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都市:出狱后的我再入官狱精修版

都市:出狱后的我再入官狱精修版

模特徽因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蒋震白悦是古代言情《都市:出狱后的我再入官狱》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模特徽因”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了,但是,我没喝多。我喜欢你,只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从见你的第一面起,我就喜欢你。今晚看到你男朋友的时候,我心里很难受。在电梯里的时候,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难受,笑脸相迎。但是,我现在忍不住了,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我还要对你说,我不管你有没有男朋友,我都要追求你!”发完长长的一段话之后,蒋震仰躺到床上,看着屋顶的灯,听着赵波的呼噜声,愈发心烦。“嗡嗡”付小青的短信......

主角:蒋震白悦   更新:2024-05-16 00: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蒋震白悦的现代都市小说《都市:出狱后的我再入官狱精修版》,由网络作家“模特徽因”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蒋震白悦是古代言情《都市:出狱后的我再入官狱》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模特徽因”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了,但是,我没喝多。我喜欢你,只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从见你的第一面起,我就喜欢你。今晚看到你男朋友的时候,我心里很难受。在电梯里的时候,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难受,笑脸相迎。但是,我现在忍不住了,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我还要对你说,我不管你有没有男朋友,我都要追求你!”发完长长的一段话之后,蒋震仰躺到床上,看着屋顶的灯,听着赵波的呼噜声,愈发心烦。“嗡嗡”付小青的短信......

《都市:出狱后的我再入官狱精修版》精彩片段


脑海中再次想到白悦,却发觉白悦已成过往,除了那种不留情的背离之恨外,任何感情都已消失殆尽。

五年时间,能磨掉的东西太多太多。

曾经年少的幼稚,和幼稚之下的付出,都已磨尽。

他控制不住地拿过手机,找到付小青的号码,看着付小青三个字,心里就有种控制不住的情感在翻滚。

他努力去按住那股类似思念的情绪,却发现非但无济于事,反而还愈发按耐不住。

打开信息对话框,趁着酒劲,直接发出一条:“我,喜欢你。”

发出去之后,他就感觉太仓促,可是,短信已经发出,根本不可能撤回。

想到不能撤回,心里那股子焦躁情绪就更明显了,配合着赵波的呼噜声,整个人甚至有种想打架的冲动。

“嗡嗡”一声,看到付小青回信的时候,他赶忙打开!

“你是喝多了吗?”付小青回信问。

“你到家了吗?”蒋震问。

那刻,他忽然发觉自己是在担心付小青跟唐龙飞在一起,担心他们接吻,担心他们上床,甚至连拥抱蒋震都觉得无法接受。

看看手表,这会儿才九点半,对于昌平县的冬夜来说,街道上已经见不到人影。

但是,对于省城的夜生活来说,这寒风与雪根本阻挡不住年轻人的情感释放。

无论是爱情,还是乱情的释放。

“我们准备去酒吧。你喝多了,早点睡吧。”付小青回信道。

“我喝酒了,但是,我没喝多。我喜欢你,只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从见你的第一面起,我就喜欢你。今晚看到你男朋友的时候,我心里很难受。在电梯里的时候,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难受,笑脸相迎。但是,我现在忍不住了,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我还要对你说,我不管你有没有男朋友,我都要追求你!”

发完长长的一段话之后,蒋震仰躺到床上,看着屋顶的灯,听着赵波的呼噜声,愈发心烦。

“嗡嗡”付小青的短信忽然发了过来。

他赶忙拿起手机打开——“谢谢你的喜欢。回昌平之后,我不会再跟你住一起了。你懂为什么。”

看到付小青这条信息的时候,蒋震感觉自己这次是真喝多了啊!

这不是打草惊蛇了吗?

——

荷苏酒吧里,付小青发送完信息之后,嘴角莫名其妙地勾了起来。

虽然记不清多少男人对她表白过,但是,这次蒋震给他的感觉却有那么点儿不一样。许是…住在一起的原因?或是,其他什么?

只是,当她正盯着手机思考时,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的未婚夫。

当唐龙飞看到蒋震那直白的短信,看到未婚妻嘴角的微笑时,眼神慢慢就阴沉起来……

“您好,您点的酒。”服务员端着酒走到付小青身边说。

“谢谢!”付小青转身接过杯调制的果酒,再次转身回来的时候,发现唐龙飞已经坐下了?

“什么时候过来的啊?”付小青说着,手小心地将手机锁屏。

唐龙飞原本就在意手机上的信息,看到她故作淡定锁屏的时候,心里的阴影又扩大了一分,但是,脸上却表现得很平常,笑着说:“今晚你母亲提到结婚的事情时,你也没表态,是不是对我不太满意啊?”

“呵!”付小青笑着说:“我要是不满意的话,怎么会跟你持续这么长时间?而且,唐主任你这么帅气又多金,我怎么会不满意?”

“嘴贫……”唐龙飞勾起一道销魂的笑,薄唇间的白牙更显干净,“你要是满意,为什么不应下来呢?非要惹得你母亲不高兴?感觉今晚她都没怎么笑。”


“哎呦呦!走火了啊……”冯大刚做了个摊手的动作:“能怪我吗?没走火打她头上就不错了!呵,这么多年,还没见过敢这么找死的人呢!怎么?还有人吗?”

冯大刚嚣张地转头看向众人:“还要人想吃枪子儿吗?来啊!”

“于总……”狗叔赶忙喊着人上去,拉过于清林说:“……咱们先撤吧?”

“呦呵!不愧是老江湖啊?知道撤了?”冯大刚笑着说。

狗叔从刚才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事情不对头了……

冯大刚这人他是了解的,一般情况下冯大刚不可能这么“硬”!

可今晚,在自己这方人多势众的情况下,冯大刚竟然还能如此嚣张,就有些不对头了。

尤其是看到他竟然敢真的冲着蒋晴开枪时,更是证明冯大刚可能做好了应对策略!

“蒋晴被他伤了!”于清林不解地看向狗叔:“你没有枪吗?”

“没,没带…咱们回头再商议好吗?”狗叔略显焦急地说。

“吱!吱!吱!吱……”

外面忽然传来好几辆汽车的刹车声!

“这会儿想走?哼……晚了!”冯大刚的眼神忽然露出得逞的阴森,冷盯着狗叔等人说:“敢到我们昌平来搞事?他妈的…真是活腻歪了啊?告诉你们!今晚你们有一个算一个!全他妈的都得给老子跪下!”

“吧嗒吧嗒”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且越来越近!

“干他娘的!!”冯大刚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忽然大吼一声!

外面的脚步声当即变成了跑步声,伴着轰隆隆的声音迅速赶到门口后,二话没说,上来就干!

狗叔赶忙去拉于清林,想要拉到他角落里躲起来。

可是,于清林哪儿舍得放下蒋晴,把蒋晴死死抱在怀里!

狗叔见状,那把老骨头也是拼了!仗着自己还有两下子,抵抗住了不少人的攻击,但是,毕竟是年纪大了,最后被一个小伙子直接踹到了冯大刚跟前!

狗叔刚要起身的时候,被冯大刚一脚踩住胸膛,而后,低头笑着说:“搞我?再搞啊……哼,老狗啊老狗,咱们多少年的交情了,你这么背叛我,合适吗?亏老子他妈的还那么信任你?为了钱就这么对我?良心呢?”

“你个狗杂碎……”狗叔满脸是血,冷瞪着冯大刚说:“我从一开始就在救你,可你不听劝……现在…你他妈的就等着挨蒋震的宰吧你!”

“宰我啊!你他妈的宰我啊!操!”冯大刚一脚猛地踹在狗叔胸膛上!

狗叔一口血吐出来之后,脸憋得通红通红!

可是,冯大刚根本就没有松脚的意思,直到狗叔快奄奄一息的时候,才冷笑着慢慢松脚。狗叔猛吸一口气后,当即晕死了过去。

“继续!”冯大刚指着众人说:“继续打!给我狠狠地打!!”

冯大刚仗着两倍多的人,五六分钟便结束了战斗。

见他们的人都倒在地上的时候,冯大刚笑着走到于清林跟前,看着腿上不断有血渗出的蒋晴,慢慢蹲下身子看着他俩问:“来,咱们继续谈谈……说吧……这事儿怎么解决?”

蒋晴的嘴唇因流血过多而发白,但目光仍旧冰冷狠厉,“有本事你杀了我,否则,我绝对不会饶了你。”

“哈哈!你这娘们儿的嘴巴真是够硬呢!哼……我告诉你,今晚还没有结束……你手机呢?打电话叫你哥过来!”

“想都别想!啐!”蒋晴恨骂一声后,啐了冯大刚一脸唾沫。

“他妈的——嗡嗡嗡!”

就在冯大刚要动手打她的时候,旁边蒋晴的手提包里的手机响了。

蒋晴伸手要去抓的时候,被后面的人一脚踢到了冯大刚脸前。


听到徐老说付小青还有个未婚夫的时候,蒋震真想破口大骂啊!

他是当我蒋震是神仙吗?

这种事儿谁他妈的能完成啊?

难不成,他觉得长得帅就可以为所欲为!?

这是他娘的什么狗屁逻辑啊!?

“徐老……”蒋震努力克制着内心里的冲动,“……咱们能换个别的办法吗?咱们的目标是付国安,不是付小青啊。”

“好啊……那你告诉我,还有什么办法能在两个月内靠近付国安,并让付国安信任你!”

蒋震想说去南云省给付国安打下手,可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儿啊。

不是说给付国安当下属不可能,而是说,通过正常的工作关系让付国安信任自己是不可能的。除非徐老方长时间到五年、十年。

官场上的同事关系、上下级关系,根本没那么简单啊。

付国安那么大的领导干部,怎么会轻易让一个人进入自己的圈子。

想来,也只有从他身边的亲人下手才行啊……

“你说啊!怎么不说话了?”徐老质问道。

“太难了……两个月的时间,她付小青还订了婚,这让我怎么处理?”

“做不到就回来啊,我可以马上给你安排的!阿震,咱们做什么事情都是要讲究等价交换。我给你改了身份,还让你进入公务员队伍,还提拔你……这是多少人做梦都不可能实现的美事?你既然得到和享受了这些好处,那你就该尽心尽力给我办事……如果你做不到,就是在浪费我的时间和精力,这…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绝对会尽心尽力!但是,如此严峻的挑战,您能不能放宽放宽条件啊?两个月太难了,多给我点时间行吗?我…我真的不想再回去坐牢了!”

“你才坐了几年?我坐了多少年你不知道?我不痛苦吗?!告诉你!我后面还有很多很多的计划!你以为我让你搞定付小青就完了吗?那是开始!人活一口气,我被付国安搞成现在这样子,这仇不报,我死不瞑目!还让我放宽放宽?我放得够宽了!要不是看你伺候我这么多年的份儿上,你要完不成任务的话,我直接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我……”蒋震再要说什么的时候,徐老直接挂断了电话。

——

“他妈了隔壁!”蒋震气得直想将电话给甩了!

“咚咚咚”的敲门声忽然传来。

“进……”蒋震收拢情绪说。

两个工作人员,抬着饮水机走了进来。

蒋震看到是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他们此刻看向蒋震的目光,带着崇拜,带着惊喜,还带着些许的嫉妒。

“蒋主任,这是刘主任让送过来的饮水机。”

“好,辛苦了。抽根烟。”蒋震掏出烟说。

“不抽不抽,您忙,有事儿您打电话给我就行,我叫王茂林。”

“好好好。”蒋震微笑着将他们送出办公室。

闭上门后,心里郁闷依旧。

刚关上门,又打开门,径直走向赵波书记的办公室。

徐老这个电话真他妈的管用,本来还放松的心,根本就没法放松了!

走到赵书记门口的时候,正巧碰见付小青从里面出来。

看到付小青那张不食人间烟火高冷无比的脸,蒋震心里的压抑全都冒了出来!

就这么个冰山美人,自己哪儿能撼动她的心啊!?

人家未婚夫是正县级啊!

自己他妈的只是个副科!

两个月能从副科提到正县吗?

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啊!

没有跟人家老公匹配的层级,单靠一张脸来获胜吗?狗屎啊……人家压根不看脸好吧!

看着付小青离去的背影,看着那婀娜的身姿,如此极品的女人怎么追啊?

难不成徐老的意思是要让我霸王硬上弓?

他妈的……

“呦,小蒋!找我有事儿?”赵波忽然从里面走了出来。

“哦,进去说吧。”蒋震微笑着走进去。

“我还急着开会呢……”

“那我长话短说,就两个事儿。”蒋震关上办公室的门说:“一是去拜会王书记的时间,我觉得明天就挺合适;二是,从省城回来之后,你再想办法把我和付小青安排在一起工作吧。”

听到去省会见王书记,赵波心里哪儿还有第二件事啊?

“去去去!明天就去!我准备礼物,你带路!咱们几点去合适?”

“今天是周四,明天晚上过去,跟王书记一起吃个饭。”

“好嘞!好嘞!饭店订哪儿合适,你对省城了解吗?”赵波激动地问。

“用不着咱请,让王书记请咱俩吃个饭多大点事儿啊?就是第二件事,你得好好琢磨琢磨啊。”

“行行行!这付小青来咱昌平,是为了搞农业研究的!三农什么的!到时候直接安排你跟她一起搞就是了!还有,那个…我这是表态度…算是个表态吧!如果…如果我能更进一步去汉江市干副市长的话,我临走前肯定再提拔你一次!所以,见了王书记时,还希望你能帮我多…多说几句好话哈。”

“行!诶,对了,刚才付小青过来找你什么事儿?没提换房子的事儿吧?”

“没有啊……她说明天回省城,明天下午可能就得回去,过来跟我请了个假。”

“哦……好。你忙吧。不是要开会吗?”蒋震说。

“对对对,呵,走走走……”赵波一脸开心地走出门口,又关心地问:“对了,咱们办公室现在比较紧张,但是也想办法给你腾出来了一间,咱这办公条件有限,你可多担待哈!”

“瞧你说的,挺好的!我很满意!”蒋震说着,忽然看到不远处来人。

赵波也看到来了下属,当即将刚才讨好似的面容收紧,绷出领导的样子,转身就走了。

若是让下属们看到自己这个一把手,满脸堆笑地讨好一个年轻的副主任的话,真会让人笑话呢。

蒋震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也不当回事儿,转身走了。

——

当天中午,蒋震的名字就出现在了昌平县政府的公网上。

虽然县委办副主任并不是多么厉害的角色,但是,蒋震的年纪让众人都起了好奇心!

小小的县城,没有什么不透风的墙,一时间公家单位都在讨论蒋震是什么来头。

但是,却没有人挖掘到有价值的资料。

同样的消息,自然也传到了赵大勇的耳朵里。

说出这个消息的人,是被蒋震砸晕过去的冯大刚。

作为县里有头有脸的黑恶势力,冯大刚怎么可能忍得了这口气?

“勇哥,你放句话!只要你说,我就去办!管他娘的什么副主任,他就是县长,老子也宰了他!”

冯大刚说着,摸了摸头上的绷带,面目狰狞地继续道:

“他妈的……多少年了,老子就没吃过这种亏!竟然被个毛小子给砸晕了!这口气我是咽不下去!”

赵大勇就跟没听见似的,坐在老板椅上思考着……

他怎么都想不通,这个刚从监狱里出来的人,怎么就突然干上了县委办副主任了?

他跟冯大刚不一样,他父亲是老县长,他打小就知道各种职务的含权量。

虽说这县委办副主任没什么含权量,但是,牛逼之处是可以随意调动使用,下一步直接任命为局长或者是乡镇书记都可以。

而且,这个蒋震太年轻了!

后面没有大筋撑着,不可能这么年轻就提拔成县委副主任啊!

“勇哥?你说句话啊!”冯大刚见他不说话时,激动地扶着老板桌问。

“说什么啊说?你懂什么啊你?赶紧哪儿凉快哪待着去!想报仇自己报去!别来烦我!”赵大勇说着,郁闷地点上了一根烟。

冯大刚俩眼瞪得一样大,不解地看着赵大勇,“勇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感觉你跟怕这个蒋震似的啊?他不就是个办公室副主任吗?”

“滚滚滚!”赵大勇摆了摆手,一脸嫌弃地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逼逼什么呢逼逼!赶紧出去!”

话毕,拿起电话给白悦打过去,“你怎么还不过来!?不是说马上到了吗?”

“吱”的一声,白悦推门而入。

“呦,大刚在呢!”白悦笑着走进来。

“嫂子,”大刚打了声招呼后,一脸不解地说:“蒋震到底什么来头啊?瞧把我勇哥给愁的!”

白悦那会儿电话里已经知道蒋震干上县委办副主任的事情了,赵大勇打电话叫她过来,应该也是为了摸清蒋震的底细。

可她跟蒋震谈过那么多年恋爱,怎么会不知道蒋震的底细呢?

“大刚你先出去,我跟勇哥有话说。”白悦见冯大刚走出去后,坐到一边的待客沙发上,故作沉默不语状。

赵大勇盯着貌美的妻子,心里再想到蒋震的帅气,便感觉他们俩绝对有问题。

“我跟你说实话吧……”白悦忽然开口说:“……我跟蒋震谈过恋爱。”

“哼,终于承认了!我就知道你俩的关系不简单!”赵大勇当即火大,站起来后,一步步走到白悦跟前,“还有呢?继续说!”

“当初给我妈治病的钱,并不是我借他的,而是他主动给我的。给了我七十万,不是三十万……”

“他倒是很大方。”赵大勇坐到白悦身边,近距离端详着她,问:“这么好的男人,为什么要分手呢?”

“蒋震从上学就开始追求我,可我一直没有答应。他知道我母亲生病后,就过来给我送钱,但是,他说,收了他的钱就得做他女朋友。当时母亲病重,我只能屈从。可是,我从来没有让他碰过我,你是知道的。我第一次给了你。”

“鬼知道你是不是去补的处女膜啊?”

“你…你还是人吗?你这么说话,不怕遭雷劈吗?蒋震你应该见过了,他占有欲有多强你也该见识到了!我不让你去找他,你非要去找他,本来简单的事情,都被你搞复杂了!你知道吗?他今天给我打电话了!说要把我抢回去!他说我是他的狗,说我这辈子只能有他一个主人!你作为我的老公,这么关键的时刻,你非但不帮我,反而还数落我?你就不怕我真被蒋震给抢了去吗?”

“哼,他要敢抢你的话,我绝对会宰了他!但是……”赵大勇仔细盯着白悦的眼睛问:“……你不是说蒋震进去过吗?一个有案底的人,怎么可能当领导?现在,我要你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