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致命的循环

致命的循环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是……马林巴琴。我愣住了。马林巴琴是苹果默认的铃声,但问题在于,我这辈子只用过一部苹果,而且……还砸坏了。十年前,芊芊被小偷残忍杀害的那个夜晚,她给我打过电话。我忙着工作,错过了最后一次与女儿说话的机会。

主角:周毅峰若霖   更新:2022-09-11 10: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毅峰若霖的其他类型小说《致命的循环》,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是……马林巴琴。我愣住了。马林巴琴是苹果默认的铃声,但问题在于,我这辈子只用过一部苹果,而且……还砸坏了。十年前,芊芊被小偷残忍杀害的那个夜晚,她给我打过电话。我忙着工作,错过了最后一次与女儿说话的机会。

《致命的循环》精彩片段

手机黑屏整整十年了,今晚,突然响了。

我宿命般接通了电话,里头传来女儿软糯的声音。

「妈妈,你什么时候回家呀?有道作业题,我不会……」

我僵立原地,控制不住地发抖。

因为我女儿芊芊,早在十年前,就死了。

今天是芊芊去世十年忌日。

我跟丈夫周毅峰扫墓归来,按照惯例,检视芊芊遗物。

我俩约定,平时假装忘记,闭口不谈,唯有每年她的忌日,才翻出旧物,宣泄思念。

「咱闺女真好看,鼻子像你,眼睛像我,这要是长大成人,那得祸害多少小伙子。」

周毅峰看了一会儿,眼眶便红了。

他轻咳一声,起身,朝我微笑,「你先看,我去厨房给你热一杯牛奶。」

我没作声。

我知道他是不想让人看见流泪的样子,哪怕那人是我。

周毅峰走后,房间寂静无人。

江南潮润的夜风吹拂而入,卷起纱帘,带来一丝凉意。

我起身,打算关窗。

可就在这时,背后响起一个熟悉的手机铃声。

是……马林巴琴。

我愣住了。

马林巴琴是苹果默认的铃声,但问题在于,我这辈子只用过一部苹果,而且……还砸坏了。

十年前,芊芊被小偷残忍杀害的那个夜晚,她给我打过电话。

我忙着工作,错过了最后一次与女儿说话的机会。

我总是在想,那时如果我接了电话,会不会一切都不同,芊芊会不会就不会死。

这份「我本可以」的愧疚折磨得我痛不欲生。

一次我情绪激动,砸坏了手机,后来把它与其他遗物一起,封存在一只皮箱内。

坏了十年的手机怎么会响?

我盯着嗡嗡震动的皮箱,心猛地一惊。

夜深人静,屋内一片死寂,铃声在凝固的空气中显得愈发刺耳。

鬼使神差地,我拖着步伐,缓缓走过去。

「喂?」



「啊!」

我的惊叫与雷声穿插,在暗夜中骤然响起,穿透云霄。

「哐啷」一声,女人丢掉尖刀,紧张地用围裙擦手。

「若霖,你怎么了?我……我是不是吓着你了?」

她知道我名字?

难道是认识的人?

女人语气很亲善,稍稍缓解了我的恐惧。

我趁她不备,飞速冲过去,捡起刀,对准她。

「你是谁?来我家干什么?」

我的双手瑟瑟发抖,牙齿碰撞,强装出冷硬气势。

女人一脸无辜,真诚道。

「我,我吴姐啊,不是你请我当护工的吗?咱俩都认识六年了!若霖,你别吓唬我啊,你失心疯了!」

吴姐?

护工?

我没请过护工啊……

突然,我头脑一阵震颤,无数本不属于我的记忆,似小虫一般,嗡嗡地强行涌入脑海。

我才知道,我让芊芊去刘大爷家避难后,却进入了新的剧情。

那天,芊芊进了刘大爷家。

可刘大爷偏偏出门了,给芊芊开门的人,是他游手好闲的侄子。

他是恋童癖,芊芊在他手上遭遇了非人虐待,等我赶回家时,她已经精神崩溃,身体虚脱。

救护车吱哇乱叫着,急救人员七手八脚地抬着担架,雪白的被单下,是芊芊更白的脸,她奄奄一息,满身都是血。

「妈妈……」她掀起眼皮,冷冷地觑着我。

「你为什么要让我去邻居家……你是不是……是不是……」

她始终没说出那句话,沉重地闭上眼。

后来我才得知,那个杀千刀的侄子对所有人都说,他跟我有暧昧关系。

因为我痴恋他,想讨他欢心,才将自己的亲生女儿「献祭」给他。

加上我电话里那不容反驳、强迫的语气,所有人都信以为真了。

周毅峰经受不住双重打击,跳海自杀。

芊芊经此一事,精神再没正常过,常年住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而我一蹶不振,得了严重抑郁症,生活无法自理,只能聘请吴姐照顾一日三餐。

「不!不……不可能!」

得知真相的我,如遭雷击。

一股天旋地转的窒息感涌上脑海,我双脚忽然脱力,猛地一头栽倒。



屏幕瞬间爆出雪花,一霎那,数字似小虫般蜷曲扭动。

等静下来时,屏幕上已显示 2011 年 5 月 1 日,9 点 7 分。

我不信邪,反复试了几次,可都是这个结果。

「2011 年 5 月 1 日,9 点 7 分。」

看来,这是我所能控制的时间极限了。

我能回调的时间,只有 24 分钟,芊芊死前的 24 分钟。

分秒必争。

我深吸一口气,颤抖着手,拨通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此时此刻,让谁来拯救芊芊,我都不放心。

我唯一放心得过的人,只有自己。

但我摁下最后一个数字时,手机响起了一个温柔女声。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不存在,请查证后再拨。Sorry,the subscriber……」

我没工夫听完,狠狠摁掉电话,又打了几次还是无法拨通。

我猜,这部神奇手机的设定是不能打给本人。

想了想,我又拨通了周毅峰的电话。

响了大概七八声,周毅峰才姗姗来迟地接了电话。

「喂,若霖啊,我现在很忙,要是没什么要紧事,那……」

「不管是几百万几千万还是几个亿的项目,统统给我推掉!」

我怒吼,「周毅峰,你竖起耳朵,仔细听我说,现在,立刻,马上,开车回家!有人埋伏在咱们家里,打算杀死芊芊!你听清楚没有?」

「大白天的,你发什么癫。你,你……」

周毅峰起先还调笑,可听着我粗浊的呼吸,他戏谑的声调陡然一转,变得凝重。

「你说真的?」

夫妻十几年,他知道我不开这种玩笑。

他没再说什么,似乎在急刹车,掉头疾驰。

我听见轮胎飞速转弯,在沥青地上摩擦出的尖锐声响,不由自主地捏了一把汗。

周毅峰,快,快点!芊芊的性命就掌握在你手上了!

我紧攥着手机,额前冷汗涔涔而下,目不转睛地望着屏幕上时间跃动。

.9 点 9 分,9 点 10 分,9 点 11 分……

周毅峰公司距家中仅 2 公里,十分钟,足够了。

只要他在 9 点 34 分,芊芊遇害时间之前赶回家,就可以阻止惨案的发生。

我安慰自己,「时间绰绰有余,周毅峰一定可以办到的,芊芊就要有救了……」

可就在这时,手机那头忽然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



「妈妈……你什么时候回家呀?有道作业题,我不会……」

一个软糯的声音传来,我心头猛地一沉,头发炸开了似的发麻。

芊芊!

我是在做梦吗?

仿佛晴天一个霹雳,震得我身体微晃,眼疾手快地扶住桌角,才不至于跌倒。

我双唇似被黏住,试着张了张,才艰涩地启齿。

「芊芊?」

「是啊,不是我还能是谁?妈妈,你不会没存我手机号吧?我是不是你亲生哒?」

十年前的女孩,就喜欢卷舌头学港台腔,我数落过她多少回了,总改不过来。

骤然听见她声音,却仿佛发生在昨天。

我惊恐到了顶点。

下意识地去看手机,自言自语,「难道,这……这是一段录音?」

可暗色屏幕上分明显示着「通话中」。

每个细节都在阐明,这是一段正在进行时的通话!

我还在疑惑这是不是什么新的整蛊 app 时,电话那边的芊芊已经开始不耐烦了,撒娇道。

「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好歹是五一节,你们单位怎么还加班……」

刹那间,我愣住了。

仿佛有一道惊雷,劈落至天灵盖。

五一劳动节?

痛苦的回忆闪电般袭来,我悚然一惊,攥紧了手机。

「芊芊,现在是哪一年,几月几号,几点?」

「问我这个干嘛?」

「立刻告诉我!现在几点,几点了?」

我抓着手机的手不停颤抖,指甲几乎要融入机身。

似被我的暴怒吓到,芊芊在手机那头嗫嚅。

「现在,现在是 2011 年,5 月 1 日,晚上 9 点 30 分。」

2011 年 5 月 1 日,晚 9 点 30 分……

仿佛数九寒天,兜头浇了一盆冰水,我遍体生寒。

根据法医通告,芊芊被活活勒死的时间,就在 9 点 30 分左右。



「芊芊,你听妈妈说,现在什么都不要拿,立刻离开家。」

「为什么?妈妈,你今天好奇怪。」

电话那边的芊芊瓮声瓮气。

「让你离开家就赶紧离开,哪来那么多废话!」

我的声音再度拔高了两度。

「哦。」

芊芊怯怯地应了一声,没敢再吭声。

我的心在胸腔内「砰砰」直跳,几乎能听见血液迅速上涌的声音。

我听见「哐」的响动,似乎是芊芊打开了房门。

然后是急促的拖鞋声,她应该正在横穿过家中数米长的客厅,一路行至防盗门前。

快开门!开门离开了家,你就安全了!

我在心底疯狂地嘶吼。

可忽然,她的脚步声停住了。

「怎么了?」

我焦灼不安地叫起来,「你停下来做什么?走啊!快去你刘大爷家啊!」

「妈……妈妈……」芊芊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我怕……」

「怕?你怕什么?」

「……有人,有人在撬门!」

什么?

我心一沉,不等我再问,那头「哐啷」一声闷响,似乎是手机坠地的声音。

紧接着,一阵急促的呼吸声传来,还有芊芊痛楚的呻吟。

「芊芊!芊芊!」

我撕心裂肺地大喊。

「求求你,放了她,放了她吧!钱都在床头柜,你想拿都可以拿走!求求你,放过我的女儿……」

忽然,那边传来细微的摩挲声,我揣测,应当是有人拿起了手机。

拿起手机就好,能谈判,就有回寰的余地。

我紧张地咽了口唾沫,燃起卑微的希望。

然而下一刻,「嘟」地一声,电话被切断了。

时间定在了 9:34。

芊芊的遇害时间。

世界一片昏黑。

月色凄冷,似一片余烬,落在暗沉的夜空,亘古永恒。

「若霖,你怎么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看见周毅峰蹲在身旁,一脸关切地摸我额头。

「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发烧了?」

我仿佛被抽走浑身血液一般,脸色雪白。

「周毅峰,我刚才……我刚才跟芊芊通电话了。」

我攥着周毅峰的手,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你的意思是……你接通了十年前芊芊打给你的电话,并且亲耳所闻了她的死?」

周毅峰一脸困惑,眼神暗光闪烁,似乎在隐忍地表达些什么。

「你觉得我疯了?」我厉声问。

「若霖,我知道每年这个时候,你都情绪激动,可……」

「我没疯!我刚才真的跟芊芊通话了!她……她还叫我妈妈,不信……不信你看!」

我摁亮手机屏幕。

通话一栏中果然显示 5 月 1 日 9 点 29 分,有一通接通的电话。

看向手机那一霎,我忽然僵住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蹿上心头。

「周毅峰,这个电话……难道可以连接过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