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爆撩!冷艳小作精被太子爷宠上天精选篇章阅读

爆撩!冷艳小作精被太子爷宠上天精选篇章阅读

呆字闺中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霸道总裁《爆撩!冷艳小作精被太子爷宠上天》,由网络作家“呆字闺中”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疏棠沈肆,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庄园里。顾言卿被强制制停,狠狠砸了下方向盘。车稳稳停下来,沈肆双手从女孩膝间穿过,把还在熟睡的林疏棠抱进他的卧室里。偏头吩咐管家,“叫个医生来。”林疏棠高烧三十九度五,在山里吹那么久的风,又喝酒,起先还有点意识,这会儿彻底昏死了过去,连药都喂不进去。医生只好挂退烧的点滴,不过要有人一直守着,至少两个小时能挂完。......

主角:林疏棠沈肆   更新:2024-02-20 06: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疏棠沈肆的现代都市小说《爆撩!冷艳小作精被太子爷宠上天精选篇章阅读》,由网络作家“呆字闺中”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霸道总裁《爆撩!冷艳小作精被太子爷宠上天》,由网络作家“呆字闺中”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疏棠沈肆,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庄园里。顾言卿被强制制停,狠狠砸了下方向盘。车稳稳停下来,沈肆双手从女孩膝间穿过,把还在熟睡的林疏棠抱进他的卧室里。偏头吩咐管家,“叫个医生来。”林疏棠高烧三十九度五,在山里吹那么久的风,又喝酒,起先还有点意识,这会儿彻底昏死了过去,连药都喂不进去。医生只好挂退烧的点滴,不过要有人一直守着,至少两个小时能挂完。......

《爆撩!冷艳小作精被太子爷宠上天精选篇章阅读》精彩片段


不能,不能让沈肆带走她。

沈肆原本想把人送到医院去,可余光扫到后边紧跟不舍的卡宴,淡淡一哂。

顿时车头扭转方向,开往沈家。

沉重的铁门缓缓打开,保安站在一旁微微躬身致敬,沈肆淡淡留了句话,“后边的车拦住了。”

说完,劳斯莱斯开进庄园里。

顾言卿被强制制停,狠狠砸了下方向盘。

车稳稳停下来,沈肆双手从女孩膝间穿过,把还在熟睡的林疏棠抱进他的卧室里。

偏头吩咐管家,“叫个医生来。”

林疏棠高烧三十九度五,在山里吹那么久的风,又喝酒,起先还有点意识,这会儿彻底昏死了过去,连药都喂不进去。

医生只好挂退烧的点滴,不过要有人一直守着,至少两个小时能挂完。

“我守着,你出去吧。”

听到沈肆的话,医生微微颔首,提着医药箱离开。

房间里寂静无声,病床上的女孩安安静静地在被子里均匀的呼吸,脸颊红扑扑的,被褥上、床上,乃至于房间里都沾染了属于她的气息。

他稍微坐近些,隐约就能闻到甜美的香气。

沈肆抬手,骨节分明的手指从她的脸颊划过,不轻不重地捏起她的下巴。

用复杂的眼神审视着这张脸蛋。

到底有什么魔力,这么令人念念不忘。

外边有敲门声,沈肆淡声道了句,“进。”

管家进来后站在卧室门外,“少爷,外边那位顾先生要见您。”

沈肆从床上的女孩身上收回眼神,淡淡勾唇,“不见。”

管家颔首退出去,“是。”

沈肆进了浴室,洗完澡出来身上穿了件宽松的浴袍,黑色的头发半湿半干的垂眼前,打开酒柜时,顺便掠了眼点滴,还剩很多,于是取出一瓶蓝色的酒酿,倒入浮雕琉璃杯中。

卧室有个很大的露台,还有个游泳池。

沈肆单手拎着酒杯走上露台,手搭在围栏上,和被拦在庄园外的顾言卿遥遥相对。

微微扯开的浴袍领口,露出紧实的肌肉线条,认真点看,可以看到喉结那里明显的痕迹。

显然,一副事后的样子。

沈肆嘴角噙笑,睥睨的眼神却极淡,指尖轻轻抬了下蓝色酒酿的酒杯。

顾言卿知道是冲他的。

那人仰头喝了口酒,喉结滚动,似笑非笑的样子,懒得去藏那些乖戾。

这才是原本的沈肆。

恶劣、嚣张,肆意妄为。

顾言卿捏住车钥匙的手指发白,温润的轮廓紧绷得厉害,不停地给林疏棠打电话,没想到却是沈肆接听。

“沈肆!”他声线如紧扣的弦。

沈肆眉梢微微挑了下,“嗯?”

“你对疏棠做了什么!”

沈肆抿了口酒,神情散漫的应,“自然,要做该做的。”

意味不明的话,让顾言卿浑身血液逆流似的,几乎克制不住情绪。

可他能做什么呢,冲进沈家,带走林疏棠?

这意味着和沈肆正面宣战。

若是被顾家知道这件事,对他如今的情形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他攥着手机,紧紧盯着远处露台上的某点,胸腔像是被撕开两半,理智和冲动在疯狂对峙,最后握住手机的手无力地垂在身侧,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

没错,沈肆说的对。

他现在还没资格代表顾家,而作为独子的沈肆不同,他天生就有家族光环和优势。

顾言卿的顾虑太多。

沈肆喝完了酒,回到卧室,把手机扔在桌子后,坐在床边的沙发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床上的女人看。


其中一个女孩鼓起好大的勇气才过去羞涩的问,“帅哥,你有女朋友吗?”

沈肆撩起眼皮看她,微笑,“现在没有。”

女孩被他的笑容晃了眼,人都飘乎了,“那能不能加个微信。”

“那不行,我女朋友会吃醋的。”一本正经的回答。

女孩愣了,“可你刚才不是说你没女朋友吗。”

沈肆夹着烟的手修长匀称,凉薄的唇中缓缓吐出薄薄轻雾,往上飘。

他在雾里跟个妖精似的在笑,“现在没有,将来会有,我可不得为她守身如玉啊。”

听到这话,女孩算是明白,他是有喜欢的人了,可还不甘心。

“那你怎么保证将来你的女朋友一定是她,就不是我呢!”

她在艺术学院是院花,不少男人心目中的女神,不信他不心动。

沈肆抖落烟灰,神色慵懒了几分,“当初我退一步,是想成全她的喜欢,可现在又给了我机会,再放过,那就是我蠢了。”

“所以我确定是她。”再看那女孩,“别人,都不要。”

女孩被拒绝的彻底,秦聿风来的有一会儿了,正巧听完。

顿时拿出手机,对那妹子说,“他不加,我加啊,美女,我鱼塘还没满,来之不拒。”

秦聿风是帅,浑身一股子风流做派,再加上这话,逗弄意味儿足,女孩被羞愤地气走了。

“怎么回事儿啊,小爷我魅力见跌啊!”

秦聿风难受地要找沈肆求安慰。

沈肆抬脚踹开他,嫌弃得很,“离我远点。”

秦聿风捂住心脏,一脸不可置信,“你这是什么眼神。”跟看垃圾桶似的。

沈肆拍了拍他碰过的地方,“你生活作风有问题,今后咱们最好保持距离,免得影响我的风评。”

“哈?”秦聿风不可置信,“大哥,你还有风评?难道你不知道圈里怎么评价我们的吗?你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

沈肆坐进副驾驶,白色衬衫领口松散,两条大长腿显得无处安放,“别把我和你混为一谈。”

秦聿风叹气,看样子他是真不知道。

也是,八年没回来,圈里某些秘闻他不知道也正常。

于是跟他普及,“咱俩在圈里现在是狼狈为奸狐朋狗友一丘之貉同流合污的代言词,要不是有钱有势,早被贵圈拉黑了。”

沈肆轻‘啧’一声,觉得这风评对他不大友好。

怪不得林疏棠看他的眼神总透着隐晦的提防。

“我以为你知道呢,就你在国外干的那些事,在圈里早全传开了,嫩模明星全给你拍得一清二楚,我妈拿着照片是这样跟我妹说的,‘记住这个人的脸,越好看越危险,以后离他远一点!’,另外告诉你,呵呵,我妹还没成年。”

沈肆把玩打火机的手一顿:“……”

“可以说目前接近你的女人不是图你的钱,就是图你的权,要么就是图你的美色。”

秦聿风这话太尖锐了。

沈肆舌尖抵了抵后槽牙,伸出手指摇了摇,“也有例外。”

“嗯?”

沈肆忽然明白了林疏棠选择他的原因,扯开领口,笑容更盛,“也有人图我身子呢。”

因为风评不好,以为和他发生关系后,就没有后顾之忧?

沈肆咬着烟蒂,要笑不笑的,一股子不知道什么滋味的感觉充斥满胸膛。

他这算不算因祸得福?

偏偏又高兴不起来。

秦聿风闻言‘噗嗤’一笑,“图身子和图色有什么区别,还不是图你这张脸啊。”

沈肆摸了摸自个儿这张脸,微微勾唇。

“我的大少爷,你在想什么事儿呢,笑得这么浪荡。”

秦聿风发动车,忍不住打趣,想起刚才他说的那些话,“你刚回国就看上一个?哪家的小姐这么有本事,能让你这海王魂牵梦绕的,还非她不可的架势。”


“沈肆!”

林疏棠不笑时是冷艳的,七分薄情,三分纯,要是笑起来,任谁经不住美色诱惑。

不过沈肆看得最多的,就是她如现在这般生气的样子。

眉心一拧,下一秒,她就会动手。

高中的时候,沈肆和她前后桌,早就打习惯了。

林疏棠动手的下一刻,他就习以为常地牢牢扣住了她的手腕,她抬脚的那一刻,他用另一只手握住了她的脚踝。

沈肆稍稍勾唇,“你这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习惯,倒是和八年前如出一辙啊。”

林疏棠,“松手。”

“你让我松我就松,那我多没面子。”沈肆低头。

那双潋滟的黑眸中藏匿着明明暗暗的情绪,与她的目光不期而遇。

一双冷,一双温。

“看样子是被风吹得酒劲过去了,那不如我们说说车上的事儿怎么办吧。”

良久的沉默后,林疏棠装傻充愣,“什么怎么办,什么车上,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得,装。

沈肆闲散地朝她倾身,嗓音低沉,“对,什么都没发生,也就是抱了,亲了,做了,但事后大家全忘了。”

林疏棠吐出一口气,“你知道就行。”

她这副如释重负的模样,让沈肆的这颗心在一瞬间陡然变得空落落的。

就这么想和他撇清干系。

沈肆眸色黯然了下去,“你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不然呢,一夜情而已,对太子爷来说不是家常便饭吗。”

林疏棠戏谑,“难道还要我负责?”

沈肆动了动唇瓣,问,“为什么要选我的车?”

“就近原则而已。”当时街上就停了他一辆车。

再加上他花名在外,也不会把这事儿放心上,是最好不过的选择。

沈肆听到这回答,莫名笑了,不知道是该夸她慧眼识珠,还是庆幸当时他车停在那。

“要不然你利用个彻底?”

林疏棠,“你什么意思?”

沈肆低头,离她的脸颊的距离近在咫尺,“你要不要体验一下当太子妃的快乐?”

沈家的资源,全海市的人趋之若鹜。

而且沈氏财团是国内唯一一个拥有YW集团内部供货渠道的公司。

可以说拿到沈氏财团中的随便一个项目,就相当于和两大财团挂钩了,养活区区一个林氏这样小体量公司不成问题。

沈氏财团就是海市的土皇帝,抛出的诱惑的确是很大。

林疏棠看着面前放大的俊脸勾唇。

一笑,便勾人。

像一束要了命的罂粟!

“怎么,看来小肆爷也喜欢我这张脸啊。”

沈肆看着她,没说话。

林疏棠讥嘲,“该不会是因为车上那一次,你就动心了吧。”

“对你这样漂亮的女人动心,应该是挺正常。”他笑起来很痞气,透着股风流肆意。

撇开他的身份地位,这么一张让人沦陷的脸放在哪,都有让女人前赴后继的资本。

如果他不是沈家的太子爷,说不定,她还真回绝不了这副皮相。

但林疏棠又不傻,她是想尽快从上段情伤里尽快走出来,可不想平添麻烦啊。

沈家这样的家族,动动手指头,就跟碾蚂蚁似的让林家翻不起身。

这世界上男人多得是,她犯不着在虎口求食,这不自找死路吗。

“小肆爷。”林疏棠示意他松手,穿着高跟鞋的脚,平稳地落地面上。

她凝白的指尖沿着他喉结往下滑,最终抵在男人的胸前,笑容妖冶,“撩人只是我的爱好,动心就是你不对了,再说,车上咱们说得很清楚,咱们只做,不纠缠。”

他懒散的站那,低头掠了眼林疏棠抵在胸前的手指。

“纠缠算不上,威逼利诱这事儿我也做不来。”

外人看来这动作兴许暧昧,但她这力道,明显是想和他保持距离。

看她的那双桃花眼又有点循循善诱的意味,“你不是一直想走出情伤,而走出情伤最好的方式是开始一段新的感情,这次不妨也来个就近原则,反正大家闲着也是闲着,我勉为其难的把我自己借给你用用。”

林疏棠收回手,已经和他是半米的距离,“那不好意思,我用不着。”

沈肆懒懒地抬了抬眼皮,“不用用怎么知道用不着?”

“就是用过了才知道就那回事儿。”她似笑非笑的从他脸颊下移。

眼尾压下,目光含蓄的扫过他某处。

沈肆暗自磨牙,第一次他确实没经验,才显得有些局促。

“林疏棠,你不要低估一个男人自学成才的潜力。”

林疏棠哂了哂,双腿之间还隐隐约约作疼。

技术烂得要死。

而且这种事,不和喜欢的人做,对她而言,就和动物世界里两个叠在一起的狮子没什么区别。

“小肆爷要想玩女人,对外说一声,那些嫩模和明星就能在你门口排长队,我是有点姿色,可我脾气也差啊。”林疏棠浅笑。

又野又冷的那种笑。

“咱们高中那么些年,你又不是不知道,能动手的时候,我绝不逼逼,天生性格差脾气傲,谁看见都得绕道,你玩女人就去玩温顺点的,乖巧点的,跟我,不搭。”

“说白了,你是怕最后跟我牵扯不清。”

沈肆的语气虽是漫不经心的,但眸色却格外认真,“怕最后收不了场,我报复你?”

林疏棠没回答,但不可否认有这方面的原因。

谁能玩得起沈肆?都是他玩人家。

反正她惜命。

沈肆轻嗤,“我做人可没那么没品。”

林疏棠笑得不走心,“我可不敢这么说。”

“要是我坚持呢?”

林疏棠这会儿看他的眼神有点怪异,“你坚持什么。”

“和你交往。”

“哈?”林疏棠将被风吹乱的发丝别在耳后,“那我也坚持。”

沈肆看她,“坚持什么。”

林疏棠微笑,“坚持拒绝你啊。”

沈肆‘啧’了一声,“还挺果断的。”

“小肆爷确实有着让女人无法拒绝的魅力,可偏偏不是我的菜。”

她不妨把话挑明,“不管是玩玩的,还是认真的,你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也就是说,玩玩,都排不上他?


沈肆恍然大悟的样子,“确实很有缘分的样子,那加个微信不过分吧。”

“……”

林疏棠认命的拿出手机,沈肆心满意足的加上后,开始吃饭。

饭吃到一半,林疏棠听到隔壁有动静,借着去洗手间的空档,来到青云阁。

敲门后,对方让她进去。

周廷山怀里坐着两个旗袍女子,身材妖娆娉婷,长相也是一绝。

“周总,您好,我是简创的总裁林疏棠,请问您有没有时间……”

“简创是吧。”对方打断她的话,眯着眼,肆无忌惮的在她身段上打量,“没想到简创的新任总裁这么漂亮啊。”

林疏棠脸上是公式化的笑容,“我也没想到德林新任总裁,这么有格调。”

“有眼光。”周廷山舔了舔嘴唇,“你来是要找我说合作的事儿吧,能进来这地儿,还挺有能耐的,不过来了也没用,你们公司不符合我的预期。”

林疏棠,“德林和简创合作八年,早已有了别的公司没有的默契,周总这话未免太过武断了。”拿出一份文件,放在他的面前,“周总不妨看完这份新的设计企划书再说。”

周廷山讥笑,“林总,两家公司先前合作八年,难道你不知道其中原因?当初是顾少在其中牵线,才促成两家合作,可是现在,你被顾言卿踹了,这合作当然也就没利可图了。”

扬手,文件丢回到她脚边。

周廷山压根没有看的打算。

林疏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弯腰捡起这份文件。

这八年来顾言卿在两家合作中其中扮演的角色,她确实不知道。

而宋柏东怕是早就知道德林解约的真正原因,才故意撂下那话。

他笃定没了顾言卿,她拿不下德林。

“林总,别说我太无情,你我都是商人,商人最重要的就是利益,从前有顾家,德林才会卖你们简创的面子,否则简创在这一行,确实没什么竞争力。”

没了顾家给的好处,德林大可以选择更划算的设计公司。

林疏棠捏住文件的指尖泛白,“周总,简创成立也有五十年之久,市中心最奢华地段的轮播广告大多出自简创,这不是单凭你一句话或者谁的面子就能抹去的成绩。”

她面不改色,“简创不缺德林一家的合作,但德林没有简创,会是德林的损失。”

林疏棠的强势,倒是让周廷山另眼相看。

他想了片刻,开口,“其实继续合作也不是不行。”

指着桌面上的酒,“那要看看林总的诚意。”

酒不多,但都挺烈的。

昨天她伤了胃,刚才又吃了东西,喝完怕是又要吐。

但德林的案子,她必须拿下。

拿起桌子上的酒就喝,后背忽然传来一阵温热,紧接着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搭在了她的手腕。

力道不重,但能轻易阻止。

“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逼女孩子喝酒,土不土啊。”

沈肆懒懒地倾身下来,这个动作,分明不暧昧,却几乎从后抱住了她。

林疏棠感觉手腕被烫了一下,迅速的抽回。

直起身时,沈肆已经先一步站定在她身边,一派闲适慵懒的模样。

周廷山目光在他身上打量,“你又是谁?”

沈肆八年没回国,再加上周廷山也挤不进他的圈子,不认识正常。

不等林疏棠回答,沈肆笑了,“周总是吧,好大的面子,让谁喝酒就喝酒,也不怕就喝多醉了再得罪什么人。”

周廷山眯了眯浑浊的眼,“林总,你这是要带人砸我场子?”

林疏棠按住沈肆的胳膊往后拽。

沈肆低头凝着她的手,很白、很细,此刻搭在他胳膊上。

绝配。

听见她说,“和他没关系。”

周廷山算是看出来,“林总和顾少分手后,这就迫不及待的就找了个小白脸?这小白脸英雄救美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英雄救美是吧,她不喝,你来喝啊。”

沈肆轻‘啧’了声,“我怕我喝了这酒,哭得可就是你了。”

“哎呦,这小白脸放狠话还挺厉害。”

周廷山夸张的大笑,“我好怕怕哦,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在他身边的两个女人也跟着笑。

沈肆的脸色微沉,林疏棠低声,“这件事和你没关系,小肆爷,你先出去吧。”

“他都骂我小白脸了。”这关系大了去了!

林疏棠,“可我要和德林合作,我不能得罪他。”

她稍稍凑近,那股子清新的柚子香味就袭来。

沈肆抿了抿唇角,眼底刚凝聚的戾气,顿时散了个干净。

“那行吧。”勉为其难的。

他拾起那酒杯,掠过周廷山那猥琐的样子,“我替你喝。”

林疏棠来不及阻止,他就已经三杯下去。

喝完对她说,“算你欠我个人情。”低头,“以后要还的。”

林疏棠压根不想和他扯上关系,谁知道他喝得这么快!

周廷山打趣,“小白脸还挺烈啊。”

沈肆喝完,舌尖抵了抵后槽牙,胃里火辣辣的。

算了,看在林疏棠的面子上,他当一次小白脸,也不是不行。

事到如今……林疏棠吐出一口气,把文件重新递给周廷山。

“周总,现在你可以看看这份文件了吗。”

周廷山示意她坐下,这次翻看文件看了看,越往后看眉头皱得越紧。

不得不说,简创有两把刷子。

“林总,你这方案虽然符合我的预期,但是价钱方面……”周廷山说白了,“砍一半预算我都给不了。”

什么给不了,就是不想给。

林疏棠也看出来了,“周总,我要请的是国风著名大师林金泽,他的一幅画就不止这个数,更别说请他老人家出山参与设计,一旦宣传出去,这对德林来说就是免费的宣传。”

“这些我都不管。”周廷山敲了敲文件,“我只能给这个数。”

伸出两根手指,“而且我就要林金泽参与设计。”

这副无耻的嘴脸,要不是不想让宋柏东有可趁之机,林疏棠恨不得把桌子上菜,全倒扣在周廷山谢顶的脑门儿上。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吩咐侍从,“麻烦帮我拿两瓶这里最便宜的酒。”

周廷山皱眉,“林总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我不配喝贵的酒?”

林疏棠笑笑,“周总,都是酒而已,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了,贵的代表身份地位,代表价值,更代表这是一瓶好酒,而便宜的……”

说着,他慢慢品出来味儿来。

感情这女人点他呢。

林疏棠顺着他的话,“您说得对,便宜没好货,贵的自然有贵的价值,德林这么大的公司,若是被人知道只拿出那么丁点儿预算来做设计,怕不是要被业界人耻笑议论,您说呢?”

周廷山陡然陷入沉思。

沈肆细长的手指攥着酒杯往唇边送,脸上隐隐含有笑意。

原本手机里敲给助理的那些字,逐个删除。

打算帮她一把的,可谁知道,她自己就能逆风而行。

半晌过后,周廷山拍手鼓掌,“林总,不光长得漂亮,头脑厉害,嘴皮子也利索。”

把身边的女人推开,眯着眼看她,“难怪当初能被顾少看上。”

就是不知道顾言卿的女人,是什么滋味的。

小说《爆撩!冷艳小作精被太子爷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