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赘婿之神级投资

重生赘婿之神级投资

朵涞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母亲患病,妹妹还要上学,孟凡没有办法,只能入赘到郑家,做了上门女婿。在郑家,没有人将他放在眼里,他卑微、怯懦的生活了十几年,最终因为惨遭妻子背叛,不堪受辱,含恨了断自己的一生。再睁眼,孟凡居然重生回到十九年前,自己刚刚入赘到郑家的时候。妻子非真爱,孩子非亲生,这一世,他绝不再让前世的悲剧发生!所有耻辱、背叛、利用,通通滚开!

主角:孟凡,郑爱芳   更新:2022-07-16 03: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凡,郑爱芳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赘婿之神级投资》,由网络作家“朵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母亲患病,妹妹还要上学,孟凡没有办法,只能入赘到郑家,做了上门女婿。在郑家,没有人将他放在眼里,他卑微、怯懦的生活了十几年,最终因为惨遭妻子背叛,不堪受辱,含恨了断自己的一生。再睁眼,孟凡居然重生回到十九年前,自己刚刚入赘到郑家的时候。妻子非真爱,孩子非亲生,这一世,他绝不再让前世的悲剧发生!所有耻辱、背叛、利用,通通滚开!

《重生赘婿之神级投资》精彩片段

“孟凡,你这个废物,洗个衣服都洗不好,我的塞班努都被你洗坏了!”

一件被团成球的女性衣物,重重甩在孟凡的脸上。

妻子郑爱芳厌恶的瞪着眼睛,一脸怒气。

“怎么了,怎么了?”

岳母常桂艳,听到后也从房里走出来。

郑爱芳委屈的一跺脚。

“妈!你看看,这个废物把我新买的塞班努给洗坏了,这件衣服我买来才刚穿过一次!”

常桂艳听后,也是愤怒的数落道:“你到底能不能干点啥了,上次给我洗内裤也是,居然和袜子放在一起,你想害死我么?”

足足一分钟,两人骂够了才离开。

孟凡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

一朝梦回十九年。

想不到重生后,在家中的地位仍然像前世一般不堪。

没错,孟凡是从19年后重生回来的。

现在是2002年。

上一世,孟凡为了给重病的母亲筹医疗费,还有供妹妹上大学,不得已,入赘到郑家,做了上门女婿。

在郑家,谁都没有把他当人看。

窝囊、怯懦的生活了十几年。

2021年,孟凡不堪忍受妻子出轨,孩子非亲生的羞辱,含恨了断。

却不曾想,再睁开眼时,居然重生回到了十九年前,正是他刚刚入赘到郑家后不久。

此时回来已有一个多月。

这一个月里的遭遇,还是和前世一样,每天买菜做饭,洗衣拖地,丈母娘常桂艳和小舅子郑大孝也对他吆五喝六的,压根就没有拿他当人看。

“叮!”

突然,手机震了一下。

拿出来一看,是一条短信:“您尾号3835的银行卡,到账8,000,000元。”

看到这条信息,孟凡的嘴角挑起一抹笑意。

说起来,孟凡入赘到郑家这十九年,也不是一无所获。

郑家经营着一家名叫“文苑阁”的店面,做古玩字画生意,偶尔也做玉石翡翠。

十九年的时间,孟凡在店里干活的同时,也学到了不少古玩鉴宝的学问,尤其是在瓷器和字画方面,甚至能达到一般专业的水平。

更关键的是,十九年的时间,发生在京海市的各种捡漏、偏门、投资、押宝,他几乎全都记得。

如今到账的八百万,就是他在半个月前,根据前世记忆捡的一个大漏。

那是一个晚唐宫廷青柚灯。

从跳骚市场用2000块买到手,后来委托给拍卖行,最终以九百万的价格卖出。

去掉拍卖佣金,到手正好八百万。

2002年的八百万,放在银行光吃利息,足够潇洒一辈子。

可孟凡不想这么颓废,他要用这八百万做启动资金,让自己的人生更精彩。

看到八百万已经到账,孟凡无比激动。

“我就知道,上天让我回来,绝不会是再重新让我遭一遍罪,从今天起,我孟凡的人生,我做主!”

孟凡心中还未退却激动,郑爱芳带着几分嫌弃,又有几分薄怒的声音突然响起。

“孟凡,你特么死哪里去了,过来倒茶!”

逐渐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孟凡站起身,往外边的店面走去。

捡漏的事暂时还不能让郑家人知道,今后的打算还需要从长计议。

此时店里,妻子郑爱芳和丈母娘常桂艳,小舅子郑大孝正围坐在八仙桌前。

而在他们对面,坐着一位60多岁的老头。

中间的八仙桌上摆着一个青蓝色的茶碗。

“吕老,您这茶碗的釉色偏暗,算不得上等瓷器,我刚刚给您开出的价格已经不低了。”

郑爱芳看着八仙桌上的青瓷碗,早已垂涎欲滴,但脸上却是一副不太满意的表情。

吕老闻言,微微一笑:“郑老板你就别开玩笑了,这可是我家祖传的青花瓷,要不是我家老伴儿做手术急需用钱,我才不会拿出来卖呢!”

听到这话,郑爱芳和郑大孝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兴奋。

捡漏,往往都是在对方急于出手的情况下。

眼前的这个青花瓷,若是能拿下的话,必然能大赚一笔。

孟凡经过这里,三人谁的目光都没有放在他身上,就好像都没有看到他一样。

而孟凡的目光轻轻扫了一眼那个青花碗。

“咦?”

心中一丝疑惑响起,十九年前的同一天,有个人带着一件高等赝品,把文苑阁骗得差点关门大吉。

如今一看,始作俑者不正是这吕老吗!

虽然郑家人百般刁难孟凡,孟凡还是不忍心眼睁睁看着郑家人上当。

“别买!这是件赝品!”孟凡当即喊道。

这一喊,在场的几人全都是一愣。

吕老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咬了咬后槽牙,冷哼道:“郑老板,你这是什么态度,想压低价格就明说,不用找个人来污蔑我的东西!哼,既然说我的东西是赝品,那我不卖了!”

说完,吕老就作势要带走瓷碗。

见状,郑爱芳三人全都慌乱起来,生怕错失这一桩生意,赶紧拦住吕老,一脸谄媚。

“吕老,吕老,您消消气……”

“吕老,这家伙是我们家的废物女婿,他说的话可不能代表我们郑家。”

稳定住吕老,郑爱芳看向孟凡,满脸寒霜的吼道:“狗屁东西,你知道什么?在这里胡说八道?滚!”

见孟凡没动,郑大孝怒冲冲的过来,猛的推了孟凡一把。

“我姐让你滚,没听到吗?”

孟凡没有防备,差点被郑大孝推倒,后退好几步才稳定住身体。

不过,孟凡并没有生气,反而嘴角挑起一抹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向外走去。

“我并无意想害人,奈何身贱言也轻,话我说了,你们不听,怪不得我了!”

走出文苑阁的孟凡,来到街角的一间网吧。

他要从网上获取一些2002年的时政信息,以计划自己的八百万该怎么投资。

在他的记忆中,华国2002年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大变之年,往后的几年,经济飞速发展,各行各业都呈现出井喷的趋势。

走进网吧,孟凡把身份证往前台一放。

“美女,给我来一台机器!”

收银员一脸懵逼的看着他:“开机可以,拿身份证干什么?我这又不是酒店,不登记!”

瞬间,孟凡愣了,才想起来,2002年的网吧不需要繁琐的身份登记。

同时,脑海中也是灵光一闪。

“对了……我怎么才想起来!2002刚刚进入互联网时代,投资网络啊!”


此时的互联网,还处于萌芽状态,各路大神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

带着这些记忆,孟凡坐在了电脑椅上。

此时,整个网络比较火的游戏是传祺和萌幻西柚。

传祺的母公司,光一天出售点卡,一个月就能收入两三亿。

比起自己捡漏得钱,还多了好几倍。

而且,捡漏的好事,不是每天都能碰到。

这次运气好,捡了一个,下次呢?

所以,当孟凡想到投资网络的时候,就已经下定决心,既然是最好的时机,一定做好。

电脑刚开机,首先便弹出来的是游戏窗口。

彼时的网络还是一大片空白,游戏就那几个,大多数都是单机游戏。

突然在文件夹的角落里,孟凡看到了一个让他眼皮一跳的的图标。

“契机?”

孟凡想起来,这个游戏正是02年推出的,并且刚一上线,就瞬间风靡整个华夏,背后的代理商,光是做有些点卡,就挣钱挣到了手软。

短短的一年时间,公司就做到了上百亿。

孟凡越想越激动。

他知道,这个游戏在刚出现的时候,足足大半年时间都是年费体验,丝毫不收取任何费用。

“既然我现在不能够代理这个游戏,不如我就先用它开一间工作室。”

一想到这个游戏以后一颗宝石都能卖到30元,孟凡的心就有点痒痒。

可别小看这30元,如果量足够大,也是一笔不菲的收益。

在游戏沉寂的十年后,当初的第一批工作室参与者爆料,那时候他们一个晚上,就能收获接近10万。

这些钱全是净赚。

一想到滚滚而来的收益,孟凡终于忍不住了。

说干就干,这个游戏才刚开几天,没多少人熟悉,服务器里面一片萧条。

孟凡进来后马上大量注册账号。

很快,一百个账号就注册完成了。

接着,就要解决机器和人手的问题。

想到这,孟凡站起来走向吧台。

“网管,你这里,包机多少钱一天?”

网管显然愣了下,很多人都是包夜玩,包天玩的可不多见,笑呵呵看了孟凡一眼。

“包机啊,24小时正常要16块8,怎么,你要来一台?”

孟凡心里合计一下,1台16块8,100台一天就是1680。

倒也不算贵,想要源源不断的收入,前期投入是必须的。

“行,这四排,一百台机器,我包了,这是一天的钱!”

网管被他的话吓了一跳:“卧槽大哥,你是不是疯了,你一个人能玩一百台电脑么?”

“这你别管,对了,你有认识的朋友么,没什么事的,喜欢玩网络游戏!”

网管彻底懵逼了:“干什么,你请他们玩游戏?”

“对,就是我请他们来玩。”

在网管看傻逼一样的目光中,孟凡那100台机器都安排好了人,并给他们每个人一个契机账号。

有的人起初还是有点不愿意,但契机的可玩性相当不错,短短的时间他们就上瘾了。

等到最后,即便是孟凡让他们下机休息,他们都不肯。

孟凡知道,自己的第一步开始了。

想开工作室,他就要第一时间练出一批高等级号。

这年代手上没钱却在网吧闲晃的人有很多。

哪怕是不给报酬,让他们帮忙,这些人也愿意。

以后做大了,再给他们开工资也不晚。

02年的时候,一般的高工资才600快一个月,平平常常的也就是222--300元。

这点钱的投入,不算事。

从网吧出来,孟凡心里一直在憧憬以后发展起来的样子。

可他刚一回家,就发现家里三个人都围在八仙桌前,而桌子上就放着那个青花瓷。

孟凡无奈的叹口气。

“该来的还是要来!”

全部心思都在青花瓷上的三人,都没注意孟凡进来。

等听到他唉声叹气,常桂艳狠狠的剜了一眼。

“你还知道回来啊,家里这么多事你不管,说走就走?”

孟凡也不愿意解释,摇摇头走进厨房。

上一世只要是孟凡不进厨房做饭,郑家人就算是饿死,也不会有人动手做饭。

顶多在饿得受不了时,去饭店打包几份盒饭,一边骂着孟凡一边吃盒饭。

当初孟凡窝囊,也只有不做饭这一种无声的抗议。

扎上围裙,常桂艳还在喋喋不休,孟凡全当没听见。

见他不说话,常桂艳扯着嗓门道:“晚上做点好吃的,我要招待我未来的女婿!”

正打算摘菜的孟凡手一抖。

未来女婿?

那自己又算什么?

“你的女婿不是我么?”孟凡问道。

常桂艳冷哼一声,并没有回答,此时正和郑爱芳,郑大孝两人盯着桌上的青花瓷,满面红光。

叮咚!

正在这时,门铃声响起。

常桂艳脸上瞬间兴奋,麻溜去开门,门刚打开,就露出一个一身白色西服,长相还算斯文的男人。

郑家人看到他都很高兴,尤其郑爱芳看到他,满脸笑意,面色红润。

孟凡在厨房看到这一切,心里凉透了。

上一世,和郑爱芳结婚十九年,她就没冲自己笑过。

“呦!常阿姨,几天不见,你是越来越漂亮了!”男子一进门便笑着说道。

常桂艳嘴巴笑得都合不拢。

“哎呀呀!你看看,陆公子还是那么诙谐幽默,我都多大岁数了,哪还会漂亮?”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常桂艳表情却相当得意。

站在厨房的孟凡,透过玻璃窗,也终于看到男人是谁。

陆炳文,隔壁天元斋的少公子。

这人平时游手好闲,仗着有能耐的继父,到处拈花惹草。

不过借着天元斋的熏陶,陆炳文对古玩倒是有一些鉴别能力。

上一世,他就和郑爱芳传出过绯闻,但郑爱芳抵死不承认,孟凡也没有证据,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看来,时间上好像也对的上。

只不过这次,郑家人比上一世更加过分,直接把陆炳文请到了家里。

这特么是要光明正大的给自己戴绿帽吗?


再怎么说,自己也是郑家名正言顺的女婿,郑家人这么做,简直欺人太甚。

“你来干什么?”

孟凡忍不住走了出来,言语不善。

但是,陆炳文还没说什么,郑爱芳先怒了。

“孟凡你干什么?有你这么待客人的么?滚一边去,看见你就心烦!”

郑爱芳骂完孟凡,一脸歉意的看着陆炳文,还冲他嫣然一笑。

“你别理会他,他就是个窝囊废!”

当着外人的面说自己老公是窝囊废,郑爱芳似乎忘记了,孟凡才是他的合法丈夫。

陆炳文也从未把孟凡当回事,看到郑爱芳帮他说话,他一双眼睛都闪出淫邪的光。

“不要紧的,不要紧,孟凡大哥可能心里有点过不去,没事,慢慢接受就好了!”

说完,大步流星走到郑爱芳跟前,挨着她一起坐下。

常桂艳回首瞪了孟凡一眼:“眼睛瞎啦,还不快去倒茶!”

孟凡深吸口气,再活一世,他的心性早已发生变化,看到这些丑态,已不像前一世那样心里纠结。

即便郑爱芳还顶着妻子的名头,但孟凡看她照样可以像路人甲般,波澜不惊。

没说话,孟凡别过头去,不想再看眼前这对狗男女。

郑大孝扫了孟凡这边一眼,表情颇为惋惜。

“哼!这个窝囊废,当初怎么就来咱们家了,把我姐都给耽误了。”

说完这话,他又一脸谄媚的凑到陆炳文面前。

“还是陆公子风度翩翩,其实在我心里,你和我姐才是郎才女貌的一对!”

陆炳文笑得更开心了,伸手抓过来郑爱芳的手,在手中搓弄着,郑爱芳面色娇羞红润,却并不反抗。

“哈哈,未来的日子还很长,只要郑家接受我……”

他们的对话毫不避讳孟凡。

孟凡的脸上毫无表情,但心里一个念头却慢慢升起来。

“这种家庭,这个妻子,不要也罢!”

这时,常桂艳笑呵呵的走到八仙桌旁,伸手把青花瓷推到了陆炳文面前。

“陆公子啊!找你来,是想让你帮我们掌掌眼,我们这孤儿寡母的,万一有个打眼,赔了就不好办了!”

话虽这么说,但实际上青花瓷已经交易完成,真假损失的都是郑家。

常桂艳这么说,一方面是炫耀,另外就是想要拜托陆炳文,放在陆家的拍卖场去出售。

天元斋不同于其他古玩行,因为做的较大,每周都有一场拍卖会,出货量自然是文苑阁比不了的。

陆炳文呵呵笑着,伸手把青花瓷拿起来。

但刚刚拿在手中,他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凝固了,一脸诧异。

“不会吧?这个重量……”

郑爱芳郑大孝两人见状,顿时心头一紧。

常桂艳更是紧张的声音都有点走调:“陆公子,怎么了?”

陆炳文没敢轻易定论,而是翻来覆去看了很久,最后终于摇了摇头。

“假的,分量不对,光泽也不对,再看这胎柚,腰线画的过于整齐,一丝不差!”

常桂艳懵了,忙是紧张道:“腰线齐难道不是好事么?证明他做工精细!”

陆炳文却摇了摇头:“不对,腰线都是古人右手画上去的,难免有误差,误差最小的,都是官窑,你这个胎柚颜色,造型以及胎底的份量都不是官窑该有的,若不是官窑,腰线还这么整齐,就一定是现代机械加工成的!”

“什么?怎么可能,这可是价值138万啊!”

常桂艳在陆炳文的话说完后,整个人头发都炸了起来。

他们文苑阁这么多年经营,也才攒了这么多钱,要是买到了赝品,那相当于是一战回到解放前啊!

现代的工艺品,那最多也就值几百块啊!

“陆公子,你再好好看看,这怎么能是假的呢?”郑爱芳也是紧张的拉着陆炳文。

然而,陆炳文十分肯定的摇了摇头:“不用看了,我已经能确定这是个赝品。”

孟凡听到这些话,苦笑的摇摇头。

自己也提醒过那是赝品,可关键是没人听啊,他已经为郑家尽力了,无心无愧。

不想再听常桂艳等人大哭小嚎。

孟凡开门出去了。

客厅里的郑爱芳三人,果然全是一脸死灰。

常桂艳更是哭破了相。

“怎么办啊,全部积蓄啊……”

她一眼看到了陆炳文,直接扑过去双手保住了陆炳文的大腿。

“陆公子,拍卖行都是你们家的,你一定有办法,快帮我想想,到底该怎么办?”

陆炳文这时候眼珠一转,马上来了注意。

“这个嘛,也不是没没办法,我们再把这个赝品忽悠出去不就得了,不过这个过程嘛,有点难……”

说到这里,陆炳文故意拖长了尾音,意味深长的盯着郑爱芳。

一听说可能有办法,郑家人都不再哭了,常桂艳满脸期待,看着陆炳文。

“陆公子,你见过世面,主意多,帮我们想想,该怎么办,这次我们真的是看走眼了,只要陆公子肯帮忙,我们一定会好好报答你!”

陆炳文嘴角弧度更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郑爱芳。

“我当然愿意帮忙了,不过这事也挺棘手的,要不郑小姐跟我换个地方好好交流一下,说不定我就能想到办法!”

这话,已经是毫无遮掩了,是个人都能听出来他想要干什么。

可惜常桂艳一秒钟都没迟疑。

“行!爱芳,你和陆公子去吧!好好研究研究!”

郑爱芳虽然心里也挺中意陆炳文,但毕竟是有夫之妇,怕被人说闲话,还有点犹豫。

“妈……这样……好么?”

常桂艳在乎什么,他只在乎自己的138万别打了水漂,听这话,马上苦口婆心道:

“都什么时候了,那钱可是咱们家的老底,拿不回来,不是要了我老命么?你难道想看着你弟以后娶不上媳妇?”

被他这么一说,郑爱芳终于下定决心。

“行!陆公子,咱们走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