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长篇小说

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长篇小说

鱼音袅鸟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现代言情《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是作者“鱼音袅鸟”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金钏儿姜臻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个表小姐呀?打秋风的,借势嫁人的,大多家世都差,左右不过就是出嫁的时候出份嫁妆钱。性格温顺懂规矩的,养着也就养着了,就当给自己多了个伴。就怕那等子不规矩的,看中了主家小娘子的婚事,或是看上了府上的公子们,耍心机用手段的,那才叫人烦心呢。“我刚向小丫鬟打听了,她呀,表小姐都谈不上,听说呀,不过是个从滇地来的商户女罢了。”有几个贵女交头接耳。......

主角:金钏儿姜臻   更新:2024-02-16 19: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金钏儿姜臻的现代都市小说《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长篇小说》,由网络作家“鱼音袅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是作者“鱼音袅鸟”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金钏儿姜臻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个表小姐呀?打秋风的,借势嫁人的,大多家世都差,左右不过就是出嫁的时候出份嫁妆钱。性格温顺懂规矩的,养着也就养着了,就当给自己多了个伴。就怕那等子不规矩的,看中了主家小娘子的婚事,或是看上了府上的公子们,耍心机用手段的,那才叫人烦心呢。“我刚向小丫鬟打听了,她呀,表小姐都谈不上,听说呀,不过是个从滇地来的商户女罢了。”有几个贵女交头接耳。......

《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长篇小说》精彩片段

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鱼音袅鸟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这本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古代言情、宫斗宅斗、腹黑、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腹黑、 的标签为古代言情、宫斗宅斗、腹黑、并且是古代言情、宫斗宅斗、腹黑、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68章 番外四,写了350672字!

书友评价

作者文笔很赞,文章情节跌宕起伏,一会儿跟着笑,一会儿跟着哭,结局也很圆满

为什么对比第一次读删减了这么多对话和内容?怪不得很多都衔接不上,还以为自己记错了,明明间隔没多久时间。评论感觉也都少了

太甜蜜了,值得收藏二刷

热门章节

第129章 温泉

第130章 牡丹

第131章 微醺

第132章 话本子

第133章 下蛊

作品试读


她们以为是哪家上京藏在闺中的贵女,因为鲜少露面,眼生的紧,故而不识得,个个心中警铃大作。

无它,这女子体态风流、姿尤清绝,把她们一个个衬得黯淡无光。

其实,与今日的众女相比,姜臻的穿着称得上保守。众女个个费了心机来装扮自己,虽说已入春,但春寒料峭,众女们却个个换上了轻薄襦裙,露出了雪白的脖颈和纤细的锁骨。

反观姜臻,穿着一袭中规中矩的交领中衣,只在外头套了烟青色薄纱裙,那裙子也不知是什么布料,在逶迤之中迎着阳光,竟然有着点点七彩光泽,端的是美丽。

腰间系着香兰罗带,她走进敞轩时,莲步婀娜,盈盈一握的腰肢像柳条一样柔软纤细。

梳着简单的飞天髻,配着清净的妆容,颊畔青丝浮动,鬓上只斜插着一支孔雀点头芙蓉玉发钗,看起来不甚协调,却不知怎的,反而让人觉得极美。

众女又妒又羡,看向姜臻的目光都带上了隐隐的敌意。

“噗嗤…瞧你们一个个如临大敌似的,她呀,只不过是借住在这府上的表小姐,而且是一表三千里的那种。”一女发声。

这消息一落,满敞轩的贵女们心头俱是松了一口气,脸上都笑了。

这年头,谁家还没几个表小姐呀?

打秋风的,借势嫁人的,大多家世都差,左右不过就是出嫁的时候出份嫁妆钱。

性格温顺懂规矩的,养着也就养着了,就当给自己多了个伴。就怕那等子不规矩的,看中了主家小娘子的婚事,或是看上了府上的公子们,耍心机用手段的,那才叫人烦心呢。

“我刚向小丫鬟打听了,她呀,表小姐都谈不上,听说呀,不过是个从滇地来的商户女罢了。”有几个贵女交头接耳。

这下,贵女们完完全全放下了心,居然是个低贱的商户女,这等下贱的身份,是万万嫁不了国公府的。

恁她娇柔动人,也只能当上京家世差一些的贵人的添房或妾室,而像国公府这样的顶级豪门,她就是给府上公子做妾也是不够格的呢。

有贵女打趣道:“什么臻(真)妹妹,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假妹妹呢。”说完,众女嘻嘻哈哈笑作一堆。

小说《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来到国公府也有十天了,姜臻也渐渐适应了府里的环境,她每日会去锦绣居、慈安堂给顾章华、老夫人请安。

顾章华不耐其烦,她本就好玩乐,时常和上京的一些官夫人,或离异、或孀居的贵妇饮酒作乐,因此早上时常起不了床。

不过几天,顾章华就令姜臻以后别给她请安了,免得影响她休息,有事来找她即可。

姜臻听她这么说,也就作罢了。

她本不是勤快的人,但出门在外,寄人篱下,该有的礼数她一定会遵守的。

既然顾章华不要求她,她也是乐得轻松。

不过,老夫人这头,姜臻还是坚持每天去请安的,她毕竟是个寄居客,也不能这么没眼色。

况且,经过她这些天的观察,老夫人在府里拥有着绝对的权威与话语权,讨了她老人家的欢心,对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搞不好,老夫人一个高兴,就能给她介绍一门好亲事。

她可没忘记,来上京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择婿,她希望越快越好。

拖得久了,她也没脸皮一直住着。

什么时候在上京起一家自己的买卖,买个宅子才好呢。

国公府不能久待,有了宅子也算有个落脚处了。

上京富贵迷人眼,她虽然有母亲留下的薄田和体己,前几年瞒着父亲做了一些生意,手里还算富裕,但要想起买卖,买宅子,也是不容易的。

这一切,还需要筹谋,姜臻立在院子廊连处,细细思索着。

国公府地势优厚,宅子建在南山脚下,有登高望远之优势。白日里倒罢了,此刻是夜晚,姜臻在菡萏轩的后院凭栏远眺,繁星漫天,远处灯火迷离,端的是天上人间一色。

此刻春寒料峭,却已有春虫低鸣,菡萏轩坐落在偏静处,更显得虫鸣悠远,姜臻静静享受这安宁的一刻。

金钏儿从屋内走了出来,将一雪色织锦缎面的披风披在她的肩头:“姑娘,夜里冷,还是早些歇息吧。”

不知想到了什么,只见姜臻边返回屋中,边吩咐道:“金钏儿,替我备笔墨。”

盈盈烛火下,姜臻一手挽袖,一手持笔,在宣纸上写着什么。

不一会,她捧起写好的纸,吹了吹纸上未干的墨汁:“明早将这封信寄给江南的阿兄吧。”

含珠儿忙应了。

姜臻这几年暗地里跟着外祖家的表兄陈景然做了几年生意,每逢有什么商机,陈景然都会写信告知她,她之前在马关贩卖的粗盐,也是陈景然的手笔。

姜臻的外祖陈家也是祖祖辈辈经商,外祖父陈老爷子本来寄希望唯一的孙子陈景琛下科场,走仕途,哪知陈景然不好文辞,偏爱耍那棍棒,只言他不是下科场的料子,走武举的路还有可能。

气的陈老爷棍子都打断了两根,也就作罢了,并家中给他请了个教骑射武艺的先生。

前几年,江南那边招兵,陈景然凭着一身武艺被选上,初初也只是个大头兵,后来信中告诉姜臻,他救了个贵人,从那时起就时来运转,现在在船舶司里负责两江船只征调。

虽然官职不高,薪俸微薄,但是权限可不小,这可是掐管着两江商船的运往哪,包括外海买卖贸易,什么货物好卖,什么货物运输受阻,凭着信息差,陈景然可是悄悄高抛低吸了好几次,赚的盆满钵满,连带着姜臻也发了几笔大财。

陈老爷子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只是觉得自家孙子的脚趾头总算够到了官府的门槛了,这真叫他欣喜若狂,这小小的水军,很可能就是陈家将来的登云梯呀!

给阿兄写信,除了告知自己现在的住处,更是为了从阿兄那获得一些商机。

***

第二日巳时刚过,顾玥便来寻姜臻了。

顾玥穿了件烟蓝缎面灰狐毛的披风,脸上的妆容淡淡的,加上仪态端方,更显得她端庄娴雅,一身得仪容气度非一般贵女可比拟。

“阿臻,你这处院子倒还安静。”

姜臻笑了:“这园子的哪一处还不是你们国公府的?倒羡慕起我来了?”

顾玥见她说话含嗔带俏,粉面含春,一双眼睛笼着雨雾般迷人,当真是生得极好,忍不住道:“你上次给我的玫瑰膏,我用得极好,你再送我几盒口脂、面脂,可别怪我脸皮厚啊!”

姜臻哪有不应的理,身边的含珠儿含笑准备去了。

“妹妹,再过几天就是花朝节了,往年啊,花朝节都在城外的云台山举办。不过今年气候不像往年,春意迟迟,那云台山的花开得稀稀拉拉的,所以我想不如在自家园子里举办花朝节,邀请一些世家贵女来家里热闹热闹。”顾玥说完自己的来意。

姜臻眨眨眼,花朝节?

在大渝朝,每年的二月十二,花朝节是一个非常隆重的节日,哪怕是在滇地,也是极受年轻女郎欢迎的。

无他,在花朝节这个花道吉日,年轻的男男女女,总会在这个节日,穿上繁复华美的衣衫,佩戴精致的钗环香囊香包等争奇斗艳。

只是不知这上京的花朝节会是何等模样?

见姜臻双眼微亮,顾玥笑道:“府里一共也就四个女郎,这个宴会就由咱四个来举办操持,我负责写请柬,映雪准备五色彩笺,姝妹妹布置园区。至于大哥哥的园子,老祖宗亲自向他开了口,他岂有不应之理?臻妹妹,听说你的手艺不错,你做些花糕如何呢?”

国公府是上京的顶级豪门世家,顾玥的琴棋书画在整个上京都是顶尖的,尤其是一手柳体,运笔骨力遒健,结字婉约端庄,二者兼具,别具一格。

由她来写请柬,的确是再合适不过了。

而姜臻,因需要调制香膏和香粉,也时时和花草打交道,不仅能制作纯天然的膏脂,头油胭脂等,更能用各色鲜花制作各种糕点。

因此,她很爽快的应下了这事。

而且,她可以趁此机会好好展示自己的厨艺,到时候给老祖宗、夫人们尝尝,当然,最重要的是给府里的郎君们尝尝……

只是……

“大公子的园子?”姜臻疑惑道。

“是呀,你不知道吧?大哥哥住的沧浪苑是整个府里地势最好的地方。”


早春时节,冬雪才消,寒意依旧渗人。

一辆马车行驶在驿道上,发出了麟麟之声。

车厢内分外静谧,角落处狻猊轻吐幽香,沁人心脾。

马车上置了一张卧榻,卧榻上,姜臻正闭眼浅眠,此刻正在赶往上京的途中。

从滇地到上京,要先走水路,再走陆路,需耗时半个月的时间。

姜臻虽只是个商户女,但从小也算锦衣玉食,身娇肉贵,到了后面,基本上靠毅力在坚持了。

因此不到午时便感觉疲乏了,她索性躺下来补眠了。

马车内的两名丫头,也头一点一点的打着盹。

姜臻睡得极不安稳,昏沉之间,她似乎又回到了那个令她惊惧且难堪的山洞中……

**

两个月前,她带着管家林盛前往马关小县城倒卖井盐。

马关是个小城,位于滇地边境,与南越国相邻,鱼龙混杂,常有盗匪和刀马客出入,扰得滇地也不甚安宁。

马关的百姓生活贫瘠,很难吃到盐,而且盐的价格奇高,比肉价贵了不少。

穷苦百姓哪里吃得起?

姜臻是个商人,深知利与险从来相伴,觑得了商机后,便央求住在江南的舅家表哥偷偷运了一批井盐给她。

当然并不是江南那边卖相细白的井盐,而是那种抽取卤水做成的盐巴,这类盐颗粒粗,易逃官税,很难被追查。

因为不缴纳官税,加上马关监管政策稀松,姜臻卖的价格也极低,在马关一带非常受欢迎。

马关的百姓常年吃不上盐,有这种盐吃,已是乐得不知如何是好。

他们买到一罐盐的时候,会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捻上一点,放在舌尖。

盐的味道便四散开来,整个人便好似活过来一般。

就这样,大半年时间多次往返马关和滇地,姜臻倒赚了一大笔。

自打十二岁起,姜臻便开始操持家中的生意,她的阿娘生前也有心教导她从商之道。

只道以后嫁了人,做主母主持中匮,这些也都是能用得上的。

但她的阿娘并没教她暗中逃官税,私贩井盐。

因此,她往来马关一事,是避着父亲姜老爷的。

那日,几车的井盐被马关的百姓一抢而空后,姜臻便打算赶在天黑前回到滇地。

马关地处西南,气候潮湿,林沼密布,一年当中下雨乃稀松平常之事。

行路到一半,雨大风急,就连马车都开始漏水了。

马关回滇地的途中常有山匪出没,为了不露财,姜臻出行都是用青油布马车。

时值寒冬,姜臻的衣裳很快被雨水打湿了。

随行的金钏儿也着急了,姑娘要是冻感冒了,可怎的是好?

他们走的是条小路,这条路姜臻走过好几次,比走正道能节省近一个时辰。

管家林盛不由得有些心焦,自家姑娘暗地里倒卖井盐,都是瞒着家中老爷的。

要是姑娘天黑前到不了家,露了馅,自己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这等生意,姑娘可没少给他好处,他家中上有老母,下有几个临近入学的稚童,一家子都靠着他吃饭呢。

要是这桩生意事被老爷撞破……

因此,心思电转间,林盛很快有了主意,对马车内的姜臻道:“姑娘,奴到附近的农家去找些干的稻草铺到马车上,再去重新修葺下马车,想来费不了多少时间。前方不远处有个山洞,您之前也是在那避过雨的,请姑娘在那等候老奴。”

姜臻已冻得瑟瑟发抖,也只能如此了,她点了点头,“速去速回,留下三四个护从,其他人跟着你走吧。”

前方不远处果然有个山洞,这并不是个野山洞,往来的农人也会在此山洞休憩。

姜臻放下心来,命金钏儿扶着自己去山洞生火,烤烤衣服。

姜臻上身是一件粉地暗海棠花的短袄,配了粉蝶戏海棠的长裙,此刻全身上下已是半湿,便露出那玲珑的曲线来。

金钏儿命那几个护从转过身去,才掀开马车帷幔,又给姜臻披上那织锦缎面的白狐毛披风。

正要将她扶出马车,想了想,金钏儿又拿起一帷帽,细细给她戴好:“姑娘,这地方荒僻,还是小心点好。”

姜臻轻轻“嗯”了声,扶着金钏儿的手就下了马车。

西南的冬日气温不比上京,温度并不低,但因着湿度大,那种寒意却能渗入骨缝中。

刚一下马车,姜臻就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主仆二人连忙往山洞中走去,那几个护从则护着山洞口。

山洞里黑黢黢的,但是却有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双眼适应了黑暗后,姜臻依稀看到了丝丝火星,将灭未灭,想来不久前也有人在此避雨,并燃了火堆。

二人于是往热源处靠近,金钏儿忙拿出火折子打火。

一缕光在山洞颤巍巍亮起,姜臻纤细窈窕的身段被放大般投影在石壁上,凭添了幽深之意。

金钏儿正待细看周边的环境,突闻空气中传来一阵箭矢的破空之声。

还未反应过来,箭矢已入肉,金钏儿只闷哼一声便晕了过去。

姜臻大惊,正要看向箭矢射来的方向,又一道短小的箭矢激射而来,瞬间没入了她的小腿。

姜臻吃痛,一声惊呼,又被惯性所致,跌倒在地。

恰好空中一声惊雷响起,是以外头的护从并没有听到姜臻的惊呼之声。

不一会,一道嘶哑带着低喘的声音低低响起:“如果想活命,就不要嚷叫。”

金钏儿晕倒的时候,火折子也掉落在地,就着黑暗的烛火,姜臻看见洞口往里处,地上半躺着一个人。

一个男人。

光线太暗,她并不能看清对方的模样,模糊中,姜臻却感到对方双眼锐利如电,凛寒的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她从来就不是个遇事慌张,毛手毛脚的人。

仅仅是须臾之间,姜臻就平复了紧张的情绪。

那个男人似乎受了伤?

这种猜想让她一颗心瞬间安定了不少。

“你是谁?你想怎么样?”一管声音水泠泠的。

因着小腿伤口剧痛,她的声音又夹杂着一丝绵靡音色。


却说敞轩处,虽然走了一个万玉茹,但气氛很快又热闹了起来,顾玥是花宴的发起人,自然忙得不落脚,这不,又去门口接来府的客人了。

姜臻依旧又退回了原处,坐在不显眼的角落处,苏映雪坐在她旁边,也安慰着她:“臻姐姐莫放在心上,咱也不好与那种人计较。”

姜臻笑道:“我倒没什么,就怕自己给玥姐姐,叔母还有姝妹妹添麻烦了。”

苏映雪细细打量她的眉眼,只道:“怎么会,姐姐添的麻烦又怎会有我的多?”

姜臻一愣,抬头看苏映雪,瞬间明白了她的话。

她二人可都是来投亲的。

两人相视一笑。

尽管如此,姜臻心里却清楚,皆是投亲,却也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亏她此前还想着打府上顾二公子的主意,原来这苏映雪是二房夫人黄氏内定的儿媳妇,亲上加亲。府里众人皆知,就等着苏映雪父母从朔州来上京任官,然后下定。

这事她也是前两天听含珠儿说的。

不一会,黄氏派人来叫苏映雪,苏映雪便向姜臻告退了。是以姜臻现在又成了一个人,满院的贵女们,竟然没有一个愿意与姜臻搭话的。

一旁的姜姝见姜臻落单,心里头却是很舒畅,众女见姜姝都不愿意搭理自己的堂姐,别人就更不会拼着得罪姜姝来与她一个商户女交好了。

不一会,只见顾玥正陪着平西侯府的姑娘容瑄,边笑边走过来。

提起容瑄,就不得不提姜姝了。

姜姝与容瑄一直有些不对盘,在上京,世家小姐们时常举办各种花宴、诗社等,俩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俱是火爆脾气,谁看谁都不顺眼。

容瑄看不惯姜姝成日里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仗着国公府的势作威作福,不过是个外姓表妹,还真把自己当主子了。

而姜姝自幼在国公府长大,老夫人宠爱,横行霸道惯了,偏偏碰上了一个凡事不让她的容瑄,因此时时被气得跳脚。十次见有一半以上都要互呛。

上元节的时候,这俩人在云阳伯府举办的诗社上又吵了起来。

事实证明,贵女们吵起架来也是没有多少气度可讲的,连体面都不要了。

容瑄脸稍长,因此梳妆时总要捣鼓半天,就为了中和较长的脸型,于是姜姝作诗讥讽:去年一滴相思泪,至今未到耳腮边。

姜姝肤色不够白皙,容瑄立刻反击:夜半难见身影,独有目光放白。

姜姝脸色一变,咬牙继续讥讽:君脸上可跑马。言下之意还是你脸长。

容瑄气得满脸通红,憋出一句:眼晴长在屁股上,只认衣冠不认人。这是讥讽姜姝不是国公府的真正主子,却成日里狐假虎威,刁蛮跋扈。

姜姝最是厌恶听到别人说她不是真正的国公府的小姐,气得跳脚,对着容瑄便口不择言起来:“像你这样的丑八怪,我要是你,我就一头撞死!”

容瑄的右眼下有一道疤,就好比一幅美丽的图画,上面被滴了一滴墨,让人感到好不惋惜。

她这道疤还是幼年时期被坏心肠的奴婢用枝桠在脸上所划导致的,那个时候平西侯夫人刚好去寺庙还愿,顺道住了几天,家中无主母在,那奴婢便瞒了几天,看着那伤口化脓流水,等到平西侯夫人发现后,用最好的药,请最好的御医也无力回天了。

众人皆知,这道疤就是容瑄的心病,平西侯府地位尊贵,也无人敢在容瑄面前揭她的伤疤。

姜姝倒好,两个跋扈的遇到一起,嘴巴一个比一个刻薄,令那天诗社的其他贵女们大开眼界,个个惊得合不拢嘴。

容瑄当场气得几欲晕厥,哆哆嗦嗦地跑到游廊处,游廊处皆有府兵护卫,容瑄从一个府兵的手中抽出一柄刀,大喊着向姜姝砍去。

所幸府兵们赶来及时,阻止了这一场闹剧,但好好的一场诗社就这样毁了。

姜姝与容瑄这两人的梁子是结的更深了,是以才出现了姜臻初入上京时,在大街上被容瑄拦截的那一幕。

姜姝自然也看到了和顾玥言笑的容瑄,她脸色一变,气愤地掉转头。

平西侯府与镇国公府交情甚厚,这样的赏花宴自然少不了他家的。

容瑄也早早看到了姜姝那张臭脸,心里头感到了莫名的快感,哼,还以为她不敢来吗?她容瑄怕过谁?

她四处看了看,自然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姜臻,眼珠子一转,施施然朝着姜臻走去:“这位姐姐,上次在街上多有得罪了,不知如何称呼?”

姜臻忙起身,只施礼笑道:“容姑娘客气了,叫我臻儿就可以了。”

一缕春光朝着敞轩照射下来,投射在两人身侧,衣服上俱是碎金之美,容瑄望着姜臻那张动人的脸,那雪白的吹弹可破的肌肤在春光下如同蜜奶一般,身为女子的容瑄都有一瞬间的失神,她笑道:“听说你是姜姝的堂姐?那我也叫你姐姐吧,你可是把姜姝比下去了,你这皮肤可是姜姝梦寐以求的呢,是吧姜姝?”

说完,容瑄笑着觑眼看姜臻,眼里全是挑衅。

“你!”姜姝忽地起身,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又不好当着大家的面发脾气,她到底还顾忌着自己是主家。

只是一双含着怒火的眼又瞪向了姜臻,目光在她姣好的脸上绕了又绕,绕得她心绪难言,气血翻涌,恨不得把姜臻身上的那层皮撕下来披自己身上。

姜臻心里叫苦不迭,今日出门是不是没看黄历,怎么个个都拿她当枪使?

顾玥见状,忙拉开姜姝,只低声道:“好妹妹,你带着客人先去扶苏园吧,可别和容瑄凑一起了,两个炮仗脾气。”

见姜姝含怒走了,容瑄心里别提多畅快了,这下也没心思和姜臻说笑了,寻了自己相熟的女郎们,加入到聊天的队伍了。

姜臻心想:这群女郎们还真是,在她面前一个个都不遮掩,想利用就利用,想嘲讽就嘲讽,没有丝毫顾忌。

只要一想起,这些人可能会成为她的姑子,也免不了头大起来。

还不等姜臻头大,竟真的有女伴来找她了,而且还是两个。

三言两语间,姜臻已搞清了这两个女子的身份。


美臻被他这孟浪的举动惊住了,脸上冰冷的表情挂不住了,现出了慌张,着急着去推他

察觉她的举动,顾珩便用另一只臂膀顺势按住她的背,将她用力往身前搂。

美臻的上半-身几乎紧挨着他的胸膛,这样的姿势太羞耻了,她的心跳越来越快,有羞窘,但更多的是害怕。

“你...作甚么,放开我...”

“你喜欢二弟还是三弟?”

姜臻:......

这是什么问题?美臻脑袋也有些发懵。

顾珩却不依不挠,黑涔涔的眼睛盯着她:“说话!”

“你...先放开我。”姜臻咬牙。

顾珩这才醒悟过来,见她满脸通红不断挣扎的模样,心情莫名舒畅,“你回答我。“

这是不回答就不放开了。

“你...”

美臻恨恨地道:“我都喜欢,松手!”

顾珩倏地收紧手上的力度,姜臻吃痛,不用看也知道,胳膊上肯定出现了红痕。

他细细看她的眼,都喜欢,那也就是都不喜欢。

这女人贪图的果然是国公府的地位。

顾珩慢慢松开她的胳膊。

“记住,离我二弟三弟远一些。”

姜臻眼前一花,顾珩人就不见了。

这大约就是传说中的轻功,果真是神不知鬼不觉。

美臻怔愣了很久,咬了咬唇,才转身回了屋里。

****

顾珩今日休沐,是以一大早就来慈安堂给老太太请安,顺便陪老太太吃早饭。

顾琛昨天也是和顾珩一起回的,昨晚就歇在老太太的碧少橱里。

有两个最爱的孙子在身边,老太太心情极好,连饭都比平日多用了一碗。

立在一边伺候祖孙仨吃早点的杨嬤嬤打趣道:“大公子往后多带小公子过来才是,依奴婢看,今日老夫人瞧着都比往常年轻了好几岁。“

杨嬷嬷在老太太做姑娘时就陪在身边,老太太嫁给顾老太爷后,杨嬷嬷也跟着过来了,几十年了,情谊自然深厚。

老太太从手里接过杨嬤嬤递过来的棉柔的手绢擦了擦嘴,笑道:“那我不成老妖怪了吗?”

顾琛嘴里塞着个鹌鹑蛋,含糊不清道:“那老祖母也是最美丽的老妖怪。

老太太和杨嬷都哈哈大笑,老太太更是忍不住,把顾琛一把揉进怀里:“我的儿,你真是祖母的开心果。”

顾珩也忍俊不禁,斜眼靓着顾琛,这小子。

饭毕,顾珩抬脚就想离开,老太太忙叫住他:“珩儿,你坐下,别想溜,祖母还有事要问你呢。

说完,老太太怒了努嘴,林嬷嬷忙吩咐青烟牵着顾琛出去玩。

老太太在正堂中间的一张紫檀雕博古罗汉榻上坐下,手时倚靠在榻上正中间的一张黑檀木矮几上,看着她最看重的长孙道:

“珩儿,你一天天的就跟祖母打太极,花朝宴举办完后,我就要问问上一问的,你倒好,连着七日都不见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