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济世神医林恒

济世神医林恒

余音绕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恒曾经是豪门世家公子,如今一朝落魄,还经历了女友肖青青的背叛,为了拿回彩礼替母亲治病,反被肖青青的情夫给打死。因祸得福,解开了林家传家宝的秘密,获得了神医传承,从此一代神医诞生了,一手精湛的医术能治人,一手绝世武功可以除恶扬善。

主角:林恒,肖青青   更新:2022-07-15 21: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恒,肖青青 的女频言情小说《济世神医林恒》,由网络作家“余音绕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恒曾经是豪门世家公子,如今一朝落魄,还经历了女友肖青青的背叛,为了拿回彩礼替母亲治病,反被肖青青的情夫给打死。因祸得福,解开了林家传家宝的秘密,获得了神医传承,从此一代神医诞生了,一手精湛的医术能治人,一手绝世武功可以除恶扬善。

《济世神医林恒》精彩片段

“彩礼加到五十万!

房车全款名字写我的!

你妈的医药费我一分都不会承担!

这点钱都拿不出来还结什么婚,林恒,你就是个窝囊废?!”

肖青青的话宛若一根根银针般扎在林恒心头。

一股无力感瞬时间袭来,林恒站在医院大门口绝望地看着医院发来的催费短信。

再看肖青青一脸坚定的表情,林恒知道,跟肖青青这婚,怕是结不成了……

可他不想放弃,也不能放弃。

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曾是冲进火场,拼死把自己拖出来的救命恩人啊!

他爱她,也敬她!

纵使自己已从龙城首富林家大公子变成了如今一无是处的医院清洁工。

但林恒一直暗暗发誓,只要老天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他一定可以东山再起!

到那时,别说五十万的彩礼,什么车子,房子,他都会给肖青青最好的!

因为这个女人,值得!

“青青,你给我一点时间,这一定会让你……”

“噗嗤。”

一声不屑的冷笑,让林恒直接心凉透底。

“林恒,我劝你还是现实点吧,就凭你们林家现在的处境,还想东山再起?做梦吧你!”

“既然你没钱,依我看,这婚别结了,省的拖累我。”

说完,肖青青转身欲走。

见她如此决绝的背影,林恒捏紧了拳头。

“婚……可以不结,但我妈给你的20万彩礼钱,希望你退回来,我妈没钱看病……”

“啪”

一声脆响!

没等林恒把话说完,肖青青便照着林恒的脸狠狠地扇了一耳光。

他本来想说,等救了母亲,他会自己打工,再把这笔钱补偿给肖青青。

就算他们做不成夫妻,这二十万也就当成是给她救了自己的感谢费。

可林恒万万没想到,平日里温柔体贴的肖青青居然会甩手就给自己一耳光。

难不成这一年多的感情都是假的?!

就因为没钱!

她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到老娘手里的钱,还想让我吐出来?

死穷鬼以后别缠着我,还有你妈,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钱就当是我青春损失费,一分钱

都别想拿回去!”

“你怎么羞辱我都可以,但你不能骂我妈!

我妈为了给你凑彩礼钱,一天打三份工,在饭店洗盘子洗得满手都是伤,东拼西凑才攒齐了

这二十万给你!

现在她病了,在医院里马上就快死了!都这种时候了你居然还拿着彩礼不还,你还是个人吗!”

说完这番话后,林恒彻底的红了眼眶。

可男儿有泪不轻弹!

他再心痛,都不能让肖青青瞧不起!

他捏紧了双拳,愣是痛到窒息的感觉跟眼泪憋了回去。

他不能倒下,医院里还有重病的母亲在等自己。

“肖青青,这是你逼我的,这笔钱我妈等着救命!”

“当初给你彩礼的时候有转账记录,如果你不归还,我会把你吿上法庭。”

“好啊,我姐还没找你要精神损失费,你还想告我姐!”

说话间,肖青青的弟弟肖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只见他恶狠狠的看着林恒,叫嚣道。

手中水果被肖勇打落一地。

看着散落了一地的水果被肖青青踩得稀巴烂,林恒心里五味杂陈。

来时母亲把这些自己都不舍的吃的水果颤巍巍地交到自己手上。

说一定要好好把肖青青哄回来。

可没想到肖青青却如此的蛮不讲理。

“咋样了,恒儿?”

林恒整理情绪,蹲在地上收拾散落的水果,正准备去医院看望母亲,可没想到身后却传来母亲的声音。

“妈你怎么不在里面休息。”

吴玉华佝偻着背,满脸沧桑,沟壑交错的手上递上一团散乱的零钱。

“妈好好的没事,青青正好在这,你两和好没?”

“青青,妈身体好着呢,还能再干十几年!”

“你两别担心!只要你两结婚,妈再多打几份工也扛得住!”

林恒嘴角挂着一丝苦笑,不争气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母亲如今身患癌症,已经是晚期,但为了不给儿子负担,从来没在林恒面前过哭过一声。

“妈,对不起,是我没用……”

可此时的他却没有任何办法。

毕竟……

他全身上下就只有几块钱。

“没想到还把你妈这个老不死的叫来了,就是你特么给了我姐彩礼现在又反悔要回去?姐,难怪你看不上这种垃圾,这就是死废物!”

肖青青姐弟两带着一伙人把林恒这对孤儿寡母围在中间,肖勇平时不学无术,狐朋狗友多的是,这会儿更是仗着人多羞辱林恒。

瞧见林恒母子,肖勇抬起一脚狠狠的将林恒踩在脚下。

吴玉华见儿子被打,一把扑倒在肖勇脚下:“有话好好说,小勇,这婚不结了,求求你不要打我儿子。”

“滚开,老不死的,别蹬鼻子上脸!”

肖勇恶狠狠的瞪着吴玉华,随手将烟头在林恒脸上狠狠的碾。

一旁肖青青讥讽道。

“区区二十万就想娶我进门,也就你们一家窝囊废才敢痴人说梦!”

“我还告诉你,我一年前就跟医院的赵主任在一起,你这个废物儿子早就带上绿帽了,要不是图你死了那点保险金,我都看都懒得看你!”

话音落下,肖青青的高跟鞋一脚踩在吴玉华手上,鲜血顺着吴玉华的手流下。

林恒脑袋发懵,一股气血逐渐上涌,难怪这一年里,肖青青跟自己一直保持距离,原来早就和医院主任勾搭上,可赵主任是什么人,那是到处沾花惹草的花花公子。

吴玉华浑身颤抖,疼痛让她趴在地上。

可即便是这样,肖青青也没打算放过娘两。

“老不死的,要死就快点,等你保险金等了我几个月,还有你这个废物儿子,我看一眼都嫌恶心。”

“青青,这婚咱不结了,放我们走吧,算我求你了。”

肖勇一声冷笑:“老东西,想走也不是不行,让你儿子跪下给我姐磕头,说彩礼不要了,我就放你们走。”

“妈,不能答应他,这钱是你的救命钱!”

林恒的头被肖勇踩着,他想要挣扎,可肖勇的脚越发用力,他根本没法动弹。

“再叫唤我要你的命,老东西,你儿子不愿,那怪不了我。”

“别说我不给你娘俩机会,你儿子没孝心,只能让你这个老娘受苦。”

说着,肖勇摆开**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只要你从我这钻过去,给我姐磕头道歉,这钱我就还你。”

林恒睚眦欲裂,肖勇这个畜生,竟然这么羞辱自己母亲。

肖勇一副为难的样子:“林恒,你好好想想,你要是不钻你妈就只能等死。”

林恒咬咬牙,强忍着屈辱爬起身。

肖勇挪开脚,戏谑的看着林恒:“等等,钻一下就把钱给你,太便宜你了,这样吧,我的鞋有点脏,你帮我舔干净?”

说着,肖勇一口浓痰吐在鞋头。

“从我裤裆钻过来,把鞋子舔干净,这钱我就还你。”

林恒胸口堆积着怒火,可是他看了眼母亲,吴玉华吃了太多苦,那一双沟壑纵横的手还在流血。

扑通。

林恒跪在地上,他蓬头垢面,鲜血顺着额头滴落,他低着头缓缓向前爬着。

忽然,林恒只感觉被人猛的一踹,他抬头,正在肖勇裆下。

“磨磨蹭蹭,哥几个帮帮他!”

周围传来一片讥笑。

“爬这么慢,狗都不如。”

“勇哥给你机会你不好好把握,哥几个给你下点料。”

肖勇一声狞笑,林恒的头被几个壮汉按在肖勇鞋上来回蹭。

鞋面上的痰挂在林恒嘴边,浓烈的臭味让林恒作呕,可是为了拿回母亲的救命钱,他忍了。

“肖青青,肖勇,你们满意了嘛,钱该还我了。”

肖青青嗤笑一声,随即将银行卡丢在地上。

“还没给我磕头道歉,爬过来磕头道歉。”

林恒跛着脚上前,却被肖勇从后面踹倒,他匍匐着刚拿起银行卡,肖青青的高跟鞋猛的踩在林恒手上,狠狠的碾压。

“林恒,当年你以为是我救你,这些年像狗一样对我百依百顺,但是你没想到,其实救你的并不是我。”

“为了救你,她全身重度烧伤,到现在都没法见人,可怜她这几年都不知道她的心上人被我当狗一样使唤。”

林恒不敢相信,这些年自己费心讨好的人竟然不是救命恩人,不仅如此,此刻母亲到底不起,为了拿回钱,甚至被再三羞辱

刹那间,林恒胸口的怒火再也无法压抑。

林恒猛的起身挥拳,肖勇躲闪不及,嘴里吐出两颗牙。

“给我弄死他!”

曾经林恒健全的时候,也会两三套功夫,但现在,不仅腿瘸了,现在更是有伤在身。

肖勇的小弟一拥而上,一根根铁棍落下。

“把他另一条腿给我废了,让他以后爬着要饭!”

林恒想要反抗,但奈何肖勇手下太多,之间三五个人把林恒按住,铁棍猛的砸下。

顿时,林恒的腿血肉模糊。

吴玉华哭喊着上前,后脑勺被铁棍重击,鲜血顺着地面四溢。

母子两被随意丢在垃圾站,剧烈的疼痛让林恒意识模糊,他拖着血肉模糊的双腿爬向吴玉华。

天空中闷雷滚滚,大雨冲刷着地上的血迹,没有人注意到一道闪电径直落在林恒身上。

死气沉沉的林恒在一瞬间焕发生机,他大口喘着粗气,难以置信的看着满是血污的双手。

我没死?

林恒难以置信的摸着身上的伤口,各处流血的地方奇迹般愈合,而自己常年瘸着的腿也已经完全康复。

不对,林恒察觉到脑海中有异像。

灿若金瞳的眼眸为之一颤,脑海中忽然浮现各路修炼功法,其中不乏医武秘籍,药王心经。

我竟然有传说中的修炼功法!

林恒颤抖着双手,他看向身边已经没有生机的母亲,仅有一丝残魂在躯壳上飘荡。

当初为了让自己结婚,母亲积劳成疾,到后来却依旧被这贱人害死。

本来对生活充满希冀的林恒却没想到到头来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真正要对待的爱人如今还在水深火热之中,当初那个叫刘倩的女孩才是自己的真爱。

林恒恨,肖青青,沈家姐弟,还有当初让林家上下覆灭的那些人。

 

 


林恒眼神中杀意凛然,一股蔑视苍穹的无尽杀意直至云霄,但眼下不是报仇的时机,母亲吴玉华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林恒有些恍惚,刚才的那一切真实又有些梦幻。

可看到躺在身边没有声息的母亲,林恒不能再耽搁时间。

医院大厅里,肖青青姐弟两来医院找赵明成打算一起吞了林恒母亲的保险金。

可两人抬头看向问诊大厅时,肖青青的眼神在颤抖,刚才分明已经死了的林恒此刻竟然抱着吴玉华在大厅求救。

担心东窗事发,肖青青急忙拍打弟弟肖勇:“林恒不是死了嘛,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肖勇脊背发凉,当即找来赵明成,三人在角落里一番密谋,看向林恒的眼神里多了几分狡黠。

“这老太太不是才出去吗,刚刚我还看见她,怎么转眼就成这副模样了。”

“听说是没钱交医药费自己跑出去的,还有个儿子也不给医药费想着啃老,哎,可怜老人家。”

赵明成站在人群中,嘴角浮现阴险的笑容。

“医生,快给我一间病房,我要救人。”

林恒焦急的看向四周,大厅里全是来问诊的,加上看热闹的人挤人,一时间根本看不到医生的踪影。

“人都死了还不带回去?”

赵明成从人群中走出来,看着林恒怀中的吴玉华,冷声道。

“活着不帮你妈交医疗费,死了抱过来,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果然,赵明成话一说完,围观的病人对林恒议论纷纷。

“果然不是个好东西,八成就是他害的。”

“这不是人啊,打电话报警,不能让这种祸害活在世上。”

林恒看向四周,眼神中散发阵阵杀意,脑海中的玄经不仅赋予他绝世经典,更赋予了他非凡的心性。

果然,在林恒眼神震慑下,议论声逐渐平息,但赵明成并不会就此罢手。

“之前欠的医药费还没算,又来白看病?

这里是医院,不是慈善机构,都像你这样不交钱,那医院别开了。”

赵明成站在人群前面,他的身后就是肖青青姐弟两,此刻两人见到林恒不说话还以为林恒理亏,一时间两人将惶恐抛诸脑后。

“就是,你当医院是你家嘛,不交钱还想医生救人,穷逼样还装。”

“这不就是想耍无赖医闹,找医院拿赔偿,见得多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刚刚平息的议论一时间再起。

林恒皱眉,正在这时,人群中传来一声呵斥:“医院里病人需要休息,有什么好吵的。”

人群中走来一位头发花白的中年医生,他看了看林恒,随即走向赵明成。

赵明成立马凑上去:“张副院长,您看这事。”

“你身为医院主任,就放任这些人在医院胡闹?”

“别说林恒是医院的清洁工,就是医院领导也不能拖欠医疗费,我们要秉公处理,决不能顾及私情。”

林恒皱眉看向张副院长,谁都知道赵明成是他外甥,两个人蛇鼠一窝,看着道貌岸然,实际上心眼比墨水还黑。

“我要借针救人。”

林恒冷冷道。

“这人怕不是傻了,还要借针,西医都搞不定的病竟然想要针灸来治疗,简直就是疯子。”

“赶紧赶出去别耽误大家看病。”

赵明成眼中闪过一丝阴翳,救人,你妈的保险金我吃定了。

“小伙子,你说你要用针救人,看看可是这种针。”

林恒定睛一看,面前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位老人,须发花白,枯槁的手掌中躺着一副银针。

“钱老,你怎么能信他的话,要是出事,谁负责啊!”

张勇懊恼的看着钱学忠,但又顾忌到他的身份。

这位老人在江宁市颇有威望,在现在西医为主的治病时期,钱学忠依旧以中医手段问鼎江宁医学界。

不仅被请到医院当作客专家,随缘问诊,更是有江宁市医药协会**的名头。

张勇怎么也想不到这个老头会出手。

“救死扶伤是医生天职,更何况这小伙子要自己动手,就不耽误你们时间,出事我老钱一人扛。”

赵明成推了推眼镜,看着林恒和钱学忠离开的背影,双目中散发出一丝阴狠,当即拨打院长电话。

安静的病房里,钱学忠站在林恒身边,老者单手抚须。

虽然知道林恒救母心切,但眼前的人已经没有任何生机,刚才的举动只是为了让林恒安心罢了。

“小伙子,不比多此一举,你母亲已经往生极乐。”

钱学忠摇摇头叹息道。

“刚才谢谢您出手,还得劳烦您帮我挡住外面那帮人。”

说完,没等钱学忠答应,林恒手持毫针,轻捻针尾,人体百处穴位,无一遗漏,甚至有些穴位钱学忠都没有听过。

如此熟练的手法哪怕是医药世家的后代也不过如此,可看起来这个年轻人也仅仅这是一幅普通人模样。

钱学忠心中疑惑,当他再次看向吴玉华的时候,只见吴玉华的手指微微挑动,刚才毫无生机的人此刻在心电图上竟然再次有了心跳。

如果说刚才的手法让钱学忠震惊,那现在这起死回生的效果才是真正骇人。

只见钱学忠嘴唇都在颤抖,他看向林恒的眼神中多出几分敬意。

“小伙子,敢问你这手法师从何处?”

林恒擦去额头的汗珠,看着母亲回复的心跳,没有立刻答复,当即最后一针补上百汇,吴玉华口中淤血全部吐出。

林恒这才松一口气。

而刚才那一口淤血,钱学忠看的真切,这么多淤血分明是被人打的!

“师傅隐市,还请您谅解。”

短短两句话让钱学忠再次确信,这个小伙子背后一定有高人相助。

就在两人谈论施针手法之时,门外,赵明成带着张勇以及院长兴师动众出现在病房门口。

看见病房里钱学忠颤抖的模样,赵明成更加得意。

刚才劝你你不听,现在出了人命才想起来害怕,不过也好,林恒在劫难逃。

“钱老,刚才都劝您让您不要出手,你看现在出人命了,这要怎么跟院长交代。”

说着偷偷瞄了张勇一眼。

“要我说钱老也是年纪大,一时眼拙才出手帮这小子,但这小子草芥人命,害的又是自己母亲,罪加一等,赶紧通知当差的来。”

两人说完得意的看向院长,后者也是神色凝重,要知道医院还在评选等级,出这么个事必然受影响。

“住口,再对林先生信口胡诌,我要你们好看!”

钱学忠怒不可遏,上前厉声制止。

“钱老,这小子在医院混这么久,肯定知道医疗事故补偿,这分明就是来讹人的,你让死人躺这里。”

赵明成话音未落,只看见心电图上的波动。

“不可能,人分明已经死了,怎么会。”

钱学忠寒着脸怒斥:“林先生丹春妙手,起死回生,刚刚救下病人,你们就来胡闹,扰了病人休息,病情反复,罪魁祸首就是你们!”

“都给我滚!”

钱学忠一声怒吼。

病房外,院长寒着脸看向张勇舅外甥两人:“赵明成你刚刚打电话的时候怎么说的,钱老和外人勾结讹诈医院?”

“从今天起,你的主任给我撤了!”

 

 


病房内。

钱学忠坐在床前给吴玉华把脉。

而一旁林恒并没有因为母亲死而复生感到欣喜,相反,他看着母亲的面色显露出些许担忧。

钱学忠把脉后点头道。

“老朽行医数十载,死而复生还是头一次见,不得不说,林小友着实让老夫大开眼界。”

“但,令堂似乎内息不稳,还需调理才是。”

林恒点点头:“钱老说的是,我也担心这个,但我还缺一味药材。”

说完,林恒递过药方。

钱学忠看着药方越发出神,这药方和当年被药学奇迹的药方如出一辙。

不,还要更胜一筹!

所谓是药三分毒,中医药方所做只能减少药的毒性,但林恒这味药方甚至将药的毒性完全解除,堪称神来之笔。

“钱老你有办法帮我弄到这味百年人参嘛?”

林恒只能寄希望于钱学忠,毕竟在江宁,钱学忠是医药泰斗,人脉关系肯定比自己强。

“要是林小友不嫌弃,老朽比你年长,你叫我一声钱老哥。”

钱学忠神采奕奕,无论是林恒起死回生的手段,还是独步一方的药方。

都暗示着眼前这位年轻人绝不是泛泛之辈,哪怕此刻是位普通人那在将来必定遇水化龙。

“药材的事,说难不难,江宁苏家以经营药材为主,他们肯定有办法拿到药材。”

“老夫在苏家恰好有位病人,小友若是不嫌麻烦,可随我前去,以你活死人,肉白骨的手段,苏家必定厚报。”

“以钱老的医术都没法医治?”

钱学忠摆手道:“说来怪异的很,老夫也是无能为力,只能求助小友试试。”

林恒答应,可脑海却忽然浮现那个从火海中救回自己的身影。

那个背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亏欠。

两人说话的功夫,门外赵明成听的一清二楚,攀上苏家,江宁所有的医院还不是求着他来。

赵明成阴恻恻的离开,走向监控室。

晚上,林恒安顿好母亲坐在一旁闭目养神。

所谓玄经大典,医武双修,以医问道,以武服人,奇经八脉无不通畅。

一股热力从林恒体内往外延伸,房间里似乎也因此变得温暖起来。

林恒低头看向母亲,只见双瞳之中,人体血液在缓缓流动,各处经络清晰的展现在眼前。

玄经大典竟然这样的作用,林恒震惊。

天亮,林恒出现在苏家大门口。

钱学忠距离苏家有些距离,因此让林恒自己先到。

经过玄经大典的洗礼,林恒的身姿愈发挺拔,脸庞的轮廓也更加明显,如同脱胎换骨一般。

“走,今天让老爷子给你把亲事定下。”

大门口,一辆奔驰停下,车上下来一男三女,五十多岁的女人拉着蒙面的年轻女孩往苏家大门里走。

她浑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只有一双眼露在外面。

“我不要嫁给他,他是傻子,我不要嫁给他!”

蒙面女孩声音抗拒,近乎歇斯底里。

“你以为你还能嫁给谁,有人要你就不错了,也不看你现在什么样。”

看着眼前的闹剧,林恒有些感慨,而后走向苏家内部。

苏家能在江宁的地位堪比一方诸侯,全因苏老爷子当年翻云覆雨的手段,因此有苏老爷子一称,只是因年事已高,退居二线。

而此刻,苏家大宅正后方的别墅里,苏老爷子奄奄一息躺在病床上,面色呈现诡异的青色。

赵明成站在床边,煞有其事的循脉问诊,昨天在监控里,他早已看清楚林恒施针手法,那些穴位他也记下来。

既然林恒一个没有学过医的人都能施针救人,那自己这个医科大高材生还能不如他?

赵明成暗自庆幸,好在昨天机灵没有离开,这可是个一步登天的好机会。

“赵主任,钱老昨晚打电话说今天要带人来问诊,想必就是您吧,可是钱老还没到,怎么您先来了。”

苏志刚是退役军人,身材魁梧,说话间中气十足,浑厚的嗓音带着几分威严。

“钱老那是相信我才让我先来,毕竟我和钱老共事多年,我的医术他还是认可的。”

苏志刚点点头,刚准备离开,保镖上前低声说了几句。

苏志刚怒不可遏:“真是放肆,当我苏家是什么地方,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给我父亲看病。”

赵明成有些心虚的问道:“除了我还有人给老爷子看病?”

“一个江湖骗子罢了,打着钱老的旗号来给我父亲循脉问诊,笑话,赵主任都来了,钱老昨天说了只有一人来,这明显就是个骗子。”

“拿我苏家不当回事,我让他有来无回!”

赵明成暗笑:“说得对,现在的人都是些骗子,这个人不能让他活着离开,不然外面怎么看苏家?”

苏志刚一声冷哼,转眼间来到楼下。

林恒淡然站在客厅里,苏志刚迎面而来。

“好大的胆子,行骗骗到苏家来了。”

“来人,把他腿打断!”

林恒皱眉:“什么行骗,我是钱老邀请来的。”

林恒不解,看着苏志刚怒气冲冲的模样,却又不像是没来由的针对他。

正在这时,赵明成从楼梯口下来,见到林恒之后冷笑道。

“我当是谁呢,你一个医院清洁工,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还给苏老爷子看病?”

苏志刚脸色愈发阴沉:“一个清洁工敢来行骗,真当苏家不敢要你的命?”

“苏老爷子的病从去年十月起便没有好转。”

林恒不慌不忙拿起茶盏。

“十月卧榻不起,十一月周身如同蚁噬,十二月五脏溃烂,到如今全凭昂贵药材吊着一口气,但你们没想到,药的毒性呈现在脸上,这才有现在的青色。”

苏志刚微微有些震惊,要说去年十月卧榻不起,外界都知道。

但蚁噬和五脏溃烂,苏家为了不引起骚乱,一直对外保密,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没有看到病人就准确无误的说出病症?

是巧合?

“一个医院清洁工而已,偷听到几句钱老的电话,很正常,苏家主,不要被他骗了。”

“苏老爷子现在已经完全被医治好了,不信你去看。”

赵明成心中得意,那几手施针只需要看一遍就能学会,医治苏老爷子不是手到擒来?

“家主不好了,老爷吐血昏迷不醒!”

楼上,原本看护苏老爷子的护工突然传来噩耗,苏志刚大惊失色。

“把他两全部抓来,今天我父亲出任何意外,你们全都给我陪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