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犯案现场不准斗嘴

犯案现场不准斗嘴

泠水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近期一桩名明星谋杀案传得沸沸扬扬,白少奕作为警队队长,接手了这桩关注度极高的案件。在案发现场有一本被翻阅的悬疑小说,而小说中的一段情节跟女明星被杀案完全一致。为此,白少奕找到了那本小说的作者林贝一。可是没有想到,他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非常不愉快,热销书女作家竟然是个毒舌!

主角:林贝一,白少奕   更新:2022-07-16 11: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贝一,白少奕 的武侠仙侠小说《犯案现场不准斗嘴》,由网络作家“泠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近期一桩名明星谋杀案传得沸沸扬扬,白少奕作为警队队长,接手了这桩关注度极高的案件。在案发现场有一本被翻阅的悬疑小说,而小说中的一段情节跟女明星被杀案完全一致。为此,白少奕找到了那本小说的作者林贝一。可是没有想到,他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非常不愉快,热销书女作家竟然是个毒舌!

《犯案现场不准斗嘴》精彩片段

 7月23日清早,S市的110报警中心接到一名女人的报警电话,报案人称,当红女星胡秋秋被人杀死在自己家的公寓里。

半个小时后,这个案子就落到了洪山刑警支队,一大队队长白少奕的手上。

刚刚结束上一个案子,还没来得及休息的白少奕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抓起手边的外套站起身来,对着旁边一脸疲惫的金果子说:“果子,叫上兄弟们,有案子!”

队里的兄弟们为了上个案子都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尽管如此,却丝毫不减他们雷厉风行的出警速度。

很快,警车便驶进了案发地的清河小区。

白少奕到的时候,案发现场的楼下早已经拉起了黄色的警戒线,四周都是围观的群众,三五成群的小声议论着。

“白队,你们可算来了!”负责这一片区的派出所小李见到白少奕连忙迎了过来。

“什么情况?”白少奕对着小李点头示意了下,也没有过多的寒暄,直接问起了案子的情况。

“案发地是清河小区8号楼1单元的1001室,死者名叫胡秋秋,女,二十七岁,是一名演员。”

“今天早晨八点半左右的时候,胡秋秋的经纪人来这里找她,本想跟她谈下一步的工作安排,结果发现她死在自己的公寓里了,就立马报了警。”小李一边引着白少奕他们上楼,一边做着案情的基本介绍。

基本情况介绍完,一行人也已经到了1001室。

在卧室门口,白少奕看见了卧倒在血泊中的死者。

死者的脖颈上有一处非常明显的被利器割破的伤痕,尸体的周围喷洒了大量的血迹。

她表情狰狞,双眼圆睁,直到死亡,她眼中的那种惊恐都没有消失,完全没有了生前的光鲜亮丽。

将目光从死者身上移开,白少奕打量了下这间卧室,在房间的中央是一张很宽大的双人床,梳妆台与床头并排摆放着,而死者倒地的位置正是这个梳妆台前。

与梳妆台斜对角,靠在窗边,有一把椅子,椅子上放了一本书,这引起了白少奕的注意。

他戴上手套,走过去,从椅子上拿起了那本书,红色的小说名和死者的鲜血一样醒目。

一本书出现在住宅里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可是白少奕就是本能的觉得这本书好像隐隐的和凶手有着什么样的关联。

因为从死者的状态来看,她衣着整齐,妆容还在,应该是刚刚从外面回来,坐在梳妆台前还没来得及卸妆,就被身处在同一空间的凶手杀死了。

如果这本书是死者每天都在读的书,那它多半应该被放在床头或者床头柜上。

如果是被死者昨天才带回来的,那死者进门后,这本书或许会被死者随手放在客厅的某处,或者走进卧室后被随手丢在床上,又或者就直接放在梳妆台上。

总之,这本书会被放在她从进家门到梳妆台这一路上的任何一个地方,而不是偏离这条路线的,靠近窗边的一把椅子上。

那么是谁把这本书放在椅子上的?是凶手吗?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人。

想着,白少奕便走到死者的跟前,看着刚刚忙完初步尸检工作的法医,问道:“盛平,怎么样?”

杨盛平抬起头来看着白少奕,推了推黑框眼镜,表情严肃认真的对白少奕说:“初步判断,死者死于昨天晚上十点钟左右,颈部的颈动脉被利器刺破,导致现场有大量喷射型血迹。”

“经过初步检查,除了颈动脉被刺破外,没有在死者的身上找到其他的伤痕,至于这是不是唯一的致命伤,还要回去做进一步的尸检才能确定。”

“还有,从现场喷洒出的血迹的痕迹上来看,凶手应该是趁死者不备,从身后捂住了死者的嘴,然后动作利落的一刀刺中死者颈部,割断了死者的动脉,所以有些血液喷洒出来的路线是被凶手的手或者胳膊阻挡了。”

杨盛平说着,便伸手指了指那些血喷洒的痕迹给白少奕看,简单扼要的做着说明,“不过从手法上看,凶手应该是个老手,动作干净利落,我怀疑很可能不是第一次作案!”

听了杨盛平的介绍,白少奕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对杨盛平轻声说了句:“辛苦了!”

白少奕转身退出1001室,双手叉腰的站在门口向四周打量了一番。

这里和其他的小区的结构差不多,一梯三户,除了电梯外,在旁边还有安全通道。

白少奕推开安全通道的门,看了看上下楼梯,因为这里不常走人,卫生打扫的又不及时,所以楼梯间里积压了不少灰尘,甚至还能从中清晰的辨认出几枚较完整的鞋印。

“果子!”

白少奕站在安全通道的门,大叫了一声金果子。

“白队!”金果子连忙跑过来。

“去叫人把这几枚脚印采集一下。”白少奕低着头,盯着那几枚脚印说道。

“好嘞!”金果子说完转身就要走。

“等等!”白少奕回身叫住了金果子,“你刚刚都了解了些什么情况,说一下听听。”

“这个清河小区不算什么高档的小区,所以这里的住户人员比较复杂,人口流动性较大,小区虽然对外说是封闭式的,但不论是小区的大门还是每栋楼的单元门经常被人弄坏,形同虚设,想要排查的话,困难应该比较大。”金果子看着白少奕说道。

白少奕听了点了点头,对金果子说:“你一会去物业,把案发前后的小区监控调出来。”。

“好!”金果子干脆的回答道。

“还有,把这本书也带回去。”白少奕将手里的那本《悬爱》装进证物袋里,递给了金果子。

“这本书有啥问题?”金果子不解的接过了这本书,看了看。

“就是暂时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才回去研究它有什么问题!”白少奕下意识地抿了抿嘴唇,说:“我总觉得这本书和凶手有关联,先回去看看上面有没有有价值的指纹。如果没有,我就给你两天的时间把这本书通读一遍,然后把里面的内容讲给我听听!”

“啊?”金果子诧异的瞪大了眼睛,一脸不解的看着白少奕说:“白队……这,这么厚的书,两天怎么可能读的完,还是你自己读吧!”说完,就要把书塞还给白少奕。

白少奕连忙向后退了几步,躲开了金果子塞回来的书,一脸痞相的说:“啧!让你读你就读,你知道我一看书就头疼眼花想睡觉!”

白少奕说着,伸手鼓励地拍了拍金果子的肩膀,貌似语重心长对他说:“年轻人嘛,要多读书!多读书!”

说完,立马转身走了。

“白队……”金果子盯着手里那本厚厚的书,有些绝望的看着白少奕的背影,知道自己这是又被自己家的队长坑了。

这让金果子不禁想起当初刚进警队的时候,毅然决然的选择跟着白少奕的这个决定,是不是做的有点太草率了!

白少奕的出身让很多人艳羡,可以说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富家少爷了。

但谁都没有想到他拒绝了继承家业,而是选择当了一名普通的刑警。

为此白少奕的父亲非常不理解,但怎奈以白少奕的性格,他又无力左右,只好约法三章,如果白少奕在警队做不出什么成绩来的话,就乖乖脱下警服,回去继承家业。

可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白少奕不仅做出了成绩,还成为了洪山刑警大队中最年轻的队长,他在办案时的敏锐和如野兽般的直觉,至今无人可比。

当白少奕再次回到案发现场时,其他的同事便拿来了报案人的询问笔录,对他说:“白队,这是报案人王丽的询问笔录,您看一下。”

白少奕接过笔录,认真的看了一遍后,便抬起头来,看着那名刑警,皱着眉头说:“这个王丽是死者的经纪人,按理说她应该非常熟悉死者的作息、行程安排以及会见什么人。”

“可她连自己的艺人都做了哪些安排,见了什么人都一无所知,这太奇怪了吧!”

“还有,你说……一个当红的女明星,有那么多钱,为什么要住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白少奕皱着眉头盯着面前的刑警问道。


 听了白少奕提出来的疑问,那名刑警回答道:“据王丽说,这个地方是胡秋秋的一个临时住所,偶尔会避开记者来这里住一晚,但每次都是她自己单独来,不允许王丽跟着。”

“王丽说,自从她把胡秋秋捧红了之后,胡秋秋就一直想把她炒掉,更换一名更有资源的经纪人,所以最近胡秋秋开始刻意向王丽隐瞒她的行踪,甚至很多时候胡秋秋会单独行动,至于她去了哪,见了什么人,这些王丽都一无所知。”

“一无所知……”白少奕意味深长的重复了一遍这句话,便勾着唇角冷笑了一声说:“这女人没说实话,留意下她最近的行踪。”

“是!”那名刑警说完,便转身继续去忙了。

现场勘查工作结束回到队里,白少奕简单的给队里的兄弟们开了个碰头会,给所有人都布置了下一步的工作和排查嫌疑人的范围。

会议结束后,他自己也没闲着,去了法医室,想向杨盛平了解下,尸检有没有最新的发现。

“死者生前有饮酒,但含量不是特别高,应该没有达到醉酒状态。死者衣着整齐,没有与他人发生过关系的迹象。经过再次检查,她全身上下除了脖颈处的致命伤外,均没有发现其他的外伤。”

“还有就是,死者怀孕了,大概有两个月左右。”杨盛平看着白少奕说道,“至于其他的,就要等具体的检验结果出来了。”

“好,辛苦你了。等结果出来,麻烦通知我一下。”

白少奕从法医室出来,没走几步,就看见走廊尽头,金果子正在和负责现场勘查的技术员韩萌萌说着什么,尤其是韩萌萌脸上那兴奋的表情,让白少奕很好奇。

金果子这小子一直喜欢韩萌萌,但那小姑娘好像心里有喜欢的人了,所以金果子表白了很多次都没成功,甚至有一段时间,韩萌萌见了金果子都绕着走。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白少奕不动声色的靠近了他们两个,就听见韩萌萌声音激动的说:“我可是这本书作者的忠实粉丝!从她出版的第一本悬疑小说我就开始追,这本《悬爱》是她最新出版并签售的小说,我第一时间就买回来看了。”

“那你能不能给我说说,这本书里都讲了啥?”金果子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韩萌萌看,一脸期待的问。

“当然可以啊!”韩萌萌爽快的答应了,“这本书延续了她以前的写作风格,由几个小案件组成,第一个案子是一个女明星死在了自己的公寓里……”

说到这,韩萌萌突然就停住了,脸色忽然一变,瞪大眼睛看着金果子说:“我怎么才反应过来……今天的案子,我越想越觉得和书里描写的那个案件相似……”

“你说什么!今天的案子和这本书里描写的案件相似!”偷偷躲在一旁的白少奕听到这本书真的和案子有关的时候,突然就冒了出来,吓了金果子他们两人一跳。

“你确定?”白少奕也不管那两个人什么反应,表情严肃的盯着韩萌萌问道。

韩萌萌被白少奕这样直勾勾的盯着看,脸颊不自觉的飞过两朵红霞,用力的点了点头,“我确定。”

“那看来,我们得去会会这个小说家了!”白少奕从金果子的手里拿过了那本被封在证物袋里的小说,说道。

“白队,我们检验过了,这本书里并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指纹。”韩萌萌对白少奕说道,“至于案发现场,经过我们的勘查发现,已经被人刻意的整理和擦拭过了,暂时还没有发现可疑脚印和指纹。”

“还有就是,安全通道的楼梯间里的几枚脚印,经过我们分析比对,是属于不同款式的鞋印,其中最为清晰的一枚是属于一款43码的男款皮鞋,推算此时身高大概在一米八左右。”韩萌萌干净利落的将现场勘查结果告诉给了白少奕。

白少奕想了想,便对金果子说:“果子你去查一查,这本《悬爱》作者的行程,我想我们有必要跟她见个面。”

“不用查了,我知道她在哪!”韩萌萌立马出声说道,“今天下午三点,在中心商场一楼大厅,有她的新书签售会。”

中心商场位于S市中心的商业区,此时一楼大厅的中心处被布置的非常华丽,张贴了很多宣传海报,尤其小说封面上的那两个红色大字尤为显眼。

此时签名售书的桌前已经排了长长的队伍了,每个人怀里都抱着一本《悬爱》,翘首期盼的等待着本书作者“化妖”的出现。

下午三点,林贝一在主办方的安排下,准时的出现在了签名售书的现场。

她的出现引起了在场粉丝们的狂热情绪,大家一边喊着“化妖”的名字,一边毫不避讳的喊着:“女神我们爱你!”

为了配合签售会,林贝一今天特意选了一件很知性的衣服,站在桌子前,面向自己狂热的粉丝们,礼貌的打着招呼。

“大家好。”林贝一微微一笑,就露出了嘴边的一对梨涡,又萌又美,引得粉丝们一阵阵兴奋的尖叫。

与粉丝们互动一阵之后,林贝一便坐下来,开始签名售书,耐心的与每一位读者互动,握手,拍照。

当白少奕和金果子赶到现场,场面已经非常热烈了,金果子不禁出声感叹道:“乖乖,这么多人,都赶上大明星了!”

“瞧你那点出息!”白少奕白了金果子一眼,他从小就有个一看书就头疼的毛病,所以本能的觉得女人写的书,那必定是矫情腻歪的狗血爱情剧,即便披着什么侦破悬疑的外衣,也是换汤不换药,没什么可稀奇的。

白少奕找到了主办方,亮出警官证,说明了来意,并表示希望本书的作者可以配合警方做一些调查询问。

警方的造访虽然让主办方有些意外,但还是表示愿意配合警方的调查和询问,只是签售会还没有结束,逗留在这里的粉丝很多,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影响,希望白少奕可以等签售会结束后,再进行询问。

白少奕坐在一旁等得实在无聊,就让金果子给他也买本《悬爱》来看看,他现在倒是挺好奇的,这书里到底写了什么内容,能吸引这么多读者。

书买回来后,白少奕原本想带着挑剔的目光来看这本书,却没想到很快就被书中的内容吸引了。

因为第一个案件就是“女明星之死”,而且书中女明星的死法和很多细节方面都与现实中的案件高度吻合!

“这还真是点意思啊!”

白少奕一边翘着腿看着书中的内容,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意味深长的说道。

不知等了多长时间,签售会终于结束了。

林贝一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疲惫的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

这时主办方的负责人走过来,与林贝一耳语了几句,并用手指了指白少奕的方向。

林贝一顺着负责人手指的方向看了看,便微微的点头同意了。

大概又过了十五分钟,白少奕被请进了一间休息室,在那里,他见到了坐在沙发上,正在看手机的林贝一。

此时的林贝一给人一种高冷孤傲,不容被人亲近的感觉,与刚刚签售会上那个笑容甜美的萌妹子完全就是两个人!

见林贝一完全一副无视他的样子,白少奕走到林贝一面前,看似礼貌地向她伸出手说:“林贝一小姐,你好。”

“如果可以的话,请把‘小姐’两个字去掉,换成‘女士’我可能会更高兴一些。”

林贝一说着,便抬起头来直视白少奕,目光冷淡,面无表情,同时伸出手去,象征性的与白少奕握了握手。

“如果林女士的读者知道了他们喜爱的作者是人前人后两张面孔的话,不知道会有多失望。”白少奕勾着唇角,挑着眉毛,略有些挑衅地说了句。

“我对读者笑,是因为我喜欢他们。而白警官您……似乎只能给我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林贝一说着,便对着白少奕冷淡的笑了笑。

而白少奕似乎也非常不喜欢这个故作高冷又傲气十足的女人,收起了刚刚的客套,两个人四目相对,空气中瞬间就弥漫着一种火药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