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幸而相逢如初

幸而相逢如初

小蜜蜂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顾芷初与陆慕封结婚一年,为了所谓的爱情,为了内心深处还鲜活的一点喜欢,她处处忍让,最终换来的却是第三者的羞辱,陆慕封肆无忌惮的伤害。离婚吧!这样纠缠下去一点意思都没有了。只是顾芷初没有想到,某人不肯爱她,也不肯放过她,他就是要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身边,不断的折磨,不断的羞辱!

主角:顾芷初,陆慕封   更新:2022-07-16 08: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芷初,陆慕封 的武侠仙侠小说《幸而相逢如初》,由网络作家“小蜜蜂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芷初与陆慕封结婚一年,为了所谓的爱情,为了内心深处还鲜活的一点喜欢,她处处忍让,最终换来的却是第三者的羞辱,陆慕封肆无忌惮的伤害。离婚吧!这样纠缠下去一点意思都没有了。只是顾芷初没有想到,某人不肯爱她,也不肯放过她,他就是要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身边,不断的折磨,不断的羞辱!

《幸而相逢如初》精彩片段

“顾医生,那我的备孕和妊娠过程,就全靠你了!”面容精致的女人一脸急切道,“你一定会帮我顺利的生下健康的孩子吧?”

顾芷初微笑道:“您放心,从您怀孕到分娩,我都会紧密关注,细心照顾的,而且您身体健康,只要好好配合,完全可以顺利生子!”

“那就好,那我就指望你了……你可别让我失望,我们可是签了合同的。”

“您放心。”

女人满意的点点头,心情好地说道:“我老公想要孩子很久了,只是我之前怕毁了身材……我先给他打电话说一声。”

“喂,慕封,我和医生聊完了,合同也签了,这几天就可以备孕了。”

慕封两个字让顾芷初的心脏一颤,不由盯住了女人。

她的丈夫,名字也是慕封。

等女人挂了电话,顾芷初声线有些发颤的问:“请问您丈夫贵姓?”

女人表情立马傲慢起来,眼里是藏不住的得意:“陆慕封,陆氏国际的掌权人。”

叮——顾芷初手里的钢笔掉到了地上。

真的是她的丈夫,可为什么,眼前这个女人却口口声声的叫着他老公?他们还准备要孩子……这到底,怎么回事?

女人见顾芷初失魂落魄的样子,表情立马就冷了,讽刺道:“我告诉你,别对我老公有什么想法,他和我已经在一起一年了!我们非常恩爱!你这种女人,已经没机会了!”

女人说完,拎起包就走。

留下顾芷初一个人,遍体生寒。

一年……她和陆慕封结婚,也是一年。

也就是说,从婚后开始,陆慕封就在外面找了女人。

难怪,难怪他从来不碰她,也几乎不回家。

不是因为工作忙,也不是因为新婚夜的那场争吵,而是因为……外面有女人。

顾芷初用力闭上眼睛,花了极大的力气,才让自己镇定下来。

她从电脑里调出女人的资料——苏夏雪。

顾芷初记下了这个女人的名字,住址,还有电话,然后克制的给陆慕封发了一条短信。

“今晚回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她足足等了半个小时,短信才被回复:“没空。”

冷淡的两个字。

顾芷初咬紧了牙齿,每次都这样,“没空”,所以一个月也不会回一次家。

她用力的在手机短信里输入了三个字——苏夏雪。

这次,陆慕封的电话很快打了过来。

“你怎么知道的?”满是质问的语气。

顾芷初心里又酸又涩:“怎么,你敢做,还不敢让我知道吗?陆慕封,你既然对我没感情,那当初又为什么要追我,娶我?”

面对顾芷初痛苦的疑问,陆慕封却根本不回答。

他只说:“顾芷初,我警告你,离夏雪远点,你如果敢做什么伤害她的事,我绝不会饶过你!”

顾芷初心里疼得更加厉害,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用力掐住了,停止了跳动。

“陆慕封,你到底怎么做到,做错事还这么有底气的?”顾芷初喊道,“你眼里到底有没有过我这个妻子?”

电话那边沉默了半响。

顾芷初闭了闭眼睛,刚好说话,就听到陆慕封冷淡无情的声音。

“顾芷初,你若是不满意,那我们离婚就是。”

离婚就是——多轻描淡写的四个字。

“陆慕封!你到底把我们的婚姻当成什么了?”

儿戏吗?结婚这一年,恋爱那一年,全都是玩笑吗?

“什么也不是。”这是陆慕封的回答,没有丝毫柔情,也没有丝毫留恋。

顾芷初痛苦得说不出话。

她软软的坐在椅子里,浑身冰凉。

“所以,离婚吗,顾芷初?”而电话那边,陆慕封的声音,依旧凉薄如冰。


顾芷初没有回答陆慕封的话。

离婚吗?她舍不得。

可不离,她又咽不下这口气。

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件事情最后只是毫无意义的拖着。

一周后,苏夏雪又来医院了。

她来做孕检。

再面对着她,顾芷初已经笑不出来了,只是职业道德让她依旧保持着礼貌,她解释说:“上次检查时没有怀孕,现在才过七天,就算已经怀上了,也还查不出来。”

苏夏雪不高兴道:“怎么就查不出来了?我付你们医院这么多钱,你们连个简单的怀孕没怀孕都查不出来吗?”

顾芷初僵硬道:“七天时间,不论你去哪个医院,都查不出来的。只能推测,你最近感觉身体有什么异常吗?”

苏夏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表情一下子娇羞起来:“你指哪里的异常?这几天老公一直把我折腾得很不舒服……这个算吗?”

顾芷初脸色一白,捏紧了钢笔。

苏夏雪打量着顾芷初难看的表情,眼神愈发得意:“听说我愿意生孩子以后,我老公非常开心,又送我车又送我房,还特地天天晚上提前下班来陪我……”

顾芷初白着脸,忍不住道:“你还有其他的检查要做吗?没有的话,麻烦你离开,我后面还有病人。”

苏夏雪此行的目的已经达成,心满意足的离开。

顾芷初趴在桌子上,肚子吞咽痛苦。

她状态不好,和院长请假后,提前下班。

顾芷初心情烦躁,开着车在路上乱逛,不知怎么的,她把车开到了陆慕封的公司楼下。停了一会后,顾芷初自嘲一笑,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她看到陆慕封揽着苏夏雪,从公司里走出来。

苏夏雪紧紧抱着陆慕封的腰,两人几乎贴在一起,黏黏糊糊的往门口的轿车走去。

顾芷初咬紧了牙齿,忍无可忍,她一推车门,准备下去抓个现场,然后当面对峙。

碰——一辆货车忽然从顾芷初的车尾后撞来,轰隆一声大响,顾芷初的车被撞得失控前滑,一头撞到陆慕封的公司外墙,墙面上以及车前窗的玻璃应声而碎。

顾芷初被撞击的惯性用力一甩,又被安全带拽回来。

她额头磕到了方向盘,手臂也跟着一疼。

“出车祸了!”有人喊了一声。

顾芷初歪在座椅上,头晕眼花,浑身刺痛。

车窗也碎掉了,透过窗户,顾芷初与陆慕封的视线撞到了一起。

顾芷初心脏一缩,刹那间竟然忘记了身体的疼痛,她喃喃喊了一声:“慕封……”

陆慕封看了两眼浑身是血的顾芷初,面无表情的移开了视线。

“诶,那个人好像是我的医生,顾芷初。”苏夏雪说,“她怎么出车祸了,慕封,你快打急救电话……”

陆慕封拉开车门,让苏夏雪上车:“无关紧要的人,不必浪费时间。”

“可……”

啪——陆慕封关上车门,余光也没再看一眼还困在车里的顾芷初,径直绕在车的另一边,上车。

引擎轰鸣,陆慕封带着苏夏雪离开了。

把他刚出了严重车祸的妻子,扔在路边等死。

顾芷初闭上眼睛,觉得可笑极了。

“你怎么样?没事吧?”货车司机跑过来,看到顾芷初那满头满身的鲜血,吓得脸色苍白,急忙说,“我马上给你打120。”

顾芷初慢慢睁开眼,她的右手被一块玻璃扎穿了,但她还是不顾疼痛,伸出右手,摸到了那个掉在杯架里的手机。

鲜血不断从伤口里涌出来,再顺着她的指尖,流到屏幕上。

顾芷初一边擦着屏幕上的血,一边颤抖着发短信。

“陆慕封,我同意了,我们离婚。”


“陆慕封,我同意了,我们离婚。”

————————————————————————

发完短信,顾芷初就晕过去了。

她醒来时人在自己工作的医院,床前守着她的小护士也是认识的,一见她醒来,就十分主动的把她的情况全说了。

“轻度脑震荡,右臂玻璃刺穿,两根肋骨开裂,还有无数擦伤和玻璃刮伤。哎,你怎么好端端的伤成这样。”小护士可怜的看着顾芷初。

对于这个结果,顾芷初自己却没什么感觉,她平静地点了点头。

小护士又道:“好了,我该说的都说完了,我去叫许医生过来,你昨天手术后昏睡了一夜,他可是寸步不离的守着你哦!”

说完,小护士暧昧的冲顾芷初眨了眨眼睛。

虽然顾芷初说过自己已婚,但由于她的丈夫从未露面,所以大家默契的默认顾芷初结婚的事情,是在撒谎。

许向林很快就来了,进门便问顾芷初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很好。”顾芷初客气道,“你不用担心。”

许向林拉了把椅子,坐在顾芷初床边,眼底是毫不掩饰的深情:“昨天看到你浑身是血的被送进来时,我吓得差点晕过去。那一刻,我才发现,你在我心里,真的很重要。”

顾芷初避开他的视线,轻声说:“抱歉,我真的已婚了。”

许向林笑了笑:“没事,我就是告诉你我喜欢你,并不要求你一定要回应我。不论怎么样,我们还是同事。你好好休息,我先去忙。”

顾芷初愣了会神,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翻看信息。

她发过去的离婚短信,陆慕封并没有回复。

顾芷初不知道他这又是什么意思。

等了足足两天,短信依旧没有回应。

顾芷初只得又发了一遍:“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去把离婚手续办了。”

还是没有回音。

顾芷初等得有些生气,出轨的是他,说离婚的是他,现在装消失不回复的,还是他!

到底什么意思?

她直接给陆慕封打了电话过去。

但接电话的,是苏夏雪。

“顾芷初?”苏夏雪看到来电显示,有些不确定地问,“是XX医院那个顾芷初吗?”

顾芷初心脏紧了紧,她哑声说:“陆慕封呢,让他接我电话。”

“我老公在洗澡,没空!”苏夏雪阴阳怪气着说。

顾芷初笑了一声:“不好意思啊,之前一直没告诉你,我才是陆慕封的正牌妻子,你自称他是你的老公,不知道你是算他哪门子的老婆?”

“你胡说八道!”

“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还不清楚吗?你和陆慕封,领过证吗?”

苏夏雪立马安静了,几秒后,她又嘴硬道:“就算你们领过证又如何?他天天都和我在一起,说明他根本不在乎你!”

顾芷初滞了一下,让自己的声音保持镇定。

“是啊,所以我提出离婚,你看他答应不答应。”

“他当然答应……”听到对方提出离婚,苏夏雪脸色一变,握着手机往浴室方向走。“慕封,这个女人给你打电话,自称是你老婆。你是不是真的骗了我,你已经结婚了?”

电话那边静了数秒,而后接着响起陆慕封的声音。

“你说那个名不符其实的女人吗?不提也罢。”

不提也罢……

顾芷初闭上眼。

苏夏雪委屈的道:“可她电话都打过来了!还骂我是三!”

“她骂你?”陆慕封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对啊,骂我,还威胁我,说我会不得好死,永远生不出孩子!”苏夏雪连哭腔都弄出来了,一副委屈得要命的样子。

顾芷初却觉得好笑。

电话那边传来呼呼风声,手机被陆慕封拿过去了。

“顾芷初。”他嗓音冰冷,“我有没有提醒你,别打扰夏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