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金瞳神婿苏尘

金瞳神婿苏尘

无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苏尘是赫赫有名的豪门富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朝被陷害,家族落势,他从天之骄子沦落成人人唾骂的丧家之犬。五年后,他成了范家的上门女婿,每天的工作是在古玩店做跑堂,受尽岳母与小姨子的白眼。范家人拿他当做一条狗羞辱,却不知,潜龙在渊,他终究非池中物,豪门巨富都主动上门求苏尘帮忙!

主角:苏尘   更新:2022-07-15 22: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尘 的女频言情小说《金瞳神婿苏尘》,由网络作家“无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苏尘是赫赫有名的豪门富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朝被陷害,家族落势,他从天之骄子沦落成人人唾骂的丧家之犬。五年后,他成了范家的上门女婿,每天的工作是在古玩店做跑堂,受尽岳母与小姨子的白眼。范家人拿他当做一条狗羞辱,却不知,潜龙在渊,他终究非池中物,豪门巨富都主动上门求苏尘帮忙!

《金瞳神婿苏尘》精彩片段

夏国,静海市,古玩之都。

范家古玩店内。

苏尘被安排在店内打扫卫生,正是忙碌着打扫。

忽然...

“姓苏的,都多久了!还没打扫完?”

“废物玩意,老娘都出去吃了个早饭了,还在这儿磨蹭?”

厉声一句,惊的苏尘心头一诧,揩了把额头的汗,忙不迭答应。

“马上!马上!”

丈母娘李淑华见苏尘那维诺的样儿,心里更是气不打一出来,追喝道。

“还不赶紧滚去收拾!?”

面对丈母娘李淑华的责难声,苏尘早已习以为常。

范家算是静海市为数不多的资深古玩世家,店面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在静海有些名气!

可李淑华为了节省开支,五年里,店面大小杂活都担在苏尘一人肩头上!

苏尘没反驳,只是陪着笑脸,坚持着最后的半钟头。

“是是是!”

...

“废物!”

李淑华眸色一挑,斥骂了句。

...

苏尘没有反驳,只是卖力的工作着。

他轻咬着牙,告诉自己。

“再坚持半小时,半小时!”

因为再有半小时,五年之约将彻底解除。

自己就使用苏家金瞳之力!

届时,他就可以再不用像狗一样,唯唯诺诺求人施舍!

苏尘坚定了想法,又开始拖地。

忽然,刚是拖到了门口。

拖把抵上了一双玉足,脚上的皮肤白嫩,犹若璞玉。

这双玉足生的熟悉,却又相隔甚远,苏尘心头知道是谁。

仰头,果然!

是那如天仙般的容貌。

柳眉杏眼,皓齿樱唇,肤赛凝脂!

正是自己那有名无实的妻子。

范青!

静海市第一美女!

苏尘心头微颤,有些欣喜。

“你...怎么也来了?”

苏尘对范青很客气,尽管她脸上冷若冰霜,可他依旧很热情。

因为她五年里,在范家,只有她,没像自己丈母娘一样,恶语相向!

“我来点货,妈让我来的,拖你的地!”

范青态度依旧冰冷,眼里透着几分失望。

咯噔!

然而,听见这话,苏尘心头却是一惊。

点货?

什么意思?

怕自己盗窃店内的古玩吗?

苏尘愤慨回首,李淑华却是冷声迎上。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李淑华随即又是吩咐道。

“青儿,忙去吧!”

范青应了声。

苏尘没说话,只是咬了咬牙。

李淑华不屑的看了苏尘一眼,厉声道。

“废物东西,看什么看?”

“还不赶紧过来把这几个瓷器给我搬出去,马上就到了开张的点儿了!”

“瞧你那废物劲儿,半天办不妥当一件事!”

李淑华叱骂着,指了指门口的两件仿真的明清镂空玉柳千足瓶。

苏尘听罢,攥了攥拳头,又忍了,应了声“是!”

上前去搬那两个花瓶。

“给老娘当心点,这两个千足瓶可是明清的,可比你这废物值钱的多,敢磕着了,老娘弄死你!”

李淑华斥责一句。

苏尘抱着去了。

正是到了门口,又迎来二人。

“哟,苏废物呀?今儿个怎么这么利索了?”

“赶在开店前的节骨眼,把活儿做完了?”

灵巧熟悉一句,苏尘知道谁来了。

范婷婷!

范青的妹妹!

范婷婷生的灵巧动人,比起她姐姐,姿色不差分毫。

苏尘没太置气,因为他觉着没必要跟一个十七八的小姑娘动肝火,放好了花瓶,便是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躬身了句。

“爸!”

面前的岳父范天阔,眼里一直带着几分可怜,应了声“嗯”,进了店里。

今天是古玩街的街庆日子,所以范家上下都出动了,来招呼生意。

李淑华四处检查挑刺儿,见店内墙角有处灰尘没处理干净,立马又是喝道。

“姓苏的,滚过来!”

“看你擦的什么东西?我说过什么?”

“老娘要的是一尘不染!”

反复的话,落在范青的耳朵里,让范青有些不耐烦了。

不禁劝道。

“妈!苏尘早饭都没吃,一直忙到现在,您还这么苛责,是不是太过分了?”

“过分?他这德性做个小事都做不好,有什么用?我过分!”

“当初要没他这废物,你跟黄少成了婚,我范家至于在静海混成这样?”

听得这话,范青觉着可笑。

讥嘲道。

“当初我与他成婚,那也是爷爷的话。”

“你们也一口允诺了!如今爷爷死了,你们反倒是各种嫌弃,合适吗?”

“难不成,你还想编排爷爷?”

一听范青道出当年的实情,祭出了老爷子,李淑华也是气结。

“你...!”

苏尘听见这话,有几分意外。

他没想到的是,范青竟也会为自己说话。

内心那莫名的想法又被坚定了。

“青儿,马上!我就会不一样了!等我!”

念此,苏尘的思绪不禁被拉起。

五年前,他贵为静海第一豪门,苏家大少。

苏家惨遭灭门之后,他被范老爷子救下收留,苏尘为报恩,便是答应老爷子,入赘范家!

同时,范老爷子附加了个条件,五年里,他不许动用苏家瞳术!

就这样,他身负苏家绝世传承,金瞳之术,不可施用!

肩上还有苏家灭门之仇。

可为了报恩,为了约定!

他忍了!

苏尘心头喟叹,五年!转瞬即逝,明日,正将辉煌!

正是屋内一阵争执。

店门里却是忙进来一人,高声喜色一句。

“哎呀,范大美女,你们家店可是让我好找啊!”

范青听声回首,来人正是之前跟自己预约好卖货的孙总。

不等范青回应,李淑华见状,赶紧喜色迎上。

“哎呀,孙总!”

“您怎么亲自来了,东西让人送来就是啊!”

李淑华很自然的换了脸色,她听自己女儿说过,今天孙总要来。

孙元天,静海市碧海蓝天房产公司的总经理。

见招呼自己的不是范青,孙元天干巴巴的笑了笑。

“我这不是答应过范大美女吗?这不,之前说的玉壶春暖瓶,开个价!”

孙元天将手里的盒子递了出去。

李淑华使了个脸色,范青赶紧接过,打开一看,也没看的仔细,毕竟之前,她已经跟孙元天验过货了。

便是点了点头。

可苏尘却从孙元天的眼里看到了狡黠与奸诈。

心头沉思!

“有古怪?”

便是忍不住的提前动用了瞳术。

只见苏尘眸中闪过银光。

噌——!

他看破纸盒。

霎时心惊。

“假的?”

范青这边却笑应。

“行,我看过了,那?孙总,咱们就是之前说的,五十万?”

就在范青答应,准备回身取钱时。

苏尘却是拉住范青,摇摇头,低声道。

“假的!”

轰!

一句却如失落湖心,激起千层浪!

虽然是低声一句,却是引来李淑华和孙元天的双双翻脸。

怒意瞬间爬满李淑华和孙元天的脸。

假的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打眼!

啪——!

李淑华没有犹豫直接反手一耳光,厉声一句。

“混账东西,说什么呢?”

孙元天也是压着心头怒火,面色铁青道。

“我孙元天,堂堂碧海蓝天的总经理,会出手一个假货?”


苏尘虽挨了一巴掌,可面色依旧坚定,沉声道。

“假不假,你自己心里清楚!”

李淑华听见,当下大怒,扬起手就要再打。

“废物,你再给老娘话多!”

“滚出去!”

然而一巴掌还没打下,却是被范天阔一把拉住,因为就在刚才范青打开盒子的一瞬间,范天阔看到了些猫腻。

“淑华,等等!”

范天阔焦急拉住。

李淑华见此,不禁厉声喝道。

“怎么?范天阔!你还敢袒护?”

“你想被抽?”

范天阔见李淑华已经翻了脸,当下自己却是焉了。

“不是...我...!”

范天阔低声了,他虽然贵为静海小有名气的鉴宝师,可他也是实打实的怕老婆。

“好歹再仔细验证一下不是吗?不管苏尘说的是真是假,但是验货也是咱们的规矩不是?”

孙元天当下暴跳如雷,指着范家上下怒责道。

“好啊!今天你不给我个说法,你们休想好过!”

“一个废物女婿还懂鉴宝?母猪都上树了!”

孙元天骂骂咧咧。

范青见情形一下子无法收拾,便是问。

“理由!”

苏尘深呼吸一口,看了看范青怀里的盒子,随手取出,随后捧着瓶子解释道。

“玉壶春暖瓶,这东西最早出现在宋代,以后各个朝代虽然都在烧制,但是每个历史朝代的造型和装饰不同,从宋至清,年代越是晚,瓶的颈部越短,腹部越大、越圆,圈足越宽!”

“同时,元代为卵白釉,明初为甜白釉。”

“且不说这个短颈大腹不符合元代设计,青釉是卵白釉吗?是甜白釉吗?”

苏尘一针见血!

指着瓶底质问孙元天。

这话一出,满场皆惊,顿时让范天阔与范青二人诧异七分。

但苏尘没有赶尽杀绝。

随后又笑道。

“不过,孙老板我理解您!”

“想必应该是孙总的手下给您来时,拿错了!所以才有了这个闹剧,您到时候再拿个真的来就是了!”

苏尘见孙元天脸上羞红无比。已经知道自己说的没错。

他挨了一巴掌,心里虽气恼,但依旧把话说的漂亮,给了孙元天一个台阶下。

孙元天脸上挂不住,一时间垂首不知所言。

只能忙着答应。

“对对对,肯定是我那该死的手下给我拿错了,搞混淆了!那?我下次再来?”

说着,孙元天是抢过了假瓶子,抽腿就走。

这滑稽的一幕,属实看诧了所有人。

然而尽管如此,李淑华却觉着自己的地位被撼动了。

脸上依旧怒然。

“怎么?得意了?卖假货怎么了?你知不知道孙总是多大的顾主?”

“你得罪了他,这不是让我老范家以后少了许多渠道?你以为你干了件多了不起的事呢?”

“你这废物,一天天的不干什么正经事,尽是给我们老范家添堵,赶紧的!给老娘滚出范家,赶紧跟我青儿离婚!”

...

然而这骂骂咧咧的声音,却没有引起范青十足的注意,就是离婚两个字,她都没在乎,只是诧异好奇问。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苏尘尴尬一笑。

“前不久书上看的,我这不是一直没什么成绩吗?所以也想看看关于古董的书籍,以后看能不能帮上咱家的忙!”

“只是没想到,今天就用上了!”

范青听见,微微有些惊疑。

不过心里却是欣慰。

终于,他有变化了么?

苏尘含糊了过去,他当然不能说这其实就是苏家金瞳的能力。

说实话,这是五年里,他这是第一次动用这金瞳术,用起来都已经有些生分了。

不过,今日用来,竟还是如此厉害!

想着里面还有苏家更多传承,苏尘就倍感期待!

今日时辰已过,接下来,就是自己崛起之时!

想到,当年的灭门之仇!

苏尘都不禁暗暗的攥紧了拳头。

从今天开始,他苏尘将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苏尘!

但苏尘没多说,毕竟他的身份还得有所隐瞒。

因为当年灭苏家的敌人,肯定在暗中觊觎自己!

而身为静海市有名的鉴宝师,范天阔,他心里也迟疑,觉着苏尘刚才两句,可是已经很专业了,他心想便是想。

难道是自己当初看走眼他了?

准备想找苏尘好好聊聊。

李淑华见此一幕,没人理会她,不禁气恼。

气鼓鼓的出了门去。

“妈!你去哪儿?”

范婷婷忙跟着上去。

“去接你倩姐!”

范婷婷一听,想起了之前范家跟大姨家的约定。

便是喊道。

“我也去!”

毕竟她留在这儿,也没什么话好说。

...

古玩街开始热闹起来,人潮涌动,街庆开始了。

苏尘正是忙里忙外。

忽然,

“呀,二姨!你们家的古董店可是越开越大,越开越气派了啊!”

“比我上次来,可是豪华了许多!”

欣喜一句送上。

李淑华笑应。

“那里还是之前那个样!”

苏尘听声回首,见李淑华带了个女子来。

苏尘认得旁边的女子。

周倩,

范青大姨家的女儿,听说是静海市大学历史系的毕业生,前段日子,丈母娘李淑华的姐姐已经来过这里,说是准备让周倩到此来上班。

还说得开月薪一万,毕竟是历史系!

有知识,有素养!

至今苏尘都记得原话。

“周倩那可比某些没文化的废物女婿好用的多,谁不用那是谁的损失!”

苏尘见过周倩一次,但周倩从面相上看就不是个讨喜的人。

李淑华似乎比较喜欢周倩。

进店,就让她先熟悉熟悉。

周倩当下欣喜。

当然,周倩也看见了苏尘,脸上立马就沉了下来。

“二姨,他怎么还在这儿?您之前不是说,等我来了,就让他滚蛋了吗?”


周倩不屑的看了苏尘一眼。

眼里涌动着鄙夷之色,那种鄙夷的目光是透过骨子的看不起。

对她而言,苏尘与她?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自己名牌大学历史系毕业,那儿不比他这个三教九流的家伙厉害?

李淑华听见这话,自然也是附和。

“就他这德行,赶出去了,铁定就饿死在静海了!”

“每天除了能打扫打扫卫生,还能做什么事?五年了,也没半点儿长进!”

周倩听见李淑华气恼一句,当下又是谄笑回首,拉过了李淑华,给她顺着气儿。

“二姨,别气!别气!”

“这种废物,您跟他动什么肝火,五年了都没长进,您这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但,该滚还是得滚,不是吗?要不然折寿了您的身子,可是不划算!”

...

周倩很是会讨好人,阴损完了苏尘后,又是夸李淑华厉害。

带着个废物女婿,还能打点着范家古玩店生意如此红火。

真是有才又有德!

李淑华自然是被周倩夸的心花怒放,无以复加。

一边满口应允说。

“好侄女,只要跟着二姨好好干,二姨肯定不会亏待你!”

一边又是马着脸厉声叱骂苏尘。

“看看人家倩倩!你要有倩倩半点的能干,也不至于五年依旧是这副德行!”

苏尘没回话,只是顾自的收拾着店内的杂物。

范青和范天阔在一旁听着,并未帮衬。

范青的脸色不甚好看,毕竟周倩要来古玩店的事,并未经过她和自己父亲的同意!

范天阔是个软骨头,怕自己的老婆。

当然更不会再说什么话,就刚才拦李淑华巴掌的事,他到现在还担心晚上回家会挨鞭子。

正是范青和李淑华戏谑打趣苏尘的紧,店里又来客人了。

这回来的是个小青年,穿着身名牌,打扮时髦,戴着个墨镜。

一进门,便是喊道。

“谁管事的?”

范青刚是准备出去应酬,周倩立马是喧宾夺主。

“这儿呢,帅哥做什么啊?”

周倩媚笑了句。

小青年见周倩有几分姿色,不由上下打量了阵,趣味道。

“来古玩店不是当货,难道买你身上的货啊?”

周倩见着小青年一身名贵,知道是个财主,听见这话当然没有抵触。

平日里,要是大街上那个男人多看她一眼,她都觉得恶心。

相反,今日她却觉着理所当然!

“那您是当货呢?还是买古玩呢?”周倩媚笑了句,上前用肩膀抵了下青年。

看的苏尘心里一阵作呕。

李淑华喜色盈盈的看着,直说。

“倩倩,招待着点啊!”

李淑华似乎并不反感周倩这种招呼方式。

周倩满口答应。

喧宾夺主,鸠占鹊巢,这种后来者居上的行为,被周倩演绎的淋漓尽致。

“出个清代的素三彩!”

小青年从腰间的挎包里掏出了个精致的盒子。

“当然收,您放心!咱们都是公道价格回收!”

周倩一边是满口答应,一边是接过了盒子。

这时候是她所学的专业知识派上用场的时候。

盒子打开,是个黄黄绿绿的盘子,苏尘不经意间瞥了一眼,看见那盘底的胎痕,心头已然知晓结果。

“这年头,假货倒是越来越猖獗!”

心头暗道了一句。

但周倩接过了素三彩盘子只是顾着看花纹,便是满口赞赏。

“是真的,一口价!五万!”

周倩觉着自己给的这个价很是合理。

范阔天听见这个价格,也表示赞同。

小青年听见,眼里露出些惊喜。

一口应允!

“好!五万就五万!”

苏尘早已看透,担心收着假货不能出手,忍不住的提醒了句。

“看看胎痕!”

这话被小青年听见,眼神立马儿凶狠,瞪了苏尘一眼。

“一个臭打杂的,管你什么屁事?”

周倩听见,忙是安慰小青年,戏谑一句。

“帅哥您别激动,他就是个睁眼瞎,以为自己在店里摆弄了些古玩,就懂这些东西一样!”

“他没什么专业知识的!”

一旁的范婷婷见小青年长的也好看,打扮也洋气,不由多了几分好感。

跟着附和道。

“妈,你让他闭嘴行吗?逢着东西就说假货!”

“刚才他蒙对了,您俩不会真以为他懂什么鉴宝知识吧?”

李淑华听见这话,当下是厉声喝道。

“听见了吗?滚!”

苏尘吃了瘪,可他分明看的清楚,那素三彩是用了“老胎接底”的法子,以假乱真!

他周倩自己胡乱说道!

不过,交易还是成功进行了。

五万!

当小青年带着钱欣然离开时,周倩喜色迎上。

“二姨,赚了!赚了!这个素三彩是真的,市面价值高达十五万呢!”

“咱们白赚10万!”

李淑华听见这话,当下也是欣喜。

“还是我们倩倩厉害呐!”

回头又是鄙夷的看了苏尘一眼。

“废物东西,之后你要是再敢长嘴,直接掌嘴二十!”

正是这时,门口进来了几人,一个中年男人,还有个老者。李淑华当下认出,忙是起身迎接。

“哎呀,吴董!”

“什么风儿把您给吹来了!”

吴耀光,静海东胜集团董事。

静海市颇有名的房地产老板!

常日里,也多光顾范家古玩店。

一见李淑华,吴耀光似乎也熟络了,唤了声范天阔,直言来意。

“老范,给我挑几古玩,买点贺礼!”

范天阔一听,当下是应承。

准备去找翻箱倒柜找自己的宝贝给吴董挑一挑!

然而周倩见范天阔和李淑华是这个反应,她知道自己机会来了。

忙是喜色迎上。

“吴董,您看您一身富贵气,多福多贵,一定需要色彩鲜明的东西来陪衬您的贵气!”

“是不是?”

吴董听见,倒是有些面生周倩。

便是问。

“哦?那你给我挑一件?”

周倩忙是将刚才收来的素三彩盘子取来。

“您看这件,康熙年间的素三彩,釉面亮青丰腴,彩料细润,色泽浓艳厚实,盘内一条青龙扶摇而上,正是预兆吴董您的事业蒸蒸日上啊!”

“这盘子用作装点办公,最合适不过!而且今天咱们古玩店还有折扣,您带上,只要20万,就可以带走!”

吴耀光听得周倩这番吹嘘,不由也是来了兴趣。

二十万?

也不过就是毛毛雨!

顺手接过了盘子,吴耀光打量了阵!

李淑华在一侧,见此一幕,心头更是狂喜。

自己的侄女可是真会谋算啊,五万的盘子二十万倒腾出去!

直接净赚15万啊!

这?

真是个奇才啊!

就在几人正是欣喜时,苏尘心里却是忧心忡忡,他见过几次这个吴耀光。

是个眼辣的主儿!

在鉴宝上,他颇有造诣。

想要骗他?

周倩恐怕是打错了算盘!

更何况,他这次身边还带了个老头。

那老头看样子在门口转悠,四处打量,苏尘总觉着那老头子不简单。

果然,

就在吴耀光翻看盘子底座的时候,脸色霎时变化。

犹若晴天变阴云!

挥手直接砸下!

啪——!

清脆一声响,惊响满堂。

范天阔刚是从店内里屋取了几样压箱底的货跑出来,便是听见一声脆响。

吴耀光是怒不可遏喝道。

“好啊!”

“做假生意,还特么敢做到我头上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