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萌宝爹地豪宠娇妻

萌宝爹地豪宠娇妻

月依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四年前因为一场意外沈珎与一个陌生的男人有了交集,结果没想到就是因为这场交集她竟然怀孕了!四年后沈珎带着孩子重新回到了这个地方,这次她只想过自己的生活,结果没想到却被一个陌生人打破了平静,孟琰这个人霸道的将她禁锢在身边,还说要与她算账,这个人之前认识她吗!

主角:沈珎,孟琰   更新:2022-07-15 22: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珎,孟琰 的女频言情小说《萌宝爹地豪宠娇妻》,由网络作家“月依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四年前因为一场意外沈珎与一个陌生的男人有了交集,结果没想到就是因为这场交集她竟然怀孕了!四年后沈珎带着孩子重新回到了这个地方,这次她只想过自己的生活,结果没想到却被一个陌生人打破了平静,孟琰这个人霸道的将她禁锢在身边,还说要与她算账,这个人之前认识她吗!

《萌宝爹地豪宠娇妻》精彩片段

启明市,某KTV庆生派对。

“沈珎,沈珎你还好吗?喝多了?才一杯酒而已。”女同学拍了拍睡的人事不省的女孩子。

她头上戴着一顶生日帽,通透的脸颊上沾染了一点奶油渍,歪歪斜斜的靠在沙发背上,睡相正憨。

任凭同学怎么摇晃,都没有醒来的征兆。

“算了算了,你们把她交给我就好,我送她回家,你们玩你们的,包厢开好的时间别浪费了。”一个打扮精致的女生走过来,把女孩儿接到自己怀里。

同学知道沈珎和她的关系一向密切,便没多想,把沈珎交给她后,就和同学们一起去唱歌。

是以,包厢里谁都没听见,女生在沈珎耳边淡淡说了一句。

“沈珎,你别怪我。”

……

半个小时后,富裕酒店,1246房间外。

“孙少,人准备好了,现在送进去吗?”一个染着黄毛的男人手里提溜着一个满身脏兮兮的女孩,也不知道是在哪里捡的,虽然穿着一身性感的摇曳长裙,额头和脑袋上却都是血,一看就是嗨大了的酒家女,状态脏、乱、差!

“把人送进去。”孙少的眼睛里划过一抹狠厉的颜色。

沈珎完全不知道自己经历过什么,半梦半醒间,只感觉自己被陌生的男人压在身下。

她不想就此沦陷成为玩物,拼命抗争,最后,伴随一阵痛楚刺破身体,低沉暗哑的男生,如鬼魅响在耳边徘徊。

“别动!”

沈珎紧紧的闭着眼睛,泪水滑落下来,她轻轻呜咽的“不”,尽数被床体剧烈的震动淹没。

四年后。

孟氏集团总裁办。

孟琰的特别助理请婚假出国了,秘书部的沈珎作为候选人,站在BOSS面前接受谈话。

“我对特别助理的工作能力要求很高,工作时间与我同步,二十四小时待命,不可以请假,必须随叫随到。”

“孟总,我觉得我可以试一试!”沈珎提着一口气。

眼前的男人西装笔挺的坐在大班椅上,凤眸深邃,薄唇轻挑,满身气质沉淀下来,三十岁的年龄,俊逸的外表,绝对满足所有未婚女性对另一半的幻想。

对他不了解的人,可能会觉得他见人三分笑,被他绅士优雅的外表所迷惑,觉得他很好相处。

但是!

沈珎作为在他手下打工了大半年的秘书,丝毫不敢有任何逾越、放肆。

因为这个男人论腹黑和臭脾气,绝对是一等一的代表!

沈珎就有一次亲眼见过他发怒,年近四十岁的高管被他骂的痛哭流涕,不得已跑去找董事长做主。

但最后,那个高管还是再也没有出现在公司……

沈珎微微愣神的功夫,孟琰已经不知道打量她多久。

“你觉得?难道不是我觉得?”男人的声音低沉且正式。

“呃……”沈珎被震得半天没接上话。

“去,我要一杯美式,我的喜好,你知道的?”男人深邃的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她。

沈珎如芒在背,纵然她已经为竞争职位做好充分准备,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面对BOSS的刁难,她还是心有擂鼓。

“是,我这就去!”

沈珎身体机械的离开办公室,可能她自己都没发觉,因为太过紧张,她刚才出门的时候,几乎是同手同脚……

办公室里的孟琰:“……”

张恩给他推荐的这个女人,确定靠谱?

总裁办外面就是秘书部的办公区域。

沈珎刚从里面出来,和她关系比较好的两个同事便凑过来问:“沈珎,怎么样?通过了吗?”

“你办事这么仔细,又有张特助推荐,肯定没问题。”

“那是喽,人家可是给张特助拍了半年的马屁,不提拔她还能提拔谁呢?”有另一位候选人的拥护者阴阳怪气的说道。

与沈珎关系好的女同事立马回怼:“我们沈珎就是比一般人有能力,有能耐,你也进去竞选特别助理?”

眼看着,同事们就要因为竞选的事吵起来,作为秘书长的周秘书发出“咳咳!”两声。

秘书部全员像是心有所感,统一禁声。

沈珎回头,就看见孟琰面色冷峻的从办公室里出来,他深邃的目光在一众员工脸上扫过,最终,定格给了沈珎。

“让你泡杯咖啡磨磨蹭蹭。”

“我就去。”沈珎急的上前一步,生怕晚了耽误自己的升职。

“不用了,我临时有一场应酬,就你吧,跟我一起。”孟琰恍若指点江山一般随手定了她。

沈珎哪里敢说一个“不”字?

升职就代表加薪,加薪就代表买房,买房就等于生活稳定,这对于一个在大城市摸爬滚打的单身母亲来说,是最大的梦想了!

“好,我这就来。”沈珎顾不得和同事们多说,回到位置拿上包,紧跟着孟琰的脚步进入电梯。

电梯闭塞的空间,更显得男人身上的气场强大,在电梯下行期间,沈珎的手始终紧紧的握着包沿,站在孟琰的身后,连大气儿都不敢喘。

孟琰的目光自然落在沈珎交叠相握的双手上,秀美纤长的十指,没有戒指的痕迹。不知是出于什么样的心里,孟琰突然好奇开口:“你男朋友能接受你三天两头的出差加班吗?”

孟琰冷不防的询问,让沈珎下意识倒抽一口气。

“嗯?”

沈珎惊疑不定的望向孟琰,不知道他这意思是决定升她的职,还是在试探什么。

“你很怕我?”见她神色复杂,孟琰眯了下眼。

沈珎直觉自己的饭碗要端不稳,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没……我有女儿就够了,不需要男朋友!”还好,她及时想起了BOSS的问题。

但是下一秒,她只看见顶头大BOSS落在她脸上的目光极其古怪,又带着浓浓的探究。

沈珎猛地一下想起来,自己在入职员工的表格上填写的资料是‘未婚’!

难堪,让她脸色尴尬的涨红,终于电梯抵达的提示音救了她的命。

走出电梯的时候,她看见孟琰的脸上疑似透着嘲弄,喉咙伴随发出低低的“哼”声。

沈珎要紧嘴唇,怕耽搁应酬,连忙追上去。

高档的梅德赛斯轿车徜徉在街道,两侧的树影打在沈珎的脸上,身侧的男人薄唇微抿,不发一言的坐在一旁,无形的散发出一股庞大的气场,让本就不充足的车内空气变得更加稀薄。

沈珎知道自己已经在他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怕影响到这次升职,想要解释一下:“孟总,我其实……”

突然,迎面投来刺眼的车灯,两辆轿车间的碰撞让车身倾斜。

沈珎在危险来临的一瞬,本能用身体将旁边的男人护住!


呼,这样饭碗应该能保住了。

沈珎因为剧烈的冲撞,额头撞在孟琰那一侧的车门上,瞬间肿起了一个很大的包。

“孟总,对不起!”司机惊慌失措的开灯确认孟琰有没有受伤。

可他一回头,就看见自家老总正被一个女人以‘饿虎扑食’的姿势压住上半身,老总那张俊美的脸,无意外的黑了个透!

“起来。”孟琰嗓音沉沉的命令。

沈珎这才发现自己的姿势不雅,忙放开手,额角传来的疼痛让她顾不上眼下的尴尬。

她刚要用手去触碰,孟琰抬手按住她的胳膊。

“别动。”

沈珎感觉到额头有股凉凉的东西流了下来,是血。

“先去医院。”

“可是孟总,事故还没有处理……”司机本是正常行驶,是右侧拐弯路口突然冒出一辆车撞了他们!

按道理,他们应该留下来向对方讨要一个说法。

孟琰转眸看向车窗外,肇事的是一辆宝蓝色的玛莎拉蒂,司机并没有从车里下来,想来,是状况不怎么好。

“你留在这里,你跟我下车,还能走吧?”孟琰难得跟她说话没那么凶。

沈珎受宠若惊的点头:“我没事的孟总,谢谢关心。”

孟琰却没再理她,抬手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等车停下来,打开后车门,让她先上去。

沈珎以为孟琰是急着去应酬,想到自己现在这幅模样可能不合适,正要向他请个假。

却听见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身旁响起:“去第一医院。”

沈珎下意识提醒:“孟总,您今晚的赴约时间还剩半个小时。”

孟琰依旧没搭理她,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而后转头,指尖拨弄唇角,漆黑幽邃的眸子定格在她脸上。

“刚才为什么要救我?”

“身为您的特助,保护您的安全是我的职责所在。”沈珎的回答堪称完美:“如果刚才坐在您身边的是张特助,他也一定会这么做。”

孟琰点了点头,他的眸子很长,长而不窄,褶皱明显的双眼皮为让他总是给人一种被深渊凝视的错觉,仿佛只要他看着你,你的内心就无处逃遁。

沈珎低眉顺眼的垂着头,不敢和他眼睛对视。

“从明天开始,正式进入试用期。”孟琰说了一句。

那之后,他手臂靠着车门,半晌,才问:“你刚才想说什么?”

沈珎的内心有些激动,刚要开口,又被一阵手机铃声给打断!

沈珎的手提包因为事故的撞击东西七零八散,找了半天才找到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本来想要挂断的,结果一紧张,不小心按了免提通话。

窘……

沈珎下意识看向孟琰,手机里,也传出了小女童轻快的嗓音。

“妈妈,你怎么还没下班呀?我都已经等了你一天了哦。”

男人漆黑的眸子好似黑暗的深渊,沈珎硬着头皮把免提关掉:“抱歉宝贝,妈妈临时出了点意外,现在还回不去,你把电话给舅姥姥好不好?”

“不好,我把电话给舅姥姥,你又要她哄我睡觉,我还不想睡,我就想要妈妈!”小丫蛋儿开始闹人,显然因为妈妈失约生气了。

沈珎心里对女儿一阵愧疚,只得解释:“对不起,妈妈刚才受了点伤,正在去医院的路上,你乖一点,等妈妈看完伤就回家陪你,好不好?”

“什么?沈珎你哪儿受伤了,怎么不小心一点?”电话那头突然传来舅妈的声音。

沈珎迫于孟琰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冷峻,没心思解释,简短说了缘由就要挂断电话。

可是那头的小丫蛋儿在得知妈妈受伤后,非要闹着去医院看她,沈珎听见女儿传来凄厉的哭声,已经想象出她哭的眼圈通红,泪眼汪汪的模样,心角难过像是被剜掉一块肉。

王知月在那头虎着脸吓唬:“你这孩子……再不听话我可打你的小屁股?”

“舅妈!”沈珎怕王知月对小丫头动手,忙出声制止:“您好好跟她说,算了,您还是带她来医院吧,反正我也没什么大碍,看完就能回去。”

“唉,你就惯着她吧,我就说说而已,还能真打她?”

“您带她过来吧。”

通话结束,医院也到了。

医生建议让沈珎拍一个脑CT,她觉得自己没那么严重,提议先进行包扎。

孟琰在这期间时不时的看向腕表,沈珎不敢耽搁他宝贵的时间,便道:“孟总,我自己在这里就好,我舅妈和女儿一会儿会过来,您还是赶快去忙吧。”

“哪那么多事?等你家里人来了再说。”孟琰双手插进口袋里。

医生给沈珎的伤口进行消毒,涂了点药,用纱布和胶布固定,女人全程忍痛的表情被孟琰看在眼里,不期然的想起了刚才在车上那通电话。

小丫头叽里呱啦的那么能说,倒跟这个鹌鹑似的女人一点都不像!

“妈妈!”随着娇滴滴的呼唤自后方传来,萌萌哒小丫蛋儿眨着泪汪汪的大眼睛扑到沈珎怀里。

小团子紧紧抱住沈珎的大腿,望着她头上的砂布问道:“妈妈,你疼不疼?桉桉帮你呼呼,呼呼就不疼了。”

“乖宝贝,妈妈已经没事了,妈妈很勇敢,一点都不怕疼!”沈珎满心满眼都只剩下女儿柔软的小脸,捧着亲不够,又把她抱在怀里撒娇:“对不起宝宝,是妈妈让你担心了,以后妈妈再晚回去,一定提前给你打电,好不好?”

“好的妈妈,你一定要说话算话哦。”沈桉桉身上穿着很可爱的公主裙,两只羊角辫儿随着晃头一翘一翘的,可爱的不行,她捧着沈珎的脸颊,也亲了一口。

孟琰看着母女俩黏黏糊糊的画面,嘴角微微抽搐,手臂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抬手看了眼腕表,他交代沈珎:“既然受伤了,明天就给你放一天假,伤养好再回去工作。”

“谢谢孟总。”沈珎颔首表达谢意。

她怀里小团子一抬头就看见驻立在白炽灯下的高大男子,黑葡萄似得大眼睛在他脸上定格三秒,突然,用小手指向他笑了:“这个人长得好帅呀,妈妈,他就是我爸爸吗?”


“这个人长得好帅呀,妈妈,他就是我爸爸吗?”小家伙看起来不过才三岁多,就伶牙俐齿的,说话很清晰。

孟琰被叶桉桉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嘴角掀起一道意味深长的弧儿。

“我不是你爸爸。”

“他不是!”沈珎几乎和孟琰同时开口。

沈桉桉刚才还兴奋的小脸蛋儿,瞬间布满了失望……

沈珎脸颊通红的站起来道:“孟总对不起,孩子小不懂事。”

“没什么,饭局那边我还得去,医药费你回头找财务报销。”

“谢谢孟总。”

孟琰目光淡淡的从叶桉桉脸上扫过,高大而又矜贵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

“你们老板出了车祸就给你报销医药费?不给别的赔偿了?”王知月不满的抱怨:“你也是,这么不知道小心,幸亏只是一点小伤,这要是出了大问题,以后桉桉怎么办!”

沈珎吸了口气,这会儿再想起惊心动魄的车祸,才感觉到害怕。

“赔偿问题要等车祸判定结果,该赔多少,孟总不会差我那一份。”

她最纠结的是桉桉乱认爸爸这件事,随着她越长大,越会在意她和别人的不同,越是渴望父爱……

“孟总,您慢点。”

司机打开车门,西装笔挺的男子从轿车里下来,踩着月色进入装修奢华的别墅。

“又回来这么晚!”灯火昏暗的客厅,猛然响起一声严厉的抱怨。

孟琰被吓得一个激灵,酒意瞬间就醒了。

“奶奶,您这么晚还不睡?”他顺手打开墙壁上的开关,灯光璀璨的室内,鹤发童颜的孟老太太拄着拐棍,晶硕的眼睛像监控似得盯着他。

“你爷爷都死不瞑目了,我睡个屁!”

孟琰:“……”

又来这个,他烦躁的捏了捏额角。

孟老太太用手杖指着他骂:“一个大男人三十郎当岁,还不结婚生子,我们老孟家要你有什么用?你是不是也想让我跟你爷爷一样,死都闭不上眼!”

“奶奶,爷爷当年那是……”

“你少给我扯!总之我就一句话,三十岁以前,你必须结婚!”孟老太太拐棍一收,在地板发出‘咚’的一声。

孟琰嘴角微微抽搐,又听见老太太说道:“你别跟我说找不着,对象你起码要处过才知道能不能一块儿过,你连面都不见直接一棍子打死,我找个天仙给你,你也说不合适!”

“……”

“言家的姑娘今天正好回国,就明天,我帮你约了见面,地点你定,这个亲你必须去给我相!”

“……”

“听见了没有?”孟老太太气势汹汹的,大有一副他不答应,今晚谁都别想睡的意思。

孟琰只得无奈点头:“听见了,我去总行了。”

“那就好,你给我说话算话,这次再敢给我逃跑,以后就再也别回这个家!”

“嗯。”

人来人往的咖啡馆里,朝阳从窗口铺散在地毯上。

沈珎好不容易得来一天休息的时间,本想在家里好好陪伴小棉袄,弥补一下对女儿的愧疚。

结果王知月前前后后足足念了她一个小时,赶鸭子上架的逼她出来跟隔壁大妈的远方外甥相亲!

她只能抱着应付的心态来见面,现在,她看着坐在眼前这个穿着不修边幅的中年油腻的男人,只想遁走……

舅妈是觉得她的条件有多差?才给她找了个身材走样,个头和她一般高,年纪还比她大有一轮的男人!

“您好。”为了舅妈的面子,沈珎维持着表面的客套,心想着一会儿赶紧把话说清楚。

“你就是小沈?”男方还挺有领导派头,抬手指了指对面的座位。

沈珎就此想起了他的职业,嗯,在街道办事处,当妇女主任!

沈珎坐下后,忍住想要抽搐的嘴角,而后她就感觉到来自对面打量的目光,好像她是商场里陈列的货品一样,以外表定质量好坏。

“那个……”她现在就想要和男方把话说清楚。

没想到对方上来就是一句:“我姑妈说你带个孩子?在大企业给老板当秘书?”

沈珎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竟然觉得男方话里有话,有点瞧不起她工作的意思?

“嗯,我在孟氏,刚刚升职成……”

沈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男方没礼貌的打断。

“秘书这个工作听着不好听啊,其实说句心里话,我觉得你很不错,完全符合我择偶的标准。就是有两点,你换个工作,要是不好找,可以考试进我们单位,铁饭碗,端着踏实!再有,我离婚之后孩子跟我,咱俩养活一个孩子小日子轻轻松松,你那个闺女……要么你跟你前夫商量商量,归他?抚养费咱们照出就行了!”

沈珎:“……”

到底是谁给的勇气让你异想天开?

不要说沈珎一开始就没有跟他交往的想法,就算有,单是他无法接受桉桉这个条件,她都不能答应!

但让沈珎就此拒绝他,未免太过憋屈。

所以,她似笑非笑的稍微前倾身体,好奇:“您一个月在单位赚多少钱?”

“害,多少钱都是次要的,咱有启明市本地户口,起码将来孩子上学不用操心,你以后的生活也能稳定下来。”男方的自信满满的笑起来,肥的满是肉的脸上泛着油光。

沈珎也笑,映着窗边投射进来的薄薄暖阳,照耀着她白皙的脸庞,明眸皓齿,瀑布般的青丝垂落,恍若绝远山芙。

这一方姿色恰好被右侧临靠着书架的男人尽收眼底,他气质沉敛,右侧唇角微勾,竖起耳朵,微微侧头去寻觅来自侧后方的声音。

沈珎并不知道自己和人相亲的画面已经被旁人见证,此刻她只想给眼前这个擅长自说自话、门缝里看人的家伙上一课!

“我在孟氏集团做特助,虽然只是试用期,但月薪资也有两万五,虽然我不是本地户口、没车没房,但只要我肯努力,我养活自己和女儿完全没有问题。您凭什么觉得,我要放弃工作、事业,甚至女儿嫁给您来受委屈呢?是您的外形够优秀,条件够好,背景够大吗?就算这些您都具备了,可是,连一个小孩子都容不下的男人,也不值得任何一个女人依靠和相信!”

潜台词就是:您这种人就单着吧,最好单身到老,免得出来祸害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