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独宠娇妻偏执总裁别惹我

独宠娇妻偏执总裁别惹我

言若菇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第一次是误打误撞,第二次、第三次……就不是了吧;可惜苏羡是个强凶霸道的,安若想逃离的没有办法。男人用着最恶毒的话,做着最痴情的事。安若从一开始的想要脱身离开,到后来的甘之如饴,深陷其中,或许她人生就是需要一个像苏羡这样对她占有欲强烈的另一半。

主角:安若,苏羡   更新:2022-07-15 21: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若,苏羡 的女频言情小说《独宠娇妻偏执总裁别惹我》,由网络作家“言若菇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第一次是误打误撞,第二次、第三次……就不是了吧;可惜苏羡是个强凶霸道的,安若想逃离的没有办法。男人用着最恶毒的话,做着最痴情的事。安若从一开始的想要脱身离开,到后来的甘之如饴,深陷其中,或许她人生就是需要一个像苏羡这样对她占有欲强烈的另一半。

《独宠娇妻偏执总裁别惹我》精彩片段

见到苏羡的第一面时,安若不会想到,后来她会那么喜欢这么个人,更不会想到,就算苏羡深爱着她,也不能停止,苏羡带给她的伤害,甚至是摧毁了她的全世界,一切都要从那个夏天说起。

今年夏天,天气异常炎热,仿佛在宣示着,它异于往常的热情。A市德诚律所,作为新人的安若,忙忙碌碌的为大家准备着上诉的资料,聪明能干又漂亮的安若,讨的律所同事的一众好评,当然除了高嘉嘉。

自从安若来了,大家慢慢的就把目光放在了安若身上,不仅仅是她出众的能力,还有她过于姣好的面容,和轻盈艳丽的身影,总是让人赏心悦目,毕竟人们都喜欢美好的事物,以前备受瞩目的高嘉嘉不再那么吃香了,嫉妒在高嘉嘉的内心疯狂的滋生。

这天,上司金姐叫安若进了办公室,高嘉嘉看着安若进了办公室,一脸意味深长地笑。

“安若,你来律所有三个月了吧?”

“是的,金姐。”

“我知道你的工作能力特别强,这次律所接了一个案子,我想,可以让你试试单独负责这个案子,也是对你们新人的锻炼,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胜任。”

“谢谢金姐的肯定,但我毕竟是个新人,我怕会辜负金姐的信任啊,到时候再砸了律所的招牌就不好了。”安若知道,虽然她平时工作拼命,金姐很看重,但是律所有能力的大有人在,还轮不到她一个新人来表现,对方肯定来者不善。

“没事,安若,这次的案子律所主要是想锻炼新人,你放手去干就是了,就算败诉了也没关系,权当锻炼了,给,这是这宗案子的相关资料,你好好准备吧!”金姐将一个资料袋递到了安若面前,也不容安若再做辩驳。

“好的。”安若面无表情的接过资料袋就出去了。

安若回到位子上,打开了资料袋,原来这是一宗起诉杀人案,被告人苏羡,因拖欠原告上万工资,迟迟不归还,原告跳楼自杀了,原告家人是母女俩,选择了二次起诉,起诉苏羡间接杀人。

看了一下原告的背景资料,原告是一名工地工人,是被包工头招揽过来的,在包工头手底下干了一年多,被拖欠工资将近有十万,原告人一家都指望这点钱过活。

在工程即将竣工时,甲方也就是苏羡名下的公司,将多数的工程款给到了包工头,包工头却卷钱跑了,原告状告无门,一气之下起诉了甲方负责人苏羡,却屡屡无果,无奈之下选择了跳楼自杀。

现在这么看来,这案子压根就没有胜诉的可能啊,这就算要起诉,也应该是起诉包工头啊,与被告苏羡完全没关系啊,安若心想。

本着职业素养,安若上网搜索了一下被告苏羡。

苏羡,A市本地人,1990年1月1日生,2018年创立了苏氏集团,现任苏氏集团董事长,其名下大小公司不下二十家,曾担任本市最大的慈善基金会会长……

看着网页资料上旁边的照片里,那张英俊帅气的脸庞,安若隐隐不安,这个人年纪轻轻,就有了这样的成就,肯定不简单啊,还长得这么妖孽,活脱脱的‘红颜祸水’样。

安若自顾自的想着,高嘉嘉走了过来,“安若你够可以啊,要独立负责案子了啊,恭喜啊,好好拼命啊!”

安若对高嘉嘉的话,置若罔闻,她关心的是,能怎样帮原告从其他渠道追回那笔工资款。

下班了,念可刚好打电话过来,约着一起吃饭,安若和念可是从小到大的死党,从幼稚园到现在,两人一直形影不离。

吃饭的时候,闲聊时,安若说起了自己新接手的案子,没想到念可也知道苏羡,“苏氏集团可是咱们A市的龙头老大,近两年,我爸妈生意做好了,想跟他们合作,都挨不上边呢。”对此念可唏嘘不已。

“好吧,是我孤陋寡闻了。”安若撇撇小嘴。

“你肯定不知道,这个苏氏集团的董事长———苏羡,年轻有为,帅气又多金,多少姑娘为之倾倒呢~”念可喝了口水,继续说,

“不过,听说,这个苏羡,本来是个街头混混,后来混好了,有了几家酒吧什么的,再后来好像越干越大,就开始创建公司,就有了现在的苏氏集团。”

“哦~是吗?”安若听后心不在焉道,这更加让安若觉得不安,一个街头混混摇身一变,成了集团董事长,背后有多少见不得光的事,无人可知,只希望这些都是安若多想了吧。

“对了,高嘉嘉没再找你麻烦吧?”念可担心的问。

“没有,最近律所比较忙,她也顾不上我。”安若没敢把这次案子和高嘉嘉有关的事,跟念可说,生怕她一个冲动,就要去找高嘉嘉打架。

之前在公司的洗手间里,安若上厕所时,无意间听到高嘉嘉,和别的同事说起过这件事,就知道这件事和她有关,安若不在乎这些,她只想努力强大,保护自己所在乎的一切,无论是家人,还是朋友。

小时候爸爸狠心和妈妈离婚,带走了所有财产,为此安母和安若,差点饿死,从那个时候开始,安若立志成为律师,为所有的不平等发声。

“安若,想什么呢,都出神了?”念可用手在安若面前晃了晃。

“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一些事。”

“那快点吃吧,很晚了,伯母在家要担心你了。”

“嗯嗯”

这几天,安若查询了一些,关于逃款人追款方面的相关资料,又跟警方交涉了一下,案子的进度,包工头还在逃,但他们有信心很快就能抓到包工头,这样一来,安若就有信心劝原告撤诉了,只要能追回款项,一切就能迎刃而解了。

这天下班,律所要聚餐庆祝,拿下了一个大案子,安若没办法也得参加,对于往常的她,这种聚会,她是有多远离多远,因为她向来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里,大家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嬉笑打闹,安若安静的坐在一旁,自顾自的出神,高嘉嘉突然话锋一转“你们大家说,这次的案子,安若能胜诉吗?依我看啊悬!”

“那可不一定,安若漂亮又有能力,也许可以哦!”

“安若,你说呢?”高嘉嘉颇有讽刺的意味。

“我去一下洗手间。”安若起身出去了,她实在是懒得应付高嘉嘉。

“哼,很快就有你好果子吃了!”高嘉嘉小声嘀咕着。

这边安若洗了把脸,出了洗手间,迎面一个女人撞了一下安若,一股刺鼻又奇特的香味袭面而来,安若下意识就捂住了口鼻,疾步向前走去。

身后突然有人抱住了安若,一手捂住了她的嘴,安若用力挣扎,奈何那人力气太大,挣脱不开,终于那人停在了一扇门前,准备开门,安若趁那人不注意,狠狠咬了一口那人,撒腿就跑。

逃跑途中,安若感觉自己越来越无力,听着身后那人骂娘的声音越来越近,安若随机进了一间包厢,关上门,安若无力的靠着门坐在了地上听着那人越走越远,安若这才松了一口气。

安若感觉身体越来越热,清醒之余,扫了一眼房间,整个房间黑漆漆的,只有大银幕亮着,隐约可以看见角落里坐了一个男人。

“麻烦你~帮我报警~”安若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是谁?”男人低沉又性感的嗓音响起。安若只觉得好热,好难受,压根就没有听清男人的话,半晌没有得到安若的回复。

角落的男人起身,走到了安若面前,蹲下身,看着安若,安若也看着男人,这个男人好面熟,不过长得好好看啊,俊朗的面庞,挺拔的身材,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

安若还来不及细想,药物的作用 促使她鬼使神差的就吻住了男人。而苏羡还在细细打量着,这个颇具古典韵味的美女时,竟然被强吻了,触及到安若的皮肤,烫的不可理喻,苏羡当下明了了,原来这是被人下药了。

对了,这个女人,不就是最近他打官司对方的辩护律师嘛,哼~还真是巧啊,送上门的女人,拒绝就不太好了。苏羡这样想着,却是更加用劲的回吻着安若,两人激烈的拥吻,一路辗转到了沙发上,一夜翻云覆雨。

醒来时的安若,只觉得全身酸痛难耐,看见身旁还在熟睡的男人,她一下子就想起来了,面前的人就是苏氏集团董事长————苏羡。本人比照片上还要帅,精致的五官非常有立体感,加上细腻的肌肤,安若都要自愧不如了。

自己这是在犯花痴吗?醒醒醒醒,安若摇摇头,起身悄悄穿上了衣服,无意间瞥见了沙发垫上的那一抹红,哎~一丝落寞,爬上了安若的脸。

没想到自己的初夜就这么给了一个陌生人,而且,对方还是她案子的敌对方,这种和她之间永远不可能的人,安若转身收拾好自己,轻手轻脚的出了包厢,却不知她出去后,苏羡睁开眼,看着她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的笑着。

出了KTV,安若打车赶紧回了家,打开手机,安母打了十几通电话,就连念可也是十几通电话,安若理了理思绪,先跟金姐打了个电话请假,回到家,安母一脸紧张的对着安若嘘寒问暖,安若没敢把昨夜发生的事告诉安母,只说自己熬夜加班,手机关机了,好在安母没有起疑心。

回到房间,安若躺在床上,细细回想昨夜的事,无论这次的幕后黑手是谁,她决心不再放过,这次已经危害到她的生命安全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安若打电话约念可出来,咖啡厅里,念可听安若说完昨夜的事,气的直爆粗口。

“念可,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就揪出幕后黑手,这次的事,除了恨我入骨的人,其他人做不出来,我觉得嫌疑最大的应该就是那个人了!”

“你是说高嘉嘉?”

“嗯,自从上次金姐把给高嘉嘉协助的案子,给我之后,又对我赞许有加,她就看我很不顺眼了,屡屡给我使绊子,以前我只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看来不行了。”

“你放心,这件事交给我,分分钟给你查出来,你专心忙你手上的案子,一切有我在。”念可信誓旦旦的样子,让安若觉得很安心。

“谢谢你,念可。”

“你跟我谁和谁,放心吧。”

“对了,安若你最后说的那个,和你一夜情的男人,你有没有留人家的联系方式啊?”

“念可,你小声点,当时太匆忙了,没有时间啊,况且,这件事你情我愿……谁也不欠谁的~”希望开庭那天他不会到场吧,要不然,到时候麻烦大了,安若心想。

“好吧,只是白可惜那么一个大帅哥了,而且那还是你的初夜。”

“念可,好啦,别说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好不好……”

“好好好,不说了,你别生气嘛~”

“嗯,下不为例哦~”

“嗯嗯嗯嗯……”念可赶忙点头。

安若心里明白,像苏羡那种人,不是她们这种平民老百姓,能沾染的,那天的事不过上天恩赐而已,及时行乐就好,她只想一生平安顺遂,不想大风大浪,再者这点自知之明,安若还是有的,就像那句话,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吧!

很快就到了开庭这天,安若希望苏羡不会出庭,毕竟这种小案子,让律师代理就可以了,像他那种高高在上的人,怎么会理会这种小事。

但是,天知道,平常日理万机的苏董事长,竟然亲自出庭了,当看着苏羡迈着他的大长腿,一身正装,从容、优雅的徐徐入场,强大的气场,震慑全场时,安若第一次,有了怯意。安若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就算身败名裂,她也要光鲜亮丽的退场,自从那天和苏羡有了一夜情之后,安若总是不安,毕竟,她是原告辩护律师,和被告却有了不正当关系,这严重违反了律师的职业操守,就算他们没什么,但是在外人面前,安若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

 


安若不知道,苏羡此次前来到底有什么用意,但是,现在的她又能做的了什么,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法官来了,宣布正式开庭,由原告开始起诉陈述,原告陈述完毕,苏羡的律师立马提出辩诉。

“法官你好,我是被告律师,对于原告的陈述,我不赞同,我方已将原告等人的工资款结清于原告的负责人也就是包工头,在法律角度来说,我方在原告上已经是没有责任的,我方陈述完毕。”被告律师坐下身,苏羡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安若,听完对方律师的陈述,安若立马提出辩驳。

“法官大人,我方提出辩诉。”

“同意。”

“虽然被告已经结清钱款,但是,我的原告人是没有收到工资款的,我的原告人是在苏氏集团旗下的工地打工,那么我认为,被告在我的原告人上是有责任的,我方陈述完毕。”安若轻轻坐下,对于苏羡的目光视若无睹。

“我们是和原告负责人签的合同,不是和工人签的合同!”苏羡不紧不慢道。

“可是我的原告人,是在你们的工地出事的,就这一点,你们也是逃脱不了责任的。”

“他是自杀的~”苏羡慢悠悠道。

“可是,那是一条人命啊,难道你们就这样将责任推得干干净净吗,作为一个公民,你的公德心呢?如果他不是被逼急了,又怎么会选择自杀呢,他难道就舍得抛下自己的家人吗,试问在场的每一个人,你们就没有家人吗?如果是你们自己遇到了这样的事,难道也这样无动于衷吗?”

安若一番话说的声情并茂,加上原告母女在一旁也不由得开始啜泣起来,在场的人,无不动容,过程中,苏羡一直盯着安若,他倒是有些小看了这个女人。

就在大家以为转折点要来了,苏羡的律师拿出了,当初同原告负责人签订的合同,这才证明了被告无责,险胜了。

事后苏羡对着自己律师冷声道,

“看来你还是欠些火候啊~”说完,起身出去了。

最终,安若败诉了,尽管她做了最后的努力,苏羡对于那晚的事,在厅上也只字未提,这让安若更加愁眉不展了。

离开了法院,安若站在路边若有所思,一辆黑色法拉利缓缓停在了安若面前,车窗落了下来,就看见苏羡俊朗的面容,一脸笑意的看着安若。

“安律师,对于那晚发生的事,希望有机会,可以和你好好探讨一下!”

安若看着苏羡,不发一语,眉毛越发的拧紧了。

“安律师,我就恭候你的大驾了,希望你不会让我等的太久,毕竟这种事,弄得人尽皆知就不好了”苏羡说完,又是邪魅一笑,车子就开走了。

这个妖孽,究竟想做什么,安若心想。

刚从法院出来的原告母女俩看见安若,一脸苦大仇深的站在路边,上前问道。

“安律师,你还好吗?”

安若从思绪中抽出,看见是她们,不由愧疚。

“伯母,我没事,你们还好吧?对于你们的案子,虽然败诉了,但是我找警察了解过情况了,他们很快就会抓到那个包工头了,到时候就可以追回钱款了”

“谢谢你了,姑娘,希望吧!唉~”经历了这种种的波折,女人已经精疲力尽,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女人叹气带着女儿离开了。

看着她们的身影,安若五味杂陈。

一连几天,安若都心事重重的,也许是从那对母女身上,看到了以前自己的影子吧,当然,还因为苏羡,这个似敌非友的人,对于他那天的话,安若琢磨不透,索性置之不理。

这天上午,律所的茶水间,安若想着事情,高嘉嘉正准备进去冲杯咖啡,看到安若,想起上次找人强奸她的事没有办成,气不打一处来。

“案子都败诉了,你还有功夫,在这发呆啊,看你平时不是能力很强吗?这次怎么不行了啊?”

“我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你还是多管管自己吧,别哪天干的亏心事被揭露,一不小心,进了牢房,我记得,蓄意伤害他人情节严重的,可是会被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呢!”安若看似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

“你……”高嘉嘉气的怒瞪着安若。等等,她刚才说什么,蓄意伤害,她知道什么了?高嘉嘉一下子慌了起来,却面上强装镇定。

“鬼知道,你在说什么!”高嘉嘉急匆匆的就走了。

安若看着高嘉嘉慌张的身影,心里越发笃定,上次的事就是高嘉嘉干的。这时安若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你好。”

“你好,请问是安若律师吗?我是派出所的。”

“我是,请说。”

“是这样的,你之前负责的那宗案子的包工头,我们已经抓住了。”

“真的吗?太好了,我这就过去。”安若高兴的挂了电话,就通知原告母女俩包工头被抓住了,说好在派出所见面。律所门口,安若迟迟打不到车,一辆黑色法拉利,停在了安若面前,车门打开,不出意外又是苏羡。

“上车!”苏羡冷冷的说。安若不语,无声的和苏羡对峙着。

“别挑战我的耐心,我随时可以让你在律师这个行业混不下去!包括让你母亲失业!”

安若心惊,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的,本以为,不理他,他自知无趣,就会忘记她这种小人物,现在看来怕是他早已将自己 查了个底掉。

安若沉着脸上了车,一言不发,司机发动了车子,安若又想起了自己要去派出所。

“可以送我去派出所吗?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安若恳切的说道。

“凭什么!”

半晌,安若缓缓道“凭我有你想要的东西吧!”

“呵!”苏羡很不爽,哪次不是女人追着他跑,这次破天荒的,这个女人竟然没有来找他,自己按捺不住了,想要找她玩玩,这女人依旧不给面子,很好,很好,安若你成功的惹怒我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