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总裁夫人不受宠

总裁夫人不受宠

云凰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大四的毕业典礼上,江南曦终于等来了男友的求婚。可是离谱的是,被求婚的对象并不是她这个正牌女友,而是她的好闺蜜!那二人接受了所有人的祝福,而她则成为了最大的笑柄。伤心之余,她与一个陌生男人不小心产生了纠葛,带着腹中萌芽的种子,江南曦离开了这座城市。五年后,化身为天才医生的她再度归来,不过这一次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开局就被一位大佬给纠缠上……

主角:江南曦,夜北枭   更新:2022-07-16 13: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南曦,夜北枭 的武侠仙侠小说《总裁夫人不受宠》,由网络作家“云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大四的毕业典礼上,江南曦终于等来了男友的求婚。可是离谱的是,被求婚的对象并不是她这个正牌女友,而是她的好闺蜜!那二人接受了所有人的祝福,而她则成为了最大的笑柄。伤心之余,她与一个陌生男人不小心产生了纠葛,带着腹中萌芽的种子,江南曦离开了这座城市。五年后,化身为天才医生的她再度归来,不过这一次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开局就被一位大佬给纠缠上……

《总裁夫人不受宠》精彩片段

“妈……”

一进家门,三胞胎同时喊妈,声音特别响亮。

叶妈正在厨房做饭,听见孩子们的叫声,抽空出来一趟。她一出门就看到俩儿子造的跟泥猴一样。

叶妈嫌弃地对俩儿子说:“叶东、叶南,你俩又去哪里疯了,看看你们造的身上那脏劲儿,赶紧去洗洗。”

她转头又对叶欢和颜悦色地夸奖:“欢欢今天真乖,辫子都没歪。”

其实叶妈有点奇怪,原来仨孩子回来后,一个个造的不像样,就连欢欢都不例外,不是散了辫子就是弄得浑身是土。可是最近几天她发现女儿比较乖,不像原来那样爱玩,越来越爱干净了。

起初叶妈还以为女儿病了,用手试了试叶欢的额头,发现女儿并没有没发烧感冒。她还问了叶欢,女儿也没说身体不舒服。

叶妈只当女儿突然改性了,才会变得文静些,有点女孩子样儿了。再加上叶欢刚掉了牙,可能有点不舒服,叶妈对于女儿的改变没有深究。反正小孩子一天一个样,女大还有十八变,女儿哪天发生点变化一点不奇怪。

叶东和叶南听了妈妈的训话,乖乖去洗脸。他们还想好好表现,让妈妈答应他们吃冰糕呢。等俩人胡乱洗了两把洗完脸,回来就跟叶欢挤眉弄眼的,想让她开口跟妈妈要钱买冰糕。

叶欢刚刚被妈妈夸奖得有点脸热,但她不负“众”望,终于跟妈妈张口:“妈,今天可热,我想吃冰糕。”

叶妈打量了女儿一眼,看女儿还挺淡定;又看了看俩猴急巴拉等着的儿子们,猜到俩儿子肯定馋冰糕了,撺掇女儿跟她开口呢。

叶妈想了想,仨孩子有阵子没吃冰糕了,今天让他们解解馋也不是不行,于是点点头说:“欢欢,抽屉里有零钱,你们拿钱去买三只冰糕回来。对了,别买冰棍,买豆沙的。”

叶妈觉得糖水冰棍是糖精制作的,除了甜点,没啥营养,还不如多花五分钱让孩子吃豆沙的。因为糖水冰棍卖五分钱一只,三只一毛五;而豆沙冰糕卖一毛钱一只,两毛钱三只。

叶东和叶南听到妈妈松口,马上欢呼着跑进屋里拿钱。

平时叶妈买菜剩个几分几毛的,会放到写字台的抽屉里。但是叶欢和叶东、叶南被爸妈管教严格,一般不会偷偷拿钱去买零食,有需要就跟爸妈打报告。不然让爸妈发现他们偷偷花钱,少不了一顿竹笋炒肉丝。

叶南跑得速度快,很快拿了两毛钱出来,拉起姐姐的手说:“走,欢欢,咱去买冰糕去。”

叶南没忘了是欢欢开口干妈妈要冰糕的。下次再吃,还得让欢欢出马,所以不能落下欢欢。不然欢欢不高兴了,就不跟妈妈要钱买好吃的东西了。

叶东拉起叶欢的另一只手,三人手拉手跑出大门,朝买冰糕的发声处跑去。当然,叶欢是被迫跟着俩弟弟跑的,大热天的,她根本不想跑啊……

幸好买冰糕的离他们越来越近,叶东冲人喊了声:“大年舅舅,我们买冰糕。”就见卖冰糕的李大年骑自行车朝这边来了。

三人马上不跑了,停下等着大年舅舅过来。

东东一声“大年舅舅”,又打开叶欢对童年的回忆。叶欢记得大年舅舅叫李大年,因为是大年三十出生的,才得了这个名。他是姥姥本家的一个侄子,他们仨就喊他大年舅舅。

叶欢能记住大年舅舅,因为这人是叶欢三姐弟的童年生活中没少接触的一个人。李大年头脑灵活,从他骑自行车批发冰棍卖就看得出来。再就是后来李大年在镇上的学校附近开了个小卖店,卖各种杂货、文具和零食等等。前世叶欢和俩弟弟都喜欢吃些小零食,也经常买文具,所以叶欢对大年舅舅印象特别深。

等李大年骑车停到三胞胎跟前,叶东、叶南笑嘻嘻地凑上前说:“大年舅舅,我们买三只豆沙冰糕。”

叶欢看大年舅舅在自行车后面绑了个木箱子,里面铺着厚厚的棉被,防止冰糕遇热融化。这年头乡镇上的人舍不得买冰箱冰柜,所以卖冰糕的装备也是如此简陋,但是省钱。况且卖冰糕能赚点小钱,补贴家里生活。

李大年看到三胞胎也非常高兴,笑呵呵地说:“原来是你们仨啊,又想吃冰糕了?”他说着,给三人拿了三只绿豆沙的冰糕出来。

叶东、叶南频点头,叶南嘴快说:“大年舅舅,冰糕好吃啊,我恨不能天天吃冰糕。”

“哈哈,你妈指定不同意。”李大年被叶南逗乐了。

叶欢才发现,叶南真是个小吃货,冰糕都稀罕得不行。看来她得早点攒钱,以后仨姐弟想吃啥,不用求爸妈也能吃上才好。

这是叶欢重生后立的第一个目标,竟然是吃冰糕引发的。

伴随着远去的叫喊声,三姐弟吸溜着冰棍回到家。

叶欢眼尖地发现爸爸的自行车在,肯定是爸爸回来了。

“爸爸。”叶欢叫着进了屋,然后一眼看到正坐在椅子上喝茶的爸爸。

“爸爸你回来了?爸爸给你吃冰棍。”叶欢狗腿地把自己啃过的冰棍递给爸爸。

叶东和叶南只顾自己吃,就没讨好爸爸的心眼。

叶长荣哪能吃女儿的冰棍,他笑笑说:“爸爸不爱吃冰棍,你自己吃就行。”然后他又冲叶东和叶南说:“怪不得老话都说闺女是爸妈的小棉袄,确实对,你们两个臭小子,就知道自己吃,不知道让让爸爸。”

叶南舔了口冰糕,大胆回话:“爸爸,我让你吃你又不吃。”

叶长荣瞪眼:“那你也不能不知道谦让啊?”

叶南和叶东还小,不明白为啥爸爸不吃,还非得让他们谦让。但是他们看爸爸瞪眼略害怕,忙把冰糕递上前说:“爸爸,给你吃。”

“臭小子,明知道我不吃还给我吃,那我勉为其难吃一口吧。”叶长荣故意在俩儿子的冰糕上分别咬了一口。

叶东和叶南看着爸爸真得咬了一口,傻眼了,爸爸不是不吃冰糕吗,怎么真咬啊?好心疼,又要少吃一大口。

两兄弟可是真小孩,他们看看欢欢的冰糕比他俩的都大,难过的快要哭了。

叶欢看爸爸逗得俩弟弟都要哭了,忙伸出自己的雪糕,“你们吃完了,我的给你们吃。”

叶东和叶南这才欢喜了。

叶爸来了句马后炮:“还是咱家欢欢乖。”

叶妈忙活完,在厨房喊了一声:“吃饭了!”

叶爸马上把圆桌摆在靠近屋门的地方,叶欢、叶东、叶南边吃雪糕边拿板凳,一家人围着小圆桌吃饭。

因为这年头的桌椅都是八仙桌配两个太师椅,平时都是靠北墙放的,椅子不够再配两个高木凳。叶家有仨孩子,在八仙桌上吃饭有些挤,所以一家人就围着圆桌吃饭。

圆桌不大,差不多就一米见方,但是足够一家五口围着吃团圆饭。

叶妈热了一箅子馒头,做了个拍黄瓜和茄子炖肉,满满两大盘菜,一家人都吃光了。

吃完饭后,叶长荣帮媳妇收拾残局。

叶妈嘱咐仨孩子:“你仨消消食都去睡会午觉。”然后又着重嘱咐俩儿子:“东东和南南不许大中午出去玩,要不然中暑可不是闹着玩的。”

叶东和叶南刚吃饱精神头很足,根本不想睡觉,但是妈妈的话不能不听,但是他们还是想尽办法找事干,祈求叶妈:“妈,让我们看会儿电视行吧?”

叶妈不准孩子们吃饭的时候看电视,吃完饭看会儿还是允许的。于是她点头:“看吧,看到一点就去睡觉。”

叶东和叶南一个拿着个板凳做到离电视机两三米开外的地方,排排坐准备看电视。两兄弟看姐姐还傻站着,忙催:“欢欢,过来一起看电视。”

“我困了,想去睡觉。”叶欢摇头拒绝。她暗搓搓地想:俩弟弟可不可以不要啥事都叫上她,她真不想看电视。

叶欢经历过二十一世纪的信息大爆炸时代,啥电视剧她没看过,这年头的电视剧对她来没多少吸引力。

“那你去睡觉吧。”叶东问完,立马就被电视上的画面吸引住了,把姐姐抛到脑后。

臭小子,亏她刚刚还想早点赚钱给他们买东西吃呢,看到电视机都比亲姐亲,哼!

叶欢看到爸爸找了个阴凉地方,忙着擦他的座驾——二八自行车,妈妈忙着收拾家里,她人小个矮,暂时帮不上忙,就跟爸妈打了个招呼,去自己屋里睡觉了。

叶欢和叶东、叶南三四岁左右就跟爸妈分开睡觉了。

当初叶长荣复员后,分到镇派出所当民警,刚上班的他并没有资格分到派出所为数不多的家属院。所以在他结婚前,找岳家在镇上批了块宅基地,准备自己盖房住。那时叶爷爷出了一部分钱,叶长荣又借了些钱,自个盖了几间房子,围了个院子。

叶长荣和李卫华结婚后,省吃俭用还上盖房时欠下的债,后来又攒钱买了电视机、电风扇等电器,还找人加盖两间了东屋。如今的院子修整得像模像样,日子眼见越过越好。

虽然叶欢跟爸妈分开睡,却没有跟俩弟弟分屋睡。叶妈为了好管理孩子,让叶长荣给孩子屋里安了俩床,俩儿子睡一张床,女儿自己睡一张床。

叶欢回到屋里,闭上眼睛开始研究她重生后得到巨粗的金手指——罗盘空间。


我惊叫了一声顾不上别的,直接扒开那些废座椅板凳。

“呀!”我又失声尖叫起来。那是满地的老鼠尸体,有的已经腐烂得面目全非,有的还是刚刚死去的,还流着血。

我看着这些一直朝里看了过去,看到了黑乎乎的一团影子,他在那边还不停的动着。

我立刻用手电筒照亮了那个东西。。

那是一个蓬头垢面的人,看他这造型如果还能称得上人的话。

我仔细看着,从此人的衣着我看出了,这人是我爸。

“爸!”

我叫了一声,心酸五味杂陈就一并的迸射出来。我叫了他一声之后,才反应过来。

他迟钝的慢慢把脸转向了我。

我看到他嘴里正嚼着东西,那津津有味的感觉,好像是吃着什么美味,但是我看到他的嘴角在滴滴答答的往外冒着血。

他的手中里还拿着一只老鼠!那老鼠有一只断爪,但是身体还在我爸的手里不停的扭动着。不时还会发出一声声的呻吟的叫声。

我被这个情景给吓傻了,有几秒钟的时间我的脑子里是空白的什么都想不出来,我的肢体开始麻木,看到面前这个样子,我没有被吓得昏死过去,已经是大幸了。

我直接绕开这些障碍物,跑到了我爸的身前。

“爸,爸!”

我叫着他想要摇醒他,可是我的叫声对于他来说,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她的嘴中一直在嚼着拿东西。

我急忙制止他,并把他手上的那个正在挣扎的老鼠,给打翻在地。

他这才缓过神儿来,用眼睛紧紧的盯着我。

那是我爸的双眼,但此时他的眼神透露出,一股陌生的寒光。

而这种寒光,好像是刚进村头时,遇到的那只赤毛大狐狸露出来的那种凶光。

我被这种目光震慑到了,立刻就松开了他。

但就在我一恍惚间,他从地上,立刻爬了起来,没有征兆的,撞开了我,立刻朝那门口跑过去。

我没来得及震惊,便立刻回过神来,我知道如果让我爸现在离开这里的话,可能会有危险。

我于是连忙起来去追他,可是在我要追他的时候,看到他此时已经打开了门,刚才的门还牢牢的锁上了,而现在这门突然又能打开了。

我爸夺门而出,尽管我在他身后,拼命的叫着,想让他停下脚步。

可是他好像疯了一般,根本就不管我,他比我跑的快多了。

我老爸的速度,已经超过了平时,我从来没见过,他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我爸直接朝村子的后山跑过去,我也没有想太多,直接跟着他也上了后山。

后山道路崎岖,再加上这里没有足够的照明,我手中虽然拿着手电筒,但在这种环境下,手电筒的光芒,太微弱了,根本不足以抵御这里的漆黑。

我又对这里的道路不熟悉,跑这一道,没少摔跤,但是每一次我都咬牙坚持下来。

是太担心我爸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咬着牙,我也坚持下来。

直到我爸那影子,出现在山坡上时,我也立刻跟了过去。

在我艰难的爬到了山坡,我却没有看到他。而在我的面前却放着一口血红色的铁棺。

我慢慢走近那口铁棺,心里总是惴惴不安,看到那血红色的漆,在手电的照耀下,仍会发出诡异的光芒,我的心在此刻提了起来。

“灵儿,灵儿......”

有人叫着我的名字,可我朝四周看着,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身影。

“咚,咚......”

从棺材里发出了这种沉闷的噪音,每一下,犹如重锤一般敲击着我的心扉。


黑暗中,夜北枭一蹙眉,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个女人还满嘴酒气,那个女人不会给他送了个酒鬼吧?已经醉成这样了,倒好打发了。

他厌恶地一松手,就想开门把江南曦扔出去。

可是,他手劲一松,江南曦的身子就软软地扑到了他的身上。

她闻到男人身上浓烈的男性气息,瞬间把他认成了高伟庭,立刻就哭了起来:“阿庭,是你,对不对?你还是要我的对不对?我不是木头,我可以给你的,我可以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你的……你摸摸,我的比她的大,我没有输给她……”

她急切地拉着他的手,往自己胸口上放。

柔软的触觉,让夜北枭浑身一颤。他刚用冷水澡压下去的火焰,瞬间又在他体内燃烧了起来。

“该死,你到底是谁?”他烦躁地甩开她的小手。

可是她柔软的手臂,却缠上了他的脖子,双腿还环上了他的腰,她的小嘴笨拙地吻咬着他冰凉的唇,呜呜着说:“阿庭,我是你的,你要我吧,求你不要再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

夜北枭一贯自傲的冷静和自持,已经被这个莫名闯进来的小女人,消磨殆尽。

从她的只言片语中,他知道,这个小女人应该是被一个叫阿庭的混蛋抛弃了,伤心过度,才把他错认成了那个混蛋。

他急需要解药,但也不屑乘人之危!

他强忍着烈火焚身的痛苦,把她的胳膊从脖子上扯下来:“女人,你认错人了……啊……”

江南曦一口咬在了他的锁骨上,让夜北枭所有的理智都分崩离析。

“女人,这是你自找的,你不要后悔!”

他转身把她扔到身后的大床上,随后欺身而上,“女人,记住,我不是你的阿庭,我是夜北枭!”

……

夜色深沉,窗外广告牌的红光一明一暗地闪过窗口,在紧闭的窗帘上,留下片片诡异的光芒。

黑暗中,江南曦大睁着眼睛,而她身边的男人已经沉沉睡去,他的一条强健的胳膊,还压在她的胸口。

她已经清醒了,清醒地知道,刚和她折腾良久的男人,并不是高伟庭。

他比高伟庭强壮得多,甚至霸道得多。

高伟庭对她一向很温柔……

她的心头漫过一阵痛,她却自嘲地勾起了唇角。

她应该向这个男人证明了,她不是木头,不是迟钝……

她轻轻拿开他的手臂,起床,摸索着穿好衣服,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不留下丝毫痕迹。

她始终没有去看男人的脸,也不知道他是谁,也不想知道。

她转身之际,见地上有一个闪亮的东西,她就弯腰捡了起来,是一块手表。

她捏了捏手表,毅然放进了自己的包里,然后走出了房间。

站在凄冷的街头,她的眼中再流不出一滴泪。

她取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刻在脑海里的电话,对面的人,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血脉牵连了。

她的电话几乎是被秒接:“曦儿,怎么了?”

那熟悉而关切的声音,还是让江南曦泪奔。

她哽咽地说:“哥,我想离开唐城。”

江南晨一愣,问道:“曦儿,出什么事了?高伟庭那混蛋欺负你了?”

江南曦抽泣着说:“哥,你不要问了,我要离开唐城!”

江南晨点头:“好,曦儿不哭,你说要去哪儿,哥给你办!”

……

天光大亮,唐城又迎来新的一天。

夜北枭从睡梦中醒来,他的头有些闷闷的,他捏着眉峰,从床上坐了起来。

昨晚的记忆涌来,让他瞬间睁开了眼睛,往旁边一看,空的。

他掀被下床,蓦地发现床中央,有一片干涸的血迹,让他不由一怔。

继而他大步走向卫生间,推开门,里面也没有人。

他眉峰蹙紧,从地上把自己的衣服捡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表不见了。

他的眼眸一阵紧缩,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他被她骗了?

他的眼眸里卷起漫天风暴,女人,你最好能承受骗我的代价!

他捡起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把昨晚进我房间的女人抓回来!”

他的话,差点让对方手里的手机掉地上:“夜少,昨天没有人进你房间啊!那个女人安排的人,已经被我们扣下了!”

真的不是那个女人安排的?

夜北枭心口的怒火消了一些,但是随即又怒道:“怎么干活的?一个大活人进了我房间,又离开,你们竟然不知道?我给你们一个小时,给我把人带到我的面前!”

对方战战兢兢:“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

夜北枭:……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她的味道很不错,让他欲罢不能,要了一次又一次!

他蓦地脸红了。

他却粗声说道:“她偷了我的手表!”

在这一天,唐城动荡不安,据说是一个大人物在全城搜查一个女贼,她偷了大人物一只天价的手表!

可是一连几天,那个大人物都没找到那个女贼,甚至不知道那个女贼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

后来,大人物在媒体上公布了那只手表的样子,发出悬赏。只要找到那只手表,奖励一千万。那只手表虽然昂贵,倒也不值一千万。

于是,有许多女孩带着手表,找到夜北枭,却都是赝品,被夜北枭丢了出去。

后来,那个悬赏依然有效,却再没有人敢到夜北枭面前冒充偷表贼。

于是这个名表失踪案,就成了唐城的一件悬案。

六年后,安城国际机场。

出站口走出来一个飒爽漂亮的女人,她穿着白色的体恤衫,蓝色的牛仔背带裤,白皙漂亮的小脸上,戴着一个大墨镜,遮住了一双澄澈的眼眸。

她手里推着两个大行李箱,一个行李箱上,坐着一个和女孩穿着同款衣服的小男孩,五六岁的样子,一张小脸粉琢玉砌似的,漂亮得让人很想手痒地掐一下。

他也戴着一个小墨镜,只是他把墨镜推到了头顶上,露出一双漆黑的大眼睛,骨碌骨碌地乱转。

他仰着头,看着女孩,奶声奶气地说:“妈咪,这就是你常说的,有舅舅的那个地方吗?”

江南曦点头,抬头望着机场外蔚蓝的天空,心情有些沉重。

安城,她漂泊十几年,还是回到了这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