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9989898宣宁赵承希

9989898宣宁赵承希

宣宁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话落,赵承司便道:“我已知道,云霓早一步都告知于我了。”宣宁一怔,云霓并未去验尸,怎会知道结果?还未等她提问,却又听他淡声道:“云霓是一个优秀的人,我决定设立法医部,她会成为你的上峰。”

主角:宣宁赵承希   更新:2022-09-11 06: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宣宁赵承希的其他类型小说《9989898宣宁赵承希》,由网络作家“宣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话落,赵承司便道:“我已知道,云霓早一步都告知于我了。”宣宁一怔,云霓并未去验尸,怎会知道结果?还未等她提问,却又听他淡声道:“云霓是一个优秀的人,我决定设立法医部,她会成为你的上峰。”

《9989898宣宁赵承希》精彩片段

当年赵承司南下办案,在盛州对宣宁一见钟情,为了娶她,甚至不惜和宰辅之女云霓退婚。

然而她与赵承司成亲六载,如今却连见他一面,都要经过允许。而云霓却可以和他出双入对,当年惊鸿一瞥终输给了岁月。

冰冷的白雪覆盖了黑色屋檐和青石板。

北镇抚司,指挥使办公处。

宣宁刚踏入院门,就被两名锦衣卫拦住。

“夫人,指挥使大人正在与人商讨公事,任何人不得进入。”

宣宁紧了紧手道:“我来想大人禀告尸检的情况。”

其中一名锦衣卫毫不遮掩的轻慢:“宣仵作请回吧。”

宣宁知这人是存心不让她进。

她与赵承司成亲六载,如今却连见他一面,都要经过允许。

宣宁垂下眼帘,只得转身离去。

走出院门后,她耳尖的听到身后两人小声的议论。

“大人明明就在里面和云霓小姐商讨尸检一事,为何不让夫人进去?”

“哼!叫她一声夫人都是便宜她,明明只是一介孤女,凭什么抢走云小姐的位置!”

宣宁心?微涩,也只能怪自己耳力太灵敏。

云霓是赵承司曾经的未婚妻。

当年赵承司南下办案,在盛州对宣宁一见钟情,为了娶她,甚至不惜和宰辅之女云霓退婚。

宣宁压下心底的微恙,回了仵作房,收拾好房间,便准备回府。

路过风雨桥时,视线里突然闯入两个人影。

身材高大的男子给身边明媚娇小的女子撑着伞。

男子一向严肃的脸上竟带着温柔笑意。

正是赵承司和云霓。

两人皆穿着飞鱼服,衣摆偏飞,交缠在一起。

……看起来很是般配。

宣宁就站在那,看着两人远去。

飘扬雪花中。

她伸出手,雪花落在掌心,转瞬消融。

她想:今年的雪比去年更冷了……

宣宁独自回到赵府。

一进门,一盆黑血迎面泼来!

接着,一道愤怒的声音传来:“大师,黑狗血泼中了那妖孽了!”

宣宁只感觉身上黏糊糊的,一股腥臭味随之传来。

宣宁看清了院子里的场景。

只见她的婆婆赵老夫人领着一众丫鬟仆人分布院中。

而祭坛上,身穿黄袍的男人正在作法。

赵老夫人看向她的眼底露出难言的嫌恶:“大师,快替我除掉这个妖女!”

那人举起铜铃,对着宣宁念念有词,却无半点动静。

看着这场闹剧,宣宁开口:“堂堂锦衣卫指挥使的母亲在府上请人作法,若是被人传出去会被笑掉大牙。”

她的声音很轻,却透着清冷稳重。

赵老夫人一顿,满脸愤怒:“定是你这妖女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否则当初我儿为何一定要娶你?”

“还跟我的好儿媳云霓退婚!”

“早晚有一天,你会死无全尸!”

赵老夫人当着众人的面,又羞辱了她几句才愤愤离去。

……死无全尸。

宣宁心中一刺。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这样活着。

宣宁有些浑噩的回到自己的院子,费了好大功夫才自己收拾干净。

直到天黑,赵承司才回来。

看到她,赵承司声音冷清:“今日之事,我代母亲和你道歉。”

宣宁淡淡道:“无碍,我等你是想告知你今日尸检结果。”

两人的对话,不像是夫妻,更像是上级对下属的吩咐。

话落,赵承司便道:“我已知道,云霓早一步都告知于我了。”

宣宁一怔,云霓并未去验尸,怎会知道结果?

还未等她提问,却又听他淡声道:“云霓是一个优秀的人,我决定设立法医部,她会成为你的上峰。”

宣宁愣住了。

法医?!

从未听过的词汇。

这一定又是云霓创造的词汇吧。

就像自由、男女平等一样。

她早就听闻云霓是一个特别的人。

“好,我知道了。”

两人说完,赵承司转身便要离去。

宣宁看着他的背影,忽然问道:“当初坚持娶我而和云小姐退婚,你有后悔吗?”

赵承司转过身,眼中神色冷淡,薄唇轻启:“后悔又能怎样?”




赵承司说完,便走进了寝室。


宣宁怔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


良久,才将心底翻涌的苦涩压下,跟在他身后进入屋内。


两人合衣而眠。


夜深。


宣宁做梦了。


梦中,黑云压城,尸横遍野……


她身穿铠甲,披头散发站在尸体中间,眼睛被遍地鲜血染红。


忽然,她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将军!陛下投降了!”


她站在那里,不敢置信的背叛感向她袭来,令她深陷绝望。


宣宁猛然惊醒过来,下意识去拉赵承司的手。


可赵承司却突然一翻身。


宣宁手心落空,看着他黑暗中冷硬的背影,梦里那种感觉又涌上来,心空空的沉下去。


以往她陷入梦魇时,他会第一时间醒来,耐心的将她抱进怀里安慰。


夫妻六载,不知为何,竟从琴瑟和鸣到相敬如冰。


宣宁捏紧了衣袖,翻身抱着自己蜷曲着躺下。


屋内烧着炭火,可她却依旧感觉凉意侵袭着全身。


第二日。


辰时,两人一同起床。


更衣时,赵承司落下一个帕子。


宣宁一怔,赵承司从来都不爱身上带帕子,如今怎的带上了。


她弯腰捡起,却瞥见帕子上绣着一株霓草。


霓草寄情,以解相思意。


瞬间明白过来,宣宁不由脸色一白。


压下心底的情绪,宣宁将帕子给赵承司:“承希,你的帕子掉了。”


赵承司接过,冷漠的声音中透着疏离:“多谢。”


宣宁垂眸压住眼底苦涩:“你我之间,何时这么多礼了?”


可这句话,却并未得到他的回应。


北镇抚司。


宣宁来到仵作房,却发现,云霓早已在房内等候。


她想起昨日赵承司说的,进去和她打了一声招呼便系上围襜开始做事。


宣宁握着刀,正要下刀,却被云霓阻止:“等一下,你看他脖子上有掐痕,你应当从脖子下方下刀。”


“从下方下刀,才不会破坏他的组织,能更准确的判断他的死因。”


她解释得条条是道。


宣宁能感觉到她话中奇怪的优越感。


她眨眨眼,将刀递给云霓:“云小姐,这名死者不妨交给你来?”


云霓看了一眼发出恶臭的尸体,面上露出嫌弃的表情,往后退了一步。


“承希已经和你说过了吧,我是你的上峰,验尸是你的工作,你只需要将结果汇报给我即可。”


宣宁毫无波澜的眸子有了一丝波动,看向她:“承希?”


云霓见状,义正严词地说:“你不要误会了,我与承希之间虽曾是未婚夫妻,但现在却没有任何暧昧关系。”


“我们两个现如今只是同事之间的惺惺相惜,欣赏彼此,人与人之间难得碰上这样配合十分默契,并且懂彼此的搭档。”


说完,云霓一脸无辜的看着她:“你不会介意吧?”


宣宁还能说什么,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


两人齐齐望向门口,只见赵承司面色冰冷的站在那处。


宣宁愣了愣。


赵承司声音清冷:“陆百户升迁,请我们去饮酒。”


宣宁正要动手摘掉手套,可这时,赵承司冷冷地声音响起。


“你不是一向不爱这种场合,你接着忙,云霓与我前去。”


宣宁动作一僵,便见云霓笑着起身走到赵承司身边,扯着他的衣角:“我们扔下她真的没关系吗?”


宣宁心猛地一颤,赵承司头也未抬:“无事。”


两人并肩离开。


宣宁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两人身影远去。


她攥紧手,忽然追上前喊住两人:“等一下。”



宣宁停在两人面前:“我想一起去。”


赵承司看了眼宣宁,微眯凤眼,漠然转身:“那便走吧。”


不出一刻钟,三人便到酒楼。


一进门,陆百户便热情的迎了上来:“多谢指挥使大人大驾光临!”


看清是三人一同出现,脚步一顿,眼神闪过一抹怪异神色。


他很识相地没说什么,将三人安置在幽静的包厢。


待到陆百户出去,云霓问:“承希,百户是很大的官吗?”


宣宁听到赵承司温声回答:“百户已是正六品。”


又听云霓天真娇憨地赞叹:“那还是你的官最大,你真厉害!”


赵承司无奈摇头。


两人对话自然,宣宁如同一个不识相的局外人一般。


她看着看着,嘴角蔓延苦涩。


这时,门被推开,店小二端着菜上来。


待他走近桌边,宣宁忽觉不对:“小心!”


气氛突变,刺客暴起,从托盘下拔出匕首就向赵承司刺去!


宣宁伸手去挡,却瞥见赵承司看也不看她,径直将云霓护在身后。


她一顿,锋利刀刃划破手臂。


宣宁蓦然痛醒,一掌将刺客击飞。


赵承司也拔出绣春刀向着刺客而去,刺客不敌立即咬破口中毒包,顿时七窍流血,当场死亡。


其他锦衣卫这时冲了进来,赵承司摆手让他们处理尸身。


接着看向两人,眉头微蹙:“可否受伤?”


宣宁将手藏在身后,并不想让他担忧。


正要说“没事”,云霓却带着哭腔打断她:“我的手好像受伤了,承希,好疼……”


宣宁怔怔看着。


赵承司已是上前扶住云霓:“我陪你去看大夫!”


宣宁看着两人离去,才将自己受伤的手拿出来,有一瞬间失神。


似乎从以前到现在,她受了伤……都是自己扛。


宣宁忍着疼,独自一人来到暗巷中一家写着‘天不欺’的医馆。


敲响门。


开门的男子一身月白色锦袍,容颜如玉,正是‘天不欺’医馆的大夫,洛泽。


医馆内。


洛泽帮宣宁包扎:“怎么又受伤了?”


“习惯了,只是小伤。”宣宁淡淡回。


洛泽眼中神色微沉:“又是为了他,值得吗?”


宣宁垂下眼睑挡住苦涩,声音缥缈:“他是唯一一个能让我解脱的人,不值得吗?”


夜幕降临。


宣宁回到府邸,大厅灯火通明,丫鬟婆子排列两旁。



她一顿,锋利刀刃划破手臂。


宣宁蓦然痛醒,一掌将刺客击飞。


赵承希也拔出绣春刀向着刺客而去,刺客不敌立即咬破口中毒包,顿时七窍流血,当场死亡。


其他锦衣卫这时冲了进来,赵承希摆手让他们处理尸身。


接着看向两人,眉头微蹙:“可否受伤?”


宣宁将手藏在身后,并不想让他担忧。


正要说“没事”,云霓却带着哭腔打断她:“我的手好像受伤了,承希,好疼……”


宣宁怔怔看着。


赵承希已是上前扶住云霓:“我陪你去看大夫!”


宣宁看着两人离去,才将自己受伤的手拿出来,有一瞬间失神。


似乎从以前到现在,她受了伤……都是自己扛。


宣宁忍着疼,独自一人来到暗巷中一家写着‘天不欺’的医馆。


敲响门。


开门的男子一身月白色锦袍,容颜如玉,正是‘天不欺’医馆的大夫,洛泽。


医馆内。


洛泽帮宣宁包扎:“怎么又受伤了?”


“习惯了,只是小伤。”宣宁淡淡回。


洛泽眼中神色微沉:“又是为了他,值得吗?”


宣宁垂下眼睑挡住苦涩,声音缥缈:“他是唯一一个能让我解脱的人,不值得吗?”


夜幕降临。


宣宁回到府邸,大厅灯火通明,丫鬟婆子排列两旁。


她心中一沉。


赵老夫人厉声喝道:“跪下!”


宣宁语气冷淡:“我为何要跪?”


她这双腿,跪过父母,跪过天,跪过地,还从未跪过其他任何人。


“嫁为人妇,却早出晚归!”


“六年无子,还不自思己过!”


赵老夫人破口大骂:“枉我儿对你那么好,这么多年未曾纳妾,七出之条,你却已犯了两条!”


“若不是你这个狐媚子,云霓早成我赵家妇,为我儿开枝散叶。”


“识相点就自己滚!不要再祸害我儿!”


她锋利的言语,仿若一把把明晃晃的刀,直戳在宣宁心上。


只是她的心早已千疮百孔,一点点痛后,只剩下麻木。


这时,赵承希回来了。


看到屋内的情况,微微蹙眉:“这是在做什么?”


赵老夫人指着宣宁就告状:“你看她胆大包天,竟敢顶撞婆母!”


赵承希看了宣宁一眼,不耐开口:“母亲,别为难她了。”


宣宁浑身发僵,赵承希那漠然一眼,好似让她的心被人攥住,闷得难受。


赵老夫人见赵承希如此说,更是气急:“你还护着她?!她下午不知为何去了医馆,待了几个时辰,定是私会外男!”


宣宁皱眉看向赵老夫人:“你跟踪我。”


赵老夫人猝不及防对上她漆黑一片的眸子,竟生生退后一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