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成了废物

成了废物

狂奔的哈士奇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程凡本是仙界杀神,当他带领万名追随者想要打破天道之时,却不想在天道尽头遇见了一股奇异力量。再次醒来之时,程凡魂穿现世,成为了一个游手好闲且极爱面子的狼狈男人,身边还多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妻子和一个呆萌可爱的女儿,当他得知自己愧对妻女的那一刻,他发誓这一次绝不会让妻女跟着他受尽委屈,这一次他势要给她们一个美好荣华的幸福未来!

主角:程凡,赵欣然   更新:2022-07-16 01: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凡,赵欣然 的女频言情小说《成了废物》,由网络作家“狂奔的哈士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程凡本是仙界杀神,当他带领万名追随者想要打破天道之时,却不想在天道尽头遇见了一股奇异力量。再次醒来之时,程凡魂穿现世,成为了一个游手好闲且极爱面子的狼狈男人,身边还多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妻子和一个呆萌可爱的女儿,当他得知自己愧对妻女的那一刻,他发誓这一次绝不会让妻女跟着他受尽委屈,这一次他势要给她们一个美好荣华的幸福未来!

《成了废物》精彩片段

炎夏苏杭市,正午时分。

程凡浑浑噩噩的从床上醒来。刚想下床,突如其来的眩晕感令他不受控制的撞上了衣柜。

巨响传到客厅,就见一年轻女人迅速赶来。

女人乍一看很清纯,是那种不化妆也能让人眼前一亮的类型。

与生俱来的出众气质和褪色衣服,以及胸前被油烟浸透的围裙显得格格不入。

“你……醒了?”女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她本来想伸手去扶,却又有些害怕。

担心自己的举动会让对方反感。

“那个,饭已经好了。我……我准备下午去……去……”

女人咬了咬牙,“我想去人才市场,看看有没适合我的工作……”

不等程凡开口,女人又慌忙解释,“芸芸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我可以每天少吃一顿的!”

“每个月赚的钱,除了生活费也全交给你!”

看着脸色煞白的女人,程凡的眼中满是疑虑。

他只记得前一刻还在仙界执掌最强杀神殿,欲要带领万名追随者打破天道。

然而在天道的尽头,却被未知的吞噬能量吸收……

想到这,程凡的头又开始痛了。

零零散散的记忆疯狂的在脑海翻涌。

女人见程凡不说话,吓得忙摆手道:“对不起,你……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我去打扫卫生!”

见女人匆忙离开,程凡便起身去照镜子。

直到看见镜子里杂乱无章的头发,零碎的胡渣及消瘦的身板时,瞬间怔住。

“这不是我!”

他终于意识到,这里不再是仙界。

就连自己的身体和长相都变了,好似在进攻天道时出了意外!

程凡,无业游民,贪财贪色还酗酒喜欢赌博。

23岁在资产过亿的赵家当保安,凭借油嘴滑舌成功勾搭上赵家千金赵欣然。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本以为让赵欣然怀孕就能坐享其成,竟被其爷爷赵振华得知后直接驱逐家门。

还扬言,终身不得再踏进赵家半步。

那天,赵欣然义无反顾的选择跟随程凡。

因为她觉得自己绝不会看走眼。

奈何事与愿违,五年就已经被现实压得喘不上气。

如果没有芸芸,她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反观程凡入赘豪门的希望破灭后,整天就只知道游手好闲喝酒打牌。

关键自尊心很强,自己不赚钱也决不准赵欣然出去赚钱。

怕会撞见赵家人,又在背后各种耻笑他。

“不!”

程凡突然一声咆哮,只觉得血液上冲,顶得脑袋嗡嗡响。

“没想到我程凡一世杀神之名,就此毁于一旦……”

究竟什么样的人,才能活成现在这幅德行?

油嘴滑舌,不求上进,吃了上顿没下蹲都不知道出去赚钱。

妈的,世上为何有这么窝囊的男人!

他立刻伸出右手,只见一团如腥红血气般的气体缓缓浮现。

这是天地灵气,唯有修士能够释放。

程凡松了口气。

心道修为虽然损失大半,好在还能继续修炼。

“爸爸……”

就在程凡试图理清现在的关系时,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小女孩稚嫩的声音。

“爸爸,饭菜快凉了。”

小女孩正是程凡的女儿,芸芸。

五岁,准备上幼儿园的年龄。

然而因家里没钱和程凡的不重视,就只能一直拖着。

想到自己身为杀神,居然在一夜之间有了老婆孩子。

这种感觉,五味杂陈。

芸芸因为营养不良,所以身子骨发育的要比同龄孩子晚很多。

但那双大眼睛却很灵性,还有精致的五官都随了赵欣然的优点。

面对突然多出的女儿,程凡只能故作淡定的点了点头。

桌上只有一盘炖土豆,和一盘干煸豆角。

赵欣然紧紧的将芸芸揽在身后。

她怕无肉不欢的丈夫会突然大发雷霆,动手打孩子。

“你们怎么不吃?”

“我……我不饿,芸芸也不饿……”

看到赵欣然那局促的模样,程凡轻叹了口气,“我也不饿,你们吃吧。”

这么好的女人,放弃家财万贯跟着你到现在,居然不懂得珍惜。

只能说,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是个十足的废物。

“爸爸,你不要怪妈妈了好吗?”

“妈妈说家里没有钱了,所以才买不到肉。”

“等芸芸长大了,会赚好多好多钱,让爸爸每天都能吃到肉!”

赵欣然身上有伤,那是五天前吃饭时因为没肉,被程凡一顿毒打。

当时芸芸也在旁,目睹了这一切。

“我不怪她,你们吃吧。”程凡回道。

他没生气,反倒暗中通过灵气凝聚出一精致的布娃娃,递给了芸芸。

这是芸芸几天前才许下的生日愿望。

可惜她爸爸觉得买布娃娃是在浪费钱,就不了了之。

“呀!这是我最喜欢的布娃娃!”

“妈妈,你快看,爸爸送了布娃娃给我!”

看着欢呼雀跃的芸芸,赵欣然先是惊讶,随即越想越觉得不安。

她知道程凡轻易不会做这么做。

除非又动了歪心思!

程凡却并未多想,转身进屋。

他打算安安静静的把地球上的所有事物,先理顺了再说。

……

当天下午,芸芸一个人抱着布娃娃在胡同里玩耍。

这时,胡同外缓缓停了辆黑色的迈巴赫。

就见车里一容貌惊艳,气质出众的年轻美女漠然的问道:“配对结果?”

“完美匹配。”驾驶迈巴赫的吊梢眼青年立刻回道。

“确定都已经谈妥了?”

“那废物已经答应,10万贱卖女儿的心脏。”

“呵,如果我是赵欣然,一定跟他同归于尽。”

美女打开车窗,看向独自过家家的芸芸,“为了辰辰的未来,动手吧。”


午后的时光,总是悠闲地。

往常程凡这个时间,都会出门找两三个朋友打牌。

赵欣然本来打算等丈夫出门的空档,去人才市场打听工作。

突然,客厅沙发上的手机响了两声。

“程凡的手机?”

赵欣然下意识的来到沙发前,准备把手机递给屋里的程凡。

伸手时,赫然发现屏幕有条10万块的转账信息。

还有一条短信,至于发件人备注的是婷婷。

不知道屏锁密码,赵欣然没办法看到信息的内容。

但那婷婷两个字却异常扎眼。

因为那是她的堂姐,赵雨婷。

转账信息和赵雨婷的短信,一前一后只间隔不到两分钟,令赵雨欣起疑。

“她为什么要给程凡转10万块钱?”

赵雨欣心下一沉,立刻去找女儿。

她隐约记得赵雨婷的儿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需要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只是长期以来,都找不到可配对的活体心脏。

“不可能的,虎毒还不食子……”

赵欣然不停的安慰自己。

可此时的胡同里,哪里还有女儿的身影?

只有一精致的布娃娃,躺在冰凉的地砖上。

“芸……芸芸,你不要吓妈妈!”

“你快点出来吧,不要再和妈妈捉迷藏了好不好?”

赵欣然发了疯似得到处寻找,却始终没见到女儿。

渐渐地,她意识到女儿可能出了意外。

很快,赵欣然来到了堂姐的联排别墅。

这栋别墅是赵雨婷十八岁生日时,爷爷赵振华花千万送出的礼物。

和赵欣然现在住的出租房相比,差距太明显。

别墅里,吊梢眼青年戏谑道:“你妹妹来了,要怎么处理?”

“让她进来吧。”

赵雨婷正是之前坐在迈巴赫里的年轻美女。

她单手托着酒杯回道。

门开了,赵雨欣立刻闯进去质问道:“芸芸是不是在你们这里?你们把芸芸还给我!”

“哪里来的疯狗,刚进别人家门就狂叫个不停。”

赵雨婷起身,不紧不慢的出言嘲讽。

“对不起,我没想过要打扰你的生活。你只要把芸芸还给我就好!”

芸芸是赵欣然唯一活下去的依靠。

如果女儿没了,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杀。

“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

“女儿丢了,为什么要来我这里找?”赵雨婷居高临下的冷笑道。

明明两人是堂姐妹,而且都是豪门千金。

奈何一个满身香奈儿,另一个却只能穿路边摊。

但在气质方面,赵雨欣从没输过。

她笃定程凡把女儿卖给了堂姐,突然跪在地上哀求道:“姐,我知道错了。”

“求求你把芸芸还给我!”

从小到大,赵雨欣只跪过一次。

还是五年前离开赵家时,跪向了爷爷赵振华的背影。

那一跪不是因为后悔,是希望爷爷能够保重。

如今她再次下跪,为的却是女儿芸芸。

与此同时,她对自己的丈夫彻底失去任何希望。

她本以为程凡终有一天会改过自新。却没想到对方能冷血到连女儿都拿去交易。

程凡,我恨你一辈子!

“妈妈!”

突然,赵雨欣的耳边传来芸芸的声音。

她重新燃起了希望,发了疯的冲上二楼。

吊梢眼中年本来想阻止,无奈被赵雨欣咬了一口,直接把手臂咬的血流不止。

赵雨婷怒视一眼,“废物!”

骂完跟着冲冲上楼。

当赵雨欣推开其中一扇房门,眼前的景象却令她心如刀绞。

芸芸的脸上,胳膊上还有腿上到处都是鞭痕。

早晨扎的麻花辫,也已经散开,像极了小乞丐。

“芸芸,是妈妈对不起你……”

赵欣然一把将女儿抱在怀里。

“是芸芸不听话,害妈妈担心了。”

乖巧的芸芸忍着疼痛,反过来安抚赵欣然。

她越懂事,赵欣然就越难受。

心像是被人狠狠的揪住,眼泪夺眶而出。

那个男人为何要这么狠心?

这可是自己的亲骨肉啊,怎么可以!

随后赶来的赵雨婷,看到这一幕时阴沉着脸道:“一对贱货。”

她直接从钱包里取出一张协议。

上边白纸黑字写着,作为程芸父亲的程凡,愿将女儿的心脏以10万块的价格转让给赵雨婷。

手术会在三天内执行,不得反悔。

如若反悔,赔偿百倍。

看到百倍的赔偿款,赵欣然的脸上只剩绝望。

算下来,那就是整整一千万!

就算她还在赵家,也不可能随随便便拿出一千万。

但上边不仅有程凡的签字,还有手印。

“这是你五年前自己选择的路。要怪就怪自己有眼无珠,找了个废物当老公。”

赵雨婷冷笑道:“不过你可以放心,我只是给那小贱货一点教训。”

“毕竟她还有辰辰需要的器官。”

不能打小的,不代表大的也不能打。

赵雨婷忽然给吊梢眼一个眼神,后者心领神会的拿起鞭子骂道:“贱货,你以为自己还是赵家千金?”

啪!

吊梢眼的鞭子,直接甩在了赵欣然的身上。

“不要!你们不要打我妈妈!”

芸芸哭喊着想挡在妈妈面前,却被赵雨婷直接从光滑的大理石地板拖到走廊。

“妈妈!妈妈!”

接二连三的鞭打,使得赵欣然的身上几乎看不到完好之处。

意识模糊的她,眼里依然只有芸芸。

她想去抓女儿的手,但芸芸却被赵雨婷像条狗一样拿绳子绑在了护栏上。

……

程凡猛地睁开双眼,看了眼时间已是傍晚六点。

他摸了摸响了半天的肚子,心道凡人之躯果然很麻烦。

如果还是仙王之躯。就算百年不进食,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平时赵欣然都会在厨房做饭,今天为何这般安静?”

程凡离开卧室,才发现妻子和女儿都不在。

于是叹了口气,正打算去厨房找吃的。却无意间看到了沙发上的手机。

当他按照地球的记忆,成功解锁,并且看到屏幕上的转账信息和短信时。

周围的温度,瞬间骤降到了零点。

“这个畜生,那可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赵欣然本想跪在地上,求堂姐赵雨婷能绕过她们母女。

哪怕是狠狠地磕几个响头也好啊,只要芸芸能回到身边尊严什么的都可以抛弃。

她绝望的看着芸芸被拴在了护栏上,自己却无能为力。

也曾不止一次的想过,把芸芸带到这个世界是不是太残忍了点。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程凡只是拿芸芸做筹码。

赌赵振华会为了芸芸,让他入赘。

再不济,给笔钱远走高飞。

这种男人真的不配成为父亲,就算说成人渣也毫不为过。

但没办法,程凡把她拿捏得死死的。

中间几次想逃,都没能逃出对方的五指山。

太累了,她真的好想闭上双眼。

但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都是“妈妈,妈妈”的喊声。

“姐,你放了芸芸,我可以给你当牛做马!”

“呵,我家仆人多的是,缺你一个?”赵雨婷阴冷道:“我只要辰辰,能像正常人一样活着。”

“呜呜呜,你们不要再打我妈妈了……”

芸芸四肢趴在地上,想用这种方法挣脱绳子。

远远的望去,像条狗。

“我愿意把心脏给弟弟。只要你们不再打我妈妈,从我身上拿走任何东西我都愿意!”

芸芸今年才五岁,却有着超乎同龄人的乖巧懂事。

这种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怎能不让赵欣然这个当妈妈的感到心痛?

然而当父母车祸去世后,赵家真的没人再心疼她。

“刘医生什么时候过来?”赵雨婷问道。

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材,走在哪里都是焦点。

精致的五官,也不输当今任何女明星。

但再漂亮也只是外在,内心却阴险狠毒到令人发指。

在这世上,为了孩子着想的没有坏母亲。

但却不代表她本身是个好人。

吊梢眼就是被赵雨婷的外貌所吸引,看了眼价值六位数的名表回道:“估计很快就到。”

“我不要估计,我要确切的数字!”

赵雨婷恶狠狠地瞪了眼吊梢眼,“我们在做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我只希望手术在没有任何外力干扰的情况下,尽快完成。”

说完又望向赵欣然,眼中没有丝毫愧疚。

“反正你女儿活着也是生不如死。倒不如把她的心脏交给辰辰,用另一种方式活下去。”

“你没有权力这么做!”赵欣然突然赤红着双目吼道。

无论是谁,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赵欣然在内心无助的呐喊。

啪!

吊梢眼又是一鞭子直接打在了赵欣然的身上。

打得赵欣然已经彻底麻木。

看着眼神木讷的赵欣然,赵雨婷忽然笑道:“看你这么可怜,我可以给你个机会。”

“谢谢!谢谢!”

赵欣然不假思索的一遍遍道谢。

不料赵雨婷话锋一转,“我可以让你亲自观看这场手术。”

还有什么,比这句话听着更残忍?

在赵欣然的眼里,面前的堂姐就是恶魔。

砰!

别墅的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

就见一道身着白T恤的消瘦青年,迈着沉重的脚步闯进别墅。

青年正是程凡,看到短信之后便动身赶来。

他真的没想过世间会有父亲能丧心病狂到,连女儿的心脏都能交易。

再加上前世三千年无后,令他更加珍惜这突如其来的女儿。

“程凡,是你吗?”

赵欣然的眼睛已经哭肿,看东西也有些模糊。

直到看见上个星期,送给对方的T恤时才不敢确定的小声问道。

与此同时,愤怒与仇恨也席卷而来。

反观赵雨婷和吊梢眼都没想过,程凡这个废物会突然出现。

但来和不来,其实没什么区别。

见程凡只顾着爬上二楼,吊梢眼忽然朝周围的几名保镖吼道:“都愣着干嘛?动手!”

三名西装革履的墨镜中年同时扑向程凡。

他们各个虎背熊腰,肉眼可见的要比程凡大上一号。

加上地球的程凡是个游手好闲的废物,怎么可能会是对手?

砰砰砰!

三拳,程凡只用了三拳便将所有保镖打趴。

太弱,连仙界的孩童都不如。

若非穿越时修为损耗大半,只需一根手指就能解决。

吊梢眼和赵雨婷却难以置信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保镖。

心道这还是当初那个软饭男?

程凡上楼梯的步伐有些沉重,萦绕在手心的红色灵气仿佛随时爆开。

他蹲下身子用蛮力拽断绳子,将哭晕过去的芸芸抱在怀里。

随后望向赵欣然,却见对方不自觉的向后倒退。

或许在她眼里,程凡比赵雨婷更可怕。

反观程凡从未奢求得到原谅。

“有我在,这世上再没有人能欺负你们母女。”

今世的程凡是杀人不眨眼的仙界杀神。

但即便双手沾满鲜血,也会像常人拥有七情六欲。

更何况,记忆也已经融合成功。

如此妻女,夫复何求?

赵欣然原本有些抗拒,但现在的她无依无靠。

最终还是扑进了程凡怀里。

不停拍打着程凡,哭诉道:“你害的我们好苦。我早就想过离开你,你知不知道?”

“如果没有你,我的生活一定比现在更精彩,你知不知道?”

“芸芸想要一个爱她的爸爸,但你只会伤害她,你知不知道?”

三连问,问的程凡心情沉重。

他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却还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就凭你这废物,说出的话会有人信?”赵雨婷在旁阴沉着脸道。

刘医生没等来,却等来一个废物。

关键这废物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能耐,能把三名保镖同时打趴下。

但在她眼里,废物永远是废物。

她忽然朝吊梢眼吼道:“程文兵,你不是一直说爱我,为了我可以豁出一切?”

“既然你爱我,现在就杀了他!”

程文兵,苏杭资产过千万的程家大少。

无论身份论背景长相,他都配不上赵雨婷。

最开始,他对杀人的念头还有些抗拒。

但看到赵雨婷愤怒的目光,忽然冲下楼拿了把水果刀。

而后双目充血的朝程凡骂道:“合同是你这废物自己签的,现在又跑来要人。我去你妈的!”

“不要!”

赵欣然尖叫着看向水果刀,好像插进了程凡的小腹。

殊不知,刀在半空被程凡单手接住。

接着就听“啪啪”两声,程文兵突然歇斯底里的哀嚎着,“我的腿,我的腿!”

他就觉得膝盖以下一阵剧痛。

低下头才惊恐发现,两只腿的骨头竟同时错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