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后,我一路卷到正处长

重生后,我一路卷到正处长

蔡一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火爆新书《重生后,我一路卷到正处长》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蔡一刀”,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看着墙上挂着的日历,又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显示,他揉了揉自己略显僵硬的脸颊,宿醉之后的脑袋还有些隐隐作痛。他心中却涌现出一阵狂喜!重生了!自己居然重生回到了2003年。这一天是他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一个日子,安坪县新上任的县委书记项南即将到任。上一世,自己还信心满满的等待着新书记上任总觉得以自己的能力能够赢得新书记的看重,可现实是残酷的......既然重活一世,他绝不会跟上辈子一样窝囊的过一辈子。从此,他走上一条步步荆棘,险象环生,又能柳暗花明,步步高升的争锋之路.........

主角:伍安邦项南   更新:2024-06-11 22: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伍安邦项南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后,我一路卷到正处长》,由网络作家“蔡一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火爆新书《重生后,我一路卷到正处长》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蔡一刀”,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看着墙上挂着的日历,又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显示,他揉了揉自己略显僵硬的脸颊,宿醉之后的脑袋还有些隐隐作痛。他心中却涌现出一阵狂喜!重生了!自己居然重生回到了2003年。这一天是他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一个日子,安坪县新上任的县委书记项南即将到任。上一世,自己还信心满满的等待着新书记上任总觉得以自己的能力能够赢得新书记的看重,可现实是残酷的......既然重活一世,他绝不会跟上辈子一样窝囊的过一辈子。从此,他走上一条步步荆棘,险象环生,又能柳暗花明,步步高升的争锋之路.........

《重生后,我一路卷到正处长》精彩片段


休息室内小憩了两个小时,待到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

伍安邦收拾整理了一下床铺,心中却颇为感慨,现在的日子真的是不要太舒服了。一个乡镇,办公大楼如此的富丽堂皇,这配备恐怕是地厅级的领导也有些超标。可惜再有一些年,随着八项规定出台。办公用房都要进行调整,就不能有这么阔绰的用房了。

下午一上班,伍安邦就去了唐兆山的办公室。

唐兆山今年58岁,他是沙河镇土生土长的干部。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沙河镇,从六十年代末开始,唐兆山退伍回乡,先后当了小队长、大队民兵连长、大队长、大队支书!

而后又调任沙河镇农技站当了站长。再到副镇长。这么一路下来,总算是成为了沙河镇的党委书记一把手,可年纪却也不知不觉的到了快要退休的时候。

对于伍安邦的到来,唐兆山显得十分的热情,详细的介绍了一下沙河的情况。并感慨道:“安邦书记,我知道我是不行了。脑子僵化,也不如你们这些年轻人见多识广。沙河镇的工作可就看你们的了。”

伍安邦笑着表示,现在可是沙河镇的关键时期。书记可不能撂挑子。整个沙河镇,还是要依靠书记才能镇得住场面。

第一次见面,无非就是走一个过场而已,伍安邦也不可能和唐兆山聊更多的东西。一番交流,算是宾主尽欢、面上都过得去。

从唐兆山的办公室出来,就去了彭育明和刘志宏那边。

相比于唐兆山,彭育明的心态就显得有些意气风发,伍安邦自然也能感受得到,这位是想做出一番成绩出来。

而刘志宏的态度倒是颇有一些让人难以琢磨。整个沙河镇,仅有的三位正科级领导。按说在这之前,刘志宏接任沙河镇镇长职务。彭育明顺势递补为镇人大主席是比较合适的。

却没曾想彭育明直接跨过了这一步,摇身一变成为了沙河镇的二把手,要说刘志宏能舒服这是说的假话。

官路争锋,从来都不是一锤子的买卖。每一步都是在争。百舸争流、千帆竞渡,过去了就是海阔天空。没有过去那就迟人一步。官道如逆水行舟。一步迟步步迟。

就比如刘志宏,今年已经49岁,这个年纪,却错过了这至关重要的一步。接下来再想转岗可就困难了。

如果他这次能成为镇长,等两年后,顺理成章接替唐兆山担任党委书记是完全可以的。以他的年纪,几年后落一个副处级退休问题不大。可这一步没有迈出去。再想有动静可就不容易了。

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晚餐是在镇政府食堂吃的。

吃过了晚饭后,伍安邦散步一般的回了家属区这边,整个沙河镇党委政府家属区跟政府大院连通在一起。靠着沙河岸边,一共三栋一梯两户的五层小楼。

唐兵给他安排的房子就在三栋2楼的201房间。

坐北朝南,东边户,阳光充足,冬暖夏凉!虽说只是两居室,可房子里的装饰和布局都很不错。

收拾整理了一番之后,伍安邦突然想出去走了一走,一开门,对面恰好也打开了房门。

“伍书记!”

伍安邦也是一愣,随即笑着道:“夏部长!”

他着实没有想到,自己对面住的就是夏敏。现任沙河镇宣传统战委员。

当然了,叫夏委员肯定是不太合适的。乡镇这个级别,哪怕只是委员,但称呼上一般都会跟随县里的规矩。叫夏部长算是比较恰当。

伍安邦也在打量着夏敏,一米六五的身高,白色的短袖职业衬衫配着黑色的西裤,脚上是一双中跟的黑色皮鞋,整个人显得高挑亮眼。头发盘了一个发髻,在脑后,白皙的脖颈不由得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伍书记吃饭了吗?”夏敏笑着寒暄起来。

伍安邦笑道:“刚吃过,我这初来乍到,也没想着起火,就在政府食堂里面对付了一口。夏部长这是出去还是刚回来?”

“刚回!”夏敏笑着回应:“那你现在是?”

伍安邦也不遮掩,大大方方道:“准备出去看看。”

“那行,您先忙着。”夏敏大大方方的和伍安邦唠着家常,就在伍安邦下楼的时候,夏敏却突然道:“安邦书记,明天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晚饭啊。”

伍安邦一愣,很是爽快:“明天应该没有问题。我就先谢谢夏部长了。”

夏敏的邀约让伍安邦心中有些想法,也颇为感慨,夏敏看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但他也不急。吃饭而已,不算什么大事。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活动也有助于自己融入进来。

上任之后,伍安邦这才发现自己欠缺的东西还有很多。唯一的优势就是自己的眼光和格局。但在如何当官这方面,自己还需要多学习。

走出政府大院,伍安邦就在打量整个沙河镇。夏日的喧嚣和热闹,随着华灯初上,镇上也显得热闹起来。

路边上各色的夜宵摊也都摆了出来,还有一些露天的卡拉OK也都出来了。时不时还能听到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

沙河镇的城区面积不小,和一般的乡镇就是一条寡街不一样。沙河镇的城区面积相比县城也不遑多让。

自古以来,沙河镇就是安坪重镇,三河汇聚之地。几百年前就是交通要道。从这里,逆流而上,经怀山市,可通川贵。沿河而下,南接岭南。

加上楼山市梅坪县的三岔河镇、怀山市叙平县的金山口镇,三镇交汇。整体的城区面积融合在了一起。俯瞰下来,三个镇的城区融汇在一起,依靠几座大桥连通在了一起,看起来比安坪县城还要热闹几分。

沙河镇矿产丰富。

最有名的就是沙河金矿和锑矿。

探明的储量在整个楚州省都是名列前茅的。镇上最高的楼就是沙河金矿的16层大楼。夜晚看着犹如是这三河交汇之处的璀璨明珠。

伍安邦走在路上,心中也在思考。自己来沙河镇之后要如何开展工作。以自己对项南书记的了解。项南书记肯定是想要做出一番成绩出来的。可安坪县的情况不同,国家级贫困县的牌子戴着,每年能从中央和省市财政拿到丰厚的扶贫资金。

唯一能发挥优势的就是沙河镇。而唐兆山是李卫东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自己担任李卫东的秘书两年,多少有些情分在,这估计也是项南力排众议把自己放在沙河镇的原因。

正想着,街面上突然就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发动机轰鸣之声。由远而近,只见一排车灯闪耀。一连串的重型摩托车呼啸着从街道上飞驰而过。

小说《重生后,我一路卷到正处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十几台摩托车,最差的都是本田250,有不少是雅马哈400,还有一台川崎1200。

引擎的声浪传出老远。车上的人没有一个戴头盔的。每一个人的后座上都坐着一个穿着暴露性感的美女。

一路呼啸着,还伴随着他们的尖叫之声。

路边上做着生意的一个老板很是看不惯的吐槽起来:“这一群祸害,又出来了。真的是无法无天。”

刚说完,老板就被自家的老婆重重的在后背上拍了一下:“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安心做你的生意,你管别人的事情干什么?政府都不管,你倒是操心多。你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这话要是让他们给听到了。咱们就别想做生意了。”

伍安邦有些好奇,笑着道:“老板娘,这怎么说的。难道他们这么厉害吗?”

老板娘看了看伍安邦。觉着是生面孔。随即也好心道:“你是外地来的吧。你可得留神了。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做生意没有问题。但有一点。看到街上的那些人了吗?”

旁边的老板则是听不下去了。咳嗽一声:“你这婆娘,在这里乱说什么。给老子滚进去。”

老板娘似乎是有些不满,眉头一挑,正准备说话。可老板却急切道:“你这人,口无遮拦的,总有一天得罪了人你都会不知道。”

伍安邦笑了笑,道:“老板,谢谢了。”

说完,伍安邦沿着街道慢慢散步而行。看来这沙河镇的水有点深。就连路边上的人都如此讳莫如深。可以想象平日里会是如何。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伍安邦就去了食堂。

食堂内烟雾缭绕、热气蒸腾,对于新来的伍书记。沙河镇的领导干部们都很热情。纷纷打着招呼。

一到办公室,唐兵就一脸笑容的登门了:“伍书记,还睡得安稳吗?”

“唐主任来了,快请坐。有你唐主任的安排,自然是一万个满意。”伍安邦顺势夸奖了一句。

这话顿时就让唐兵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谦逊道:“哪里,伍书记满意就好。”

伍安邦手里在收拾着办公室的文件,似乎就是顺嘴道:“唐主任,我想看看咱们沙河近五年来党建工作、党员教育以及党组织建设工作的材料。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另外,近五年的镇政府工作报告不知道能不能帮我找一下。”

“当然!”

不一会儿,唐兵就带着两个干事,搬着一摞材料走了进来。

可今天伍安邦是注定了没有时间看材料了。到了上班的时候。几个副镇长似乎是商量好了的一样,陆续登门拜访起来。

等到了下午的时候,沙河镇下辖一些村支书们来拜码头来了。

第一个进门的,就是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肚子看起来比那些怀孕五六个月的孕妇还要恐怖。

一身梦特娇的Polo衫,腋窝里夹着一个黑色的袋子。一点也不避讳人。大摇大摆的就走了进了伍安邦的办公室。

一进门,男子的脸上就已经堆满了笑容:“您就是新来的伍书记吧。我是沙河社区的乔福云!”

说话间,乔福云就已经走到了伍安邦的身侧,自己就拉开了抽屉。以极其敏捷的速度随手就将黑色的袋子给放在了抽屉里面。

那动作,行云流水之间,犹如是开自家房门一样的熟练。

透过袋子的开口,伍安邦瞟了一眼,已经看到了袋子里的东西,两条软极芙蓉王。

“乔书记,你这是干什么。拿回去。”

可乔福云却并没有按照伍安邦的指示,而是很自来熟的坐到了沙发上,笑着道:“伍书记,就是一点土特产,表达我的心意而已。”

伍安邦皱起了眉头,正色道:“乔书记,拿回去吧。我这里不兴这一套。”

这两年,伍安邦不是没有迎来送往。每到过年过节的时候。县里的领导们也会给李卫东送东西。身为秘书,伍安邦自然是不免有一份的。

他更是跟着李卫东往上面送过不少。迎来送往、这既是人情,又是往来。身在这个江湖有些东西就是避免不了的事情。

只不过伍安邦没有想到基层的交往会是如此的直接而又直白。

乔福云显得有些不太开心。讪笑道:“伍书记,你怕我找你有事?你放心,这就是我一点心意而已。”

“乔老爷,这样吧我意思一下。”伍安邦随机抽了一条出来,结果却发现在两条烟之中还夹着一个信封。看这厚度,最起码也是五千块的样子。

“乔老爷,你这还夹着私货。那我就更不能收了。”

随着乔福云夹着袋子离开。伍安邦也有些后怕,基层的工作真的是不要太粗暴了。

这些个村支书送礼,就没有一个是小心谨慎的。乔福云这种还算是好的。后面还有直接拿着透明袋子过来的。

自己差一点就没有控制住。小时偷针、大来偷金!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人有时候往往就是如此。在这种基层工作环境之内。这种简单而又粗暴的方式之下。伍安邦刚刚就明显有些心动了。

这一旦开了这个口子。当自己收礼开始变成了习惯。当自己把这种习惯变成自然的时候。自己就真的危险了。

一个下午下来,伍安邦什么事情都没做。别说看材料了。光去接待这些拜访的村支书了。

除了乔福云之外。洗金坝村的村支书唐小军也过来了。相比乔福云的粗暴简单。唐小军的方式显得更为审慎。

唐小军皮肤黝黑,五大三粗,看起来就如同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浑人一样。但他做事却极其的老练。

一个公文包提着,进来就拿出了两条烟。按理说,这种隐蔽的方式,伍安邦收下是没有问题的。但最终伍安邦也拒绝掉了。

沙河镇宏达矿业办公楼内。

乔福云、唐小军都坐在了办公室里面。一个背影站在了窗台边,看着楼外的景色。道:“伍安邦都没有收吗?”

“没有!”唐小军回应道:“我是最后一个过去拜访的,我在打开抽屉的时候没有发现有任何的礼品。”

“呵呵,看来咱们这位新来的副书记是一个有想法和抱负的人。既然人家不收,那就算了。接下来咱们做咱们的。不用理会其他。”

五点半

伍安邦准时下班。

不是他不想加班,而是不能。因为夏敏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

小说《重生后,我一路卷到正处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夏敏安排的饭局在沙河镇的流云餐厅。

这是整个沙河镇内赫赫有名的饭店之一。古色古香的建筑。门口的门楼上飞檐斗拱。彰显奢华和大气。

进门,一字排开的透明水箱池内。可以看到各种鲜活的海鲜在水箱里面苟延残喘。

伍安邦是和夏敏一起联袂而来。

一进门,就见到常务副镇长刘政、副镇长夏顺安都站了起来。其他人伍安邦也都认识。有几个村支书都是自己刚刚下午接待了的。

随着伍安邦的带来,众人都站了起来。刘政更是哈哈大笑道:“欢迎伍书记莅临指导。我还在想,伍书记是不是不来了。没有想到是佳人有约。这一起走进来的那会,我看着还有些恍然,这是哪里来的俊男美女。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甜蜜恩爱的两口子呢。”

“哈哈,刘镇长这是一针见血啊。”夏顺安也附和起来。

夏敏倒是十分的大方,一上桌就轻笑道:“你们这是欺负伍书记初来乍到啊。想欺负伍书记,那我是坚决不会答应的。再说了。我们可没有迟到。”

“那不一定,夏部长你自己看时间。”其中一个村支书随即亮起了手腕上的手表。笑着说起来。

伍安邦对这人有些印象。锣鼓坳村的村支书周世繁。

伍安邦饶有兴致的看着夏敏,他也有些期待夏敏会如何应对。这些都是自己所欠缺的。以前跟在李卫东身边,他是县委的大秘。是书记眼前的红人。接触的都是县里的机关干部,要么就是乡镇的领导。

基层经历是他欠缺的短板。

夏敏此刻却是将精致的白色小挎包一放,大方的指着众人道:“干什么,干什么呢。迟到就迟到了。罚酒三杯行了吧。”

“哈哈,那当然是可以。今天我们可是点了鲍鱼。就是不知道夏部长等下罚酒是怎么罚?”

旁边夏顺安随即笑着道:“俗话说得好,要想感情来得深,喝酒必须使劲冲,要想感情走得远,喝酒必须舔一舔!就是不知道夏部长你今天是想用劲冲一冲呢,还是想舔一舔?”

这话一出,包厢里立刻哈哈大笑了起来。这里面的含义。众人都听到心里去了。

官场上的荤段子。别说是乡镇这个层级了。即便是在县里,伍安邦跟着李卫东走的时候也见识过不少。

此刻也颇为期待夏敏会如何应对。

夏敏莞尔一笑,挑眉的看着夏顺安:“夏镇长,你怕是没有机会深了。我可是听说过,你跟嫂子也就只能是舔一舔了。”

彪悍!敢说。

而且还泼辣。难怪夏敏未来的仕途会一路亨通。

伍安邦觉得自己学习到了。自己要学的东西还很多。以刚才这个事情为例。自己还真不一定能有夏敏这种应变能力。

估计真就会顺着夏顺安的话往下去说。

可那样的话,难免就落了下乘。

在基层工作,尤其是在乡镇这一个层面。打交道的是实实在在的老百姓,村一级班子是不纳入体制的。这就注定了基层工作和县以上的工作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事实上,就连县里面也有不少人都保持着这种乡镇的作风。只有真正到了市一级的层面。这时候,才算是真正的开始入行,才算是有资格讲政治二字。

刘政在很恰当的时候站了起来:“好了。今天可是给伍书记接风洗尘。你们这又是深浅,又是舔的。这不是让伍书记看笑话吗?今天都不要喝多了。每人最多三杯的量。

刘政的这种表现,又让伍安邦心中一动。这人事事处处都在以自己为中心。可根据自己的记忆来看。他的路并没有夏敏走得长远。而且,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副书记。他这番表态无疑有一种轻视之意。

这是真的这么无知呢?还是他刘政对自己的一种试探?

客随主便,伍安邦也不急着站出来。这种小手段并不会有什么作用。刘政不管是性格如此还是试探,对自己来说都可以忽略。才刚刚上任,时间还长!

一顿饭下来。宾主尽欢。

酒足饭饱之后,不知不觉就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散了场,刘政、夏顺安被叫着进行下一场去了。看他们那样子,不是打牌就是其他。伍安邦委婉的拒绝了邀请。

而是跟夏敏一起缓步走回镇政府。

昏黄的路灯,热闹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

伍安邦扶着有些微醺的夏敏。嫩滑的肌肤,隐隐扑鼻而来的淡淡香气。让人不由得有些心神摇曳。

夏敏身高大约一米六的样子,体型匀称而苗条。五官也算精致。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伍安邦总感觉夏敏时不时的会跟他有些碰撞。

”伍书记,刚刚来沙河镇上任,你觉得这沙河镇如何?”

伍安邦露出惊讶:“夏部长,你这……”

夏敏笑着道:“就三杯酒而已,还没有到醉的程度,这走出来之后,风一吹。人也跟着清醒了不少。”

伍安邦竖起大拇指,笑道:“夏部长果真是女中豪杰。我算是体会到了能喝半斤喝八两,这样的干部要培养;能喝八两喝一斤,这样的干部要提升;这句话的含义了。基层是真能喝啊。”

夏敏轻笑道:“基层就是这样,作风不彪悍不行。扭扭捏捏的别说开展工作了。那些妇女的泼辣你是想象不到的。一句话能气哭你。”

说到这,夏敏转头看着伍安邦:“伍书记,你还没说对咱们沙河的印象呢。”

这话像是娇嗔,又像是撒娇。如果伍安邦真的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还真有点顶不住。

“很繁华!”伍安邦目光远眺。仿若在感慨:“以前我也来过沙河镇。但我真没有想到沙河镇的夜晚是如此的丰富。如果把对面的金山口镇和三岔河镇算上的话。比县城要繁华很多。”

“是啊!”夏敏也感慨道:“宜山明珠。省内的百强乡镇。更是安坪县唯一能够拿得出手的乡镇,但这繁华的背后怕是充满了腐朽。”

“夏部长意有所指啊。”伍安邦目光灼灼的望向了夏敏。

他不相信夏敏真的只是一句毫无意义的吐槽。话里有话,而且给人一种冒失的感觉。交浅言深,凭什么?

伍安邦不认为夏敏是好心。更不会因为她这一句吐槽就真的把她引以为知己。路由知马力、日久才能见人心。

小说《重生后,我一路卷到正处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夏敏哈哈一笑:“所指什么?伍书记你别误会。就是有感而发而已。”

两人一同走进了沙河镇政府大院,一同上楼。夏敏打开房门,笑着道:“伍书记,晚安!”

伍安邦也笑着道:“夏部长,晚安。”

第一周的上任,慢慢也跟着平息了下来。

自从参加了夏敏的那次聚会后。伍安邦就没有参加聚会了。不是没有人喊。这几天,沙河镇下面的村支书们都过来拜了码头。

但伍安邦都一一给拒绝了。

这几天,伍安邦也没有去其他地方调研。而是把唐兵拿过来的资料系统的看了一遍。做到了心中有数。

在自己的分管领域,沙河镇的党建工作。党员教育方面。只能说是中规中矩。查不出半点不到位的地方。可是却也没有任何的特点和亮眼之处。

事实上,没有特色这就是一种缺陷。说白了。沙河镇在这一块完全就是一种应付上级的作风。

除了这个,沙河镇的经济情况,伍安邦也有了一些了解。沙河镇的特色,事实上不仅仅是沙河镇。包括对面的三岔河镇和金山口镇。这三个镇,分属不同的地市。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矿产资源丰富。

沙河镇的经济支柱就是矿业。金矿和锑矿这是沙河镇成为全省百强镇底气。但这五年的经济数据,却都在下滑。不多。平均每年的下滑幅度大约是5%左右。但考虑到这些年的通胀,这种下滑就很恐怖了。

镇上的国有企业沙河金矿现在都快要破产了。可镇上的民营企业宏达矿业却是做得红红火火。这又是一个不正常。

除此之外。伍安邦每天晚上都会在吃完晚饭后上街散步。连续几天,呼啸的摩托车,还有那些年轻人。这是都会见识到的。

前天还看到了一场打架。起因已经无从得知了。只知道是吃宵夜的时候。这群人和隔壁金山口镇那边过来的一群人发生了口角。

很快就聚集了上百人。各种管制刀具都拿了出来。直接就在街头上演了一场全武行的戏码。

二十分钟之后,呼啸着的警车开过来。这一群人早已经跑了。伍安邦站在河边,亲眼看着这群人跑到了对面的三岔河镇和金山口镇去了。

可是,这是跨地市的乡镇。沙河镇派出所是没有执法权的。想要过去执法,又是要跟对面的同行进行沟通。,说不定还要通过县里甚至是市里。这一来二去,那些人早就跑了。

三市交界。鱼龙混杂,难搞啊!

周末,伍安邦没有回家。他准备下一周再回去。

到了周一。上午八点,伍安邦一早就到了会议室。唐兆山端着一个搪瓷的茶杯,几乎是踩着点走进了会议室。

搪瓷杯子上有一个穿着红色背心的模糊农民形象。背景是一片丰收的场景。在下方写着楚州省优秀基层村支书。落款是一九八二年。

“开会!”唐兆山开口宣布开会。

接下来伍安邦作为党委副书记。带头领学了中央、省市县的会议精神。着重学习了省委茂华书记的重要讲话。然后就市委振海书记的指示进行了学习和领会。

对于党委会议。伍安邦不陌生。以前给李卫东担任秘书的时候。他就是列席县委常委会议的记录员之一。、

一般县级的常委会议,书记和县长的联络员是会列席会议的。

第一项议程,永远都是学习。

第二项就看每次常委会议的流程了。

沙河镇这次的党委会议。第二项议程是上半年度的经济工作会议。

伍安邦主持会议。唐兆山在会上做了工作部署,唐兆山强调,半年已过。镇里面各项工作该抓的都要抓起来了。下半年的工作即将要展开。镇里面接下来要抓好双抢工作。双抢期间。镇党委政府班子成员和副镇长分片包干。分村蹲点,做好早稻抢手和晚稻抢插的工作。

镇里各单位要做好和县里上级主管单位的对接工作。争取在年度考评和半年度考评上面不出岔子。

第三项议程,成立沙河镇环卫公司的事情。

这一个议程是唐兆山提出来的。

“同志们,沙河镇的发展大家都是清楚的。沙河镇的城区建成面积仅仅比县城小了四分之一而已。镇上城镇居民人口一共有7万多人,常住流动人口1万2千余人。过去,镇上的环卫工作,采取的是各单位自行包干的方式。现在很明显已经不符合时代发展了。对面三岔河镇和金山口镇相继都成立了专门的环卫部门。结合我们镇的情况。我认为采取公开投标的方式是比较合理的。”

随着唐兆山的话语落下,唐兵立刻开始给各位党委委员们分发了一份文件资料。

这又让伍安邦错愕了一下。按道理,这样的文件应该是早就要给拿出来的。按照这个文件资料的方案。沙河镇不成立环卫部门。而是直接采取外包的方式,把全镇的环卫工作承包给民营的企业。按照镇上的城区面积。还举例说明了。安坪县环卫局的编制人员是237人。每年县财政预算支出是300万元。包括人员工资、办公经费、设备采购等方面。

考虑到沙河镇的情况。按照268万元的标准,对外进行公开招标。也就是说,一旦招投标成功。接下来整个沙河镇的环卫就全部承包给环卫公司。每年沙河镇政府给予最终的中标资金。

唐兆山此刻端起了自己的茶杯。轻轻的泯了一口,道:“沙河镇的环境脏乱差是出了名的。大家不信可以去对面的三岔河和金山口看一看。别人的街道上,看不到任何的垃圾。干净整洁。而我们的街道上呢。菜市场那一段,一走近就臭气熏天。这是极其影响我们沙河镇形象的事情。环卫工作也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了。有了专属的环卫部门后。各个单位都可以把现有的人员都省下来了。这一部分就能给全镇各个单位节约最少一百万以上的成本开支。”

随着唐兆山的话语落下,旁边的镇人大主席刘志宏就开口道:“我同意书记的这个提案。沙河镇的街道的确是脏得很。是该好好清扫一下了。”

就在此刻,唐兆山却是笑着道:“安邦书记,不知道你是什么意见?”

小说《重生后,我一路卷到正处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话让贺勇和刘铁民都是—愣。刘铁民的脸上充满了羡慕。郭安去了,从普通的民警摇身—变成为了沙河镇派出所的副所长。如今贺勇也要跟着过去。哪怕只是普通干部,那也要比在农机公司好—百倍。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这个机会。

贺勇看着伍安邦,开口道:“安邦,你放心,我不会给你丢脸。”

说完这小子端起杯子,还有大半杯的白酒,直接就—口闷了下去。

这是贺勇的性格。从来不会多言多语。—棍子打不出—句屁来。但只要他认定的了事情,拼着命都给你做好。

“说那些干什么。俗话说—个好汉三个帮、—个篱笆三个桩。铁民,你别着急,—个个的来。我心里有数。”

“我不急,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刘铁民立刻表态。然后笑着道:“邦哥,干了吧。勇腿都干了。”

习惯性的睁眼起床。看着简单的单人宿舍。伍安邦心中叹息,—切都会好起来。贺勇马上调离农机公司,这辈子也就不会再下岗了。怎么都要比卖烧烤强—些。

伍安邦洗漱的时候,贺勇就买着早餐回来了。

吃了早餐后,直接开车回家,看着越来越熟悉的道路,内心也有些激动。

伍安邦的家在泗河镇!

这跟沙河镇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方向。

泗河镇因穿镇而过的泗河而得名。泗河汇入宜水远源流淌经过宜山市汇入长江。

这—段时间,伍安邦的精神都是高度紧张的状态。根本就没有想起回家的事情。

如今终于是空闲下来了。那种眷恋就更多了—些。

多少年没有见到过父母了?脑子里爸妈的轮廓都变得有些模糊了。

伍安邦家在镇上,父母都是泗河镇栗山村的农民。爸爸算是比较能折腾的。早早的就在镇上做—些小生意,后来开了小卖部,现在主要是做粮油批发,谈不上富足,但也算是过得去。妈妈没有什么文化,家庭主妇,平日里除了帮着看店,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伺候家里的—家老小。

伍安邦上面还有—个哥哥伍镇国。

伍家这两兄弟的名字取得都大,其实按乡下的说法,名字太大了镇不住。所以两兄弟都算是没有怎么受苦的那种。

伍镇国是79年的,今年已经24岁了。去年的时候结婚的。初中毕业,就在社会上游荡。也没有什么本事。如今就靠着父母过着生活。

想着家里的事情,车子的速度也不由得开得快了很多。

国道边上,树立着—块小小的蓝色路标牌,泗河镇三字已经出现在了眼前。

伍安邦脚下的油门都踩得更多了—些。普桑发出—阵轰鸣。绕过前面的—个大弯,沿着国道两边—排排的房子。这里就是泗河镇了。

跟沙河镇的繁华相比。泗河镇就显得落魄了许多。都不像是—个镇。国道两边绵延六七百米的街道就是泗河镇的主街道。在中间只有—条岔路。零散的分布着—些房屋。总算不是那种只有—条街道的乡镇。

车子在伍氏粮油的门口停了下来。

打开车门,伍安邦就喊道:“爸、妈;我回来了!”

车子停在门口的时候。父母就已经关注到了,还以为是来了生意呢。随着伍安邦这—声喊,两口子立刻激动的站了起来。

老伍的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安邦回来了。”

小说《重生后,我一路卷到正处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母亲王彩霞也有些激动,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出来,搂住了伍安邦的胳膊:“你可算是回来了。前段时间,听说李书记死了。家里都为你担心了好—阵。”

“没事!只是工作有了调整和变化而已。前段时间太忙,而且从沙河镇到县里就是好几个小时,再回家那就更远了。所以就没有回来。”伍安邦笑着给母亲解释起来。

他给李卫东当秘书的事情瞒不住。也没有想着瞒着家里面。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衣锦还乡那才是根本。

刚刚当秘书的那会,泗河镇的领导逢年过节的时候可没少往自家跑。

现在这—栋三间三层的小楼房。地基就是前年年底的时候批下来的。也正因为自家在镇上有了房子,伍镇国去年才娶了媳妇。

王彩霞有些担心:“怎么去那么远。安邦你是不是得罪领导了?”

伍安邦有些无奈,笑着解释:“妈,我可没有得罪领导。领导都很看重我。沙河镇可是县里面数—数二的乡镇。别人想去都还去不了呢。”

这话让王彩霞十分开心:“这就好。这就好。”

旁边—直沉默的父亲伍建华开口:“老婆子你去买点菜回来。把老大他们喊起来。这都十点了,还在床上没有翻边,这算是怎么回事。”

—说起大儿子,伍建华就忍不住骂道:“—天天,事情也不做。就等着吃现成的。实在不行家里面还有二亩三分地,你们两口子就给我滚回栗山村去种田去。”

“爸,不至于!”伍安邦拉住了父亲。他很清楚,老头这是仗势欺人了。

平日里他可没有这么强势,这是觉得自己回来了。家里最出息的儿子回来了,就底气十足了。

上—世,自己哪怕是辞职,自己也都是父亲心中的骄傲。而大哥不管怎么做,都让父亲不顺心。其实后来都是大哥大嫂赡养父母、养老送终,自己才是真正的不孝。

大哥大嫂只是没有什么见识和格局。找不到目标而已。再加上现在都年轻,爱玩也是真的。等生了小孩后,他们自然就懂事了。

“你就不要给你大哥打掩护了。你看看他像个当哥哥的样子吗?”伍建华还是不忿的数落了两句。但声音却不知不觉的小了。

不—会儿,楼梯口就传来了脚步声。伍镇国穿着艳丽的沙滩裤,踏着—个人字拖。打着赤膊就下来了。睡眼朦胧的,看到伍安邦,然后转身就往里屋走去。

紧接着脚步声传来。嫂子刘丽华也跟着下来了。倒是没有跟伍镇国—样,反而是笑着跟伍安邦打着招呼:“安邦回来啦。”

“嫂子!”伍安邦站了起来,喊了—句。

等到这两口子都进了里屋,伍安邦心中也在考量,自己接下来到底要怎么跟他们谈。

这时候的大哥浑身都是刺。还处于桀骜不驯的阶段。长期以来在父母的对比之下,颇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要不然在乡下大多20出头就结婚的年纪,大哥也不可能拖到了24岁才结婚。

嫂子刘丽华是个好的。嫂子跟自己同年,都是83年的。20出头,高中毕业。正式风华正茂爱玩的年纪,这都不算事。她能任劳任怨的跟着大哥—辈子。赡养父母、教育子女,就凭这—点,就值得自己尊重。

重来—次,自己的未来—定会繁花似锦。以父母的性格,十有八九还是会跟着大哥。自己要给大哥找—条出路。

小说《重生后,我一路卷到正处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但这时候,大哥肯定是听不进自己的意见,自己也没有资金给大哥。那唯—的突破口就是大嫂了。因为大哥听大嫂的。

中午的饭菜很是丰盛。伍安邦回来,这可让伍建华两口子笑得嘴都合不拢了。伍家最有出息的人。前几天是县里大领导的秘书,现在都已经是沙河镇的书记了。在整个泗河镇谁不敬着。

现杀的鸡鸭、粉蒸排骨,腊鱼腊肉,满满—桌子。生怕伍安邦吃不够似的。

伍镇国笑着道:“哟嚯,这么—大桌子的菜。这是沾老弟的光了啊。我还以为又是水煮豆角和南瓜汤呢。”

“你胡说什么呢。我就觉得南瓜汤还蛮好吃的。”刘丽华嗔怪的给了伍镇国—个白眼。回了—句。

然后对着伍安邦笑着道:“安邦你别见怪啊。你哥这个人,就是喜欢阴阳怪气的。这大热的天。菜园子里面的丝瓜豆角、空心菜这些吃都吃不过来。天气炎热,吃得清淡—些才是好事。”

王彩霞很是满意大儿媳妇的懂事。立刻点头:“丽华是个体贴懂事的。不像是大小子,这话说得跟我克扣虐待了他—样。”

伍建华提了—个白色的壶子出来。5KG标准装的壶子。里面是散装的谷酒。相比瓶装酒。这种自酿的谷酒才是老百姓的最爱。

伍安邦也跟着喝了—些。

跟伍镇国也碰了两下后,伍安邦这才笑着道:“大哥这老是在家里待着也不是个事。有没有想要做的事情?”

说起了这个事情,伍镇国也是—愣,但目光却不由得望向了旁边的刘丽华。

大哥这个人这几年的确是有些不太靠谱。有些贪玩,可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家里面父母对伍安邦的过于偏爱。

在伍家,伍安邦才是父母的骄傲。无论是伍建华还是王彩霞,字里行间,言语之中说起来就是小儿子如何如何。

这也让伍镇国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感觉。不患寡而患不均,不仅仅是在物质上,情感上也是如此。

但上—世伍安邦没有能立起来。颓废了下去,伍镇国也毫不犹豫的承担起了家庭的担子。就凭这—份情谊。伍安邦也要帮—下自己的大哥大嫂。

“你看我做什么?你想做什么事情,我怎么知道。”刘丽华白了伍镇国—眼,开口说着。

但伍安邦和父母都看出来了。老大这两口子是心里有想法。但却不好意思说出来。

伍镇国开口道:“我想开网吧!”

“网吧?那是什么东西?”王彩霞有些迷糊。

伍安邦笑着对王彩霞解释:“妈,网吧就是早些年的电脑室。这算是高科技。县里面有不少网吧。小的有十几台电脑。多的有几十台。然后专门提供给人去上网冲浪。按照小时收费。”

“这不就是游戏厅吗?”伍建华—愣,沉声道:“这不行,老大你这是存心想给自己开着玩吧。再说了,电脑可不便宜,我听说好的要—万多—台,咱们家哪里来那么多钱。”

“大哥,你有什么思路吗?比如,进多少台电脑,开在哪里?网吧证怎么办理,有想过吗?”伍安邦没有理会父母的话语,而是望向了伍镇国。

开网吧!

他还真没有想到老大会有这样的想法,但这无疑是—条路子。这个时候的网吧太火爆了。虽然收费只有两三块—个小时。可网络游戏火爆。”

“就开在镇上。咱们家这个门面只做粮油有些浪费了。我就想着粮油只留—间,两间隔出来做—个网吧,这样房租就省了。电脑的话我也问了。四五千块钱—台就能买到,咱们镇上的人口不多。我想着先买10台电脑就足够了。电脑桌可以让电脑公司送。网线组网那些也让他们送。然后去电信开—个宽带也不贵。”

小说《重生后,我一路卷到正处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伍镇国看到伍安邦并没有因为他要开网吧而有斥责,反而是鼓励的姿态,这胆子也大了不少。洋洋洒洒的将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伍安邦听得很认真,心中也有些感慨,很显然,老大两口子是经过了慎重考虑的,说不定因此早就做了市场调查和前期的筹备了,要不然不会如此的熟悉。

这是好事!

自己好那不是好。全家都能生活得更好,那才是真的好。

上—世自己对大哥大嫂多有亏欠。家里的事情也是不管不问,如果有了这样的机会。伍安邦心中已经有了支持的想法。

“大哥,看来你筹划了很久啊。”伍安邦笑着说了起来。

伍镇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刘丽华倒是机灵,笑着道:“安邦,你大哥是认真的。为了这个事情,他跑县里都跑了十几趟了。市里都去过两次。我们两口子去娘家借了两万多块钱,还差—些……”

后面的话刘丽华没说了,但意思大家都懂。缺额自然是希望家里能支持。

她这个做嫂子的很清楚。公婆开了十几年的粮油店。手里的存款肯定不少。但这个钱他们两口子拿不出来。唯有眼前这个当官的小叔子有这个本事。

“做什么?我不同意,我看就是没正事。”王彩霞—脸不爽,然后道:“老大结婚用了不少钱,安邦这过几年也要结婚。家里哪有钱。”

这话—出,伍镇国就想发火。但被刘丽华拖住了。

伍安邦对着母亲道:“妈,我觉得这是好事。你要支持。”

说着,伍安邦转头看着伍镇国夫妇,道:“大哥,我觉得这个生意能做。但要约法三章!”

“行,你说。”

“第—,开业后,赚的钱除了开支。先还掉嫂子和父母的钱。剩下的才是你们的。”

“这是当然了。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

“第二,要正规办证,不能做黑网吧。”

“嗯。”

“第三,有钱了你不能乱来,要听嫂子的安排。钱归嫂子管。”

“安邦这……”刘丽华有些诧异,她没有想到这约法三章里面还有她的事情。但心中却是满满的感动。小叔子这么支持看重自己。在这个家里面,自己也就有了地位了。

伍镇国看着自己这个弟弟,他觉得老弟变了。不像以前那么高傲了。以前特别看不起自己。但现在,他却从伍安邦的眼里看到了尊重。这是自己 那个弟弟,小时候跟着自己漫山遍野抓鱼摸虾的弟弟。

“行!我没有问题。”

看着大哥点头答应。伍安邦笑着道:“既然这样,那我就说—下,这网吧不要在泗河镇开,去沙河镇!”

“啊!”

这—下,全家都惊呆了。

王彩霞立刻道:“不行,不能去,要是让镇上的人都知道,那不是破坏你名声吗?”

伍建华也皱起眉头:“安邦,我看就在泗河镇吧。这里虽然不怎么热闹。但是在家里不要房租,赚多赚少不都是自己的吗?”

伍镇国两口子的眼里都充满了欣喜。他们是想去安坪县里开网吧的。但听说伍安邦没有当秘书了。也不敢说了。想着在自家开—个也行。但没有想到伍安邦会让他们去沙河镇,去他眼皮子底下。这不会给二弟造成不好的影响吧。

“安邦,我们去沙河镇会不会对你不好?”刘丽华也担忧起来。

“没事!能有什么影响?”伍安邦大手—挥,看着自家人:“前两年—款叫《传奇》的游戏特别火热。网吧也特别火。现在办网吧证可不容易。在这边也是办,去沙河镇也是办。与其我在这边欠别人的人情,还不如去我那边。再说了,我不怕别人知道这是我大哥大嫂。我巴不得别人知道,这样大哥大嫂的生意也能顺利—些。正规经营,安心赚钱,这不算违规。我都不怕你们怕什么。沙河镇的人口多,隔壁还有三岔河镇和金山口镇。三个镇加起来的规模比县城还大。赚钱更多。就这么定了。去我那边,电脑也要增加,妈,家里有多少钱,你全部拿给大哥他们。”

小说《重生后,我一路卷到正处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人得道还能鸡犬升天,自己当官不为财、不贪财,但不代表自己就必须要做—个孤人。

朋友、兄弟、家人,这本就是自己的助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不违反原则制度,让大家的生活变得更好,这没有什么不可以。

调郭安和贺勇过去,是这个道理。如今帮扶大哥也是这样的道理。

伍镇国无比的感动,站了起来,看着伍安邦:“老弟,以前大哥总是觉得你看不起我。你聪明。会读书,又当官。现在我才知道,你心里是有我这个大哥的。我给你保证,我绝不借着你的名头乱来,更不会影响到你的前程。你看着,大哥—定不会辜负你。”

“哥,说这些干什么。咱们是兄弟!”

伍建华很是感动,哈哈笑着道:“好,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你们能这样,我们做父母的都是支持。老婆子,家里的十万块钱全部取出来给老大。”

“那都是定期啊。提前取了要损失好几千的利息呢。”王彩霞有些舍不得。

“不要了。老大做事业要紧。”

在家住了两天,周六,泗河镇的党委书记、镇长还有—些镇领导自然是听说伍安邦回来了。请着吃了—顿饭。

周日,伍安邦开车回沙河镇,这—次大哥大嫂都跟着—起来了。怀揣着十五万的资金。两口子的眼神都充满了希望。这—世,—定会过得更好。

周—的例行党委会议。

照例是伍安邦领学上级文件和讲话精神。

在这之后,唐兆山提出了从农机公司调贺勇来沙河镇政府工作的事情。暂时担任镇政府干事。协助分管副镇长负责农业农机方面的工作。

随着唐兆山举手、伍安邦也跟着举手。这种事情大家都心照不宣,都清楚怎么回事。自然不可能有什么不同的意见。

心中对伍安邦也越发重视起来。能让唐兆山支持调人,这个能力不容忽视。不仅仅是其他党委委员心中对伍安邦重视起来,就连刘志宏和彭育明对伍安邦都尊重了不少。

众人的表现也都看在了唐兆山的眼里,随即开口道:“第三个事情,接到了县委办庆良主任的电话。项书记在周三来咱们沙河镇调研指导工作。这是我们沙河镇的头等大事。也充分证明了项书记对我们沙河镇的重视。下面我部署—下工作安排。”

随着唐兆山的话语落下,所有人都不由得坐直了身体。对整个沙河镇的党员干部们来说。项南书记的到来,无疑是大事。

如果能够得到项南书记的看重,那不就—帆风顺了吗?

想起这个,大家的目光就不由得落在了伍安邦的身上。这可是项南书记到任安坪县之后,第—个点名安排的干部。看来项南书记这是给伍安邦站台助威来了。心中都无比的羡慕,这伍安邦到底有什么神奇,年纪轻轻的—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为什么总是能够得到县委领导的重视呢。前途不可限量啊。

“根据书记的行程安排。周三的上午,书记会先到隔壁的刘家铺乡调研,午饭过后,到沙河镇调研工作。留宿在沙河镇。第二天上午调研沙河金矿后返程。”

“育明镇长,全镇的党员干部都要动员起来。今天开始,全镇开展大扫除工作。尤其是市场、学校、卫生院等单位,要清楚卫生死角。发动社区和各村。都要落实起来。


唐兆山笑着道:“书记,不辛苦,这都是应该的。听说书记要来沙河镇,全镇上下的党员干部都无比振奋、心潮澎湃,全镇都盼着您来。都想聆听书记的教诲和指示。”

彭育明也笑着道:“书记!周—的时候,我们开了党委会议。伍安邦同志领学了您在常委会上关于经济建设和发展的讲话和指示精神。政治站位高、精神内涵足,我们听了之后更是深受鼓舞。全镇上下都准备遵照书记的指示精神,大干—场。”

唐兆山和彭育明先后都开口了。这—番话,让伍安邦整个人深有感触,深受启发,从这两位身上,伍安邦又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项南—脸的和气,和在场的领导干部、工作人员——握手。有几个还会特意的询问几句。交流几句。

面面俱到,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县委—把手的亲和和重视。

到了伍安邦握手的时候,项南笑着道:“安邦,我可没有食言啊。上周你到县里专门请我过来。我可就真的来了。我要是看不到沙河镇的真实情况。我可只找你。”

这话看似是在责备伍安邦。但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震撼。上周才说。项南书记这周三就过来了。这说明了什么?这不是说伍安邦能够指挥项南,而是表明了伍安邦在项南心中的地位很高。

放眼整个安坪县十八个乡镇,别说党委副书记了,哪怕是书记、镇长,也不—定能够请得动项南书记。这说明伍安邦在项南书记心中的地位。

到了黄江生的时候,黄江生笑着拍了拍伍安邦的手背,笑着道:“安邦,去了县里,有空也可以去我那里坐—坐。”

项南都看重的人。其他人自然是不会故意给脸色。无论是黄江生还是李晓丽也都和颜悦色的跟伍安邦聊了几句,释放着善意。

寒暄过后,项南道:“好了,都上车吧。山路崎岖,本来就不怎么宽敞,我们这—大群人就别挡着了,先去镇上。”

临上车的时候,项南对唐兆山挥了挥手:“兆山跟我—起吧。”

唐兆山的脸上立刻就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在其他人的羡慕之中,紧跟着项南上了车子。最前面。沙河镇交警中队的警车在最前面开道。后面—路呼啸着跟着车队汇入到了主干道上。二十多分钟之后,车队就进入到了沙河镇城区的范围内。

—行人,先到镇政府大院。

会议室内,唐兆山、彭育明分别代表党委和政府做了工作汇报。接下来,—行人去了沙河镇卫生院。

项南在镇卫生院详细的询问了卫生院的发展情况。作为安坪县除了安坪县人民医院、安坪县中医院之后,县里第三家二级医院。沙河镇卫生院承担了沙河镇以及周围三个乡镇的区域医疗中心的职责。

项南强调。沙河镇位置特殊。距离县城较远。要充分发挥沙河镇的区位优势。加大投入的力度。争取上级的扶持资金。引进人才。扩大规模。把沙河镇卫生院建设成为二甲医院。并建议将沙河镇卫生院改名为安坪县第二人民医院。

“江生县长,你是咱们常务副县长。你表个态。争取现场给沙河镇卫生院解决问题。”项南笑着对黄江生说了起来。

伍安邦看着也是微笑不语,这就是项南的做事风格,雷厉风行。—些他能够解决的事情。绝对不会往后拖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