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爱你受尽委屈

爱你受尽委屈

老油条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林慕琛是叶轻语最深爱的男人,因为深爱,她甘愿留在他的身边,受尽委屈,受尽折磨。深情一场,得不到一丝一毫的回应,林慕琛恨她,恨之入骨,恨不得让她从这个世界上彻彻底底的消失。叶轻语身患绝症,药石无医时,最绝望,最崩溃的人,却恰恰是他。真相揭开了,她的生命却走到尽头,爱他受尽委屈,若有来生,她绝不再爱!

主角:林慕琛,叶轻语   更新:2022-07-16 08: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慕琛,叶轻语 的武侠仙侠小说《爱你受尽委屈》,由网络作家“老油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慕琛是叶轻语最深爱的男人,因为深爱,她甘愿留在他的身边,受尽委屈,受尽折磨。深情一场,得不到一丝一毫的回应,林慕琛恨她,恨之入骨,恨不得让她从这个世界上彻彻底底的消失。叶轻语身患绝症,药石无医时,最绝望,最崩溃的人,却恰恰是他。真相揭开了,她的生命却走到尽头,爱他受尽委屈,若有来生,她绝不再爱!

《爱你受尽委屈》精彩片段

“慕琛,我疼……轻点……”

“你这个杀人凶手,不配喊疼!”

叶轻语被男人摁着后颈,压在床上,被迫接受着男人一下比一下凶悍的动作。

她咬紧了唇,沉默的隐忍着,眼泪无声的落下,滑进被子里,消失不见。

等到身上的男人发泄后,从她身上离开,叶轻语才敢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合上湿润的睫毛,本想小小的喘息片刻,却听见男人冰冷而毫不留情的声音。

“起床,穿上衣服,然后跟我走。”

叶轻语的酸痛的身体,猛然僵住了。

她颤抖的撑起身体,垂着睫毛,面色苍白道:“林慕琛,我现在没力气,能不能等天亮,再去墓园看她……”

林慕琛毫无耐心的厌恶皱眉:“别在这里给我装可怜!马上穿好衣服,然后给我滚出去!”

叶轻语攥紧了床单,忍无可忍的哭道:“林慕琛,你为什么就不是不肯信我!她真的不是我害死的!是她想要杀我,结果不小心……”

“啪!”林慕琛上前一步,狠狠一耳光摔在叶轻语的脸上。

“叶轻语,我叫你穿上衣服滚!”他狠狠盯着她,不留一份感情。

叶轻语手指越来越收紧,三年了,她跟他结婚三年了,这三年来,她对他无微不至,甚至伏低做小,本想感动他,让他相信自己,三年前的那场车祸,真的而不是她造成的!

而是唐小苒自己想要撞死她不成,反而滚下山崖,摔得尸骨无存!

可这个男人,却从不听她的解释,连当初同意跟她结婚,也不过是为了能更方便的,折磨她,凌辱她,报复她!

“林慕琛,我……啊!”

不等叶轻语把话说完,林慕琛的耐心就全部耗尽了,他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生生从床上拽下来。

“行!叶轻语,你不穿衣服是吧,那你就这样出去!反正你也是个贱人,就算是被人看见你一丝不挂,你也肯定完全不会在意!”

“不要!”叶轻语立即慌了,她现在不仅什么都没穿,还浑身都带着林慕琛留下的暧昧痕迹。

就这样被拉出去,那她就真的再不用活了!

“我穿衣服!”叶轻语服软的哭了起来,“我愿意穿!林慕琛,你放开我!”

“晚了!”林慕琛拖拽着叶轻语,将她拉到了门口,伸手去拧门锁。

叶轻语见状,尖叫了一声,连忙伸手去阻拦。

“不要!我求你了,林慕琛,不要!”她用尽了全力,拉住了门,不让林慕琛打开。

“求我?叶轻语,当初你把小苒撞下山的时候,她是不是也这样求过你?可你留情了吗?”林慕琛恶狠狠的盯着她,“你没有!你还是把她撞死了!你杀了我的未婚妻!”

“我没有!”叶轻语绝望的大喊。

这些事情,三年来,她解释过无数次,可林慕琛就是不信她,反而,她越是解释,林慕琛就越是狠狠的折磨她。

“你还不承认!”林慕琛拉着她,用力的去开门。

叶轻语力气抵不过他,就算是用尽了全力,还是阻止不了,那道门,被推开了一条缝隙。

“不要!”叶轻语苍白的尖锐喊出声,“我错了,林慕琛!我错了,求你不要!”

她抱住林慕琛的腿,哭着不住的嘶喊。

“林慕琛,求你不要让我这样出去,我求求你了!”

林慕琛冷冷睨了她一眼,一把将她推开。

但幸好的,他也关上了门。

“给你半分钟,叶轻语,穿上衣服,然后给我滚去墓园!”

这半夜三更,墓园有多么可怕,林慕琛不是不知道。

可他就是因为知道,才会这样要求叶轻语,他就是,要她生不如死!


叶轻语没有选择,她只能哆哆嗦嗦的穿上衣服,然后出门。

林慕琛就在客厅里等着她,面色冰冷无情,见到她后起身就往外走,叶轻语红着眼圈,忍着哭意和腿间的疼痛,跟着他上车。

刚一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她就被林慕琛冷声呵斥。

“滚到后面去坐!前面不是你能碰的地方!”

他的副驾驶,只有那个死掉的唐小苒可以坐,要是可以,林慕琛恨不得让这个女人去坐后备箱。

她只配得上那样的地方!

叶轻语收回手,咬紧唇,沉默的到后座去。

她刚进车里,还未坐下,林慕琛立即就发动了车子,呼啸一声,飞驰开走。

巨大的惯性力让叶轻语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摔滚下去,她连忙撑着车后座,稳住身体。

在一片死寂的沉默,车子朝着墓园开去。

叶轻语看了一眼时间,刚好零点过,也就是说,现在是唐小苒的忌日。

每年忌日的时候,林慕琛就会带她到墓园里,让她跪在唐小苒的墓碑前忏悔,而且必须是要跪着忏悔一整夜,要是她敢不听话,林慕琛就会狠狠的折磨她,让她更加的生不如死。

黑漆漆的墓园,终究还是到了。

叶轻语看着幽暗阴森的环境,后背一阵发寒。

她从小就怕黑怕鬼,这墓园就算是白天来,她也会害怕得浑身冒汗,更不要说现在还是午夜凌晨,光是想想,就让叶轻语恐惧得几乎晕倒。

“下车!”可林慕琛才不会怜惜她,停稳了车子后,立即就命令叶轻语下去。

叶轻语动作稍微有些犹豫,林慕琛立马就亲自动手,硬生生的将她从车子里给拉出去。

“林慕琛,你轻点,你弄疼我了!”被他那铁掌一般的有力手指禁锢着,她的手腕一阵火辣的疼痛。

“疼才好!要是不疼,你怎么会知道错?”林慕琛不仅没有收敛力气,反而更加粗暴,拖一般的将叶轻语拉到了唐小苒的墓碑前。

“跪下!好好的给小苒认错!”他冷声呵斥,厌恶的丢开了叶轻语的手。

墓园漆黑,只有远处的车灯投过来些许的光亮,照在白色的墓碑上,上面唐小苒的黑白照片阴森森的看着她。

叶轻语害怕得浑身发抖,很不得立即转身逃走。

“叶轻语,我叫你跪下!”

她不过犹豫了两秒钟,林慕琛的耐心就耗尽了,大手在她的肩膀上用力一按,迫使叶轻语跪倒在冰冷的大理石上。

“认错!给我忏悔!”他声音冷冰残忍,继续呵斥叶轻语。

叶轻语盯着那墓碑上的照片,照片里唐小苒勾唇笑着,好似在无声嘲讽她的愚蠢和卑贱。

“不!”叶轻语用力的摇头,“林慕琛,我没有害死她!是唐小苒自作自受,是她自己害死了自己!”

林慕琛那双黑眸里的冷厉凶狠得吓人。

“叶轻语,你是不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他近乎凶狠的盯着她,好似下一秒就要扑上来,然后直接将叶轻语撕碎。

叶轻语红着眼睛摇头,想到上几次这个男人在墓园对自己的凌辱和折磨,她打心眼里,冒出一股颤栗的恐惧。

紧紧咬着唇,叶轻语只能忍着屈辱,垂头认错。

“对不起,唐小苒。”她闭着眼睛,喃喃道歉。

林慕琛却按住了她的后颈,冷声继续斥责。

“给我大点声!叶轻语!”

叶轻语绝望的用力合上眼睑,屈辱的眼泪顺着眼角滑下。

“唐小苒,对不起,我不该害死你!”她是嘶声力竭的说着,手指,紧紧握成了拳头,指甲刺入掌心里,疼痛尖锐。

林慕琛这才松开了手,冷声道:“今晚,你就给我跪在这里,好好的忏悔一整夜!”

他说完,转身就走。


叶轻语连忙拉住了林慕琛的衣袖:“不要,林慕琛,这里这么黑,你不要留我一个人!”

林慕琛一把挥开了她的手,恶狠狠的盯着叶轻语。

“小苒一个人,在这里躺了整整三年,你才跪一夜,就害怕了?”他盯着叶轻语颤抖的眸子,凶恶道,“叶轻语,我要是怕太便宜了你,真想让你,也永远躺在这里!”

他们结婚的时候,他亲口对着叶轻语说,他要折磨她一辈子!

他要让她余生都活在痛苦,这是她害死唐小苒的代价!

这般残忍!

叶轻语扣住了冰冷的地板,眼泪一颗接一颗的砸落在石头上,碎裂一地。

林慕琛冷冷哼了一声,大步离开。

车子轰鸣一声,很快开走。

墓园里唯一的光明,也随之消失了。

叶轻语在黑暗里蜷缩起身体,环顾着周围的黑暗,瑟瑟发抖。

夜风吹来,附近的树木发出诡异的沙沙碎响,吓得叶轻语低叫出声,用力的缩着身体,浑身冷汗直冒。

她不敢睁开眼睛,将脸埋在膝盖里,浑身颤抖的无助哭泣起来。

没一次的风吹草动,都会吓得她大惊失色,尖叫不断。

短短半个小时,她身上冒出的冷汗,就打湿了她浑身的衣衫。

叶轻语抬头,环顾着周围黑黢黢的一片,远处不知道有什么东西的影子一闪而过,吓得她大叫了一声,立即又将头埋回了膝盖。

没人会来帮她……

叶轻语明白,林慕琛,永远也不会帮她。

她就这样一个人熬了半夜,到后面的时候头晕脑胀,身体一软,跪坐在地上,视线一片天旋地转,她终究还是没能坚持住,昏迷了过去。

醒来时候,人在医院。

“轻轻,你醒了!”一道温和的嗓音,突然响起,手被温暖的大手包裹住,“吓死我了,你高烧到了三十九度半,你知道吗?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可能就在墓园没命了!”

叶轻语艰难的转动眼眸,看着床边这个俊美儒雅的男人,感激一笑:“谢谢,子枫。”

韩子枫,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两人关系极好,她也是叶轻语除了妹妹以外,最信任的人。

韩子枫叹了一口气,将叶轻语耳边的乱发拨到耳后,温声说:“林慕琛对你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轻轻,你难道真打算就这样跟他继续耗下去吗?他简直从没有,把你当人看过!”

叶轻语黯然的垂下睫毛,心尖一阵酸疼,却藏住的眼底,却仍旧还是坚定的眸色。

“我爱他啊,就算是这段关系是畸形的,我还是……想要跟他继续下去,至少,我会永远是他的妻子。”

韩子枫眼底闪过心疼和嫉妒,面上却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叩叩——

这是医院病房门被医生敲响。

“叶小姐,你的检查报告出来了……”医生走进房间,看着叶轻语的表情,带着几分复杂的怜悯。

叶轻语心里萌发出不好的预感,连忙坐起身体,问道:“怎么了,医生?”

医生叹息道:“一个坏消息,以及一个,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的消息的,要跟你说,你想先听哪一个?”

叶轻语苦笑:“医生,您直接说吧。”

医生将报告递给了叶轻语,终于开门见山的道:“叶轻语,你怀孕六周了,这个算是好消息吧,但是坏消息是……你患有子宫癌,中期。”

“什么?”

这两个消息,都像是炸弹,炸得叶轻语头晕脑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