤不悦地训斥,“快向你妈妈道歉!”

“好啊!请爸爸先告诉我,我妈葬在哪里。我才找到得地方道歉。”陆松控制不住的红了眼眶。

林美华对她好,全都是为了妈妈留下的遗产。

如果不是遗嘱上写明,她要成年结婚后才能领遗产,只怕早被林美华弄死了。

可叹她认贼为母近二十年,愧对生母啊!

楚学坤也被惊到了,强装镇定的责怪道:“小忧,你怎么能诅咒你妈妈?”

“是啊小忧,妈妈对你这么好……”林美华一脸伤心,泫然欲泣。

“李女士,你的女儿楚嫣然。而我,是姚安女士生的。”

陆松激动的提高音量,胸脯子剧烈地起伏着。

真相终于戳穿,心痛感却更强了。

楚学坤和林美华大惊失色。

当年楚学坤遇到姚安时,已经和林美华在一起。

但为了得到姚安身上那些价值连城的首饰,他假意对姚安好,娶了姚安。

他们生活在隔壁丰县,姚安死后才搬到江州。

陆松高烧后失忆,把林美华视为亲母。他们便顺势而为,对外宣称陆松是林美华生的。

在江州,根本没有人知道姚安!

陆松怎么会知道真相?

秦如芳也很震惊。

世人皆知楚家有两个女儿,楚母尤其偏爱长女陆松,宠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今天却要陆松被迫无病手术,还纵容楚嫣然有了陆松的骨肉。

原来不是亲生的!

想来楚母那些年的捧杀,便是想把她培养成傻白甜方便拿捏和利用。

不过,既然楚嫣然已经怀了陆松的孩子,何不成全她和陆松?左右都是与陆家联姻,嫁哪个女儿都是嫁嘛!

难道他们还有更大的阴谋?

秦如芳这样的豪门主母见惯了风浪和花招,一时怒如潮涌。

她把陆松搂进怀里,声色俱厉道:“原来楚夫人不是小忧的生母,那便不是霍氏的亲家母了。”

林美华和楚学坤面面相觑,都慌了。

哄不好陆松,他们怎么拿姚安的遗产?

“老公,呜呜……”林美华戏精附体,委屈地依进楚学坤怀里哭泣,“这十八年我把小忧当自己的亲生女儿养,却换来这样的辱骂……”

楚学坤定定心神,怒斥道:“小忧,你太不懂事了。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啊!

你生母英年早逝,我们为了让你快快乐乐生活,才没告诉你真相。

这些年,美华对你比对她亲生的嫣然不薄。你怎么能这样说?

快向你妈道歉,跟我们回家去!”

说来说去,他们还是要她回去接受那个瞎编乱造出来的手术,然后嫁给陆松。

尽管林美华不是亲生的妈,但楚学坤是她亲生的爹啊!

如此算计亲生女,良心呢?

陆松辛酸地眼泪差点儿滑落,靠在秦如芳怀里道:“我已嫁作霍家妇,你们走吧!”

“小忧!你连爸爸的话也不听了吗?”楚学坤拔高音量。

他这个大女儿天性胆小,每每他声音大点儿就怕得不行。

今天虽然有些变故,但他相信父威仍在,绝对可以镇慑她。

只要把她哄回家,一切都好办。

“不听了。”陆松说。

楚学坤错愕得闭不拢嘴:!!!

林美华心中着急,哭道:“小忧,难道我这些年对你的好都不存在吗?”

“真好还是假好,你心里清楚!”陆松紧绷着小脸。

“你这个没良心的!”楚学坤怒了,破口大骂。

秦如芳不干了,沉下脸道:“楚总,你这是要在霍家闹事吗?”

楚学坤如被雷击,气焰顿时就缩减:“霍太太,我只是在教育自己的女儿……”

“小忧是霍家的儿媳妇,自有我这个婆母管教。”秦如芒冷笑,“我家庭琛受不得惊扰,出了差错你们承担不起。两位还是请回吧!”

逐客令一下,管家立刻带着保镖来赶人。

“楚总,请!”

胳膊拧不过大腿,楚学坤心有不甘,却还是不得不屈服。

他忍下所有的怒火,“慈祥”地对陆松说:“小忧,等你回来,爸带你去看你妈。”

言下之意,陆松不回家,就别想知道姚安葬在哪里!

陆松的小脸顿时变得煞白,她死死地盯着楚学坤的背影,一口银牙几欲咬碎。

“小忧,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身世……”秦如芳同情地看着陆松叹气。

陆松垂下眼眸,努力把眼泪往肚里吞:“对不起,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可以现在就离开霍家。”

“傻孩子,离了霍家你还能去哪儿?”秦如芳搂着陆松叹气,“豪门多秘辛,你既和庭琛领了证,便是霍家的儿媳。”

“妈……”

眼泪夺眶而出,陆松感动得泪水涟涟。

“往后,霍家护你。”

“谢谢……”

陆松抹抹眼,直起腰杆。

楚家和陆家这两年生意不顺,急等她妈妈的遗产救命。

他们一定还会再向她出手的。

除非……

“妈,我能否请您帮个忙?”陆松问。

“你说。”

“我亲生母亲留下一块价值过亿的玉钗,得我成年结婚后才能领取。现在我有结婚证了,我想把它取出来,在身边留作纪念。”

“好!”

————-

楚学坤和林美华在霍家碰了壁,心情糟糕到极点儿。

回到家,楚嫣然便赶紧问:“爸,妈,怎么样?”

“她不肯回来。”楚学坤臭着脸,“你们也太不小心了,怎么能让她发现奸情?”

“我……”

楚嫣然心虚地抚着小腹,“我们也不知道啊!明明上手术台的时候还好好的。”

陆松也郁闷:“她出来的时候就不大对劲,是不是手术室里有人说了什么?”

“没有。”楚嫣然道,“我就在手术室里盯着。再说,除了我们四个根本就没人知道她的身世。”

他们四个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荣损与共,当然不会告诉陆松实情。

所以,到底是哪个乱嚼舌根的坏我们好事?

“爸,陆松肯定是为了自保,才急急地嫁给霍庭琛。他们连结婚证都是走关系办的,根本没到场。我们举报吧!”楚嫣然说。


“我可没这个闲功夫。”楚辞忧笑了。

前世这些事被那一家三口瞒得严严实实,直到她临死前才知道。

现在,正好拿来堵楚学坤的嘴。

什么没钱还债,分明是想用她的钱来堵家里的窟窿,而不动陈惠兰和楚嫣然的利益分毫。

楚学坤果然被噎住。

但是,楚辞忧都高嫁了,他为什么还要卖家里的不动产?

他定定心神,义正辞严的说:“小忧,那些房产是你陈阿姨自己布下的……”

“不是花家里的钱?”楚辞忧惊呼,“天啊,陈阿姨重操旧业了?”

楚学坤被她说得茫然:“什么旧业?”

“傍大佬啊!当年爸您,不就是被陈阿姨傍上的吗?”楚辞忧眼角满是讽刺,“爸,你可得小心别被绿!”

楚学坤气得扬起手。

“怎么?爸想打我?”楚辞忧把削了一半的苹果和刀重重搁到桌上。

楚学坤惊醒。

楚辞忧现在是他的摇钱树,打不得!

“没,我头痒抓抓 。”楚学坤假装挠了一下头,然后惨叫:“哎哟!”

楚辞忧不为所动,跟没听到似的。

楚学坤龇牙咧嘴的提醒:“唉,这硫酸泼上来真疼啊!幸好是泼在背上,要是脸,那可不得毁了。”

“是啊,陈宝玥泼得真准。”

突然听到这个名字,楚学坤脸色大变:“什么?”

“陈宝玥,宋医生的妻子。”楚辞忧缓缓弯起唇角,清丽的小脸上布满嘲讽,“您雇她来泼完硫酸,就把人忘了吗?

“楚辞忧你血口喷人!老子是替你挡灾才受的伤!”楚学坤像被踩到痛脚,跳了起来。

甚至,连背上的伤痛也忘记。

“你不感恩我救你就算了,还在这里胡说八道!天底下有你这样不孝的女儿吗?”

楚辞忧冷笑一声,打开手机。

陈宝玥卑微的声音传出来。

“楚小姐,这事是楚总安排的。他可怜我失去丈夫,出一百万雇我去泼硫酸。

但我要伤害的对象真的不是您!是楚总。

楚总说了,硫酸不会泼到你身上。他才是苦主,只要他不提出诉讼,我就不会有事。

楚小姐,我知道的都说出来了。请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

楚学坤脸色大变。

该死,陈宝玥竟然出卖他!

“自导自演自伤,我爸可真能干。”楚辞忧收起手机,“别再道德绑架了,我不会为你偿还楚氏的欠债。”

楚学坤没想到事情会败露得如此快,一张老脸变得时青时白,精彩绝伦。

受硫酸灼肤之痛,承剥皮之苦,最后连钱的影子都没看到!

叫他如何甘心?

楚学坤恨得双眼通红:“没良心的死丫头,你就是不想感恩,故意买通陈宝玥说那样的话污蔑我!”

“是不是污蔑你心知肚明!不服就去告我!”楚辞忧冷笑。

”你!”

楚学坤哪敢去告?

好不容易才灭了宋医生,让误诊的事翻篇。若再翻出旧账,他们一家子吃不完兜着走。

“其实你做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要钱,我可以出钱解决楚氏的危机,但是!”楚辞忧话锋一转,“我要楚氏百分之七十的股份!”

“你做梦!”

楚学坤刚生出欢喜,又被气得吐血。

“孽障,你老子还没死你就惦记着家产!”

“行,我不做梦!你慢慢应付追债的吧!”楚辞忧提起包就走。

病房的门一开,数名讨债者蜂拥而入。

“楚总,我们公司的尾款什么时候结算?”

“楚学坤!还我血汗钱!”

“上回你说宽限半个月,这都一个月了。拿钱拿钱!”

“……”

楚学坤要被唾沫口水淹死了,慌乱地说:“你们找我没用!去找楚辞优,她是我女儿,她能给你们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