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

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

萧令月战北寒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内跌宕起伏的故事,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萧令月战北寒小说精选:萧令月一时茫然萧家大小姐……是谁?忽然,脑海刺痛一闪,大量陌生的记忆喷涌而出。萧令月愣住了,她竟然重生了?几个丫鬟将她扶进新房,往喜床上一丢就不管了,匆匆忙跑出去。萧令月头晕眼花地坐起身,一把掀开碍事的喜帕,就看到手腕上狰狞的伤口,鲜血还在汩汩往外冒。割得这么深,明显是不想活了。

主角:萧令月战北寒   更新:2022-10-17 14: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令月战北寒的其他类型小说《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由网络作家“萧令月战北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内跌宕起伏的故事,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萧令月战北寒小说精选:萧令月一时茫然萧家大小姐……是谁?忽然,脑海刺痛一闪,大量陌生的记忆喷涌而出。萧令月愣住了,她竟然重生了?几个丫鬟将她扶进新房,往喜床上一丢就不管了,匆匆忙跑出去。萧令月头晕眼花地坐起身,一把掀开碍事的喜帕,就看到手腕上狰狞的伤口,鲜血还在汩汩往外冒。割得这么深,明显是不想活了。

《弃妃逆袭:邪王日日追妻忙》精彩片段

“新娘子自杀了!!”


北秦国,帝京,华灯初上。


红妆十里的长街上,骤然响起一声尖叫!


喜庆的乐声顿时被打断,迎亲的队伍乱成一团,嬷嬷丫鬟惊慌失措的尖叫着,无数百姓惊讶地看着队伍中间,那一顶八人抬的龙凤花轿。


此刻,花轿底部正滴滴答答渗着血。


血迹一路蜿蜒,触目惊心!


“快来人,把新娘子扶出来!”喜嬷嬷大喊着,几个丫鬟赶紧冲上前,从花轿里拖出了一个凤冠霞帔、蒙着喜帕的女子。


只见她手腕处赫然是一道深深刀口,鲜血喷涌而出,一把带血的匕首掉在地上。


“先扶进去,叫太医过来!”王府管家皱着眉,眼底满是厌恶。


痛……


萧令月昏昏沉沉之间,只觉得剧痛袭来,有人粗暴地拖拽着她的身体,昏沉的神志逐渐清醒。


她睫毛微动了动,听到四周传来的嘲讽议论声。


“看呐,这萧家大小姐割腕自杀了!”


“要寻死也不早点死,等花轿抬到翊王府门口了才死,她这是存心恶心我们翊王爷吧?”


“她用卑鄙手段算计翊王,逼得王爷娶她为正妃,现在眼看就要达成目的了,竟然在花轿里割腕自杀,这女人脑子是进了水吧?”


“那可未必,谁不知道翊王厌恶她至深,她若是真嫁进翊王府,那也是守寡一辈子的命!还不如现在死了,到死都占着一个王妃的名头,这女人心思恶毒着呢!”


“……”


萧令月一时茫然


萧家大小姐……是谁?


忽然,脑海刺痛一闪,大量陌生的记忆喷涌而出。


萧令月愣住了,她竟然重生了?


几个丫鬟将她扶进新房,往喜床上一丢就不管了,匆匆忙跑出去。


萧令月头晕眼花地坐起身,一把掀开碍事的喜帕,就看到手腕上狰狞的伤口,鲜血还在汩汩往外冒。


割得这么深,明显是不想活了。


萧令月咬着牙扣紧手腕穴位,紧急止血,用嘴咬着喜帕,撕下布条,将伤口紧紧包扎。


她忙着处理伤口,一时没注意,过量失血导致的身体异样不断传来。


萧令月感觉自己喘不上气,一种异样的难受感从体内升起,整个人就像进了蒸笼里,汗水顺着冷白的侧脸滑落下来。




等等……


她忽然意识到不对,这不是失血反应!


她中药了!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被人下了药!


割腕不是为了自杀,而是为了放血,减轻药效……


萧令月顿时意识到不好,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大出血刚刚止住,体内的药效瞬间开始汹涌。


她扶着床沿想要起身去找水,双腿却一阵阵发软,差点摔在地上。


偏偏就在这时,屋外又传来杂乱的人声。


“王爷,您息怒……”


“滚开,本王倒要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一道冷冽震怒的声音响起,大步匆匆,径直踹开新房门。


“砰——”


巨响声吓得人心里一颤。


王府管家、侍卫、丫鬟惊恐跪了一地:“王爷息怒!”


萧令月半跪在床边,勉强抬起头,模糊的视野里,只看到一道修长冷冽的墨色身影站在门前。


那就是,翊王战北寒!


“都给本王待在门外,没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来!”男子冷冽如雪的声音响起。


“砰!”新房大门猛然甩上。


紧接着,脚步声声逼近,如同催命一样。


“呃!”萧令月痛苦地皱紧眉头,纤白脖颈被男人一把掐住,重重按在大红的喜床上,五指狠戾的收紧。


缺氧的痛苦,失血的虚弱,以及体内叫嚣的药性不断翻涌。


萧令月本能地挣扎:“放……放手!”


铺满整个喜床的花生、桂圆等吉祥物件,被她挣扎的动作扫下床铺,稀里哗啦洒落一地。


“王爷……”屋外的管家等人听到动静,惊慌开口。


“闭嘴,都给我滚!”战北寒戾气的怒吼道。


屋外瞬间安静下来,人都走了。


偌大的喜房里,只剩下一对还没来得及拜堂的新人。


新郎官掐着新娘子的脖子,眼含杀气,狠戾不留情:“萧令月,你竟敢在本王的花轿上自杀!这么想死,本王现在就成全你!”


“唔……”


萧令月被掐得喘不上气,眼前一阵阵发黑,完全说不出话来。


男人的五指仍然在收紧。


这个混蛋……他当真要活活掐死她!


萧令月憋住一口气,手指摸索着抓住男人的肩膀,顺势扫过颈部,在战北寒还未来得及反应之前,找准穴位,猛然用力一击!


战北寒猛地浑身一僵,身体瞬间被点了穴,僵硬地倒下来。


“咳咳咳!”萧令月这才费力地挣脱他的手,歪倒在一侧,捂着脖子拼命咳嗽。


差点就憋死了。


“萧令月,你敢偷袭本王?!”怒火中烧的声音响起,字字磨牙。


萧令月转过头,看到战北寒一张俊脸,黑得可怕。


她恼怒又好笑:“你要杀我,我为什么不敢偷袭你?”


因为差点被活活掐死,她嗓子受了伤,音色低柔沙哑,莫名撩人。


“你!”战北寒气得咬牙,“你一个废物大小姐,从哪学来的点穴之法?”


这点穴法极为精妙罕见,他用尽全身功力冲击,竟然都冲不开,反而隐隐有经脉胀痛、内功反噬的感觉。


“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吧,这点穴法没我解开,你这辈子都想冲开……呃!”


萧令月话还没说完,声音一变,眉头紧紧皱起。


该死……


这具身体没有内力,她快压不住体内的药性了!


她所中的这种虎狼之药,要解药不难,难的是她手边没有药材,如果迟迟不解的话,说不定就有性命之忧。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办法,就是……


萧令月目光幽幽地望向战北寒,眼神有些诡异。


“你想干什么?”战北寒被她盯得浑身发毛。


“你,睡过女人没?”萧令月突然凑上前,水润朦胧的乌眸盯着他,冷不丁问了一句。




战北寒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随即就是暴怒。


“萧令月!!”


“别吼那么大声,我就是礼貌问一句。”萧令月感觉自己快没力气了,手臂一软,干脆趴在


他胸口上,抬头笑道。


“先问清楚,睡了几个?我这人有洁癖,不喜欢别人用过的脏东西。”


“本王杀了你!”战北寒气得七窍生烟。


“生什么气,要不是我中了药,能便宜了你吗?反正大婚都办了,新婚之夜,我睡你理所当


然。”


萧令月说着,吃力地支起身子,嘟囔道:“说起来,我还没看清你长什么样子呢……”


战北寒死死瞪着她。


即使是这幅要杀人的表情,也掩盖不住他一张风华绝代的脸。


剑眉斜飞入鬓,眸色漆黑如墨,鼻梁挺直,一双狭长的凤眸似深情又似凉薄,气质矜贵狂


傲,有种浑然天成的强势与霸道。


尤其是此刻怒火中烧,却又无法动弹的样子,看起来真是诱人。


“长得不错。”萧令月满意一笑。


随即,她伸手扯开他的衣带,覆了上去。


战北寒惊怒万分:“你想死吗?滚下去!”


“脾气真大,都说我中药了,你一个大男人又不会吃亏。”


“你敢碰本王试试!”战北寒气得要吐血了。


她中药了,拿他当解毒工具,还是在新婚之夜……


简直岂有此理!


萧令月一边费力地扒他的衣裳,一边似笑非笑道:“我就碰了又如何?你再喊得大声一点,


让你们王府的人都进来围观怎么样?”


战北寒:“……”她简直不知羞耻!


下一秒,纤细火热的身体贴上来。


他明明满心屈辱抗拒,身体反应却不受控制。


情浓一夜,蚀骨欢愉。




萧令月充耳不闻,抱着孩子,从山洞另一边冲出去,奔向树林。

她在山下村庄里住了九个月,平时没少上山采药,早已经摸清了这座山的地形。

从山洞往后数百米,穿过树林后,就是一片险峻的断崖。

“给本王站住!”

战北寒身形极快,眨眼间就追了上来。

萧令月转头一看,无数的火把星星点点,如同火龙一般席卷而来。

很好,士兵都跟上来了。

借着天色昏暗,又有地形优势,萧令月顺利穿过树林。

前方就是断崖,狂风呼啸而上。

眼看着女人纤细的背影朝着断崖头也不回地冲去,战北寒神情微变:“萧令月,你想干什么?”

“嗤”

萧令月危危险险地停在悬崖边,半只脚已经踩到了边缘上,沙土扑簌簌落下悬崖。

“都给我站住,再往前靠近一步,我现在就跳下去!”

她苍白着脸,乌发凌乱地散下,怀里紧紧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战北寒停止脚步,抬手示意。

身后如狼似虎的一众士兵,齐齐停下,令行禁止。

“你想寻死?”战北寒冷戾盯着她。

九个月不见,这个女人似乎又发生了一些变化,刚经历过生产,半边身子都是血,清丽的脸蛋苍白无比。

萧令月眸光清亮地看着战北寒,“战北寒,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来没有想要算计你。”

战北寒冷笑,不屑回应。

在他眼里,她始终是那个不知廉耻、愚蠢的令人厌恶的萧令月。

“我已经身中剧毒,时日无多,就算你再不相信,我也没有继续骗你的必要了。”

萧令月语气失落,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她眼底划过一丝不舍与无奈。

“无论你我之间有多少恩怨,孩子毕竟是无辜的,他是你的亲骨肉,临死之前,我只求你一件事,好好将他抚养长大,别让人欺负他。”

战北寒微微凝眉,神情冷漠,“你说够了吗?”

他根本不信她身中剧毒,时日无多,这种鬼话一听就是瞎编糊弄人的。

像她这种诡计多端,又狡猾无比的女人,哪有那么容易死!

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战北寒冷疑盯着她,缓缓抬起手,“萧令月,本王警告你,别耍什么花样,立刻束手就擒!”

精锐士兵缓缓逼近,手里拿着刀、剑、火把,甚至还有专门捆人的麻绳和渔网。

这是打定主意要将她活捉啊!

若是落到他手上,只怕会生不如死吧,两个孩子也别想平安保住

她必须忍痛取舍。

萧令月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我知道你不信。”

“但是,这次是真的了。”

她最后抱了抱怀里的孩子,一狠心,突然将婴儿朝战北寒抛了过去。

眼看小小的婴儿就要摔到地上。

战北寒心神一震,身体本能比大脑更快,猛扑上前,稳稳接住孩子,怒火狂炽:“萧令月!你到底”

怒吼声还没落下,站在悬崖边的萧令月淡淡一笑,毫不犹豫地纵身跃下悬崖!

乌黑的长发随风飘起,一闪而逝,消失在悬崖尽头。

她跳下去了!

战北寒一瞬如遭雷击,浑身僵滞原地。

似乎感觉到娘亲离去,怀里的婴儿忽然放声大哭,“呜哇哇——”

凄厉的哭声回荡在山岭间。

半个时辰后。

一身伤痕累累的萧令月抱着另一个虚弱的婴儿,踉跄着走出山林。

天色已经黑透了,她停下脚步,最后一次回眸,望向山间。

无数火把在山涧点亮,似一盏盏的灯火,在她“跳崖”的位置反复搜查,似乎在找她的“尸骨”。

萧令月微微失神,随即又化成一抹释然。

没有人知道她怀的是双胞胎。

她在众目睽睽下“跳崖自尽”,临死前将刚出生的孩子托付给了战北寒,铁证如山。

从今往后,“萧令月”就已经死了。

而她,大可以换一个身份,带着孩子远走高飞,与他彻底了断。

五年后。

京城郊外的小道上,一辆低调的马车正在缓缓行驶。

不远处,树林里跑出了一对狼狈的男女,脚步踉跄,浑身是血。

女子头发散乱,吃力地搀扶着男子,看到马车缓缓行来,她慌忙喊道:“救命啊!救救我们”

她边跑边喊,一不留神摔在地上,将搀扶的男子也带倒了,浑身伤口血流不止。

“救命啊!有没有人,救救我们吧”

女子绝望地哭喊着,连滚带爬地去搀扶男子。

“停车。”车厢里,一道女子声音响起。

车夫拉住缰绳,马车缓缓停下。

萧令月打开车门,下了车,她脸上戴着面纱,只露出一双乌黑清润的眼眸。

“娘亲,咳咳”车厢里传来小男孩的咳嗽声。

“娘亲去看看就回来,外面风大,你乖乖待着,不许出来。”萧令月叮嘱一句。

“好~”小男孩软糯地答应了。

萧令月关紧车门,朝那对男女走去,打量了他们一眼:“你们是何人?遇到了何事?”

女子泪流满面的抬起头:“我是南阳侯府的三小姐,他是我的贴身侍卫,我们回京路上遇到了劫匪,他为了保护我,受了重伤,求求姑娘救救他!”

南阳侯府?

萧令月挑眉,巧了。

那不是她便宜继母的娘家吗?

眼看倒在地上的男子伤得不轻,已经昏迷不醒了。

萧令月蹲下身,拉过男子的手腕诊断了下:“皮外伤,失血过多。”

“你是”女子惊讶地看着她。

“我是大夫。”萧令月从腰间的荷包里拿出两个药瓶,递给她。

“一个外用,一个内服,不出一刻钟他就能醒。”

“谢谢!谢谢姑娘,太好了!”女子喜极而泣,接过药瓶,急忙给男子服药。

萧令月饶有兴致地看着,冷不丁问道:“你是沈家的嫡女,从小养在乡下,哪来的贴身侍卫?”

女子手一抖,惊恐地看着她,“你认识我?”

“不认识,但听说过。”

南阳侯府的三小姐,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似乎是从小身体不好,又背着克父克母的不详名声,从小被养在乡下,从未回过京城。


女子咬咬嘴唇,快速给男人上好药,然后将他轻轻放在一旁。

她忽然跪下来,给萧令月磕了个头:“我刚刚说了谎,他不是我的贴身侍卫,而是我认定的未来夫君!”

萧令月并不惊讶。

看她对男子那在意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关系不简单。

“我虽是南阳侯府的嫡女,却从小不受重视,背着不详的名声,被父亲弃养在乡下,多亏傅郎照顾我,我才能平安长大。我本想和他相伴终生,却不料父亲突然召我回京,我才知道我原来有婚约在身”

女子咬紧嘴唇,眼泪直流。

“我不愿嫁给旁人,便带着傅郎一起回京,希望得到父亲认可。但没想到,家中姨娘狠毒,也不愿我嫁入高门,竟半路派人截杀我们,害得傅郎重伤。”

萧令月挑眉,“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我想求姑娘放过我们,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我们的事。”

“你想跟他远走高飞?”萧令月淡淡道,“私奔可不是好名声。”

“可若是不走,我和傅郎只怕都要性命不保了!”

女子惨笑道,“我父亲宠妾灭妻,姨娘又心肠狠毒,家中还有庶妹虎视眈眈,我自认不是她们的对手,也不愿与她们争斗,只求能跟傅郎平安一生,白头到老。”

萧令月闻言,心中一动。

她这次回京,一是为了给北北寻药治病,二是为了探望她留在京城的另一个孩子。

毕竟是亲生骨肉,五年不见,她心里也十分惦念。

可是,京城是天子脚下,更是战北寒的地盘。

“萧令月”这个身份已经是个死人了,她不能顶着这个身份进京,给自己和北北带来危险。

所以,她还缺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

“你真的愿意放弃身份,隐姓埋名,只求跟他私奔?”萧令月指了指旁边地上的男人。

“是的,我愿意!”女子毫不犹豫地点头。

萧令月看着她眼中的坚定之色,忽然一笑:“好,我可以帮你,但是有条件。”

女子诧异看着她。

“我可以代替你回到南阳侯府,替你应付你家那些虎狼亲戚,但是从今往后,你就不再是沈家的千金小姐,只是一个普通平民,你也愿意吗?”

女子脸色微微发白,随即咬牙道:“我愿意!”

南阳侯府从小遗弃她,唯一疼她的生母也早早病逝,她早就不把那当成自己家了。

“可是,我们长相不同,你要怎么替代我?”女子撩开脸旁的头发,露出一块巴掌大的狰狞胎记。

正是因为这块胎记,她才被人扣上了克父克母的不详罪名。

“我会易容,你不必担心。”

萧令月仔细看了看她的面容五官,对那块胎记也并不在意。

“从今往后,只要你不自爆身份,我保证沈家的人不会再来烦你了,你可以自由地过你想过的生活。”

一句自由的生活,触动了女子的心弦。

她不禁流泪满面,连连磕头,“谢谢姑娘!”

“你我各取所需,不必如此。”萧令月拦住了她。

随后,女子迫不及待地将代表身份的玉佩和信件交给她,吃力地搀扶起男子,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萧令月看着他们两人相伴着走远了,眸光悠悠地划过旁边的草丛:“看够了吗?”

草丛里安安静静,“”

“再不出来,草丛里的毒蛇可就要咬你了。”萧令月幽幽地说。

“呜哇!有蛇”

一个奶呼呼的小男孩惊吓地跳起来,顶着满头的草屑,浑身脏兮兮的。

“噗嗤。”萧令月忍不住笑了。

“你吓唬我?”小男孩气鼓鼓地转头看她。

萧令月猛然一愣。

小男孩穿着一身华贵却脏兮兮的墨色锦袍,看起来约莫四五岁,五官俊秀立体,眼睛又大又圆,紧紧抿着唇,似怒非怒,傲娇得可爱。

这个面容,简直就是战北寒的缩小版!

与北北更是一模一样。

萧令月瞬间知道了他的身份,心下一软。

这是她当年被迫留下的另一个孩子,北北的双生兄弟。

他长大了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小男孩狐疑地看着她,摸摸脸蛋,很得意地说,“难道是小爷长得太帅,把你迷倒了?”

“噗嗤。”萧令月刚升起的心酸一下子全没了。

她忍俊不禁地弯下腰,戳了下他的小脸蛋,“谁教你这么说话的?小小年纪,就知道迷倒女孩子了?”

“我说的是事实,难道我不帅、不好看吗?”小男孩仰着头,眨巴眨巴大眼睛。

帅是没看出来,卖萌倒是浑然天成。

萧令月笑得眉眼都弯了,“好吧,帅气的小少爷,你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做什么?怎么没人跟着你?”

“因为我离家出走了!”小男孩理直气壮地说。

“为什么?你爹爹对你不好吗?”萧令月蹙眉。

“你怎么知道我爹爹?”小男孩出乎意料的敏锐,不解地看着她。

“我猜的。”萧令月眨眼。

“撒谎。”小男孩不客气地戳穿她。

萧令月:“”

小东西还挺难缠。

这时候,另一道奶声奶气的软糯声音传来,“娘亲,你在跟谁说话?咳咳”

萧令月和小男孩同时转头,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色锦袍、披着厚厚毛绒披风的小男孩从马车里钻出来,皱着小眉头望着这边。

小男孩脸上戴着一张小巧的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约莫也是四五岁的年纪。

“北北,你怎么下车了?”萧令月顿时担心,朝他走过去,随即又想起留在原地的另一个孩子,停下招招手。

小男孩想了想,跟着她走过去,一双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北北。

“娘亲,抱。”北北朝萧令月伸出手。

萧令月伸手将他抱起来,摸摸他的小脸,“冷不冷?”

“不冷。”北北软软的摇头,眼眸一转,凉凉地落在小男孩身上,“娘亲,他是谁?”

小男孩被他冷淡的眼神一扫,下意识站直了,后背毛毛的。

呜,有点可怕是怎么回事

明明他看起来那么软。

萧令月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含糊道:“他是娘亲偶遇到的孩子,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