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代嫁冲喜

代嫁冲喜

惜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觉醒来穿越古代,柳叶成为了亲爹不疼后娘不爱的小可怜,还要被迫替嫁冲喜。在这个没有她立足的豪门深宅中,她装疯卖傻靠演技虐渣打脸斗极品。当她的小日子过的舒适又肆意之时,她本以为诰命加身,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却不想京城各家千金闻讯赶来,还主动对她家的便宜夫君投怀送抱……

主角:柳叶,沈天厉   更新:2022-07-16 02: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柳叶,沈天厉 的女频言情小说《代嫁冲喜》,由网络作家“惜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觉醒来穿越古代,柳叶成为了亲爹不疼后娘不爱的小可怜,还要被迫替嫁冲喜。在这个没有她立足的豪门深宅中,她装疯卖傻靠演技虐渣打脸斗极品。当她的小日子过的舒适又肆意之时,她本以为诰命加身,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却不想京城各家千金闻讯赶来,还主动对她家的便宜夫君投怀送抱……

《代嫁冲喜》精彩片段

柳家村不大,一共六七十户人家,却在十里八村很是出名,只因为老柳家有个傻女。

在这个庄家汉也勉强吃饱的、灾年可能卖儿卖女的年代,老柳家的傻女却每天一个鸡蛋,十几年如一日,被养的娇娇嫩嫩,像个大户人家的小姐。

只是,这是柳老太在的时候,柳老太刚没,老柳家就分了家。傻女跟着亲爹后娘,别说吃鸡蛋了,就是饭,也是有一顿没一顿的,本来白白胖胖干干净净的一个人,现在又干又瘦,脸也灰扑扑,终于有了傻子样儿了。

“听说没,傻子明天要嫁人呢!”李大婶拿了一把韭菜,看了傻子家一眼,低低的对一旁的柳三婶说道。

柳三婶正在给菜园拔草,听她这么一说,差点把长出来的小白菜拔了,抬起头,不敢置信的说道:“怎么可能?谁会要傻子媳妇?”

说完,又问道:“对方不会也是个傻子吧!”

李大婶摇了摇头,走近柳三婶两步,低声带着神秘的说道:“不是!那方氏,给她找了一门好亲事。”

柳三婶撇撇嘴,显然不相信。

分家后,那方氏丑态毕露,不仅让傻子做家里的活,地里的活也让傻子一个人做,差点把傻子累死。

要不是亲爹柳树全听说了从镇上回来,这傻子早就没命了!

又怎么会好心给她找个好婆家?

“真的,翠山村的沈家,沈天厉!”

“沈天厉?怎么听着这么熟悉呢?”柳三婶皱着眉头苦想着。

李大婶浅笑着剥着韭菜,眉眼带着得意,见柳三婶良久没有想起来,就甩了甩韭菜,说道:“就是方氏千辛万苦给柳玉找的那家!方氏嘚瑟很久的那家!”

“那户打猎的,一家十几口人不仅有青砖大瓦房,还有两个会读书的那家?”柳三婶惊讶的问道。

见李大婶点头,愣了一下,摇头说道:“不可能,那沈家可是十里八乡的大户,多少人想把闺女嫁过去,方氏怎么舍得把这么好的婚事往外推?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亲耳听到的!那沈天厉也算运气背,居然同时碰到了黑瞎子和老虎,若不是跑的快,恐怕命都没了。不过听说腿瘸了,脸也伤了,胸部有个血窟窿,人现在还没醒呢!沈家打算让柳玉明天嫁过去冲喜,可是方氏舍不得女儿做寡妇,就让傻子嫁过去!”

“这代嫁冲喜,沈家会愿意?”

“怎么不愿意?那傻子不是个福星!说不定嫁过去,那沈天厉就醒了呢!更何况,方氏连彩礼都不要了!”

是个福星?

谁不知道那是柳老太保护傻子的说辞。

那傻子要真是个福星?她为啥还走的那么早呢?

不过,这傻子嫁了人也好,也算有个归宿。

总比一辈子在娘家好呀!

何况还有个后娘,天天把她打的满村尖叫着跑。

“那岂不是嫁妆都没有?”

“一个傻子,要什么嫁妆!”

方氏确实没有给柳叶准备嫁妆,不过,在柳树全的压力下,倒是给她买了一件喜衣,然后将她以前的衣裳包起来塞到马车上,就让柳树全拉着牛车去送嫁了。

柳叶坐在牛车上玩弄着胸前的长发,路过哪家门口,就对着站在门口对她指指点点的人憨笑,十足十的傻子样。

等出了村,她揉了揉僵硬的面部表情,心中微叹,傻子也不好演呀!

她本是市人民医院针灸推拿科的最年轻有为的副主任,才29岁,晚上下班时看到道路上一只受伤的流浪狗,为救它,被一个闯红灯的跑车撞飞了。

等醒来,发现自己穿到大昌国一个傻女的身上。

为了不让人怀疑,她依然整天装疯卖傻。

虽然方氏每天打骂她,不过她勉强也能吃的饱,再加上这古代行走都需要路引,她一个弱女子走在外面,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就继续呆在柳树全家。

前天沈家派媒婆来说冲喜之事,方氏当时就决定让她代嫁,她想了想,觉得也不错。

俗话说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更何况亲爹经常不在家,说不定她哪天又被方氏虐死了,还不如嫁人了!

而且古代的医术这么落后,听媒婆的意思,沈天厉伤势严重,已经感染并且昏迷不醒了。

如果沈天厉死了,她就是个寡妇,寡妇是可以正大光明的出外行走,比未婚女子便利多了。

如果沈天厉没死,沈家又是好的,她就找理由恢复正常;要是不好的,她装疯卖傻想办法再找出路。

总之,现在还是做傻子好。

路慢慢越来越陡,连绵不绝的大山越来越近,柳叶觉得自己被颠簸的快要吐出来时,柳树全突然停了下来。

柳叶玩着发尾,歪着头傻笑着看着柳树全,心中紧张的砰砰直跳,他怎么不说话,一直看着她,难道发现她不是柳叶了?

不可能呀!

柳树全兄弟会盖房子,一走就一月有余,上次听说原主晕死在地里了,回来了一趟,训斥过方氏就走了。昨天才又回来,根本没有机会发现呀!

看柳树全的大手伸过来,柳叶急忙的缩了缩脖子,装作害怕的挪了挪身子。

柳树全看到女儿这么怕他,放下了手,叹了一口气,说道:“叶儿,爹没用,没能把你治好,爹对不起你娘!”

“爹本以为还像以前那样对你不闻不问,方秀会对你好点,没想到,爹差点该死你!这段日子,让你受这么多罪,是爹的错,爹对不起你!”

“本来爹打算养你一辈子,不同意你嫁到沈家的,可是爹想了一夜,又打听了沈家的情况,觉得你嫁过去,也许不错。”

“爹打听过了,那沈家的老婆子是个厉害的,可是你婆婆不错。我会告诉你婆婆,你女红好,让你婆婆护着你!”

柳叶没有想到柳树全说出这样的话,看到他眼神带着水光和不舍担心,心中也酸酸涩涩的。

柳叶觉得,这应该是原主的感动吧!

原主的奶奶对她好,就让兄弟姐妹们没少背后酸她,再加一个亲爹,恐怕傻子背后的日子更不好过。

这柳树全,也算一片苦心,可是耐不住他总是不在家,而方氏又是个毒妇。

“叶儿,你看!”

柳叶抬起头,就看到眼前一个荷包,荷包里有一串铜板和两块二两的碎银子。

银子呀,还这么多!

看来这柳树全不完全是个渣爹。

“你奶奶有教过你怎么用铜钱,你还记得吗?”

柳叶不敢表现的太急切,看了柳树全一眼,傻傻怯怯的点了点头。

原主的奶奶是夫子的女儿,不仅教了她识数,还教了她认字。

柳树全笑着将荷包交给她,“这个你贴身藏着。记得,不能交给别人。”

柳叶点了点头,将银子放到衣袖里,实际上放在空间里。

这是她醒来后发现的,里面还有她一直带在身上的一套银针。

柳树全见女儿收下了,欣慰的摸了摸她的头,驾着马车进了翠山。

 


大昌国有传统,冲喜的女子,大多男方都是将死之人,为了不把厄运带给女方,迎亲队伍就在自家村口等着女方送亲。

所以,远远的,柳叶就看到村口站了几个人,看到他们,热情的走了过来,七嘴八舌的把他们带到沈家。

刚走到沈家门口,里面就传来啼哭声:“娘,求求你,去县里给厉儿请个大夫,救救厉儿吧!”

沈老太一脚踹开跪在她跟前、拉着她裙角的何氏,厉声训斥道:“去县里请大夫?你知不知道去县里请个大夫要多少银子?你知不知道你儿子已经花了我多少银子?”

“二十两银子呀!二十两银子,都够别人家娶几个媳妇了!更何况我还花银子给他冲喜。何氏,你儿子到底多金贵?现在还不知足?”

要不是看在这个孙子会赚银子,她才舍不得呢!

就这二十两银子,还要了她半条老命。

都怪何氏,进了医馆跟进了她家似的,什么都自己做主,一进一出花了十五两,人还没有救醒。

还好,娶个傻媳妇不要银子,要不然,她真心疼死!

现在又嚷着要去县里,那可是花钱如流水的地方,岂不是要她的老命,想都不要想!

“是呀,三弟妹,你看娘对厉儿多好!再说,镇里的大夫不比县里的差,人家都用上人参这么贵重的药材了,你还想怎么样?总不能让家里的银子全花了,让一家人喝西北风吧!而且六弟和赐儿还在读书呢!”

大媳妇王氏一向精明算计,花了近二十两银子在沈天厉身上,已经让她两天晚上心疼的睡不着了。

再去县里请大夫,那还让不让她睡了?

虽然家里的银子大部分都是三房打猎赚的,可是,现在已经是公中的,不是三房的了。

更何况她大儿子还在上学,万一家里没有了银子,以老太太心疼老六的架势,肯定是不让赐儿读书。

所以,为了儿子,为了成为秀才公的娘,她是万万不让再让三房花银子了!

“三弟妹,你别担心,冲喜的新娘马上就到了,听说她是个有福气的,到了咱家,天厉一定会好的!”

二媳妇李氏也是个争强好胜的,她大儿子也该成亲了,二儿子老太太已经同意明年送去读书,要是三房把银子花完,她的两个儿子怎么办?

“三嫂,你别担心,天厉会没事的。”

五儿媳范氏低垂着眉眼,眼睛红红的,眼泪在眼眶里转,柔柔弱弱的,似乎谁欺负了她似的,也似乎很担心何氏和沈天厉,可是,言语里,也是劝何氏不要请县里的大夫。

何氏听了婆婆和三个妯娌的话,痛如刀绞。

以前丈夫打猎养活一家人,婆婆却不让厉儿读书,非让他跟着他爹学打猎。

三年前,婆婆情愿让丈夫五叔服兵役,也不愿意出银子,还让天厉不断上山打猎。

她算过,婆婆手里至少有五十两银子,却不愿意给儿子看病,怎让她不伤心。

“娘,厉儿治好了,还能打猎的。到时候别说二十两银子,就是五十两,一百两都会有的。”

何氏这么一说,沈老太确实犹豫了,毕竟这个孙子的确会打猎,甚至比儿子还会打猎。

去年打了一头黑瞎子就近百两。

王氏一看婆婆的表情不对,急忙说道:“三弟妹,我也知道你心里难受,不肯接受现实,可是大夫已经说了,即便天厉好了,腿也废了!又怎么去打猎?”

“是呀!三弟妹,你可不能想着咱娘心好,就骗她!”李氏也急忙开口。

“三嫂,你别哭了,快站起来吧!过会儿新娘来了看到了不好。今天是喜事,可不能流泪!”范氏柔柔的劝道,还向前去搀扶何氏,何氏挣扎了一下,她退后两步,眼泪瞬间流了出来,好像何氏欺负了她似的。

何氏根本没有用力,可沈老太看在眼里却觉得何氏心中不服,故意将气撒在范氏身上,瞬间有些生气。

这范氏是她娘家侄女,从小就娇弱善良,她对何氏这么好,何氏居然敢推她,太不识好歹了!

“何氏,你也别哭哭啼啼的,小心把新娘子的福气都哭跑了,厉儿就真的没救了。快起来洗洗脸,接你儿媳妇吧!别想着找县里的大夫了!”说完,转身进了正房。

如果不是想着院里还有外人,她一定将何氏好好修理一顿!

何氏听了沈老太的话,哭声卡在嗓子里,泪水却不停的往下流,她用手快速的擦了擦,可是觉得眼前越来越朦胧。

她不想哭的,她害怕真的把新娘子的福气哭跑,自己儿子遭罪,可泪水却止不住往下流。

王氏见婆婆进去了,开心的勾了勾嘴角,看满脸是泪的弟妹,幸灾乐祸的说道:“三弟妹,别哭了,厉儿又不是死了!哭什么丧呀!”

她这一句话,瞬间击溃了何氏最后一点理智。

站起身就朝着王氏打去,“你才死了呢!敢咒我儿子,看我不打死你。”

王氏被抓了两把,才回过神,摸了摸火辣辣的脸,气愤的说道:“好呀,何氏,你居然敢打长嫂,看我不打死你!”说着,也朝何氏脸上抓去。

她要抓花了何氏那张漂亮的脸,看她以后怎么勾引男人。

一旁的李氏见状,急忙向前劝架,“大嫂,三弟妹,你们别打了,别打了!”

可是,她哪里是劝架,逮着机会不是抓王氏一下,就是抓何氏一下。

门口的柳叶见何氏不断受伤,显然一人不抵两拳,看到一旁的挑水扁担,朝着王氏和李氏打了过去。

王氏和李氏被打的疼得喊娘,也顾不上何氏了,一边躲一边叫道:“哪里的野丫头,居然敢打老娘,看我不打死你!”

柳叶拿着扁担又打了王氏一棍,然后拿着扁担就跑,王氏就在后面追。

“你这死丫头给我站住,那来的疯子,居然随便打人。给我站住!”李氏也叫着追着。

这两个月,别的不行,被方氏追打的跑步挺快的,柳叶满院子跑,跑到范氏跟前,还故意笑着用扁担打她一棍。

她算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就是个白莲花,比其他两个更可恶。

扁担打在范氏的头上,勾子刮了范氏的脸,疼得她哇哇直叫。

“啊!啊!我的脸!娘,娘!快出来,咱家来了一个疯子!”

沈老太和众人听到范氏惨叫的声音,都跑了出来。

就见李氏和王氏追着一个拿着扁担的姑娘在院里跑,那姑娘穿着红裙,一边跑,一边笑着叫道:“来呀,来抓我呀!抓不到我是小狗!小狗小狗汪汪叫!”

而且她经过站着不动的范氏跟前,还嬉皮笑脸的敲她两下。

沈老太很是愤怒,心想哪来的疯子敢在她家捣乱,可看到那一身红衣,还有门口站的人,突然想起她是谁来了,急忙叫道:“站住,都给我站住!”

 


王氏和李氏听到婆婆恼怒的声音,急忙不甘地站住。

柳叶也站住脚步,继续笑着朝着王氏和李氏身上打。

气得两人喘着粗气还要追她,就听婆婆叫道:“老大,老二,把她手里的扁担抢过来。”

沈永福和沈永寿见自己没用的媳妇被一个丫头打得满院子跑,实在丢人,瞪了两人一眼,上前去抢扁担。

柳叶见状,后退两步,急忙把扁担扔给两人,转身就往柳树全的身后跑。

沈老太看了父女两人一眼,向前问道:“你们是……”

迎亲的队伍中有人说道:“沈奶奶,这亲家公,专门来送新娘子的。”

他们见新娘子虽然很瘦,可是颜色很是漂亮,一方面觉得沈天厉这小子有福气,一方面又叹息这新娘子命苦。

如果沈天厉活了,那么这小娘子以后的日子就好了,要是死了,说不定克夫的罪名就要背上了。

一个女子,没了好名声,只有一条死路。

他们没想到好不容易尴尬地把亲家公和新娘迎了回来,到了沈家,会遇上这个,亲家公又不让他们叫人。

而那小娘子,更是凶悍,直接拿着扁担打人。

可是他们很快意识到不对劲了,那小娘子的行径和憨笑,太不正常了。

不会是个傻子吧!

柳树全向前一步,皱着眉头问道:“亲家婶子,这是怎么回事?”

沈老太瞪了儿媳妇一眼,笑着说道:“让亲家笑话了,他们是等新娘等得着急了,就魔怔了。老大老二,快请亲家进去,要举行仪式了,别误了吉时。”

沈永福和沈永寿急忙走向前两步,看了他身后的小娘子一眼,都是她,害得他们丢人现眼,可是现在却只能笑着伸手说道:“亲家,屋里请!”

“等等!”何氏一听是亲家,也很开心,可看着穿喜裙的姑娘,根本不是柳玉,就皱了皱眉头问道:“亲家公,新娘是不是错了?”

柳树全看了沈老太一眼,见她心虚地移开,瞬间明白了,有些愤怒地说道:“没有错,就是我的大女儿柳叶。”

大女儿柳叶?

何氏瞳孔微微缩,她就说这小娘子怎么这么熟悉,以前的柳叶白白胖胖的,现在又瘦又高,倒是比以前漂亮了。

可是,她儿媳是柳玉,而不是柳叶这个傻子。

何氏想起刚刚沈老太的态度,显然是知道的。

她就说方氏怎么会这么爽快地同意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嫁给厉儿冲喜,原来套路在这里。

婆婆却说给了对方很高的聘礼,看看此刻柳叶只挽着一个包裹,有没有聘礼都难说。

想到婆婆居然用一个傻子给厉儿冲喜,如此地折辱他,何氏羞怒地问道:“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氏的语气瞬间让沈老太觉得自己婆婆的地位受到了挑衅,强硬地说道:“什么怎么回事?就是你看到的这回事!冲喜的就是柳叶!”

何氏含着泪花后退了一步,满是打击的样子。

婆婆居然真的给厉儿招个傻子媳妇!

十里八村都知道的傻子呀!

王氏见何氏的脸色难看,心中得意,劝道:“三弟妹,婆婆可是煞费苦心呀!谁不知道柳叶是十里八乡说的福星。”

“是呀,三弟妹,婆婆还不是为了厉儿,怎么听你的口气,还怪婆婆呢!”李氏阴阳怪气地说道。

沈老太本来还有些心虚,她两个媳妇这么一说,瞬间觉得何氏不知好歹,就训斥道:“你这啥表情?不满意这婚事是不是?我还不是想着把柳叶身上的福分带给厉儿,让厉儿好起来!你这个搅事精,败家的媳妇,除了知道把银子往外送,还知道什么?我们沈家娶了你这个媳妇,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当初老三会打猎,她本来把侄女说给他的,可是老三是个有主意的,非要娶何氏,还把她当作宝,甚至放出话,她要是敢磋磨何氏,就再也不打猎了。

所以何氏进门这几十年,她这个婆婆都没有硬气过。

不过现在,老三去服兵役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她儿子瘸了,以后看她还有什么仗势!

何氏悲痛至极,眼泪不住往下落:“可是她是个傻子,怎么能嫁给厉儿!”

她儿子长得好看又会打猎,村里的姑娘谁不想嫁给厉儿,她怎么忍心让厉儿娶一个傻子。

一个傻子,以后怎么照顾儿子,怎么对儿子嘘寒问暖?怎么给儿子生儿育女?

“傻子怎么了?我女儿聪明着呢!你们沈家要是不想娶,早说呀!难道我们还觍着脸上门让你们羞辱不成?我柳树全再不济,一个女儿还是能养活的。”柳树全气愤地说完,转身对柳叶说道:“叶儿,走,我们回家!正好,爹还害怕她们欺负了你呢!”

沈老太见柳树全父女准备离开,急忙叫道:“亲家,等等,她不是这个意思!”说完,见柳树全青着脸没有停下的意思,急忙叫道:“老大老二,还不快拦住亲家公!”

沈永福和沈永寿急忙去拦住柳树全。

沈老太训斥道:“何氏,你这个搅事精,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谁不知道柳叶是个小福星,你将迎进门的福气赶走,真的不要你儿子的命了吗?”

王氏走过来掏心掏肺地劝道:“是呀,三弟妹!你不想别的,也要想想厉儿,这冲喜,就图一个喜庆,一个福气,你真要是赶走了柳叶,厉儿万一有个好歹,也是你这个娘害的。”

李氏也在一旁安抚道:“是呀,三弟妹,今天可是娘看的吉日,你让柳叶走了,现在去哪给你找个儿媳妇?”

范氏狠狠看了柳叶一眼,然后柔柔地说道:“三嫂,天厉活过来才好。再说,这柳叶长得也不错。而且,她哪里傻了,还没进门,都知道护着婆婆了。”说到最后,还带着玩笑。

前天媒婆来的时候,她们都在,那媒婆说方氏根本不同意柳玉来冲喜,却答应不要聘礼,把柳叶嫁过来。

她们一听不要聘礼,就帮腔让婆婆将亲事定下来,还让媒婆交换了更贴,甚至还在衙门备了案,就怕何氏知道了反对。

沈天厉人高马大,而且长得好看,到哪里都吸引小姑娘的目光,让她们的儿子亲事也不好找。

后来何氏定了柳玉,女孩长得好看,家里也是青砖大瓦房,弟弟还在读书,可把她们羡慕死了。

现在好了,沈天厉重伤,娶一个傻子,以后沈天厉即便好了,也能够打压何氏,还能够控制三房。

多好!

何氏看着柳叶小福星的传闻,想起刚刚她对自己的维护,很是犹豫,突然,三房的门打开了,沈天彦慌慌张张地跑出来叫道:“娘,哥头很烫,姐说哥又发热了,怎么办?”

何氏大惊,转身就跑去看儿子,却被沈老太叫住了,“何氏,你这个丧门星,你真的要害死你儿子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