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五岁甜心拥有三个大佬爸爸

五岁甜心拥有三个大佬爸爸

顾眠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要命”的任务,让超级大佬沈鲤穿越到了一个五岁小萝莉身上!原主是个可怜虫,出生后便被丢在了豪门沈家门口,母亲不知去向。作为私生女,沈鲤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疼爱,沈家只派了一个佣人照顾她。既来之则安之,她决定替这个孩子讨回公道!不过接下来的事态发展,超出了她的控制范围,突然冒出来三位大佬争抢着做她爹地,还有四个美少年哥哥宠!不过沈鲤最喜欢的还是那个小乞丐……

主角:沈鲤,牧西爵   更新:2022-07-16 03: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鲤,牧西爵 的女频言情小说《五岁甜心拥有三个大佬爸爸》,由网络作家“顾眠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要命”的任务,让超级大佬沈鲤穿越到了一个五岁小萝莉身上!原主是个可怜虫,出生后便被丢在了豪门沈家门口,母亲不知去向。作为私生女,沈鲤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疼爱,沈家只派了一个佣人照顾她。既来之则安之,她决定替这个孩子讨回公道!不过接下来的事态发展,超出了她的控制范围,突然冒出来三位大佬争抢着做她爹地,还有四个美少年哥哥宠!不过沈鲤最喜欢的还是那个小乞丐……

《五岁甜心拥有三个大佬爸爸》精彩片段

B市,圣仁私人医院

一间考究的病房里,一个四五岁的女孩躺在病床上,旁边坐着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女人正大口大口吃着饭菜。

她吃完后很生气地将筷子一丢就恶狠狠地看向病床上的女孩。

女孩头上包着纱布,小脸苍白。

“都怪你,不然我也不会到医院来照顾你,饭菜这么难吃!你要么就摔死算了,要么就醒过来,这么半死不活的折腾谁?”

“真是天杀的扫把星!”

女孩的眼睛还没有睁开,眼皮和眉头都动了动。

谁在说话?为什么会有人说话?她不是应该被炸死了吗?难道是命大活下来了?

随即她的眼睛睁开。

发现竟然真的是在医院的病房里。

顿时又惊又喜,那么大的爆炸都没有死吗?

“诶哟,还真的醒了啊,你这小贱蹄子命挺大的啊,从那么高的楼梯上摔下来都摔不死你!”恶毒刻薄的声音让她注意到病房里还有别人。

转头看到一个中年女人,但完全不认识,刚要开口询问是谁的时候,头部猛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随即就是铺天盖地的记忆涌现了出来。

记忆里出现了一个充满恐惧绝望又带着极大怨恨的小孩。

从出生开始就遭受毒打虐待,被迫在这个世上生存,没有人疼爱,是多余的存在,又不得不存在,这个小孩叫沈鲤,今年五岁半。

被人从楼梯上推下来摔死了,而在同一时间,她出任务发生爆炸,穿越到了沈鲤这个孩子身上。

“跟你说话你听不到?哑巴了?”中年女人一巴掌拍到沈鲤的脸上。

“我警告你,别再碰我!”沈鲤看着她,眼中射出不同于往常的冰冷。

这个女人叫魏慧芳,是照顾她的佣人,在她的记忆里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魏慧芳被她这突如其来的气势给弄愣住了,随即反应过来笑道,“长本事了?还警告我?你怎么警告我?我就碰你,就碰你,怎么样?”

肥胖的手一下又一下打在沈鲤的小脸上,娇嫩脸颊顿时红肿起来。

越打越兴奋,魏慧芳咧嘴大笑,齿缝之间还留着绿色的菜叶。

沈鲤眼眸一眯,杀气弥漫,她迅速起身,左手抓过魏慧芳的衣领,同时右手操起床头柜上的玻璃水杯,狠狠地砸向她的额角。

一刹那,玻璃碎裂。

电光火石之间,小手的手速极快,手指翻转间已经捏住了一块玻璃碎片划过魏慧芳的头。

“啊!”一声惨叫,魏慧芳的额头顿时血流如注。

沈鲤在另一侧跳下床,将手中的玻璃碎片放入口袋中后就跑出病房。

“救命!救命!”

她在医院的走道里一边跑一边大喊,走廊里的医生护士都注意到这边的动静,赶紧围过来。

满头都是血的魏慧芳在后面追。

“小贱人,别跑!站住!”

沈鲤看到一个年轻的医生,立即跑过去躲在他的身后。

“她,她要杀我,要杀我!救我!”

医生认得魏慧芳,看到魏慧芳的模样也着实是吓了一跳。

“魏女士,这是怎么回事?你受伤了,得处理一下伤口。”

“她,她拿杯子砸我脑袋!”魏慧芳大概是失血过多加上又剧烈奔跑,脸色已经苍白,整个人摇摇欲坠,指着沈鲤控诉的时候有些喘不上来气。

“是她打我,我打不过她才用杯子砸她,她还说,还说我怎么没有摔死,是不是,她把我从楼梯上推下来的?”

沈鲤的小手紧紧抓着医生的外袍,一边哭一边说话,一抽一抽,让人很是心疼。


沈鲤虽然有些消瘦,但五官生的极好,尽管在哭,一双大眼睛却是睁的大大的,很难让人不去相信她说的话。

而且!

“医生叔叔,你看,我身上都是她打出来的伤,你看。”她将袖子撸上去,瘦弱的手臂上到处是青一块紫一块,还有结痂的血痕。

“小贱蹄子,你还敢告状了你!看我不扒了你的皮!”魏慧芳大概是被气疯了,忘记了这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以为是单独和沈鲤相处的时候。

她再次要冲过去打沈鲤,被医生伸手推了一下,她整个人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顿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医生见状马上让人将魏慧芳弄到急诊室里去。

“叔叔要先去给她看看伤,你不哭了哦。”他弯下腰柔和地对沈鲤说。

“她,会不会死?”沈鲤显得很害怕,小心翼翼地问。

“不会的,别担心,你先回病房去。”

沈鲤放开医生的白大褂,一步三回头。

当她回到病房后,抬手擦掉脸上的泪痕,早已没了惊恐的模样,她的眉头皱起,在病房里踱步。

魏慧芳必须得解决掉,不然一旦回到沈家还是会有麻烦。

刚才事出突然,她虽然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可还没来得及梳理。

沈鲤是沈家的私生女,她的母亲设计睡了C市首富沈彦琛,一次怀孕,生下了沈鲤,但对她来说,沈鲤只是一个用来牵制沈家的工具,从小不是打骂就是冷暴力,在四岁的时候被丢在沈家门口。

对于沈家来说,沈鲤是多余的,是沈彦琛的污点,所有人都恨不得她消失,从未出现在过这个世上。

沈家所有人都不喜欢沈鲤,所以她在想沈鲤从楼梯上被推下来和沈家有没有关系。

既然她穿越到了这个孩子身上,就得帮这个孩子讨一个公道!

由于魏慧芳受伤,沈家派了另外一个佣人过来照顾沈鲤,这个佣人明显不想细心照顾,整天划水。

沈鲤倒是不介意,正好可以让她在医院里到处溜达。

她需要找点东西准备着,等出院回到沈家用来对付魏慧芳,否则以一个小孩的体力对付一个成年人,还是很吃力的。

在医院住了四天,她的情况已经好了很多,医生说再有个两三天就可以出院了。

这天她正在看报纸,想着了解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

听到门口有动静,抬眼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沈彦琛的小儿子,沈司羽。

“你居然在看报纸,你看得懂吗?”沈司羽诧异地看着沈鲤,着实是没想到自己进来会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沈鲤本来不想理他,可转念一想,多一个敌人,她的生存环境就会艰难一分。

不如将敌人变成朋友。

沈司羽今年七岁,大大咧咧,不爱读书就爱各种捣乱打架,胸无城府,喜怒写在脸上,喜欢表现男子气概,倒是不那么难对付。

沈鲤马上放下报纸,冲着沈司羽露出了一抹甜甜的笑容。

“哥哥~”软软糯糯的声音带着亲昵的语气叫出这一声,加上她脸上的笑容,直接将沈司羽给干懵了。

怔怔地站在原地傻眼了。

“哥哥,你是来看我的吗?我好多了,谢谢哥哥~”

她的笑容如同一朵盛开的太阳花,灿烂明亮,让沈司羽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暖意。

“你,你你叫我,叫我什么?”沈司羽被“吓”的直接舌头打结。


“哥哥呀。”沈鲤将头一歪,微微抿唇,露出两个小酒窝。

“谁是你哥哥,我才不是你哥哥,不准叫我哥哥!”沈司羽很生气,他才不会承认这个妹妹,她是私生女!

沈鲤的眼眶里顿时蓄满了泪水,但她咬着嘴唇没有让自己哭出来,双手不安地捏在一起。

“对不起,是我不好,惹哥哥生气了,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我,对不起,不过还是谢谢你来看我。”

她的鼻头红红的,说话带着哭腔,像一只受伤的小鹿低声呜咽。

沈司羽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沈鲤,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看着这样的沈鲤,他竟然觉得心软。

“沈鲤,你别装,我知道你什么德性!”他觉得沈鲤是装的,毕竟以前的沈鲤总是和他打架,抬杠,哪里有这样软萌地叫过他“哥哥”?

“你别生气。”沈鲤弱弱地说,看起来就是一个无助可怜的小女孩。

沈司羽简直是要疯了,为什么沈鲤变成这个样子了?

她是摔破了头之后想到了新的整人套路了吗?

怎么办?他现在要怎么办?

不行,绝对不能输!不然会被她嘲笑死的。

“沈鲤,你敢跟我出去吗?”他就不信她不会原形毕露。

等到外面,他再好好教训教训她,这里医生护士太多,不方便。

“哥哥你要带我出去吗?”沈鲤顿时很兴奋,但随即又露出失落的表情,“对不起,我不该叫你哥哥。”

“可是,可是,我又很想叫你哥哥,我,可以叫你哥哥吗?”

她满脸期盼地看着沈司羽,沈司羽对上她的眼睛,湿漉漉的大眼睛更像小鹿了,居然不忍心拒绝!

“随便你!”他烦躁地说,有点生气自己的反应。

他不能被沈鲤的伪装给骗到。

“那哥哥,我们现在出去玩吧?待在医院里都闷死了。”沈鲤撅着小嘴殷切地看着沈司羽。

又装可爱,过分!

“走,我带你出去。”等出去了看你还装不装。

“好呀好呀,谢谢哥哥,哥哥最好了。”沈鲤迅速从床上下来。

沈司羽简直是要疯了,为什么沈鲤突然可以装的这么可爱,软软呼呼的,他居然想抱抱她。

他赶紧转身走出病房,让沈鲤跟上。

结果跑了一会回头发现沈鲤居然没跟上。

“你干什么?又不想去了?”难道发现他的计划了?

“哥哥你跑太快了,我跟不上。”

“快点!”

沈司羽站在原地等沈鲤。

沈鲤追上去,他刚要走,就发现自己的手被沈鲤牵住了。

他的眼睛骤然瞪大,所有注意力都在被牵着的手上面。

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沈鲤的手好软!

但他很快就冲沈鲤凶巴巴地吼道,“你牵我的手干什么?放开!”他想甩开沈鲤的手,但沈鲤抓的有点紧。

“我想牵哥哥的手嘛,这样就不会走丢了,哥哥会保护我。”她无辜弱小的样子落在沈司羽的眼中,让沈司羽陡然升起了一种保护欲。

“你真的是烦死了!”话是这么说,但沈司羽没有甩开沈鲤的手,被迫牵着她离开了医院。

沈鲤嘴角上翘,露出一抹笑容,像沈司羽这样霸道强势的男孩子,装柔弱才能激起他的保护欲,越是硬碰硬,越是惹他讨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