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她飒爆了全集阅读

重生,她飒爆了全集阅读

千苒君笑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千苒君笑”的《重生,她飒爆了》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嫡女?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还是身败名裂了?”是吗?她看着别有心思的庶妹,眼中闪过寒光……上一世,就是这样的场景,她被下药,被皇帝谋算,被强娶进中宫,身为皇后,却死得极惨。连她的家人和最疼爱她的的二哥都没能保住!这一次,她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庶妹下毒?她反间一手,将庶妹送上了皇帝的床,事后还带着诸侯世子去寻人,让这件事公之于众。本以为这件事无人知晓,谁知二哥已经目睹了所有……她:“你觉得我恶毒吗?”二哥不语,反牵着她的手,有条不紊地帮她善后……【fq】...

主角:秦岚秦乂   更新:2024-07-11 21: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岚秦乂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她飒爆了全集阅读》,由网络作家“千苒君笑”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千苒君笑”的《重生,她飒爆了》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嫡女?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还是身败名裂了?”是吗?她看着别有心思的庶妹,眼中闪过寒光……上一世,就是这样的场景,她被下药,被皇帝谋算,被强娶进中宫,身为皇后,却死得极惨。连她的家人和最疼爱她的的二哥都没能保住!这一次,她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庶妹下毒?她反间一手,将庶妹送上了皇帝的床,事后还带着诸侯世子去寻人,让这件事公之于众。本以为这件事无人知晓,谁知二哥已经目睹了所有……她:“你觉得我恶毒吗?”二哥不语,反牵着她的手,有条不紊地帮她善后……【fq】...

《重生,她飒爆了全集阅读》精彩片段


那日秦乂没有回话。

秦岚权当他是默认了,伤好后,对他殷勤不减。

先前秦乂因身份特殊,在将军府处处被针对,刘氏看他不顺眼,常年克扣其餐食,要么扔给路边的狗吃,要么直接倒进泔水桶里。

分明是正值长身体的年纪,送到秦乂手里的饭菜却无比寡淡。

秦岚听说后亦毫不客气,时常大摇大摆的进入刘氏房间,从其梳妆匣中取出珠宝钗饰命人上街卖掉,换成银子买成补品交付于秦乂。

秦乂虽不知这补品来源,但一对上秦岚笑意盈盈的脸,便难以说出拒绝的话来,不久后他却听说,此事被刘氏知晓,气得明里暗里扣秦岚月钱。

秦岚倒是无所谓,但秦乂不能无动于衷。

他差人将收到的补品折成银子尽数退回,并给秦岚捎了信。

信的内容很简短。

“不要自作主张。”

六个字,透露着秦乂特有的疏离与冷意。

秦岚懊恼不已。

本想着讨好下秦乂,结果好像……弄巧成拙了?

秦岚拿着信纸,巴掌大的小脸写满愁绪:“安夏,怎么办,二哥看起来清心寡欲,他究竟喜欢什么啊?”

居然连补品都打不动他的心!

安夏想了想,很是自信地笃定道:“小姐,二少爷再清心寡欲也是男人,我听说,男人都喜欢美人儿,我觉得很是有理!您想,二少爷正是气血方盛的时候,却整日混在男人堆里,欲望得不到释放,多难受呀!”

“奴婢觉得,小姐可以送一对漂亮乖巧的丫鬟给二少爷,二少爷不会拒绝的!”

一番话,听得秦岚恍然大悟。

没错!

纵观京城,与秦乂年纪相仿的公子少爷们哪个不是美女傍身?更有甚者,孩子都抱了好几个了!

再看秦乂,身边跟的都是肌肉强健的侍卫,连个伺候他日常起居的丫鬟都找不见,多难受啊!

就这么定了!

秦岚打定主意,立即动身,兴致勃勃地亲自挑选了对年轻水灵的姐妹花,专门趁着夜色送到秦乂宅邸中。

听闻秦岚拜访,秦乂心头微动。

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找他做什么?

秦乂皱了皱眉,随后将门敞开。

就见秦岚笑得暧昧,殷勤地将姐妹花往他面前推了推。

“二哥,我瞧你来往的都是些五大三粗的男人,没个丫鬟服侍,特地替你送来两名,保证将你伺候得妥妥帖帖的。你瞧瞧,个个小家碧玉,喜欢吗?”

秦乂原本平静的脸,霎时冷了下来,语气凉薄,“三妹倒是细心。”

仔细听的话,还带着几分咬牙切齿。

秦岚骄傲点头:“那是那是!”

瞧着秦岚一副邀功求赏的神情,秦乂一时无语,不知她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

言语晦涩:“三妹,你真行。”

秦岚却只当秦乂是满意,扬起笑脸,赶紧吩咐丫鬟前去秦乂寝房收拾床铺,好让秦乂就寝。

丫鬟红着脸进去,秦乂却站在原地没走。

他深邃的眼神打量着秦岚,继续幽幽道:“三妹送我这么大礼,我该如何回礼给三妹才是?”

秦岚连忙摆手:“二哥客气了!回什么礼,身为妹妹,为二哥着想是应该的!”

“不,一定要回。”

秦岚眨眨眼。

是错觉吗?

怎么秦乂表情不太自然呢?

难道是,迫不及待?

不知是不是夜色太冷,秦岚身周袭来一股寒意,凉得她搓了搓胳膊,非常“体贴识趣”地溜了,为秦乂留下私人空间。

目送秦岚远去,秦乂这才踱步回寝。

原先略显空旷的寝房多了俩大活人,空气都变得香喷喷的,香得人鼻子发痒。

床铺铺得整整齐齐,丫鬟见秦乂回来,当即迎上去,壮着胆子伸出纤纤玉手,柔柔搭上秦乂胸膛,声音更是娇得能滴出水来:“二少爷,天色晚了,奴婢帮您更衣。”

说着,她便去解秦乂腰带。

刚碰到指尖,秦乂寒气逼人的声音响起:“滚出去!”

丫鬟吓得浑身一抖,抬眼对上秦乂比锅底还黑的脸,动也不敢动,另一个尚未出声的丫鬟见状也噤若寒蝉。

原以为只要表现得好,让二少爷高兴,她们便能跟着享福,就算不能当个小妾,至少也能拿点银子。

可谁知秦乂压根不愿她们碰他,继续伺候下去,别说捞好处了,恐怕……

秦乂声音像是掺了雪:“还愣着?滚!”

“是!”

两名丫鬟又是吓得一抖,逃命般匆匆退下。

“来人!”

话音刚落,颜护卫立即从外走进,单膝跪于秦乂跟前,恭敬道:“主子请吩咐!”

“床铺重新铺。”

“嗯?主子,您忘了,床铺今日刚才换过新的。”颜护卫不解,只当秦乂是忘了,提醒道。

“弄脏了。”秦乂答得绝情,负手往外走,“门窗也敞开,屋里臭的很。”

颜护卫满头雾水,仔仔细细嗅了两下。

哪里闷哪里臭了?

这不挺香的!

大冬天夜里开窗,主子是嫌天气还不够冷吗?

见秦乂脸色阴沉地离开,颜护卫默默将满腹疑问吞回肚子,只管照做。


秦乂不动声色的看着她,开口:“喜欢。”

“那便很好,我也很喜欢她,若是她做我的二嫂我别无二话。”

秦岚继续念叨:“既是二哥喜欢的人,若是日后她嫁过来被秦柳茵和刘氏欺负,我一定会像护着二哥一样护着她。”

砰。

秦乂把茶杯摔在桌上。

“不需要。”

他竟不知,她竟有这样的本事,能将他本来颇好的心情毁的一塌糊涂。

秦乂起身便走,迎面碰上换好了衣服的安宁兰。

“怎么不再坐一会儿了?”

“没空。”

秦乂离去,安宁兰问秦岚:“你二哥怎么了?”

秦岚道:“或许,是军务太忙了吧。”

她清晰的记得,前世二哥可没有娶过安宁兰。

今日这么一说,不过是为了打探二哥的态度。

没想到他的反应会这么激烈,这样看来,二哥倒是和安宁兰没什么了。

这样一想,秦岚心里反倒有几分庆幸。

中午吃饭时,秦乂没来,刘氏那家在自己院子里吃,安宁兰去和秦乂一起吃。桌上便只剩下了秦岚和威远侯。

看秦岚淡定的吃饭,威远侯清了清嗓子问:“你二哥与安小姐那么要好,你不难受?”

“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难受?”秦岚夹了一口菜,胃口颇好。

“你没发觉你二哥不太高兴?”

“没有啊,我觉得二哥挺喜欢安小姐的。”

威远侯叹了口气:“傻孩子。”

秦岚耸肩,是她的就是她的。

天塌下来都不会变。

刘氏的院中,听闻今年的比武大会由秦乂操办,把刘氏气的直拍桌子。

今年好多诸侯家的适龄的儿女都会来,正是让那些人见识见识她这一双儿女的好机会,到时候给秦霄贤找个合适的诸侯嫡女,给秦柳茵找个诸侯世子,岂不是两全其美。

结果她的儿子挨了板子,倒是叫那个来历不明的野种出了风头!

“你们两个废物,快想想办法吧!安北侯都把女儿送来要跟秦乂议亲了!本来侯爷就看中秦乂,若是再让秦乂娶了安北侯的女儿,那咱们一家哪里还有翻身之日啊!”

伤势已经好的七七八八的秦霄贤眸色阴沉:“娘,您尽管放心,孩儿不会给秦乂出风头的机会,比武大会之日,便是秦乂被废之时!”

比武大会当日,秦岚像个尾巴似的时时刻刻跟在秦乂身边,谨小慎微的防范秦霄贤他们给秦乂下药。

秦岚眼见着一个小兵鬼鬼祟祟的往秦乂水里倒了些粉末,便趁着秦乂还没发现,便将那水倒掉了。

刚要松口气,派去盯着秦霄贤的安夏便匆匆跑了回来:“小姐,我看见大少爷的铠甲下面藏了东西,他们还说剧毒,见血封喉什么的,太远了,我听不清楚。”

秦岚心中一紧,她倒是不知道,秦霄贤的心思竟然歹毒到了这种地步!

给秦乂下药不说,竟然还敢用剧毒的暗器!

“秦霄贤人呢?”

“已经上擂台了,与他们比试开了。”

“二哥呢?”

“还在后面准备。”

秦岚咬了咬唇,若是此时当众揭穿秦霄贤身上有暗器,那秦家办这比武大会便成了笑话,爹爹会颜面扫地,被众位诸侯耻笑。

可若是不揭穿他,这些暗器铁定就会用到秦乂身上。

她又怎么能看着秦乂再遭受一次前世那般的伤害!

权衡利弊之后,秦岚心中有了主意。

秦岚拉过来安宁兰:“你不是一直想见识我的武艺吗,你把这包蒙汗药给我二哥喝下去,我替二哥上场,你便能知道我武艺有多高超了。”

安宁兰嫌弃的看着她:“你当我傻吗,你这身形怎么跟你二哥比,而且你这张脸,谁不认识!”

“我身上多穿些衣服,脚上垫点东西,把自己撑高撑大,穿上铠甲,戴上面具,不会被人识破的。”

“可这样你身上这么多束缚,还怎么跟人比武啊?”

“无妨,我武艺高超,没什么能影响到我。”

安宁兰就信了,去给秦乂下了蒙汗药。

眼见着秦乂睡着了,秦岚穿上他的战甲上台。

果不其然,对战秦乂的就是秦霄贤。

面具下的秦岚冷眼看着秦霄贤,渐渐稳住了凌乱的气息。

此刻,她想着,能打得过秦乂最好,若是打不过,被挑断了手脚筋,变成废人,也没什么关系。

前世她伤秦乂那么深,所以这一世替他受伤,也是她的报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