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后王妃飒爆了

重生后王妃飒爆了

唔生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宋如韵上辈子有眼无珠,错爱渣男,错交知心姐妹,结果,渣男恶女包藏祸心,害她家破人亡,凄惨而死。再睁眼,死不瞑目的她,带着前世的记忆和恨意,重生回到了过去。悲剧尚未发生,一切都还来得及。为报前世之仇,宋如韵主动抱上某人的大腿,南宫奕是全京城最腹黑,最冰冷的王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抱上他的大腿,她还怕报不了仇?

主角:宋如韵,南宫奕   更新:2022-07-16 07: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如韵,南宫奕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后王妃飒爆了》,由网络作家“唔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如韵上辈子有眼无珠,错爱渣男,错交知心姐妹,结果,渣男恶女包藏祸心,害她家破人亡,凄惨而死。再睁眼,死不瞑目的她,带着前世的记忆和恨意,重生回到了过去。悲剧尚未发生,一切都还来得及。为报前世之仇,宋如韵主动抱上某人的大腿,南宫奕是全京城最腹黑,最冰冷的王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抱上他的大腿,她还怕报不了仇?

《重生后王妃飒爆了》精彩片段

 天元三十八年,冬。

一道惊雷打碎了寂静的长夜,闪电划破黑暗,把朱红的宫墙照得一片惨白。

破败的冷宫内荒无人烟,只有一院的枯树残枝,在呼啸而过的寒风中张牙舞爪,像是在控诉,又像是在挣扎。

一声更响,宫门口悄无声息地亮起了几盏灯笼,几个宫人神色匆匆地守在外面,掩护着一位衣着华丽的女子进入。

女子推开破旧不堪的大门,揭下了外头披着的金丝鹤羽大氅,露出一张妆容精致的小巧脸蛋来。

长得倒是有几分颜色,只是一双眼尾吊梢,眸中有藏不住的狠毒心思。

她抬起下巴,朝着房中的阴暗角落,露出一个得意又张狂的笑容。

“宋如韵,你瞧瞧谁来了?”

角落里伏着一个人,听见了动静,微微颤抖了片刻,抬起头来。

深红端庄的凤袍上沾满了尘土,还扯破了几块,裹在她形容瘦削的身子上,却显出了惨败的凋零美感。

宋如韵的泪已经流干了,那双昔日里清澈明亮的眼睛里,此时只有无尽的空洞,额头还青肿着,上面凝固着一大块血迹。

她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张了张干涸皲裂的嘴角。

“灵儿,你,你带我去见漠哥哥一面吧,我去求他放过我爹和若风,你是知道的,他们怎么可能谋逆……”

赵灵儿看着扑倒在自己面前的宋如韵,心中的畅快越发的明显。

宋如韵是当朝宰相宋景明之女,姿容绝色,更有京城第一才女的美誉。而她,不过是礼部尚书的无名庶女,尽管凭着心计打压住了家中的嫡姐,站住了脚跟,却无论如何也比不过宋如韵的风采。

最让她嫉恨发狂的是,她挚爱的男人,南宫漠,不得不为了宰相府的势力做筹码,去迎娶宋如韵,并且昭告天下要立她为后。

不过……才貌双全有什么用?最后不还是输在自己手里,被深爱的男人利用后弃之敝履,还要搭上一家人的性命。

想到这里,赵灵儿眼底再也抑制不住癫狂之色,她轻笑一声:“宋如韵,你瞧你蠢得这副模样,我都快不忍心告诉你真相了。”

宋如韵猛地一颤,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人。

“冷宫的日子好受吗?你宋大小姐从小锦衣玉食,从丞相嫡女一路坐到元国皇后,还没尝过这种滋味吧?我这一路可比你辛苦的多,忍了足足五年才把你们宋家掀下去,才等到了今天!”

说着半蹲下身子,狠狠地捏住了宋如韵的下巴,尖锐地指甲掐进了她单薄的皮肤,洇下一行血迹。

“是你……”宋如韵吃痛地皱眉,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为什么……”

赵灵儿同她义结金兰,是多年的至交好友,宋家突然被人诬告谋逆,全家锒铛下狱后她也曾想过有人设计,但从未怀疑到她的头上!

“我和漠哥哥情根深种,私定终身,我们早就视你为眼中钉了。要不是看你身后的丞相府还有些用,你以为他能留你到今天?”赵灵儿眼中快意更甚,“你不是号称京城第一才女吗?连自己身边的人都看不清楚,被愚弄了这么多年,真是蠢笨至极,哈哈哈哈!”

南宫漠?


 宋如韵如遭雷击,这个曾经立誓要爱她护她一辈子的男人,她以性命相逼让父亲在党争中支持的三皇子,在登基的第三天声称前相宋景明谋逆,下令将宋家全部收狱,将她打入冷宫。

她以为他只是误信谗言,没想到,却是早就包藏祸心。

可事已至今,再后悔已经晚了,宋如韵眼中只剩下哀求,她抓着赵灵儿的下摆,嘶声道:“你要这皇后的位置也好,要我的命也罢,尽管拿去好了,可我爹和若风……他们帮了你们这么多,求求你放过他们吧……”

赵灵儿看着曾经自己只能仰视的人,如今伏在自己脚边失魂落魄的模样,捏着帕子掩唇一笑:“虽然看着你摇尾乞怜的样子,我得意得很。但是,你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了。”

她轻巧地提起自己的裙摆,朝着宋如韵的脸狠狠一踹,将她踹开几步远,又追上去踩住她的肩膀,朝着地上碾压。

“你还不知道吧?昨日午时,谋逆一案已经了结,宋氏一族罪无可赦,悉数——满、门、抄、斩。”

赵灵儿欣赏着宋如韵的脸色,笑意从她唇边止不住的溢出:“倒是可惜了宋若风,年纪轻轻的摊上了这么两个蠢笨的姐姐,一个识人不清任人玩弄股掌,一个心思浅薄被人利用后还沾沾自喜。”

宋如韵脑中嗡的一声,一片空白,赵灵儿嫣红的嘴唇在她面前一开一阖,吐露着恶毒的讥讽,她已经一个字都听不到了。

“不——”

她凄厉地嘶吼了一声,目眦欲裂,只想和面前这个恶毒的女人同归于尽。

却在下一秒被几个宫人们死死地按住,动弹不得。

赵灵儿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涂了鲜红色蔻丹的手指在空中虚画:“我记得漠哥哥夸过她的眼睛好看……挖了吧。”

“还有那双手,哼,什么才绝天下……剁了吧。”

“是!”

宫人站在宋如韵面前,虽面有不忍,但还是伸手朝着她的眼睛戳去。

“啊!”

身上的痛楚让宋如韵几欲昏厥过去,但心里的恨意又让她清醒刻骨。

她空洞洞的眼窝中淌下两行血泪,口中仍旧不休地喋血。

“赵灵儿,我变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赵灵儿看了眼外面的天色,终于停了手,慵懒地起身,拍了拍裙角沾着的灰尘。

“罢了,本宫今日还要行册封典礼,就到此为止吧。来人呐,把她绑在柱子上,让她亲耳听听,本宫是怎么登上后位的。”

……

天元三十八年,新皇南宫漠登基,册封宋氏女宋如韵为后,两日后宋氏一族因罪满门抄斩,改立礼部尚书女赵灵儿为后,册封当日,天有异象,惊雷十二道,引起后宫大火,废后葬身火海。

一道虚无的身影在冷宫的上方徘徊,模糊的面容依稀透出狰狞的恨意。

赵灵儿,你和南宫漠联手欺我骗我,害我家破人亡,我宋如韵死不瞑目!

若有来世,我定要亲手为我宋家几十口忠魂报仇!


 “大夫,大小姐她怎么还不醒啊?”

“她大冷天的跌入冰池又泡了半天,能保住命就不错了,哪能这么快就醒了。”

“唉……你说大小姐好好的大冷天,去湖边做什么?别又是二小姐撺掇……”

“嘘!白芷你小声点,主子们的事儿哪是你能瞎说的?”

“我也是心急小姐,这才……”

宋如韵在一片嘈杂声中开始有了些神志。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这是在哪里……

说话的声音好熟悉啊,白芷?

那个从小跟在自己身边的贴身丫头,因为多次在她耳边劝说离继室的女儿宋静雅和赵灵儿远一些,从而引起她不满,早早发配出府的白芷?

那日含恨而终,她的魂魄在冷宫上头徘徊三日不能散去,宫门外有个身穿缟素的瘦弱女子,也跪地为她嚎哭了整整三日,最后竟一头撞死在了宫门上。

是她识人不清,竟将这么一个以命相陪的忠仆,当做挑拨离间的小人错怪。

白芷,小姐对不起你……

宋如韵动了动眉头,费力地睁开了眼睛,淌下了一行清泪。

白芷见她醒来先是喜出望外,看她流下眼泪又吓了一跳,忙沾湿了帕子帮她擦了擦脸:“小姐你怎么了?”

宋如韵摇了摇头,看着白芷眼中关切的神情,也不知是激动还是愧疚,泪水更是止不住地涌出来。

她,她在做梦吗?

“我这是在哪……”宋如韵看了看四周,头顶是熟悉的粉色云罗帷幔,还有房间的陈设,这分明是她出阁前的闺房!

“这是在相府啊,小姐你病了太久,还没回过神来吧。”白芷摸了摸她的额头,松了口气,“看来烧已经退下去了,小姐你下次可别再大冷天的去游湖了,担心死奴婢了。”

游湖?

宋如韵按了按额角,终于把脑海中的记忆搭上线了。

她竟然回到了五年前!

这一年,她十五岁。就是这个冬天,她和妹妹宋静雅去初晴湖上赏雪,却不知怎的掉下了船,被捞上来后几乎没了气息,躺了大半个月才醒过来。

现在回想起来,这当然不是意外,冬日湖面有薄冰,且大雪无风,好端端的画舫怎么会在湖心不稳,她坐在船中央,又怎么会从船尾掉下去呢?

是宋静雅,撺掇她去游湖,又在船上灌了她几杯薄酒,趁她微醺时动了手脚。

她醒后意识不清明,想去问个究竟时,宋静雅和她母亲又来情真意切地流泪请罪,让她没有再生出怀疑的念头来。

而后,在宋静雅的安排下,她认识了日后的“至交好友”赵灵儿,两人一见如故,推心置腹,又在乞巧节遇上了南宫漠,从此踏上了一条一去不回的死路。

听赵灵儿的意思,前世宋静雅是和她联手设计自己,最后被过河拆桥,也落得个悲惨下场。

还好,她回来的不算晚,一切都还来得及!

“白芷,小姐有自己的主张,咱们做下人的少多嘴。”白芷身边的另一个丫鬟开了口,斥责完白芷后,又低眉顺眼地朝着宋如韵福了福身,“小姐大病初愈,最需静养,咱们就别再叨扰她了。”

这个人,宋如韵也记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