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那你得赔一条了

那你得赔一条了

苏闲佞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网文作家“苏闲佞”的新作品,《那你得赔一条了》是一本重生类现言小说,本书保证有效更新,书友们尽情畅读,裴允歌是女主角,霍时渡是男主角,两人之间的感情故事改编自《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本书主要讲述了:重生之后的裴允歌好似变了个人一样,就连她自己都能够感受的出来,她本以为自己已经是疯人院的小可怜了,就算是做前世的自己也没关系,谁想到等她以新身份活下去的时候,有许多事情都在发生改变。

主角:裴允歌,霍时渡   更新:2022-07-15 22: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裴允歌,霍时渡 的女频言情小说《那你得赔一条了》,由网络作家“苏闲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网文作家“苏闲佞”的新作品,《那你得赔一条了》是一本重生类现言小说,本书保证有效更新,书友们尽情畅读,裴允歌是女主角,霍时渡是男主角,两人之间的感情故事改编自《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本书主要讲述了:重生之后的裴允歌好似变了个人一样,就连她自己都能够感受的出来,她本以为自己已经是疯人院的小可怜了,就算是做前世的自己也没关系,谁想到等她以新身份活下去的时候,有许多事情都在发生改变。

《那你得赔一条了》精彩片段

医院。

空旷寂静的走廊上,厕所里传来隐约凄惨的哭腔。

“艹,给老子安静!想跟那个贱人一个下场吗?!”油腻中年男狠踹向蜷缩在地的少女,面容扭曲的咒骂。

话落。

没人察觉出,厕所里另一个昏迷状态的女孩,僵硬的手指忽然轻颤。

头疼欲裂的裴允歌,下一秒蓦地睁开眼,冷光乍现!

然而,却发现自己居然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是哪里?

她没死??!

裴允歌第一次碰上这种诡异的事。

旋即,不等她熟悉环境,旁边的院长就忽然发现了她。

“哟,小贱人竟然醒了。”

院长肥胖的面容满是阴笑,直接丢弃衣不蔽体的少女,走向裴允歌。

这个裴允歌的声音,可比其他人好听多了。

裴允歌听言,看着这一幕,有了诡异的熟悉感,心里更腾升出一个大胆的揣测。

“你是谁?”

“裴允歌,你还给我装失忆呢?前两天不还称自己是秦家大小姐吗??花样可真多!”

院长阴阴的讥诮,而裴允歌听完这话,脸色却愈发精彩了。

她知道为什么这一幕会这么熟悉了。

这不是之前,秘书给她看的那本反社会言情小说里的剧情吗??

之所以说它反社会,是因为这本书虽然是爽文,但女主秦有娇的性格却睚眦必报。只要对她不服的人,就必须身败名裂。

而和她同名的女配裴允歌,则是文里存在感最低的角色,在孤儿院长大,性格内向自闭,却极度渴望亲情。

十七岁时,裴允歌作为被抱错的真千金,回到了秦家。原本,裴允歌以为自己拥有了三个哥哥,可没想到假千金女主早已取代她的地位。

哥哥们对她态度冷漠、不屑一顾,只把女主秦有娇当做亲妹妹。

两年来,裴允歌亲眼看到,秦有娇是怎么被自己的哥哥们当做公主,捧在手心上。而她只是个丑小鸭,什么都比不上秦有娇。更因嫉妒秦有娇,说秦有娇抢了她的一切,而被哥哥们冷眼。

但实际上,秦有娇才是狠角色。表面天真无邪,却天天诱导秦家哥哥们,暗指裴允歌精神不正常,过于偏执阴暗。

就连这次裴允歌被送进精神病医院,也是秦有娇一手安排,让哥哥们看到‘发疯’的裴允歌把她推下了楼。

最后不得不把裴允歌送进精神病医院。

但没料到的是,这根本就是一家黑医院,院长喜欢猥亵少女。

回想起来,裴允歌都止不住的嗤笑。

这样的女主,都能被称作是有仇报仇的‘黑莲花人设女主’啊。

……

回忆完剧情,裴允歌只能接受现实,却没有任何慌张。

她干哑的嗓音,透着点刺骨凉意,“我的腿,是你弄伤的?”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院长愣怔,很快却阴沉的冷笑。

“小贱人脑子坏掉了?还把自己当秦家大小姐,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

院长说完,刚想扯一把她,却不想看到面前的人缓缓站了起来。

仿佛什么痛感都没有。

“那你得赔一条了。”

裴允歌眉眼明艳风情,偏偏透着几分狠劲儿。

这看不透的神情更让人头皮直麻!

这让院长差点以为自己见了鬼!

眼前的女孩像是换了个人,一点不像是那个胆小自闭的裴允歌!?

“想好拿哪条换了吗?”

女孩的话像是催命符,可片刻却让院长清醒了过来!

见鬼个屁!

一个黄毛丫头装模作样,居然还唬住了他?!

“敢吓我?小贱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院长恼羞成怒,狰狞的狠扑向裴允歌!


而这刻。

纹丝不动的裴允歌,在院长扑过来的那一刻陡然侧身!

刹那。

院长不受控制的肥大身躯,直接前扑!

摔了个狗啃泥!

十分惨烈!

“废物。”裴允歌睥了眼他,轻声嗤笑。

随后她走到一旁俯下身,捡起了刚刚院长割开少女衣物的匕首。

这时。

院长摔的骨头发疼,凶狠的表情来不及收,就忽然看到裴允歌在把玩匕首,顿时后脑勺生出寒意!

“你想做什么?!”

院长满脸恐慌,反应过来后,连忙哆嗦的拿出手机!

“院长想试试是人来得快,还是我的刀更快?”

裴允歌单膝微曲,与他平视。

她的腿还在流血,可女孩却像是事不关己,宛若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人……

院长已经浑身发软,看着裴允歌手里的那把匕首的刀尖,就那么对准他的喉咙!

“裴,裴允歌!杀人犯法的!!”

听到这么个畜生跟她讲法律,裴允歌神情逝去一抹轻嘲。

随后,她懒洋洋的轻笑,“可我有病啊。”

院长一听,浑身僵硬!

“裴,裴小姐!我知道错了,求你啊——”

院长后背被冷汗打湿,还没说完又突然痛苦的哀嚎出声!!

不久。

“我想好了,就第三条腿。”

裴允歌唇角一勾,悦耳的嗓音放肆而又云淡风轻。

她手里的匕首,已经染上了血。

而院长。

此刻痛苦的捂着裆部,殷红晕染了一片,肥胖的身躯发抖。

直到女孩离开后。

他才颤着手,打通了一个电话。

“娇娇,裴允歌要跑了!她这个疯子,你一定要替爸爸报仇!!”

他双目通红,语气中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

……

医院动乱,保安四处搜寻。

“找到了吗?千万别让她跑了!”

没人料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居然弄残院长,跑了出来!

真是邪到家了!

楼下。

避开搜查的裴允歌捂着失血过多的伤口,脸色发白,抬头就看到外面一片阴雨绵绵。

她背影狼狈,又低下头轻笑,漫不经意的擦拭着匕首上的血迹。

潋滟风情的眼底却透着冷戾。

“这样麽,那就玩玩看了。”

蓦然。

不知哪里传来嗷呜声。

裴允歌扭头就看到个熟悉白影,在雨中撒欢的跑。

“二狗?”

裴允歌脑子里蹦出了她在文中唯一喜欢的‘角色’,下意识脱口而出,但不想那白影居然真停住了!

它像是四处捕寻目标,最后锁定了楼下的裴允歌。

“嗷呜——”它兴奋的仰天嚎声。

裴允歌一听,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

下一刻,她就看到那头雪白的阿拉斯加朝她狂奔而来,兴奋得嚎叫。

“??!”

裴允歌躲都来不及,直接被扑在了地上,摔的浑身发疼。

偏偏,某个不要狗命的家伙,浑身湿透的蹭着她,黑溜溜的狗眼满是喜悦!

这是女配裴允歌养了好几年的阿拉斯加,后来因为咬了秦有娇,被活活打死了。

裴允歌忍着骂狗的冲动,心里还没冒出疑惑。

倏地。

不远处传来一声喜出望外的惊呼声。

“渡爷,找到了!阿拉斯在那儿!!”

裴允歌一听,扭头就看到雨幕中隐隐绰绰的人影。


男人身形挺拔如松,西裤下的双腿修长又过分禁欲。当他走近后,裴允歌看清了他的容貌。

眉目深邃清冷,些许懒散,淡色的瞳仁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偏偏翘起的眼尾,莫名勾人意味。

只不过此刻。

他一寸不避的目光,正落在她身上。

突然。

“看那儿!人在那边!!!”

后面五大三粗的壮汉拿着警棍,气势汹汹的跑来。

然而。

察觉到裴允歌面前的男人后,都不自觉停下。

他神情懒倦,只随意一站就让人有种压迫感。

“先生,这是我们医院发病的病人,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把人带走了。”

其中一个保安走出来,神情紧张道。

“先生,能帮忙报个警吗?这家医院猥亵未成年病人。”

裴允歌不记得这里还有一个叫‘渡爷’的,干脆抬眼说。

这个时候,男人如果帮她报警,那是最轻松的解决方式。

但如果是蛇鼠一窝……

裴允歌眼底划过一抹暗芒,捏紧了手中的匕首。

“先生,她就是个精神病!别听她胡说!!”

保安神情闪过慌乱,立即道,“你们还不快去把人给带走!”

话罢。

裴允歌紧攥着匕首,等待着保安走近,可忽然一道身影就挡在她眼前。

“先生,你……”

保安心头一紧,刚想阻止,却被男人身边的助理拦住。

这时候。

裴允歌抬起脑袋,不小心就对视进男人暗得连光线都隐没的瞳眸。

“先生,这家医……”

“叫什么先生?”

他漫不经心的笑,忽然伸出修长分明的食指,点在她的额间,清磁的嗓音,散漫玩味。

“来,叫一声哥哥听。”

这声哥哥被低音腔念起来,更像是暧昧的调情。

而额上的指腹温热,让裴允歌脑壳卡了很久才反应过来。

她这是被调戏了?

不止是裴允歌,就连霍时渡的曾助理都猛地回头,一脸不可思议了!

渡爷这是被哪路神仙附体了!?

高冷禁欲二十多年,现在在精神病医院调戏病患!?

可这女孩未免也太诡异了吧……

一脸的花花绿绿,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叫一春天。

蓦然。

“哥哥能带我走吗?”

女孩挑唇风情,偏偏一双眼睛清澈得勾人。

手里的东西,却攥紧。

男人淡色的瞳仁泛深,漫不经心的眉眼仍是不近人情,不等她反应就忽然抽走了她手里的匕首。

这小家伙还真是胆大。

裴允歌倏地紧盯半蹲在前的男人,“你……”

“曾旭,报警。”

男人慢条斯理说完,保安就开始慌了。

“先生,您信一个疯子的话??!”

话音刚落。

门口突然传来警笛声!

“什么情况?!”有人慌张问。

这不是还没报警吗??!

医院的人神情惶惶,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曾旭,把狗带回去。”

曾助理点头,想要捡起牵引绳,却不想阿拉斯突然朝他凶嚎,吓了他一大跳。

“二狗,过来。”

听到她声音,阿拉斯乖乖过去的蹭她。

眼睛亮亮的,趴在她腿上滚着想要她摸肚皮。

见状,曾助理顿时明白了。

原来小少爷捡到的阿拉斯不是流浪狗,是这个女孩的宠物。

裴允歌忽然轻笑,放肆的明艳,“哥哥别抢狗啊,抢人不好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