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全集爱有深浅

精品全集爱有深浅

山谷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高口碑小说《爱有深浅》是作者“山谷君”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舒听澜卓禹安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主角:舒听澜卓禹安   更新:2024-06-11 22: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听澜卓禹安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全集爱有深浅》,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高口碑小说《爱有深浅》是作者“山谷君”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舒听澜卓禹安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精品全集爱有深浅》精彩片段


她也会问为什么啊,为什么舒听澜轻轻松松就能得到的东西,她要费尽所有力气?


从出生开始就如此,舒听澜能堂堂正正地喊一声爸爸,而她只能在无人的地方偷偷喊一声爸爸;她花了很多的努力,才能与卓禹安并肩而战,而舒听澜轻轻松松得到他所有的关注。

如果这是她的命,她偏不接受,她偏要挑战这份对她完全不公的命运,而且她一定要赢。

“王岩,你知道我最喜欢的是什么时候吗?”

“什么时候?”

“是在卓远科技刚成立的时候,那时候公司只有我们三个人,在那个很小的工作室里,一起吃一起睡。我们常常因为意见不合而大吵一架恨不得把对方的脑袋掰开,也常常因为攻克了一个技术难题而兴奋地拥抱在一起。你连着熬了几个通宵,问题解决了,电脑一关就地睡着,睡了三天三夜;卓禹安呢,精力吓人,跟你熬完通宵,拎着电脑就上客户公司介绍产品,跟打了鸡血一样。而我呢,胃出血住院,醒来时,你们不问我身体情况,只告诉我,我们的产品成功上市了,这句话比任何药都管用。”

温简陷入往事的回忆之中。

王岩被她带入进去

“是啊,那时候真值得怀念,热血,激情,充满斗志。”

“可惜公司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多,我们都有了独立的办公室,都有了团队帮我们熬通宵,钱也越来越多,但是我们三人的心也散了。”温简说着,眼里渐渐聚满了水雾。

一向独立女强人形象的温简,第一次在王岩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

王岩抽了一张纸递给她,叹口气:“不管外界如何变化,我们三个人的心始终是在一起的。”

温简摇头:“回不去了,我们都回不去了。他现在对我很冷漠,我不知我们之间的问题出在哪里。”

“简,在他心里,你一直是很重要的存在,这点毋庸置疑。”这是王岩的真心话,他相信只要温简有事,卓禹安会是第一个站起来帮她的人,他们三人的友谊经得起任何考验。

“真的吗?他心里还有我?”

“当然。”

王岩信誓旦旦,为了证明这一点,下了班就强制拉着卓禹安去三人聚餐。

“你说,简回国多久了?我们三人连一次正经的聚餐都没有过,合适吗?”王岩也不免抱怨。

“是我的错,我自罚三杯。”卓禹安一连喝了三杯酒,哪里是真的道歉,就是借机想喝酒罢了,情绪始终低落。

温简从他手中把酒杯抢走

:“我可不想一会儿伺候一个醉鬼回家。”

王岩笑:“不会,他酒量是我们三人之中最好的。你忘了很早以前,有次参加投资方的酒会,对方想把你灌醉,最后是禹安替你喝了,还把对方喝得不省人事?”

说起往事,卓禹安也笑了,因为醉酒事件,那次投资没谈成,温简为此愧疚很久,卓禹安说无所谓,卓远科技也要筛选投资方,不是人人都有这个资格。

“那时候可真好。”温简感慨。

“现在也一样,对吧?”王岩道。

“嗯。”卓禹安看着温简,诚如王岩所说,如果温简需要帮忙,他会尽他所能地帮。

“禹安,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从回国之后,你一直对我很冷漠。”喝了几杯酒,温简也敞开心扉直接问他,不给任何回避的机会。

卓禹安倒是很镇定,手里转着酒杯,抬眸冷静地看着温简



“不好说,最少要一周时间,看项目进展。涉及到员工股权问题,比较棘手。”

“你做卓远科技的项目,宋凌煊有照顾你吗?他要是敢对你苛刻的话,你告诉我,我让陆阔教训他。”

洛芸烟笑

“他是卓远科技大BOSS,甲方爸爸,哪会管这么具体的事。”洛芸烟想宋凌煊这人,一向公私分明,即便求他照顾,他也不会理会。

“这倒是。我听陆阔说,上次聚会之后,你跟宋凌煊有联系过几次。”

“他跟陆阔说的吗?”洛芸烟疑惑,她以为宋凌煊应该不想让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尤其是熟人。

“应该是吧。陆阔说他是外冷内热,并不像表面的那么冷漠。我之前就跟你说,在森洲,你要多利用关系为自己拿资源。这个社会很现实的,有关系,有资源,你才能让人重用。”

程晨跟林之侽是完全两种风格,每次见面,都是苦口婆心劝她搞事业。

洛芸烟听完她的话,不由自嘲道

“是很现实,所以需要势均力敌,否则宋凌煊为什么要帮我?于他有何益处?”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洛芸烟早已经认清一个事实,宋凌煊比谁都现实,绝不可能为了两人床.伴的关系而在工作上优待她。

而她也不愿意就此去向他索取资源,否则跟出来卖有什么区别?那才是母亲口中说的不自爱。所以,她绝不会出卖自己的肉.体去换资源。

“你啊,有时候就是想的太明白,成年人的世界,哪有那么多非黑即白?更多的是灰色地带。”

“清醒一点没什么不好。”

两人说着已到了入驻酒店,简单吃了饭,程晨被客户叫走,洛芸烟也开始着手准备胜普瑞代工厂的事。

工厂在近郊,来之前她已把相关资料研究过了,土地所有权的问题不复杂,有明确的权属材料,只需要去相关政z府部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