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是我的孩子

是我的孩子

陈琳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后妈那一爪子,直接给我脖颈上留了三条印子。「你除了会写小说,还会什么?」江拓冷不丁吐槽。这句话,太熟悉了,仿佛将一切拉回从前。我负责小说的世界,而他负责我的世界……我有些想哭,却也只能忍着,生怕破坏这片刻的亲昵。

主角:陈琳江拓   更新:2022-09-11 00: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琳江拓的其他类型小说《是我的孩子》,由网络作家“陈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后妈那一爪子,直接给我脖颈上留了三条印子。「你除了会写小说,还会什么?」江拓冷不丁吐槽。这句话,太熟悉了,仿佛将一切拉回从前。我负责小说的世界,而他负责我的世界……我有些想哭,却也只能忍着,生怕破坏这片刻的亲昵。

《是我的孩子》精彩片段

后妈那一爪子,直接给我脖颈上留了三条印子。

「你除了会写小说,还会什么?」

江拓冷不丁吐槽。

这句话,太熟悉了,仿佛将一切拉回从前。

我负责小说的世界,而他负责我的世界……

我有些想哭,却也只能忍着,生怕破坏这片刻的亲昵。

或许是心情郁结,隔了一小会儿,我装不住了,突然很想吐,冷不丁就从床上坐起来了,冲进卫生间。

水流哗哗作响。

我仓促的漱口,余光一瞥就看到站在门口的江拓。

他看的我眼神,明显变了味。

「我真的没有怀……」

「药膏是孕妇专用。」

江拓指尖研磨着药膏,直接打断我的话,抬眸看向我。

那一刻。

四目相对。

明明近在咫尺,心却像是相隔天涯。

我突然想说很多遍对不起。

我想把过去的事情说清楚,可是看到江拓眼里的冷意。

我怕了。

伤害已经造成了。

旧事重提,还有意义吗……

我望着他,酸涩不已,只能低声解释:

「我没有怀孕,我……没有和别人谈过恋爱。」

「你的事。」

江拓脸色骤冷,随即笑着道:「我可一点也不想知道。」

我:……



「噢,那是我多嘴了。」

我只能苦笑,再抬头的时候,江拓已经不见踪影。

等我走出卫生间。

我茫然的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余光一瞥,便看到放在书桌上的药膏。

小说连着几天断更,电脑已经打开了,可我坐在书桌前,光是盯着药膏就看了半天。

恍惚间。

我想起上学的时候,我在别人面前都挺安静的,一到江拓的面前,就忍不住哼哼唧唧。

「呜,手被柜子夹了下,好痛。我都没法码字了。」

事实上。

已经不疼了,但是我太喜欢看江拓哄着我。

往往这个时候,他总是嘴角噙着笑,俯身把我抱在怀里,骨节分明的手托着我的手,低声道:

「嗯,让我看看,哪根手指比较疼?」

太腻歪了。

腻歪到刘璇都要来一句:he~tui!狗情侣!秀恩爱,分得快!

一语成谶。

我和江拓真的分了。

回想起来,我的情绪就完全不受控制,写小说的时候太有代入感,最后一边掉着眼泪,一边开始写虐文。

我抱着枕头坐电脑面前哭,纸巾用的飞快。

夜深人静。

我哭得嗓子有些哑,想去倒水,却没有想到江拓也在客厅,我下意识躲在边上。

客厅里略显昏暗。

隐约间还能听到酒瓶掉落在地上,而江拓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江,江拓……?」

我轻声叫他。

打开客厅的灯,江拓衬衫的领口敞开,白皙的脸上泛着一抹红,那种微醺感陡然生出几分勾人的可怜模样。

「你怎么喝这么多……」

望着茶几上的酒瓶,我心口一紧,蹲下身开始整理,走到江拓的身旁,还没有来得及拽起他,就被他扣在沙发上。



清冽的气息靠近。

我有那么一瞬间,忘记了挣扎,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被他的阴影所笼罩。

他的眼神像是要吃人,处处透着危险的气息。

「你还敢出现?」

江拓低眸看着我,像是认出来了,冷冷一笑。

「过去的事……」

我皱眉看着他,一丝惶恐涌上心头,忍不住小声道:

「我可以解释。」

「解释?」

江拓红了眼,呼吸都逼近了我:

「我无数次的找你,无数次的等着你给我一个解释,你的解释是什么,我不配,我配不上陈大小姐,所以我活该被你玩弄,对吧?」

他靠得太近,那种酒精的味道,瞬间蚕食起我的神经。

那一刻。

周遭的空气仿佛都凝滞了,我本能的感到恐惧,更加不敢吱声,脑海里全是我爸酒喝多就动手打人的画面。

「陈大小姐?」

江拓低眸望着我,眼底的怒意不减。

我望着他,只觉得整个人已经被畏惧所占领,控制不住眼泪,抬手想要推开他,他却握住了我的手腕。

就像是触发到炸弹的开关。

我反手就狠狠拧住江拓的手腕,不等他反应过来,一声脆响,响彻整个客厅。

「嘶……陈琳!」

江拓吃痛的出声。

我后知后觉,仿佛劫后余生,吓得松开手。

江拓跌坐在地上,仰头看向我,下颚都缀着冷汗。

「对,对不起!」

我俯身想去扶江拓。

江拓却避开了我,一言不发的起身。

我咬着唇,只能默默跟了几步,小声道:

「还疼吗……」

江拓理都不带理我,直接回了房间,徒留我在客厅里。

或许是喝得太多了,江拓难得没有早起。

我不清楚他伤势怎么样了,但是翻遍家里也没有找到活血化瘀的药,我只能去借。

好在小区里的业主都挺热情,我很快就联系上了开药店的业主。

【三单元业主】:你在哪个单元,我还在送菜,迟点给你递过去。

我连忙道谢,利索的报了地址,刚准备问价格,业主就发了一句:

诶?还是要孕妇专用的吗?

我微怔,刚准备回复。

业主又道:家里有孕妇还是要注意的,祛疤的药又到了,你还要不要?

我仿佛猜到了什么。

等到业主递药来的时候,他望着我,笑着道:

「今天不是你老公来拿药啊。」

「呃……」

我笑得有些尴尬,刚准备回答,就看到业主朝着不远处招手。



我余光不经意的瞥过去,看到突然出现的他,心里闪过一丝雀跃:

「不是,我都尝过了,按照菜谱做的……应该,不难吃的。」

江拓挑着眉,忽然间就走了过来,拿着筷子夹起烧好的菜,安静的吃着。

那一刻。

窗外的阴雨连绵都变得静谧。

我望着他,低声道:「好吃吗?」

「嗯。」

江拓垂着眸,声音很轻。

我抿着唇,心里有些开心,可是江拓的下一句便像是泼了盆凉水:

「陈小姐为了骗人,还挺会下功夫的。」

我拿着刀的手微顿,侧目看向江拓,低声道:

「能骗到你吗?」

江拓没吱声,手撑着桌台,侧目看向我。

这样近距离的对视。

上一次发生,还是他拽着我,恳求不要分手。

「菜做的不错,可以给你免半个月房租。」

江拓答非所问,转身离开。

我:……

准备将菜装盘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不用猜,我都知道,那肯定是后妈。

我本不想开门的,但是她一直敲,我又担心吵到江拓,只能无奈的去开门。

然而。

这门一开,我整个人都惊呆了。

后妈穿着一件超薄的裙子,身上的肉色几乎快透出来。


如果不是清楚这是家门口,我真怀疑我是在某个内衣的秀场。

那种若隐若现的性感,过于致命。

「怎么是你?」

后妈嘴角噙着笑,见到开门的是我,顿时冷下脸:「江拓呢?」

说着。

她想要进门,我迅速扣住门把,挡住她的去路。

「姓陈的,我劝你识相点,我和江拓认识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后妈眯着眼笑。

我盯着她,完全洞悉她的心思,不紧不慢的学着她的语气道:

「江拓昨晚太累了,现在只怕没力气和你说话。」

「你还要不要脸?——」

后妈怒目圆瞪。

我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本能的警觉起来,下意识后退一步,却不想她直接撕扯我的衣服,抬手就是一个耳光。

有后妈就会有后爸。

仗着我爸的势,我这位后妈对我的打骂总是那么「顺其自然」。

「松手。」

我出声警告。

后妈不依不饶,抬手就要抓我的脸。

我顺势后退,一脚踹在她的腹部。

「你,你敢打我!你这个小贱——」

后妈难以置信的看向我,到了嘴边的脏话还没有来得及骂出来,就眨巴着眼,顺势跌坐在地上,啜泣了起来。

她变脸太快。

我微蹙着眉,下意识后退一步,却不想一下子抵进熟悉的怀抱。

清冽的气息席卷着神经。

我瞬间愣在原地,连头都不敢回一下,只听见耳边传来后妈的哭声:

「阿拓,我只是想来看看你,她就对我动手……」

我:……

我张了张嘴,想解释,脑海里却浮现了我爸怒不可遏的模样。

男人对女人的梨花带雨总是无法抵抗。

没有例外。

偏偏我学不来,我更习惯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最后忍下去。

长久的沉默后。

江拓越过我,走到后妈的身旁:「站得起来吗?」

后妈鼻尖泛着红,眼泪说掉就掉,软声道:「好疼。」

我:……

此时此刻。

门口仿佛变成了专属于后妈的舞台,而江拓则是带着她退场的人。

咔哒。

伴随着门关上的声音,我的心像是漏了一拍。

「江拓……」

我有些丧,后知后觉的对着空气叫着他的名字。

陡然间想起自己的菜还没有做完,慌忙赶回厨房。

然而。

我没有想到,等我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喉间顿时有些酸涩。

不好吃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