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不败龙帅

不败龙帅

燎原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六年前,司天与妹妹相依为命,当妹妹身患重病需要一大笔手术费用之时,司天在求助无门之时,他成为了上门赘婿,代替夏家之子从戎。三年征战,三年海外打拼,司天用了六年时间造就了边境传奇,当他一手创建的组织成为地下世界的第一大势力的时候,他没想到妹妹旧疾复发,妻子遭人胁迫,女儿遭人绑架,盛怒之下,他带领十万龙卫重返都市……

主角:司天,夏晚秋   更新:2022-07-16 03: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司天,夏晚秋 的女频言情小说《不败龙帅》,由网络作家“燎原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司天与妹妹相依为命,当妹妹身患重病需要一大笔手术费用之时,司天在求助无门之时,他成为了上门赘婿,代替夏家之子从戎。三年征战,三年海外打拼,司天用了六年时间造就了边境传奇,当他一手创建的组织成为地下世界的第一大势力的时候,他没想到妹妹旧疾复发,妻子遭人胁迫,女儿遭人绑架,盛怒之下,他带领十万龙卫重返都市……

《不败龙帅》精彩片段

“哥,夏家按照约定,支付了手术费,我现在已经好了,你放心吧。”

“哥,嫂子怀了你的孩子,夏家觉得颜面无光,一怒之家将嫂子逐出了家族!”

“哥,你放心,嫂子现在和我在一起,我一定会保护好她的。”

“哥,因为我的旧病复发,嫂子迫不得已借了高利债,现在天天被人上门催债,你真的战死了吗?我们好想你......真的好想你啊......”

“哥,那群放高利债的,绑走了念念,威胁嫂子陪他们的少爷睡觉,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护好嫂子啊!”

“哥,我们被关了起来,嫂子却被单独带走,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我不相信你死了,你快出现救救我们吧!”

海外孤岛。

地下世界第一暗势力,圣堂总部。

看着手机上一条又一的条短信。

司天如遭雷击,整颗脑袋嗡嗡作响。

从戎三年,海外打拼又三年。

直到今日,大战落幕。

他才解封曾经的手机,却没想到收到的竟是这些消息!

如今,他是大夏唯一的龙帅。

刚刚更是带领组织天命,取缔圣堂,成为地下世界最强势力。

可那又如何?

自己的妻女,被逐出门墙!

妹妹旧病复发,不得不过上负债的日子!

就连一个放高利债的小混混,也敢绑架自己的妻女!

司天连回两次,妹妹司月的号码却始终无法接通。

他一脚踩在圣主已经被斩下的头颅上,浑身撒发着骇人的戾气,目眦欲裂的怒吼道:“破军!准备飞机,我要回大夏!立刻!马上!”

“是,龙帅!”

很快,司天便坐上了一架超音速战机。

朝着大夏,风驰电掣的赶去!

“快!给我用最短的时间,查出这个号码在怀城最后的位置!还有,通知国内,清理我们到怀城的所有航线!”

听到司天的催促,破军讶然道:“龙帅,我们不是回帝都吗?”

一统海外地下势力的任务已经完成。

按理,司天现在应该返回帝都,补办当年未能进行的封帅大典。

“让你查就查!快!快啊!”

见司天双目血红,破军不敢再有异议。

立马将号码,发给专员查询定位。

并联系有关部门,对航线进行封锁!

坐在战机里的司天,身体忍不住地颤抖,甚至连呼吸都无法控制。

心中各种情绪,犹如一团蛛网缠绕心头!

当年西南边境战争爆发,每家每户都要出一男丁。

为了保住自己的血脉,怀城不少富族巨贾,都选择了“千金招婿,代子从戎”的手段。

那会儿司月查出重病,为了救治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他只能参加各大豪门的选婿活动,最终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那一夜,他只知醉酒的夏晚秋将身子交给了自己。

却不知对方竟怀了身孕,并把孩子生了下来!

更没想到,她们过的日子会如此艰难!

最后两条短信,是今天早上发的,一定要赶上啊!

“啊!!!”

随着司天发出的凄厉怒吼,整架超音速战机都震颤了起来。

“龙帅,您冷静点。”

自打入军从戎,破军便一直跟在司天身边,从未见过其如此失态的模样!

“我乃堂堂龙帅,天命之主,这个世界所有强者,皆臣服于我脚下,可我的妻女妹妹,却在大夏招受如此折磨,你让我怎么冷静!”

司天目光远眺,看着东方的大夏,心中暴怒如雷。

“我发誓,这次重返大夏,凡伤我妻女亲人者,我一定要将他满门诛灭!”

“快!给我再快点!”

......

怀城郊外,一座大院内。

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和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被囚禁在臭气熏天的猪圈。

“姑姑......念念好怕......身上好疼啊......妈妈去哪了......我好想她......”

小女孩目光涣散,嘴角带血,显然受了重伤。

司月双眼含泪,将其紧紧抱在怀里,泣不成声,“念念别怕,姑姑在这里,姑姑在这里。”

她身上到处都是淤青和粘稠的猪食。

小司念一直被护在怀里,情况稍微好点。

可刚刚这群人把猪食浇在了她们身上。

圈里的猪因为夺食,猛地撞在了小家伙背部,直接导致内脏破裂。

这么重的伤,成年人都不一定扛得住,更别提只有五岁多的小司念了。

“姑姑,念念好难受......”

小司念水汪汪的大眼睛,开始无意识的上翻,逐渐露出了眼白。

布满鲜血的小嘴,低声呢喃着,“姑姑......好冷啊......念念好像看到爸爸了......”

“可是......念念好困啊......想要睡觉了......”

“妈妈说过......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他现在是来接我了吗......”

小司念眼帘颤抖,无力的抬起肉肉的小手,艰难地伸向了半空。

仿佛那位从未谋面的父亲,此刻就站在她身前。

“念念,你不能睡,不能睡啊!”

司月抬头望向猪圈外嬉笑的众人,撕心裂肺的哭喊道:“高洋,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侄女吧!她快不行了!”

“只要你救她,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了!”

看着司月肝肠寸断的样子,猪圈周围的人笑得更开心了。

为首的高洋,将手放在耳朵上,蹲了下来,“你说什么?太低了,我没听清楚。”

“我说......啊啊啊!!!”

没等司月把话说完,高洋便将灼热的烟头,死死摁在了她手背上!

高洋扣住司月手腕,冷笑道:“这次声音倒是大了,可我好像还是没听清啊。”

司月双眼含泪,强忍痛苦,“求求你......救、救救我侄女......”

“我为什么要救这个小贱种?夏晚秋马上就是我的女人了,留着她当拖油瓶吗?”

高洋说着,接过小弟递来的烟头再次下起毒手。

司月闻言歇斯底里道:“高洋!你个畜生!我哥回来的话,一定会杀了你!啊!!!”

“你哥?”

高洋满脸不屑,“一个战死的小兵而已,别说他死了,就算活着又能把我怎样?”

话音刚落,整个猪棚的气温骤然降低。

明明是大夏天,却让人觉得阴冷无比,寒气入髓!

下一秒。

只听“砰”的一声!

院子的大门直接砸了进来,将猪棚内弄得尘土飞扬。

漫天蒙尘之中,两道身影,踏步走了进来......


高洋微微眯眼,扬了扬手。

周边小弟立马会意,一个个拿起了手边的家伙。

尘烟散去。

一袭黑衣的司天和破军,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司天无视众人,抬腿跨入猪圈,将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司月和小司念一起抱了起来,“对不起,哥回来晚了。”

小司念艰难抬起沉重的眼帘,呆呆地看着这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

刹时间。

早已流干的泪水,再次涌出。

“哥!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好想你......”

兄长的回归,让司月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心中数不尽的委屈,犹如大坝决堤,瞬间迸发。

她将头埋在司天怀里,大声痛哭了起来。

司天紧紧抱住两人,一字一句道:“放心吧,哥再也不走了,从今天起,将永远留在身边保护你们。”

“有我在,这世间任何存在,都别妄想再伤你们一分一毫!”

听到这话,小司念本已失神的双眸,犹如回光返照般,亮了起来,“爸爸......是爸爸回来了吗......妈妈说过......爸爸是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爸爸......念念有好多话想和你说......可是......念念现在好冷好困啊......”

“啊!!!”

司天痛苦万分的大吼一声,身上爆发出一股惊人的气势。

猪棚内的空气,仿佛受到了莫大的惊吓,开始疯狂逃窜,掀起阵阵飓风。

本就破损的棚顶,因为无法承受风力,当场飞散了大半!

阳光倾泻,将司天眼角的泪珠,照耀得如同鲜血一般猩红,“念念别怕,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

在安慰小司念的同时,他体内的气血如同遭遇暴雨的海面,不断翻涌。

“破军!”

“属下,在!”

破军跟随司天四处征战多年,根本无需多言。

当即从怀里掏出只有将帅级别,才可使用的军用内伤药丸,送服到了小司念嘴中。

“哈哈哈!好!好一场亲人重聚的感人场面!可惜,这种短暂的喜悦是时候结束了!”

高洋一脸冷笑道:“说老实话,只是折磨这两个小家伙,真的很没意思,不过你的出现,倒是让我想出了不少有趣的玩法!”

“我听说,你当初是为了自己妹妹,才去当得上门女婿,那么你一定很在乎她吧?”

“这样,我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是让我的这群兄弟,当着你的面,把这个贱丫头先轮后杀,还是先杀后奸呢?”

“喂喂喂!你不回答,会显得我很呆啊!是吓傻了吗?”

看着沉默不语的司天,高洋眼中尽是不屑,“小兵就是小兵,即便上过战场又怎样,还不是窝囊废一个!”

“找死!”

破军眼中杀机涌现,一步上前。

死死锁住高洋的咽喉,将其举至了半空。

大夏龙帅,天命之主,无论司天的哪个身份。

都不是一个流氓小混混可以随意触犯的!

“咳咳!”

高洋没想到破军的速度会这么快,手指上那蛮横霸道的力量,更是压得他直喘不过气来。

如果不做些什么,自己绝对会被这家伙杀掉!

“姓、姓司的,你......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你老婆在哪吗?”

刚刚,司天被眼前的一幕冲昏了头脑。

现在听高洋提起,才意识到。

司月在这,小司念也在这,可唯独不见夏晚秋。

事关龙帅妻子性命,破军不敢再贸然动手,将高洋扔到了地上。

“说,夫人在哪!”

“嘿嘿嘿......哈哈哈哈哈!”

高洋手扶额头,狂笑了起来,“就算在战场上杀过人又怎么样,你有本事弄死老子啊!”

说着,便扬头露出脖颈,“邀请”破军动手。

“怎么,不敢吗?刚刚你不是很勇么!”

高洋踮起脚尖,用脑袋顶着破军的额头,疯狂嘲讽,“敢掐本少的脖子,老子告诉你们,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黄毛,带着兄弟们动手,把这两个小兵往死里打,出了事,少爷帮你们兜着!”

“是,少爷!”

呼吸之间,十个混混便将司天等人团团围住。

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对方手里还拿着武器。

司月焦急道:“哥,你快走!”

“现在想走?太晚了!”

高洋坐在栏杆上叼烟冷笑。

“对不起哥......是我害了你......这辈子能当你的妹妹,我很幸福......希望下辈子,我们还是兄妹......”

司月忽然感觉自己疲困无比,说着说着便和小司念一样昏睡了过去。

这是司天暗中动的手脚,他不希望接下来的血腥一幕,被单纯善良的妹妹看到。

他深吸了口气,强行压制体内翻滚的气血,声音嘶哑道:“说出晚秋的下落,不然......死!”

闻言,整个猪棚一片死寂。

众人仿佛看傻子似的望着司天。

下一秒,哄堂大笑。

所有人笑得腰直不起腰来。

“这个家伙在搞什么?”

“老婆在少爷手上,居然还敢口出狂言!”

“我要笑死了,他不会真的以为,当了几年兵,就能干掉我们这么多人吧!”

他们一个个捂着肚子,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讥讽司天。

高洋更是挑衅道:“我就不告诉你那个贱人在哪,有本事你就动手——啊啊啊!!!”

话还未说完,司天已然出现在他身前。

并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直接将膝盖粉碎,让他跪在了地上!

司天面无表情道:“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寒意!

彻骨的寒意!

犹如一条条虫子,猛地钻入高洋体内。

令他身上的汗毛,全都不自觉的竖立了起来。

直觉告诉他,如果再不说出夏晚秋的下落。

自己绝对会死!

但,让他向一个当过几年兵的乡野贱民低头。

高洋做不到!

“姓司的,本少是高利债大王高海鸣的儿子,你如果敢杀我,他绝对会让你全家给老子陪葬!所以你最好老实点,否则本少——”

咔嚓!!!

高洋的话还没说完,脖颈处便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只见他整颗脑袋,足足旋转了三百六十度!

虽然他眼中,仍旧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但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位大少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原本还一脸讥笑,耀武耀威的混混们。

全都面容呆滞,愣在了原地......


高洋瘫跪在司天面前,脑袋诡异地耷拉在拧成麻花的脖颈上。

眼睛瞪得犹如铃铛,似乎还无法接受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

死了……

一点生气都没了!

这个从戎的,居然真的一言不合便杀了少爷!

现场十名小弟,内心全都受到了巨大冲击。

高家,在怀城地下,绝对是割据一方的存在。

光是用于借债的流动资金,就足有三个亿之多!

其资产,少说有十个亿。

而高洋,可是高海鸣唯一的子嗣!

名副其实的高利债太子爷!

这个在怀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少。

就、就这么死了?

还是在自家郊区的养猪场里,当着所有小弟的面,被一个乡野贱民给杀了?!

一群混混还没能从震撼中走出来,司天便闪身出现在了黄毛面前,“晚秋在哪?”

很简单的四个字。

但经历了刚才的事情,这话就如同死神的镰刀,令人不寒而栗。

毕竟对方连高洋都敢杀,又怎么会顾忌区区一个小弟。

黄毛连忙道:“令夫人一过来,就被少爷带到了房间里,准备做那种事情,但老爷忽然出现,说、说要和令夫人单独聊一会儿……”

司天皱眉道:“说重点!”

黄毛本来就紧张无比,现在被司天这么一喝,当即跪在了地上。

“老爷觉得令夫人这样的女人,根本配不上少爷,于是暗中让人送到了怀城的地下会所,这、这样不仅能断了少爷的念头,还能、还能赚上一笔。”

好一个高家!

好一个高利债大王!

不仅小的在猪圈里,肆无忌惮地折磨小月和念念。

老的还要把晚秋,送到会所赚钱!

司天冷峻的面容下,蕴含着压抑到极致的怒火,双拳不由紧紧握起。

已见了阎王的高洋,最好祈祷夏晚秋不要出任何差错。

否则,不光高家。

他会让所有涉事之人,全都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司天抱着司月和小司念转身朝外走去,同时说道:“破军,动手吧……”

“是,龙帅!”

破军的双拳早已如饥似渴,现在得到命令,心中再无顾忌。

眨眼之间,猪棚内血光四起,哀嚎不断。

只是短短几个呼吸,破军便走了出来。

虽然他身上无半点血迹,但棚内之人,皆被碎尸万段!

这,就是触犯天威的下场!

……

怀城。

地下会所。

这里是整个怀城,最黑暗混乱的地方之一!

此刻,场内座无虚席,热闹空前。

除了平时欺行霸市的道上人,其中不乏一些道貌岸然的名流商贾。

主持人站在台上,挂着一脸职业性的微笑,“好了,经过前面几轮热场,想必大家对于我们会所今天的慈善捐赠,爱心接力活动,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那么接下来的重头戏,自然也不会让各位失望!”

“我们公司最近听闻怀城有一位顶级美女,热衷慈善,富有爱心,那么这位美女,怎么富有爱心呢?”

站在台上的主持人,表情活灵活现,宛若一个演员,“这位美女,愿意成为今晚捐赠最多的那位爱心人士的终身女仆,放弃自己全部的尊严荣耀,为奴为仆,只为换取贫困山区孩童的光明未来,不知有没有哪位爱心人士感兴趣呢?”

“赶紧别废话了,什么美女先带上来看看!”

“我还以为什么重头戏呢,原来就是个女人啊!”

“狗屁的顶级美女,想找美女,老子哪个会所不能去啊!”

在场人的脸上写满了失望。

都说这地下会所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搞了半天,最后的重头戏居然是个女人!

主持人没再继续卖关子,说道:“现在有请我们的工作人员,将这位曾经怀城的荣耀,送上舞台!”

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被推到了台上。

女人身上的衣服,好似被人刻意用剪刀裁减过。

在露出大片雪白肌肤的同时,又将关键部位保护的严严实实。

比起单纯展露,这种若隐若现之美,显然更能让台下的宾客流口水。

最让人震惊的是,这个女人的身份!

居然是曾经的怀城四大明珠之首,夏晚秋!

所有人都双眼发光,流露着如同野兽的兴奋与期待。

这个消失在上流社会将近六年的夏家千金。

仍旧保持着宛若当年一样的绝美容貌和窈窕身材。

看着那一道道犹如野兽似的贪婪目光。

夏晚秋眼中充满了恐惧,就连身子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比起恐惧,夏晚秋心中更多的是悔恨。

后悔自己为什么轻信了高海鸣的鬼话。

身为怀城鼎鼎有名的高利债大王。

怎么可能只要为仆十载,就抵消那上百万的债务。

痛恨自己为什么直现在才明白。

当时签的根本不是什么主仆契,而是卖身契!

主持人微笑道:“大家都是有爱心的人,来此也是为了做慈善,所以我们老板说了,想要收养曾经怀城四大美女之首的夏晚秋,就看各位捐赠的诚意!”

听到这句话,场内先是一静。

紧接着,便是哄堂大笑。

曾经高高在上的四大明珠之首,夏家的第一千金。

现在,竟然要人收养!

这已经不是侮辱了,而是想着法的戏谑啊!

不愧是地下会所,随便一个流程都是如此的有趣。

“我给山区小学捐赠十套净水设备,外加半年的午餐!”

“还有零有整的,真以为这么点爱心就能把四大美女之首给拿下啊?我捐两座希望小学!”

“都有没有爱心?这么顶级的美女就值这么点爱心吗?我捐十座!”

捐赠声和玩味的嘲笑络绎不绝。

他们并非是要配合会所玩游戏。

而是夏晚秋这个绝色美女,听到叫喊时。

那娇躯颤抖,眼神绝望的样子。

实在是太惹人怜爱了。

就在这时,一个肥头大耳,还偏要穿西装的年轻人猛地站起,“我捐五十座!”

这胖子虽然其貌不扬,却是在场最有资本的。

怀城四大豪门,王家的公子哥。

“本少以前追过这个贱人,结果却被她装清高给拒绝了……现在,本少要一雪前耻!当然,事后我也不会亏待大家!”

王泽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台上,“大家很想看看这衣服下面遮盖的是什么吧?要不要本少现在扒掉让你们欣赏一下?”

“扒扒扒!!!”

场内疯狂起哄,所有人眼中都充斥着变态般的兴奋。

在众人的齐声呐喊下,王泽打开铁笼,大笑着将手朝夏晚秋身上抓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