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宋晚柠傅司寒小说

宋晚柠傅司寒小说

傅司寒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五年的相处,他只有叫她晚柠的时候才会这么温柔缱绻。宋晚柠睁开眼看着傅司寒冷冽的侧脸,明显闻到了他身上浓烈的酒味:“傅哥,你怎么喝酒了?”作为职业选手,酒是禁忌。傅司寒一直秉持着良好的戒律,极少喝。宋晚柠记得他第一次喝得这么醉,还是五年前。当时他将她抵在墙边,一遍遍地喊她:“晚柠……”

主角:宋晚柠傅司寒   更新:2022-09-10 18: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晚柠傅司寒的其他类型小说《宋晚柠傅司寒小说》,由网络作家“傅司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的相处,他只有叫她晚柠的时候才会这么温柔缱绻。宋晚柠睁开眼看着傅司寒冷冽的侧脸,明显闻到了他身上浓烈的酒味:“傅哥,你怎么喝酒了?”作为职业选手,酒是禁忌。傅司寒一直秉持着良好的戒律,极少喝。宋晚柠记得他第一次喝得这么醉,还是五年前。当时他将她抵在墙边,一遍遍地喊她:“晚柠……”

《宋晚柠傅司寒小说》精彩片段

CPL电竞赛会场外。

宋晚柠穿着单薄的竞赛服,落寞地站在一棵枯树下,右手止不住的颤抖。

今天下半场比赛时,她的手忽然不受控制,接连放跑了几名对方选手,直接被候补替换。

“你最近的发挥连一般玩家都比不上,如果有下次,你就不必上场了。”

傅司寒一身冷色系电竞服从会场走出来,声音清冷。

宋晚柠闻言,忙将自己发颤的右手收进口袋,“对不起……”

“比赛结果怎么样?”她小心问。

傅司寒没有回答,径直从她面前走过。

宋晚柠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觉得自己问的可笑,做为国内首屈一指的电竞大神,他怎么会输?

坐在回城的车上。

宋晚柠看着微信上顶置的傅司寒。

许久给他发去信息:“今天回蓝湾吗?”

坐在前面座位上的傅司寒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打字。

“不回。”

宋晚柠看着简单不过的两个字,心底满是涩意。

她和傅司寒表面是上下级,可私下,并不是。

两人无名无分在一起五年了。

蓝湾别墅。

宋晚柠回来时已是深夜。

这里是傅司寒买给她的住处,也是两人唯一有交集的地方。

她把电视打开,听着里面热闹的氛围,侧躺在沙发上,半梦半醒。

这些日子,她总是做噩梦,梦见傅先生不要她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只有力的手摩挲着她的脸。

“晚柠。”

熟悉又满含柔情的声音让宋晚柠醒过来。

五年的相处,他只有叫她晚柠的时候才会这么温柔缱绻。

宋晚柠睁开眼看着傅司寒冷冽的侧脸,明显闻到了他身上浓烈的酒味:“傅哥,你怎么喝酒了?”

作为职业选手,酒是禁忌。

傅司寒一直秉持着良好的戒律,极少喝。

宋晚柠记得他第一次喝得这么醉,还是五年前。

当时他将她抵在墙边,一遍遍地喊她:“晚柠……”

也是那一天,两人在一起了。

傅司寒没有回答,只是拥着她躺在沙发上,这一刻像极了五年前。

这一夜,宋晚柠难得睡了一次安稳觉。

翌日天色将亮。

傅司寒就起来了。

怀抱空后,宋晚柠再也睡不着。

她披了一件风衣,如往常去衣帽间给傅司寒找衣服。

可刚走到门口,她就看到男人拖着黑色行李箱修长的腿从里面迈了出来。

“往后这房子归你。”傅司寒薄唇轻启。

宋晚柠神色一僵,一张口是自己都没想到的卑微:“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傅司寒剑眉微拧:“我们都是成年人,好聚好散。”

好聚好散……

傅司寒离开的特别洒脱。

而宋晚柠连质问他的资格都没有。

等他走了很久,她才出别墅,因为怕和公司附近同事撞上。

两人关系仿佛永远见不得光,公司里包括每天一起训练的队员,没人知道她和傅司寒的关系。

今天的GX战队格外热闹。

“晚柠姐,”公司新晋队员沐涛朝着她招手,“你知道吗,GX战队的创始经纪人从国外回来了,好漂亮。”

创始经纪人……

宋晚柠是七年前加入的战队,当时她算新人,据说原本的GX战队老将如今只剩下队长傅司寒。

很快,她就看到了那个创始经纪人。

一头栗色长发,五官精致,一身温婉得体的长裙,举手投足都是女人味。

而陪同她的还有换上了西装的傅司寒。

“是不是和我们老大很配?听说她叫程露,是我们老大的前女友,两人当初差点就结婚了。”沐涛在一旁道。

程露,前女友,差点就结婚了……

晚柠……

小露……

宋晚柠只觉脑中轰得一声,再听不到四周任何声音。



秋末,刺骨的寒风在这一刻仿佛吹进了宋晚柠的眼底。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程露的出现。

今天练习宋晚柠漏洞百出。

办公室。

傅司寒指着训练数据当着众人的面看向宋晚柠:“这两个月,你的训练数据连续走低,怎么回事?”

宋晚柠闻言,放在身前的手微微颤抖。

她回答不出。

坐在一旁观看的程露开了口:“傅司寒,这位就是GX的第一女输出神射手宋晚柠吧?”

傅司寒微微颔首。

程露径直朝宋晚柠走过来,朝着她伸出手。

“你好,我叫程露,以前是GX的经纪人兼领队,我一直很欣赏你的打法,我们能聊聊吗?”

宋晚柠看着满眼自信的程露,又想到自己的手,没敢去握:“对不起,我身体不舒服。”

她起身,狼狈地离开了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专属训练室。

宋晚柠把手放在键盘上,集中注意力开始飞快的练习。

然而不到两分钟,她的手又开始不受控制一般剧烈的颤抖。

“嘭!”

门被从外面猛地推开。

宋晚柠忙将手隐藏暗处,抬眼就看傅司寒走了进来。

“你摆什么脸色?”

宋晚柠愣住。

傅司寒反手将门关上,黑目尽是不耐。

“程露是GX的创始人之一,纵使你不喜欢她,也不能当着那么多人面给她难堪。”

这话中浓浓的维护让宋晚柠喉咙苦涩不已:“傅哥,我没有不喜欢她,也没想给她难堪。可能是你太在乎一个人,所以觉得我哪儿都委屈了她吧。”

傅司寒怔住。

“对不起,我今天身体真得不舒服,我先回去了。”宋晚柠将手收进口袋,一步步从他身边离开。

然而傅司寒却在这时抓住了她的胳膊:“你最近到底怎么了?”

宋晚柠扯开了他的手,什么也没说。

走在回家的路上。

宋晚柠踩着一地的落叶,她不明白相处五年,为什么傅先生能做到那么坦然的分手,又能做到分手后把她当普通队员看待?

她没有回家,而是在路边的石椅上坐了一天。

晚上,冷风呼啸。

口袋里冰冷的手机响起,宋晚柠没有接,她看着头顶天空中的万千晚柠,眼尾发红。

“宋小姐。”

一道声音响起。

宋晚柠偏头看去,路灯下程露笑的一脸温柔。

她落下电话,走上前:“你怎么这么晚还待在外面?”

宋晚柠不知该怎么回答。

程露坐在了她的旁边,把一杯热奶茶递给了她,似是要长谈。

“我听傅司寒说,过去的五年一直是你陪着他?谢谢你。”

宋晚柠握着奶茶的手一紧,就听她继续说。

“傅司寒是个不懂情调的人,幸亏现在遇到你。他曾经就像个小孩子,总是跟我说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小露,往后我们结婚,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小露……小露……

从前他在动情之处,也说想让自己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最幸福的人……

不是晚柠,是小露。

宋晚柠鼻尖一湿,鲜红的血就那么止不住得往外流。



程露注意到她的异样,眸色微变:“你怎么流鼻血了?”

宋晚柠闻言,后知后觉掏出纸巾去擦。

“老毛病。”她平静回了一句,而后起身,“你说完了吗?”

程露愣住,显然是没想到作为女人听到这些话会这么淡然。

她看着宋晚柠离开时单薄的背影,忽然有些害怕,怕这个女人真的走进傅司寒的心里。

蓝湾别墅。

回到这里的宋晚柠仿佛被黑夜吞噬。

她靠在沙发上,刚合上眼,脑海中就是程露说的话。

想哭吗?

想,只不过落泪无用。

其实她该满足,陪伴傅先生的这五年,她获得了这一生都可能买不起的别墅,而且以往傅先生每个月都会给她花不完的钱……

……

翌日,公司都在为程露的回归带队庆贺,说是要组织一起去欢乐谷。

一旁沐涛打完一局,凑到宋晚柠面前。

“老大对程露太好了吧,我们以前夺冠,都只是破例去酒吧。”

另外一个女同事凑过来,小声说:“你们听过一句话没?女朋友带去喝酒蹦迪住酒店,未来媳妇带去迪士尼方特欢乐谷,男人其实很聪明,分的很清楚。”

女朋友带去喝酒蹦迪住酒店,未来媳妇带去迪士尼方特欢乐谷,男人其实很聪明,分的很清楚。

宋晚柠喉咙一哽,眼泪险些落了下来。

她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默默地练习,然而操纵的女射手却几次没能命中对手。

“砰砰……”

她的桌面忽然被敲响,抬头就看到傅司寒冰冷的侧脸。

“出来一趟。”

宋晚柠起身跟出去,身后一片唏嘘,都担心她又被骂。

办公室内。

傅司寒把最近的比赛和训练数据都摆在了宋晚柠的面前。

“从前你是第一女神射手,可现在你的成绩却是垫底,明天君源会场有一场荣耀线下友谊赛,我要你带新人以绝对的优势赢得比赛。”

宋晚柠眸色一颤还没回答,傅司寒站起身。

“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是。”宋晚柠拒绝不了。

在傅司寒要离开办公室时,她又忍不住问:“你会结婚吗?”

男人步伐顿住,薄唇轻启:“这里是公司,我是你的上级,没义务回答你我的私事。”

他走后,宋晚柠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这一天,她没有回去,一直在训练室练习。

很快,第二天便到了。

君源会场上,粉丝人潮涌动。

宋晚柠作为此次的队长带领全队人员入场,她一眼便看到了首位上坐着的傅司寒还有程露。

两人低声交流着什么,一举一动都透着亲密。

比赛很快打响。

宋晚柠从前一直以极快的手速和稳健求胜的判断力著称。

今天上半场她的发挥稳定,一直把对手吊着打。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她手指的灵活性一直在降低,而鼻尖的呼吸也越发急促。

中途休息时间,她躲在厕所里,将一把又一把的药吞进口中,又干又涩。

“傅司寒,你以为我当初悔婚嫁给别人是因为钱吗?不是,是因为你和你们家人对我的不尊重,我妈只要一百万和一套房,她错了吗?她只是想让我得到该有的保障!”

宋晚柠要走出厕所的时候,忽然听到程露委屈的说话声。

“当时战队还没现在出名,你也没钱,如果我真的是拜金女,我也不会做你的女朋友。”

这时,她听到傅司寒回:“所以,这次回来,你要什么?”

“我丈夫他死了,他儿子不肯把遗产分给我,我要你帮我分得属于我的一半遗产。”程露顿了一下,又道,“还要你娶我,这是你欠我的!”

宋晚柠呼吸一窒,接着她就听傅司寒熟悉不过的声音:“好。”



还有我要你娶我……

宋晚柠再次上场的时候,脑海中都是那句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进行。

“啪嗒!”“啪嗒!”一滴滴鲜血从她的鼻尖落在键盘上。

台下傅司寒看着场上,眸色一紧。

不多时鼓掌声如雷贯耳。

“赢了。”

下场时,宋晚柠走路都是摇晃的。

傅司寒正要问她怎么回事,身后沐涛紧跟上来,扶住她:“天气太干燥了吗?晚柠姐,你怎么最近总流鼻血?”

宋晚柠熟练地用纸巾擦拭,没有看傅司寒。

“每到冬天就是这样,不用担心。”

沐涛同傅司寒说了一声后,就带着她先离开了。

两人并肩出会场。

傅司寒望着他们的背影,深邃的黑目让人看不透。

外面晚秋的风扫在身上。

沐涛把外套披在了宋晚柠的肩膀上:“我们战队的第一女将可不能生病。”

宋晚柠听着他温柔的话,喉咙苦涩。

“谢谢,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被送上出租车,宋晚柠透过车窗,看着路边阳光青春正好的沐涛,不由得羡慕。

电竞选手的最佳年龄是18到24岁,沐涛还有很长的路。

宋晚柠垂眸看向自己按耐不住颤抖的手,眸光黯淡无比。

或许自己是该退役了……

蓝湾别墅。

宋晚柠回来后,煮了个清水面,当成长寿面随便应付了几口。

对,今天是她的生日。

往年的这个时候,她会缠着傅司寒陪自己,可今年没理由了。

最近她有些嗜睡,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半梦半醒。

“怎么又在沙发上睡?”一道熟悉且清冷得声音响起。

宋晚柠疲惫的睁开眼,就见傅司寒一身黑色大衣走了进来。

这一刻,似梦。

“傅哥,你怎么来了?”

“今天不是你生日吗?”傅司寒看向桌上只吃了几口的清水挂面剑眉微蹙,“你就吃这些?”

宋晚柠没想到他会记得自己生日,她起身将屋内的暖气打开。

“你吃饭了吗?我去给你做。”

这些年,傅司寒每次过来,像是回家,也像是来留宿。

宋晚柠原本只会敲键盘的手,因为他挑剔的味蕾,慢慢地会学了一手极佳的厨艺。

“不用了,这个给你。”傅司寒将手中精美的蛋糕递到她面前。

宋晚柠看着那蛋糕一愣。

“不喜欢?”傅司寒薄唇轻启,目光落向一旁属于沐涛的外衣上,眸色顿凉。

“没有……喜欢。”

宋晚柠接过蛋糕,将其放在茶几上,把生日蜡烛也点上。

“傅哥,你知道吗?这世上只有你会给送我蛋糕。”她这话带着一股让人说不出的情绪。

傅司寒心情舒适了不少,他把客厅的灯关上,让宋晚柠许愿。

宋晚柠闭上眼,约半分钟时间后,吹灭了所有蜡烛。

“这是我陪你最后一次过生日了。”傅司寒给宋晚柠分好蛋糕递到她面前。

宋晚柠这次什么都没问,拿着勺子,一口又一口将甜腻地蛋糕吃进嘴里:“真好吃……”

傅司寒看着这样她,莫名不是滋味。

他站起身:“我走了。”

宋晚柠只是嗯了一声,没有去送他。

别墅的门一开一合,偌大的客厅又只剩下宋晚柠一人。

她依旧一口又一口的把蛋糕往嘴里塞,眼底蒙上了一层水雾。

傅先生或许忘了,也或许从来就没有记,她对甜食过敏……

傅司寒走后的一个小时。

救护车刺耳的声音响彻了整个蓝湾别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