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412558江司承时汐

412558江司承时汐

江司承时汐 著

其他类型连载

412558江司承时汐时汐是江家的养女,是江司承名义上的妹妹。但其实,她是他在这个世上最痛恨,最厌恶的人,因为她间接害死了他的母亲,害得他家破人亡。可偏偏,时汐爱上了江司承,爱上这个她喊了十九年哥哥的男人。一场见不得光的暗恋,一朝被拆穿,她成为人人唾弃、鄙夷的对象。

主角:江司承时汐   更新:2022-09-10 20: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司承时汐的其他类型小说《412558江司承时汐》,由网络作家“江司承时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412558江司承时汐时汐是江家的养女,是江司承名义上的妹妹。但其实,她是他在这个世上最痛恨,最厌恶的人,因为她间接害死了他的母亲,害得他家破人亡。可偏偏,时汐爱上了江司承,爱上这个她喊了十九年哥哥的男人。一场见不得光的暗恋,一朝被拆穿,她成为人人唾弃、鄙夷的对象。

《412558江司承时汐》精彩片段

她是江家的养女,

喊了他十九年哥哥。


直到有一天,有个女人告诉她:


江司承手机里全是她的照片,每日每夜想她到发疯...….


三岁,母亲带着她嫁入江家,她第一次见到江司承


十八岁,她对他的暗恋被公之于众,她满心欢喜,却遭到他的践踏厌恶。


二十四岁,他结婚了,新娘不是她,她选择离开,与他此生不负相见……


医院,时汐经过楼梯口的时候,突然听见熟悉的声音。


江司承?

时隔三年,他终于回来了么?

她呼吸一滞,鬼使神差的停下脚步,因为偷听,略微有些心虚。

一个女人在哭:“我不想打掉……求求你了……”

“孩子以后还会再有的……”男人的声音冷冽,不容拒绝,没有半分安抚的意味。

他不光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怀孕的女人……

时汐心头发紧,不想再听下去,惶然逃离。

坐在科室里,她拿出手机翻出那串熟悉的电话号码,却没勇气拨过去,他这次回来不曾对她透露半分,大抵是故意的吧……

“时医生,还不下班吗?”路过的小护士出声询问。

“你先走吧,我还有事情没处理完。”

她知道江司承回来肯定会搬回江宅,为了错开跟他碰面,她刻意在医院呆到深夜才回去。

她和江司承,是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十九年的‘陌生人’。

‘陌生人’的含义在他们之间是指,没有血缘关系,不是亲人,不是朋友,不是夫妻。

她还清楚的记得,她十八岁时,当他发现她偷偷画的他的肖像和写的关于他的日记时,那种极度厌恶的表情,她的暗恋就这样被公之于众,被他视如草芥,扔在地上随意践踏。

从她五岁踏进江家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对她无比憎恶,他的爱,她是不敢奢求的,所以相反的,显得她对他的喜欢那么可笑。

进门的时候,她没有开灯,在江宅住了十九年,她清楚这里的每一处细节和陈设。

走到卧室门前,她刚握住门把手,身后突然一阵火热袭来。

黑暗中,男人拥吻着她,熟悉的气息将她包裹,带着浓郁的酒精味,冰冷的吻细碎的落在她唇上、脖颈处……

她对他向来没抵抗力,尤其是在三年未见之后,在快要沉沦的那一刻,她忽的想到了白天那件事,他有女人了,还怀了孩子,她不该再这么轻贱自己。

鼓起勇气猛然推开他,迅速整理好衣物:“你喝多了。”

男人精准的捏住她的下巴,讥讽道:“我不喝多,怎么会到你这里?当初你不就是这样到我房间的么?怎么?才三年不见,变清高了?”

时汐咬着唇没吭声,她早就对他恶毒的话免疫了。

她的沉默让男人无比恼火,捏着她下巴的手加重了力道:“知道我回国,还敢回来得这么晚?!”

她垂下眼帘,因为疼痛,声音有些发颤:“你没告诉我。”

他忽的凑近:“所有人都知道,你会不知道?”

是啊,她在医院‘偶遇’他和那个怀孕的女人,后来又看到了新闻,所有人都知道他回来了,就她最后一个知道,还是在那么意外的场合下,她以为,他不会想见到她。

没耐心等待她搭话,江司承强行抱起她走进卧室,将她压倒在床上,直奔主题而去。

时汐惊慌失措的抬手抵着他胸口:“哥!”



良久之后,她才起身走进浴室,将一身的疲倦洗净。

当年她母亲绝症,走投无路带着她投靠江家,她始乱终弃的父亲至死不管,母亲没办法才想到青梅竹马的江父,没想到促成了江司承的父母离婚。

江司承的母亲撇下年仅八岁的他一走了之,了无音讯。

第二年,她母亲病逝,没想到接踵而至的是江司承的母亲也在他乡病逝的噩耗,母子俩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他把这一切归咎在她们母女身上,她这个没人管的孤儿,也不得不被托付给了江家,这一晃,就是十九年,直到三年前江父去世,江司承出国,这一切,似乎还没有画上句号。

从床底下翻出账本,蜷缩在床上细细端详,从三年前江司承出国时,她就开始缩减一切花销,抓住所有能赚钱的机会,这三年,存下的钱都一笔笔记在了上面。

快了,还有十万,她就能把这些年江家养育她的钱都还回去。

除了钱,别的方面,她欠江家、欠江司承的还不了,她只能极尽所能,然后离开这里,重新开始。

这对她和江司承来说,都是解脱吧……至少她消失了,能还江司承一个安宁。

翌日。

时汐在闹钟声里惊醒,迅速的打起精神起床洗漱、准备早餐。

从江司承出国,江家的佣人就都辞退了,这三年她是一个人守着偌大的江宅,现在江司承回来了,得有人给他做饭才行。

忙碌了一阵,在饭厅摆好碗筷,江司承并没有准时下楼,她这才想到他刚回国,可能有时差,看着餐桌上逐渐失去温度的早餐,她鼓起勇气上楼敲门:“早餐在餐桌上。”

里面没有动静,她硬着头皮又敲了敲门,这次终于有了回应:“滚!”

他恶劣的态度她早就不痛不痒了,耸耸肩顾自回到餐桌边吃饭,脑子里盘算着的是周末医院休假可以做什么兼职……

突然,楼梯口传来了动静,她抬眼,对上了江司承的一脸不快,明显是带着起床气的。

他看似准备出门,换上了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短发梳理得一丝不苟,完美得如同精心锻造的五官永远都能让人眼前一亮,让她百看不厌,就连眉宇间的疏离,也成了优点。

因为他江司承,她才相信了那句‘男人穿西装最帅’的话,三年未见,还是一如当初的心动。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她撇下手里的筷子站起身:“我上班要迟到了,碗筷留着我回来收拾。”

突然瞥见他领带没整理好,她惯性的走上前伸手帮忙整理,忽的被他拽住手腕往跟前一带,两人呼吸近在咫尺。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时汐脸色一阵阵发白,将心里撕裂的感觉强行压下,不是第一次了,没什么好难过的……

他指的是早餐,于他而言,是无谓的示好罢了。

……

收拾好心情出门,抵达医院,她轻车熟路乘电梯到了三楼心外科,路过检验区时,突然听到了一个清丽的女声:“我这检查单什么时候能好?”

这个声音她听过,就在昨天……这个女人哭着对江司承说,不想打掉孩子,她记忆犹新。

她停下脚步寻声望去,女人穿着黑色紧身吊带裙,踩着高跟鞋,露出了一双纤细的大白腿,高挑的身段和姣好的面容走到哪里都足以吸引男人的视线,只是脸上的浓妆略微有些俗艳,原来江司承喜欢这个调调的。

看到这个女人,她就不由自主的会想到江司承和女人在床上的温存,一种强烈的不适感迅速掠过心头,很快又归于平静。

医院的检验科都集中在三楼,看起来女人是因为昨天的流产手术来复查的。

没有多逗留,时汐回到办公室换上了白大褂,可脑子里总不自觉的想到那个女人……鬼使神差的,她去了妇科。

“李医生,刚那个穿黑色吊带裙的患者是昨天刚做过流产手术的吧?情况怎么样?”

李医生思索了两秒:“你说她啊……好像叫李梦溪,是,昨天刚做了流产手术,现在才开春,穿成这样,也不怕得病。年轻人,身体抗折腾,应该不会有问题。时医生,你认识她?”

时汐有些不自在的摇头:“没有,她……是我一个朋友的女朋友,没打过照面。”

她这么多年都没能找准和江司承之间的关系,多少有些荒诞可笑,连以朋友的身份介绍他都觉得拗口。

李梦溪突然风风火火的拿着检验单挤进了办公室:“李医生,检查单好了,你快帮我看一眼。”

刚才的话题默契的戛然而止,时汐双手不自在的放进了白大褂的衣兜里,她不擅长在背后打探别人的事,不免有些心虚。

她甚至有时候觉得自己爱江司承爱得有些病态了,为什么会想知道李梦溪的情况?是想确定孩子是否真的已经流掉了么……?若是孩子留下来,意味着他会结婚吧?

她不知道自己心里真实的想法,也不敢去细想。

忽的看到一旁的时汐,李梦溪带着探究意味的打量着她:“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时汐平静的望着她,脑海中迅速搜寻了一番,可以肯定,之前没见过李梦溪,就算见过,也是以医生和病人的身份。

片刻之后,李梦溪似乎想起来了什么:“噢,好像是在江……”



她愤愤的把手机关机,安心躺下做美容,大的小的真没一个省心的!

过了一会儿,李瑶的手机响了。

李瑶拿起看了一眼:“你家那位打来的,你是不是嫌他烦关机了?好家伙,直接打我这里来了。”

时汐顶着面膜二度起身,拿上李瑶的手机接听:“又怎么了?”

江司承嗓音里透着一丝疲倦:“你什么时候回来?”

电话那头还伴随着小家伙哭得快哑火的抽泣声,听得时汐心都揪起来了,孩子在她手里还没这么哭过,江司承他可真是能耐!

急匆匆从美容院出来,李瑶笑得前俯后仰:“一想到江司承被一个小屁孩儿折腾得一直给你给打电话我就想笑,他不是那么能耐吗?连自己亲闺女都搞不定,现在知道没你不行了吧?”

时汐抬手捂住心脏,感觉闷得慌:“你能不能笑得收敛点?我已经够郁闷了,你还是不是我的好闺蜜了?!”

李瑶强行憋笑,脸都憋得通红:“好好好,我不笑……哈哈……我不笑了,你快回去吧。”

到了家,时汐把包包往沙发上一撂就冲上了楼。

这会儿楼上安静得很,进了婴儿房,江司承朝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他到底是把孩子哄睡着了,看样子刚睡下,小家伙卷翘如小扇子一般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哭完没多久,偶尔还抽抽一下,可怜得很。

孩子睡着了,那她美容做到一半儿赶回来的目的是什么?她突然就迷茫了……

等孩子睡熟了,两人做贼似的从婴儿房溜出来。

江司承拧着眉头埋怨时汐:“我觉得她是想妈了,你怎么出去这么久?”

时汐面带微笑,深呼吸,告诉自己不生气:“我一个小时的美容项目都才做到一半儿,你告诉我很久?你觉得她是想妈了?那说明你这个当爸爸的不顶用啊,不然她怎么光想我不想你?”

他被怼得没话反击,扯开话题:“这会儿她不闹了,那你接着去做吧。”

时汐愤愤咬牙:“拉倒吧!折腾不动了!我怕你再给我打电话。”

他忽的拽住她,将她抵在墙上,一只手撑着她耳侧的墙壁,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生气了?”

撞进他深邃的眸子里,时汐心跳不自觉漏掉半拍,迫使她想起了昨夜在床上的画面,下意识并拢双腿:“没有……我就吐槽一下,你说你在商业场上也算一号人物,怎么对着孩子就一点儿没使处?撒开,我补个回笼觉去。”

他低头凑近,呼吸洒在她唇畔:“一起……”

她就想补个觉:“还是别了……你快挪开,待会儿给人看见。”

江司承不由分说揽着她往卧室走:“怕什么?自己家里,犯法么?”

进了卧室就由不得她了,他稍稍一用力,她就‘摔’在了床上。

看着他压上来,她条件反射的屈起膝盖想隔开他,却被他按住腿,轻巧的分开,成了一个完全接纳的姿态。

他低头在她颈间轻嗅:“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时汐默默的吸了口气,刚要开口说话,他竟然顾自带着李梦溪转身走了,从头到尾,没看过她一眼!

生生将到嘴边的话咽回去,看着那对远去的‘璧人’,她突然有些自嘲,无论谁跟他江司承站在一起,都像是天生一对,唯独她,不管跟他有过多少亲密,她对他来说,都见不得光,是她不配。

电梯口,江司承突然甩开了李梦溪挽着他的手,脸上带着不悦。

李梦溪不明所以,犹豫了一秒,还是决定大胆上前,丰满的胸口蹭上了江司承的手臂:“江少……怎么了嘛?”

江司承微微侧过脸,冷睨着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我没有要别人剩下的女人的习惯,尤其是兄弟用过的。”

李梦溪愣在当场,她原以为方才他没拒绝她的亲昵,就默许了两人的可发展关系,没想到这个男人翻脸比翻书都快!

‘叮——’

电梯抵达,江司承抬步进去,抬手拍了拍被碰过的衣袖,眼底尽是厌恶之色。

李梦溪没跟上,刚才江司承的眼神吓坏了她,她立在原地脸色苍白,像她这种女人,入不了江司承的眼,是他方才的‘默许’给了她错觉,她有自知之明。

晚上,时汐本来就没有想回家的意思,正好同事要换班,她便同意了。

想到要一夜不归,有意叮嘱江司承记得吃饭,刚拿出手机又犹豫了。从来都是她事无巨细巴巴的往上凑,什么时候能改掉这个臭毛病?

已经决定要彻底放下、离开这里,酝酿了整整三年了,不能因为他突然回来,就动摇。

她承认自己看到他的时候还是会悸动,但也绝不允许自己再犯贱,反正从一开始,就是她一厢情愿。

半夜来了一台急诊手术,结束时已经早上六点了,天空隐隐泛起了鱼肚白。

时汐累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毫不夸张的说,出了手术室,看东西视线都带重影。

做手术的时候需要长时间精力集中,那并不比体力活来得轻松,稍有不慎,可是一条人命。

回到办公室稍作休息之后,她换好衣服踏着清晨的薄雾回家。

看着树立在晨辉中的江宅,她突然有些感慨,这里是她自以为的归属,里面住着她最爱的人,却不属于她,是她痴心妄想霸占了这么多年。

她二十四岁了,江司承比她大三岁。

都说男人三十而立,他又这么多金有才,外貌出众,和别人结婚是迟早的事,这么多年,她终于学会主动退出,不再给自己找不痛快。

累了一晚上,进门置身熟悉的环境,身体的机能就开始不受控制的陷入睡眠状态。

甩掉脚上碍事的鞋子,真想把手提包随手丢下,回房间美美的睡上一觉,可是一想到江司承不喜欢乱糟糟,她还是耐着性子把换下的鞋子收拾好。

她不知道,她的所有行为都被站在楼梯口的男人尽收眼底。

她半闭着眼迷糊着撞在了一堵‘肉墙’上,男人蹙眉不悦,骨节分明的手抓住了她羸弱的手腕,稍稍用力,冷声斥道:“给我站稳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