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大秦开局成为嬴政驸马爷

大秦开局成为嬴政驸马爷

血色湛卢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特种兵徐破,在执行一项危险的任务时,以身殉职,之后就穿越到了秦朝时期,成了蜀候府的武痴大公子,要说这原主,哪哪都好,就是智商比较令人堪忧,就连号称第一美女的公主殿下,他都不要,当然这门亲事,刚开始指定的新郎官,是他的弟弟,也不知怎么,现在竟变成了他,眼下马上就要白捡一个美娇娘,不娶白不娶啊!

主角:徐破   更新:2022-07-16 11: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破 的武侠仙侠小说《大秦开局成为嬴政驸马爷》,由网络作家“血色湛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特种兵徐破,在执行一项危险的任务时,以身殉职,之后就穿越到了秦朝时期,成了蜀候府的武痴大公子,要说这原主,哪哪都好,就是智商比较令人堪忧,就连号称第一美女的公主殿下,他都不要,当然这门亲事,刚开始指定的新郎官,是他的弟弟,也不知怎么,现在竟变成了他,眼下马上就要白捡一个美娇娘,不娶白不娶啊!

《大秦开局成为嬴政驸马爷》精彩片段

 公元前213年3月18日。

蓝星,蜀侯府。

“大公子,大公子,等等我们”

“公主的鸾驾已经到了,侯爷让你尽快去迎亲”

“您别跑了啊”

一群侍女和家丁追着一个长相英俊、身穿一身婚服的青年在院子里大喊。

“我不去,我要去练功,我不结婚,我不娶公主,我只爱练功”

青年一边跑,一边摇晃着脑袋。

想让我娶公主?我不!

突然,“哎哟”一声,青年的脚下一滑,‘砰’地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一道刺目的白色光柱从天穹直射而下,倾泻到了青年的身上。

“终于落地了,任务终于完成了,终于把日子过的还算不……”

徐破甩了甩脑袋,缓缓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张关切的眼神,并且,这些人的装饰有些奇怪。

这是汉服?

我去,难道掉到横店了?

“大公子,大公子,您没事吧?”

一个长相绝佳的侍女上前就要去扶起他。

“不,我不是什么大公子,你们认错人了,我是徐破”

“你们拍电影呢吧?”

“这是哪里?”

徐破‘嗖’的一下站起身来,警惕的看着周围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以及被红色充斥的古老庭院。

这是哪里?

我的脑袋!

一阵尖锐的刺痛钻入徐破的脑袋,与此同时,一系列混乱的信息输入到了他的大脑。

直到过了好久,徐破才终于理清了当前的现状。

我穿越了。

穿越到了大秦?

现在是始皇帝三十四年,距离始皇帝驾崩还有三年。

穿越的原主,也叫徐破,是蜀侯府的长子,是一个智商不超过83的练武奇才(正常人为85—115),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了三品宗师的水准。他今天要迎娶的新娘,是始皇帝嬴政的女儿华阳公主。

(实力划分为炼体、化境,宗师,圣境……每一层又分为九品,一品最弱,九品最强)

按照原主的记忆,迎娶公主的,原本应该是他的弟弟徐无忧,不知为何,突然变成了他。

穿越前的徐破是华夏最顶尖的特种兵,一人可抵一国的那种,冷热兵器样样精通,智商更是高达199。

他刚刚成功执行完一次爆炸敌国皇室的任务,本来应该是跳伞着陆的,没想到竟然穿越到了大秦,还要迎娶号称天下第一美女的大秦公主。

嬴政?大秦?公主?

有意思。

作为十几年的秦迷,对大秦和春秋战国的历史,那是信手拈来。

作为最顶尖的特种兵,适应能力更加是杠杠的。

既来之,则安之!

“走,我们去迎接公主”

说罢,徐破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向着门外走去。

门外。

一条长长的红地毯自蜀侯府铺到了金马河边。

沿着红地毯,两排身着黑衣、手持一对木槌的士兵如同一颗颗树桩一般站着,他们目光如炬、精神抖擞、一动不动。

这些士兵,是蜀侯两支精锐中的一支——双锤营,他们中最弱的实力,也已经达到了化境四品。

士兵的后面,人山人海。

今天是侯府小侯爷大婚的日子,这种热闹,老百姓是很喜欢凑的。

蜀侯府门口。

“报,侯爷,公主的送亲队伍距离此地不足一里”,一名精干的士兵跑来汇报道。

“破儿呢?怎么还没有来?架也把他给我架来”

蜀侯徐战原本儒雅的面容有些愠怒和无奈。

今天是和皇室结亲的日子,两个儿子都不省心。

原本应该娶公主的二儿子一个时辰之前突然消失不见了,无奈之下,只能让头脑有些简单的大儿子替二儿子上场。

这样做虽然也是欺君之罪,但是,对目前的天下格局来说,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徐战相信,不管是始皇帝还是皇室成员,亦或者是公主,都不会在这种‘小事情’上过多的在意。

约五分钟之后。

送亲队伍终于到了。

看着豪华、庞大、威严的送亲队伍,老百姓们一个个议论道:

“皇室竟然来了这么多人送亲,看样子这位公主很受陛下宠爱啊”

“你们看,竟然是赵高,没想到这次送亲的竟然是他”

“王翦将军一死,十三国贵族蠢蠢欲动,北边的匈奴和南边诸越也不安分。皇室远嫁公主,还有中车府令赵高相送,呵呵,还真是有意思呢”

“谁说不是呢?这一次皇室和蜀侯的联姻,真是让人浮想联翩啊”

“他身后跟着的那是六剑奴吗?”

“肯定是啊,不是六剑奴是谁?”

“听说都是他们天子一等杀手,自从黑白玄剪死后,他们就最强了吧”

“对对对,鲸鲵、掩日,六剑奴都是天子一等杀手”

“快看,快看,公主下来了”

“真华贵,果然是我大秦的公主”

“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可以看到公主”

“是啊,虽然还隔着面纱,但是,已经足够了”

徐战的眉头一皱,他的脑子里闪过一丝疑虑:送亲为什么让六剑奴来?这好像和记忆中的不一样啊。难道是为了安全?还是有其他目的?皇室这是在防着我?

来不及多想,徐战带着侯府的人迎了上去:

“臣徐战见过公主”

“蜀侯请起”,华阳公主悦耳的声音传入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不过,面纱下的柳眉却是微微蹙起:新郎官呢?

“见过侯爷”,赵高的身体微微一弯,尖细、刺耳的声音响起,听不出任何的表情。

“有劳中车府令亲自送公主殿下,本侯先行谢过”

徐战微微颔首,表达着善意。一来,这位中车府令是皇帝陛下的宠臣,二来,皇帝赐婚的二儿子徐无忧突然消失,大儿子徐破又迟迟不到,这事,怎么都理亏。

“侯爷,公主已经到了,世子难道不应该出来迎接一下吗?”

赵高的嘴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声音也变得比起冰冷了几分。

话语之间,还有几分苛责之意。

赵高的话音落下,蜀侯府门前的空气都微微一滞,百姓们也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纷纷闭上了嘴巴,一个个露出疑惑的表情:

是啊,新郎官呢?怎么还没有来?

“嗯?”

见徐战没有回复,赵高的眼眸深处划过一丝狠厉。

他的身后,六剑奴身上杀气骤然散发。

六位一体!

随手准备出手。

“公主殿下,犬子……”

这是杀意?

作为纵横沙场的上将,徐战终于察觉到了不对。

“哼”,赵高冷哼一声打断了徐战的话,然后又阴森森的说道:“侯爷,陛下赐婚,将自己最喜爱的公主赐给蜀侯世子,如果世子不出现在这里,那……”


 “抱歉,来晚了”

一道醇厚的嗓音在侯府门口响起。

徐破身着一身喜气的新郎官服装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修长的身材,帅气的面容,谦谦有礼的笑容,无一不展现着侯府世子的高贵与气质。

“你,你是何人?”

赵高心里一惊,不对啊,侯府世子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啊。

不对,这不是徐无忧,他是谁?

徐战也是一愣,这是我儿子?

这轮廓,这长相,肯定是我儿子无疑了,一看就知道,身材,面容,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不过,这肯定不是徐无忧。

这是我大儿子徐破?

我大儿子什么时候这么有气质了?

刚刚拉都拉不来的,现在竟然很自觉的自己来了?

不傻了?

“赵大人,借一步……”徐战要和赵高说清楚赵高说清楚徐无忧不见了这件事。

不过,他的话却被徐破打断:

“我穿着新郎官的衣服,又出现在侯府的门口,就要去迎娶公主。你说,我是谁?”

徐破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赵高,然后,目光又不着痕迹的扫了一圈赵高身后的六个人:

双胞胎女人:

一个瞎子;

一个壮汉;

一个蒙面纤瘦男子;

一个看起来很机灵的青年。

这是六剑奴!

我去,这是秦时明月世界啊!

“你是徐无忧?”

赵高的声音冰冷、尖利,眼神好像一潭死水,仿佛要将徐破杀死或者淹没一般。

“蜀侯世子,特来迎娶大秦公主”

徐破冷眼看了一下赵高,然后,径直从对方的身边走过。

那眼神,仿佛在看着一个傻子一般:

有轻视,有鄙视,更有厌恶。

“……”就那么一瞬间,六剑奴就要动手。

“住手”,在他们准备动身的一刹那,他们六人的耳边出现了赵高仿若蚊子般的声音。赵高制止了六剑奴的动作,目前的身份是皇室的代表,不好直接出手。

徐破和徐战二人的身体都是微微一滞,因为,他们二人都捕捉到了那一丝杀意。

不过,父子二人都是聪明人,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公主,请”

徐破微微躬身,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面纱下,华阳公主的柳眉一蹙,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便抬腿向前走去。

作为皇朝的公主,她知道自己的宿命,也知道自己的使命。

她来到蜀地,就是为了和蜀侯的世子成婚,至于是哪个世子,是不是真正的世子,并不重要。

只要蜀侯说她身旁的这个男子是蜀侯世子,那他就是。

至于天下人,他们只会在乎蜀侯和皇室是否结为姻亲,结为君臣铁盟。

其中的细节如何,并没有多少人在乎。

就像现在,所有人都欢欣鼓舞,一个个喜笑颜开,给世子和公主送上了最诚挚的祝福。

刚刚这一幕,因为就发生在蜀侯府的门口,几人的声音也不是很大,所以,除了赵高以及六剑奴、公主,和蜀侯府的人之外,很多人并不知道。

进入到府内之后,拜堂仪式正式开始。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

“且慢”

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拜堂仪式,众人循声望去,竟然是蜀郡太守田柘。

“田太守,今天是犬子大婚,有事待拜堂仪式结束之后再行解决,可好?”

徐战阴沉着脸站起身来,扫了一眼稳坐钓鱼台、悠哉的端起茶杯的赵高,心里了然。

这肯定是赵高安排的,不然,以田柘的身份,定然不敢在此时打断仪式。

该死的赵高,自己不出来,竟然找了一个替罪羊。

“此事事关公主清誉,必须制止,不然,一旦拜堂仪式完成,那木已成舟,就无法再挽回”

田柘语气不容置疑,直面徐战。

这还是他成为蜀郡太守以来第一次硬杠徐战,以前虽然也做了一些小动作,但是都是上不了台面的、背地里搞的小动作。

“田柘,你知道公主与犬子的大婚意味着什么吗?”

“竟敢在这里捣乱,你这是找死”

“记住,你是大秦的太守”

“现在退下,本侯恕你无罪”

徐战怒了,浑身上下的气势骤然爆发,压得整个院子里喘不气来。

很多实力弱的人,甚至就要跪下去。

“徐战,正是因为我是大秦的太守,才不得不阻止此事的发生”

“如果我不出来阻止此事,才是对大秦的不忠,对陛下的不忠”

田柘脸上豆大的汗珠直流而下,双腿颤颤巍巍的就要跪下去。

压力太大了。

大秦上将的威力,果然名不虚传。

不愧是一己之力灭掉三大诸侯国的上将。

“侯爷,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既然田太守所说之事和公主清誉有关,你何不让他说出来呢?”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难道你在隐瞒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赵高不愧是搅屎棍。

一字一句的完全的说到了点子上。

他的话立马引起了吃瓜观众们的好奇心:

怎么回事儿?

难道真的有内幕?

院子里的人都是蜀郡有头有脸的人物,军界、政界的人基本都来了。

他们原本没有什么,毕竟,田柘和蜀侯的争斗是很正常的事情,今天,田柘借着侯府大婚醉酒闹一闹还可以说得过去。

但是,听到赵高的话之后,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想听到八卦。

人类喜欢八卦,古代和现代都一样。

特别是这种惊天八卦。

“父亲,既然田太守想说,你不妨让他说出来吧”

“不然,他们憋着不是很难受吗?”

徐破轻轻一笑,给徐战递了一个放心的眼神。

见父亲没有说话,徐破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田柘,抬了抬手,道:“田大人,你继续。”

“额……”田柘原本的目的就是让婚礼不能正常举行。

按照他的想法,他说出以上的话,加上赵高的配合,徐战应该会阻止他,甚至会将他赶出去才对。

如果这样,他也算是完成了赵高交给他的任务。

如果这样,他虽然可能会丢了官,最起码不会再受到罗网的威胁,最起码保住了命。

宁愿得罪君子,也不要得罪小人。

在徐战和赵高之间,田柘自然决定得罪徐战。

“田大人,你怎么不说了呢?”

赵高玩味的一笑,仿佛是在给田柘打气,实际上,更是在威胁。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只能把田柘这个替罪羊推出去了。

田柘怨恨的看了一眼赵高,‘悲壮’的说道:

“陛下赐婚华阳公主的蜀侯府世子,是徐无忧”

“他不是徐无忧,他是蜀侯的长子,徐破”


 “什么?他是徐破?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蜀侯长子?他不是脑子有些……”

“他怎么可以娶公主?”

“是啊,公主怎么可能嫁给蜀侯长子?”

“赐婚徐无忧,迎娶公主的却是徐破”

“这,这是欺君之罪啊”

侯府沸腾了!

宾客们面面相觑,被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得说不出话来。

这事情搞得,确实如田柘所说:事关公主清白。

如果此事是真的,那么,按照大秦律,蜀侯府是要被满门抄斩的。

这可是灭三族的大罪!

这瓜,果然大。

这新闻,果然劲爆。

“侯爷,此事,你怎么解释?”

见气氛已经烘托的到位了,赵高开始了他的表演。

刚刚在门口,他没有为难徐战父子,目的,就是为了这一刻。

门口的人不多,他也不好自己出面。

现在宾客都在,借刀杀人,正好。

“此事,此事……”

徐战真的慌了,他原本以为公主已经同意,作为中车府令的赵高,定然也不会公然发难。

没想到赵高竟然来了这样完美的一招借刀杀人。

这一刀,忒狠毒了!

赵高的那句‘侯爷,你怎么解释?’看似是询问,实际上,是直接递过来了一把剑,一把让徐战自杀的剑。

如果赵高命令六剑奴动手,那侯府的亲兵也不是吃素的,徐战的实力也不弱。

侯府亲兵虽然没有六剑奴强悍,但是,挡住片刻绝对没有问题。

只要挡住片刻,侯府的大军定然会将赵高和六剑奴撕碎。

另外,如果赵高命六剑奴动手,那也等于是皇室动手诛杀功臣,这样,不利于舆论。

现在,赵高没有来硬的,而是来软的。

杀人诛心!

赵高的‘诛心’手段,对付徐战这样的忠义、正义之人,显然更加实用。

“呵呵”,正在徐战为难之际,徐破轻轻一笑,打破了僵局。

见所有人将目光看向自己,徐破才悠悠说道:

“也许大家还不知道吧?”

“陛下赐婚华阳公主的的对象,是蜀侯世子”

“大家一直以为无忧就是蜀侯世子,并且,今天与公主大婚的,应该是无忧”

“大家之所以这样想,无非是因为我身体有痒,不可能成为蜀侯府的世子”

“实际上,父亲一直没有正式的册立世子。”

“三月前,我的身体已经经名医治疗而痊愈”

“我乃蜀侯长子,理所当然,应该为蜀侯世子”

“顺理成章的,与公主成婚的,自然是我——徐破”

“在皇帝陛下的圣旨中,并没有说蜀侯世子是徐无忧还是徐破,这一点,拿出圣旨就可知道”

“公主,我看到的圣旨上并没有徐无忧或者徐破,只有蜀侯世子,您看到的呢?”

徐破没有看过圣旨。

不知道圣旨上写的是什么。

但是,这不重要。

因为,公主说的才是重要的。

“本宫亲眼看过圣旨,确实是赐婚于蜀侯世子,并没有说是哪一位”

“先前大家都以为蜀侯府的世子是徐无忧,所以,自然认为父皇赐婚的对象是徐无忧”

“现在,站在本宫旁边的公子,是蜀侯的长子,也是嫡子,理应也是蜀侯府世子。他与本宫成婚,与礼法相合,与圣旨相合”

“从今往后,徐破,便是陛下赐婚的对象,也将会是本宫的驸马”

“为了大秦国祚长治久安,为了让天下的子民免受涂炭,本宫愿意与徐破成婚”

“至于田柘,胆敢搅乱大秦公主与驸马的大婚,其心险恶,按照大秦律,应该夷灭三族。但是,念其多年来劳苦功高,从轻发落”

“着田柘处以极刑,其家人发配边疆,服役三年”

“婚礼继续,今后还有谁胆敢以此事借题发挥,与田柘同罪”

华阳公主不愧是大秦的公主,很好的继承了嬴政的威武霸气。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将事情处理的妥妥当当。

既然公主都这样说了,谁还敢有异议?

纵然有圣旨,谁敢拿出来?

“公主饶命啊,公主饶命啊”

田柘还想求饶,但是,却被赵高直接打断了:“来人,将这个扰乱公主大婚的贼子带下去,处以极刑。”

真刚(六剑奴之一)心领神会,仿佛一个小鸡一般一把提起田柘,就要向外面走去。

“不劳中车府令操心”

“此人,我来杀”

徐破从真刚手里接过田柘,然后,丢给蜀侯府的士兵道:“来人,将他带下去,乱棍打死。对了,将他的尸体扔到郊外,直接喂狼。”

几个士兵心领神会,将田柘带了下去。

宾客一阵汗颜。

太狠了!

直接乱棍打死!

还喂狼!

就不能直接杀了吗?

“大礼继续”

没有了闲杂人等的打扰,婚礼举行的很顺利。

婚礼结束之后,是宴会时间。

宴会刚刚开始,宴会厅外就有人汇报道:

“南越国使者吴敬廷祝贺世子大婚,特赠送黄金千两,美人二十名,珍珠一箱”

南越国,大秦南部势力,全部统辖大小邦国数十个,民众数百万,军队更是达到了五十万之众。

蜀侯徐战镇守蜀地,其中主要的敌人,就是南越诸国。

吴氏,恰好就是南越诸国的领袖吴国的族姓。

“大雪山南宫峥祝贺世子大婚,特赠送雪山貂裘一件”

大雪山,位于华夏西北,是一方江湖势力,但是,他们可以影响,甚至决定匈奴单于的继承人人选。

也就是说,大雪山,实际上代表的就是匈奴。

自从始皇帝嬴政一统天下之后,南越国和匈奴就成为了大秦最主要的敌人。

所以,嬴政派遣大秦三大战神之一的蒙恬驻守北方,抵抗匈奴;派遣三大战神之一的徐战镇守蜀地,威慑南越。

今天,两大敌人同时抵达蜀侯世子的婚礼,其意义,不言而喻。

“请”

不多时,一名高大威猛、满脸胡须、身着貂皮大衣中年男子和一名身材矮小、面容猥琐的老者来到了宴会厅。

他们正是大雪山南宫峥和南越国的使者吴敬廷。他们的身后,各自跟着一个侍从,并且,都端着一个锦盒。

进入宴会厅,简单寒暄之后,南越国的代表吴敬廷率先阴森森的说道:

“世子,在下今天前来,有两件事,第一件事,为世子与大秦公主的新婚送上贺礼”

徐破微微颔首,轻笑道:“请问第二件事是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