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52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未婚夫劈腿后,我嫁入顶级豪门精品阅读

未婚夫劈腿后,我嫁入顶级豪门精品阅读

忘忧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未婚夫劈腿后,我嫁入顶级豪门》中的人物亭川纪世安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霸道总裁,“忘忧君”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未婚夫劈腿后,我嫁入顶级豪门》内容概括:【先婚后爱男主白切黑】结婚前夕,未婚夫劈腿,全桐城都在看司年笑话,毕竟,她曾是桐城第一名媛。包括她未婚夫也觉得,除了他,她寻不到更好的债主。那天,大雨滂沱,甲方老总席司妄撑着油纸伞,站在江南小镇的石板桥上。三分之二的伞面倾向她,“司年,要不要跟我结婚。”男人面容清隽,神色认真,握住油纸伞的手,指节泛白。司年说,“席总,我欠了前未婚夫十个亿。”席司妄说不怕,我有钱,你可以换个债主。一纸合约,为期三年,席司妄将她宠成所有人期待的妄想。因为家庭原因,她寸寸...

主角:亭川纪世安   更新:2024-02-18 11: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亭川纪世安的现代都市小说《未婚夫劈腿后,我嫁入顶级豪门精品阅读》,由网络作家“忘忧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未婚夫劈腿后,我嫁入顶级豪门》中的人物亭川纪世安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霸道总裁,“忘忧君”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未婚夫劈腿后,我嫁入顶级豪门》内容概括:【先婚后爱男主白切黑】结婚前夕,未婚夫劈腿,全桐城都在看司年笑话,毕竟,她曾是桐城第一名媛。包括她未婚夫也觉得,除了他,她寻不到更好的债主。那天,大雨滂沱,甲方老总席司妄撑着油纸伞,站在江南小镇的石板桥上。三分之二的伞面倾向她,“司年,要不要跟我结婚。”男人面容清隽,神色认真,握住油纸伞的手,指节泛白。司年说,“席总,我欠了前未婚夫十个亿。”席司妄说不怕,我有钱,你可以换个债主。一纸合约,为期三年,席司妄将她宠成所有人期待的妄想。因为家庭原因,她寸寸...

《未婚夫劈腿后,我嫁入顶级豪门精品阅读》精彩片段


经不住沐晴的热情,司年跟着席司妄在江南岸吃了晚饭。

沐晴很健谈,说了设计图慢慢出不着急的事儿,“七少说了,你最近很忙,忙着筹备婚礼,手里还有几个项目。

所以我们这边不着急的,你什么时候空了,就做。”

司年手一顿,微微颔首,“没关系,婚礼的事情,不算忙。”

沐晴不这么认为,以为她只是客气。

“婚礼怎么会不忙,我当初跟欧慕梵结婚,准备了大半年,最后还是哪儿哪儿都不如意。

司年,听过来人的劝,咱女人啊,婚礼绝对是要认真准备的。”

欧慕梵视线挪到席司妄那边,见他唇抿着,垂着眼睑。

握住筷子的手,关节泛白。

可身边的老婆说得津津有味,他甚至不敢出声制止。

怎么制止?

说的难道不是实话吗?

席司妄暗恋的对象,难道不是打算要结婚吗?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都是事实,只有其一当事人,在掩耳盗铃。

司年清冷的眸毫无感情,完全没有结婚的喜悦,但依然认真的听着沐晴说话。

最后,沐晴强调,“一定要跟你未婚夫好好商量,婚礼的事,不能将就,在忙也要参与。”

“谢谢。”

……

出了欧家别墅,席司妄感觉压在心底的郁气,这才消散。

司年亦然。

高程早早等在门口,见两人出来,下车拉开车门。

司年钻进后座,席司妄动作一顿,压下眼底的惊喜,弯身上车。

车内,司年的灵感突如其来,拿出画纸快速画出了草图。

席司妄没出声打扰,安静的看着她。

女孩侧脸线条优越,神态认真,捏着笔的手葱白如玉,快速在画纸上绘出一副草图。

他对设计略有涉足,不算专业。

却也能从中看出她的天赋。

他记得,她当年学的专业是珠宝设计。

眸底深色晦暗难明,阴霾渐起。

将司年送到酒店,他才惊觉,路程似乎过于短暂。

他甚至没来得及跟她好好说上一句话。

司年站在车旁,透过降下的车窗冲他挥挥手,“席总,麻烦你了。”

“是我麻烦你了,江南岸的设计,不用太有压力。”

“我知道,但我有了一点想法,欧夫人可能会满意也说不定,席总给我介绍的工作,没道理在你这里丢人吧。”

席司妄菲薄的唇轻抿,一抹浅笑在唇角扬起。

“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联系我。”

……

司年一回到酒店,就在大堂遇上了城望的经理,他身边还站着新甲方。

“司年,我正到处找你呢,去哪儿了?”

被逮住,避不开,司年走到经理那边,“去见一个朋友,翟总,您跟袁总这是?”

翟竟扬起手臂,想攀上司年的肩。

昨晚也不知道怎么的,明明想拿下司年,结果自己却醉得不省人事。

这次带司年出来出差,他也有自己的私心。

司年优秀上进,在公司能力也过硬,上头已经考察过她的资料。

如果SUN的商城项目,她完成出色,大抵是要提拔上去。

届时,司年就会成为他的上司。

如果现在拿下她,以后两人双剑合璧,在城望还怕没有前途吗?

至于传言她要结婚的事。

翟竟觉得这子虚乌有,如若真是要结婚的人,怎么能这么费时间在工作上,而对自己的婚礼筹备这么懈怠?

几乎是他抬手的瞬间,司年就侧身躲过,跟他拉开了距离。

翟竟手落空,面上闪过一抹尴尬,继而是羞恼和愤怒。

袁毅是个人精,混迹职场多年,什么形形色色的人没见过,但他擅长察言观色。

昨晚突然来了几个总,尽朝着他和翟竟灌酒。

且旁边还有席总盯着,那目光,深幽犀利,大有他们不喝,走不出那个包间的冷冽威胁。

之前确实不知道席总这是为哪般。

迷糊中他片刻清醒,看到席总跟这位司小姐一前一后的回包间,席总还给这位司小姐递水吃药。

甭管两人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或者其他。

席司妄的人,他们这种身份,碰不得。

于是拽了一下几乎要发怒的翟竟手臂,“翟总,之前出自司小姐的设计,我们这边很满意,可以正式走合同签约流程。”

翟竟愕然,这孙子。

既然觉得能合作,那之前为何一直跟他打太极。

司年也很意外,觉得这合约来得挺突然。

昨天饭局,根本没好好细说合作的事,她甚至没来得及想如何说服对方签下这份合同。

今天就喜从天降,着实令人意外。

同为男人,翟竟可以肯定,昨天这位袁总看司年的目光,绝对是想睡。

可眼下,居然跟孙子似的,这其中,发生了什么?

都是职场狐狸,气氛变化能敏锐察觉。

三人换了个地方谈合约,就在袁毅所在公司。

签约流程走得很快,看到公司印章戳在合同上的那一刻。

翟竟才感觉到真实。

回酒店途中,翟竟看着后座的司年,“你跟景阳的袁总很熟?”

他感觉自己像是跳进袁毅跟司年串通好的局里。

两人暗地里什么都说好了,他倒是像个跳梁小丑。

之前自己的丑态,袁毅看得清楚。

不由的,一股怒气翻涌而出,宣泄之处,就是司年这里。

“你是不是早知道合同会走得很顺利,昨晚才没按照我的暗示去做?”

司年皱眉,她本就不耐烦酒局,更多的是喜欢自己一个人埋头做设计。

但人在职场身不由己,她也配合翟竟去应酬,翟竟自我优越太明显,目的性又强。

想不知道都难。

她清冷的眸底,一片坦然,声线极冷,“翟总,你觉得我跟袁总很熟?”

翟竟明显也清楚司年平日里的习惯,赤城就来过一次,也没直接跟袁毅见面,若说跟袁毅有什么曲款,他也觉得不大可能。

原本想借此机会在赤城将司年拿下,现在看来,可能性不大。

抵达酒店,翟竟叫住准备回房的司年,“司年,借一步说话。”

司年将打开的门锁上,杜绝了他想进自己房间的想法。

就站在长廊上,看着他,“翟总,你有话直接说。”

小说《未婚夫劈腿后,我嫁入顶级豪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即将合作的新甲方,似乎跟席司妄认识。

“席总,您来赤城也不说一声?欧总前两天才说到跟您们合作的相关事宜。”新甲方满脸献媚,看席司妄的目光,犹如在看一尊金佛。

倒也是,光她拿下的设计,提成就能拿到上百万,可见SUN是多么的财大气粗。

“司小姐,真巧。”席司妄冲着新甲方微微颔首。

反倒跟只有一面之缘的司年打了招呼。

她受宠若惊,笑得眉眼弯弯,“确实没想到在这里遇到席总。”

女孩皮肤瓷白,五官精致,笑起来像只漂亮慵懒的布偶猫。

他唇角扬起薄笑,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这是准备用餐?”

新甲方连忙应是,并对席司妄作出邀请。

高程原本想说不必,他们还有事。

结果被自己老板拆台,“那就打扰了。”

席司妄声线清冷,自带疏离。

新甲方显然自己都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高程视线在司年身上停留几秒,心底大概微微了然,但依然迷茫不解。

难道两人之间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渊源?

不可能啊,司小姐明显就跟席总不算熟悉。

饭局因为有了席司妄的加入,大家都有些拘谨,司年被老板暗示了几次,去给几位老总倒酒。

倒也暗示了她陪酒。

司年皱眉,但没拒绝。

端起酒先敬了新甲方,话说得漂亮。

新甲方大概酒过三巡有点醉意,手就朝着司年的手摸过去。

司年眼神一冷,灵巧避开,她长得漂亮,人圆滑,像只泥鳅。

三两句将新甲方哄好,借口去洗手间。

没想到老板也跟了出来。

“司年。”

脚步顿住,司年扭头看着微醺的老板,问,“有事吗?”

老板伸手要去揽司年的腰,还笑呵呵的道,“司年,你觉得我怎么样?”

在公司的时候,这位新上任的老板很规矩。

完全看不出来本性,共事三月,虽偶尔目光猥琐,倒也没让司年觉得多伪善。

但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很恶心。

避开他伸过来的手,司年语速极快,“老板你醉了,新甲方好像在找你,我先上个洗手间。”

不等对方反应,快速逃离。

司年略微酒精过敏,平日里是不沾酒的。

但工作需要,不得不应酬,出来得急,包里的过敏药没带。

她捧着冷水洗了把脸,在洗手间里待了一会儿,才出去。

啪嗒——

刚走出来,就看到正把玩火机点火抽烟的席司妄。

大半张俊脸遮掩在阴影里,也遮不住那鬼斧神工般夺人眼球的侧颜。

他身上只穿着黑色衬衫,下摆扎进裤腰,露出惑人的腰线,宽肩翘臀细腰长腿。

把玩着火机的手指修长,还有他那极具标志性的美人尖。

“席总?”

“司小姐,你接私活吗?”

司年思忖了一下,“按理说是不行的,因为加入公司之前,条约写得很清楚。”

席司妄颔首,“那以朋友的身份让司小姐帮个忙?”

这是目前自己遇到最大的金主,还让自己赚了那么多钱,一个小忙,倒也不亏。

而且,他给人的感觉虽然疏离,却很绅士。

“席总先说说看。”

她说话间,伸手抓了抓脖子。

轻微过敏的症状不算严重,但红疹子却不会变少,看着还有点吓人。

灯光很暗,席司妄还是注意到了,“你……脖子?”

话题转换略快,她一愣,机械般点头,“哦,没事,有点酒精过敏,药在包里没带出来,不然我先去吃个药,再听席总说?咳咳咳……”

大概是因为他突然靠近的原因,带着浓浓的烟味。

司年不喜欢,被呛个正着。

席司妄灭掉手里的烟,嗓音淡淡,“抱歉。”

两人一前一后的回到包间,新甲方跟司年的老板已经喝得不省人事。

司年:“……”

她离开十几分钟而已,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吗?

包间好像突然多了几个人。

“不吃药?”

思忖间,耳根一麻,好听的嗓音在耳边回荡。

司年快速从包里摸出过敏药,接过席司妄递到手边的水,服下。

这才安安静静的坐在位置上,等席总继续刚才的话。

其实是很简单的事,他在赤城有个朋友,家里新添了一个小朋友,所以需要一个比较合理的儿童房。

但之前找了好几个设计公司,出的设计方案都不是很满意。

所以听他说认识一个不错的设计师后,决定见一见。

价格不是问题。

确实是个小事。

司年没多想答应了下来,“明天我不跟公司总经理应酬,可以去看看具体情况。”

“地址,时间,我接你。”

席司妄话很少,但每句话都是重点。

司年不是别扭性子,做事很认真,立即告知了他。

约定好时间,还送了司年一程,至于她老板跟新甲方,是高程在后面处理。

司年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她是真的不愿意照顾她老板的。

有人代劳,真是万分感激。

只是,她一到酒店,就做了一晚上美人尖的梦。

……

翌日一早,司年洗漱完匆匆下楼,看到那辆张扬霸气的劳斯莱斯。

车窗降下,驾驶座的高程冲她挥挥手,“司小姐,这边。”

司年小跑过去,拉开副驾的门。

结果看到副驾堆满了小孩的东西。

高程歉意的笑笑,“司小姐,委屈你坐后面了。”

“没关系没关系。”

司年尴尬的关上门,拉开后座上车,身边坐着身高腿长,闭目养神的席司妄。

似乎刚才的一切,他都没注意到。

目光下意识的停在他美人尖上,司年快速挪开目光,闭目养神的人,这才缓缓睁开眼睛。

“司小姐。”

“席总。”

客气,官方。

高程:“……”

席司妄朋友住在赤城出了名的富人区,江南岸。

顶楼大平层,一进门,女主人就带着她去看儿童房,席司妄则是被男主人拽入书房。

书房里,欧慕梵眯了眯眼睛,开门见山,“是不是她?”

“你说什么?”

“席司妄你装,继续装,一见钟情暗恋六年的姑娘,是不是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