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天医涂瑜 凤熙 璃墨

天医涂瑜 凤熙 璃墨

凤灵儿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离渊平静地开口:“你居凤栖宫,她住太渊宫,两不相干。”不相干?凤灵儿几乎要笑出声来。她语带讽刺,却更加悲哀:“陛下,拥有同一个丈夫的两个女人,能不相干么?”离渊皱起眉,不悦道:“她为凡人,你是凤凰,只要你不去打扰她,自能互不相干。”

主角:凤灵儿离渊   更新:2023-01-30 16: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灵儿离渊的其他类型小说《天医涂瑜 凤熙 璃墨》,由网络作家“凤灵儿”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离渊平静地开口:“你居凤栖宫,她住太渊宫,两不相干。”不相干?凤灵儿几乎要笑出声来。她语带讽刺,却更加悲哀:“陛下,拥有同一个丈夫的两个女人,能不相干么?”离渊皱起眉,不悦道:“她为凡人,你是凤凰,只要你不去打扰她,自能互不相干。”

《天医涂瑜 凤熙 璃墨》精彩片段

偌大宫殿一瞬寂静。

凤灵儿久久看着离渊,他的神色那么平静,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句话有多残忍。

她问:“陛下说的妻,是什么妻?”

离渊平静地开口:“你居凤栖宫,她住太渊宫,两不相干。”

不相干?

凤灵儿几乎要笑出声来。

她语带讽刺,却更加悲哀:“陛下,拥有同一个丈夫的两个女人,能不相干么?”

离渊皱起眉,不悦道:“她为凡人,你是凤凰,只要你不去打扰她,自能互不相干。”

凤灵儿微微睁大眼,心口深处的冰凉一点点蔓延。

见她不说话。

离渊深深看了她一眼,又道:“素婉本不愿上这九重天,是本帝君舍不得与她分离,你为天后,莫要不识大体。”

那话里的警告和爱怜,如刀一般插入凤灵儿心口。

她还能说什么?

凤灵儿颤颤移开目光,看着这为了迎接新的女主人被装饰得流光溢彩的太渊殿。

这一刻突然觉得,自己的存在,是多余的。

退后两步,她转过身,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同样,离渊没有挽留她一句。

走出殿外,一片花瓣打着卷落到凤灵儿脚下。

原是起风了。

回到凤栖宫,早有一人坐于殿中等待。

来人雪发苍眸,正是司命星君。

凤灵儿有些惊讶,司命星君掌管星宿命轨,地位超然,无事不出斗星宫。

“星君。”凤灵儿上前见礼,“不知星君找我何事?”

司命星君受了礼,声音毫无感情:“我看到帝后星即将陨落。”

一句话,砸得凤灵儿懵了一瞬。

回过神,她露出一个苦笑:“看来我的确无药可救。”

“三千年前我就告诉过你,嫁给离渊是一件错事。”司命星君走近一步,苍眸注视着凤灵儿。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离开他,尚还有一线生机。”

凤灵儿心颤了颤,垂下眸没有说话。

计时的沙漏“沙沙”流淌。

司命星君抿紧了唇,已经知道了答案。

“帝后星陨落事关重大,我不能对天帝隐瞒。”

说完,他带着莫名的气愤迈步就要离开。

凤灵儿急忙拉住了他:“星君,看在一同长大的份上,这件事还请让我亲口去说。”

司命星君紧了紧手,看着她恳求的眸子,心口一顿,终是点头。

司命星君离开后,凤灵儿久久站在殿中,思绪混乱。

明鸾进殿的声音惊动了她,她转头看向这个从小便一直跟着自己的侍女。

莫名升起一个念头:“明鸾,你说……若他知道我活不久了,是不是就会推迟娶她?”

明鸾一愣,张了张嘴,满眼心疼:“娘娘……”

凤灵儿猛然回神,想到自己刚刚说得话,一瞬狼狈。

“我胡说的。”

她摇摇头,满眼苦涩。

过了两日,凤灵儿终于下定决心,准备前往太渊殿告诉离渊帝后星一事。

太渊殿。

没在意仙娥异样神情,凤灵儿前往后院。

刚到院门口,一道温柔女声让她脚步僵住。

“陛下,若我只能陪你这一世,你会如何?”

凤灵儿探出头去,看着离渊将一只牡丹插入女子云鬓,声音温柔而坚定。



“我会找到你,生生世世。”眼看两人就要转身,凤灵儿下意识往后一躲。

心口猝然悸痛,密密麻麻的疼让凤灵儿几乎难以呼吸。

她捂着胸口,拿出一颗天元丹囫囵吞下。

好似逃一般,她脚步踉跄地回到凤栖宫。

这一回,便有半月都未再去。

虽未出宫门,凤灵儿却也知道,太渊宫开始张灯结彩,准备大婚。

与那边的热闹不同,凤栖宫好似跟它的主人一般,一日冷寂过一日。

离渊回了九重天,凤灵儿还是一个人。

一个人看书,一个人睡觉。

很快,日子到了十月初九。

这一日,是凤灵儿的生辰。

明鸾从前几日就开始忙活,做了新衣裳,又用竹实学着凡间做了年糕。

凤灵儿不愿拂了这份好意,扬起笑任她施为。

看着凤灵儿吃下年糕,侍女明鸾立马笑着道:“吃下年糕,年岁高高。”

有一瞬的心酸叫凤灵儿酸了眼眶。

她压下情绪,轻声道:“愿如你所言……”

夜渐深,明鸾已然退下。

凤灵儿坐在桌前,望着殿门,期待一点点变冷。

正当她起身准备歇息时,殿门一动,离渊冷着脸走了进来。

凤灵儿眼神一亮,忙迎了上去。

“陛下……”

离渊看也不看她,径直坐到桌前。

凤灵儿心一空,还是上前给他倒茶。

茶递到面前,离渊却没接,看着桌上的年糕皱起了眉:“这是年糕?”

凤灵儿抿起笑,将盘子推到他面前。

“陛下要尝尝吗?这是凡间的小吃……”

话未说完,便被离渊一声冷笑打断:“你倒是消息灵通。”

凤灵儿笑容一僵,压下浅浅的不安开口:“怎么了?”

离渊却是手一扫,年糕盘子“啪”一声!摔得稀碎。

‘年岁高高’的年糕滚落一地。

凤灵儿惊得起身,无辜无措的样子让离渊心生厌烦。

他语调冰冷的质问:“前几日,司命来找你做了什么?”

凤灵儿攥紧了手,又蓦然松开。

她看着地上的年糕没答,反轻问:“陛下,你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吗?”

见她转移话题,离渊怒气更重。

他负手起身:“凤灵儿,别忘了你现在是天后,该和司命保持距离。”

声线如冰,一刹那冻结了凤灵儿浑身的血液。

“……是。”

她听见自己嘶哑的回答。

离渊厌恶的看了她苍白的脸一眼,冷漠的甩袖离去。

‘嘭’一声!

殿门狠狠关上,摔碎了一地的希冀。

冷风灌入,压抑了许久的鲜红溢出唇畔,落在袖间。

她怔了怔,随即自嘲抹去。

一夜未眠,第二日,凤灵儿穿戴整齐前往太渊宫。

她一个人的事,还是莫要连累了司命。

走到殿前,一队仙娥手捧各式凡间糕点经过。

“等等。”

看到其中一人白玉盘上的年糕,凤灵儿忍不住出声。

“天后娘娘。”仙娥们立时停下行礼,垂着头你瞧我我瞧你。

凤灵儿都看到了,却并不苛责,只是问:“这些是什么?”

为首的仙娥迟疑的答:“是陛下今早特意派人从凡间带来的小吃。”

见凤灵儿还在等待,她只好继续说。

“昨日,素婉姑娘思念凡间下厨做了年糕,陛下以为她要离开天宫,两人闹了脾气,所以……”

仙娥声音越发小,凤灵儿的脸色也一寸寸苍白下去。



她明白过来。

原来,昨夜离渊是和另一个女人吵了架,才会来见她。

原来,离渊是真的不记得她的生辰了。凤灵儿没再问,脚步擦着众人往殿内走去。

沿途的仙花异草美不胜收,与清冷的凤栖宫区别巨大。

凤灵儿脚步缓停,她突然想起很久以前。

那时候,她和离渊还未成为天帝天后,他们最喜欢做的就是在不周山四处玩。

那时的离渊会给她摘最新鲜的竹实,会给她九天的醴泉。

每当他们说起未来,离渊总是说:“你在我身边的日子,我最快乐。”

“等以后成为天帝,你就是我唯一的天后。”

往日时光如梦如幻,今日时节可笑可怜。

凤灵儿了然,或许只有她自己还记得那些点滴往事。

走入后殿,却只见那叫素婉的凡人女子坐于殿中,手持罗帕绣花。

暖融融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美好而安静。

凤灵儿一怔,有些仓皇的转身要走。

身后却传来温柔而急促的挽留声:“天后娘娘,请等等。”

凤灵儿顿住脚步转身,看着素婉款款走近向她行礼:“娘娘,妾身自来天宫,还未去向您请安,望您见谅。”

凤灵儿心情复杂的打量她。

原来,离渊爱上的就是这样的女人……

殿内檀香冉冉,熏得凤灵儿胸口堵塞。

她移开视线,想起一个问题。

“我听说你不愿来天宫,为什么?”

素婉一怔,垂着眼道:“这天宫又冷又寂寞,做仙,在我看来也没什么好。”

这话让凤灵儿心中微惊。

又见素婉难掩甜蜜和担忧:“还好有陛下陪我……若非陛下说他在这天宫没有一个知心的人,我应当早就回到凡间了。”

没有一个知心的人……

凤灵儿只觉有什么堵住了喉咙。

想说什么,又说不出。

就是无端端的委屈,心攥紧的难受。

可她还是天后,就算难过,也只能装作若无其事。

凤灵儿抿紧唇转过身,只留下一句“再会”便迈步离开。

走出殿门,迎面却正好撞上了回来的离渊。

看见凤灵儿,他当头便是一句质问:“你来做什么?”

凤灵儿顿住步伐,她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清男人面上戒备和厌烦。

唇颤了颤,她艰涩开口:“天医说,我的身体可能……”

“我不感兴趣!”

话未说完便被打断。

那句‘我活不长了’硬生生卡在喉间。

凤灵儿看着离渊,一阵悲凉从心口涌出。

不知从何时起,他连好好听她说句话都已不愿……

离渊往前一步,带着浓浓警告开口:“别想再做什么,下月初一,我就会娶她。”

凤灵儿脸色骤然苍白,眼中浮出深切痛楚。

离渊看着这样的她,有一瞬烦躁,但随即抛之脑后。

他大步离开,独留凤灵儿孤零零站在原地。

风扬起她的裙摆,默默无语。

十一月初一,离渊正式迎娶素婉。

天宫正门,他将穿着大红霞帔的素婉从八抬大轿中牵出,这是素婉坚持的凡人成亲的步骤。

走过三生石,离渊突然看到了他和凤灵儿曾刻下的名字。

皱了皱眉,他有些烦躁的想:之后得叫人挪走。

婚礼进行得很顺利。

在一声声祝祷中,谁也没发现,太渊殿门口,凤灵儿正一动不动的站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