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范清遥百里凤鸣重生太子娇娇妃

范清遥百里凤鸣重生太子娇娇妃

范清遥百里凤鸣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那一世,范清遥是名门之女,神医传人,医术精湛卓荦超伦。可她却毒害逆党忠良,认贼作父,威胁至亲为他谋权夺得皇位。外祖一家死无全尸,哥哥姐姐不得善终。被榨干价值的她打入冷宫,惨死在他手中的剔骨刀下。再次睁眼,她竟是回到了十岁那年。人还是那些人,事儿还是那些事儿,范清遥却誓要扭转乾坤!病重的母亲,废物的姐姐,无名的哥哥,她要亲手为她们谋一个幸福安康,鹏程万里。霸她母亲的...

主角:范清遥百里凤鸣   更新:2023-02-27 16: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范清遥百里凤鸣的女频言情小说《范清遥百里凤鸣重生太子娇娇妃》,由网络作家“范清遥百里凤鸣”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那一世,范清遥是名门之女,神医传人,医术精湛卓荦超伦。可她却毒害逆党忠良,认贼作父,威胁至亲为他谋权夺得皇位。外祖一家死无全尸,哥哥姐姐不得善终。被榨干价值的她打入冷宫,惨死在他手中的剔骨刀下。再次睁眼,她竟是回到了十岁那年。人还是那些人,事儿还是那些事儿,范清遥却誓要扭转乾坤!病重的母亲,废物的姐姐,无名的哥哥,她要亲手为她们谋一个幸福安康,鹏程万里。霸她母亲的...

《范清遥百里凤鸣重生太子娇娇妃》精彩片段

飞雪如飘絮,又一深冬。

    破旧的院落里,一位女子趴在地上,仰头微笑。

    斑驳的伤痕像小蛇一样扭曲缠绕在她白皙的面颊,残废的双腿,被人剁掉的双手,让她费尽力气,才勉强从屋子里爬了出来。

    这是她夫君登基的第三年吧!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索性出来再看一眼这个世界。

    世人都说她范清遥是天定凤女,这辈子荣宠不衰,富贵泼天。

    直至她嫁入皇家,她的夫君从一个闲散皇子位登九五,她自己也信了。

    哪怕她知道,自己不择手段,用尽平生所学,毒害那些逆党忠良,威胁大哥协助在左,说服外祖父辅佐在右,为他拉拢了满朝武将,落下不义的骂名!

    她都知道,可是她还是相信,她的夫君是爱她的。

    但她终究没有料到,兔死狗烹,他的爱原来都是假的。

    “嘭!”

    朱红落尽的破门被人推开,一位身着华服,头戴凤冠的女人在众宫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在看见趴在地上的范清遥时,娇艳的红唇勾起一丝冷冷地讥嘲。

    “呦,姐姐,这是嫌弃屋子热吗?来人,給皇后娘娘褪尽衣衫。”

    宫人们麻利地将范清遥架起绑在了木桩上,剥了她的衣衫,扔在地上。

    那瘦如枯槁的身体,在萧瑟的寒风中单薄如纸,却还是没吭一声,气度超然。

    范雪凝的眼中闪过一丝憎恨的阴狠,她最讨厌的就是范清遥这幅高高在上的嘴脸,仿佛无论身处何地,都可以淡然自若。

    今天她一定要撕破这个女人虚伪的面孔,范雪凝那一双妩媚的眼中瞬间噙满了厌恶的幸灾乐祸。

    “对了,姐姐还不知道吧?一直为你撑腰的花家死绝了,皇上有令,将你外祖父那残碎的身体喂了刑场附近的野狗,你外祖母就算咽了气,仍旧要被挂在城门前示众,听说你的花家女眷,一律发卖为娼妓,终身以色侍人,还有你那些个舅舅,哥哥,被火烧的啧啧啧……听说连一块骨头没剩下呢。”

    花家是范清遥的母族,她的外祖父,外祖母,包括她的舅舅哥,她所有至亲之人。

    范清遥眼神终于变了,她料到了今天,但是还是心疼那些因她受尽折辱的亲人。

    她仰天长笑,宫人都以为这位昔日统领六宫的皇后娘娘疯了。

    只是她笑着笑着,那眼泪便是落了下来,“是我眼瞎心盲,人畜不分,落得今日,我无怨无悔,只是可怜我母族被你们这狼心狗肺的野兽,这般折辱,我是无力回天,但你们逼我交出的《医典》,今日我依旧不会吐露一个字,你们动手吧,快一点我还能在黄泉路上追赶一下祖父,舅舅。”

    范清遥字字珠玑,铿锵有力,说完后闭上了眼睛。

    范雪凝从身后的宫人手里抢过一把剃刀,生生朝着眼前那瘦骨嶙峋的身体剜了去。

    “啪嗒!”

    一块鲜红的血肉掉落在地,整整三年,每日范雪凝都会想方设法的来折磨她,让她变成了这幅不人不鬼的样子。

    疼痛于她来说,早已如同吃饭一般无味。

    范雪凝讥讽得叫骂,“范清遥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天之骄女,神医圣手,你就是一条狗,早点交出来我会让你死个痛快!”

    “皇上驾到——!”

    众人的簇拥下,当今的西凉帝傲然而来。

    “皇上,姐姐还是不肯说呢……”范雪凝投入他的怀抱,满面娇羞。

    “辛苦凝儿了。”他只看着怀里的人儿,目光充满柔情。

    范清遥睁开了眼睛,目光中的愤怒,让西凉帝看着心寒!

    “百里荣泽。”

    她的声音干裂而沙哑,冰冷到毫无温度。

    如同一把锋利的剑,扎得西凉帝心下一颤,面露出一丝惊慌。

    “来人,处死这个贱婢,我堂堂一国之君,总能找到想要的东西,不要在她身上费时间了。”

    西凉帝似是嫌侍卫太慢,竟一把抢过了范雪凝中的剃刀,直刺入那曾为了他而鲜活跳动了十年的心脏。

    三年了。

    她第一次觉得如此轻松,不用在愧疚中惶惶渡日。

    她范清遥终于不信了,垂死的眸中凝聚的是万劫不复的恨意。

    “百里荣泽,范雪凝,你们最好祈祷不要有来世……”



范清遥再次醒来的时候,耳边传来了阵阵呢喃。

    “月牙儿,月牙儿……”

    是谁的声音如此沧桑而又沙哑?

    范清遥迷迷糊糊地想着,她出生的那晚残月如镰,祖母觉得不吉利不圆满,竟是生生站在母亲的院子里骂了近一个时辰才肯罢休。

    后来,范家的所有人都视她为不吉,只有娘亲时常摸着她的头发轻哄着,“娘亲的月牙儿,才是真正的贵女天降,他们都有眼无珠。”

    范清遥终于想起,月牙儿是她的乳名,只是娘死之后,便无人再如此唤过她。

    娘……

    娘!

    猛然睁开眼,黄墙破瓦,霉味扑鼻。

    范清遥惊的站起身,这才发现自己的脚是在的,再看手……也是在的,那不断掉着土屑的墙上挂着一面斑驳的铜镜,而铜镜映照的,竟是她十岁的脸!

    “月牙儿……娘的月牙儿……”

    冰冷的炕上,一个女子颓然瘫躺在上面,蓬头垢面,嘴角沿着淡淡的血迹。

    她双眼一下一下地轻磕着,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却如执念一般喊着她最不舍,最放心不下的名字。

    “娘……”

    范清遥梗咽着扑到了炕边,紧紧地握住了那枯如树枝一般的手。

    这一刻,她终于相信自己回来了。

    意识渐渐模糊的花月怜,干裂的唇勾起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她梦见她的小月牙儿唤她娘了,她梦见她的小月牙儿不怪她了,只是她的小月牙儿怎么哭了?

    她多想抬手擦掉小月牙儿脸上的泪,可是她却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太累了……

    范清遥吸了吸鼻子,伸手轻轻摸进了自己的袖子,很快,一个细长的小包被她摸了出来,打开,里面是从粗到细整二十四根银针。

    上一世,她嫌自己的娘自恃清高,才导致了她过上了这种困苦的日子,就连娘垂死挣扎时,她都不愿靠近半步,直到多年后,她才知道她有多愚蠢。

    整二十四根银针在还没有完全张开的手指减灵活而动,每一下落针一寸五刚好,一直到察觉到娘亲的呼吸变得均匀,范清遥才呼出一口气,将银针整理好收起进袖子。

    娘劳病多年,思郁成疾,她知,银针只能保命,但若是想根治……

    “砰!”

    破旧的房门被人用力踹开,一个中年男人大步走了进来,昂首阔步,趾高气昂。

    “每次见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装给谁看?”冰冷的言语充满着讥讽的腔调,陌生人还要冷漠。

    而他,偏偏就是冷炕上花月怜的相公,范清遥的亲爹,当今西凉国丞相之长子,范俞嵘。

    范清遥循声转身,黑眸淡漠,将花月怜不动声色地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范俞嵘愣了愣,有一瞬的错觉,他竟是在这向来懦弱的女儿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傲然的冰冷之气。

    “踏踏踏……”一阵欢快的脚步声从门外响起。

    一个八岁大的女娃娃跑了进来,华服裹身,首饰满身。

    范清遥的眼瞬间冷如寒霜,让人不寒而栗。

    她倒是忘记了,十岁这一年的今天,正是她第一次见范雪凝的时候!

    “爹爹,还没好吗?凝儿想当大小姐,大小姐!不要当二小姐……”范雪凝扑进范俞嵘的怀里撒着娇,大大的眼睛闪烁着让人无法拒绝的讨宠。

    儿时的范雪凝同十年后的一般,从小便被那个抢了别人相公的娘教导了一身炉火纯青的子虚伪善。

    范俞嵘被闹得心尖一疼,转眼看向范清遥时,眉宇却更加冰冷厌恶。

    “你娘离府多年,这些年都是你伶娘一直在打点着范府的琐碎,凝儿也大了,再过几年便要许配人家,你劝劝你娘,早些将让位书写书来,也好让凝儿顺理成章的成为范家嫡女。”范俞嵘耐着性子的道。

    范清遥面无表情,冷笑在心。

    若非顾忌着她外祖父是当朝的骠骑大将军,就凭范家想立偏为正,又怎么会轮得到让她那五年不进范家大门的娘来写让位书?

    范俞嵘被那双漆黑的眸盯得有些难受,心虚的呵斥道,“你不要忘了,凝儿可是你的妹妹!”

    范清遥扬起沾满灰尘的脸蛋反问,“您何曾记得,我也是您的亲女儿?”

    范俞嵘惊愣地瞪眼,被噎得脸色发青,这还是他那个懦弱无助的大女儿吗?

    范雪凝本就娇生惯养着长大,自受不得眼下这脏乱的环境,见爹爹愣住了,没了耐心的拧了拧眉,竟是主动跑到了炕边拉拽住了花月怜的胳膊。

    “爹爹,这恶婆娘死了,死了是不是就不用写让位书了?”范雪凝一边说着,一边狠命地拉着花月怜的胳膊。

    “啪!”

    狠狠的一巴掌,清脆而又响亮。

    “我娘只是累了,她没死,当然,你也可以喊她恶婆娘,但是你记住,有这恶婆娘和我在一天,你都别爬上范家嫡女的位子!”范清遥眸色冰冷,声音掷地有声。

    范雪凝又是疼又是惊,直接嗷唠一声地哭嚎了起来。

    范俞嵘心疼的将范雪凝揽在身前,上前就要去抓范清遥,只是还没等他的手碰到那清瘦的身体,就见一个肥硕的婆子冲了进来。

    “大清早的哭丧呢?范清遥我告诉你,就是你娘死了你也得交房钱!”刘婆子凶神恶煞地瞪着眼。

    范清遥漆黑的眸,落在了范俞嵘的身上,“这是我爹,他是来帮我们交租的。”

    “范清遥你……”

    范俞嵘还想抓范清遥,却被刘婆子抢先一步抓住了手臂。

    “这位爷,看您的穿戴还真是不俗,走,将这三个月的房钱一并结了。”刘婆子仗着肥粗二胖,直将范俞嵘拉出了屋子。

    再看那哭成了泪人的范雪凝,被刘婆子的粗腿撞得几次倒地,身上的衣衫眨眼滚成了泥球。

    范清遥趁机将院子里的破板车推到了门口,将花月怜背起轻放在了车上,推着车子朝着村外走去。

    在路过刘婆子家的时候,隐约可见那被刘婆子纠缠着的一大一小,她无声地勾了勾唇。

    娘拼死给她留下的名分,她自不会拱手让人。

    范雪凝,咱们来日方长。



寒冬腊月的天,鹅毛大雪下的盖了满城。

    范清遥推着残破的板车站在了花府的门外,抬手敲响面前的红漆大门,小小的身体冻得僵硬,就连被板车磨破的手心都不觉疼了。

    很快,厚重的大门被打开。

    小厮探头张望,瞧见门口站着个穷酸的小丫头,语气很是不耐烦,“臭要饭的滚远一点,这花府的大门也是你想敲就敲得的?”

    “花耀庭是我外祖父,我叫范清遥,你若不信,寻个人问问便知。”范清遥瘦小的身体于寒风中站的笔直,丝毫不退缩更不畏惧。

    小厮被愣了愣,这小丫头看着穷酸瘦小,可那说话的气势倒是这比寒风还凛冽上几分,又一想,府内老夫人的长嫡女确实嫁给了当今的范丞相之子,赶忙将门留了个缝转身匆匆禀报去了。

    此时花家的正厅,银碳烧得正旺。

    花家的四个儿媳正围坐在一起磕着瓜子吃着点心,听闻小厮来报说是范家的长嫡女带着清遥小姐回来了,几个人的脸色均露出了诧异之色。

    二儿媳春月是个没注意的,当下好奇地问,“大嫂,你说小姑嫁给当今丞相的儿子不惜跟公婆反目,怎么现在忽然就跑回来了?”

    三儿媳沛涵拧着眉,“估计是在府中的日子过不下去了吧,西凉谁不知道那丞相的儿子将一个妓女迎进了门,可怜了小姑当初的一番苦心。”

    四儿媳雅芙心急地看向小厮,“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把人请进来啊!”

    其他几个儿媳听了这话,均是赶紧站了起来,虽说她们和这唯一的小姑没什么交情,可毕竟是花府唯一的长小姐,如今回府自是怠慢不得的。

    唯独大儿媳凌娓直接冷了脸,转头朝着门口的小厮骂道,“请什么请?嫁出去的人就是泼出去的水,告诉花月怜,我们花家庙小,可容不下她这座大佛。”

    小厮被骂跑了,其他的媳妇儿尴尬地站在原地,心中暗骂着大儿媳凌娓的心狠,可面上却没人敢再多说一个字。

    花家的老夫人是西凉神医世家的长女,只是这医术传女不传男,所以花家府内一直都是重女的。

    正因为花家长女当年弃家不归,她们的女儿才能够跟着老夫人学习医术,若是这个时候花月怜领着范清遥进门,一切就都泡汤了。

    其他几个媳妇虽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好歹那门外站着的是她们的小姑,她们总不能如此昧了自己的良心,奈何自从花月怜走了后,大儿媳凌娓便仗着的大儿媳的身份压着她们,她们又怎敢多说半个字。

    鹅毛大雪还在下着,小厮打开门,看着门外已经快要被雪埋了的范清遥,叹了口气,“府里的少奶奶容不下你,你还是赶紧走吧……”

    语落,直接关上了府门。

    范清遥孤零零地站在门口,望着足有自己三个高的大门,心比天还要冷。

    小厮不敢得罪主子只得含糊其辞。

    范清遥却心里清楚,能做出这种事的只有大舅的媳妇儿大儿媳凌娓。

    上一世,大舅娘为了巴结成为皇后的她,无不是整日进宫拉着她攀亲带故。

    而她听信了大舅娘的挑拨,只当其他几位舅娘嫌弃她是个没娘的野种,故将那数不过来的金银珠宝,良田房契,全送给了大舅娘。

    可她以为最亲近的大舅娘,却在她被打入冷宫的第二天转头便巴结起了范雪凝。

    “月牙儿,月牙儿……”身后,响起了干哑的声音。

    范清遥跑回到板车前,脱下自己的衣衫盖在了娘亲的身上,“娘亲不冷,不冷,很快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花月怜抬着眼皮,空洞地望着花府的牌匾,“算了,月牙儿,当初是娘不顾家人的反对,执意要嫁出去的,现在落得这般下场也是我罪有应得,我们还是走吧……”

    “娘亲当初走了才有了月牙儿,现在让月牙儿带娘亲回家,娘亲不怕,月牙儿会一直在娘亲的身边,月牙儿要娘亲活过来,长命百岁!”一阵寒风夹杂着冰雪吹进了衣领,范清遥清瘦的身体抖了抖,冻得发紫的小手不觉攥紧成拳。

    想救娘的命,不但需要治更需要养。

    只是那贵的要死的药材根本不是范清遥现在敢去奢想的,所以她唯一能做的便是带着娘亲的娘家。

    花月怜愣了愣,干涩的眼睛不知何时涌上了一层酸涩的湿润。

    她以前竟是不知道她的月牙儿竟也能这般的无所畏惧。

    意识再次渐渐模糊,可那干裂的唇却挑起了一个欣慰的弧度。

    范清遥抱紧娘亲枯瘦的身体,再过三天便是年关了。

    前一世外祖父外祖母均是信佛之人,年关前十天均会去寺庙暂住烧香祈福,大年二十九戌时回,外祖父亲口与她说过,唯独她十岁这年是个例外,提前两天回了花府。

    现在算来也差不过快要到戌时了。

    再等等,等等……

    ‘吱嘎吱嘎……’

    一辆马车,停在了范清遥的身边。

    寒风卷起车帘,露出车内一少年白皙的面庞。

    他的模样谈不上有多惊艳绝美,然那细致的五官如清风拂柳,沉香蔓袭,如远山幽谷一般沉静出尘,清矿绝秀的让人心醉。

    只是那少年白皙的面庞上生得一双可疑的红晕,就连呼吸都带着急促地喘息,似是难受得紧,修长的手指死死抠在身下,指腹渗着丝丝血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