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傅太太潇洒归来

傅太太潇洒归来

酒酒归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者“酒酒归一”创作的一本现代婚恋小说,《傅太太潇洒归来》这本先虐女主再虐男主的爱情故事,主角有云向暖、傅擎琛,两人之间的感情故事改编自《龙凤三宝:傅太太她回国抢娃了》,故事情感主要讲述了:嫁给傅擎琛已经三年了,可她却从未真正了解男人;云向暖和他相识十年,如今不如婚姻的殿堂,可谓是备受艳羡。只不过谁能想到这场婚姻竟是小三来递上的离婚协议……她彻底死心,带着谁也不知道的孩子,离开了这座城市。

主角:云向暖,傅擎琛   更新:2022-07-15 22: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向暖,傅擎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傅太太潇洒归来》,由网络作家“酒酒归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者“酒酒归一”创作的一本现代婚恋小说,《傅太太潇洒归来》这本先虐女主再虐男主的爱情故事,主角有云向暖、傅擎琛,两人之间的感情故事改编自《龙凤三宝:傅太太她回国抢娃了》,故事情感主要讲述了:嫁给傅擎琛已经三年了,可她却从未真正了解男人;云向暖和他相识十年,如今不如婚姻的殿堂,可谓是备受艳羡。只不过谁能想到这场婚姻竟是小三来递上的离婚协议……她彻底死心,带着谁也不知道的孩子,离开了这座城市。

《傅太太潇洒归来》精彩片段

 

窗外电闪雷鸣,雷声震得云向暖胎动不停,她难受的快要窒息。

可这座牢笼一样的医院里没有任何人关心她的死活。

她虚弱得躺在床上,手里紧紧握着手机。

一整夜她始终拨着同一个电话,却无人接听。

睁着眼到天亮,云向暖几乎虚脱,就在她刚有一点点困意时,门却被推开了。

“老公......”

云向暖心底升起希冀,她吃力撑起身体,仰着头望向门的方向。

自从她被傅擎琛关在这里之后,整整八个多月,她都没有再见过他。

她日日夜夜思念着他,想要告诉他,这个孩子是他的!

可在看见叶伊然的瞬间,云向暖眼底的光瞬间消失了。

那个温婉美丽的女人穿着一身香奈儿的高定,挺着一个几乎和云向暖一样大的肚子,脚上踩着一双高跟鞋,容光焕发。

“呵,别叫的这么亲热,琛哥哥从来就没有承认过你是傅太太。”

对方说了什么云向暖都没有听清,在看见这个人的时候,她的目光只死死盯着对方的肚子,手紧捏成拳:

“你怀孕了?”

叶伊然得意得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宣布着自己的胜利:

“没错,我怀孕了,孩子是琛哥哥的!预产期比你早一个月,是个男孩,所以,琛哥哥决定......”

她冷笑着甩出一分文件。

“签了吧。”

云向暖被离婚协议书甩了一脸,脑子里却像是炸开了!

离婚?

傅擎琛难道连孩子也不要了吗?

一股想要呕吐的感觉涌上来,她捂着胸口,抬起头直视叶伊然。

“我不会签的!我的孩子必须名正言顺,他们从小都要有爸爸的陪伴长大!”

叶伊然怜悯看着云向暖,眼神轻蔑而嘲弄:“哼,你以为不签有用吗?这种父不详的孽种,琛哥哥是不会承认的!”

云向暖听到这句话,立刻激动起来。

“你胡说,孩子是傅擎琛的,等一生下来我就做亲子鉴定,我绝对不会把傅太太的位置让给你这个贱人!”

啪!

一个耳光狠狠抽在云向暖脸上,她整个人如枯叶似的倒在床上,耳朵嗡嗡直响。

下一秒,她的头发被叶伊然狠狠拽起,逼着自己和她对视。

叶伊然红着眼睛,面目狰狞道:“云向暖,你就是我爸从乡下找来替我嫁给傅擎琛的乡巴佬!真以为自己是叶家小姐,做梦!呵,傅太太,你配吗?”

“实话告诉你,傅擎琛乃至整个傅家只认我肚子里出来的孩子。”

“别的女人生下的都是孽种,呵,他一个也不要!”

云向暖肚子隐隐作痛,她一只手护着肚子,拼命挣扎:“叶伊然,我现在才是傅太太,你知三当三,你要不要脸!”

叶伊然又是狠狠给了她一个耳光。

看着捂着肚子,一个劲喘气的云向暖,叶伊然得意洋洋伸出左手。

她的左手中指上,是一枚十克拉的钻石戒指。

“琛哥哥从来没有爱过你!爱情之中,不被爱的那一方才是小三!看到了吗?琛哥哥已经跟我求婚了。”

云向暖盯着这枚钻石戒指,这戒指是一年前傅擎琛亲自设计的,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心碎成一片一片的,她痛苦得无法呼吸。

原来,傅擎琛不是不会爱,只是那些爱,他从来不屑给她!

她,不过是他得不到叶伊然时,聊以慰藉的替代品。

她爱了他整整十年,结婚三年,可傅擎琛从未正眼看过自己,即便是和她睡,也是例行公事,冷硬得不带一点温柔。

她早该知道,傅擎琛的心是铁做的,永远也捂不热。

心痛蔓延,肚子里的孩子也躁动起来,小腹的疼痛逐渐加剧,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她的脸色越来越白。

“肚子......我的肚子好疼......”

云向暖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艰难得想要去够急救铃。

手却忽然被抓住了。

她汗涔涔得抬头,对上一双锐利怨毒的眼。

云向暖想要挣扎,却已经没有力气了。

“放开我!”

叶伊然冷笑,攥着云向暖手的指甲深深嵌进她的肉里。

“除非你签字,否则......你就陪着你的孩子一起死!”

一支笔被塞进了云向暖绵软的手里。

云向暖拼命摇着头,脸上滚落下来的已经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

“不......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我签......我签!”

她吃力得握着笔,用尽全身的力气在离婚协议书上奋力划下凌乱的三个字。

云向暖。

啪嗒。

笔落在地上,溅起点点墨迹,墨香却无法掩盖住刺鼻的血腥味。

云向暖揪着叶伊然的衣角,眼神里满是祈求,声音越来越虚弱。

“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

叶伊然收好离婚协议书,这才不慌不忙按下了求救键。

很快就有一群医护人员冲了进来。

云向暖被抬上推床推去了手术室。

叶伊然转头望着空荡荡的病房,眼底一片狂喜贪婪。

她的孩子,有了!

......

手术室里。

云向暖绝望的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撕心裂肺得剧痛,让她的意识越来越混沌。

“哇——”

第一个孩子洪亮的哭声让她振奋了点精神。

是个健康的宝宝。

可她来不及看上一眼,孩子就被无情的抱走,只听到绵延在耳边久久不散的婴儿哭声。

“让我......”看看孩子。

她奋力伸出手,却只能看见护士冷漠的背影。

眼前被泪水模糊一片,所有的声音被无限放大。

“用力,再用力点,第二个孩子马上出来了。”

妇产科医生冰冷机械的声音萦绕在耳边。

云向暖紧紧咬着唇瓣,鲜血从唇齿间流入口腔,脑海中却始终萦绕着那个她爱了十几年的男人冷漠背影。

傅擎琛!为什么要那么对她!

她好恨!

伴随着撕开骨骼的疼痛,云向暖双手死死攥紧身下的被单,用尽最后的力气声嘶力竭得尖叫。

“傅擎琛,我恨你!”

又是漫长而痛苦的一个小时......

手术室外的走廊里,一个身材颀长高大,穿着一身黑色风衣的男人飒飒而来,他的身上染着风霜,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守在门口的护士正等着接第二个孩子,抬头看见那气势威赫的男人,差点就喘不过气来。

 

半天,她才反应过来,心惊肉跳得上去想要拦住男人。

 

“先生,里面还在手术,您不能......”

 

话音未落,男人身后的黑衣保镖就直接架起了护士,堵住了她的嘴把人拖走。

 

跟着一起来的副院长赶紧上前打开了手术室门,小心翼翼地说:

 

“听说太太难产,第一个生下的是死婴,请您节哀。”


 

傅擎琛像是根本没听见,快步走了进去。

满是鲜血的手术床上,躺在那里正在抢救的孩子。

 

云向暖已经不见了。

 

傅擎琛快步上前,猛地拽过医生的胳膊。

 

“产妇呢!”

 

医生抬头正要发作,却对上那双极其阴冷森寒的黑瞳,吓得瞬间哑火。

 

“产妇......产妇她......半个小时前宣布脑死亡......应家属要求,已经......送往西山火葬场火化了......”

 

砰的一声巨响。

 

设备台被很狠踹翻,手术器械铿铿掉了一地。

 

男人眼睛血红,像是一只濒死的困兽,眼看着就要崩溃。

 

他声音喑哑。

 

“去拦!一定要拦住......”

 

即便知道已经来不及了,可在场没有一个人敢说一个字。

 

傅擎琛心里也清楚,他狂躁得根本无法冷静下来,连续踹翻了几台价值千万的机器,碎屑遍地,整个手术室一片狼藉。

 

保镖得到消息,云向暖的遗体已经火化了,但是他捏着手机半天始终不敢上去送死。

 

直到,手术室里又进来一个中年男人,无视了里面压抑的气氛,兴高采烈得叫。

 

“恭喜七爷,叶小姐刚刚早产生下一个男孩......”

 

接下来的话他没能说出口。

 

因为他被傅擎琛掐住脖子提了起来。

 

男人的目光危险而疯狂,低沉得声音如重锤狠狠砸在中年男人心头。

 

“谁准她生的?”

 

中年男人脸色青紫,被掐着喉咙半天提起来,两条腿扑腾半天,翻着白眼双手乱抓。

 

“救......救......”

 

眼看着这活阎王就要摘走一条命,一道清亮的婴啼忽然自身后响起。

 

傅擎琛的理智被一点点拉回。

 

他松开中年男人,转身,死死盯着手术床上的孩子。

 

那是一个女婴,因为早产,皮肤还皱在一起,像是小老太太,很小很脆弱,甚至连哭声都是那么微弱。

 

傅擎琛的眼眶湿了。

 

他俯身,猛地抱起孩子,紧紧搂在怀里。

这是,他的女儿!

 

刚出生的婴儿眼睛还没有张开,却好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小手下意识的捏住了傅擎琛的小手指。

 

傅擎琛怔住。

 

这个动作和云向暖一模一样。

 

那个女人睡着的时候,也总是无意识的会牵住他的小手指。

 

傅擎琛泪如泉涌。

 

“我只剩下你了。”

 

......

 

五年之后。

 

A国最高的国贸大厦顶楼。

 

极简风的办公室里,云向暖懒懒得靠在单人沙发上正在打电话。

 

只听见电话那头一阵鬼哭狼嚎。

 

“萨琳娜,那个孩子的自闭症已经劝退了全华夏的心理医生,孩子的母亲听说了你,特地让我来求你出山。”

 

云向暖眉头直皱,“回华夏?不回,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回华夏的。”

 

“可是你一直托我打听的那株血灵芝就在华夏,孩子父亲是个非常有权势的人,只要你提出要求,他一定可以办到。”

 

听到这,云向暖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了。

 

正在这时候,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穿着一身英伦风背带短裤悄悄跑了进来,一下子扑到了云向暖的怀里。

 

电话那头的人还在喋喋不休,云向暖更加不耐烦。

 

低头,她就看见坐在自己怀里的小家伙趁着自己不注意,偷偷拿了一颗巧克力正在剥着外面的金纸。

 

云向暖重重咳嗽了一声。

 

“咳!”

 

小家伙立刻抬头,滴溜溜的漆黑眼珠子对上云向暖,立刻换上了讨好的笑容。

 

他藕节似的小胖胳膊举起,手里剥好的巧克力已经举到了云向暖唇边。

 

“这是给暖暖你吃的。”

 

云向暖不客气的张嘴吃了。

 

云向暖扫了一眼怀里五官英俊的小男孩,目光无限温柔。

 

当年,她从叶伊然的手中九死一生逃了出来,被人救上来之后听说她的两个孩子都已经死了,那时候她万念俱灰,却没想到肚子里还有一个。

 

只是这个孩子先天不足,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

 

她这些年辛苦工作努力赚钱,花高价从世界各地的拍卖行竞拍各种珍贵草药,唯一的目标就是救儿子的命。

 

最终,云向暖对电话那头应了下来。

 

“诊金一千万,钱一到账,我就立刻回国!”

 

“行!”

 

电话那头的人松了一口气,还想说什么,云向暖却已经挂了电话。

 

听完全程的小家伙忽然凑过来,搂着她的脖子,亲了亲她的唇角,然后才问。

 

“暖暖,你又要出差了吗?”

 

云向暖看着小家伙乌黑发亮的眼睛,心里很愧疚。

 

她伸手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低声回答。

 

“妈咪很快就会回来的,这段时间小星星去安琪麻麻家里住好不好?”

 

徐安琪是她的闺蜜,这些年多亏了她的帮助自己才能坚持下来,把孩子托付给对方云向暖很放心。

 

小星星乖巧的点点头,奶声奶气说道。

 

“那妈咪离开之前我要多亲几下。”

 

说着,凑过来在云向暖的脸颊又亲了几下。

 

云向暖起初还在感动,没一会儿就发现这小家伙每亲她一次,完了都会舔舔嘴唇像是在尝什么味道。

 

然后,小家伙又凑过来亲亲,还总是亲同一个地方。

 

云向暖才反应过来。

 

她不给小家伙吃巧克力,于是小家伙就来尝自己唇角上残留的巧克力。

 

云向暖哭笑不得,心里一阵酸又又一阵苦涩。

 

她用力抱住小星星,低声发誓。

 

“小星星,妈咪一定会治好你,到时候你想吃什么,妈咪都会满足你。”

 

小星星学着妈咪的样子,短短的胳膊抱住她,软软说。

 

“暖暖不哭,小星星不喜欢吃,小星星只喜欢暖暖。”

 

云向暖的眼眶红了。

 

第二天,徐安琪和小星星把云向暖送上了飞机。

 

飞机起飞,穿过一望无垠的太平洋,把云向暖重新送回了H城。

 

走出机场的那一刻,她抬头看着万里无云的晴空,深吸了口气。

 

五年了,她云向暖回来了!


 

秋水兰亭别墅区。

车子停在了最大的一栋法式别墅前。

云向暖下车,望着熟悉到刻骨的建筑,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再次从后背升起,心一阵狂跳,仿佛是掉进了冰窟窿里。

这是她和傅擎琛婚后住的别墅,直到她怀孕被关到疗养院之前,她在这里住了整整三年。

说来也可笑,她空耗一腔爱意这里死守了三年,傅擎琛回来的次数却是十个手指头都算得过来。

这时候,管家陪着一个小女孩从别墅里走了出来,看到云向暖的时候忽然一愣。

“您是......”

云向暖紧张的扯了扯自己脸上的口罩,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

“我是萨琳娜。”

管家温和笑了笑。

“没想到您这么年轻。”

听到这句话,云向暖松了口气。

她的目光晃过了管家,最终落在了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身上。

小姑娘长了一张瓜子脸,两腮还带着婴儿肥,眼睛很大,双眼皮,鼻梁很挺,鼻尖微翘,唇瓣小而薄,微微有些发白。

云向暖看过她的资料。

“你就是傅思念?”

小姑娘没有反应。

她今年五岁,自闭症是先天性的,据说是因为生母难产的原因。

小姑娘面无表情的抿着唇,一双麻木冷漠的黑瞳盯着她,其中的冰冷几乎和傅擎琛面对她时一模一样。

云向暖心想,不愧是傅擎琛亲生的。

脑海之中忽然响起,五年前叶伊然的那句话,“傅擎琛只认我肚子里出来的孩子。”

孩子的母亲是谁几乎呼之欲出。

云向暖的心底划过一抹钝痛,这密密麻麻的痛折磨了她整整五年,恨慢慢滋生蔓延,折磨得她痛苦不堪。

如果她那两个可怜的孩子如果还活着,也应该是这个年纪了!

凭什么她的女儿没了,叶伊然的女儿还能好好活着享受傅家的一切,凭什么!

她咬着牙,紧紧握着拳头。

这一瞬间,她很想要掐死这个孩子,给她女儿陪葬!

“这个孩子我治不了。”

说完,她转身就要上车,

再留在这里,她怕自己真的会忍不住动手。

管家见状急了,立刻过来拦着。

“萨琳娜小姐,您还没有和小小姐接触过,合同已经签了,您这样消极治疗,我可以让您双倍赔偿!”

云向暖嗤了一声,反手拧住了管家想要触碰自己的手。

“呵呵,我缺那几个钱吗?”

她狠狠一甩。

管家脸色难看得后退了几步,不敢相信这个年轻女人竟然是带着功夫的。

他咬了咬牙,对着云向暖怒目而视。

“萨琳娜小姐,我劝您合作,跟七爷作对的代价你付不起。”

对方高高在上的态度直接激怒了云向暖。

她冷冷一笑,“大不了让我消失啊!傅擎琛这种脏事做的少吗?他第一任太太怎么死的真以为别人都是耳聋眼瞎吗!他女儿变成这样就是爹妈缺德事干多了的报应!”

管家听到五年来一直被列为禁忌的名字,心头突突狂跳,脸色白的吓人。

这个女人好像知道很多傅家的密辛!

一时间他被云向暖逼仄的目光吓得不敢上前。

云向暖正要关门,忽然一只小手拽住了她的袖子。

云向暖关门的动作一顿,侧头看向那个眼睛特别漂亮的小姑娘。

她脸色铁青,声音嘶哑。

“放开!”

沉默的小姑娘却是倔强得摇了摇头,抓着云向暖袖子的手攥紧了力道。

云向暖很想重重推开对方,然后扬长而去。

却不知道怎么的,对上那双眼睛,她竟然不忍心下手。

她握着小姑娘的手,一根一根掰开她攥着自己衣袖的手指。

谁知道,她掰开这只手,小姑娘的另一只手就再次攥住她的衣角。

反复数次。

就在云向暖掰开再次掰开对方的手时,小姑娘忽然就一下子扑了过来,紧紧抱住了她,两条小短腿因为不够车高而在半空中扑腾了两下。

云向暖下意识就拖住了她的小屁股,免得她掉下去。

这样做的下一秒,云向暖愣住。

她在做什么?她怎么可以......

这样做就是对她刚出生就死去孩子们的背叛!

云向暖猛地就要推开小姑娘,小姑娘却带着哭腔开口。

“不要......”

那声音软软糯糯,如同夏日里融化了的雪糕,任谁都不再忍心。

云向暖强迫自己狠下心来。

“松手!”

小姑娘抬起头,那双漂亮清澈的眼睛里滚动着泪水,鼻头红红的,一抽一抽,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云向暖的心纠结成一团。

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会对仇人的孩子三番四次心软。

她不过是迟疑了几秒,小姑娘就再次黏了上来。

软软糯糯的声音里带着执拗,“抱。”

云向暖还在犹豫,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汽车鸣笛声,紧接着是管家惊喜的声音。

“小小姐,七爷回来了。”

怀里的小姑娘一动不动,仿佛没听见,云向暖却是像是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似的,猛地得推开了怀里的小孩。

小姑娘退后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抬起头,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无神的盯着云向暖。

云向暖竟从里面感受到了一丝委屈的情绪。

她的心没来由的一痛,下意识就要伸手去把小姑娘抱起来。

“我......”不是故意的。

可下一秒,那辆熟悉的黑色宾利已经停了下来。

云向暖脸色大变。

她不能让发现自己!

顾不上地上的孩子,立刻开车离开,只留下一句。

“抱歉!”

小姑娘眼睁睁看着车子离开,她并没有哭,仍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而下一秒,她挣扎着爬起来,迈着小短腿朝着云向暖的车子追了过去。

“别走......”

这场景只发生在几秒之间,管家甚至来不及阻止。

等他反应过来,他的心几乎跳出嗓子眼。

“小小姐!”

他几步追上了傅思念,一把将孩子抱了起来。

小姑娘在他怀里拼命挣扎着,虽然没有声音,可却狂躁的不像是方才面对云向暖时的温顺。

管家的脖子上被抓破了几道口子,他连连躲避,焦急得说。

“小小姐,七爷来了,您不想爸爸吗?别管那个女人了,那女人就不是个好东西。”

管家的最后一句话似乎触怒了小姑娘。

小家伙低头,忽然狠狠咬住管家果露的手臂。

管家吃痛,惨叫了一声。

“啊!”

但是仍旧不敢放开小姑娘。

小姑娘黑漆漆的眼底毫无情绪,软软嫩嫩的小手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了一把明晃晃的折叠刀。

管家眼底没有一点错愕,像是早已经碰到过无数次同样的情况。

“小小姐,您再这样,七爷会生气!”

只是为了躲开折叠刀,他被迫松开了小姑娘。

小姑娘稳稳落地,可迈着小短腿想要再追的时候,云向暖的车子却已经看不见了。

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目光始终盯着云向暖消失的方向,握着折叠刀的手紧攥。

她的身后,黑色宾利车门打开,一道颀长的男人身影走下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