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裸奔的馒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修炼狂魔南鸢获得了一个神兽,通过神兽的帮助,她可以穿梭三千世界,收集信仰之力。原本的南鸢杀人不眨眼,现在的她果断放下屠刀,连个蚂蚁都舍不得踩。可是,好人难当,因为那神兽的原身竟是魔域大佬,他潜伏在次,只为圈养她做金丝雀,天天缠着她生娃娃!

主角:南鸢   更新:2022-07-16 02: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鸢 的女频言情小说《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由网络作家“裸奔的馒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修炼狂魔南鸢获得了一个神兽,通过神兽的帮助,她可以穿梭三千世界,收集信仰之力。原本的南鸢杀人不眨眼,现在的她果断放下屠刀,连个蚂蚁都舍不得踩。可是,好人难当,因为那神兽的原身竟是魔域大佬,他潜伏在次,只为圈养她做金丝雀,天天缠着她生娃娃!

《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精彩片段

众所周知,南鸢酷爱修炼,是个惹不起的大佬。

虽然前凸后翘美艳绝伦,但干起架来只想让人哭着叫爹。

某日,听说南鸢大佬拐走了圣兽虚小八的独苗苗,带着那只幼崽去三千世界浪了。

一时之间,被奴役过的大妖们痛哭流涕,高兴得嚎叫了三天三夜。

……

此夜,月黑风高,宜拐兽。

南鸢一手拎着坛顺手摸来的桃花酿,一手抱着虚空兽虚小糖,大摇大摆地走了。

“鸢鸢,我们这算离家出走吗?”长得像一团棉花的幼崽蹲在她的肩上,扭了扭小肥腰,声音软绵绵地问。

“……算吧。”

南鸢仰头灌了一口桃花酿,步履稳健,脚若生风,背影潇洒恣意,没有半分身为兽贩子的自觉。

“幸好我给爹爹留言了。”

南鸢两指夹着酒坛边沿,又饮了几口,饱满红润的唇被酒水浸润得晶莹剔透,在月色之下更添一分艳色。

“鸢鸢,你想先去什么世界?”

“都可以,随你。”先随便找个世界待着,要是不开心了再换一个。

“那鸢鸢想要什么身份?”

“无人打搅的身份最好。”她最讨厌叽叽喳喳的人了,影响她打坐修炼不说,还聒噪得要死,她怕自己一个忍不住直接铲平整个地界。

虚小糖没想到鸢鸢这么好说话,双眼亮晶晶的,“好哒~我去翻一翻爹爹给我的《三千世界手札》,先给鸢鸢找个差不多的世界适应一下。”

坛子里的酒酿刚好饮尽,女子皓腕轻轻一翻,空酒坛被抛了出去,在安静的夜里发出一声脆响。

一人一兽渐行渐远,很快融入了夜色中。

……

苍淼大陆,积雪城。

城主府,闭关密室。

虚空一阵波动,出现一个黑色漩涡,一团血雾从漩涡涌了出来。

血雾散去,一黑衣女子信步踏出。

与之同时,女子的肩头划过一道星光银河,一个毛绒绒的球状灵兽显露身形。

一人一兽盯着地上那一滩东西,表情懵逼。

虚小糖哇的一声哭出来,“来迟一步,我给你找的身体死翘翘了!”

南鸢:何止死翘翘,身体都爆破变成了一滩肉泥了。啧。所以她饿的时候喜欢吞活的,因为碎了之后是真恶心。

“人刚死,魂魄未散,可以搜魂。”南鸢伸手在虚空中一抓。

片刻后,她便获知了这滩肉泥的生平事迹。

此人名为裴月莺,中级武师,老城主去世之后,裴月莺子承父业,成了积雪城的新城主。

苍淼大陆强者为尊,人分为灵修、武修和普通人。

灵修修的是天地灵气,武修修的是身体强韧度。

哦,说的简单点儿,就是比谁硬。

南鸢觉得,她身体最硬,可以躺赢。

武修因为修炼身体的缘故,放眼过去都是肌肉男肌肉女,不过裴月莺是个例外。

她臭美。

为了保持苗条的身姿,修行不好好修行,整天吟诗作对悲秋伤春,还贪恋男色,养了不少脔宠。

要不是她老子留下的老仆人忠心耿耿,她早就被下面的人搞死篡位了。

这两天女城主改邪归正专心修炼,修的却是一种邪术。

哦豁~

一个不小心,爆体身亡。

南鸢从自己的本命空间里掏出了一瓶化形水,直接化形成了裴月莺的样子。

虚小糖惊恐脸阻止:“鸢鸢,不可以!我们不属于这个世界,不披着一层人皮的话,会被天道粑粑发现的!”

南鸢不以为意,“那就等发现了再说。”

狗屁的天道,她最讨厌天道了。

清理好地上的肉泥,南鸢分分钟进入角色,歪在城主专用软榻上,调整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躺着,神情恹恹。

她修炼遇到了瓶颈,只能另辟蹊径,看看能不能跟她妈和她老子一样,弄点儿信仰之力和功德值来突破瓶颈。

不过,她还没想好,如何获得这个世界的信仰之力。

本来想抢在气运之子之前,弄死这个世界的终极反派。

干掉大反派,那就等于拯救了天下苍生。

功德加身,信仰之力也会源源不断。

但小糖哭唧唧地说不行。

不能坏了这个世界的主线。

呵,小怂包一个。

“鸢鸢,我们多做好事叭,名声有了,敬畏的人多了,我们就能得到信仰之力了。”

虚小糖一双豆大的小眼闪着光,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它要带着鸢鸢干一番大事业!

南鸢的表情变得有些许微妙,“你的意思,让我做个……好人?”

普天下之大滑稽。

让她一个只会杀人揍人的大妖去当个好人?这小东西是不是没见过她吃人时候的残暴样儿?

虚小糖看不懂南鸢高冷面瘫脸里的丰富内涵,在它眼里,南鸢就是个冷艳女王,超牛逼的,唯一的缺点就是缺乏生活常识。

它听说,鸢鸢数百年都在悟道,是个生活白痴。

于是,它用小爪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鸢鸢不怕,有我在呢,我懂的可多了!”

南鸢瞥它一眼,揉了揉它软绵绵的毛,“行,以后听你的。”

拐走人家的幼崽,说起来这就不是人干的事儿。

她有那么一丝丝愧疚,决定好好宠着虚小糖。

“对了鸢鸢,有件事忘了跟你说。”

虚小糖咬着小爪子,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五年后,积雪城会被一位厉害的魔渊大佬屠城,一整座城的人全部死光光。嘤嘤,真是太惨了。”

南鸢:……

南鸢没有表情的高冷面瘫脸上,仿佛浮现出几个字:你特么在逗我?


苍淼大陆有一片广袤却贫瘠的土地,这里聚集着很多妖修和魔修,被修士称为魔域。

魔域深处有一个连妖修魔修都不敢靠近的万丈魔渊。

此处魔气冲天,里面滋生着各种畸形的魔物,能从魔渊爬出来的怪物,那都是极可怕的存在。

而这样的怪物,魔渊里数千年才能爬出来一只。

魔域在最南,积雪城在最北。

按理说两个地方八竿子打不到一起,也不知是何原因让这么一位从魔渊千锤百炼后爬出来的大佬亲自跑一趟,专门来……屠城。

“鸢鸢,我也不知道呢,爹爹的手札上没有记载原因。”

可能是无意间跟积雪城结下了什么深仇大恨?

南鸢的躺姿随性又爷们,眼皮子懒洋洋地耷拉着,有些犯困。

天气一冷,她就想睡觉。

但是不行,她一睡就是几十年,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小糖,来给我讲讲这位大魔头。”

“好哒~”

虚小糖直接从空间里掏出了他老子留给他的宝贝手札,哗哗哗地翻到了某一页。

然后照着念:“嗜血魔蛛,魔域的五大魔君之一,上古大妖锯齿蛛后裔。

此魔头皮囊极美,雌雄莫辨,妖艳绝伦,性喜怒无常,最喜欢收集美人儿,再活生生割掉美人皮。”

南鸢丝毫未被这魔物恶心人的爱好吓到,面色如常。

真说起来,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么看来,这位魔君魔化前是普通人了。”

数万年前,上古大妖濒临灭绝之际,将主意打到了人类身上,通过人类绵延血脉。

人妖结合的后代为半妖,这样的半妖被杀掉大半,但也有不少存活下来。

代代相传之后,这些人身上的大妖血脉越来越稀薄。

到现在,就算有人拥有这种上古大妖血脉,也极难妖化。

这嗜血蛛魔应当是个具有稀薄大妖血脉的人类,只是机缘巧合之下觉醒血脉,成功妖化。

与积雪城的仇,大概是这魔头还是个普通人时结下的?

不过,五年还早,南鸢倒不着急。

“小糖,走,出去看看。”南鸢起身,将虚小糖抱在了怀里。

虚小糖瑟瑟发抖,嘤嘤地道:“鸢鸢,我怕,我还是回空间里吧。

爹爹说,不能随便出现在不属于自己的世界里,不然会被天道粑粑发现,降下神雷劈得死翘翘。”

“这是高等世界,不至于如此,况且这个世界本就有灵兽,你可以出来,我护你周全。”

小怂包,要不是看它长了一身软绵绵的毛,南鸢都懒得跟它废话。

“真的吗?”

“嗯。”

虚小糖高兴地吱了一声,放心地趴在了她的怀里。

南鸢撸了一把小肉球的毛,舒服地眯起了眼。

大门打开,门外已是傍晚。

“城主出关了!”一人惊呼。

“恭迎城主大人出关!”

“恭迎城主大人出关~”

南鸢走了一路,听了一路,也见了一路容貌俊秀各有千秋的……美男子。

裴月莺这人酷爱美色,收集了满府的美男,私生活相当精彩。

听说她最牛逼的记录是夜驭九男。

但传言就是传言,读过记忆的南鸢表示,最多一次不过五男罢了。

男欢女爱之事最是无趣,还不及修炼来得畅快,她真是不懂这些人,尤其不懂她老子。

“大人,可要备车?”老管家问。

“吴伯,我想去城外走走。”

老管家一脸慈爱地问:“这次闭关可有收获?”

“有,所以想去城外练练手。”

老管家听到这话笑得更和蔼了,“甚好。”

他一双精明的眼扫过南鸢怀里装死的灵兽,虽然没有分辨出这灵兽的品种,但也没有多问。

唉,这孩子怎么总喜欢养些脆弱的小东西。

等到南鸢走远,躲在怀里的虚小糖才悄咪咪地打报告,“鸢鸢,那老头一直盯着你的背影看,是不是在怀疑你?”

南鸢眉眼清冷,带着几分漫不经心,“那又如何?”

就算整座城的人怀疑她,她都不怕,何况只是一个小老头。

虚小糖心里哇的一声:鸢鸢好牛批!


积雪城位于苍淼大陆最北边,终年积雪不化,平时只有一些普通修士来这边交换灵兽皮毛,高等修士很少光顾这种严寒之地。

城外有不少小村落,住着的大多是猎户,猎了那雪山上的灵兽皮毛去城里换米粮。

南鸢抱着虚小糖走在皑皑积雪之上,一步一个脚印,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忽地,雪林中一道黑影闪过。

那速度在旁人看来快如疾风,但在南鸢眼里,却仿佛蹒跚婴儿。

她叫住那黑影,“小孩儿,我问你个话。”

黑影一顿,跑得更快了。

南鸢不紧不慢地走去,竟于眨眼间就走到了那影子的前面。

然后,伸手一挡。

那团黑影一脑袋撞在她的手掌心,被撞倒在地。

动态的黑影变成静态的一团。

果真是一个……小孩儿。

这小孩儿身体瘦削,看起来只有十岁孩童大小,被南鸢的手掌弹得趴在地上,蓬松结了块的毛发散乱一头,衣衫破旧还小一号,露出一大截臂膀和小腿,脚上穿着破草鞋,没有遮蔽物的地方早已青乌溃烂。

在这天寒地冻的积雪城外,若非修士,普通人穿得这么少,怕是早就冻死了。

可这人身上无丝毫修士气息,一看就是个普通人。

污垢的脏发下,一只漆黑的眼从茂盛的毛发缝隙中看了过来。

目光警惕而锐利,阴翳至极。

在看清南鸢的模样时,那锐利阴翳的目光一凝,随即变得更加凶狠。

这眼神看得南鸢有些想笑。

然而她笑不出来,她是个面瘫脸。

才靠近片刻,小孩儿身上的骚臭味儿便扑面而来,南鸢有些嫌弃地退后了几步。

她有洁癖,还挺严重的。

南鸢这举动让那只凶狠的眼里露出了嘲讽的神色。

“在那儿!”远处突然有人大喊。

脏小孩一听到那声音,目光一沉,爬起来继续往前跑。

只可惜,被南鸢挡了这一下,刚才那一跤又摔伤了腿,很快就被一群人追上了。

四五个人,也不过是十二三岁的年龄,竟逮着那脏小孩拳打脚踢,说出的话如同淬了毒。

“狗东西跑得真快,你再跑啊!跑啊!又偷我家的食物,看我不打死你这狗东西!”

“还别说,这怪胎皮糙肉厚,怎么打都打不死!”

“上次还偷吃我家猎狗拉的屎,糊了一嘴的屎粑粑,我的娘唉,可把恶心死我了!”

“我的天呐,这东西还吃屎,哈哈哈,果然是个狗东西,专吃狗拉的粪便……”

脏小孩的手被一只脚踩着,那脚狠狠摁了几下,被小孩儿一直紧紧攥着的东西终于脱离了掌心。

是一块不知什么灵兽的肉干。

地上的脏小孩儿一声不吭,只是将自己蜷缩成了一团。

南鸢微微眯了眯眼,还没动作,趴在她怀里的虚小糖先忍不住了,发出了气愤的吱吱声。

有外人的时候,虚小糖不敢口吐人言。

“你觉得这小孩儿可怜?”

“吱吱吱!”(太可怜了呜呜呜。)

“可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弱小活该被打。”她就经常揍那些不长眼的蝼蚁。

“吱吱吱吱吱。”(鸢鸢你忘了吗,我们要做好事。)

南鸢嘴角微不可见地抽了一下,“好吧,听你的,救他。”

其实,若不是她刚才拦了一下,他应该已经逃掉了。

南鸢屈指一弹,几个小孩儿顿时飞了出去。

几个小孩哀嚎出声,一看到南鸢这么个美如天仙的人儿,全都惊呆了。

他们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这肯定是城里的贵人!

裴月莺这副皮囊确实上乘,加上又是个爱美的人,就算是武修,也把自己保养得很好,肤若凝脂,眼含秋波,唇似菡萏……

“仙子,你不要被这丑东西骗了!他经常偷东西,还是个怪胎!”

为首的那个小孩儿从地上爬起,跑过来一把抓起脏小孩的头发,将他的脸露了出来。

南鸢秀眉微微一挑。

刚才这小孩儿头发遮着脸,她没看清,没想到长这副模样。

还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小东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