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悍妻翻身娘亲变甜了

悍妻翻身娘亲变甜了

南月小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许漱婳穿越到古代,穿成了一个清贫之家的小娘子。原主空有美貌,自命清高,却被两个小拖油瓶拽着,哪儿也去不了。两个小崽子饿的面黄肌瘦,便宜夫君只知道读他的圣贤书,许漱婳的内心很是郁闷。没办法,既然来了,那就种田经商,赚钱养家吧!谁成想,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时,她那位便宜相公居然失踪了。再见面时,裴策摇身一变,居然成了将军府的嫡子……

主角:许漱婳,裴策   更新:2022-07-16 02: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漱婳,裴策 的女频言情小说《悍妻翻身娘亲变甜了》,由网络作家“南月小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许漱婳穿越到古代,穿成了一个清贫之家的小娘子。原主空有美貌,自命清高,却被两个小拖油瓶拽着,哪儿也去不了。两个小崽子饿的面黄肌瘦,便宜夫君只知道读他的圣贤书,许漱婳的内心很是郁闷。没办法,既然来了,那就种田经商,赚钱养家吧!谁成想,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时,她那位便宜相公居然失踪了。再见面时,裴策摇身一变,居然成了将军府的嫡子……

《悍妻翻身娘亲变甜了》精彩片段

热风扑面而来,许漱婳额头上汗珠密布。

纤细白嫩的脖颈被人狠狠箍住,她脸色涨红,窒息笼罩之下不住翻白眼,。

视线渐渐有些模糊,喉咙疼痛勾来一股股作呕之感,眼角被生理性泪水浸湿。

只能看到掐着她的是个方脸的汉子,双眸瞪大,眼球突出,额上暴着青筋,嘴唇一开一合,露出一口发黄的牙齿,“臭娘们!敢打老子?!你信不信老子把你弄死在这里?!不是你约老子来的?臭婊子,装什么贞洁烈女?!”

许漱婳瞳孔放大,还未来得及挣扎,忽地脑中亮白刃一闪。

有些不属于她的东西渐渐挤进她的脑海。

灵魂像是被劈开了一样,目眦欲裂。

转瞬间,那股疼痛终于消散。

汉子只当许漱婳是窒息的痛苦,以为她要妥协,眼底透着几分得意,“怕了吧?你只要今晚从了哥哥我,我就放你这一回,还帮你瞒着老二,怎么样?”

许漱婳眼底迸发出一股刻骨的寒意,转瞬即逝,从喉咙眼里硬挤出几个字,“裴……裴策不会……放过你!”

那汉子闻言哈哈大笑,瞪着眼睛盯着她,“指望老二救你?他在月底才从书院回来!那时候你尸体都发臭——”

声音戛然而止。

她手里不知何时握着一根胳膊粗细的木棍,趁着他笑得得意放松警惕时,蓄积全身的力量,重重地砸在汉子的后脑,快,准,狠。

嘭的一声。

致命一击。

一击即中。

汉子瞳孔放大,好似要从眼眶里瞪出来,不可置信地看着许漱婳,“你——”

话未说完,他双眼一闭,直挺挺地趴在了地上。

许漱婳终于松了口气,蜷缩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捂着胸口狠狠地咳嗽起来。

她执行任务成功成功后正准备撤离,突然发现了定时炸弹,紧急之下从窗口跃出去,那一瞬间才想起自己是在六楼。

身体急速往下坠,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她闭上眼等待着落地,身体却一直没有落到实处,猛地睁开眼,却看到那狰狞地面容,自己快要被人掐死。

都市里坚硬的水泥地变成了泥土地,闪烁的霓虹灯成了天空尽头的那轮弯月,茂密的树叶枝丫将银辉斩断,只余下星星点点,影影绰绰。

许漱婳平复一些,终于想清楚发生了什么。

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叫大周的架空朝代,处在北疆偏远的小山村里。

原主也叫许漱婳,二十二岁,是裴家老大裴策的妻子。

两人成婚五年,但当初成婚并非原主所愿,原主对这门婚事非常不满,对婆婆孩子不闻不问,好吃懒做,爱慕虚荣,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地和村子小伙子调笑。

裴策是个玉面书生,性子平和宽容,加上当初是他污了原主名声才有了这段婚事,因此对原主非常包容,每回去书院前都会叮嘱母亲对原主多多照顾。

地上躺着那个汉子,正是裴策的便宜哥哥,裴家老大裴军。

许漱婳从地上爬起来,狠狠踢了裴军一脚,糟心地往回走。

老天爷啊!

让她穿越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就罢了,还给她一个糟心的开局?!

家里有个虎视眈眈地小叔子,觉都睡不安稳。

许漱婳决定,要和裴策合离!

然后去过自己悠哉的生活。

她记忆有些模糊,慢慢走到村东头许家门口。


与旁边一众篱笆墙,小土屋不一样,裴家是青砖垒砌的院墙和门楼,黑色的双扇木门,上面还嵌着兽面衔环。

裴老爷手里握着百十亩地,是大山村的大财主,因此还学了县里富贵人家那套,搞了个平妻出来。

裴老爷和平妻张桂花就住在堂屋瓦房的西侧间,中间是个客厅,东侧间是裴军两口住的地方。

堂屋东边原来是两间放杂物的土坯房,房梁低矮,只有一扇四方的小窗,狭小阴暗,现如今住着的是正妻梁氏,即许漱婳的婆母,以及许漱婳两口子。

院子门没拴,许漱婳无声进了院子,轻手轻脚地往东屋走。

她刚推开门,往里看去,便见到男人有些宽广的蜜蜡色的背部,肩膀处似乎还有一道疤痕,看上去岁月久远,像是刀痕。

许漱婳一愣。

下一刻,男人扭过头来,他那双漆黑的眸子暗藏汹涌,带着些不明的情绪。

是裴策!他在换衣裳。

许漱婳立马捂住了眼,“我不是故意的,我这就出去!”

“婳婳。”裴策叫住了她。

许漱婳耳根子微红,记忆中,裴策似乎也是一直这样叫原主的。

裴策将衣服套上了,大步走到了许漱婳跟前。

许漱婳只感觉自己被一片阴影笼罩。

“我今日要出门了,你好好待在家中,等我回来。”

许漱婳一抬头,猛然对上他那双灼热的眼。

鬼使神差的,她喏喏应声道,“好。”

裴策眼中闪过一抹意外。

“那我先走了。”

裴策背好包袱,转身离开了。

许漱婳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微微有些发呆。

忽听西边的厨房里传来窸窸窣窣地声响,许漱婳一愣,不由得快步走了出去。

厨房里的声响持续了一小会儿,轻微的“吱呀”一声,门后探出一个毛茸茸的头来,像耗子一般,东张西望一番,随后蹑手蹑脚地从厨房里出来。

他个子矮小,身材瘦弱,看起来就跟纸片似的,怀里揣着什么,一溜烟进了东屋里。

许漱婳悄悄走近东屋,听到了里面的动静。

“我饿了,哥哥。”一个稚嫩的童声里带着几分哽咽。

许漱婳透过土胚房的小方窗往里看。

微弱的月光下,只见房间里角落摆着一张木床,一扇破旧的衣柜,一张低矮的小木桌和小板凳,除此之外便没了别的。

说话的女娃娃正缩在床角,难受地捂着肚子。

“二宝,爹爹留了东西吃哦,哥哥给你拿了窝窝头,你赶紧吃!”

从厨房跑出来的小男孩爬上床献宝一般将窝窝头递给妹妹。

屋外的许漱婳如同被雷劈了一般。

这两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她在原主的记忆中急切地搜寻。

终于找到了和这两个孩子相关的记忆。

六年前,裴策玷污了原主,给了十两银子的聘礼将原主娶回家。

婚事并非原主所愿,成婚之后从不让裴策睡床上。

裴策为人淡漠,素来不在意这些,两人成亲多年,也只有最初成婚前裴策中药强迫原主那一次,就再未有过夫妻之实。

但偏偏一次中奖。

还是双黄蛋。

许漱婳不可置信地回忆一遍又一遍,不得不相信,这俩孩子真的是原主怀胎十月,从原主肚子里出来的。

她就这么当娘了!

“哥哥,你也吃。”二宝把窝窝头摆成两半。

大宝看着眼前半块窝窝头,吞了吞口水,还是把头别过去,警惕地注意着门口,“哥哥不饿,二宝,你快吃,万一等娘亲回来看到我们偷吃,她肯定又要打我们了!”

许漱婳:“……”


原主不喜欢裴策,自然也就不喜欢这两个孩子,时常打骂虐待,婆婆性子软,裴策大部分时间在书院,裴老爷根本不管他们这一房的事,两个孩子没少挨饿挨打。

“哥哥,一起吃呀。”二宝伸着手把窝窝头塞进大宝嘴里。

许漱婳看着屋里头两个瘦的跟干柴似的小人,默默叹口气。

这好歹是原主亲生的孩子。

她若是丢下他们就这么走了,他们在裴家不得被欺负死?

再者,她没有路引,不了解外界情况,也没有好的去处。

娘家?

比裴家这个火坑还深!

“大宝二宝,你们两个别吃窝窝头了。”许漱婳推开门。

一听到这声音,大宝二宝瞳孔骤缩,浑身颤抖。

大宝把二宝护在身后,打着哆嗦“娘……娘亲,是……是我偷拿的东西,和二宝无关,你要打就打我好了!”

许漱婳见此情形,没有说话,直接冲到厨房,拎起菜刀一把砍下来橱柜的锁,从里面拿了两个鸡蛋,打算做个鸡蛋羹。

以往出任务的时候条件艰巨,生火难不倒她。

大宝大骇,赶紧把窝窝头往妹妹嘴里塞,“二宝快吃,她肯定是去拿棍子了,哥哥不会让她打你的!”

鸡蛋羹炖好,许漱婳端到东屋里。

见她进来,大宝拼命挡在二宝身前,警惕又颤抖地看着许漱婳,“你别过……”

话未说完,他问道一股浓浓的香油和鸡蛋味,勾的肚子咕噜叫。

“大宝,二宝,过来吃鸡蛋羹。”许漱婳努力做出温柔的样子。

二宝闻着香味,眼神直勾勾地看着许漱婳手里的小盆。

娘亲今天好像有些不一样。

“二宝,别过去,万一她打你呢!”大宝拉住二宝的手,满脸的警惕和怀疑。

二宝一想到娘亲以前的打骂,双眸的亮光暗下去,怯怯地看着许漱婳。

“闭嘴!你们两个给我过来!”

大宝浑身一哆嗦。

二宝嘴一瘪,红着眼眶爬下床,“我和哥哥听话,娘亲不要打我们。”

要是不听娘亲的话,明天不仅没饭吃,还要挨打!

许漱婳:“……”

床有些高,她抱了二宝一把,这才发现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瘦。

身上没有几两肉,摸到的全是咯人的骨头。

原主不是人啊!

许漱婳看着二宝圆溜溜水汪汪地眼睛,放轻了声音,“二宝乖,娘亲不打你们,大宝,还不过来吃鸡蛋羹。”

香香软软地鸡蛋羹吃到嘴里,大宝还有些懵懵的,瞪着黑漆漆地眼睛怔怔地看着她,一脸疑惑。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为什么娘亲从外边回来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二宝猴急地被蛋羹烫到嘴,次哈次哈的,可怜兮兮地看着娘亲。

“二宝别着急,这一碗都是你的。”许漱婳吹了吹勺子上的蛋羹。

二宝吃着香喷喷的鸡蛋羹,把以前的不愉快忘得干干净净,瞬间觉得娘亲就是天底下最好的人。

待两人吃完,许漱婳用蒸蛋羹的热水给大宝二宝简单擦洗一下,“好了,上床睡觉。”

“娘亲,我能和你睡吗?”二宝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个头来,乌溜溜的大眼睛怯怯地看着忙碌的许漱婳。

大虎说他娘每天晚上都搂着他睡。

娘亲搂着的滋味,她从来没感受过。

原主不让俩孩子睡地上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搂着他们两个?

许漱婳:“……”

她素来独来独往,及其不喜欢和旁人一起共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