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出狱后被帝国首富追着虐

出狱后被帝国首富追着虐

果子啊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前,凌桉不下心撞了一名孕妇,因此以故意伤人之名入狱三年。三年期满,她重活自由之时,凌桉本以为所有的阴霾都将成为过往随风消散,当她扬起嘴角准备迎接新生活的时候,却不想萧戟再次找上门,他用手中权势将她禁锢身边,要她生下萧氏集团的继承人,还要她为曾经犯下的错赎罪……

主角:凌桉,萧戟   更新:2022-07-16 03: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桉,萧戟 的女频言情小说《出狱后被帝国首富追着虐》,由网络作家“果子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凌桉不下心撞了一名孕妇,因此以故意伤人之名入狱三年。三年期满,她重活自由之时,凌桉本以为所有的阴霾都将成为过往随风消散,当她扬起嘴角准备迎接新生活的时候,却不想萧戟再次找上门,他用手中权势将她禁锢身边,要她生下萧氏集团的继承人,还要她为曾经犯下的错赎罪……

《出狱后被帝国首富追着虐》精彩片段

监狱。

走廊上的风,冷的彻骨。

滴嗒。

滴嗒。

沉重缓慢的脚步声,伴随着不知哪来的水滴声,在这狭窄的过道上,发出突兀的声响。

“那个就是开车撞了人之后逃逸的?看起来还很年轻嘛。长得也不错。”

“可不吗?你刚进来,不知道内情,这女人进来的时候才十八岁,据说刚好是那年高考,刚进考场就被逮捕了。”

“那现在这是刑满出狱了?”

“可能吧,但我估计她出去也没什么好日子过。”有人窃窃私语,说这事的时候刻意压低了声音,像是在忌讳什么。

同伴来了兴趣:“哦?怎么说?”

“被撞的是个孕妇,孩子当场就没了,关键那位孕妇啊……是萧家的夫人!”

萧家。

萧氏,在这阜城是只手遮天的存在,其势力和实力至今不为外人知晓,高深莫测,如一汪不知多深的幽潭,外人纷纷忌惮,不敢得罪。

阜城供奉一句话:“萧字赛过阎”。

是个比阎王还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领路的警员在门口站定,面无表情,对着凌桉开口:“出去吧。”

更冷了。

今年的冬天,好像格外冷。

凌桉握紧了手,松了又紧,被冻得发青的嘴唇看起来可怜极了,颤抖着身体……踏出了这道门坎。

她抬起头,站在原地,久久不曾动弹。

视线掠过外边的天,夜幕已经降临,只有几颗星子挂在天际上,像是在对着她眨眼。

又好像是在同她说——

恭喜你啊,终于出狱了。

时隔三年,终于……再次站在了这囚笼外,成为了个自由人。

“恭喜,刑满出狱。”阴冷沉凛的男声,带着点哑,传来。

凌桉浑身一僵。

不外乎其他,这道恐怖的男声,像是恶魔的诅咒,刻入了她的骨血里,成为她这三年来的噩梦!

远处,一辆黑色轿车上,开了一扇车窗,露出了男人半边隐藏在阴影里的脸庞。

他一只手轻缓地搭在一侧,五指修长,只有中指指节上的银戒,在月辉下发射着微光。

萧戟。

是萧戟!

凌桉几乎掉头就跑!

“抓住她。”

随着男人的一声令下,从另外一辆车里迅速下来好几个身材魁梧的保镖,动作狠戾。

半分钟都没有。

咚!

凌桉被几个男人带到了黑色车前,摁跪在地上!

“啧。”萧戟嗤笑,漫不经心抖了抖指尖,“跑什么啊?”

他低笑,是标准的烟嗓:“怕我?”

凌桉浑身颤抖。

控制不住的。

她怕他,当然怕。

三年前的法庭上,是这个男人,猩红着一双眼,双拳握得咯吱作响,恨不得冲上来将她撕碎。

他当年就想要她去死。

让她偿命。

“你……你要,要做什么?”凌桉抖着唇,呼吸发紧。

她的身体抖得像筛糠,被几个保镖摁着时,显得那么的娇小,莫名地引人怜惜。

但男人视而不见。

冷酷如冰。

阴冷的气息压抑感十足,萦绕着。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萧戟终于哑了声开口:“死的是我萧家的继承人啊。”

“当初拍了片,是个男孩。”

萧戟眯起眼,像个讨债的恶鬼:“你不得赔我么?”

话音落下。

凌桉大惊失色!

她哆嗦着,往常恬静柔和的脸上挂着恐慌,纤细柔弱的身躯似蒲柳般瑟瑟,小声结巴道:“可,可是我,我已经坐过牢了,我已经,已经还给你了,我……”

 


“还?”阴冷的声。

男人微侧了脸,五官在月辉之下更显立体,分明是精致的面容,但无端给人压抑的氛围。

萧戟启唇,冷漠且残忍:“怎么还?”

死的是萧家的子嗣。

怎么能是她坐了三年牢就还得了的?

凌桉瑟瑟发抖,周遭压迫的气息令她忍不住地结巴,几次三番张口,却都无法吐露一句完整的话。

“那,那你,你想怎么样?”她道。

萧戟微抬下颚。

后头的保镖明白意思,将一份文件丢到地上,摁着她的脑袋,让她得以看清楚上边的字。

一瞬。

凌桉脸色惨白如纸!

她立即摇头,杏眼水雾升起,开始费力挣扎着,想要逃脱这些人的掌控:“不,不行……”

挣扎幅度过大。

啪!

保镖不耐烦了,一巴掌狠狠甩到她的脸上:“老实一点!”

凌桉被打得耳畔嗡鸣,骤然脱力后,径自摔倒在地!

她身板娇小,哪里是这些五大三粗的保镖的对手,半边脸上红肿异常,嘴唇边上开裂,丝丝鲜血顺着嘴角淌下。

疼得她颤抖地更明显了。

恍惚间。

她好像听见萧戟的轻叹声。

车门打开。

男人一双锃亮的皮鞋映入眼帘,他居高临下,盯着她的目光,似是在瞧着什么肮脏的蝼蚁。

“萧家祖训,”萧戟慢条斯理,矜贵地,在她面前单膝蹲下,修长的指伸出,一把抓住她的下颚,“不打女人。”

他的指腹擦过她红肿的脸颊,一点一点,移动,在她淌血的嘴角停顿。

动作温柔。

一块锦帕细细擦过她的唇角,将血迹拭去。

萧戟神色冰冷,无视她此刻抖得不成样子的模样,像在对待自己的爱人,凑过去,薄唇附在她的耳畔。

“疼不疼?”他关心道。

毫无温度的声。

凌桉只剩下害怕。

他轻言细语,慢慢敲定:“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她怀不上了。”男人叹息,“我不找你找谁啊。”

凌桉哆嗦着,性格使然,她根本不敢反抗,双眸眨巴两下,泪水便顺着流下来。

她无声地哭泣着。

萧戟如渊的眼睛里浮现一抹嫌恶,转瞬即逝。

他举起帕子,替她擦着眼泪,声音依旧很冷:“别哭,嗯?”

凌桉哭得更凶。

眼泪控制不住地,越来越多。

萧戟耐心不够,他将人狠狠一把丢开!

“啊!”凌桉倒在地上,手臂擦破了皮。

新的血迹又冒了出来。

起身后,男人细细擦拭着自己的指尖,嫌恶极了,但他出声时,依旧矜贵优雅:“给你脸,你就接着。”

“凌桉,”萧戟第一次喊这个名字,“别不识抬举。”

“我,我已经,已经坐过牢,我……”

凌桉想反抗,可她胆小,在这阴晴不定的男人面前,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做。

她从小就是三好学生,性格温顺,脾气好,平时和人说话都尽量小声,在十八岁之前,凌桉就是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乖巧地像是只家养的猫咪。

萧戟这样的人,如果没有那一次车祸意外,怕是这辈子都和她没有任何交集。

她默默哭着,害怕到极点,道:“我不想……”

今年的冬天是真的冷。

这天的夜晚,比往常更要暗上几分。

男人身影修长,他眯起眼,嘴角上扬:“你赔我个继承人,我就放过你。”

他的声音冰冷如锥子:“你这肚子,借我用用。”

 


凌桉是被逼着签字的。

她的眼泪滴落在文件上,好在保镖擦的及时,这才没有晕染开。

保镖脾气暴躁,见状后,伸出手一把推在凌桉的脑袋上:“哭什么哭?真晦气!”

猝不及防,凌桉受到冲力,身子一歪,脑袋磕到了地上。

一瞬。

她原本白皙光滑的额头上,出现一小块红肿。

萧戟瞥她一眼。

什么都没说,转身上车。

临走时,男人根本没正眼瞧她,车窗下落一些,露出他的侧脸,他的声如来时那般,阴沉,却又矜贵:“记住,你这是在赎罪。”

“别妄想逃跑,你坐过牢,有案底。”

“阜城我做主,出了阜城,我也能手眼通天。”

他将之前的帕子随意丢在地上,语气冷地不像话,可又给人带来一种他在关怀的错觉:“听话,嗯?”

凌桉趴在地上,颤抖。

车辆启动,疾驰而过。

轮胎碾在一处水坑,污水毫不留情的,全部都溅到她的身上。

湿透。

凌桉更冷了。

偌大的空间里,好像只剩下她一个人,孤苦无依,弱小地如同一叶千疮百孔的扁舟,稍微一点浪花,都能将她掀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久到她腿脚发麻。

凌桉这才后知后觉,从地上爬起来。

“没有的,”凌桉喃喃出声,“没有孤苦无依。”

她还有一个妹妹。

凌桉根据自己的记忆,找到回家的方向,离开了监狱。

三年的时间,阜城变化很大,许多从前的建筑已经被拆了,变成了高楼大厦,一栋连着一栋,高耸入云。

街道上不再是老旧的红绿灯,而是焕然一新的灯牌,闪烁着光芒的霓虹灯十分耀眼,刺地她眼睛都睁不开。

凌桉是有家的。

即便周遭环境变化很大,但她依旧成功找到方向,来到新巷区,盯着那栋熟悉的小阁楼。

家。

凌桉眼圈微红。

正要提步走——

“啊!死丫头!你吃多了撑的是不是?!让你晒个萝卜头你都能把坛子打碎!我看你是皮痒了欠打!”

中年女人暴躁发怒的声音,传入了凌桉耳畔。

凌桉微微惊愕。

她记得清楚,这是她小姨的声音。

“哎呀妈,你跟一个智障计较什么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脑子不好使啊。”一个年轻的女声搭话。

“就是打的少,所以才不长记性!我养头猪都比她这脑瘫好!”

紧接着,小阁楼里传来棍子挥舞的劲声,伴随着年轻女孩儿的惨叫声,凄厉极了,传扬开来。

凌桉瞪大双眼。

她快步进门,正好瞧见小姨狠狠抓住凌萌的头发,拽着人便甩到地上,粗大的擀面杖顺着打在女孩的身上,肚子,脊背,毫无章法,一下一下,狠厉又残忍。

“不要!”

最后一棍即将落到凌萌的脑袋上时,凌桉飞速跑过去,紧紧抱着妹妹的头。

砰!

棍子落到凌桉的背上。

剧痛席卷全身,让凌桉下意识地,眼前一黑。

“哦?这谁啊?”小姨邹雅萍好奇出声。

一侧吃饭的年轻女孩瞧见了凌桉的正脸,惊叫一声,道:“妈!这不是凌桉么?!”

“凌桉?!你怎么出来了?我还以为你出不来了呢。”邹雅萍脸上闪过一丝嫌弃,语气不善。

凌桉父母早亡,她只有一个小她八岁的妹妹凌萌。

只是,凌萌在三岁的时候不小心撞坏了脑子,从此后行为停留在幼年阶段,在外人看来,就是痴呆的模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