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周律师,丫头我放手了程岁宁

周律师,丫头我放手了程岁宁

程岁宁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程岁宁和周温宴结婚四年,相敬如宾了四年。在情人节这天,周温宴一身酒气的晚归,揪开领带靠甜文在床头,一脸平静的说:“程岁宁,离婚吧。”程岁宁给他拿睡衣的手顿了顿,“为什么?”

主角:程岁宁周温宴   更新:2022-11-24 19: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岁宁周温宴的现代都市小说《周律师,丫头我放手了程岁宁》,由网络作家“程岁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程岁宁和周温宴结婚四年,相敬如宾了四年。在情人节这天,周温宴一身酒气的晚归,揪开领带靠甜文在床头,一脸平静的说:“程岁宁,离婚吧。”程岁宁给他拿睡衣的手顿了顿,“为什么?”

《周律师,丫头我放手了程岁宁》精彩片段

程岁宁和周温宴结婚四年,相敬如宾了四年。 

在情人节这天,周温宴一身酒气的晚归,揪开领带靠甜文在床头,一脸平静的说:“程岁宁,离婚吧。”

程岁宁给他拿睡衣的手顿了顿,“为什么?”

周温宴:“我累了。”

她一夜未眠,终是在书房拟好了离婚协议书,彼时她正怀着他的孩子。

离婚后四个月,两人在法庭再次相见,剑拔弩张。

最终业内从未有败绩的周律师败诉,而赢家竟然是名不见经传的程律师。

走出法院,周温宴瞥向她的肚子,“就当给我女儿的奶粉钱。”

程岁宁抬头看向他,“你是不是忘了些什么?”

她曾是顶尖大学政法系研究生,拿到硕士学位证那年,仅二十一岁。

这样的程岁宁,差点毁在他身上。

后来,周温宴的事务所开庆功宴,席间谈到了近期声名大噪的程律师,有个实习生说:“怀着孩子还拼命出来工作,家里肯定很辛苦。”

另一个说:“我听说她离婚了,也是,谁能受得了家里有那么一个母老虎啊?”

周温宴的酒杯重重放在桌上,淡漠开口,“我。”

自此,程家门口便多了一位赶不走的客人。

北京,华庭小区。

本该闲适的午后,此刻却气氛紧绷,压抑至极。

客厅内,一道含怒的男声乍响:“你非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周温宴倏然起身,看着程岁宁,深邃眼里的不耐毫不掩饰。

又是这句话。

结婚四年,从一开始的蜜里调油,到现在动辄吵架,程岁宁已经记不清从周温宴的嘴里听到过多少次这句话。

她尽量保持冷静:“世科临签约前突然变卦要求加点,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们的问题。更何况世科这个案子的委托律师根本就不是你,为什么要插手?”

周温宴一脸冷然:“难道要任由你欺负我们律所的实习律师,让她受尽委屈?”

程岁宁脑子一嗡,一切的不理解在这一刻似乎都得到了解释。

她用力眨了眨眼,不让自己的脆弱被他看见。

“所以,你做这些是在为你的小律师报仇打抱不平?”

周温宴皱眉看着她,表情越发不耐:“这些不重要。这里是我们的家,我不想因为公司的事和你在这里吵。”

这话一出,程岁宁嗓子突然像被捏住了般,说不出话。

明明一开始做出吵架气势的,是周温宴。

怎么现在却像是自己在无理取闹。

静默间,周温宴再次开口:“我们都先冷静冷静吧。”

说完,他转身朝外走,却在扯开门的瞬间,顿住了脚:“程岁宁,你没发现你变了吗?变得不可理喻!”

话落,门砰的一声关上,狠狠砸在程岁宁心间。

她茫然看着桌上已经冷掉的咖啡。

那是自己特意为周温宴做的摩卡,他却一口都没有动。

程岁宁默默伸手将冷掉的咖啡端起来,全部喝光。

她从来都不爱喝甜口咖啡,咽下满嘴甜腻,心里却愈发闷痛。

她环顾着两人的爱巢,随处可见的都是与周温宴之前的恩爱回忆。

程岁宁压着自己发涩的心口,忍不住开始反思。

真的是她太小题大做了么?

也许就像周温宴说的,不管什么样的事,他们都不该在家里争论。

程岁宁深吸一口气,翻出周温宴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十多秒,才被接通。

程岁宁放柔了声音:“温宴,晚上有一场同学聚会,一起去吧。”

周温宴嗤讽声立刻传过来:“怎么,让大家都来看你怎么跟我无理取闹?”

程岁宁心狠狠刺痛一下,她的主动服软,人家并不领情。

她抿了抿唇,声音越发轻缓:“刚才是我钻牛角尖了,抱歉。”

电话那头傲慢的语气一顿,似乎也没想到她会道歉。

沉默半秒,周温宴一副施舍的语气回了句“晚上再说。”就挂了电话。

听筒显示盲音,程岁宁握着手机的手不断收紧,而另一只手上的文件已经被攥变了形。

呆坐很久后,她拿起茶几上一本挂式计分簿。

一页页翻过去,上面一片鲜红满满的“-1”。

程岁宁看的心里发苦,末了,还是拿起笔默默添上一笔——“减一分”。



看着计算下来最后的只剩“50”的分数,程岁宁蓦然心里一酸。

记得最开始把本子放在这里的时候,周温宴还好奇问过“这是什么?”

她当时很认真的回答:“这是给你专设的计分板,满分一百,你让我失望难受一次,我就扣一分。”

“等到分扣光了,我就会离开,让你再也找不到我!”

周温宴为此还放下豪言:“这辈子,我都不会让你有机会在上面扣掉一分!”

可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越来越不在意,越来越漠然了?

呆怔了很久,程岁宁才敛起情绪工作。

直到夜幕降临,电话响起。

看着屏幕上的“老公”两字,程岁宁立刻拿起手机接听。

还没开口,就听到周温宴冷硬的话:“我还有个案子没忙完,你自己先过去吧。”

话落,通话戛然而止。

程岁宁连一个“好”字,都没来得及说出口。

她看着屏幕上短到不过5秒的通话记录,将满腔的苦涩生生咽下……

正五星级空中花园酒店。

程岁宁坐在角落的沙发上,看着眼前热闹的宴场,目光却一直流连在包厢门上。

同学聚会已经开始半个小时了,周温宴还是没有来。

出神间,周温宴的好友吴巩走过来:“小师妹,怎么没跟温宴一起来?”

边上站在一起的同届校友跟着起哄:“就是,以前每次聚会都要被秀一脸的恩爱,今天你们夫妻居然分开行动了!”

程岁宁放在包包下的手微微攥紧,强撑着笑:“温宴还有个案子没结束,我就先过来了……”

然而话音刚落,包厢门就被推开。

周温宴从外走进,声音低沉:“抱歉,我们来晚了。”

程岁宁下意识抬头,本来欣喜的表情却在看到他身旁站着的人,冷却了下去。

无视了程岁宁,周温宴转身对好友们介绍身边的人。

“这是我们律所的实习律师夏穗,也是我们的同校学妹。”

周温宴的几个好友互相对视一眼,客气的跟学妹打起了招呼。

后面的聚会上,周温宴一直带着夏穗和在场的人寒暄,互动,完全把程岁宁忘在了脑后。

在场的人没有不知道他们两人是夫妻的,以至于看向三人的目光中都带着复杂。

程岁宁掌心攥紧,面上却依旧保持镇定。

一直撑到晚宴结束。

送走了其他同学,周温宴终于看向程岁宁:“你自己打车回去吧,我先送夏穗回家,她住得远,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然后便带着人上了车,疾驰而去。

程岁宁孤零零的站在黑夜中,望着那猩红的车尾灯,却不知道该往哪儿回。

那里还是她的家吗?

时间跳到零点,手机也突然响起。

接起,就听男人声音传来:“怎么还没回来?”

程岁宁迎着冷风,不答反问:“你今天为什么要带她来?”

“都是一个学校的,怎么了?”

他语气太过理直气壮,程岁宁却没办法维持冷静。

“那你有没有想过同学会怎么想?他们会怎么看我?你知不知道我今晚是怎么熬过来的……”

一句一句,压在心里的质问在这一刻像是开闸的洪水,再也收不住!

电话那头,周温宴脸色也越来越沉:“程岁宁,大晚上的你非要吵架吗,烦不烦?!”

烦!

一个字,像是锋利的针刺穿了心。

程岁宁所有的翻涌情绪在这刻,像是泄了气的气球,倏然消散。

寂静在两人间持续蔓延。

周温宴烦躁的深吸一口气:“这段时间我住外面,彼此冷静一下吧。”



周温宴敲击桌面的手指顿住,沉着脸转头看向程岁宁。

“聊什么。”

程岁宁一静,刚才那句话脱口而出,但其实她也不知道要从何聊起。

病房再度陷入寂静。

周温宴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刚要开口,手机铃声突兀响起。

两人视线一同朝着柜面上的手机看去,上面显示的备注是——妈。

程岁宁抿了抿唇:“你先接电话。”

周温宴蹙了蹙眉,按下接听:“妈,有事吗?”

两人离得近,病房又安静的可怕,所以电话里周母不悦的声音清晰传来。

“胡院长告诉我说程岁宁发烧住院了,怎么回事?”

周温宴垂眸,声音淡淡:“没什么大事,只是工作太忙没休息好。”

“她有什么忙的?!有那时间瞎忙活还不如赶紧辞职给你生个孩子,比什么都强!”

周温宴蹙眉,下意识看向程岁宁。

四目相对,他清晰看到女人眼底的受伤。

周温宴顿了下,开口打断老妈的喋喋不休:“岁宁还在生病,这事以后再说。”

电话那头,周母一下就炸了:“什么以后!我告诉你,要是今年她还不生,你们俩立马离婚!”

听到离婚两个字,病房内的两个人,神色瞬间都变了。

程岁宁手指紧攥,指尖用力到发白。

周温宴也再听不下去,随便敷衍两句就挂了电话。

他看着程岁宁,眼神里略带着歉疚:“我妈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

程岁宁没看他,只是垂眸盯着雪白的被子:“周温宴,我们本来有一个孩子的,但他是怎么没的,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世界上最没有资格催我要孩子的人,就是你妈。”

周温宴皱了下眉:“当年我妈也不是故意的,她又不知道你怀孕了。”

程岁宁恍然觉得周遭的空气好像都蒸发了,喘不过气来。

她缓缓转头看着周温宴:“所以如果我没有怀孕,她那么刁难我就没有错了吗?”

周温宴按了按眉心:“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斤斤计较?我后面不是跟你道歉了吗?”

程岁宁霎时哑然。

这一刻,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是如此的陌生。

“周温宴,迟来的道歉,有意义吗?”

程岁宁一句接一句的质问,让周温宴彻底冷下了脸:“那你想怎么样?让我妈,还是我,给你的孩子一命还一命吗?”

“程岁宁,这些年我已经尽量让着你,不跟你吵,你别太过分了。”

让?

程岁宁听到这个词只觉得荒唐,这些年他们到底是谁让谁?

因为他想当律师,周母又希望有人能看顾家里,所以她放弃了律师转而做了时间更充裕的法律顾问。

这些年他们每一次争吵,又有哪次不是自己先低头服软,才和好的?

许是她沉默的久了,周温宴也不想再说下去。

他站起身:“我话就说到这儿,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然后,摔门离去。

门被“砰”的一声重力关上,程岁宁身子一颤。

她望着天花板,一抹泪无声的从眼尾滑落。

死寂蔓延。

许久,程岁宁拿起手机,给最好的闺蜜发过去一条短信。

“怎么办,这场婚姻,我好像坚持不下去了……”

第七章

林萧收到程岁宁的消息,担忧的立刻抛下手上工作赶来。

程岁宁看到好友出现,心里最后的防线彻底决堤。

“萧萧……”

这些年,程岁宁和周温宴之间的事情,林萧也知道的不少,也清楚自己这个闺蜜陷的有多深。

此刻多少有些恨铁不成钢。

“我早就跟你说过,周温宴不是什么好人,你非不听!”

程岁宁无力的将头靠在好友肩膀上,“萧萧,我好累……”

林萧心疼的将人抱在怀里,再也说不出责备的话……

打完吊瓶,她本来要送人回家。

但没想到,程岁宁先开了口:“萧萧,我想喝酒。”

林萧皱眉:“你还在生病。”

程岁宁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林萧被她眼底藏着的脆弱怔到,无法拒绝:“好,今天我陪着你,一醉方休!”

……

有间酒吧。

五彩斑斓的灯光里,程岁宁一口将刚倒满的酒喝掉。

林萧看在眼里,皱眉按住她手:“慢点喝行不行?我们才来不到几分钟,你这都第三瓶了。”

程岁宁目光涣散,她看着好友,指了指自己心口:“这里,痛。”

林萧一滞,看着甩开自己手继续喝酒的好友,眼里满是担忧。

然而就在这时,程岁宁拿酒的手,再次被按下。

周温宴看着明显喝多了的程岁宁,脸色难看。

他今天本来心情不好,偏偏律所的合伙人说要聚会,非把自己也拉过来。

他不好拒绝,本想喝一杯酒就先走,却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了正在灌酒的程岁宁。

周温宴扫了眼桌上的空瓶,眼露不悦:“谁让你喝这么多的?”

听到这熟悉的质问语气,程岁宁终于认出了来人。

但随着酒意涌起的,还有心中一直压抑的情绪。

她挣了挣手腕:“放开!”

周温宴察觉到她的抗拒,皱了皱眉,刚要开口,就听到身后一道女声响起。

“师哥,他们已经开好卡座了,都在等我们呢。”

夏穗走上前来,看到两人交握的手,眼神一闪。

然后像刚看到程岁宁一般,佯装惊讶:“原来是程小姐,你也来喝酒啊,好巧!”

一旁本来不想掺和他们夫妻之间事情的林萧,敏锐察觉到这个女人的威胁。

她冷冷接过话:“不巧!能跟你们碰上,真是倒霉又倒胃!”

夏穗一噎,旋即转身委屈的看向周温宴:“师哥……”

周温宴皱了皱眉,对林萧不悦道:“你说话能不能放尊重点?”

“尊重?你们两个也配?”

周温宴头一次这样被人指着鼻子骂,脸色难看。

他看向程岁宁:“你能不能管管她,别像疯子一样!”

疯子。

程岁宁手撑着桌子站起来,看了眼周温宴身后的夏穗,眼中情绪变化,最后沉寂。

“疯子,也比你们要好。”

闻言,周温宴皱了下眉:“我不想和你吵。”

扔下这话,转身就走。

程岁宁看着他背影,不知从哪儿涌上的情绪倏然开口:“周温宴,站住!”

然而,周温宴却像没听到般,脚步没有丝毫停顿,也没有回头……

就好像,是彻底的走出了她的世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