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庶女的暴走

庶女的暴走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那嫁入宫中的嫡姐失宠了。她想选一个模样好、又好拿捏的庶女进宫,为其复宠。要说美貌,整个侯府谁能比得过我呢。不过我进宫后,她的好日子可就彻底到头了。我名付婉婉,侯府庶女,排行三,生母江南瘦马,善歌舞、音律诗词精通,一首琵琶绕梁三日不绝,我父亲安逸侯甚是宠爱,进府次年生下了我。

主角:付婉婉瑜妃   更新:2023-02-10 14: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付婉婉瑜妃的其他类型小说《庶女的暴走》,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那嫁入宫中的嫡姐失宠了。她想选一个模样好、又好拿捏的庶女进宫,为其复宠。要说美貌,整个侯府谁能比得过我呢。不过我进宫后,她的好日子可就彻底到头了。我名付婉婉,侯府庶女,排行三,生母江南瘦马,善歌舞、音律诗词精通,一首琵琶绕梁三日不绝,我父亲安逸侯甚是宠爱,进府次年生下了我。

《庶女的暴走》精彩片段

我那嫁入宫中的嫡姐失宠了。

她想选一个模样好、又好拿捏的庶女进宫,为其复宠。

要说美貌,整个侯府谁能比得过我呢。

不过我进宫后,她的好日子可就彻底到头了。

我名付婉婉,侯府庶女,排行三,生母江南瘦马,善歌舞、音律诗词精通,一首琵琶绕梁三日不绝,我父亲安逸侯甚是宠爱,进府次年生下了我。

只是我不能叫她娘,只能叫她姨娘,一年到头只能见十二次,次次只有一炷香。

每次见到她,她都是歪在榻上,脸色泛白,病病殃殃,说话都很轻很虚弱。

但她很疼我,每次都偷偷塞给我银票,要我谨言慎行,要眼明心亮,莫要太过于相信身边的人,要有自己的主见。

但是她并不知晓,在这侯府中,庶女加起来十几个,我根本排不上号。

嫡母也没心思收拾我。

只是最后见母亲那次,我亲眼看见母亲被送到几个陌生男子榻上,活活折磨至死。

到处都是血,又腥又臭。

我还听到他们说,有孕的妇人玩弄起来就是爽快。

我被丫鬟捂住嘴,才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等回去后我就病了。

迷迷糊糊间我听见人说,我会看见这一幕是嫡母特意安排,因为我娘怀了身孕,她就是要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生母惨死。

那一瞬间,我心中充满了仇恨。

我发誓要为娘报仇,让她们万劫不复,死无葬身之地。

我等了许久的机会终于到来。



「你是谁?你为什么在这里?」我坐在小船上,怀里抱着好几支荷花、莲蓬。

看着凉亭上的男人,我有些心虚。

男人眼里染了丝丝笑意,他问我,「你是谁家的?」

「你管我谁家的,我告诉你这可是后宫,你赶紧走,不然我就叫人来了。」

我虽然表现的很理直气壮。

假装不认识他。

但其实,我第一眼就知道他是皇帝。

他虽然穿着常服,但腰间玉带贵重华美,雕刻着爪子很多的龙。

皇帝在凉亭上不肯走,我在船上急的不行。

万一被瑜妃知晓我和皇帝碰到过,我的计划就进行不下去了。

「你、你怎么还不走?再不走我喊人了。」我色厉内荏呵斥他。

但其实我心里慌的不行。

毕竟他是皇帝,我未来荣华富贵都在他一念之间。

莲儿小心翼翼扯了扯我的衣裳。

我扭头对莲儿说,「别急,把他吓走,我们就回去。」

皇帝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小丫头,我们还会再见的。」

「谁要跟你再见。」我嘟囔一声。

看着他离开后,赶紧带着莲儿遛回去。

当然,我感觉到他站在高处看着我,但我就是不回头。

不仅如此,我还好几天没有再去荷花池。

这些日子,我都打听清楚了,皇帝后妃众多,七七八八加起来得有六七十个。

那些妃子个个都百依百顺,皇帝早已经没了新鲜劲。

我得做些不一样的事情,让自己与众不同,不说独宠,至少要不一样,才能盛宠不衰。

只不过我还没来得及去勾引、皇帝,瑜妃把我喊过去责骂了一顿,无非是不许我再去后面的荷花池。

让我不去?我就不去?

怎么可能呢。

不去怎么勾、引皇帝?

所以当天下午我又带着莲儿偷偷的去了。

采了好些荷花,我看见远处走来的男人,小声跟莲儿说道,「我想回家了。」

「可是小姐,没有娘娘允许,我们出不了皇宫。」

「……」

其实我压根不想回侯府。

回去了我还怎么成为皇帝的宠妃,怎么为娘报仇?

我吸了吸鼻子,「算了,多采一些莲蓬吧,接下来几天我又不能来了。」



皇帝这个人很狗。

带着我在逛街,居然还让我戴上帷幔。

请我吃糖葫芦,还跟我抢。

甚至带我去了秦淮河畔,听伶人吟唱。

不得不说那伶人一把好嗓子,曲调悠然婉转,十分动听。

他见我听得认真,居然叫我走。

「我不走,还没听完呢。」

「外面马上要开始放焰火了,真的不走?」

焰火啊。

我其实是看过的,但是我只能站在最后面,踮起脚尖看着嫡姐、嫡兄他们去放,作为庶女的我是没有资格的。

我站在原地,眸光黯然,「焰火啊,我看过的。」

「点过?」皇帝挑眉问。

我张张嘴,死鸭子嘴硬道,「当然!」

小声补上一句,「没有。」

皇帝哼笑一声,「你要是多喊我几声晟哥哥呢,我说不定就让人去安排一下,给你准备焰火点着玩。」

「……」

我眨了眨眼睛。

心里太清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皇帝不可能无缘无故对我好。

但我要维持住天真、不谙世事、贪玩的性子,只能忍着不甘,跟在他身后喊他,「晟哥哥。」

「晟哥哥……」

可这皇帝狗的很,任我喊的口干舌燥,喉咙都疼了,还不为所动。

「哼!」我双眸喷火的瞪着他。

恨不得咬他几口。

他却起身,似疼爱、似宠溺的揉揉我的头,「走吧。」

我愣在原地。

好一会才像炸了毛的猫,「你干嘛弄乱我的头发。」

「……」

皇帝看了我两眼,「蠢丫头,还不跟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