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精品阅读

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精品阅读

鱼音袅鸟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现代言情《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讲述主角顾珩姜臻的爱恨纠葛,作者“鱼音袅鸟”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着这绝活,以后就靠打香篆都能发家呢。”......

主角:顾珩姜臻   更新:2024-02-20 18: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珩姜臻的现代都市小说《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精品阅读》,由网络作家“鱼音袅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讲述主角顾珩姜臻的爱恨纠葛,作者“鱼音袅鸟”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着这绝活,以后就靠打香篆都能发家呢。”......

《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精品阅读》精彩片段


就连老夫人也是连连赞叹,她尤其喜爱这鲜花一般的女孩们,国公府里一年到头,时常有各色各样的女孩们来住。

“华儿,这是你姜家的侄女,阿臻?上前来我看看,年龄大喽,眼都花了。”

姜臻忙含笑上前。

老夫人摩挲着她的手:“真是标致,阿臻可把我们府上的姑娘比下去了。”

满屋子的人都附和着老夫人,姜臻羞涩地低着头。

“我就知道母亲爱看花一般的姑娘,这回阿臻要在家住一段时间,您老人家想看可以天天看。”顾章华打趣道。

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既来了,也别拘着,平日里和姐姐妹妹们一处耍就行了。去见见二房和三房的夫人,还有姐妹们。”

姜臻忙应了。

自打她一进正堂,就快快扫了眼屋里的人,满厅都是红巾翠袖,朱面粉唇。

除了顾章华,还坐着两位衣着华贵、气度雍容的妇人。

一人脸蛋偏长,面容雅致,笑容还算温和,是二房的黄氏。

眼角眉梢掩饰不住一股精明干练的神韵,多打量几眼,便会发现她在微笑言语中,习惯性带着打量与审视的意味,令人心中不敢懈怠。

国公府中,由于长公主深居简出,不理俗事,府上的中馈是由二房黄氏打理的。

难怪了,这是当家主母才有的气势。

另一人则是圆脸,看起来团团圆圆,与人为善的样子,这是三房的夫人薛氏。

只见她戴着赤金的如意发簪,手上戴着鲜艳的玛瑙手镯,红得跟鸽子血似的,身上装饰无不名贵,无不精致。

姜臻拜见二位时,二位夫人的脸上都挂着得体的、礼貌的并显得很场面的笑意。

老夫人的右手边,则坐着三位姑娘。

其中一位小圆脸,长得美丽娴雅,有着腹有诗书气自华的风华气度,一看就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

打眼望过去,穿着一身粉白色对襟掐腰孺裙的姑娘姿容最为出众,她五官明艳,螓首蛾眉,光是静静地坐在那里,都让人感觉花树堆血、琼压海棠。

还有一位姑娘,身量很高,长相娇俏,脸上透着一股娇憨之感,就是肤色不够细白,打她一进入堂屋时,姜臻就从她的脸上感受到了一股不善。

旁边的婆子对着那浑身散发着书香气的女子道:“这是二房的姑娘顾玥。”

姜臻忙和顾玥问好,顾玥也握了握姜臻的手:“我今年虚岁十七,大你一点,以后咱就姐妹相称了。”

顾玥声音温柔,气质高雅纯洁,姜臻第一眼就对她极有好感。

二人很快就姐姐妹妹喊了起来。

“噗嗤~”一声,坐一旁的姜姝笑道:“玥姐姐,她是你哪门子妹妹呀?你的妹妹是我才对。”

顾玥脸上的尴尬一闪而过:“姝丫头就会打趣,还不快见见你本家姐姐。”

这话说得本没有错,可姜姝一直就以顾家人自居,那小门小户的商户姜家她哪里入得了眼?

听得这话,姜姝脸色一变,有些恼怒地看向顾玥。

见顾玥并不看她,她又看向姜臻。

前几日,母亲就告诉她,堂姐来了,又从丫头婆子的闲言碎语里听闻这堂姐长得花容月貌,她还不以为然地撇撇嘴。

到底是存了一分比较的心思,今日的姜姝,可是好生打扮了一番。

姜臻打量着姜姝,她穿了件银红色的襦裙,挽着水色的披帛,头上梳着一个繁复的漂亮发髻,戴着金累丝花冠,一看就不是寻常物,脸若银盘,眼似水杏,也是亭亭玉立的佳人。

肤色虽然不够白皙,却显得很是健康饱满,她的身量很高,姜臻在女子中已是高挑,没成想,这个比她小两岁的堂妹,身量竞是比她还高。

对于女子来说,高挑固然是好事,但也要不失娇俏柔美才好,姜姝这样的身材,多少显得有些鹤立鸡群。

姜姝心里正冒着酸泡,看着姜臻的眼神含着隐隐的高傲与敌意,面前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堂姐”竟然生得如此美貌。

就像......林间幻化出的精魅一般,有一种缥缈灵动的美;又像天边的云月,明明高高在上,偏又如影随形。

家里已经有了个苏映雪,又来了个“堂姐”。

最令她气恼的就是姜臻那一身雪白的皮肤,这是她一直追求的肤色,内调外养了很久,好不容易白了一些,可在姜臻的衬托下,她觉得自己又黄又黑。

姜姝半眯着眼上上下下把姜臻打量了一遭后,心里的恼意更甚。

“妹妹。”姜臻笑着对姜姝打招呼,想上前握她的手。

姜姝连忙闪避,姜臻笑了笑,收回了自己的手。

顾章华看到女儿那样子,心里明镜似的,这女儿被府里人宠得又娇又傲,哪里见得别人比她强?

心里也暗暗叹了口气。

顾玥为了缓解姜臻的尴尬,忙拉着那姿色出众的姑娘,对姜臻说道:“妹妹,这位是我母家表妹,苏映雪。”

原来,这苏映雪是二房黄夫人胞妹的亲女儿,是嫡亲的姨甥女。

黄氏胞妹远嫁朔州,生活艰苦,偏女儿又长得如花似玉,不忍女儿跟着自己受苦,因此常将女儿苏映雪送到胞姐府上娇养。

因此,这苏映雪可谓是一半时间在朔州长大,一半时间在上京国公府长大的。

二人忙见了礼。

二人同岁,只是姜臻的生日比苏映雪大了四个月而已。

见姜臻见完礼,顾章华又说道:“阿臻,你不是给大家都带礼物了吗?”

姜臻忙对立在角落的金钏儿点了点头,对着众人柔声说道:“我初次来上京,带了些薄礼,希望老夫人别嫌弃。”

金钏儿忙将各色礼物呈了上来。

姜臻送给老夫人的就是寿字篆香:“老祖宗,这是我为您打的香篆,每晚睡前燃一点,可以改善睡眠。”

老夫人颇感意外,又连连点头:“臻丫头有心了!”

坐在一旁的顾章华则抬眼看了看姜臻,嘴角含着淡淡的笑:她这侄女还真是八面玲珑,才来几天,老夫人睡眠不好都被她打探清楚了。

那姜姝又“噗嗤”一声笑了:“这几天,就听婆子们说姐姐是打香篆的高手,姐姐可真是好手艺,凭着这绝活,以后就靠打香篆都能发家呢。”


也许是暖气的原因,也许是酒入腹中,让人感觉不免有点燥意,上京的贵女们个个爱香,当她们把披髦脱下来时,各色的香味杂糅成了刺鼻的味道。

姜臻虽然会制香,但她本人却极少用香,此刻被这说不出味道的香味一刺激,自己控制不住就要打喷嚏,她忙捂住自己的嘴,总算是勉强忍住了,眼角也跟着泛起了水光。

她这一副竭力控制的模样,那被憋红的一双水润的眼睛,都被顾珩不动声色地收尽了眼底。

当然,看到了姜臻的除了顾珩,还有钱钰。

“我的乖乖……这世间真有以花为貌,以月为魂的女子…” 钱钰看到姜臻容貌的那一刻,感觉半边身子都麻了。

“顾珩,她是谁?”满上京的贵女居然还有他钱公子不识得的?那他花间逐美的名头岂不是浪得虚名?

柳思行也随着钱钰的目光望去,只呆了一瞬,便很快收回了目光。

顾珩瞧他口水都要流出来的模样,皱了皱眉头,冷着眼看着他。

钱钰回过神来,被顾珩这一眼看得有些头皮发麻,也觉得有些失态。

只见那美人略感觉有些疲乏了,伸出了青葱般的玉手,用手背在口唇处略遮了遮,四处看了看,悄悄打了个呵欠,眉目间不经意的眼波流转,让人看得指尖都要发麻了。

顾珩见过她耍心机故作姿态的模样,又乍然见她不经意露出的慵懒情态,感觉颇讽刺,忽的别目。

钱钰则喃喃道:“顾珩,她到底是谁?”

顾珩饮了一口茶,凉凉道:“怎的?她......是我家新来的表妹。”

钱珏怪叫:“你到底有多少个表妹?我家怎的没这等出色的表妹?你能不能…”

顾珩抬眼看他,钱钰被他眼里的寒意冻了一下,剩下的话也就说不出口了。

柳思行不禁抬头看了看顾珩。

钱钰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罢了罢了,你们顾家的女儿,我不招惹了行吗?”

大概心里觉得不痛快,又指着顾珩对柳思行道:“柳兄,你可别被这小子的外表给骗了。瞧着是清心寡欲的,以前那是蔫坏,仗着模样长得好,惹得上京女子竞相追逐,很多姑娘家都给他写情诗,他倒好,故意将姑娘家的情书寄给其他女子,那些女郎这才知道,平日里和自己交好的闺蜜很多也爱慕着顾大公子,因此吵得不可开交,导致不少人家交恶。”

这话说完,柳思行忍不住笑了:“顾兄文武双全,引得女子遐思也是正常不过了。”

三人嬉笑怒骂。

等到花宴渐渐接近尾声,女郎们见天色已晚,不便久留,也便纷纷散去了。

姜臻领着金钏儿和含珠儿往住的院子走去,她心中有股说不出的烦闷,也便多饮了几杯,此刻走在寒意凛凛的园中,心里头的几许躁意也减轻了不少。

此刻主仆三人走到了一偏僻处,此处设有美人靠,还有一汪水塘,月亮穿过树梢投影在水塘中,星星点点,波光粼粼。

姜臻抬头望了望,轻呼一口气:“你们先回吧,我一个人坐坐。”

说完,便倚着美人靠坐下,一手搭在美人靠上,将头看向池水。

金钏儿和含珠儿相互看了一眼,金钏儿道:“此处凉,姑娘莫凉着了,我去园里取件外套来,让含珠儿在远处等着你。”

姜臻“嗯”了声。


姜臻望着顾珽的模样,笑道:“劳表哥费心了,我不要紧的,表哥学业繁忙,切莫为了探望我而耽误了学业。”

一听姜臻这话,顾珽失落的心情顿时好转起来,眼睛也明亮了几分,他急切道:“表妹,你放心,我…我一定会刻苦奋进。等我,等我秋闱…”

顾珽脸色涨的通红,嗫嚅着说不出口。

姜臻觉得有些好笑,对于男子的喜爱,她一向很有经验的,尤其像顾珽这种不懂得掩饰的喜爱。

这种男子就像情窦初开般,见到喜欢的女子就不知所措,脸上就差写着“请君采撷”四个字。

“表哥,”姜臻打断他,“时候不早了,你早些回去吧,距离秋闱不过六个月而已,什么也没有这重要。”

顾珽连忙点头,又从衣袖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掐丝珐琅盒子,盒子上面雕着白莲的图案,“表妹,这是我特意让人订做的,可以用来盛放女子的胭脂。”

还有一句话,顾珽没有说出口,在他心中,臻表妹就像这白莲一样濯清涟而不妖。

姜臻实在是有些为难,她虽有心采顾珽这朵鲜花,但这般私下赠送,落在有心人眼里就是私相收授。若被主家发现了,她在这国公府都难以立足。

“表哥,臻儿本是厚着脸皮来投奔贵府的,又哪里真的是国公府的亲戚?涎着脸当你表妹,我都不好意思了,如今更是不敢收你的礼物。”

顾珽急了,有心解释,又不知如何开口,好半晌,才失落地将盒子收进了自己的衣袖,说道:“是我思虑不周,扰了表妹,表妹定要保重身体。”

接连见客,姜臻实在是撑不住了,倒在床上便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甚是香甜,等到她睁眼,已经是未时了,太阳都要西斜了。

含珠儿进来,对姜臻说道:“姑娘,你醒了,你睡着的时候二公子也来了,金钏儿就打发他回了,你看”说完,含珠儿伸出手心,上面躺着一只玉坠子。

是只小白猫玉坠,猫咪侧躺着,前爪撑着头部,爪子则放在嘴前半遮着,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说不出的娇憨慵懒。

姜臻笑着接过:“好漂亮的猫咪。”这玉质通体白润晶莹,品质不错。

“可不是,奴婢一瞧这个坠子呀,就觉得这猫咪的姿态和小姐很像呢。”

“臭丫头,你敢说我像猫?”姜臻佯怒。

含珠儿脸也有点发红,小姐身上就是有种说不出的慵懒,就像这猫咪一样,眼睛稍微眯一眯,就有说不出的韵味…有种勾人的味道。

“哪来的?”

“是二公子送的,说给姑娘逗个趣。”含珠儿眼睛一闪一闪的。

姜臻闻言后,脸上的笑容便淡了几分。

她可不想招惹二公子,苏映雪是顾珣未来的夫人,她不想玩三角恋,太麻烦。

再说,她要是惹了顾二,她有预感,黄氏可不会轻饶她。

“收了吧。”怪没意思的,她得找个机会还给他才是。

“把什么收了?什么好宝贝,快让我瞧瞧?”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还附和着几道笑声。

原来顾玥、苏映雪和姜姝一道来看她了。

顾玥进门时就瞧见了姜臻手里的玉坠,不等姜臻反应过来,就把玉坠放在手里把玩了下:“确实不错,虽不是什么很贵重的东西,却胜在有趣,哪来的?”

小说《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