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七十年代做学霸

穿越七十年代做学霸

煜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暖暖熬了两个通宵,终于做出了方案,没想到泡个澡的工夫竟然晕厥了过去。当她悠悠转醒后,发现自己浑身湿漉漉,像刚刚被人从河里救上来。看着眼前的众人,苏暖暖不由得有些懵,难道她竟然穿越了?随后出现在脑海中的陌生记忆证实了这个想法。这里是七零年代,苏暖暖成为了与她同名同姓的农家女孩,不过只有八岁是闹哪样?

主角:苏暖暖,霍旻   更新:2022-07-16 03: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暖暖,霍旻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七十年代做学霸》,由网络作家“煜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暖暖熬了两个通宵,终于做出了方案,没想到泡个澡的工夫竟然晕厥了过去。当她悠悠转醒后,发现自己浑身湿漉漉,像刚刚被人从河里救上来。看着眼前的众人,苏暖暖不由得有些懵,难道她竟然穿越了?随后出现在脑海中的陌生记忆证实了这个想法。这里是七零年代,苏暖暖成为了与她同名同姓的农家女孩,不过只有八岁是闹哪样?

《穿越七十年代做学霸》精彩片段

夏日,北山村。

下过雨的小河沟浑浊不堪,泥泞湿滑的河岸边,簇拥着一群人。

“快,翻过来拍后背,控水,把水吐出去就好了。”

“脑袋放低一点,再低一点,拍,使劲拍后背。”

嘈杂的声音入耳,苏暖暖还没回过神来,就觉得胸口钝痛,随即,后背就被人很用力的拍了好几下子。

“噗!”

一大口的水从胃里面喷涌而出,苏暖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她明明是因为连续熬了两个通宵做一个文案,加上又重感冒,想着泡个热水澡,之后再喝一杯感冒药好好睡一觉的,结果,刚在浴缸里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

这是在梦里?

但是疼痛却如此清晰。

后背火辣辣的,胸骨被谁的膝盖给顶的剧痛。

就连鼻腔,也因为刚才那一大口水给呛的,眼泪鼻涕一大把的往下掉。

虚弱的苏暖暖来不及问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天旋地转,她又被翻过来放在了地上。

睁开朦胧泪眼,苏暖暖看着面前围城一圈的人。

几个小孩子,年纪小的全身光溜溜的,年纪稍微大一些的,男孩穿着条三角裤衩,光着黑不溜秋的上身,女孩则是穿个小裤衩,上身穿一个碎花小背心,不合身,做工粗糙。

小孩子的外围,是一群大人,有年轻人,也有年长的,看样子生活特别清苦,旧衬衫领子都破的不像样子,白背心发灰,破破烂烂的,还有女人,样式松垮的方领衬衫,大多是海军蓝色的裤子,解放鞋……

【叮咚,确认宿主身份:苏暖暖,八岁,智力水平,低级!】

一道声音在脑海里响起,吓了苏暖暖一跳,她环顾四周围,却没有发现可以和声音对上号的人物。

【宿主,别找了,我在你的意识里面,我是你的系统,本名学霸,你可以喊我霸霸。】

此时,一道略显粗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暖暖,你没事了吧?”

【霸霸?!】苏暖暖还未完全回神,正嘟囔着这个名字,回味着之前这系统说的“智力水平低,八岁”。

“哎,我在,走,爸现在带你回家。”随着话音落,一男人伸手将苏暖暖抱起来。

“等等!”

苏暖暖身子一颤,立刻坐起来,拒绝了男人抱着。

低头,看着满是淤泥的小短腿,还有自己不大的手掌,再转头看向身边满眼关切的男人,苏暖暖的脑袋里“嗡”的一声,炸开了花。

穿越了,她泡一个澡给泡穿越了。

二十一世纪,毕业与名牌大学硕士学位,跨国知名企业高级白领、二十八岁的苏暖暖泡了个澡,穿越到了这七十年代北方一个叫做北山村的穷山沟沟里来了,而且,还穿越成了八岁的孩子,刚刚落水被救上来。

“暖暖,暖暖,你没事吧?你怎么样啊?你别吓妈妈啊?”一女人跑进人群,一下子抱住地上的女孩,不断喊着。

女人穿着和围观的那些人不太一样,衣服布料看着还是差不多的,但是,女人的身上却干净的很,衣服也修身许多,最主要的是,四周围围观的女人们很多都晒的黝黑、皮肤粗糙,体型壮硕,而抱着苏暖暖的孙柔却是人如其名,身段、皮肤白皙细腻,头发也梳的整齐。

苏暖暖在愣了大约半分钟之后,彻底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前世,纵然是人人羡慕的小资白领,住公寓开小汽车,每天一杯精磨的咖啡,穿着名牌,出入各种酒会商圈,但是,累,真的是很累很累。

大城市打拼生活,别人看到的是表面的风光,实则背地里却是累到让人抑郁。

二十八岁的苏暖暖,依旧单身,每天有写不完的文案,见不完的客户,每个月的房贷车贷,还有各种消费项目都在等着付账。

“下辈子,我要做一条咸鱼,混吃等死,不用整天奔波拼命。”曾经的某天,喝了点小酒解压的苏暖暖和闺蜜吐槽。

如今,她既然穿越到了这个地方,确确实实还活着,而且,她还不用疲于拼命,整天担心自己过劳死,何不既来之则安之呢?!快快乐乐做个小孩子,多好!

“我没事。”想到这里,苏暖暖摇头,柔柔的回答了一声。

“大丫没事了吧?没事就好,那就这样了,大勇,你给大丫道个歉,今儿这事情,就算过去了,幸好大丫命大,要不然,你小子吃不了兜着走。”村长苏大强粗嗓门朝着一旁十二岁、脸上开始长青春痘的男生吼道。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杜大勇到底是心虚了,刚才他就被苏暖暖的爸踹了一脚,幸好他妈厉害,给挡着了,再加上苏暖暖要抢救,他才没有被苏暖暖的爸苏建国狠揍一顿,杜大勇没有想到苏建国平时不吭声的,被他爸背地里喊做木头的男人,竟然凶悍起来这么可怕,所以他此时有点儿怂。

“什么叫不是故意的,我们家孩子掉河里了,要不是霍旻那孩子,差点儿小命就没了,你们一句不是故意就能算了?这可不行啊,你们家怎么都得赔偿!”尖锐的声音响起,苏暖暖看过去,她承袭的记忆中有,这是原主的奶奶,一个特别重男轻女,而且非常偏心的刻薄老太太。

老太太此时的模样,像极了在维护她!

不过,此苏暖暖已经不是曾经的苏暖暖了,一个二十八岁的灵魂,能不看出这老太太的心思,想到这里,苏暖暖的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来,眼神也深邃了几分。

“这不是没事么,还赔偿什么啊?我说苏家老太婆,你这是要讹人啊!”杜大勇的妈刘春娣是村里有名的泼辣的,听得老太太说话,她不乐意了。

但是,刘春娣碰上的是比她还高三个阶位的苏家老太太,没用十分钟,她就败下阵来,最后,在村长的调和之下,刘春娣答应给苏家送二十个鸡蛋二斤红糖,三天内送到,完事儿。

“好了,事儿解决了,大丫也没事了,这太阳还没下山呢,都不上工啦?今天工分都不要了?”村长解决完事儿,松了一口气,大手一挥,朝着四周围围观的人吼道,吼完,他转头朝着苏暖暖道:“大丫,没事就好啊,好好歇歇,以后可别到河边玩,太危险了。”


“嗯!”苏暖暖点头,还在消化着脑海里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

村长走了,许多村民也跟着一起赶紧去干活了。

这年头,家家户户生活过的紧巴巴的,唯有拼命努力干活,才将将够吃饱饭的。

这也是为什么几乎所有人都重男轻女。

在农村,尤其是这年头,男孩子长大了劳动力强,挣的工分多,还能给家里传宗接代,而女孩子呢,劳动力弱不说,长大了还会嫁出去,等于给别人家养了十几二十年,所以,在这样的年代,在这样的农村里,尤其是如苏家这样的人家,孙子就是宝贝疙瘩,孙子就是命根子,八九岁了不用干活,整天到处玩,而女孩子,除了干活,还没好吃好喝的,更得不到任何的关爱。

苏暖暖正在消化原主的所有记忆,冷不丁的,就听到了老太太的呵斥声:“既然没事,就去把猪草割了回家去,整天好吃懒做的,下河捞个鱼还能给鱼拖了,丢人现眼的东西,还有,老大,你们俩口子也赶紧下地干活去,再晚了该不给算工分了。”

“妈,我想先送暖暖回去,刚才落水折腾的,身子虚的很。”孙柔说完,也不等老太太同意,便转过身,对苏暖暖道:“暖暖,来,妈背你。”

“哎呀,大嫂,这大丫不是没事儿么,哪还用背啊,她这粗胳膊粗腿肉敦敦的,你哪里背得动哦。”老太太旁边,一体型壮硕、小眼睛大脸盘子的女人说道。

苏暖暖转头看着这女人,脑海里有关于这人的资料,二婶,李招娣,因为给老苏家生了俩小子俩丫头,地位很高,独得老太太宠爱,尖酸刻薄,善于挑拨是非。

你才粗胳膊粗腿,你才肉墩墩的呢!

“招娣,这你就不懂了,女人,为母则刚,暖暖是我女儿,多大多重,我都背得动。”苏暖暖刚要骂回去,就听自个儿老妈说话了。

孙柔说完,直接抓着闺女的双手,一用力,果真就把苏暖暖背在了背上。

苏暖暖这会儿还真是全身酸软无力,趴在孙柔瘦弱的背上虽然心里头也有些不忍,但是,她知道,此时她不但得听她妈的,还得帮她妈。

“二婶,我真的好难受,浑身又疼又冷,反正二姐姐是在割羊草,顺便让她帮我多割一把吧,我想姐姐不会不帮暖暖的,对不对?”苏暖暖看向旁边站着一直没吭声,比她大了半岁的苏蕊蕊说道。

记忆中的印象,是苏蕊蕊喊她过来,说来这边河里捞小鱼晚上吃的,结果,好巧不巧的遇上了杜大勇,这个村头小霸王,专门爱欺负人,尤其是爱欺负女生。

前身苏暖暖贪吃嘴馋、性子倔,自己的小网兜被杜大勇给夺了去,她便上前去抢,结果,就被杜大勇推了一把……

苏暖暖不太记得被杜大勇推了一把之后的事情了,她隐约觉得,好像后面还有人推了她一下,只是,她没看清是谁。

看着苏蕊蕊,苏暖暖总觉得前世留下的记忆里面,少了些什么!

“我,我也割的不多的。”苏蕊蕊看了她妈一眼,小声道,她身上也湿漉漉的,刚才她也在河里。

因为不割羊草而下河捞鱼,她已经被她妈扇了一巴掌了,此时左边脸颊还是红彤彤的。

“行了,就这样,我去干活,孙柔的活也我来干。”苏建国沉着嗓子说完,帮他闺女捋了一下头发,声音轻柔了几个度:“你先送暖暖回去,给她喝点儿姜糖水。”

“嗯!”

孙柔点头,背着闺女转身就走。

“哎!”李招娣还想说什么,却发现孙柔已经走远了,而大伯孙建国正冷冷瞪着她,她只得转头,抬手给了身边的闺女右脸一巴掌,呵斥道:“还不赶紧去割羊草,割不完晚上回去不给吃饭。”

“呜呜,知道了。”苏蕊蕊被打疼了,眼泪吧嗒的,却又不敢大声哭,只是抽泣了一下,点头,拎着篮子去另一边河边割草去了。

“都是败家玩意儿,一天天的,正经干活干不了,就知道偷懒找事儿。”老太太刘来凤边走边骂骂咧咧的。

一旁,苏建国大步从他老娘身边跨了过去,老娘骂的是他媳妇,他心里清楚的很,老太太一直就瞧不上他媳妇,因为他媳妇是城里下放农村的知青,也因为他媳妇不愿意再生孩子,就守着一个闺女,而且,平素里他媳妇也不干什么重活,所以,老太太就横竖看不惯孙柔。

郭建国不想跟他老娘掰扯,他知道,说什么都没用,老娘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他媳妇,他自个儿惯着就行了,也不跟老娘计较什么了。

瞧着大儿子的背影,苏老太太气的咬牙跺脚的,然而,这是她儿子,她又能怎样呢!

后面,李招娣挨上来,小声道:“妈,我告诉你啊,我听来宝说他在老大房间的抽屉里,看到了……”

“啥?你说他们买那个套?”老太太转头,嗓门瞬间增大,惹的旁边田埂里干活的人都转头看过来。

“妈,你这么大声干什么?哎呀,丢死人了。”李招娣转头一看,大家都看着她呢,她立刻快步走去自家的责任田那儿干活去了。

“这败家玩意儿,这狐狸精,这……”老太太气的,一边走一边咬牙切齿的骂着,看她模样,真的是气着了。

不过,老大在另一边割麦子,一群大老爷们在一起,她也不好过去问什么,这口气,她先忍下了。

而另一边,孙柔背着闺女刚走了一段,闺女就从她背上硬要下地来。

“妈,我自己走。”离开了老太太他们的视线,苏暖暖也不好意思叫孙柔背着,二婶李招娣说的没错,她是真的蛮肉墩墩的,她承袭的记忆里面,满满的都是父母的爱护,她那帅老爸不爱多说话,但是却特别宠她,这让苏暖暖有一种久违的温暖感在心头滋生。

“我闺女就是懂事。”孙柔笑着拉着闺女的手,边走边道:“等会回去,妈给你的姜糖茶里窝一个鸡蛋,被水呛着了吧,得好好补补的。”


孙柔说话和李招娣完全两个风格,或者说,李招娣压根就没有办法和孙柔比。

孙柔温婉如大家闺秀,容貌也好看,不妖不媚,是那种经久耐看的类型,前世的苏暖暖是单亲家庭,父母离异之后,她跟着母亲过,在她十七岁的时候,母亲再婚,她考上大学之后就再没和母亲见过几次面,关于亲情,她好久好久没有感受过了。

苏家在北山村的村东头,一个不算大的院子,正面朝南五间平房,靠东边,老头老太太一间,还有一间是苏暖暖小姑、苏小玉的,中间是堂屋,平时一家子吃饭都在堂屋里,堂屋西边两间是一家六口的,两个儿子住一间,两个闺女跟两口床头搭了一个铺睡一起。

而老大苏建国住的则是坐西朝东的两间房,两口子一间,苏暖暖一间,对面坐东朝西的,是苏家老三一家四口的,老三家俩闺女,如今老三媳妇又怀孕,已经七个多月了,身子重,老太太就让她在家里负责一家子的洗洗涮涮和做饭。

“大嫂,大丫,你们怎么……大丫身上怎么湿了啊?”没有去地里的老三媳妇郭秀芬在家很忙,忙的外面发生任何事情都无暇顾及,听见院门响,正在准备晚饭的她跑出来,刚喊了一声,就瞧着大丫身上脏兮兮湿漉漉的,立刻问道。

“掉河里了。”孙柔说完,反手把院门给关上,对郭秀芬道:“秀芬,去煮点儿姜糖茶,我去拿鸡蛋。”

“啊?大嫂,妈她……”郭秀芬一愣,咱在原地没动,一脸的胆怯模样。

苏暖暖一看,就知道了,跟承袭的记忆中一样,受气包三婶,因为生了俩闺女,一直被婆婆嫌弃,平时干活最多,最累,也不敢吭声。

“没事儿,三天内,杜家会赔偿二十个鸡蛋来,到时候我还给她就是了。”孙柔说着,转头对闺女道:“暖暖,走,妈先给你兑点儿热水洗个澡,好好擦擦,等你三婶把糖水煮好了,再喝一碗,睡一觉发发汗就没事了。”

“嗯,知道了……妈。”苏暖暖初来乍到,还在消化接收原主的所有讯息,也在试着接受久违的亲情,听得孙柔这么一说,她点头,一声妈迟疑了一下,才喊出口。

看的出来,这个妈并不像表面那么温柔,而且,还是个宠女儿的女儿奴,苏暖暖的心里,暖意阵阵。

在大浴盆里面泡了会儿热水,等到起身来换了衣服,孙柔的姜糖茶正好端来,里面果然窝了鸡蛋。

“暖暖,咱们赚了,妈捡着一个双黄蛋。”孙柔笑着将碗放到桌上,笑着说道。

辛辣香甜的味道入鼻,纵然不喜欢吃姜的苏暖暖,也觉得这味道格外的好,暖到了心坎里。

“妈,来。”就在孙柔要去把闺女的洗澡水给端出去倒掉的时候,苏暖暖抓了她的胳膊,把她也拖到桌子旁边,摁着她坐下,道:“既然是双黄蛋呢,咱们娘俩一人一半。”

“你吃吧,我又没掉河里,不用吃。”孙柔说完,抬手揉了一把闺女的脸,笑着道:“我闺女就是妈的贴心小棉袄。”

“不行,你吃我才吃。”苏暖暖虽然肚子饿的咕噜噜的,但还是坚持让孙柔一起吃。

孙柔想了想,也没有再推辞,而是和闺女一人一半,分了一个鸡蛋。

吃完鸡蛋,喝了姜汤,苏暖暖在床上裹着毯子睡着了,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天黑,她是被外面的嘈杂的声音给吵醒的。

翻身起床,休息好了,身上也轻松了许多。

苏暖暖摸黑下了地穿上布鞋出了门,就见老太太站在院子中间咒骂着。

“怎么,我就一会儿没在家,鸡窝里的鸡蛋都敢去偷了?这贼都做到自己家里来了,这家还能好吗?”

“我说大嫂啊,你也真是的,给暖暖先弄点儿姜汤喝喝呗,暖暖从小就身子骨好,从来也不生病感冒的,你怎么还放了红糖不说,还窝鸡蛋呢,也不跟妈打个招呼,就去偷……拿,这不好!”李招娣在旁边一副’我是为你好‘的模样,实则,她却对着孙柔磨牙,拿眼睛瞪苏暖暖。

然而,苏暖暖可清楚的很,家里的鸡蛋,家那两个到现在还在外面疯玩的小子,每天早上都有鸡蛋羹吃,一共三只老母鸡,俩小子一人一个鸡蛋,剩下的,要么攒着,要么就是给家里的爷们做鸡蛋汤喝的,轮不到他们这些丫头片子什么事儿。

老三媳妇来来回回从厨房端着饭菜,她低着头不吭声,也不敢吭声。

“鸡蛋是我拿的,暖暖落了水,身子虚,要给补补,再说了,妈你一回来我就跟你打招呼了。”孙柔站在一边,神情淡淡的说道。

“补,补什么补啊,她一个丫头片子的,补那么好干什么?家里谁有她肉多?你们就整天养着那么个败家玩意儿,给养的好吃懒做的,将来一准嫁都嫁不出去。”老太太抬头,朝着孙柔怒吼着。

“奶,我嫁不出去就不嫁了。”苏暖暖可看不下去了,她走上前,站在她妈身边,跟老太太说道。

她是肉多一些,但是也没有老太太说的胖成什么样子啊,她下午回来照过镜子了,白嫩的小脸,大眼睛,长睫毛,小鼻子小嘴,配上点儿婴儿肥,别提多好看了,老太太和李招娣,张口闭口嫌她胖,真是气到她了。

瞧这老太太从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这半天里,看她的眼神,就跟仇人似的,至于嘛!

“暖暖,不许瞎说。”孙柔转头,拍了一下闺女的后背,嗔道。

“不嫁,不嫁干嘛?留在家里混吃等死吗?”老太太看到这孙女就更恼火了,她立刻站起身来,骂道。

孙柔抬手把闺女往身后护着,道:“妈,暖暖才八岁,怎么就说到嫁人不嫁人的事儿了?咱们一码归一码,杜家既然答应了三天内赔偿鸡蛋和红糖,到时候我会把鸡蛋还给你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