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穿书成被团宠的福气包

穿书成被团宠的福气包

沈相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到种田文中,原主是个真千金,林锦云本以为自己拿了个大女主剧本,却不想文弱相公化身恶犬!从前的贵族娇娇女,如今也要为钱发愁,为吃饭担忧……大家都等着看落魄贵女的笑话,偏偏林锦云非常争气,混成了外祖家的团宠福气包,为了报答家人,她决心留下带领全村人发家致富。

主角:林锦云,林岩   更新:2022-07-15 21: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锦云,林岩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书成被团宠的福气包》,由网络作家“沈相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到种田文中,原主是个真千金,林锦云本以为自己拿了个大女主剧本,却不想文弱相公化身恶犬!从前的贵族娇娇女,如今也要为钱发愁,为吃饭担忧……大家都等着看落魄贵女的笑话,偏偏林锦云非常争气,混成了外祖家的团宠福气包,为了报答家人,她决心留下带领全村人发家致富。

《穿书成被团宠的福气包》精彩片段

早春时节,万物复苏,屋檐底下的翠竹都开始冒出了尖尖,迎着光亮的地方生长,到处都是生机盎然的模样。

林府上下都在忙碌着,只因这是林家二小姐的生辰宴。

三三两两的仆人,捧着各式各样珍品,美食,在府里穿行。

这样热闹喜气的气氛,却有一处显得格格不入。

约莫是一阵风,吹起了屋前面的白帆,这才显露出流云苑的全貌。

窗前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各式古董,流苏挂着宝石缠绕在窗口边,被风一吹,叮铃作响,春竹轻手轻脚的拉起流苏,生怕这响声吵醒屋内小憩的娇客。

外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几个老婆子扬声在屋外吵闹。

“这二小姐的生辰,那真是顶顶的繁华!怕是宫里的娘娘也不过如此了吧。”

“何止啊,看老爷对二小姐看中的样子,怕是后面还有的是惊喜呢!”

“瞧你们说的,什么二小姐,这府里,哪还有其他的小姐。”

春竹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这一群糟老婆子,把她家大小姐放在哪儿了?

她准备关上窗户,把烦人的声音都关在窗外。

“什么时辰了?春竹。”屋内的娇客还是被吵醒了。

春竹连忙走进屋内:“小姐,已经午时了,该用膳了。”

挂起的绣花帘被掀起,只见那小榻之上,半躺着一位婀娜多姿的姑娘,她轻轻皱眉,两簇远山一般的眉,轻拢在一起,让人不忍。

春竹此刻也是这样的想法,她扶起姑娘:“小姐,你昨日熬夜写经文,今晨本来就精神不济,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儿,外面又这样吵闹!真是让人生气。”

“毕竟是生辰,热闹一点也是常理。”

“可是,夫人这才去了不到半年,老爷竟然就这样让一个庶女,堂而皇之的大办宴席!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女子的眼里闪过一丝讥讽:笑话……从二夫人穿正红嫁进来开始,这一切早就变成一场笑话了。

春竹扶着女子走出卧房,本来就不丰腴的女子,这半年来又清瘦了不少,要是夫人知道,一定心疼坏了。

女子刚坐下,一旁的女使就连忙端来银盆,让女子净手擦脸。

她扭头说道:“夏荷呢?还未曾回来?”

春竹和夏荷,都是她母亲亲手为她挑选的丫鬟,从小一起长大,最是亲近不过了。

人就是不禁念叨,刚提到夏荷,夏荷就端着空食盒,从门外魂不守舍的跑进来。

春竹一瞄,就知道,食盒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她皱着眉,小姐早上就没胃口吃饭,只用了一小点,这中午可不能再出问题了。

“夏荷,让你去取的饭菜呢?”

夏荷年级比春竹小了三岁,平时最是顽皮不过的性格,脸上时时刻刻带着笑,听见春竹的问题,她煞白的脸上这才愤恨的说道:“厨房里全是荤腥,根本没有给咱们苑,单独准备素菜,明知道,小姐要吃素一年,不沾荤腥,他们还……”

春竹愤怒:“厨房里的那些婆子,都是些看菜下碟的。”

她小心的盯着小姐:“小姐……你别难受,我这就去狠狠地骂他们一顿,非得让老爷好好收拾他们。”

“算了……”她摇了摇头:“反正,我也没什么胃口。”

 


正说着,外面的女使又传来动静,林岩进门时,路过门口挂着的白灯笼,脚步一点儿没有停滞,身上还带着酒气,直到进门,看见自己一身素衣的女儿,他脸上才出现怅然的表情。

也只是刹那,随后立马摆出了一副慈父的表情,轻声唤:“娇娇”。在对面的坐了下来,正对着女儿,林岩也被她迤逦的美貌给晃了晃神。

女儿的这张脸,随了她母亲,却又和她母亲不同,如果她母亲是一朵盛开的牡丹花,却偏生被雨水浇头,那她就是雪中的梅花,淡雅又惊艳。

娇娇是林锦云的乳名,本来是阿娘对她的爱称,从她出生起,阿娘最爱抱着她轻轻摇晃,一口一个,娇娇女,娇娇宝。

后来也就叫多了,有了这样充满爱意的乳名。

她还有个大名,叫做锦云,阿娘希望,她一生安稳富足,如天生的云一样自由快乐,只有这样的名字,才能表达为人母者,对自己视若珍宝的女儿的爱。

锦云亲手将茶水端到父亲的面前:“爹爹怎么来了?女儿都好久没见到爹爹了,想来是公务太烦忙了。”

其实,林岩这个荆州知府,根本没有那么重要。

他的父亲,上一位老知府,一生只有一个不成器的儿子,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在自己死前,将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即使林岩是个草包,也可以安稳的接手这个位置,顺利的当下去。

更何况,龙生龙凤生凤,林岩除了在男欢女爱上面昏了头,其他地方虽不突出,也无功无过,没有堕了自己父亲的名声。

要说忙,林岩也确实是很忙,他忙着应付自己的二夫人,忙着筹备二女儿的生辰宴,忙着教导唯一的儿子读书写字。

曾经的爱意,阿娘飞蛾扑火的落进宅院,也不过换来了四五年的恩爱,第五年,家里就为了门当户对,娶进来一个二夫人。

哪有体面家族,有什么二夫人一说?妻就是妻,妾就是妾。

不过是图脸面,不敢放妻为妾,又图人家的家世,不敢以妾室纳进门,怕被对方家族说嘴。

可这世上哪有什么两全其美的事情,阿娘曾经不止一次的抱着锦云哭:“怎么办?这偌大的一个家里,好似只有我一个局外人,我想回家,好想回家。”

阿娘只是一个普通农户的女儿,因为美貌非凡,被林岩一见钟情,娶回来成了当家主母,阿娘好似天生就会,在家务事上从未半分疏漏,甚至做的连老知府都夸赞。

只是唯一一点,她对林岩,自己的丈夫,真真的动了情。

所以,在面对,林岩娶了二夫人时,她无可奈何的认下了,可庶女庶子的出现,磨灭了她唯一的情。

情是支撑阿娘在这府里坚持下去的脊骨,这脊骨没了,一场风寒,就将阿娘带走了,锦云没有办法,她挽留不住心死的阿娘,但她恨爹爹,恨二夫人,周烟丽。

锦云了解她的父亲,对她,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果然,林岩放下茶盏,委婉的说:“你阿娘离开也半年了,家里不可一日无主母,你阿娘在世是,将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是为父的贤内助,想来,她也不想看见家里乱糟糟的模样。”

“从你娘离世,便是丽娘打理的葬礼,这段日子也是代劳,但终究名不正言不顺……这二夫人的头衔……”

锦云心里耻笑,面上却不显:“爹爹打算扶正二夫人?”

 


“果然,你祖父说的不错,锦云就是冰雪聪明。”林岩以为锦云说出这话,便是代表同意了,脸上立即展现了笑容。

祖父说的当然不错,林锦云长这么大,得到过许多人的夸奖,唯独从未得到过林岩的,若是林岩为人严肃,不喜夸赞子女也罢了,可他的夸奖,可从不对庶子庶女吝啬。

锦云慢慢皱起眉头:“二夫人扶正,恐怕不妥,这二夫人的叫法,不过是我们府里独独一份罢了,这整个靖朝,从未有过两位夫人,妻就是妻,妾就是妾,妻者位尊,妾乃贱流。”

“况且祖父过世之时,亲口叮嘱过,我娘亲是你唯一的妻子。”

大家都心知肚明,二夫人不过是个粉饰太平的雅称,她周烟丽上不了族谱,供奉在祠堂里面的,只会是林锦云的娘亲。

林岩有些不满,但他也知道,这件事情对于大女儿来说,是有些难以接受。

可他并未就此止住,紧接着说道:“为父都知道,但这不也是没有办法嘛,再说了,外面的人,都知道我们府里的这些事,再说了,你娘只是农户之女,丽娘却是太守的女儿,外面的人不敢说嘴。”

锦云只感觉胸口燃起了一团火,又被一大盆冷水浇灭,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阿娘这些年来的辛苦,对林岩的情谊,到底算什么啊?

她真希望,面前的人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这样,她就可以一巴掌甩过去,拿着桌上的茶盏,砸在他的头上,狠狠地骂个狗血淋头,让他知道知道,自己到底做的什么样的糊涂事。

林岩这个人,锦云太了解了,最是固执己见,越是反对,他就越要坚持,哪怕知道自己是错的,他也硬着头往前走着。

不过,他最大的软肋,也就是心软。

周艳丽用此拿捏住林岩,锦云也可以。

她低着头,十分心酸的说:“爹爹,不是我不愿随你心意,只是……阿娘这才过世半年,连丧期都没出,要是我这就同意扶正,外面的人该如何言论我?我岂不是狼心狗肺之人。”

她可不是,那这狼心狗肺之人,到底是谁?

林岩似乎也想到,他一下子焦躁起来,从凳子上站起来:“荆州城内,谁敢这样说?不怕我打断他的腿?”

“荆州无人敢说?那荆州之外呢?若是传到了陛下耳朵里呢?”

“爹爹难道忘记了,当朝陛下,与皇后娘娘发妻之约,如今还未有嫔妃,他最厌恶的,就是嫡庶不分,妻妾颠倒。”

“难道,爹爹觉得陛下做得不对?”

“我……我怎么会……”林岩羞愤难当,这种话要是传出去,整个林家那都是灭顶之灾,他抬起手指着锦云,向来温柔懂礼的女儿,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锦云知道,自从阿娘死后,那些对于爹爹的孺慕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

小时候,她会希望,爹爹要是对我好些就好了。

这些年过去,那些希望,渐渐都不见了。

剩下的,为数不多的父女之情,可能就在今天这一番话之后荡然无存了。

那又怎么样呢?

丧期内扶正妾室,这是将锦云的阿娘放在哪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