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被宠贵妃

被宠贵妃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被我始乱终弃的侍卫称帝了,我被封了贵妃,当晚他就翻了我的牌子。他伸手捏着我的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你后悔过吗?」我点头如捣蒜:「后……后悔……」

主角:秦年林岁   更新:2022-09-11 01: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年林岁的其他类型小说《被宠贵妃》,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我始乱终弃的侍卫称帝了,我被封了贵妃,当晚他就翻了我的牌子。他伸手捏着我的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你后悔过吗?」我点头如捣蒜:「后……后悔……」

《被宠贵妃》精彩片段

被我始乱终弃的侍卫称帝了,我被封了贵妃,当晚他就翻了我的牌子。

他伸手捏着我的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你后悔过吗?」

我点头如捣蒜:「后……后悔……」

我怎么能不后悔?

要是早点儿穿来,说不准我现在就是皇后了。

秦年听完,又低下头朝我凑近了几分,漆黑的眸中流转着戏谑的幽光,紧盯着我的眼睛:「那你说说,后悔什么?」

我大脑飞速地运转,唇角扯出一个好看的笑来:「当……当然是后悔当时负了皇上。」

我叫林岁,在我的记忆里,我从没真心地爱过秦年。

他手的力道很大,捏得我的下巴生疼,又似乎很满意我的回答,松开了手,直起身子来:「知道现在该干什么吗?」

我脸上的笑容一僵。

翻我牌子,现在不会是要我侍寝吧?

我大着胆子抬头,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目光从他精致的眉眼、淡粉的唇,一直到他的鞋尖,最后咽着唾沫低下了头。

好像也不亏。

秦年许是看我迟迟不动,才又慢慢悠悠地开口道:「朕没那么多耐心。」

「是……」

闻言,我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抬头就对上了他的眼睛,然后将手伸向了他的衣领。

只是手还没放上去,就被他一把握住,迎着我错愕的目光,他轻嗤了下:「你为了救苏明易,什么手段都使得上来,是吗?」

听到这个名字,我眉头一皱:「苏明玉?皇上,你还追剧啊?」

他沉默了,或许是因为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又重申了一遍:「你要救的心上人,苏明易。」

哦,那会儿我脑残天天追着跑的渣男,我的冤种前男友。

可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救他?

「你不是一直想见他吗?明晚,朕带你去。」

不等我反应过来,就听见秦年低声地说道:「来人,将贵妃撵出去。」

我望着面前紧闭着的大门,咬牙切齿地朝他竖了个中指。

雨不会一直下,但头会。

身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贵妃,实在丢人。

「娘娘,这手势……是什么意思啊?」我的侍女问。

「啊?」我转头看她,随口扯道,「就是夸皇上厉害的意思。」

于是我的侍女也对着面前紧闭的大门,做了同样的手势。

我看完,忍不住大笑起来。


第二天晚上,秦年就命人将我叫了去。

我到的时候,秦年还没来。

深冬的风刮得我的脸生疼,直到我脸都快冻僵了,才看见姗姗来迟的秦年。

下了马车,他径直朝我走了过来。

我弯着冻僵的身子,喊道:「皇上。」

他的步子停在了我面前,问道:「冷吗?」

我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嗯。」秦年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那就好。」

「……」这人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知道他是因为以前的事报复我,我也懒得跟他计较。

我低着头,不知道他是什么脸色,只是一言不发地跟在他的身后,走了进去。

大牢里昏暗又潮湿,我跟在秦年身后。

新帝登基,大赦天下,空荡的牢里只有风的呼声。

不知走了多久,秦年突然停了下来。

我没注意,险些撞了上去。

身后的侍卫上前,将大牢的门打开了。

我往里看去,入眼的便是苏明易肮脏的脸,他的脸上满是黝黑的泥垢,混着污血。

看来没少遭罪。

苏明易也看见了我,大概是知道我一定会救他,也一定能救他,赶忙朝我爬了过来,脚铐与地面摩擦,发出一阵响声:「岁岁,你救救我,我求你,救救我……」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秦年忽然开口了,嗓音淡漠:「想救他,求朕。」

苏明易一听,更加卖力地求我,就差没给我磕三个响头:「岁岁,你快求求他啊……」

在我的记忆里,我从没见过苏明易这么狼狈的样子。

可我现在自身都难保,为了他让我开口求秦年,我是不是又脑残了?

这么想着,我伸手拉了拉我的裙摆:「苏明易,你是不是忘了当初你是怎么对我的?」

秦年看我的眼神有了一丝异样的光,勾起唇角:「既然如此,那就回吧。」

苏明易见状,便更加惊慌失措地想抓住我。

我低头瞥了他一眼,往后退了几步,躲开了他的手,低声道:「脏。」

他悬在空中的手僵住了,看我的眼神也有些陌生。

我和秦年一前一后地出了大牢。

刚走出去,跟前就响起了秦年含笑的声音:「朕以为,你会救他的。」

我吸了吸鼻子,回道:「皇上,我脑袋没进水。」

我知道秦年不会留他的,就算我今晚求他放了苏明易,保不齐人前脚刚出宫,后脚就被杀了。

他背过了身子,跟前传来了他的轻笑声,却什么也没说,兀自向马车走去了。

我也跟了上去。

可他走得很快,我还没走到马车前,就眼睁睁地看着马车从我的面前飞驰而去。

四周一片空荡,只有两个侍女陪着我。

走了算怎么回事?

狗看了都摇头。

走回宫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

我瘫坐在床上,被冻得不想说话,刚沾到床就睡着了。

……

早晨,我是被侍女晃醒的。

侍女拿着毛巾,在我的额头上晃来晃去地不知道在做什么,只是看她们一脸担心。

许是看到我睁开了眼,担心道:「娘娘,你忍一下,音儿去请太医了……」

我只觉得头很疼很疼,浑身无力,大概是昨晚冻着了。

听她语气里带着哭腔,我安慰道:「不用请太医,我睡一觉就好了。」

之后我就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了,只是恍惚中,我好像看到了秦年。

看到他给我喂药,为我擦着额头的汗,咬牙切齿地叫我好起来。

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我迷迷糊糊地醒来,喝完了药,又想起昨夜不知是梦还是现实的一切,问道:「昨日,皇上来过了吗?」

两个侍女一齐摇头:「回娘娘,皇上昨日……并未来过。」

我听完,就继续低头喝药了。

也是,想来他恨我入骨,加之登基后事务繁忙,又怎么会来看我?


后来的几日,我都没见到秦年,不过我也不想见他。

听侍女说,这段日子他纳了几个妃子,什么金贵人、穆嫔……

我听着都头大,让秦年干脆弄个金木水火土五行团,C 位出道得了。

想想当年,记忆中的林岁是世家的小姐,秦年原本也是官家的公子,只是那昏君听信了奸臣的谗言,父母双双惨死。

林岁呢,对秦年只有玩弄之心,遇到苏明易之后更是对他只有利用,谁又能想到秦年隐忍多年,憋出个大招呢?

总归我不喜欢秦年,不想争宠,只想在后宫当个咸鱼混吃等死。

只要不把他惹毛了,我的日子应该不会太差吧?

我还没想明白,殿外便匆匆地走来一个下人:「娘娘,皇上听说您大病初愈,便邀请您同众嫔妃一同赏梅。」

赏梅?不感兴趣。

我刚要拒绝,他又继续说道:「皇上还说,要您一定要来看看这新开的红梅。」

这下更不能拒绝了,我只能无奈地答应。

……

我到花园的时候,已经有几个嫔妃候在那儿了,个个都是精心捯饬过的。

不过她们的位分都没我高,看见我来,都上前规规矩矩地向我行礼。

我朝她们抿唇一笑,叫各位妹妹都起来。

只是我刚转过身子没多久,后面便推推嚷嚷地吵了起来,在我耳根子边。

我听不大清他们在说什么,只三言两语地听到一些。

她们是在为了位置争吵。

为什么呢?

因为很多嫔妃都是第一次见皇上,站得越靠前,皇上才越能看到她们,也不枉费她们辛苦的一番捯饬。

声音有些大,我忍不住转过身子,眼看着后面就要打起来,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刚要张口,面前的人就忽然齐齐地喊了一句:「皇上吉祥。」

我闻言,回过头去时,秦年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

他看着我,唇角噙着一抹笑。

那笑,我总觉得有些不怀好意。

我后知后觉地低下了头,喊道:「皇上。」

秦年什么也没说,当着众嫔妃的面,拉起了我的手。

那一瞬,我好像听到了后面有人磨后槽牙的声音。

「身子可好些了?」秦年轻声地问。

我暗暗地抽了抽唇角,面对他时,又不得不摆出个好脸色:「承蒙皇上的恩泽,臣妾的身子已经好多了。」

我能染上风寒,他可帮了大忙。

我在床上躺了一日他都不来瞧一眼,现在装什么深情人设?

秦年似是看出了我在想什么,弯了弯唇角,笑得人畜无害:「嗯,没事就好,贵妃若出了什么事,朕会很心疼的。」

我实在看不出他到底想干什么,不过看他的反应,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他说完就拉着我走了,我跟他走在前,一众嫔妃跟在后。

可我总觉得背后阴凉凉的。

不过好在一直到回宫,都没闹出什么幺蛾子。

直到第二天清晨,兰贵人来找我。

美其名曰:要来同我亲近亲近。

我既不争宠,对她们也就没那么大的敌意。

只是侍女奉茶到她旁边的时候,她伸手去拿手帕,手肘却将茶水打翻在了地上,滚烫的茶水溅了侍女一身。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