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我是来求包养的

我是来求包养的

千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向暖为了救母亲,走投无路之时,她仗着胆子找上了那个矜贵腹黑的男人黎川。当她说明自己的来意之时,男人对她百般厌恶,甚至恨不得让她永远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可是后来小女人一次又一次的靠近,却让他卸下了所有防备,让他贪恋不忘。于是人前冷漠傲娇的霸道总裁黎川化身为宠妻狂魔……

主角:向暖,黎川   更新:2022-07-16 02: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向暖,黎川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是来求包养的》,由网络作家“千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向暖为了救母亲,走投无路之时,她仗着胆子找上了那个矜贵腹黑的男人黎川。当她说明自己的来意之时,男人对她百般厌恶,甚至恨不得让她永远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可是后来小女人一次又一次的靠近,却让他卸下了所有防备,让他贪恋不忘。于是人前冷漠傲娇的霸道总裁黎川化身为宠妻狂魔……

《我是来求包养的》精彩片段

静谧的走廊上,向暖挺直了身子,深吸了口气。

为了救妈妈,她只能一鼓作气,一定不能退缩,抬脚,将云州最尊贵的豪华包间的房门踹开。

包间内瞬间安静,一众左拥右抱的男男女女的眼光,都看向站在门口的向暖。

淡粉色的衬衫,更加突出了她的上身曲线,走廊里洁白的灯光,更是衬她的肤如凝脂,尤其是深紫色的短裙,露出秀场笔直的腿,简直是完美的勾勒一个女人最柔美的焦点。

“我找我未婚夫,黎川。”向暖紧紧地握着拳头,虽然紧张,可却带着明媚到极致的笑容。

里面的人目光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闯入者吸引,片刻之后,才觉得诧异,幸灾乐祸和惋惜。

所有人的目光默契的转向坐在首位上的男子。

他的身边却没有任何人。

包厢中的灯光是暧昧的酒红色,向暖笔直的站在门口,看不清男子的脸。

双手紧紧地握成拳,眼底闪过一丝慌张。

见无人开口,把狼狈隐藏,吟吟的开口道,“咦,这里也没有我未婚夫吗,我还以为找了十几件包厢,在这里呢。”

她的眼中带着一闪而过的冷意。

既然来这里围追堵截黎川,怎么可能不做好功课?

这个男人单方面退婚,让她的好父亲跟继母急了,就想着怎么把她送上他的床,还一副道貌岸然的嘴脸,说是为她好。

这些都不是她在意的,她要的只是钱去救妈妈!

包间中终于有人忍不住站起来,却又被人拽回去,跌坐在沙发上。

首位上的男子终于动了,举手投足间,都犹如帝王般霸气,他晃了晃手中的红酒。

“你找我?”黎川修长的腿优雅地交叠,清冽的声音瞬间将包厢中的暧昧气息打破。

一室的冰冷。

向暖嘴角抽了抽,尼玛装逼遭雷劈。

忍不住抖了抖,可是,箭到弦上,不得不发,一鼓作气走过去,“对啊,我来找我的未婚夫,他叫黎川。”

“咦?黎少,不是已经退婚了吗?”一人疑惑的问道,看看黎川,又看看向暖。

向暖磨牙。

废话,她当然知道退婚了,蛋酥,“退婚了?谁说的?川川这么爱我,怎么可能会退婚?”

黎川直起身子,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清俊的五官丝毫不差的映入他的眼眸。

“爱你?”黎川冰冷的问道,想要倒贴他的女人太多了,这个打着未婚妻名号的路人甲,果然够胆。

向暖很果断的点头,“川川,爱我这件事情,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呢?你看看,你让我来这里找你,我就一鼓作气的来了,别害羞嘛,来,拿出你的风范,别让人家笑话。”

卧槽,她都要被自己这玛丽苏的口气恶心到想吐,果然,装深情这么高端的戏码,她还没有练到火候。

所有人都是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这个时候,他们才看清楚她的脸。

他们的心中只有三个字,狐狸精。

她的一颦一笑都带着不经意的勾人,让人心痒难耐。

有几个男人甚至看的都移不开视线,也不知道是这里酒红色的灯光太过暧昧,还是向暖真的太会勾人。

即便是很简单的衬衫,却完美的勾勒出她的饱满妖娆,衬得这个女人像个妖精一样。

如此放肆的人,难怪能做出那些大逆不道的事情,真是可惜了。

黎川双眸一眯,害羞?

他需要这种东西吗?

向暖看了一眼在座的,口气也有些不悦,“我跟川川谈情说爱,你们在这里当电灯泡,合适吗?”

说完,还很风情的绕过他们,走到黎川的跟前,倏然俯身,与他靠的极近,呼吸与呼吸碰撞,暧昧节节攀升。

黎川冷冷一哼,原本坐着看戏的人全部起身往外走,离开的时候,眼睛时不时的瞟向向暖,心中都带着无限大的疑问。

这个女人究竟想干什么?

“川川真乖。”看着眼中隐隐有怒意的黎川,向暖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明媚。

原本离开的人听到这四个字,脚步一个跄踉,都不由得大骂一声卧槽,这么巨大反差萌的称呼,让他们差点给跪了。

这女的简直是在找死。

“你满意了?”黎川一条胳膊霸气的搭在沙发上,本是他坐着,向暖站着,可此刻的她,竟然有一种被俯视的感觉。

然后不知死活的点了点头,“作为你的未婚妻,我非常的满意。”

黎川冷笑,“我很好奇,是什么支撑着你这可笑的自信?”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确是有几分姿色,可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想勾引他的人,哪个不是上乘姿色的人?

对于美女,他已经看的麻木,可从未有人入得了他的眼。

向暖摇了摇头,然后坐到他的腿上,鼻尖贴着鼻尖,眼中闪过一丝嘲讽,自信?

放屁。

特么的,她可是全校公认的狐狸精,抢闺蜜的男友,勾搭姐姐的未婚夫,自信?

这特么是个什么鬼?

要不是黎川退婚,她拿不到钱,否则也不会用这样的方式作践自己。

“要不是川川宠我,我怎么有胆量坐到你的身上?”此刻的向暖非常的想要吐槽,天知道她一点都不想跟这个男人扯上关系。

本来这婚约作废,她是乐见其成。

可是,父亲跟继母这两个极品奇葩却认为她不会勾引黎川,没有作为女人的娇媚,才让大鱼跑了。

可笑的是,他们居然不知道这个男人长什么样。

只知道这个男人,是帝爵国际总裁,权势滔天,咳嗽一声,整个决市都要抖三抖,谁人敢惹?

现在,她却被这个男人退掉,父亲跟继母坐不住了,就想着能做点什么将她塞到黎川的身边。

看到这种一脸大爷很有钱,大爷目空一切的鸟样,向暖莫名的就鄙视。

黎川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冷笑,这个女人已经成功的挑起了他的兴趣,“然后呢?”

尼玛!

然后?

卧槽,你还想怎么然后?

向暖笑眯眯的看着她,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男子身上好闻的清冽气息瞬间铺满了整个鼻翼。

“我是来求包养的。”这就是她的目的。

黎川顿了顿,贴着自己的身子,让他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刚刚还不觉得,可此时,向暖温热甜腻的气息交汇在他的鼻尖,非但不觉反感,反而觉得有些喜欢。

“包养?”


黎川神色淡淡的看着坐在自己腿上的向暖,眼中闪过一丝嘲讽,“你有哪点值得本少包养?”

向暖很淡定的保持微笑,可是心中却已经将这个男人的祖宗十八代,从头到尾亲切的问候了一个遍,才清了清嗓子,本就离黎川很近,此时更是鼻尖贴着鼻尖。

女子巧笑焉兮,朱唇轻启,“黎少这么说可就伤人了,你看,有几个姑娘敢这么大胆的追求你?别的不说,就我这份勇气,还不足以让你刮目相看吗?”

妈蛋。

哪一点?

她还嫌弃他呢?

毛病。

黎川将女子眼底的狡黠尽收眼底,突然轻笑出声。

这一笑,如同春暖花开,饶是鄙视黎川的向暖,此刻也有瞬间的怔忡,不得不说,这个男人长得真是太好看了。

“的确,如向小姐这般不要脸的,真没几个。”笑意收起,嘲讽的说道。

有哪个女人胆大包天到这种程度?

“我当黎少这是夸奖,如何?”向暖丝毫不在意他的讥诮,反而笑的更加的妖艳。

“我给你分析一下,包养我的好处,可以替少爷你挡苍蝇,不高兴的时候,还可以给你讲段子,诸如此类的好处,不胜枚举,小川川,您意下如何?”

尼玛。

这话说的她自己都心虚。

黎川似乎对这些个好处很感兴趣,沉默了片刻,身子往后一靠,离她远了一些,少了她清浅的呼吸,他勾起了嘴角,“本少并不需要。”

拒绝。

向暖勾了勾嘴角,柔软的身子紧紧地贴着他的,她也知道这些根本就是扯淡。

冷哼一声,大不了就用美人计勾搭她,她虽然算不上绝色,但今天出来还特地打扮了一番,画了精致的妆容,应该,是可以过关的吧?

黎川不着痕迹一僵,神色微变。

“黎少,你都没试过,怎么就说不需要?”向暖磨牙,她的唇,碰着他的,淡淡的香气扑面而来。

黎川偏头,神色不明看着她脸上的妆,以及红色的口红,神色也染上了些许的嫌弃。

骨节有力的手指,捏住向暖的下巴,“你凭什么这么自信?”

对于这个被退了婚的未婚妻,黎川自然是见过的,一个乖巧到傻气的女人,笑的一脸天真。

他嗤之以鼻,这种时刻需要被保护的无知姑娘,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唯一值得肯定的是,就是她那张脸,还能看。

可今日一见,不由得勾起嘴角。

看来他的信息有误。

“哎呦,”向暖一脸的嗔怪,风情的水眸,被她运用的十分的妖娆勾人,“黎少,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大张旗鼓的退婚,不就是想让人家来找你吗?”

说完,她还一副你看我没有猜错的表情,尤其是那得瑟的小眼神。

其实,她都要快被自己恶心透了,尼玛,两人分明是两看相厌,偏偏她还非得无耻的说黎川为了见自己,才会出此下策。

听闻,黎川好看的眉头挑了挑,竟然有一瞬间的无语,这是什么逻辑思维?

见他不语,向暖一咬牙,直接贴上他薄情的唇,娇媚的大眼睛闪过一丝受伤,“难道川川不是这个意思吗?”

她今天解锁了一项新技能,无耻至极。

她的手也没有闲着,具有挑逗性的在他的胸膛画圈圈。

黎川身子一颤,她的手所过之处,如同触电一般麻痒,浑身的血液开始沸腾,叫嚣着掠夺在自己身上点火的女人。

感觉到黎川的反应,向暖勾唇一笑,红唇慢慢的离开他的唇,温热的呼吸打在他的颈间。

黎川自然不是吃亏的人,霸道的扣上她的腰,整个人变得邪肆魅惑。

骨节分明的手,摸上了她一副的扣子,甚至是有些粗鲁的扯开。

向暖身子一僵,此刻她整个人都趴在黎川的身上,暗骂一声流氓。

一路往下,然而,解开第二颗纽扣的时候,黎川用力的咬了一口她精致的锁骨,女子特有的馨香,更是燃的他血液沸腾,与此同时,一把扯开她的衬衫。

嘭嘭嘭。

剩下的三颗衣扣应声而响,本就暧昧的包厢里,此刻平添了几分浮靡。

“川川,占了人家便宜,可是要负责的哦。”向暖咬牙,此刻她真的很想一脚踢爆他。

她丝毫没有反思,一个尤物般女子如此的挑逗,正常男人哪个还会淡定如水?

“你想怎么负责?”黎川眼底滑过一丝嘲讽,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他的手,已经滑到了她修长的腿。

向暖轻颤,却不肯低头,“人家想怎么都行?”

整个决市谁不知道,黎川的便宜,可不是谁都能占的。

“说来听听。”黎川轻笑一声,接近他的女人,都是为了他的钱,他的权。

“当然是对人家负责,川川,人家要你以身相许哦。”向暖都快被自己恶心吐了。

违心的话,还是不要经常说,否则会遭报应的。

“以身相许?”黎川笑了,似是在笑她的自不量力。

刚要动,向暖嘟着嘴,一副你怎么能这样的傲娇表情,“人家说的以身相许,是让川川娶人家。”

她心中一点把握都没有,毕竟以他的威名,负责神马的,都是浮云。

“看你表现了。”黎川冷笑,笑她的不自量力。

向暖神色一变,一副你欺负了人家,还像不认账的指控道,“川川,你怎么能这样,人家都是你的人了,你还欺负人家,人家不依。”

卧槽,她已经鸡皮疙瘩群魔乱舞了。

不过也无所谓了,就算对方不是黎川,也会是其他人。

见他依旧似笑非笑,向暖有些慌了,“川川,你想吃霸王餐?”


看着向暖一脸的慌张,素来冷硬的黎川竟然破天荒的出现了一丝裂痕。

向暖就那样看着明显已经被挑起情欲的黎川,眼中闪过一丝挣扎,这把牌,必须得赌,赌了,不一定能赢,但不赌肯定是输!

“黎川,你还希望人家怎么表现,都已经不愿万里来色诱你了,你还嫌弃人家。”

看得出黎川的冰冷有些消融,不由更加得寸进尺。

“如你所愿。”黎川轻笑,只见向暖脸色一变,就听到电话铃声响起。

向暖的脸色倏然就变得很不好看,冰冷的嘲讽,同时也松了口气,看来暂时能脱离魔掌了。

坐到沙发的另一端,摁了接听键。

“向暖,你个死丫头,跑到哪里勾搭野男人了,未婚夫不要你了你还有脸到处乱跑,你不知道你爸爸为了你的事情病倒了吗,你赶紧来医院,”

还不等她有任何回应,电话就已经挂断了。

黎川眯了眯眼睛,电话的内容她听的一清二楚,墨黑的眸子染上淡淡的不悦。

向暖起身,已经换上了巧笑焉兮,好像刚刚讥诮的人好像不是她一样,“川川,可别忘了,你已经以身相许的事实,人家还有事,等你哦!”

深吸了口气,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被扯坏的衬衫,“川川,借人家件衣服呗。”

她的语调轻佻,带着些许的不正经,偏生这样的调调,若有似无的撞进了黎川的心里。

对于眼前这个女子,谈不上喜欢,可也不反感。

视线扫了一下旁边的西装外套,那意思很明显。

衣衫不整的向暖,更是别具风情,黎川甚至想要不顾一切的将人压在身下。

向暖感激的笑了笑,一把抓起外套就往外跑,这个地方,再呆下去可就真的要变成修罗场了,明显已经感觉到黎川的变化,她要是再不闪人,恐怕就真的要倒霉了。

看着已经走远向暖,纤瘦的脊背挺拔坚韧,淡淡的喊了一声,只见一西装男子快步走进来,听黎川吩咐了几句,再次离开。

扫了一眼沙发上多出来的钱包,黎川顿了一下,才拿起来,打开,里面是向暖的身份证跟学生证,还有一张照片。

黎川的眸色一深,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

向暖走的速度很快,不巧,碰见了那群被自己赶出来的人。

其中一个男的诧异的看着她,长大了嘴巴,那模样非常的吃惊。

向暖脚步一顿,心想,慌什么,这种时候,一定要把戏做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衬衫,虽然披着黎川的西装外套,被扯坏的衬衫还是若隐若现。

她是谁?

她向暖可是公认的狐狸精,怎么可能会惧怕这种场面。

风情的撩了撩头发,外套的一端正好倾斜下去,被扯坏的衬衫,几乎是完全暴露。

衬衫的里面是穿了吊带背心,所以就算是露出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好巧啊,”

面带笑意的与他们主动打招呼。

所有人都是一怔,看着身材火爆的向暖,尤其是被撕扯过的衬衫,更有一种禁欲的美感,让人血脉喷张。

他们的心底同时涌现一个问题,那就是,黎少真的动了凡心了?

若说向暖的衬衫只是被撕扯坏掉,他们恐怕不会有多余的想法,重点在她身上的那件外套。

黎川的外套。

谁不知道,黎川最不喜欢有人靠近,尤其是女人,更别说有绅士风度的贡献自己的外套。

所以,他们认定了黎川跟眼前这个如同狐狸精一般的女人,肯定有什么不清不白的关系。

声势浩大的退婚,居然变成了一场闹剧,就是不知道权倾天下的黎少,如何收场了。

向暖笑了笑,看到这些人脸上的的震惊,她表示,很满意自己制造出来的这场闹剧,起码效果惊人,倒时候黎川不认账,她可是翻脸不认人。

说了声拜拜,便扬长而去,剩下一众人,风中凌乱。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前台看到向暖这副模样,都不由得楞了一下,尤其是她身上的外套,更是震惊。

“亲爱的姑娘,”向暖笑得更加的风骚了,刚刚出来的时候,居然发现,黎川的西装口袋里有几张百元大钞,这特么哪都是钱,果然是行走的ATM机。

现在流行满身软妹币,才能显示暴发户的身份吗?

前台迅速回神,换上了讨好的笑容,“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向暖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那几张软妹币,“川川,哦,黎少口渴,麻烦你给他送几瓶水。”

装有钱人真是太TMD爽了。

前台赶忙从她的手中接过钱,“您放心,我立刻送过去。”

黎少可是俱乐部的至尊VIP,在这里,会享受最豪华的待遇,怎么可能会口渴,唯一的可能,就是眼前的姑娘在炫耀,不,应该是说,想要把她跟黎少的关系,弄得人尽皆知。

但是,她身上那件外套,就是最好的特赦令,没人敢反驳。

向暖点了点头,“多出来的就是小姐的辛苦费哦。”

一边说还一边给她跑了个媚眼,才转身离开。

转身之后,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

等一下,她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到了医院,向暖冷笑一声,刻骨的讥诮,推开病房的门,就看到她的好父亲,向华荣懒洋洋的躺在病床上,红光满面,她就知道,这个男人平日里最注重养生保养,怎么可能会生病?

千万不要说忧思过重。

“小暖,你可算是来了,你爸爸念你念得紧,快点进来。”继母杨梓云,年过四十,却依旧风韵犹存,尤其是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十分的娇柔。

看到向暖立刻笑脸相迎,一副我是你亲妈的模样。

向暖冷冷的看她一眼,这个女人最会在父亲面前装柔弱,嘲讽道,“医院都是你们开的,就算是弄个死亡证明,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我说的没错吧,爸爸?”

看着躺在病床上,一脸不耐烦的向华荣,向暖只觉得心凉,自从杨梓云嫁到向家,父亲就变了,变得可怕。

“你个孽障,是不是就盼着我早点死?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向华荣怒目而视,看着向暖的眼神,如同看着仇人一般。

这个小畜生,没出息到这种程度,未婚夫退婚,这是多大的笑话,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对方退婚,尤其是对方那么比向家有钱多了,只知道姓黎,可惜他们没有见过那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