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报复记

重生报复记

宋争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小说主人公是的小说叫《重生报复记》,该文文笔极佳,内容丰富,内容主要讲述:我重生了?重生到丧尸爆发的七天前?十月八号,当休假结束,人们陆陆续续去上班,惨绝人寰的那个早晨,脑海中那种恶心的生物遍地吃着人。那天因为宋争母亲说我家附近的包子好吃,我就起了一大早,开了一小时的路程送过去。

主角:宋争漫漫顾霖   更新:2022-09-10 08: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争漫漫顾霖的其他类型小说《重生报复记》,由网络作家“宋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主人公是的小说叫《重生报复记》,该文文笔极佳,内容丰富,内容主要讲述:我重生了?重生到丧尸爆发的七天前?十月八号,当休假结束,人们陆陆续续去上班,惨绝人寰的那个早晨,脑海中那种恶心的生物遍地吃着人。那天因为宋争母亲说我家附近的包子好吃,我就起了一大早,开了一小时的路程送过去。

《重生报复记》精彩片段

痛,全身被撕裂般的疼痛。

我睁开眼环顾四周,我不是被丧尸撕碎变成丧尸大军中的一员了吗?怎么还好胳膊好腿的?

「漫漫,你醒了?怎么睡了那么久。」

看到面前将我推出门外喂丧尸的男友,我眼睛里的怨恨藏都藏不住。

「漫漫,你怎么这么看我?还在为我爸妈提出的要求不开心吗?他们不也是为了我们能有个自己的家吗?」

我低头掩饰,克制自己要撕碎宋争这个渣男。

我记得他也变成了丧尸,怎么大家都好好的。

突然,脑袋里升起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今天几号?」

「今天十月一啊,怎么睡个午觉给睡傻了。」

十月一?

我重生了?

重生到丧尸爆发的七天前?

十月八号,当休假结束,人们陆陆续续去上班,惨绝人寰的那个早晨,脑海中那种恶心的生物遍地吃着人。

那天因为宋争母亲说我家附近的包子好吃,我就起了一大早,开了一小时的路程送过去。

当我准备返回上班的时候,楼下开始发生暴乱了,所以只能在宋争家里待着,却没想到见到了人性的丑恶一面。

想起从未给爸妈买过早餐,却讨好那豺狼虎豹一家,最后不但害了自己,更害了爱我的爸爸,悔恨难当!

「于漫,出来准备晚餐了,怎么睡个午觉都睡那么久!」

「年纪轻轻就这么懒,难道还要我这个老头子伺候你吗?」

宋争爸妈在外面阴阳怪气地说着,那些拳打脚踢的画面历历在目,他们一家丑陋的嘴脸尽显。

我努力平复好想弄死这一家三口的冲动,扬起一点笑意说刚才爸爸发信息来要我回家,我好借此机会跟爸妈说一下他们想让我家出首付给他们儿子买房,贷款我还,他儿子赚的钱补贴家用,真是好算计。

他们听我这么一说,立马变了脸色,好声好气地让我好好回家跟我爸说说,这都是为了我们婚后能过好点着想。

我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不足六十平米的出租屋,想不明白当初怎么就信了宋争这个渣男的花言巧语,好好的有钱人家大小姐不做,要嫁给他这个凤凰男,还妄想我爸给他买房买车,真够不要脸的。

回家的路上,我打电话联系了爸妈赶紧回家,有重要事情商议,他们见我这么严肃,急急忙忙赶了回来。

「漫漫,你这么急着叫我们回来,是不是你跟宋争有了?」

妈妈担忧的目光在我的肚子上瞧了瞧,以为我怀了那个渣男的孩子?

爸爸一脸的怒不可遏,看我的目光满是失望,他从来不看好宋争,觉得他不是个能托付终身的男人。

看来男人看男人的眼光是绝对准的,宋争绝对是渣男中的大渣渣。

「妈,你想什么呢,我怎么会跟他有孩子呢,你不是跟我说没结婚前不能那个吗?谁知道最后结婚的人是哪个。」

我打趣地挽着妈妈的手臂,另一只手拉着爸爸的,撒娇地将头靠在他的肩膀,我的爸爸,这世上最好的爸爸。

突然,眼中强忍的泪水就掉落下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凶猛。

「我的宝贝怎么了?是不是那个姓宋的欺负你了?」

刚才还一脸严肃的爸爸一下子慌了神,他一直捧在手心里的女儿还未曾哭得这么伤心过。

我一直哭,一直跟爸爸说着对不起,上辈子是我害死了他,将这两人给弄蒙了。

努力调整好情绪,妈妈给我倒了一杯热水,一家三口挤在沙发上。

我郑重地跟爸妈说起了上辈子的事情,毕竟这件事瞒不了爸妈,我们还需要在这七天里囤好物资,不知道能不能躲过这场灾难。

听完我最后被宋争给推出家门喂丧尸,爸爸紧握的拳头重重地捶在茶几上,茶几的玻璃都裂开了。

「爸,对不起,都怪我。」

「傻瓜,你是爸爸的女儿,不用跟爸爸说对不起,不管重来多少次,爸爸都会去救你的。」

我是家中独生女,妈妈因生下我后身体不怎么好,爸爸就不让她再怀,他从来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事事以家庭为首要,这才是有担当爱妻爱女的好男人。

宋争那样的男人,根本就不能称之为人。

「你们都相信我说的几天后会有丧尸病毒暴发吗?」

我觉得末日丧尸这种事,像他们这样上了年纪的,肯定会觉得是不是女儿精神有问题。

「相信。」妈妈坚定地说。

妈妈说自己这几天总是睡不安稳,去世的外婆托梦让她多买点东西待在家里不要出去。

而爱老婆的爸爸自然无条件地相信我们两个。

当晚,我们一家三口就罗列了接下来要囤的东西,末日之下还是躲在家里比较安全。

毕竟我爸妈年纪大了,我一个女孩子手无缚鸡之力,真打起来肯定最先挂掉的那个。

我爸妈现在住的这个小区属于高档小区,一梯一户,我家住在二十楼,属于楼顶,还带一个顶楼花园,妈妈平日里最喜欢种些花花草草,爸爸买这里就准备退休了老两口天天养养花、逗逗鸟惬意生活。

爸爸生意做得还不错,有自己的公司,现在十月一员工们都放假回家了,有钱的人都出去旅游去了,小区里真正住着的人不多。

爸爸打电话联系了部门,将员工们的假期延长两天,让各自都待在家里别外出,还嘱咐多囤点食物在家,到时候回公司可以报销,算是给员工的福利。

如果只是让别人多囤点食物可能大家都没这个意识,但如果可以回公司报销,想必大家都是很愿意多买点的。

「漫漫,其实我和你妈瞒着你给你准备好了婚房,楼下 19 楼在你名下,我和你妈想着等你以后有了孩子,我们也退休了,好给你带带孩子烧烧饭。」

我心中一片温暖,这辈子能作为他们的女儿,真的是很幸运。

楼上楼下都是我们家的,那囤货可以囤多点了,而且两层也增加了安全系数。

爸妈在家计划着接下来几天的任务,而我在自己房间电脑前认真发帖。

我将跟爸妈罗列出来的末日囤货指南发表在热门网站上,并警示末日即将到来,让大家都囤点货,若大家不相信先收藏一下总可以的。

我刷新帖子下面的评论大多数是骂我的,最热门的评论是让我有病快去医院看看,不过收藏的人还挺多的,我心里多了些许安慰。

当晚,宋争发信息问我让我爸买房首付的事情怎么样了,我敷衍地回答了几句,让他再等等,先等这几天我将我爸哄开心了再说。

十月二号。

一大早,一家三口分工明确,准备出门。

爸爸去装修公司用高价让老板加急做最好的防爆玻璃和防爆门,小区虽然是高档小区,但开发商用的定不会是最好的,到时候末日来临,可怕的不只是丧尸,要是遇到居心叵测之人,若有人破门而入,那我们一家三口没什么武力值定是不行的。

能花钱搞定的事,就别将费脑子,毕竟爸爸不缺钱,昨天他说刚到一笔货款,卡里几百万是有的,让我们放心大胆地花。

真的到了末日,钱这东西都没用了,拥有物资才是保命的首要。

妈妈和我去商场采购了大量日用品和保暖的衣物,换洗的衣物越多越好,日后要是停水停电了,洗衣服这种在现在稀松平常的事会变得十分奢侈。

日用品:纸巾、湿巾、卫生巾、毛巾、牙刷、牙膏、洗手液,消毒液、沐浴露、洗发水、肥皂,等等……

最保暖的羽绒服每人五套,保暖棉毛衫套装,棉袜,靴子,拖鞋,棉被也买了十几套,以防天气突变,临走前还有家店里卖电热毯,又买了两张,还拿了两箱暖宝宝,这下冻不着了。





这些东西买下来都中午了,由于东西多,商家免费送上门,报了爸爸公司仓库的地址,这是我们一家昨晚商量好的,在家里没有安装好防爆玻璃和防爆门之前,采购的这些都先放公司仓库里,以免安装师傅们看到这么多物资,日后末世来临,将会是个巨大的危险。

下午,跟爸爸会合去了较远的粮食批发市场。

粮食这种在末日抢手的东西要是被人发现,定会招来祸患,所以爸爸说去远一些的地方进货。

到时候丧尸病毒暴发,那些人就算想到了,路途那么远,也不可能冒着这么大风险过来。

大米 30 袋、面粉 20 袋、挂面 5 箱、方便面 10 箱、火腿肠 5 箱、面包 10 箱、压缩饼干 10 箱,一些零食十几箱,塞了满满当当一个大货车。

若按平时来算,我家一袋大米三个人一个月够吃了,爸妈都是爱吃米饭所以大米囤得比较多,这些物资够我们吃好几年了。

老板给送上车的时候还笑问怎么采购那么多,我爸笑着说给公司十月一留着加班的员工福利,老板直夸我爸是个好老板,我爸坐他车一起将货送到了公司的仓库。

路上,我爸也隐晦提醒,让他忙过十月一这七天可以在家好好休息休息陪陪家人。

忙活了一天,一家人都累瘫了,早早地睡了。

宋争半夜发来消息,问有没有跟我爸说买房的事,我睡得太沉看都没看,第二天回复他说我妈已经同意了,现在要好好做我爸的思想工作,让他别急。

十月三号。

安装防爆门和防爆窗的师傅一早就来了,我爸今天留家里帮忙,师傅看我们家新装修不久,门窗都非常好,不明白为什么还要安装这种在他们眼中没必要的防爆窗和防爆门,爸爸还另外加钱让做一个铁门在外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坚固的堡垒。

我爸只能拿我当借口,说我生病了,有被迫害妄想症,只有这样才会睡得着觉,工人师傅们看到我的时候都统一投来了可怜的目光,搞得才睡醒的我一头雾水,懵懂的样子在他们眼里更加可怜了。

上午,我和妈妈去卖窗帘的店定制了加厚全遮光窗帘,本来需要四五天时间,加了钱后天就能赶制出来,刚好那时候防爆门和防爆窗都能安装好了。

下午我们去订购了太阳能电板,买了两套让老板加急明天开始安装,特地让明天下午来,装门的师傅差不多弄好去楼下弄,这样不会碰到。

随后我们到电器城买了五个平板、五个手机、两个望远镜、三个遥控飞机、四个监控等一系列东西,装了满满一后备厢。

十月四号。

爸爸还是留家里,上午,顶楼的防爆门和窗都安装好了,师傅们又去 19 楼赶工,中午安装监控的师傅来了,捣鼓一个小时就给搞好了,下午安装太阳能电板的老板亲自过来给我们安装。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我和妈妈则是去买了很多土和种子,打算将顶楼的阳台弄成菜园,还去买了十几只小鸡,花了大价钱做了个静音鸡窝,鱼是老爸最喜欢的,阳台一角圈起一个池子可以养鱼,我和妈妈又去卖鱼的地方买了一些养鱼必备产品。

晚上的时候,我和妈妈在阳台铺土撒种子,爸爸则用水泥和沙子自己打了一个鱼池。

又是累瘫的一天。

十月五号。

防爆门窗都安装好了,窗帘也送来挂上了,太阳能电板也给弄好了,这下不用怕停电了,只要有太阳,我们家里就有电用。

但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去买了酒精炉、煤气桶,外加防止煤气桶太多爆炸,买了好多个灭火器。

我在屋子里环顾,感觉忽略了什么东西,想了半天才发觉自己忘记给地上铺静音垫了。

丧尸的听觉比较灵敏,要是家里发生些动静被听到就完蛋了。

还有单向透视膜要贴玻璃上,免得被有心人觊觎,虽然我们是 20 楼,但还是小心为上。

爸爸和我出去采购,单向透视膜都有现货,拿回来自己贴上就可以。

静音垫加了钱让老板今天就调货,看在那么多钱的面子上,老板承诺晚上能来铺好。

果然花钱了就是好,晚上十二点左右静音垫就铺好了,我在楼下听,老爸老妈在楼上跑步,切菜剁肉都听不见,这钱花得值。

妈妈今天则是去附近的药店,每个药店能买的药都给买回来先,免得到时候家里有人生病了没药可不行。

宋争又是半夜发信息过来,说我这几天怎么都不跟他联系了。

我这两天忙得脚都不着地,还真的想不到他这号人物。

我敷衍地说自己跟爸爸已经说了,他并没有太反对,说自己考虑考虑,我让宋争先看看想买哪里的房子,让他高兴几天。

十月六号。

时间越来越紧凑,家里大件要人来安装的都给安装上了,上午我和妈妈一组,爸爸一个人一组,分别去两家店买了三个冰柜,都是现货,加钱半个小时就送到家了。

两个放在 19 楼,另一个放 20 楼,20 楼我们居住的本来就有个双开门冰箱,昨晚我妈已经去囤货给塞满了,现在就等大采购一次将冰柜装满。

买好冰柜,我和妈妈去大的超市买食材,负责将三个冰柜给塞满。

我爸则去做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去定水,分了几家店,分不同时间,将一百桶水给送到家里,放在不同的房间,免得被看到。

爸爸做事很是谨慎,他是生怕自己像上辈子一样没保护好我,这是我偷偷在半夜上厕所的时候,听他跟妈妈说的。

另外又网上同城订购了一百箱瓶装水,怕生活用水不够又在楼顶放了两个大的水箱囤水,净水器和净水片都准备好了,只要天下雨我们就不缺水。

采购了一天,冰柜塞得满满当当一些肉类和冷冻的食材,还有一些容易保存的肉罐头,水果罐头、榨菜、干海带、干香菇之类的能放得住的。

又是累瘫的一天,这几天算是将这里面的购物欲望都给搞没了。

回到家点了个外卖,好久没吃小龙虾了,点了很多种口味的小龙虾加一些下酒菜,一家人吃得开开心心的,扫去了心中的阴霾。

到了晚上,我们三人赶往爸爸公司将那些提前囤的货装上了小货车,然后停在了地下车库,我爸说等半夜人少了再搬,现在先去 19 楼看看我的婚房,收拾收拾可以放物资的地方。

当我第一次看到爸妈精心为我准备的婚房,完全是我喜欢的风格,可见他们的用心,眼中不自觉蓄满了泪水。

爸爸岔开话题跟我妈去开干,房间还没有软装,所以空间很大。

夜深了,我们一家三口开始往地下室去。

还好当初买的车位比较靠近电梯,要不然三个人搬运这么多东西不得给累垮了。

半夜电梯没人用,我们一趟一趟来回了十几次,每次都将电梯塞满,将这些吃的用的都装满了房子,才感觉到安心。

不过安心的同时也特别累,现在的生活哪有高强度奔波这么多天的。

洗个澡睡得特别舒服,人在特别累的时候,睡得也特别沉,我好久没睡这么好过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爸妈已经出门了,在桌子上给我留了早餐和字条说出去有事。





宋争则又半夜给我发了好几套市中心新开发的楼盘,都是大平层,看起来价格不菲。

他也不想想就他自己那么点工资能够买得起那些房子吗?看来是将我当冤大头了,这次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他。

十月七号。

丧尸病毒暴发前的最后一天,这个世界的早晨人们匆忙的脚步看起来多么美好。

不知道这个病毒是怎么传染出来的,我上辈子都不知道是啥原因,就被那个渣男给害死了。

吃完早餐,正准备要打电话给爸妈问他们在哪里的时候,爸妈回来了。

还带回了一个人,一个男人。

「漫漫,这是顾霖。」

这些年经常听我爸提起顾霖,他是我爸相中的女婿人选,我们小时候住老家,两家离得近,我爸跟他爸是好友。

上辈子我对顾霖是很讨厌的,因为爸爸明里暗里想要让我跟顾霖去相亲见一见,我那时候被宋争给迷得非常叛逆,爸爸越是想要介绍我越是讨厌这个人,还说死都不会嫁给顾霖,那时候估计伤透了爸妈的心。

而最后竟是他为了保护我爸爸来救我而死,我对他心中愧疚万分。

「顾霖,你好,我是苏漫。」

我主动上前打招呼,顾霖个子很高,身形健硕,我站在他面前差了一个头。

「漫漫。」

他叫我漫漫,像是我父母叫了无数次般熟络自然。

顾霖声音很好听,但脸上冷冷的,表情严肃,一双眸子深沉。

爸爸带顾霖去房间放行李,我拉着妈妈问她有没有跟他说病毒的事情,妈妈说爸爸已经在车上跟他说了。

我一直是知道顾霖会来的,上辈子就是他护着我爸来救我,这份恩情大得我不知道如何还他,这辈子我定会护好他们。

最后一天能出门,我爸让我带顾霖出去买点他需要的东西。

我开着小货车,他手机发着信息,不知道发给谁。

顾霖家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妈妈在他小时候车祸去世了,他爸爸带他离开了老家出去闯荡,没想到生意越做越大公司都上市了。

不过,前几年顾霖爸爸生病也去世了,家里只剩他一个,公司大责任重,他忙得脚不沾地,不知什么时候和我爸联系上了,两人私下一直在联系。

一个小时后,在 4S 店。

顾霖这个土豪(败家子)就花了三百万买了一辆防弹越野车,新车没有现货他就要了展厅里的车,随后让人送去按他的要求改装,定好五六点钟来拿车。

销售小姐姐笑得合不拢嘴,这么花钱大方的大财主还真是头一次见,小姐姐想要加顾霖微信,被他给拒绝了。

随后我们去了附近的五金店一条街,购买了很多防护工具,大锤子、消防斧头、电棍、家用电锯,逃生绳索之类的能准备就多准备一些。

我之前的想法是一直待家里躺平,没想过万一要有什么突发状况,要出去该怎么办。

虽然这个人冷冷的话还少,但考虑事情还挺周全,难怪我爸那么欣赏他。

中午我们吃了我平时最爱吃的那家蟹黄意面,再不好好吃一顿,以后都没机会了。

时间还早,我提议在前面商场补点货,顺便给顾霖买些他需要的生活用品。

「我的卡没有上限。」

得到顾土豪这句话,我就开始了扫货。

三个小时后,我就扫不动了,身后是一堆跟着的店员,顾霖带她们将东西放货车上,让我先去喝个咖啡休息一下。

「苏漫,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一道女人的尖叫声,引起路人的围观。

「苏漫,你竟然背着阿争跟别的男人乱搞,你还要不要脸。」

宋争母亲趾高气扬地指责我,那一付老妖婆的嘴脸真的难看至极。

我淡定地喝了口咖啡,不急不缓地问她:「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乱搞?那你的宝贝儿子搂着别的女人的腰是不是乱搞?你儿子跟小学妹聊 sao 算不算乱搞?」

这些上辈子我不愿意面对的事,现在看透了说出来也没觉得自己难堪,做错事情的又不是我。

「我们阿争可不是那样的人,都是那些女人看我家阿争优秀自己扑上来的,你能跟我儿子结婚,那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现在你也跟那些犯贱的女人一样,到处勾搭男人,有钱人教育出来的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老巫婆叉着腰滔滔不绝,我心中怒火中烧,将手上温热的咖啡一股脑地泼她脸上。

「你……你这个贱人竟然敢用咖啡泼我,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老巫婆说着就要上手打我一巴掌,我一把抓住了她举起的那只手,用另一只手给了她一巴掌。

她说我,我还能忍,她竟敢说我家人,那我就得给她点颜色看看,真当自己是王母娘娘啊,能够为所欲为了。

毕竟年纪大了干不过我,而这时顾霖回来了,将我护在身后,老巫婆只能坐在地上哭,撒泼。

「我定要阿争休了你,有我在的一天你绝对不能进我宋家的门。」

老巫婆边骂边打电话给宋争,我才不愿意看他们母子俩演戏呢,浪费我时间。

临走前,我说了一句:「最好让宋争跟我分手,我爸爸买房的首付钱也可以省了。」

关系到钱和利益,这老巫婆也不敢继续闹下去了。

一路上顾霖都没有说话,默默地开车,我也不想提那恶心的一家三口。

当初害死顾霖的他们家也有份,我定要她们血债血偿。

所有的坏心情在看到顾霖手中提着的好几罐蟹肉酱时消散了,幸福感满满。

直到不久后接到宋争的电话,我的快乐又消失了。

电话里宋争一直跟我道歉,是他妈妈误会我了,他相信我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最后还小心翼翼地问我爸爸什么时候出钱买房。

「我爸本来说让你们家明天来我家商量买哪里的房子,结果你妈刚才闹这么一出,你让我怎么办?」

宋争又是跟我道歉,说既然我爸说明天商量,那就按我爸说的,让我好好在家等他。

他妈下午这么侮辱我,我还打了他妈一巴掌,他怎么好意思明天来我家,这人脸皮和自尊心一点都没有的。

我特地提醒他,买房是大事,要两家人坐下来商量,让他明天带上他的爸妈,宋争连连说好。

宋争还没钱买车,所以平时的交通工具都是地铁,而明天三号线的地铁将会是人间炼狱。

十月八号,丧尸病毒暴发第一天

天还微微亮,我就睡不着刷着手机,网络上还没有任何信息,想来是假期刚结束大家都没起来。

爸妈和顾霖早就起来了,吃过早餐后,爸爸和顾霖去楼下检查物资,安全门和消防通道都要给锁上。





时间越来越紧凑,家里大件要人来安装的都给安装上了,上午我和妈妈一组,爸爸一个人一组,分别去两家店买了三个冰柜,都是现货,加钱半个小时就送到家了。

两个放在 19 楼,另一个放 20 楼,20 楼我们居住的本来就有个双开门冰箱,昨晚我妈已经去囤货给塞满了,现在就等大采购一次将冰柜装满。

买好冰柜,我和妈妈去大的超市买食材,负责将三个冰柜给塞满。

我爸则去做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去定水,分了几家店,分不同时间,将一百桶水给送到家里,放在不同的房间,免得被看到。

爸爸做事很是谨慎,他是生怕自己像上辈子一样没保护好我,这是我偷偷在半夜上厕所的时候,听他跟妈妈说的。

另外又网上同城订购了一百箱瓶装水,怕生活用水不够又在楼顶放了两个大的水箱囤水,净水器和净水片都准备好了,只要天下雨我们就不缺水。

采购了一天,冰柜塞得满满当当一些肉类和冷冻的食材,还有一些容易保存的肉罐头,水果罐头、榨菜、干海带、干香菇之类的能放得住的。

又是累瘫的一天,这几天算是将这里面的购物欲望都给搞没了。

回到家点了个外卖,好久没吃小龙虾了,点了很多种口味的小龙虾加一些下酒菜,一家人吃得开开心心的,扫去了心中的阴霾。

到了晚上,我们三人赶往爸爸公司将那些提前囤的货装上了小货车,然后停在了地下车库,我爸说等半夜人少了再搬,现在先去 19 楼看看我的婚房,收拾收拾可以放物资的地方。

当我第一次看到爸妈精心为我准备的婚房,完全是我喜欢的风格,可见他们的用心,眼中不自觉蓄满了泪水。

爸爸岔开话题跟我妈去开干,房间还没有软装,所以空间很大。

夜深了,我们一家三口开始往地下室去。

还好当初买的车位比较靠近电梯,要不然三个人搬运这么多东西不得给累垮了。

半夜电梯没人用,我们一趟一趟来回了十几次,每次都将电梯塞满,将这些吃的用的都装满了房子,才感觉到安心。

不过安心的同时也特别累,现在的生活哪有高强度奔波这么多天的。

洗个澡睡得特别舒服,人在特别累的时候,睡得也特别沉,我好久没睡这么好过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爸妈已经出门了,在桌子上给我留了早餐和字条说出去有事。

宋争则又半夜给我发了好几套市中心新开发的楼盘,都是大平层,看起来价格不菲。

他也不想想就他自己那么点工资能够买得起那些房子吗?看来是将我当冤大头了,这次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他。

十月七号。

丧尸病毒暴发前的最后一天,这个世界的早晨人们匆忙的脚步看起来多么美好。

不知道这个病毒是怎么传染出来的,我上辈子都不知道是啥原因,就被那个渣男给害死了。

吃完早餐,正准备要打电话给爸妈问他们在哪里的时候,爸妈回来了。

还带回了一个人,一个男人。

「漫漫,这是顾霖。」

这些年经常听我爸提起顾霖,他是我爸相中的女婿人选,我们小时候住老家,两家离得近,我爸跟他爸是好友。

上辈子我对顾霖是很讨厌的,因为爸爸明里暗里想要让我跟顾霖去相亲见一见,我那时候被宋争给迷得非常叛逆,爸爸越是想要介绍我越是讨厌这个人,还说死都不会嫁给顾霖,那时候估计伤透了爸妈的心。

而最后竟是他为了保护我爸爸来救我而死,我对他心中愧疚万分。

「顾霖,你好,我是苏漫。」

我主动上前打招呼,顾霖个子很高,身形健硕,我站在他面前差了一个头。

「漫漫。」

他叫我漫漫,像是我父母叫了无数次般熟络自然。

顾霖声音很好听,但脸上冷冷的,表情严肃,一双眸子深沉。

爸爸带顾霖去房间放行李,我拉着妈妈问她有没有跟他说病毒的事情,妈妈说爸爸已经在车上跟他说了。

我一直是知道顾霖会来的,上辈子就是他护着我爸来救我,这份恩情大得我不知道如何还他,这辈子我定会护好他们。

最后一天能出门,我爸让我带顾霖出去买点他需要的东西。

我开着小货车,他手机发着信息,不知道发给谁。

顾霖家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妈妈在他小时候车祸去世了,他爸爸带他离开了老家出去闯荡,没想到生意越做越大公司都上市了。

不过,前几年顾霖爸爸生病也去世了,家里只剩他一个,公司大责任重,他忙得脚不沾地,不知什么时候和我爸联系上了,两人私下一直在联系。

一个小时后,在 4S 店。

顾霖这个土豪(败家子)就花了三百万买了一辆防弹越野车,新车没有现货他就要了展厅里的车,随后让人送去按他的要求改装,定好五六点钟来拿车。

销售小姐姐笑得合不拢嘴,这么花钱大方的大财主还真是头一次见,小姐姐想要加顾霖微信,被他给拒绝了。

随后我们去了附近的五金店一条街,购买了很多防护工具,大锤子、消防斧头、电棍、家用电锯,逃生绳索之类的能准备就多准备一些。

我之前的想法是一直待家里躺平,没想过万一要有什么突发状况,要出去该怎么办。

虽然这个人冷冷的话还少,但考虑事情还挺周全,难怪我爸那么欣赏他。

中午我们吃了我平时最爱吃的那家蟹黄意面,再不好好吃一顿,以后都没机会了。

时间还早,我提议在前面商场补点货,顺便给顾霖买些他需要的生活用品。

「我的卡没有上限。」

得到顾土豪这句话,我就开始了扫货。

三个小时后,我就扫不动了,身后是一堆跟着的店员,顾霖带她们将东西放货车上,让我先去喝个咖啡休息一下。

「苏漫,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一道女人的尖叫声,引起路人的围观。

「苏漫,你竟然背着阿争跟别的男人乱搞,你还要不要脸。」

宋争母亲趾高气扬地指责我,那一付老妖婆的嘴脸真的难看至极。

我淡定地喝了口咖啡,不急不缓地问她:「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乱搞?那你的宝贝儿子搂着别的女人的腰是不是乱搞?你儿子跟小学妹聊 sao 算不算乱搞?」

这些上辈子我不愿意面对的事,现在看透了说出来也没觉得自己难堪,做错事情的又不是我。

「我们阿争可不是那样的人,都是那些女人看我家阿争优秀自己扑上来的,你能跟我儿子结婚,那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现在你也跟那些犯贱的女人一样,到处勾搭男人,有钱人教育出来的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老巫婆叉着腰滔滔不绝,我心中怒火中烧,将手上温热的咖啡一股脑地泼她脸上。

「你……你这个贱人竟然敢用咖啡泼我,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老巫婆说着就要上手打我一巴掌,我一把抓住了她举起的那只手,用另一只手给了她一巴掌。

她说我,我还能忍,她竟敢说我家人,那我就得给她点颜色看看,真当自己是王母娘娘啊,能够为所欲为了。

毕竟年纪大了干不过我,而这时顾霖回来了,将我护在身后,老巫婆只能坐在地上哭,撒泼。

「我定要阿争休了你,有我在的一天你绝对不能进我宋家的门。」

老巫婆边骂边打电话给宋争,我才不愿意看他们母子俩演戏呢,浪费我时间。

临走前,我说了一句:「最好让宋争跟我分手,我爸爸买房的首付钱也可以省了。」

关系到钱和利益,这老巫婆也不敢继续闹下去了。

一路上顾霖都没有说话,默默地开车,我也不想提那恶心的一家三口。

当初害死顾霖的他们家也有份,我定要她们血债血偿。

所有的坏心情在看到顾霖手中提着的好几罐蟹肉酱时消散了,幸福感满满。

直到不久后接到宋争的电话,我的快乐又消失了。

电话里宋争一直跟我道歉,是他妈妈误会我了,他相信我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最后还小心翼翼地问我爸爸什么时候出钱买房。

「我爸本来说让你们家明天来我家商量买哪里的房子,结果你妈刚才闹这么一出,你让我怎么办?」

宋争又是跟我道歉,说既然我爸说明天商量,那就按我爸说的,让我好好在家等他。

他妈下午这么侮辱我,我还打了他妈一巴掌,他怎么好意思明天来我家,这人脸皮和自尊心一点都没有的。

我特地提醒他,买房是大事,要两家人坐下来商量,让他明天带上他的爸妈,宋争连连说好。

宋争还没钱买车,所以平时的交通工具都是地铁,而明天三号线的地铁将会是人间炼狱。

十月八号,丧尸病毒暴发第一天

天还微微亮,我就睡不着刷着手机,网络上还没有任何信息,想来是假期刚结束大家都没起来。

爸妈和顾霖早就起来了,吃过早餐后,爸爸和顾霖去楼下检查物资,安全门和消防通道都要给锁上。

我让爸爸将原本 20 楼门口的鞋架带楼下去,假装 19 楼有人住。

并在我们自己住的 20 楼贴上租房通告,纸张磨旧,通告日写着半年前,打造出没人居住的模样。

末日里最可怕的不是丧尸,反而是那些居心叵测的人。

虽然我们家现在加入了一个力量型的男人,但要是对方人多,我们还是双拳难敌四手。

按照原计划,楼底下进出的感应玻璃门要关上,闸门在楼下,爸爸去悄悄将电线剪掉。

那些一大早想出去晨练的老头老太太被气得在楼下嚷嚷,物业说联系了维修师傅要八点过来,大家也没办法,只好作罢。

因为一梯一户,电梯要有户主的电梯卡才能上来,所以我们不怕丧尸会坐电梯上来,而且 19 层也是我家的,有了两层的隔离。

不久后,随着一声汽车撞在小区大门的巨响,小区门口渐渐聚满了看热闹的人。

刚开始大家都围上去看发生了什么事,直到驾驶员诡异的姿势爬了出来。

驾驶员眼球发白,脸上没有一块好肉,甚至露出下巴的白骨,四肢挂在那里摇摇晃晃,内脏都扯出来挂在那里,从车上掉下来一点都不痛的样子爬了起来,在最靠近的人中抓住一个往其脖子上咬上去,死死不放,甚至拉扯出一块肉啃食着。

围上去的人看到这惊悚的一幕被吓得连连后退,看热闹的大多是对面楼的老头老太太,腿脚不利索跑不快,很快就被变丧尸的驾驶员给扑倒了,随后一个接一个变异,顿时小区楼下都是人咬人的惨景。

反应快的人往最近的物业办公室去了,但却被里面的物业经理和快一步跑进去的保安给关上。

外面是呼救的人,里面却反锁上,还加了棍子抵住,完全不顾外面人的死活。

很快,那些挤在门口的人都遭了殃,物业门口的丧尸越来越多,那扇玻璃门也经不住那么多丧尸的撞击。

最终门破了,里面的两人也成了丧尸大军中的一员。

还有些被抓伤的人逃回了家里,随后不久那些人的家里都传出了惨叫声。

妈妈看到这幅场景恶心得吐了早饭,爸爸在房间里照顾她,要不是有上辈子的经历,估计我也熬不住。

顾霖倒像个没事人一样,只是眉头紧锁陪我站在窗户一角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对面楼已经沦陷,我们这栋楼的人估计得感谢今天的感应门坏得真是时候,反而救了他们一命。



同一时间,地铁三号线。

鲜血染红了整个车厢,丧尸啃食着人类,惊叫声、惨叫声不断,人们都往地铁口跑去,人太多造成挤压踩踏。

宋争一脸血污地挤在往地铁口跑的人群中,他身后跟着的是他的母亲,此时往日那趾高气扬的气焰全无,一早做好的头发凌乱,眼神中满是惊恐,紧紧拽着儿子的手,生怕跟丢了。

刚才,他们一家三口还高高兴兴地讨论将来买哪里的房子,让苏漫家多出些钱才对得起她昨天承受的那一巴掌,却不承想突然出现这种事情,不到半小时,整个三号线的人一大半变成了丧尸,宋争父亲在逃跑时被挤落后一步,就落入了丧尸的口中,宋争和宋争母亲也是挤下了很多人,才往前面而去。

眼看就要出了地铁口,宋争感觉胜利在望,却不承想他身边的人却在变异中,刚才被丧尸给抓伤了也挤了进来。

周围人都尖叫着,可人太多都围在一起逃不开,顿时那人变异抓向了旁边的人。

宋争就在旁边,他一下就拉过他的母亲,挡在了他的身前,变成丧尸的人抓在了宋争母亲的脸上,那张脸顿时鲜血淋漓。

宋争母亲没想到儿子竟然拿自己挡丧尸,一脸不敢置信地望向他。

宋争趁这个空当将旁边矮小瘦弱的一些人继续推上去,他自己则退出了这个凄惨的吃人圈,逃往了地铁口,而地铁口外也没比地铁内的情况好多少,到处都是丧尸追着人撕咬,街道上都是残肢血臂,他顿时心都凉了!

丧尸爆发第一天,我们一家就在惨叫声不绝于耳中度过。

接近傍晚,对面楼少数人家亮起了灯,而我们这层亮灯的家庭很多,对面楼的惨叫声还不时响起。

因为有上辈子的经验,那时候在宋争家里只能关在那间很小的房间里,每天无聊地只能透过窗户观察楼下的丧尸,发现他们对光和声音特别敏感。

我心下焦急该怎么提醒他们不能开灯和发出响动,就在刚才开空调的家里此时正惨叫声连连,空调外机在暗夜中特别响,丧尸很快就攻陷了那家。

突然脑袋灵光一现,我跑去囤满电器产品的屋子里找出了我买的无人机。

小时候爸妈给我买过无人机,所以我很快就上手了,就在我拿手机录好音提醒大家别开灯和发出声音时,顾霖阻止了我。

他让我用下个变音软件,改变我原本的声音,重新录音。

看来他还是挺细心的,要不然我焦急之下暴露了身份和位置就不好了。

将录好音的手机绑在无人机上,我去楼顶将无人机放出去,定时好的录音在两分钟后响起。

夜晚寂静,小区上方的无人机上响起了男声,提醒大家关灯和别发出声音。

没过一会儿,刚才还亮灯的家里全都关了,只有几家被丧尸攻陷的家里还亮着灯,却是再也没有人了!

随后我操控着无人机绕了一圈再回到顶楼,我能做得不多,只希望用我上辈子的经验能提醒一个多一个人也是好的。

晚上我们制订了轮流值班计划,以防出现什么意外情况好随时掌握动态。

白天爸妈轮流 12 个小时,晚上我和顾霖轮流,顾霖让我上半夜,他下半夜。

估计看我今天没吃多少东西,顾霖煮了清淡的面条当夜宵,我没想到他工作那么忙的大老板还会烧饭。

别说,做得还挺好吃的。

吃完面条,我主动洗了碗,顾霖让我去睡觉,我躺在床上毫无睡意。

打开手机看网上置顶的热搜都是丧尸爆发,丧尸病毒传染,某个学校沦陷,某个小区的人在求救,甚至丧尸吃人的视频在网上被无数人转载。

心中沉重,跟上辈子一样,这只是开始,接下来等人们食物吃完要出去了,丧尸越来越多,断网断电断水,国家的救援一时来不了,很多人死在了这个秋天。

我起床打开电脑起草了一份末日生存指南,趁现在网络还没有断,大家都能看得到。

让在家的都别开灯和发出声音,多囤粮食囤水,并注意气温变化大,准备保暖的东西等一系列我想得到的方法。

还有对丧尸的一些了解:丧尸白天喜欢在太阳下行动会快些,晚上怕冷会聚集在温暖的地方,而且夜晚行动较白天缓慢,最重要的是砍掉丧尸的头才能杀死它们,若是以后物资紧缺,最好晚上行动,集合体力强壮的男人一起才能有机会突围。

我洋洋洒洒地写了这份末日生存指南发在贴吧上,刚开始并没有什么人看,我就关了电脑睡觉去了。

但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特别忐忑不安。

这一晚,我睡得迷迷糊糊的,耳边传来了好听的声音叫我起来,我费力睁开是顾霖。

陌生男人叫我起床这还是第一回,我略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我刚才的睡相怎么样。

触及顾霖那锁死的眉心,叫我快点起来去外面看看,我顿时睡意全无,定是出什么事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们单元楼下的感应玻璃门正被人用棍子在砸掉。

而那个人我认识,正是说要来我家,要我爸给他买房出首付的宋争。

难怪昨晚心中隐隐觉得有事,当时我绝对想不到宋争会这么命大地从地铁活着出来,更想不到他能那么远的路安然无恙到我家楼下。

我这栋楼旁边几乎没有丧尸,大多在对面楼和物业楼那边,但此时这个响动在寂静的清晨格外刺耳。

望远镜查看了对面楼和远处不断有丧尸大军闻声正往这边而来。

「妈的,哪个神经病,别砸了。」

「妈的,你小子再砸的话我出去揍死你……」

楼底下住的都出来骂宋争,但宋争铁了心更加快速地砸,很快那扇玻璃倒塌,碎了一地。

宋争想坐电梯却没有电梯卡,他只好爬楼。

刚才还骂人的底层居民都逃回家了,因为大批丧尸正到达楼下,从破碎的门口涌了进来。

很快,底下几层传来了惨叫声。

我拿着望远镜的手忍不住颤抖,宋争这个恶毒的小人,为了自己活命害了那么多人。

没过多久,我家门外传来宋争的急切敲门声。

「苏漫,快点开门,苏漫……」

我站在门内,从监控器里看他一副焦急狼狈的模样,心中只觉得痛快。

当初我爸爸让他开门,他们一家是怎么做的?

明明还有时间能够让爸爸进来,却让他被丧尸活活咬死,我也要让他体会体会这种绝望。

「苏漫,我是宋争,快救救我,我爸妈为了来你家都死在了地铁里,你快开门放我进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